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生死難關 習近平面臨三座大山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中國的生死難關 習近平面臨三座大山

中國的生死難關 習近平面臨三座大山

來源: 聯合早報/日期: 2014-08-04
   一些看上去毫無關聯的事件正在強烈地暗示:中共現任總書記習近平在就任最高領導人不到兩年的時間裏,迅速完成了個人絕對威權的塑造,并在鞏固中共唯一領導體制的基礎上,強化了其自身淩駕於體制之上的獨尊地位,直追中共建政後第一代、第二代主要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

  新近發生的這些事态主要包括:一、在采取反腐敗手段對政府、軍隊、政法系統老一代殘餘勢力進行全面肅清;國内政局顯然穩定不足的關鍵時刻,習近平敢於遠涉重洋,對拉丁美洲作長達10餘天的訪問,可見其已經牢固地掌握了最高權力,不懼被打壓的權勢集團趁機作亂。

  二、據報從7月中旬開始,在長達3個多月裏,大陸海陸空三軍、六大軍區舉行空前規模、跨區域軍事演習,并大面積進行空中管制,導緻平日繁忙的華東、華中地區商業航線受到影響。在軍委主席不在國内的情況下,舉行如此範圍和規模的軍事演習,亦可見習近平已不擔心軍事政變的威脅。

  三、中共高層向來注重在大型自然災害中展示其迅速的反應能力,然在大陸今年第九号台風“威馬遜”引發了多省區巨大的财産損失和人員傷亡後,除了官方媒體未作突出報道外,中共高層領導人也沒有任何公開反應。這反映了在出國訪問的總書記沒有表态的情況下,即使是對救災事務擁有不言而喻的話語權的李克強,也不敢效法其前任總理。

  這些事件都凸顯了習近平作爲國家重大事務最後拍闆者角色的确立,其對黨内其他高層和元老,形成了有力的威懾和牽制,因此才在國内緊張局勢加劇的背景下遠赴美洲訪問,并遠程遙控國内軍方行動;而在其對災區作出表态之前,中共高層的任何人物都莫敢與其争鋒。

  習近平高度集中統一地掌握權力,是對中共前一任領導層權力分散、各自爲政、對全國政治社會控制能力削弱,并引發深刻危機後的“矯枉過正”之舉。事實上,在中共十八大前後,中共面臨了自“文革”、“六四”以來最嚴峻的生死難關,擺在其面前的是新“三座大山”:

  一、長期壟斷權力的中共,沒能避免政治腐敗的蔓延,而最高權力交接體制轉型也仍未完成,導緻每逢換屆,内部争權就變得激烈,黨執政的合法性基礎、黨的權力結構的穩定性都受到削弱。随着經濟市場化,黨員對共産主義目标産生懷疑,思想共識基礎逐漸坍塌,多元化公民社會生态逐漸發展,中共的唯一領導體制,已不再穩若泰山。

  二、繼續保持經濟快速、平穩增長,不僅關系到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基礎,也是抵禦社會不滿的“防洪堤壩”。但中國經濟增速出現持續的規律性的下滑,結構性、深層次矛盾問題愈益顯現,中共主導下的中國經濟發展模式,能否長期維系并推動中國持續發展,已成爲一個大大的疑問。

  三、權力與資本的相互結合和利用,造就了一個貪腐集團和權貴階層,并使得階層固化,社會底層往上層流動的渠道被堵塞,機制被弱化,由此導緻社會兩極、貧富分化日益嚴重,公平正義的法律秩序受到破壞,少數人擁有絕對權力,大量财富的現實狀況和多數人無法并渴望平等參與政治,獲得經濟利益的社會基本矛盾的激化,是中國面臨的突出問題。如何化解社會沖突或者潛在的沖突因素,成爲擺在執政者面前的迫切戰略課題。

  縱觀一年多來中共新領導層的政治實踐,圍繞搬移“三座大山”,以習近平爲領導核心的中共新一代的主要思路是:一、将鞏固和加強黨的執政地位作爲核心目标,以整黨肅貪、全面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強化社會民生和保障體系;遏制社會面多元化、自由化思潮爲策略和途徑,改造上層,挽回黨的敗壞形象,整合權力系統,重掌中樞控制權。二、籠絡下層,打破經濟發展減速格局,激活經濟發展活力,擴大民衆就業,加強社會保障,全力維持其長期執政的民意基礎。三、遏制中層,收縮意識形态空間,調适互聯網生态,管制知識分子,打壓憲政、人權、民主等普世價值在黨内外的傳播,特别是加強社會面管控和維穩,消除一切組織化活動形态。

  上中下措施的聯動互補,使權力更加集中高效,權歸中共,權歸中央,權歸總書記,捍衛黨的唯一領導體制永續不絕;使經濟更好服務執政,以反腐敗突破既得利益格局,以深化改革消除不适應和阻礙市場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的因素,以擴大内需和開放保證經濟質和量的提升;使社會和公民更服從於權力,依靠國家政府的資源優勢和強力手段,将輿論攻勢、言論管控和“定點打擊”相結合,阻遏市場經濟條件下中國整體西方化的趨勢,從而避免犯下“颠覆性錯誤”。

  無論是強調改革,還是突出意識形态安全,無論是大力度推進反腐敗,還是對社會異議的嚴控和壓制,無論是對民生的關注,還是外交工作的戰略調整,習近平時代的中國政治的目标已愈益明确,特色已愈益鮮明,而走向亦愈益清晰。

  這就是,在中國轉型進入十字路口的關鍵時期,現任領導層要做“好男兒”,力圖扶大廈之将傾,将中共執政堅持到底,絕不走蘇聯解體蘇共倒台的老路。在黨内外都頗不平靜的危機局勢下,通過中共中央及最高領導人的高度集權,竭力防止黨的領導崩潰或來自外部的威脅足以撼動其領導地位。

  絕對權力可能導緻絕對腐敗,中共一方面以強化各級紀委功能爲途徑,加強内部監督和制約,制止有損黨的團結統一和純潔形象的内部政治分裂和貪污腐敗橫行,另一方面卻又破壞内部監督和制約機制,集權於中央,集權於個人,使之受制度和機制監督形式化;個人專權,客觀上将使中國的命運依賴於個人的素質、能力、修養和喜怒哀樂,也将使中國有重蹈曆史覆轍的可能性。

  作者是中國獨立政治評論員 丁咚,《聯合早報》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