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五十三章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五十三章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五章(下)

  赤壁之戰

  建安十三年(208)

  曹操經200年官渡之戰、207年北征烏桓,完成了統一北方的戰爭。建安十三年正月回到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後,立即開始了向南用兵的軍事上和政治上的準備:

  於鄴鑿玄武池以練水軍。

  派遣張遼、于禁、樂進等駐兵許都以南,準備南征。

  令馬騰及其家屬遷至鄴,做了實際上的人質,以減輕西北方向的威脅。

  罷三公官,置丞相、御史大夫,自任丞相,進一步鞏固了他的統治地位。

  以罪名殺了數次戲侮及反對自己的孔融,以維護自己的權威。

  七月秋,曹操親自南下,以王夫之在《讀通鑑論》中的話來說他是以「乘破袁紹之勢以下荊、吳」。

  八月,荊州劉表病逝,而曹操接受了荀彧的意見,先抄捷徑輕裝前進,疾趨至宛、葉,另以趙儼為章陵太守,徒都監護軍,護張遼、于禁、張郃、朱靈、李典、馮楷、路招七軍。

  劉表之子、繼位荊州的劉琮知道這消息後,接受了蒯越、韓嵩及傅巽等遊說,投降曹操;當時已為九月,曹操大軍已到達新野。但曹操率軍南下的消息在當時依附劉表、屯兵樊城的劉備一直不知情,直至曹軍到達宛的附近時才發現:而劉琮此時已向曹操投降,卻不敢告訴劉備,劉備發現狀況不對,於是派親信詢問劉琮,這時劉琮才派宋忠告知劉備實情,劉備既驚駭又頗氣憤,只好立即棄樊城南逃。

  建安十二年(207年)之時,曹操便派曹仁南下襲擊新野,但被劉備軍擊退,此為歷史著名的長阪坡之戰。

  次年,在平定北方之後,曹操親自率軍南下荊州。當年八月,劉表病逝,次子劉琮即位後即不戰而降,駐紮在樊城的劉表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進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六章(上)

第二十六章

  赤壁戰後,曹操帶兵退回北方,從此致力經營北方,再未有機會如此大規模南下荊州。曹操也因此失去了在短時間內統一全國的可能性。而孫劉雙方亦開始為括展自己的勢力而進攻曹操所轄之領地。

  建安十三年(208年十二)—建安十四年(209年)

  孫曹第一次合肥之戰

  合肥故稱廬州。

  自古被稱為淮右噤喉,江南唇齒,乃是長江以北守衛的咽喉重鎮,向西可以達申、蔡故地,北則為徐、壽,江南勢力必先得合肥而後爭勝於中原;然若中原勢力得合肥,則"扼江南之吭而拊其背矣"。

  魏明帝曹睿(曹丕之子)曾評價說道:先帝東置合肥,南守襄陽,西固祁山,賊來輒破之於三城之下者,地有所必爭也。蓋終吳之世,曾不能得淮南尺寸地,以合肥為魏守也。(先帝魏武帝曹操在東部防線部署了合肥城,南邊邊陲防守襄陽城,西疆穩固祁山的守備,敵兵進犯立即被遏制於這三個衛城之下,地位是在是重要。直到吳國將近淪亡,也不曾侵佔淮南半點,都歸結於合肥的守備之功。)

  合肥城乃是由曹操命令劉馥修建。

  遺址位於合肥市西十五公里的雞鳴山東麓,東西約200餘米,南北約300餘米,約為長方形設立四門,唯南面無門,移設東側,城內有環城牆的深寬坑道。合肥新城是按照滿寵提議在舊城西北方向三十裡修築的新防禦工事,因為遠離江水和有險可依而建造。

  建安十三年(208年)十一月,曹操雖於赤壁一戰大敗,但大軍仍駐紮於荊州北部並未徹回中原。

  同年十二月,孫權軍將領周瑜正值攻打江陵的曹仁期間,而孫權則親自領軍進攻合肥,想開拓西、北兩邊戰線,另派張昭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六章(下)

  建安十五年  讓縣自明本志令

  孤始舉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巖穴知名之士,恐海內人之所見凡愚,欲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譽,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濟南,始除殘去穢,平心選舉,違迕諸常侍。以為強豪所忿,恐致家禍,故以病還。

  去官之後,年紀尚少,視同歲中,年有五十,未名為老,內個圖之,從此卻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仍與同歲中始舉者等耳。故以四時歸鄉里,於譙東五十里築精舍,欲秋夏讀書,冬春射獵,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絕賓客往來之望,然不能的如意。

  後徵為都尉,遷典軍校尉,意遂更欲為國家討賊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將軍,然後題墓道言「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此其志也。

  而遭值董卓之難,興舉義兵。是時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損,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多兵意盛,與強敵爭,倘更為禍始。故汴水之戰數千,後還到揚州更募,亦復不過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

  後領兗州,破降黃巾三十萬眾,又袁術僭號於九江,下皆稱臣,名門曰「建號門」,衣被皆為天子之制,兩婦預爭為皇后。志計已定,人有勸術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後孤討擒其四將,獲其人眾,遂使術窮亡解沮,發病而死。

  及至袁紹據河北,兵勢強盛。孤自度勢,實不敵之,但計投死為國,以義滅身,足垂於後。幸而破紹,梟其二子。又劉表自以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卻,以觀世事,據有當州。孤復定之,遂平天下。身為宰相,人臣之貴已極,意望已過矣。今孤言此,若為自大,欲人言盡,故無諱耳。

  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

  或者人見孤強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評,言有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七章(上)

  第二十七章

  潼關之戰(渭水之戰)

  赤壁一戰後曹操南方戰線失利,於朝中聲威亦是嚴重受挫,在發表讓縣自明本志令後曹操於建安十六年(211年)為因應孫權與劉備結成聯盟抗曹,所以曹操決意加強南方的防備,轉向關中拓展勢力。

  建安十六年(211年)三月,曹操決定派鐘繇出兵討伐割據漢中的張魯,另派夏侯淵等率兵至河東與鐘繇軍會合。

  高柔對曹操此次方針曾勸諫曹操說道:「大軍西出,韓遂、馬超疑為襲己,必相扇動。宜先招集三輔,三輔苟平,漢中可傳檄而定也!」曹操不聽,繼續發兵。(大軍西出,韓遂、馬超等必會懷疑是襲擊自己,必定互相煽動。宜先平定三輔(關中),三輔(關中)平定了,漢中張魯只要傳上檄文便可平定了。)

  而事後果如高柔所料,曹操大軍將借道河東經祁山道進入漢中所屬領地一事傳開後關中諸將、豪強皆都懷疑曹操親率大軍西進欲一舉翻越隴山與六盤山脈進入隴西轉進祁山道進攻漢中只是個晃子,實際上是準備藉此一舉攻下關中與隴西!

  如今消息傳開後關中、隴西已是人心徨徨,憂心即將開戰的當地百姓們挨家挨戶皆在整理家當準備往逃離關中、隴西!州刺史韋康雖是極力安撫民心以防造成更大的艘動與民變,但......如今關中諸將以馬超、韓遂為首已開始在串連商議結盟抗曹一事傳開後,百姓們為避戰火已開始舉家遷徙至何西或漢中、西川等地......

  在曹操不聽諫議,堅持派遣鍾繇、夏侯淵率領軍隊,試圖經過馬超等涼州軍閥的領地進攻漢中的張魯後關中軍閥已是蠢蠢欲動。

  關中以馬超等人為首皆都懷疑曹操這是針對自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七章(下)

雍州刺史部

  夜半二更之時刻

  今日刺史部的夜晚並不如平日一般的寧靜,自一接穫馬超於渭水慘敗後,呂鴻成立時與刺史部內眾官員研討密秘撤離姑藏城回轉張掖屬國一事,時至今日已然接穫張掖屬國都督.雷駱回覆將發兵接應,如今呂鴻成早已買通今晚顧守城門的兵卒官員,準備在武威太守發難前回轉居延與呂鴻晏等人會合,準備起兵平亂等事宜。

  就在呂鴻成率近二百兵馬行至城門之時,顧守城門的刺史部官員開口說道:「君侯真要離開姑藏嗎?」

  「本侯已收到消息,武威郡顏俊已暗中集結人馬將於兩日後正午出兵攻擊雍州刺史部,為免城中百姓陷入戰火,本侯才會決暫時撤離武威郡。」呂鴻成回說道。

  「君侯還會再回來嗎?」刺史部官員不捨哽咽的說著。

  「會~本侯不但會歸來,且待本侯回歸刺史部之日便是平定河西動亂之時!」

  呂鴻成發下豪語後便率領陳儀、北宮成與其兩子北宮威與北宮烈、何然、司馬鷹、歐陽武平、司徒正雲、楊昭與楊洪、蘇清河、王虎、張龍、趙虎與長子呂興漢等人夥同約二百騎兵快馬加鞭的往西直行欲在最短時間內抵達張掖屬國地界,因為他明白河西的戰火將要開始了!

  「君侯,下官與城中百姓在此等您歸來啊。」目送著呂鴻成率眾離去,顧守著城門的官員兵卒等人都深信呂鴻成必會讓大漢的旗幟再度飄揚於城牆上。

  隔日天明之時,呂鴻成暗中撤離雍州刺史部一事可說是震驚姑藏城上下,城內百姓議論紛紛,深怕呂鴻成此次的撤離是代表著戰火將延燒至姑藏城來,但武威太守顏和卻已與其弟顏俊連成一氣,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八章(上)

第二十八章

  渭水戰後,關西聯軍潰敗直接導致河西諸多土豪、士族趁勢欲括展勢力而彼此互鬥;流民與逃兵組成的盜匪亦越加猖狂,整個河西之地已經陷入全面的動蕩,河西動亂至今已歷十多日,當地官府無力平叛,州刺史呂鴻成暗中徹離刺史部等各種不利於官軍的耳語、謠言不斷傳出......百姓們不信任官兵有能力平定亂局而紛紛攜家帶眷逃離住所往偏僻的山區躲避戰火,亦有部份百姓組成團體北上弱水流域以尋求呂家軍庇蔭。

  黑山山脈  呂鴻晏駐軍營寨

  四更時分,營寨內所有兵員已開始造飯,全員準備於五更吃飯,營寨內五千官軍預計將於天明之時配合東邊位於合梨山脈上駐紮的雷駱軍同時出兵張掖、酒泉兩郡欲在對短時間內於兩郡境內拿下據點以作為日後用兵之根據地。

  在眾兵員用完飯後,眾人都在等待著指示等待進軍......

  在等待的時刻,天際露出第一道曙光的時刻呂鴻晏見狀立即下達只令說道:「傳令~大軍開拔,部隊朝酒泉郡會水縣進發!」

  在此同時,位在合黎山上的雷駱亦同時下令說道:「傳令~全軍出動,部隊目標張掖郡昭武縣!」

  一聲令下,分別位於弱水東西中上游兩大支流的黑水(北大河)與羌谷水(黑河)的駐軍部隊立時開拔準備朝目標前進。

  但......在呂鴻晏與雷駱下令大軍出動的同時,歐陽寒象亦率一支百人小隊下山直往西郡所在方位而去。

  酒泉郡  會水縣地界某一處村里

  位於會水縣地界內的一處村落內,只見村內以里魁為首維持治安的數十名壯丁與數名亭長已於兩日前遭一支不知名的武裝部隊所擊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八章(下)

  「我呸!你們原來是呂鴻成的走狗,老子我帶領的五百弟兄如今泰半已亡於你的髒手,我若降......如何對的起戰死的弟兄!」賊首不屑的說完後立時高舉手上的刀並高喊說道:「弟兄們~別信朝廷狗官的話,這幾十年來我們已經受夠這些狗官了~弟兄們~殺啊~~~」

  一陣激昂的高喊後,但賊首身旁之人卻是無動於衷,沒有任何一人響應賊首衝向前去與官兵廝殺......見此情勢賊首不敢置信的說道:「你們為何不衝?」

  「老大......這衝了擺明送死......我們還想活啊......」說著,一旁的五十多名賊兵人員亦放下了武器表示放棄抵抗投降。

  「你們!」

  見大勢已去,賊首仍是不死心的策馬向前奔去,直至陣中央他舉起手上的刀刃直指司徒昭陽,仍是不死心的說道:「老子就是佔領此村的賊首,現在老子當著所有人面前挑戰你司徒昭陽,若我敗便是賠上性命,若我勝便是放我安全離去,司徒都尉敢接受挑戰嗎?」

  「允諾你了!」見對方指名挑釁,征戰沙場多年的司徒昭陽亦是有意藉此立威以震攝投降賊寇,故沒有任何的猶豫便答應對方的挑戰。

  為表示公平一戰,司徒昭陽放下手中長茅抽出佩劍策馬前進至陣中央與賊首對峙,開戰前司徒昭陽亦是預先作下了勝利的宣告,只見他自信的開口說道:「你沒有太多的時間了......可有遺言交代?」

  「遺言?我的遺言就是你去死吧!」見司徒昭陽絲毫未將自己放在眼裡,賊首一怒之下立時策馬衝上前去一刀朝司徒昭陽砍下!

  見對手直衝而來,司徒昭陽輕笑一聲亦策馬奔上,但卻非是與對手應碰,卻見司徒昭陽於策馬錯身之際避開刀鋒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寫得不錯喔! 要繼續加油攸~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訪客無法瀏覽此圖片或連結,請先 註冊登入會員 [url=http://a631.avsex2mm.com]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九章(上)

第二十九章
  
  敦煌郡  敦煌縣  長史公署

  這一日,敦煌縣大街上縣衙官員正駕著馬車直往郡長史.張恭的公署急奔而去!


  張恭(生卒年不詳),魏志有傳;後漢末期、三國時代武將,仕於曹魏。子張就,孫張斅,曾孫張固,從弟張華。

  時任敦煌郡功曹;太守馬艾死後,張恭以品德學問,被推舉以長史職代行太守職務。


  不久後,縣衙數名官員與一名穿戴斗篷的女子趕至長史公署後便匆忙的隨著回報的人員一同進入張恭的辦公處內也顧不得禮節就急忙的說道:「張大人啊~你可有聽聞此事啊!」

  「丁縣長莫慌,究竟是何事讓您如此慌張?」張恭見敦煌縣長.丁封不待通報便急忙的隨傳令之人一同進入公署內,也顧不得禮法一入門便沒頭沒尾的自個說著不停。

  丁封喘呼呼的接過張恭遞給他的茶水後立時一飲而盡,只見他解了飲梅之渴後稍稍喘了口氣才續說道:「張大人啊,您可收到消息,據聞令狐仲下令令狐家全員將於今日正午於祖墳祭祖告天啊!」

  「此乃敦煌一帶的大事,當是有所聞。」張恭不急不忙的說著。

  「大人啊~您怎會如此冷靜,難到您不認為這是令狐家將要有所行動了嗎?」丁封著急的說著。

  「縱是如此......我等又能如何?」說著,張恭放下了筆墨無奈的看著丁封,只見他深深的嘆了口氣後才續說道:

  「自太守辭世至今已是十年有餘,這十多年來敦煌郡上下各級官員早已為令狐仲買通或是投靠暗中令狐家,如今的敦煌早已是令狐家的天下!我等有志難伸亦屬事實,再者......令狐家所招募的私兵之數量猶勝官兵......更莫說當今的郡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十九章(下)

  城內人員聽聞呂鴻晏要求縣長出面,雖感錯鍔但仍是立時遣人將訊息傳予縣長知情,而於此同時,蘇平川亦出面安撫胡濟開口說道:「壯士無需疑心,君侯發兵平亂之時早有言明在先,若地方亂源之主因乃是貪官污吏導致官逼民反之情由,那君侯亦非是定要斷人生路不可,所以待都督釐清所有的事情後必會有所處置!」

  聽聞蘇平川所言,胡濟已明瞭呂鴻晏此行確實有招降之意,亦因此他立時示意下屬先暫時放下備戰姿態以表善意,暫時採旁觀之姿態觀看情勢的發展。

  不久,姬隆聞訊親自來至北門城樓上高聲喊話說道:「下官即是本縣縣長姬隆,敢問大人可是呂鴻晏呂都督?」

  「正是,本都督奉命率兵來此平亂,但......有些事本都督卻不得不釐清,望姬縣長如實奉告。」說著,呂鴻晏亦面色一沉......

  「都督,下官請求你莫聽信叛徒之言,胡濟與流民逃兵合流聚眾滋事已有多時,此人現在已經是甕中捉鱉之勢,請大人莫要為謊言所煽動啊~」聽聞呂鴻晏之言,姬隆不待呂鴻晏再繼續講下去即已趕緊接話,似是在催促著呂鴻晏勦滅胡濟。

  聽著姬隆所說的每一字,呂鴻晏不為所動的繼續說道:「是非曲直本都督自有判斷,姬縣長,請你立即將六條問事背誦給本都督聽!」

  「這......下官......是......六條問事的具體內容是一條;強宗豪右、田宅逾制、以強凌弱、以眾暴寡;二條、二千石不奉詔書遵承典制、倍公向私、旁詔守利、侵漁百姓、聚斂為奸;三條、二千石不恤疑獄、風厲殺人、怒則任刑、喜則淫賞、煩擾刻暴、剝截黎元、為百姓所疾、山崩石裂、訞祥訛言;四條、二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