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五十三章 - 原創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五十三章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五十三章


  一段被淹沒的歷史.....
  一名曾立足西涼...屹立於劉曹孫三家鼎足之勢外與遼東公孫一族遙遙相望之梟雄....
  一個曾南聯漢東抗魏西和西域諸王,四代經營以王號行帝制的西涼王權.......
  何以今日無人曉無人知?
   
  序章

  公元260年.大魏景元元年....一手掌握曹魏軍政大權的司馬家族為立不世軍功以行篡位之舉而擬定天下一統之局!

  除涼.滅蜀.後亡吳.天下一統矣!
 
  司馬昭此計一出魏國朝野轟動!群臣紛紛表態反對,更認為西涼呂氏政權實力非昔日遼東公孫一族可相比.
  再者當年呂鴻成自姑藏城登基稱王建國至今已歷四代,涼國國勢根基穩固至今已近四十餘載......
  更惶論蜀涼連盟亦已數十有餘,涼遭襲蜀又豈會坐視!
  朝堂上反對進諫之表紛紛湧入力陳伐涼不可行但司馬昭卻不以為意,僅以一語反令群臣一時默然......
   一句涼之實力....不過攪局之流...可憾我大魏天威與否?
   一時群臣默然......今日之後伐涼之局....議成!

  十日後一道伐涼楔文公告天下力陳西涼偽王窮兵黷武暴虐無道之舉!

  昔日叛將呂鴻成背離前朝,借討伐外族收復失土為由據河西斬宋進佔地為王!此一恨也!
  騙取前漢獻帝之信任遣御史中丞.徐庶襄助更進封其子呂興漢為其天子門生!如此殊榮卻未感皇恩......此二恨也!
  趁太祖武帝.曹操與蜀偽帝.劉備爭奪漢中之時趁虛而入兵進隴山奪隴西諸郡進佔蕭隴二關,此三恨也!
  呂家據西涼割地稱王不服我天朝教化,南聯巴蜀抗我大魏數十載此四恨也!
  其子呂興漢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gemo0002 威望 +1 原創內容 2015-1-17 02:38
  • gemo0002 金幣 +50 原創內容 2015-1-17 02:38
  • gemo0002 經驗 +50 原創內容 2015-1-17 02:38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一章

第一章

    涼.昇平十年

  公元261年春涼國都城.姑藏城朝堂內,當今涼王正與大臣們商討著該如何抗衡魏軍之攻勢!

  自去年立秋以來鄧艾奉命領七萬大軍以勢破如竹之勢迅速攻破蕭關更斬殺王叔.呂建邦已是令涼舉國震驚,殊不料司馬昭竟命鐘會領三萬偏師連夜翻越隴山偷襲隴關!短短一月內魏軍連破蕭隴二關奪安定天水兩郡,大將軍韓平見情勢危急連忙遣使於南方漢國請求援軍,無奈魏軍士氣如虹鄧.鐘二將攻勢一波強過一波短短數月涼國黃河以東之領土僅餘位於黃河岸邊連接河西渡口之金城郡正孤軍力抗魏軍之夾攻!

  現今之涼國朝臣已分為二派,一派已王叔呂興邦為首力主死戰傾河西之兵全力支援大將軍韓平固守金城郡以待漢國援軍,一派已涼州士族富紳代表李和為首力主漢國援軍遲遲未至!涼戰不能勝更將面臨退無可退之處境,皆因西域諸國多年來和涼朝魏之政策下若退守至敦煌只怕將引西域長史府發兵犯境,如此一來涼王將遭魏軍與長史府兩面夾攻,而西域諸王必將作壁上觀......與其如此,不如降之!

  兩派人馬已在朝堂上為戰與降爭論多日,獨獨當朝涼王.呂成梁卻是始終搖擺不定究竟是抗戰到底或是出城投降始終拿不定主意.....

  「諸位卿家,寡人記得距今四十年前......孤的曾祖父,太祖.呂鴻成便是在此座臥龍城登基稱王建立涼國對吧?」在兩派朝臣正爭執不下之時,穩坐朝堂始終未表明立場的呂成梁終於開口,但卻是問了個耐人尋昧的問題......
  
  呂成梁見眾臣停止爭執,遂在續言道:「寡人亦知先人創業艱難,昔日太祖登位之時曾言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二章

第二章

        發如韭,剪復生;頭如雞,割復鳴。吏不必可畏,小民從來不可輕。


  公元184年   後漢  光和七年

  後漢皇朝因長期的朝政腐敗,宦官把持朝政與外戚之間不停的鬥爭,地方士族豪強不斷兼併土地農民們不斷的遭受壓迫與剝削更甚者喪失土地淪為農奴,朝廷卻是一在縱容另一方面當朝皇帝.劉宏默許宦官亂政甚至公然賣官等一連串的荒繆政策下,仍不斷的搜括百性財物與縱容貪官汙吏,後漢皇朝面對著自先皇桓帝.劉志既不斷襲來的天災與數十年來地方郡縣上從未間斷過的農民起義,多年來反覆的起義與鎮壓,連年的天災引發的饑荒與瘟疫侵襲,農民們在數十年來的腐敗朝政與地方豪強層層剝削加上天災人禍不斷下,忍無可忍的農民百姓於是在經歷二次黨鍋之禍後終於爆全國性的叛亂-黃巾起義!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以張角三兄弟為首的太平道黃巾黨之亂開始後短短數月內中原各地紛紛發起農民起義,規模大者聚眾數萬,小者尚有數千在中原各地不斷肆虐!朝廷雖全力鎮壓平亂,但各地響應起義者眾一地方平一地又起......各地官兵窮於應付,一時無力鎮壓,終導致全國七州二十八郡響應而天下大亂!

  漢帝劉宏見太平道來勢洶洶連忙於四月命何進為大將軍,率左右羽林五營士屯於都亭,整備武器鎮守京師,又自函谷關.大谷.廣城.伊關.軒轅.旋門.孟津.小平津等各個京都關口設置都尉駐守,同時下詔各地嚴防命各郡太守準備作戰並訓練士兵.整備軍武.召集義軍準備進行抗戰!

  朝廷詔文一出,各地富商士族紛紛響應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三章

第三章
  
        張常侍乃我父、趙常侍乃我母

  并州.西河郡驛館  188年12月

  「我說兄長啊......這黃巾亂黨叛亂餘波不斷,朝廷卻還是只顧鬥爭與享樂,再這樣下去你覺得大漢的江山還能維持多久?」連日來的趕路,欲前去朔方郡赴任呂氏兄弟已到達并州境內的西河郡,在驛館內休息用餐之時呂鴻晏突然問了這一句大逆不道的話!

  聽聞胞弟之言,呂鴻成連忙環顧四週觀看是否有引其他在此休息之官員注意,見並無引起他人側目下才緩緩說道:「錦華,我知道你不想去朔方郡赴任,但這已是盧植老師目前能幫我們的極限了!還有,方才的話別在說了......」

  「還不是因為盧值先生被一群奸人所陷,連帶我們也被明升暗降,咱們兄弟倆這幾年辛苦打黃巾黨結果卻被調離關中發配邊疆......」每每想到此他就不甘心,這幾年來出生入死的勦匪結果只是從個小小什長升級成為朔方郡騎督,還因盧植先生失勢被迫調往朔方上任,這下要打的可不是黃巾黨而是長年盤據關外的鮮卑、匈奴、羌族與許多的胡人!這幾年下來他還有命回樓桑村見父老同鄉嗎......

  「錦華......」看著胞弟不滿的神情,他自己又何常不是不滿於心,當初年盧植老師在皇普嵩將軍的保薦下才得以恢復尚書一職,但宦官們卻未曾放過盧植老師,履向皇上進讒言使的眾多追隨或得老師提攜的文武官員受到波及......如今......連他自己都沒把握去了朔方上任是否還能有命活著回故鄉......

  「張常侍乃我父、趙常侍乃我母,全天下都知道這是皇上說的,莫怪乎那些宦官敢如此禍亂朝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五章

第五章
  
    群雄割據天下亂.四郡分崩混戰起.外族擾攘掀兵燹.朔方太守魂歸天

  朔方縣之戰半年後,關外局勢並因此未穩定,但與半年前不同者是雲中定襄二郡方面卻傳來遭雁門關內不明部隊的攻擊!更甚者已有消息傳回關東軍討伐董卓不了了之,各路諸侯紛紛返回駐地,但卻也開始相互攻伐佔地為王!

  據傳北方臨近并州的涼州金城郡境內抱罕一帶除數年前本已有不臣之心擁兵自重之軍閥宋進割地稱王,自封河首平漢王自置百官外,近期內另有益州牧.劉焉與漢中太守.張魯不和決裂亦以此為藉口不再對朝廷繳納稅吏並自行編排境內大小官員!而并州方面更是危急,亂黨張揚佔據上黨一帶坐擁雄兵,另本就是黃巾餘黨的張燕更是佔據了黑山一帶為根據地四處作亂,估計襲取雁門關茲擾雲中定襄二郡也與此人脫不了關係!

  近來朔方郡境內遭五原郡兵馬不斷挑釁茲擾不斷,想來是素來與朔方太守不和的五原太守欲藉此機會吞併朔方郡,目前邊關方面已緊急調派司馬劍秋、司徒昭陽二將前去應敵!

  「呂大人,太守與眾位大人已等候多時了。」接到雷太守傳喚命令的呂鴻成趕忙放下公務前去太守府面見太守,一抵達已見太守府議事大廳內除已出發前去的司馬司徒二將外,可說是太守旗下主要官員皆已到齊,另外太守的二位千金中的長女雷玉琴此次亦陪同前來,可見此次情勢似是不同往昔!

  「兄長,你還是一樣準時到啊!」提早一刻鐘到達的呂鴻晏,這半年來因公務與朔方境內大小紛爭不斷而與其兄少有見面,故一見到向來準時的兄長到來,欣喜之於還不忘調侃兩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第四章

第四章

     漢皇權衰微.董相國專政.群雄割據起


  公元189年漢帝劉宏駕崩,後世諡號漢靈帝,靈帝逝世後,朝廷內部戚宦之爭又起。蹇碩等宦官意圖殺害外戚何進,改立太子劉辯的弟弟陳留王劉協為帝。最後劉辯在宦官的幫助下順利繼位,即為後世人所周知的漢少帝!

  而在此次鬥爭中未佔上風的大將軍何進不甘大權旁落於宦官之手,為徹底鏟除以張讓為首的十常侍與其他依附十常侍的宦官而與袁紹等一眾士大夫聯手,同時下令涼州董卓與并州丁原帶兵增援,欲以勤皇清君側為名義帶兵殺入皇宮一舉鏟除十常侍!

  但不料宦官們先發制人,為求保命的宦官們於同年八月何進入長樂宮面見何太后請旨斬殺諸常侍,但宦官首領張讓與其黨羽等數十人早已持兵器埋伏於宮中,待何進出宮之時詐以太后詔令招何進入宮,豈料何進方入宮宦官隨即包圍何進斬何進於嘉德殿前,並於中黃門丟出何進之人頭對袁紹等人示威!

  袁紹等人見何進被殺,一怒之下率兵以為何進報仇為由殺入宮中斬殺宦官,至此十常侍終遭誅滅,困擾漢朝長達百年之久的宦官外戚之爭終告落幕,但隨後而來的卻是令漢室朝廷更加衰微的董卓專政卻是接連而來......

  公元190年

  而此時身在關外的呂鴻成兄弟也並不好過......由於漢室衰微已久,并州關外四郡太守亦非有能雄才之人......此時朝廷正逢董卓自封相國廢少帝劉辯另立新君劉協,手掌朝中軍政大權,毫無顧忌的大肆施行暴政,各地諸侯人人自危,紛紛響應曹操發起討伐董卓之義舉,如今天下焦點皆放置於以袁紹為首的關東軍如何討伐董卓,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更新.第七章

第六章

  群雄鏖戰掀兵燹.白馬將軍斬皇族.本初河北展雄圖.鴻成承志保朔方

  朔方太守府.夜半三更時刻

  在司馬劍秋與司徒昭陽二將領兵對抗五原郡進犯而正陷入苦戰之時,在廣牧縣歐陽寒象眾人打退匈奴人正歡欣鼓舞之時,這一日太守府內卻是愁雲慘霧,只因太守病危,邊關之地僅有軍醫卻無名醫......在軍醫束手無策之下,原本虛弱的雷太守突然精神抖擻的穿起官服,硬是拖著虛弱的身子連夜招集留守郡城之官員與兩名女兒至太守府議事廳內議事!

  在接到太守傳令後呂鴻成帶領著眾官員與軍官們至議事廳集合後,雷玉琴亦帶著雷月琴趕至議事廳隨侍在父親身旁!

  見眾留守文武官員與兩名女兒都已來到,雷太守這才開口說道:「我兒玉琴啊......天下將亂......爹已經時日無多......也許這關外之地也將捲入內戰......若朔方真守不住......妳就帶著月琴與駱兒沿黃河西行逃往涼州投靠河西李家,李家之主李桓在河西經商多年於地方頗有名望,亦是為父多年學友,真有萬一妳們姊弟就去投靠李家吧!」

  「父親~您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說著,玉琴已是眼眶含淚,語帶哽咽。

  「月琴,爹知妳品性好強爭勝不服輸,但謹記凡事須循正道三思而行,爹不在後,妳好好幫助妳姊姊管教妳那衝動的弟弟。」

  「爹爹,您別胡思亂想,您不會有事一定會長命百歲的!」見父親已是語出不祥,不願接受事實的月琴連忙安慰父親!

  聽著女兒們的安慰之辭,雷太守苦笑了聲,人生自古誰無死,只恨他走的恐不是時候,但就算如此......不管如何他也要交代完後事才能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第七章

  漢帝劉協繼大統.界橋之戰掀烽火.白馬將軍落頹勢.河北大勢定袁家

  公元192年.初平三年
  
  三月朔方太守府內,雷玉琴已經分娩足有一日,再拖延下去母子都將有危險!

  房門外,呂鴻成與鴻晏與雷駱月琴等一眾雷氏子弟們亦在產房外等著消息兒心焦不已!

  等了許久終於產房內傳出稚子啼哭之聲,聽聞稚子啼哭,眾人皆鬆一口氣欣喜若狂之時,產婆卻是面露悲色的開啟房門,哀慟的說道:「各位大人,夫人想見您們最後一面......她快不行了......」

  「妳說什麼!」聽聞產婆之言,雷駱不急細想立時衝入房內欲見胞姊!其餘之人亦立時跟上。

  但獨獨本該要一馬當先的呂鴻成卻是最慢步入產房內......步入產房後眼前所見盡是一片哀傷之景,雷銘為首等一眾雷家子弟已是掩面暗泣,雷駱乃是性情中人更是毫不掩飾縱聲而哭,看著如此情景,呂鴻成只覺自己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一時間也不知到底該如何表達他如今的心情,本該是欣喜將為人父的日子,如今稚子臨世卻是結髮之妻辭世之時......真教他不知究竟該如何面對......

  「光磊......別傷心,你的姪子我已想好名字了,他還等著舅舅的疼愛呢!」看著胞弟與一眾雷家子弟們,雷玉琴勉力撐起虛弱的身子,懷抱著稚子,蒼白的面容滿是慈愛與不捨之情,但......大限將至......至少她怎樣也得將後事交待完才能去見父親大人......

  「夫君,孩子的名字我已想好了,就取名興漢字王文吧!」說著,她亦將懷中稚子交於已來至她身旁的呂鴻成後便說出她早已為孩兒想好的名字!

  「夫人,妳對這孩子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初平四年 12月 鄴城

  昔日河北繁華名城,今日卻是袁紹根基所在之地,這一日前去關外四郡招降的使者已回返鄴城覆命!而在袁紹觀看完五原、雲中、定襄三郡的回信之後勃然大怒,直斥三郡太守不識抬舉,必命并州牧.高幹發兵勦滅!

  「主公請看,此信乃是呂鴻成予主公的回覆!」使者說著,明白主公正在盛怒之下亦是戰戰競競的呈上帶回的信件予袁紹觀視。

  「哈哈哈哈~呂鴻成這廝,該說是聰穎還是有自知之明?哈哈哈~」看著呂鴻成的回信,袁紹並未如先前般怒不可遏,反是縱聲大笑,笑聲中亦帶一絲的輕蔑之意!

  「主公所言是為何故?莫非是朔方願降或是呂鴻成另有盤算?」袁紹座下謀士之一.田豐見主公喜悅中猶帶輕藐之情,心疑有詐,遂出言詢問。

  「來人,將此信內容唸給眾人聽,讓眾人聽聽這呂鴻成有多愚蠢與自認聰明。」聽聞田豐之言,袁紹並未回答田豐的疑慮,卻是吩咐一旁的文官將信件內容唸出,言詞中盡是輕藐鄙夷之意!

  將軍在上,鴻成任職朔方太守至今始終尊循前雷太守遺言,繼任以來一直僅守漢臣本份,始終尊行邊塞太守一職所掌之治民、掌軍、經兵武、守衛邊疆、力抗外悔內制叛逆之職,故今雖是拒絕將軍招降一事但此乃是鴻成非屬叛逆之賊,鴻成既非叛逆便無降戰之選,而將軍仍是以漢臣之身份行州牧治民掌軍之職亦以漢室四代三公之名做為號召,朔方郡今既無叛逆之事實昔卻有克盡職守力抗戎夷之勞,袁呂二家同為漢室之臣,故上司下屬之稱乃為官之本份,將軍今之官職遠在鴻成之上,若將軍真欲平關外之叛臣,下官亦非不能與將軍合作聯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初平四年 12月 鄴城

  昔日河北繁華名城,今日卻是袁紹根基所在之地,這一日前去關外四郡招降的使者已回返鄴城覆命!而在袁紹觀看完五原、雲中、定襄三郡的回信之後勃然大怒,直斥三郡太守不識抬舉,必命并州牧.高幹發兵勦滅!

  「主公請看,此信乃是呂鴻成予主公的回覆!」使者說著,明白主公正在盛怒之下亦是戰戰競競的呈上帶回的信件予袁紹觀視。

  「哈哈哈哈~呂鴻成這廝,該說是聰穎還是有自知之明?哈哈哈~」看著呂鴻成的回信,袁紹並未如先前般怒不可遏,反是縱聲大笑,笑聲中亦帶一絲的輕蔑之意!

  「主公所言是為何故?莫非是朔方願降或是呂鴻成另有盤算?」袁紹座下謀士之一.田豐見主公喜悅中猶帶輕藐之情,心疑有詐,遂出言詢問。

  「來人,將此信內容唸給眾人聽,讓眾人聽聽這呂鴻成有多愚蠢與自認聰明。」聽聞田豐之言,袁紹並未回答田豐的疑慮,卻是吩咐一旁的文官將信件內容唸出,言詞中盡是輕藐鄙夷之意!

  將軍在上,鴻成任職朔方太守至今始終尊循前雷太守遺言,繼任以來一直僅守漢臣本份,始終尊行邊塞太守一職所掌之治民、掌軍、經兵武、守衛邊疆、力抗外悔內制叛逆之職,故今雖是拒絕將軍招降一事但此乃是鴻成非屬叛逆之賊,鴻成既非叛逆便無降戰之選,而將軍仍是以漢臣之身份行州牧治民掌軍之職亦以漢室四代三公之名做為號召,朔方郡今既無叛逆之事實昔卻有克盡職守力抗戎夷之勞,袁呂二家同為漢室之臣,故上司下屬之稱乃為官之本份,將軍今之官職遠在鴻成之上,若將軍真欲平關外之叛臣,下官亦非不能與將軍合作聯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