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岳飛沒有死 作者:獅子山(Ken Lion Rock) (第一輯完)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3 123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如果岳飛沒有死 作者:獅子山(Ken Lion Rock) (第一輯完)

如果岳飛沒有死 作者:獅子山(Ken Lion Rock) (第一輯完)

【作者】:獅子山(Ken Lion Rock)

【小說類型】:時空穿梭

【內容簡介】:患了〝睡公主症〞的昏睡作家趙諶在發病期,進入岳飛年代的夢境裡,成為宋欽宗與自己同名同姓的皇太子,更成為皇帝,阻止了岳飛班師回朝受到宋高宗和秦檜逼害的一幕。


故事發展如何?還請留意網絡連載!



[ 本帖最後由 KenLionRock 於 2014-8-11 23:36 編輯 ]

TOP

第一章 忽然皇帝夢


全輯第1回 昏睡作家



  一位身材瘦削的年輕人正躺在路旁呼呼大睡,無論途人怎樣敲鑼打鼓,他都沒法恢復意識。在他的項鍊上繫著一個名牌,上面寫上:⎾趙諶,患上〝睡眠失調症〞,家住西灣河……,如有需要請把他帶回家!⏌



  趙諶,自十六歲開始第一次發病,經專家診斷患有一種罕有怪病──克萊二氏症,又稱〝睡眠失調症〞,俗稱〝睡公主症〞。大概他每兩月發病一次,每次可達十天之久,甚至更長。怪病對於病人生活影響甚大,無論是起居上要親人照料外,病人亦不能正常工作,所以阿諶(趙諶)從事的是一份自由工作──昏睡作家,即透過分享昏睡期間的奇異夢故事。



  途人把阿諶送回家中,阿諶依然睡得爛熟。過了一會,呼吸開始急速變化,而且大聲呼救,臉色有如死灰,不斷冒汗。今年廿三歲的他,相信從未遇上這樣凶險的一個夢境。

~~~~~~~~~

全輯第2回 西灣河人士


  阿諶睜開雙眼,赫見數十古代士兵將矛頭指向他,齊聲高喊:⎾金犬⏌和⎾細作(間諜)⏌,他亦不甘示弱,大聲呼救!他喊得聲嘶力竭,此刻一位將軍走了過來,士兵們頓時肅然敬禮。

  一位士兵開口說:⎾報告岳將軍,發現一名金人細作!⏌

⎾汝等何以得知為金人細作?⏌岳雲問道。

士兵回話:⎾此人奇裝異服,非我大宋子民!⏌

岳雲怒目相向,說:⎾難道忘卻〝岳軍十誡〞?未審先判,濫殺無辜非我岳軍所為!⏌

該士兵低頭不語,剛巧一名路過的刀斧手,提著沾有血跡的大刀,問道:⎾岳將軍!小的剛砍掉兩名被判擾民的士兵,聽說這裡發現金國細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遇上女神



全輯第8回 半夢半醒



  阿諶躺臥床上,一隻粗糙的手在他的臉頰上移動,被輕輕的撫摸並沒有任何不適感覺,反而處處流露幸福的喜悅。他半夢半醒溢出淚珠,滾了下來被那隻手攔截著。

「孩子!怎麼又哭起來?」阿諶的母親用手把淚水擦乾後道。

阿諶的睡公主症並不是持續不斷昏睡一段日子,當身上的生理時鐘響起,也會像夢遊般去解決吃喝、排泄等生理需要。長久以來,一直支撐著他的春秋大夢,並不是夢中的貴人,而是任勞任怨,默默守護兒子的母親。

解決完生理所需後,他打了瞌睡。母親早已習慣這種昏睡的信號,連忙攙扶兒子回到房間。緊閉眼睛,昏昏入睡,轉瞬間又走入夢鄉,回到古代戰場。

  同樣是躺臥床上,回到夢境,床邊的人夠多!一名郎中正為阿諶把脈。

岳飛神色凝重的問:「聖上病況如何?」

郎中拱手作揖道:「回元帥話,聖上疲憊至極,並無大礙!」

「剛才聖上胡言亂語,是否受驚所致失心瘋?」岳飛追問下去。

「嗯!聖上脈象平和,一時三刻……難以診斷!」郎中猶豫的答。

眾人離開,阿諶隨即張開雙眼。原來他裝睡偷聽,一想到失心瘋他就膽顫心驚,因為在他的印象中,古代患了失心瘋便要永世關在瘋人塔裡。


~~~~~~~~~


全輯第9回 寶貝女神



  這一夜,岳飛的的確確睡不著,雖然迎回二聖是他的願望,但沒想到欽宗會在這時刻傳位給皇太子,這豈不是一山藏二虎?而在欽宗的羊皮詔書中,透露高宗屢屢派殺手往五國城,意圖弒父殺兄!據楊再興回報:當他面見欽宗時確曾遇到殺手來襲,他擊斃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高宗的抉擇



全輯第12回 好好入睡

  「愛卿請起!」阿諶伸出雙手示意的說。

「謝聖上!」岳飛依然眼泛淚光,這次是喜得明主的喜極而泣。岳飛又問道:「陛下!當務之急該如何?」

「嗯..嗯!」阿諶沈思一會兒,然後又說:「公告傳位詔令,逼令康王(高宗)退位,召集勤王之師,迎回太上皇(欽宗),與金人議和。」

「聖上!何解要議和?我軍有直搗黃龍之勢啊!」岳飛愕然。

「當今局勢未明,康王是否退位亦未可知,夾在其中有腹背受敵危險,邊打邊和是最好的!」阿諶解說著。

岳飛佩服得五體投地,拱手作揖認同說:「聖上英明!」

阿諶示意岳飛退下,又獨自躺在營帳中,折騰了好幾天,終於可以好好入睡。入睡前的一刻,他喃喃自語的說:「欽宗回來,我就可以走了!欽宗回來,我就可以走了……」直到眼簾緊閉。


~~~~~~~~~~~


全輯第13回 南北局勢

  消息傳至金國上京,初登帝位的金主完顏合刺(金熙宗),這時他剛二十出頭,年少氣盛,本有各皇叔輔政,但他們仍在宋金交戰戰場上,其中一名皇叔完顏宗弼剛與岳軍交戰敗北,正在回上京途中。當得悉欽宗傳位予趙諶的消息,金熙宗氣上心頭,但不敢賜死欽宗,怕失去人質以牽制宋軍,只好設法百般欺凌,以洩心頭之恨。其時宋徽宗已死,金熙宗召回兩位亡國之主宋欽宗與遼天祚帝進行一場馬球比賽。他明知宋欽宗不善騎馬,卻又特意安排一匹桀驁不馴的野馬予欽宗,本意是使他當場出醜,沒想到被馬活活的踩死。金熙宗下令封鎖欽宗死訊,避免進一步影響戰局。

  至於臨安朝廷方面,高宗幾天沒上朝,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走過烽火大地


全輯第16回 巧兒

  鏡頭一轉,回到北方的朱仙鎮,這一天寶貝接受了岳飛的指派,來到了阿諶的營帳,擔任侍衛一職。

「末將寶貝參見聖上!」寶貝拱手作揖道。

「寶將軍大可抬起頭來回話!」阿諶注目的說。

阿諶急不及待離開案桌,來到她的跟前,道:「你不是巧兒,WINDY嗎?你都來了宋代?」言未盡即上前試圖擁抱,寶貝憑著練武的本能反應閃了身,阿諶即時抱空。

「還請聖上莊重!此乃為君之道?」寶貝冷言冷語。

阿諶目瞪口呆,腦裡浮現的影像是他十六歲未曾發病時邂逅的初戀情人盧巧兒(WINDY)。「鵝卵形臉頰,不施脂粉,但不失清泉的那種純真」這是初見寶將軍的感覺,而十六歲的盧巧兒,當然是不用脂粉,已見清泉!

阿諶心有不甘追問下去:「你是WINDY吧!別裝了!你看清楚嗎?我是SAM啊!」

「聖上!初次得見對你確實有情,但……。」寶貝開口說。

「你終於認了嗎?」阿諶搶著說。

此刻,十多名士兵闖了進來,一名弓箭手更向著阿諶發了一箭。

~~~~~~~~~~~

全輯第17回 滿眶淚水

  寶貝拔劍撲打飛向阿諶的箭,然後大聲呼喝:「躲在我的後面!」

阿諶全身抖震,舉步維艱的貼近寶貝後面,她使出致命招數,一招就使那些士兵倒地斃命。一個接一個倒地,血濺四周,撕殺場面慘不忍睹,阿諶瀝瀝在目,瞳孔張至極點,不斷放聲喊叫:「死人啊!」直至昏厥倒地。此刻,岳飛進了營帳,並喝道:「師妹!留活口!」

  太晚了!最後一個前來行刺的終於倒地斷氣,想取證抽出幕後主謀已經是不可能。岳飛衝向阿諶身邊,然後道:「聖上!聖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爭風吃醋



全輯第20回 醋意


  陣陣清風,陣陣送。阿諶穿起闊袍大袖的宋服走在前面,寶貝和岳雲左右兩側護衛在後,三人品字形沿著賈魯河緩緩前行,而在他們前後的是浩浩蕩蕩、軍容整肅的大隊士兵。清風送爽吹起宋服,表面上是威風飄逸,河水潺潺,浮浮沉沉的卻是發脹的屍體在漂流,對於阿諶而言,是一幕又一幕的驚心動魄,但對於岳雲他們倆只不過是戰場上平常不過的血流成河。

阿諶看了幾眼,膽戰心寒,於是一直將視線放在前方。正好迴避與寶貝尷尬的目光,而寶貝在後看著阿諶親切的兄長背影,份外溫暖。岳雲在寶貝的左側偷偷在看,自小青梅竹馬,對她早生情愫,只是礙於她是岳飛師妹這個糾纏不清名號,而沒法表白。沿途路平坦蕩,但在他們心中卻是品字形的崎嶇錯愛!

這刻,岳飛從後趕上,勸說著:「聖上疲憊,何不安坐御駕,早日抵京(汴京)?」

「朕正有此意!」阿諶回答。

岳飛示意前面的御駕停下來,阿諶上了馬車,回眸剛才護衛的男女,有說有笑的,便暗生醋意。

「停!」阿諶喊停駕車的士兵,整隊護駕隊伍隨即停了下來。

岳飛上前問過究竟:「聖上!有何吩咐?」

「朕有點心緒不寧,請貼身侍衛上馬車護衛,如何?」阿諶語帶憤慨的說。

~~~~~~~~~~~~

全輯第21回 以下犯上


岳飛示意寶貝上馬車,她上了馬車,隊伍再度前行。

寶貝默不作聲坐在一旁,阿諶醋意未消,冷語一發:「跟岳少爺在打得火熱嗎?有人連護衛之事都忘了!」

「火熱?聖上!吾等未有發熱!何來火熱?」寶貝莫名其妙的問。

「真給你氣死!巧兒!明明你是現代人,為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身陷險境



全輯第22回 死訊


  中秋前夕,由南方逃來的眾大臣齊集汴京皇城垂拱殿,正候皇帝臨朝聽政,阿諶身穿襆頭禮帽和寬袍大袖的赤紅龍袍,坐在龍椅顯得沒精打采。

「做皇帝不是來享福?幹什麼要這麼早起?太不人道了!」阿諶打著呵欠地喃喃自語。

岳飛上前啟奏,拱手說:「陛下!太上皇仍在金人之手,冒進北伐,則危及其性命,該......。」言未盡,殿外忽傳來喧鬧之聲,原來是楊再興在外吵著要求見岳飛,卻被侍衛阻擋。

阿諶示意讓他進來。他走到岳飛身旁,竊竊私語,只見岳飛面有難色,眼泛淚光,後來更跪在大殿中央向著阿謁拱手作揖,道:「陛下!太上皇駕崩了!」

太上皇鴐崩,跟我有什麼關係呢?阿諶專注想著這問題,而座下的群臣全都跪了下來,正等待他們主子作出應有的反應。

張相開口說:「聖上!時值中秋之期,發喪乎?」此刻,阿諶開始察覺到座下怪異的神情。對於一個素不相識的亡者,名分卻是自己父親,他在想該予什麼反應,去滿足群臣的目光。

「手頭上並沒有驅風油之類的東西去催淚,這場戲實在難演!」阿諶自言自語。在無計可施下,他把龍椅弄翻,裝出一副憤怒的樣子,義憤填膺的說:「金人可惡!殺!」然後退朝走入後堂。

~~~~~~~~~~~

全輯第23回 微服私訪


欽宗的死訊傳出,使得南北政局急劇轉變,金人再沒人質在手,懼怕岳飛來犯,所以急於催促秦檜遊說高宗一同夾擊岳家軍,可惜高宗為人怯懦,一心只想禪位做回康王,未有應允出兵。

八月十五日,阿諶正式登基。他與群臣商議後,等到中秋過後才宣佈欽宗的死訊。中秋節當夜,阿諶微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夢幻魔法



全輯第27回 未來皇后


深夜時份,活門再三打開,一道劍影閃進密室。

「怎麼了?決..決定要殺我嗎?」阿諶慌張的說。

寶貝手起刀落,阿諶身上的繩子隨即斷開。她催促的說:「快走吧!」

「決定放我走?」阿諶問道。

「少說廢話,不想死快走!」寶貝焦急的說。

一道身影閃了進來,劍刃架在阿諶的脖子上,說:「已經來不及了!」

原來是寶義進來破壞了逃亡計劃,他又說:「本王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不過汝須立寶貝為后,如何?」

「哥!在胡扯什麼?」寶貝插嘴說。

「妹!先別出聲!」寶義喝令。又問:「小子!到底如何?」

「我願意!無論是順境或逆境……。」阿諶舉起三指,作起誓狀。

寶義打斷誓言,說:「夠了!妹!如何?再不答應,這小子就要血濺當場!」

「一切依從兄長!」寶貝面紅耳赤,含羞的回應。

阿諶舉手反對說:「什麼依從兄長?這是神聖莊嚴的!應該說:『我願意』才對!」

「別嘮叨!」說畢,寶義以劍柄擊暈阿諶。

「妹!帶他走吧!」寶義喚她攙扶阿諶。

~~~~~~~~

全輯第28回 辭行


阿諶躺著木頭車呼呼大睡,寶貝坐在路旁的草叢正等候他甦醒。

滴滴答答的雨水,滴在阿諶的鼻尖上,一場及時雨給驚醒了。

「醒來了?聖上!告辭了!一直前行,很快便到皇宮……。」寶貝站在木頭車前辭行。

「一同回去吧!朕有傷在身,不能獨自回宮,皇后!」阿諶抓住寶貝的手,躺臥說。

「此乃權宜之計,為了兄長能夠釋放你!」寶貝心情矛盾,掙脫的說。

阿諶突然起來,盤膝而坐,面向寶貝,說:「朕是認真的,絕不為了活命而作出承諾啊!」

「但我可是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叛逆



全輯第32回 今天不早朝


岳飛心急如焚,尤其是臨近早朝之際,不知如何向群臣交代。他打著傘在宮城門外不斷徘徊,直接等待消息。

阿諶攙扶著仍然暈車不適的寶貝,趨近皇城。岳飛看到濕透的兩人,如釋重負般連忙上前為他們打傘。

阿諶開口說:「元帥!免了!反正已經濕透!」

岳飛說:「臣該死!護駕不力!寶貝受傷乎?」

寶貝還在暈眩,未有回應,阿諶代答:「她暈車,未有受傷!」

岳飛問:「暈車?汝等乘馬車而歸?然馬車……。」

「在嘮叨什麼?累極了!」阿諶不耐煩的說。

「臣知罪!讓臣攙扶寶貝乎?」岳飛又問。

「早說吧!朕累了!今天不早朝了!」阿諶怨氣的道。

~~~~~~~~~~~~~

全輯第33回 臨安局勢有變!?


「微臣……。」岳飛吞吞吐吐。

「有事快啟奏!」阿諶說。

「先皇發喪之事,不能再拖……。」岳飛拱手恭敬的問。

「嗯!明日發喪,公告臣民。朕勢要向金人討回公道!首要領回先皇龍體……。」阿諶裝著咬牙切齒的說。

「聖上英明!」岳飛回應。

沐浴更衣後,阿諶本想外出找寶貝,可惜滂沱大雨一直未有停過,阿諶抱怨的說:「怎麼手機不早點發明?如果有,現在就可與寶貝Chat一下!」

一名內侍氣喘如牛的急忙通報,打斷了阿諶的思念。

「聖!聖!聖上!臨安局勢有變,岳元帥急召群臣議事,恭請聖上起駕……。」

~~~~~~~~~

全輯第34回 狗急跳牆


臨安局勢的確急劇轉變,金人唯恐岳軍得悉欽宗死訊後會發動攻擊,所以屢屢威逼秦檜發兵夾擊岳軍,惜高宗早已萌生退意,於是秦檜便狗急跳牆……。

在一個朝議上,秦檜獻上一碗湯餚予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對策


全輯第36回 荊鳥刺秦檜!?


其後,高宗遭到軟禁,被逼在討伐岳軍的詔書上蓋上玉璽。

張俊任征討大元帥從臨安府出發,率眾十萬與金國配合共同夾擊北方宋軍。

金兀朮與完顏亮等亦正集結殘餘部隊,趕赴燕雲十六州。


中秋過後,在汴京的緊急會議上,阿諶與眾臣穿起孝服追悼欽宗。

阿諶苦笑說:「看到楊卿家在,就知沒有好消息!」

楊再興稟報:「臣主理探子營,有事不得不報!容臣回稟……。」

阿諶聽了楊再興探得的情報後,心想這確是一個爛攤子,情況惡劣之時,大不了再坐龍貓巴士與寶貝逃之夭夭,現階段故且看看這些抗金名將如何收拾殘局。

於是他問:「眾卿!有何良策?」

「臣……。」韓世忠率先稟報。

「這位將軍,與朕素未謀面?」阿諶問著。

「臣韓世忠參見聖上!」韓世忠拱手說。

「愛卿!久仰大名!有何良策呀?」阿諶說。

「臣有一下屬自稱荊軻後人,此人頗有膽識,正所謂擒賊先擒王,刺殺秦檜,可以一試!」韓世忠拱手說。

「古有荊軻刺秦王,今有荊……,此人何名?」阿諶問著。

「回聖上!此人荊鳥!」韓世忠回話。

「荊鳥?會否一飛不復返呀?哈哈!有趣有趣!」阿諶嘻皮笑臉的說。

韓世忠嚴肅的說:「聖上!微臣屬下可是忠心耿耿!」

阿諶說:「朕乃戲言,愛卿何必介懷?」

~~~~~~~~~~~~~~~~~~~~~~

全輯第37回 張浚(北方) VS 張俊(南方)


接著,宰相張浚建議的說:「倘若西夏又與金國合謀,吾等即三面受敵。故此,劉帥(劉錡)曾勝西夏,因而可牽制之,抗金重任仍以岳帥和韓帥為主,至於討伐秦賊之事,可不費一兵一卒,略施小計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3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