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貪官升遷史:與40位官員性交易 獄中放倒看守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女貪官升遷史:與40位官員性交易 獄中放倒看守

女貪官升遷史:與40位官員性交易 獄中放倒看守

2014-07-29 16:59:46來源:綜合

  貪官的“追求”、情人的“願意”、懲處的“忽略”、職能部門的“裝聾”、整個社會的“作啞”,爲“桃色貪官”的生存和發展開出了五張“通行證”,爲貪官桃色新聞的産生准備了足夠的土壤和條件。
  有中國“政壇新星”之稱的原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因腐敗落馬!與其他貪官落馬不同的是,邱曉華的腐敗不僅涉嫌貪賄、生活腐化,還涉嫌重婚罪。在腐敗官員名錄裏,省部級高官涉嫌重婚罪被追究的,邱曉華可謂第一人。
  有人笑了,說這是“高級官員”犯下的“低級錯誤”;可更多的人沒笑,他們嚴肅認真地說,在邱曉華之前,這樣的“低級錯誤”絕大多數貪官都犯了,而在他之後,許多貪官還在犯。于是,一年365天,天天都有人在談論層出不窮的貪官和他們層出不窮的桃色新聞。
  形形色色的“桃色貪官”
  在海南查處的貪官中,有5個“色貪”各具特色:“癡”者有原海南國際投資公司董事長李耀祺、原農行瓊山支行科長韓新。前者年過六旬,瘋狂斂財7000萬元,供比其小30多歲的“佳麗”任意揮霍;後者風華正茂,也貪賄1497萬元,用以獻媚情婦。兩人最終皆被執行死刑,但他們都覺得“死而無憾”,大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癡情”。“猛”者如原臨高縣城監大隊隊長鄧善紅,一口氣包養了6個情婦,而且個個都爲他生下孩子,綽號“情婦隊長”。“慨”者有原海南省工商局局長馬招德、原海南省農業機械進出口總公司總經理馮戈甯,在單位他們都是“一言堂”、“吝啬鬼”,可在情婦面前,他們又言聽計從、揮金如土,都以千萬黑金買得美人笑。
  如果編制一份“色貪榜”,上述5名貪官的“桃色業績”雖然不錯,但排名肯定靠後,不僅在原江蘇省建設廳廳長徐其耀包養140多個情婦的“超級紀錄”面前黯然失色,與被稱爲“五毒書記”的原湖北省天門市委書記張二江的“床上一百單八將”相比不值一提,甚至還要遠遠落到以擁有“金陵十三钗”而“自豪”的原南京市車管所所長查金貴和敢于長期包養一個16歲女孩的原四川省樂山市副市長李玉書等人之後。
  如果說上述這些貪官花了錢得到了“肉彈”的話,那麽,原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長畢玉玺的“大手筆”說出來就會嚇你一跳:他找一個小姐給他捏腳,小姐說她想買房子正缺錢,老畢一出手就甩給小姐20萬元。畢玉玺之流滿足的是“美女捏腳”,而孟慶平、王建業之輩滿足的則是誤把奸情當作了真情。原河北省副省長孟慶平,是個“花省長”,東窗事發後,他的數個情婦早已跑得無影無蹤,他老先生卻還在“老實”地“交代”說:“她們跟我都是真感情。”原深圳市計劃局財貿處處長王建業與情婦史燕青共同貪賄近千萬元,王建業逃到了國外還想著史燕青並設法“救她”,可史燕青一落網,就爲了保命把王建業給“賣”了。事發前,王建業的哥們還提醒他對史燕青別太“死心眼”,可王建業教訓他們說:“什麽事都是旁觀者清,感情的事就是旁觀者不清!”
  與男貪官不同,女貪官進行的權色交易又是另一番風景。原安徽省衛生廳副廳長尚軍,原本只是一家縣食品廠的普通女工,卻憑著自己的身體“本錢”一路“高升”,尤其是成了原安徽省委副書記王昭耀、原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的情婦後,她的升遷更是一帆風順,最終坐上了廳級官位,可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檢察機關在查處尚軍貪賄案時,說尚軍並不存在“以色謀權”的問題。而原湖南省六建公司黨委書記兼副總經理蔣豔萍,不僅通過與40多個官員的性交易,從一個倉庫保管員爬上了副廳級高官的寶座,而且即使最終身陷囹圄了,還能用“肉彈”把看守所副所長放倒,得以“絕處逢生”,簡直就是一個“桃色傳奇”。
  還有,原安徽省宣城市委副書記楊楓用MBA原理管理“情婦團隊”、原福建省周甯縣委書記林龍飛將諸位情婦召集起來一起“聯誼”擺“群芳宴”、原中國對外建設總公司深圳分公司總經理姚傳銳“雙規”時被情婦組織人馬成功“營救”……形形色色的“桃色貪官”制造的桃色新聞,不僅形形色色,而且數不勝數。
  權威統計表明:被查處的貪官中,95%都有情人,而在廣州、深圳、珠海公布的貪官腐敗案中,有權色交易的幾乎達到了100%!貪官的桃色新聞如此之多,而且各有千秋,我們無法一“文”打盡。有一句名言叫“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套用一下,“100個貪官至少有95種桃色新聞”。
  “桃色貪官”的5張“通行證”
  在中國傳統和主流的道德價值體系裏,“生活作風”問題無論對于平民百姓還是達官貴人來說,都不是件體面的事,但如果“貪官”和“桃色”連在一起,其情形就大不一樣了。簡單地考察一下兩者能夠結成“玫瑰之約”的原因,至少有五大因素我們不能忽略。
  從情人本身看,他們“願意”。給貪官當情人,是“發財升官”的一條“捷徑”,因爲情色的價值成本和損失成本不可量化,法律沒有也無法規定,可塑性太強了,不僅值得挖掘的“潛力”很大,而且承擔的法律風險又很小。這樣,雙方一結合,就都找到了風險小、成本低、收益大的最佳方式,都能實現各自利益的最大化。于是,坊間有了“褲頭一拉,票子一沓”、“看得開就劃得來”等等的民謠。于是,在湖北天門,盡管不少人都知道張二江是個“五毒書記”,可仍然有少數女幹部心甘情願去“送菜上門”,因爲在贏得張二江歡心的女幹部中,有7人得到了提拔,兩人的丈夫得到了升遷,老百姓譏之曰:“一夜春夢,終生受益。”于是,在深圳羅湖,盡管不少人都知道女公安局長安惠君喜歡單獨帶年輕英俊的男下屬“出差”並索取其性賄賂,但仍然有少數男警員渴望帶上自己,因爲一路上如果“侍候得好”,說不定一回來就會得到提拔,甚至有可能“連升三級”。
  從查處貪官的結果看,一般“忽略”。這一點毋庸贅述,無數的懲貪案例已經證實,除非貪官因爲亂搞男女關系鬧出了人命官司,否則這些“生活細節”問題統統可以裝入“生活作風”甚至“個人隱私”這個大筐裏,加以掩護甚至保護起來,一般不會列爲懲處的依據。且不說調查難取證難這些技術難題一時還解決不了,單從“保護幹部”的角度看,有人也會有一種很“人性化”的解釋:“這是一個可以原諒的錯誤。”
  從職能部門的監管看,基本“裝聾”。關于生活作風問題,建國以來一直到改革開放前夕,一直是黨員幹部的“高壓線”、“政治生命線”,如果發現哪一位官員有這方面的問題,那他一生的前程就基本玩完。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少數官員的觀念意識也來了個偏離正確人生觀、價值觀的“改革開放”,原先那種爲人不齒的生活作風腐敗問題,漸漸在他們眼中“香”了起來。這樣的“幹部基礎”一厚,作爲專事監管官員的紀檢監察部門就有了自己的難處,況且他們中的一部人也是這樣的“幹部”,監管的難度就更大了。同時,一些紀檢監察部門也片面地認爲,我們反腐敗主要是針對經濟問題,只要不貪汙受賄,不在經濟問題上犯錯誤,生活作風問題那是“小節”,不會影響到“大局”。漸漸地,一些紀檢監察部門對官員的桃色新聞就見怪不怪了,就麻痹了,就基本“裝聾”了。原海南省臨高縣城監大隊隊長鄧善紅包養6個情婦“全城皆知”,時間長達10年,可就在這樣一個小小的縣城,就是這樣一個“整個臨城人都知道”的“桃色貪官”,當地紀檢監察部門卻從來沒有“過問”一下。
  從整個社會的心態看,大多“作啞”。貪官的桃色新聞,坊間流傳,官場並非不知道,而且有可能先知道。但對貪官的桃色新聞,整個社會大多采取“看客”態度,“作啞”了事。對民衆而言,當地有了貪官的桃色新聞,不管是查出來還是沒查出來,都能只作爲飯後茶余的談資,說說笑笑而已;對官場而言,飯後茶余談論一下也無妨,但一到正規場合,一到負責任的場合,全都會避而不談,全都會“不知道”、“沒聽說”;只有幾家“不太聽話”的媒體嚷嚷幾句,但又大多是戰戰兢兢,大多是謹小慎微地“據傳”、“據說”、“有人反映”等等什麽的,而且大多報道本地以外的貪官的“花花事”。
  貪官的“追求”、情人的“願意”、懲處的“忽略”、職能部門的“裝聾”、整個社會的“作啞”,爲“桃色貪官”的生存和發展開出了五張“通行證”,爲貪官桃色新聞的産生准備了足夠的土壤和條件。這不能不讓我們反思和深思,也不能不讓我們開出“藥方”加以“救治”!
  從貪官本身看,他們“追求”。古往今來的貪官,所貪不外財色兩宗,但錢財不是最終的消費品,人最終的消費還是感官的滿足,于是“飽暖思淫欲”,美色能滿足貪官的性需求,而且貪官的錢財是貪來的,花起來更不心疼,所以貪官追逐“桃色”就一點也不奇怪了。如果他們用無恥告別了羞恥,他們就會自甘墮落,沒有了道德標准,追求美色,也就成了他們的“榮耀”。原南京奶業集團公司副廳級總經理金維芝曾大言不慚地說:“像我這樣級別的領導幹部誰沒有幾個情人?這不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則,別人會打心眼裏瞧不起你。”而原雲南省省長李嘉廷的情婦徐福英的話,則從另一面印證了金維芝的觀點:“我和李嘉廷常常一起出去玩。每次出去,陪著李嘉廷去的不少領導幹部也大多帶著女人,那些女人基本不是他們的老婆,而是情婦。大家一起吃喝玩樂習以爲常了,並沒有什麽回避和尴尬的意思……” 本文摘自《百姓》  作者:羅滿元 原題爲:花翎與紅杏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