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五十三章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五十三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劉玄德復佔徐州.計斬車冑曹操怒.孫策整軍渡長江.官渡前夕舊局盡

  昔日漢帝.劉協因曹操獨攬大權,斬殺不少漢朝官員!當時只要有官員膽敢直接向天子呈報事務,即會觸怒曹操而遭斬殺......而大權遭到架空的劉協暗中招集親信發出衣帶詔令其岳父董承暗中誅殺曹操,當時劉備亦有受邀但未加入。

  一日,曹操發函宴請劉備,對劉備說:「今天下英雄,唯獨你我是當今的英雄,袁紹根本稱不上。」劉備後聽心中一震,筷子從手中掉落。此時剛好打雷,劉備便對曹操說:「聖人曾說突發的雷聲、強烈的大風會讓人改變臉色真是說得好!一聲雷鳴,可以令我變成這樣!」而經此一事後,劉備便加入了董承。

  不久,在南方失利的袁術想北上投靠袁紹,劉備便藉口向曹操借兵出擊袁術,趁機擺脫曹操的控制。曹操便派他督領朱靈、路昭攻擊袁術,但軍隊未到,袁術卻早已病死。

  建安四年(199年),劉備派遣朱靈、路昭領兵佔據下邳。

  建安五年(200年),玉帶詔反曹事迹敗露,董承慘遭殺害。劉備便當機立斷殺死徐州刺史車冑,留關羽守下邳,自己帶兵回守小沛,另一方面派遣孫乾出使袁紹欲與其連合,以高舉對抗漢賊曹操的名目與遭曹操控制的朝廷對抗。

  劉備復佔徐州後曹操曾派劉岱、王忠領軍東征攻打劉備,但反被劉備大敗而回!同時,東海昌霸反叛,郡縣大多投靠劉備,劉備旗下軍力於是再次聚起數萬兵馬,並連同多個地方勢力一起反曹,局勢發展至此曹操決定親自領軍東征劉備,雖然曹操軍中將領多認為袁紹才是大敵,應先集中力量與袁紹決戰但曹操卻認為劉備是英傑,必需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回覆 22樓 蘭奇 的帖子

不會啦~
星仔很感謝您的支持喔!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十七章(上)

  第十七章(因字數過長故分上下發表)

  曹袁官渡啟戰火.白馬之爭開首戰.曹孫二家結姻親.討逆將軍遇襲亡

  張掖居延屬國.居延都督府

  「本侯必會遵照州牧大人之令行事,請楊從事據實回報!」

  一日前,呂鴻成於都督府內眾官員面前接下雍州刺史部之首.韋端所送來之命令”發兵征討招安三危山賊首北宮成一門”並承諾短期內必會派遣呂鴻晏帶領部屬率領一千兵馬出兵至三危山招安賊眾!

  會後,呂鴻成便設宴招待楊阜以盡地主之誼與該有的禮數,翌日早晨楊阜已準備啟程回轉涼洲府回報韋端昨日之會的結果,呂鴻成便帶領妻子雷月琴與親弟呂鴻晏、司馬劍秋、司徒昭陽、歐陽寒象、雷駱、張猛、趙信、王剛、楊武、蘇平川、雷銘等主要文武官員一路相送至縣城門口,見已經即將離開居延縣城楊阜遂開口行禮說道:

  「君侯,送君千里終需一別,送至此既可。」

  「請楊從事保重。」見楊阜開口不必再送,呂鴻成立即回禮送別來使。

  臨行前楊阜似是意昧深長的對呂鴻成說道:「君侯,下官臨行前尚須轉敘韋大人有一言相告。」

  「楊從事請說。」

  「韋大人有言,君侯若招安之事瓣的妥當,那大人必會上表朝廷表揚君侯到任以來之政績,他日涼州府必會保薦君侯升任偏將軍!」

  聽聞楊阜之言,呂鴻成不禁面色一沉,但仍是不動聲色的說道:「榮華不敢居功,為地方除害乃份內之事,榮華乃至居延都督府上下必會全力以赴。」

  「願君侯勿忘初衷。」語畢,楊阜行禮後便帶領數名隨從離去回轉隴右去了。

  居延都督府.議事廳

  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七章(下)
  
  「錦華,你別阻檔我,我今天一定要教訓這與曹操同流合污的奸人!」

  「光磊,你鬧夠了沒?現在是在開會講正事不是在讓你逞英雄!」一直沉默的司馬劍秋見雷駱絲毫不知收斂,終於開口制止雷駱失禮且兼是以下犯上的行為!

  「蕩寇前輩,我是......」

  「沒有理由,別忘了你是朝廷命官,你若還記得在場的弟兄們都是前輩那就立刻坐下!」見雷駱仍是不死心,司馬劍秋見狀再次的揚聲斥喝了聲,雷駱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非常失態,畢竟在場的前輩們都尚未開口,而且此時正在開會中,他的意氣用事對事情的釐清確實是一點幫助也沒有......

  「前輩說的沒錯,光磊你確是失態了!」在司馬劍秋一陣怒吼後,此時聞訊剛趕至議事廳的雷月琴聽聞司馬劍秋所言亦是贊同的指責了雷駱的以下犯上之舉。

  「見過夫人~」眾人見雷玉琴來到亦是行禮恭迎。

  「各位前輩失禮了,月琴在此先為劣弟的失禮致歉。」說著,雷月琴亦對眾人回禮以示歉意。

  「姊姊......」見雷月琴拉下臉為自己向眾人賠不是,雷駱終於放棄毆打呂鴻成的念頭自己默默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君侯可說明事情始末了嗎?」見雷駱氣燄已熄,司徒昭陽遂開口詢問當時呂鴻成當年在許都究竟與曹操妥協何事。

  呂鴻成見眾人已在等待他的答案他明白該是面對眾人責難的時刻已經到了,只見他深身吸了口氣後才緩緩的說道:「當年我們受困於朔方邊塞之地,前有袁紹為敵後有羌胡鮮卑匈奴為患,那日曹操遣人知會於我欲與本侯一談......」

  「想必曹操定是捉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十八章(上)

  第十八章

  錦華率眾討賊窟.馬艾奉令調兵馬.敦煌令狐起疑竇.三危山下兵戈起

  建安五年(200年).春
  
  奉呂鴻成之令率領一千官兵連日趕往敦煌郡的呂鴻晏,自居延縣出發至今已歷六晝夜,一路沿著弱水南下至今已即將進入張掖屬國所管轄地界,而目前呂鴻晏帶領張猛、王剛、趙信、楊武、何然等文武部將已一路行至張掖屬國與張掖居延屬國兩境交界處所設的司馬官寨,由於張掖屬國與張掖居延屬國同是位處邊塞,故民情狀況與張掖居延屬國十分相似!

  而呂鴻晏率軍抵達兩境交界後立刻派遣傳令知會官寨後既於寨外安營下寨、造飯休整,當晚呂鴻晏突然接獲張掖屬國都督將前來的通知,立即命楊武調派人馬並親自帶領著約百餘人至營地門口迎接張掖屬國都督.韓昊的到來。

  只見大漠的夜晚寒風正在吹起,卻在不遠處隱約可見有塵沙正在揚起,不久在月光的照耀下可見到一支部隊正往呂鴻宴駐紮之地開拔而來,約莫半刻鐘後,部隊已抵達呂鴻晏駐軍前方不足半里之處,只見為首者策馬趨上前來揚聲喊道:「前方軍首可是張掖居延屬國所派遣之軍司馬呂鴻晏大人?」

  「正是呂某~敢問大人可是張掖屬國都督.韓昊大人?」

  「正是本都督,今日本都督奉韋大人之令率二百官兵供呂司馬差遣,在此本都督先預祝呂司馬一戰成名!」來者表明身份與目的,教人意外者竟是韓昊之來意竟是奉韋端之令派兵增援而來!

  「下官謝過都督與刺史大人之助,夜深風寒下官請都督入營暫歇再敘如何?」說著呂鴻晏亦立時帶路,帶著韓昊與他的部屬入營一路往主營前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十八章(下)

敦煌郡治所.敦煌縣

  呂鴻晏一行人自張掖屬國與韓昊兩軍合流後,雙方共率領著數百名官兵一路西行至今已歷數十日,這數十日來一路風塵僕僕的趕路下終於來到敦煌太守府的所在之地,但這一路上卻不平靜,自呂鴻晏率領部隊沿弱水進入河西走廊至今已遭到盜匪襲擊多次,其中不泛有流民組成的團體打劫而來,但流民所求無非是糧食與能於大漠中禦寒的衣物,呂鴻晏明白流民所求為何故並未以武力進行討伐反以招降安撫的手段來避免無謂的傷亡,一路上雖有不少小衝突但卻都能以和平收場,而流民們亦在呂鴻晏安排下隨部份官兵回轉張掖居延屬國安置,但此舉卻也使得呂鴻晏所帶領的官兵人數減少許多!

  而一旁與呂鴻晏一同領軍前進的韓昊與呂鴻晏會合之初本是甚為輕視呂鴻成身旁慕僚,但卻在這一路上親見呂鴻晏一干文武對待流民之所作所為並為如其他士族一般只知趁機奴役、榨取百姓身家財產,又見呂家軍軍紀嚴明所經之處皆不擾民並行強取豪奪之事,且又見呂鴻晏與其所領幕撩等人並未因他韓昊待人高傲而與其交惡,這數十日來呂鴻晏等人始終謹守上司下級所屬不同之分吋,經過這些時日來的相處他明白呂鴻晏等一眾人等對他是真心尊重,而韓昊亦非真是鐵石心腸之人,在這一路上對呂鴻晏等人已不再視如草莽般鄙視。

  討伐軍主營帳

  「呂司馬......」見已抵達敦煌縣的韓昊,在這一路上看著呂鴻晏一再的遣人護送流民回轉居延縣安置至今,呂鴻晏現今所率領的兵馬只餘不足七百之眾!如今呂鴻晏所領兵馬扣除後勤人員所能動用之人員能達五百之數已屬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十九章(上)

  第十九章

  三危賊首會錦華.馬艾遇刺猝身亡.韓呂二家結姻親.韋端設計開新局

  三危山.北宮成營寨

  一如平日的黃昏此時本該是營寨內所有人員交接站崗與用膳的時間,但此時的營寨內卻是上下男女老幼七百餘口各個手持刀械保持著警戒,同時由寨內至山下各哨站亦加強巡邏,寨內戰鼓亦已推出只待寨主一聲令下隨時準備與山下官兵開戰!

  此時山下官兵代表楊武正等待著北宮成的答覆,等了良久終於見一名傳令自山上奔馳而來,只見此人揚聲喊話道:  

  「寨主同意見你了,隨我來吧,但寨主只準你一人上山!」

  聽聞傳令之言,張猛立時策馬奔至楊武身旁憂心的說道:「楊長史,北宮成只讓你一人上山,若是北宮成他有意使詐企圖將你扣下做為人質以為威脅,那先生此去豈非羊入虎口!」

  「那......張猛......你意欲如何?」楊武似是在試探著張猛......

  「先生乃我軍重要謀士,錦華大人尚需先生的幫助,先生若有萬一此次勦賊如何功成?所以張猛於此請先生允許讓在下代先生上山一會北宮成!」張猛終於說出他欲代楊武上山之意!

  聽著張猛所言,楊武不禁眉頭一皺,他雖明白張猛是擔心他的安危與為大局考量,但楊武心裡更明白張猛為人剛直若真讓他前去面見北宮成只怕真會有去無回,一思及此楊武決定對張猛動之以情好令他打消念頭!

  「張猛啊~你兒子今年幾歲啦?」

  「長子龍兒今年已滿八歲,算來還與公子同年!」張猛回說道。

  「那義兒呢?」

  「義兒已滿三歲,在所有同僚的孩子中年紀最小,所有的孩子們都因他最小而對他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十九章(下)

  別啊~別這樣啊~有事好商量啊~」馬艾見狀,深怕觸怒令狐仲而極欲阻止一切衝突的發生!

  「馬大人,別忘了你是朝廷命官,你的行為將置朝廷尊嚴於何地?」韓昊見馬艾軟弱如斯,一怒之下終是開口斥喝馬艾。

  「呂鴻晏......你此舉是代表呂鴻成欲與我令狐家宣戰的立場嗎?」令狐夫人亦不愧是女中豪傑,在利刃的威脅下仍是不改其色,依舊是冷靜的說著她欲講的每一句話。

  「真要戰......妳令狐家諸多違法亂紀之事早已鐵証如山......令狐仲若真想與我兄長呂鴻成一戰,夫人真該自問令狐家有幾分實力能與我呂家軍抗衡?我呂家軍由塞外轉戰至河西時至今日早已與外族蠻夷周旋多年,我軍旗下各個訓練有素,夫人真認為令狐府的私兵當真有與我呂家軍一抗的實力?」呂鴻晏雖未直接回答但卻已明白的表明呂鴻成一貫的立場,呂家軍不惹事但也不畏事!

  「好~呂鴻晏記得你今天說的話,終有一日我令狐家會教呂鴻成率領呂家軍上下對我夫君令狐仲卑躬屈膝!」語畢,令狐夫人便頭也不回的轉身而去!

  在令狐夫人踏出議事廳大門前,呂鴻晏突然開口說道:「夫人說錯了,他日若天下有變,令狐家只有對我兄長臣服一路可行!」

  「哈哈哈哈哈~」聽聞呂鴻晏所言,令狐夫人不屑的縱聲狂笑,一路揚長而去。

  「哎呀~韓督都啊~呂軍長啊~你可知你們已得罪令狐家啦!」見令狐夫人帶怒離去,馬艾心知令狐家決計不會如此便善罷干休,一時間急得直跳腳不知該如何是好!

  「哼~那又如何,本督聽聞令狐家暗中培養死士刺客,若令狐仲真有此本事那本督隨時奉陪!」此時早已對令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馬艾遇刺餘波起.韓昊身亡韋端怒.三危賊首投呂家.令狐家主會錦華

  「韓都督何以突然提出如此請求?又為何說自己命不久矣?」見韓昊態度認真絕非玩笑之言,呂鴻晏遂對韓昊所說的話語起了疑慮而決定要將話追問清楚!

  看著呂鴻晏堅持要將事情問清楚的態勢,韓昊苦笑了聲後才喃喃說道:「呵~錦華啊,咱們就明人不說暗話吧,你我兩家在河西的處境其實很雷同,本督與河西士族素來不和能立足至今全賴依附韋州牧與遠親韓遂之得勢,而馬艾雖為人軟弱但一是朝廷命官二與本督同依附於韋州牧之下,此次遭暗殺已透露出警訊!」

  「都督之意是?」

  「自當年羌人之亂平息後,如今在這河西之地有官員遭暗殺早已非是少數案件......現今地方治權雖名義上仍是歸於地方官員管轄,但真正握有地方兵權與資源的卻是割據多年的軍閥與士族,所以當年李傕為何須將涼州一分為二?他分河西之地另置雍州刺史部便是為加強朝廷對地方的實際控制權,但此舉亦是以失敗收場......」說著韓昊亦嘆息了聲。

  「失敗?下官不明白為何會如此。」

  聽著呂鴻晏所提出的疑問,韓昊苦笑了聲後才開口說道:「此舉若成功,那刺史便能順利上任又何需韋州牧兼任雍州刺史?現今的河西之地一眾官員能順利上任者若非是士族推薦便是軍閥旗下子弟,如呂鴻成般領著朝廷詔令平安上任者已屬少數!」

  「照都督之意......莫非馬太守與都督也是......」聽著,呂鴻晏似是有些明白韓昊話中之意的回應了聲。

  「如你所想,由過去官員遭暗殺至此次馬艾之死已透露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十章(下)

  三危山

  呂鴻晏帶領楊武、王剛、趙信、張猛四人與近百名官兵一路趕至三危山北宮成所轄的地界之內,但今日三危山下卻非是如昨日般僅十數名哨兵站崗,如今印入眼廉的盡是數百名賊兵手持刀矛斧等軍械,只見在各級賊兵長官的指揮下由伍至曲間各級單位各個指揮得井然有序毫不含糊更看的出兵員訓練有素比起官兵可說是毫不遜色,無怪乎北宮成能以數百之眾占山為王多年而官兵們卻是始終束手無策......

  「老頭,你果然帶能做主人來了,但......讓本寨主等到沒耐性可是要嘗苦頭的!」見楊武帶領官兵前來,賊兵中為首的北宮成似是欲先聲奪人的先來個下馬威,也為此次的談判起了個開頭。

  見北宮成陳列兵員,似是刻意在展示實力,呂鴻晏明白此時若心生畏懼再來的談判將落入下風任北宮成予取予求,更甚者若是一言不和他們所有人必將葬身大漠,但他明白此時決不能示弱,但亦是謹慎的開口說道:「寨主快人快語確是豪氣,但寨主既然願意一談不妨放下意氣之爭先直入正題如何?」

  「喔~果然是見過場面的人,你確實有資格與本寨主談判!」見呂鴻晏對他所佈下的軍容不為所動,北宮成心中明白眼前之人與他同是真於沙場上撕殺力拼生死之輩,見此情勢北宮成這才真認定呂鴻晏有資格與他平起平坐的談判。

  「既然寨主已承認錦華有與貴寨談判的資格,為表誠意你我各自卸下兵器至兩軍陣央之處席地而談如何?」

  「哈哈哈~有這膽識想必你早於戰場上馳騁多年,你與令狐家派來的走狗確實不同,行~本寨主答應你!」見呂鴻晏確有膽識與以往前來招安的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