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華攻心戰術:醜化毛 煽動亂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美國對華攻心戰術:醜化毛 煽動亂

美國對華攻心戰術:醜化毛 煽動亂

2014-6-23
除了政治、經濟、文化領域的全面滲透外,美國還對中國軍隊實施了“獵鷹計劃”,目的在于讓中國軍內的傑出戰略家“停止思考”,對堅定捍衛國家利益的中國“鷹派”,運用“離間計”借刀殺人、逐個清除。原因很簡單,這些“鷹派”不僅是戰場上的“戰鷹”,更是思想界的“貓頭鷹”,既反美又警惕“第五縱隊”,是圍剿和殲滅“第五縱隊”的核心力量。這就是在中國的互聯網上,一些具有影響力的軍方人士屢遭網絡圍攻的根本原因。
  美國進行對華攻心戰的思想總綱,可以用一名網絡“第五縱隊”成員所寫的一篇文章的標題來概括:《甯可十年不將軍,不可一日不拱卒》。其戰略是:以互聯網爲顛覆、肢解中國的主戰場,將“第五縱隊”作爲攻陷中國人心的主力軍(洪博培在發表演講時已流露出美國的戰略動機),以輿論思想戰爲主戰樣式,以常規空海一體戰和C形地緣包圍爲輔助。其戰術是:通過醜化毛澤東,以此否定和诋毀中國共産黨的領導,攻擊現行體制,煽動社會動亂,繼而摧毀中國政治體系,顛覆中國政權。
  美國對華攻心戰的組織體系是很完備的,其總指揮是美國全球傳播辦公室。2003年1月21日,美國在原先新聞辦公室、新聞發言人制度的基礎上,新成立了“全球傳播辦公室”。該辦公室成立之後提交的第一份報告,就是《謊言工具:薩達姆的假情報和宣傳1990-2003》。在伊拉克戰爭中,該辦公室煽動了一場媒體戰,統一協調了從白宮、政府各部門到軍方的消息發布口徑,將美軍入侵伊拉克的行爲一致定義爲“解放戰爭”,並且保證政府和軍方系統能對“全球24小時的新聞播送”所提出的質疑和批評給予最及時的回應。其目的有二:一是爲了管控媒體;二是爲了在國外發動輿論戰,確保美國對國際輿論的主導權。
  協助全球傳播辦公室實施文化戰略和輿論作戰的是美軍網絡戰司令部和美國國家安全局和中情局、駐外使領館、各類基金會,以及各大網絡公司,等等。
  在具體對華輿論戰役的組織指揮方面,則是由外資控制的幾大門戶網站,及已被西方思想盟軍所控制的中國部分傳統媒體擔負。一些接受了美國和西方各類非政府組織資助的中國學者和企業家,則發揮了“固定炮台”的作用,在網站提供的“陣地”上,對著新中國的曆史,對著現實中國的政治生態,甚至對著中國傳統的道德楷模,夜以繼日地“炮轟”。一旦遇到突發事件還可以借機攻擊政府,這些人通過網絡串聯,異口同聲地發難,各網站則趁機推波助瀾,沆瀣一氣,制造事端。
  爲了持久地影響中國青年,美國還派出一些美籍華人,如“空降兵”般潛入我國,組成對華“戰略文攻隊”。美國爲這些華人精心設計如“企業高管”“經濟學家”“教授”等身份,又利用外資控制的網站把他們打造爲中國網絡空間裏的“意見領袖”“青年導師”,以影響中國青年的思想。這些“空降兵”,由于有美籍華人的身份作掩護,平時以此“招搖撞騙”、蠱惑人心,一旦有事便會迅速脫身。
  “第五縱隊”甚至利用“網絡推手”公司,雇傭“秦火火”這樣的信息暴恐分子,制造海量的謠言,采取大“V”轉發、門戶網站策應、國外媒體跟進等聯合手段,形成強大的輿論“龍卷風”,以此圍攻中國政府部門、愛國人士,醜化、抹黑中國形象,目的就是讓全體中國人,尤其是中國的青年一代仇視中國的社會主義體制,對中國未來的發展失去信心和希望。
  近年來,亞太一些國家針對中國不斷挑起事端,美國更是接二連三、別有用心地“指責”中國。而就在這些外部事件吸引中國人注意力的同時,“第五縱隊”的網絡進攻也一刻都沒有停歇。最典型的事件是發生在2012年的“吳英案”。這本是一個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案件:吳英非法集資達7.7億元,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揮霍了3000余萬用于吃喝玩樂和賭博。由于詐騙數額特別巨大,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重大損失,法院依法判其死刑並經過最高人民法院複審。但逢共、逢政府必反的一些所謂“公知”、大“V”,一起發聲稱是中國融資制度和法律存在問題,進而攻擊中國的政治制度。一些門戶網站爲他們“搖旗呐喊”、推波助瀾。最後,在輿論壓力和政治幹預下,迫使最高人民法院將最初的死刑改判爲死緩。這個事件,使網絡“公知”們深受鼓舞,認爲依靠集體發難和網絡助推,可以操控輿論進而影響國家政策,由此,中國網絡上開始出現一波又一波的輿論圍攻事件。
  2013年元旦,發生了“南周”事件,在“吳英案”中利用網絡興風作浪並嘗到甜頭的那批人,這次居然妄圖借助輿論“綁架”中央大政方針。之後,還是這批掌握了網絡輿論話語權的人,又將攻擊目標鎖定到經批准後上網的中國軍人代表,采取造謠抹黑等方式對他們進行惡毒攻擊。隨後則是“紅十字會”事件再度發酵、被炒作,在中國國家級慈善機構被妖魔化的同時,一些背景複雜的基金會借機“登堂入室”,個別基金會的資金來源甚至與達賴集團有關。2011年7月23日,溫州動車事故發生,這本是一個鐵路交通運營中的偶發事件,與高鐵技術、項目質量無關,然而,網絡“第五縱隊”卻借機向高鐵乃至整個鐵道部發起輿論攻擊,全力鼓噪中國高鐵項目下馬。而借此事件煽動輿論圍攻背後的戰略動機,一是破壞中國通過高鐵布局的西進戰略;二是爲國外航空集團的現實經濟利益服務。這和《新快報》事件中,境外機構出資雇傭中國無良記者抹黑中國設備制造企業的用意如出一轍。
  由于掌控著傳播迅速、動員力巨大的網絡媒體,同樣的一批人按照操縱“吳英案”輿論的手法,又制造了“陳寶成事件”。2013年8月11日,原《南方都市報》記者、現任財新傳媒記者陳寶成在家鄉平度爲拆遷維權,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刑拘。隨後,大批網絡“公知”掀起了聲討平度政府的聲浪,一些接受西方資助的法律學者也傾巢出動,借法律名義給青島市委、市政府施加壓力。與此同時,海外“金主”在美國情報機構的指揮下,出巨資資助大批律師、記者進駐平度,鼓動當地村民反抗政府,試圖將平度事件搞成一起大規模群體性事件。通過該事件可以看出,網絡“第五縱隊”已經具備高度的組織化、程序化特點,一旦有機可乘,他們就借助網絡直接向中國法律體系和政府發起攻擊。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王維佳分析新浪微博上有關“吳英案”的言論之後提出:以微博爲代表的新媒體實際上爲“黨派性”的意見表達和特定政治觀念的宣傳提供了主要渠道,這一平台上所提供的言論與意見,與任何傳統媒體相比,都具有更明顯的“黨派特征”和“宣傳意味”,而不是公共性和開放性。在微博特定議題的討論中,影響輿論的意見領袖由社會角色和階層屬性十分相近的固定群體構成,持有同質化的政治觀念,與這些政治觀念相悖的事實和意見很難進入群體的討論中;這一群體在討論特定政治議題時,有著明確而統一的政治目標,並利用網絡空間主動發起政治動員,試圖影響現實政治決策,甚至推動政治體制變革。加拿大西蒙雷澤大學傳播學院副院長趙月枝對此評論說:在社會性與公共性的宣稱下,我們看到了微博上面“赤裸裸的階級性”。這應證了馬克思主義思想經典的一句話:“支配著物質生産資料的階級,同時也支配著精神生産資料。”趙月枝指出,今天我們要反思:公共性是不是以階級性爲基礎的?是不是不能抛開階級性來談公共性?
  在國內一小部分反動學者,利用網絡掀起反共、反政府乃至反華輿論狂潮的時候,十四世達賴集團、熱比娅、疆獨、藏獨等邪教組織是“第五縱隊”的盟軍,不失時機地予以配合,妄圖內外聯手、裏應外合地顛覆社會主義中國。
  隱形外資軍團以網權力爲抓手,隱秘地控制網上思想輿論陣地
  2013年初,在一些所謂“公知”針對經批准後上網發言的中國軍人代表的圍攻中,這些披著“微博知識分子”的人與美歐等西方世界的遠程輿論配合更是“默契”。境外反華網站還發出《甯可十年不將軍,不可一日不拱卒》的文章,攻擊中國軍隊是“中共獨裁專制的堡壘”。他們認爲,利用網絡輿論的動員、圍攻,通過“一個個看似小,卻意義十分深遠的戰役,步步爲營”,不斷拱卒,再持續10年左右,中國便可“顔色革命”成功,“迎來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美國和中國國內的西方“帶路黨”,大概把中國當成了尚未垮塌的蘇聯。美歐各類媒體對中國“公知”們的每一個“勝利”都及時鼓勵,但對于中國愛國網民迎頭痛擊這些爲虎作伥的“公知”,中國網管部門和公安部門狠狠打擊,並將其中上躥下跳的帶頭者一舉抓獲時,美歐媒體卻裝聾作啞不發一聲。
  最後是豢養一批網絡“打手”,以被判刑法辦的“秦火火”等人爲代表,持續制造各種謠言,以此攪亂網絡輿論環境。他們采用美國全球傳播辦公室的輿論戰術,圍攻那些爲黨、國家、民族仗義執言的愛國人士,抹黑、顛覆傳統道德楷模和標准,攻擊國家機關,損毀政府形象,手段惡毒、態度囂張。
  互聯網是美國發明的一項劃時代技術,在中國絕對是一個新生事物,但這個新生事物對中國産生的影響和震動,超過以往任何一種技術發明:互聯網引入中國僅僅10多年時間,就幾乎蔓延到中國所有角落。
  在中國忽視這一新媒體革命浪潮的時候,美國卻抓住機會,入股中國的互聯網企業,然後,又幫助這些有著“中國膚色”的網站在中國“攻城略地”,等中國官方恍然大悟也著手建立網站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大型門戶網站,都已經被外資所控制。
  與此同時,美國還對網絡新媒體的從業人員進行了政治甄別、思想培訓和資本綁定。美國派出在“微軟”“谷歌”任職的美籍華人,對各大門戶網站的主要管理人員進行全方位的培訓,控制網站內容制造團隊、技術團隊人員的任用、提拔。通過這種思想上、資本上的雙重控制,美國徹底地把這些掌握中國大型互聯網公司的人,培養成了美國“普世價值觀”的忠實信徒和美國戰略的全力推行者。體現在行動上,這些由外資控制的中國門戶網站,不斷推薦、發布那些追捧西方價值觀念、貶低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文章和新聞,而對廣大愛國民衆、學者和言論觀點則進行壓制和屏蔽。這就是近年來,醜化毛澤東、诋毀中國共産黨、攻擊中國政府、抨擊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汙蔑道德楷模、貶損英雄人物、宣揚曆史虛無主義的文章充斥此類門戶網站的根本原因。
  在中國黨和政府的宣傳系統中,媒體堅持正確、客觀的輿論導向和把關標准,是極其嚴肅、十分明確的。但在外資控制的各大中國門戶網站,利用其網絡新聞自主權,有意選取具有反共、反政府意識形態的各類學者、作者,作爲特定版塊的信息內容制造者,同時,又利用技術手段,將這些言論和觀點強行推介給廣大網民,擴大負面影響。通過開設微博,將特定人員輕易打造成所謂的網絡“意見領袖”,進而通過這些人大量吸引網民、敗壞輿論風氣,形成對抗政府和傳統媒體宣傳力量的新平台,成爲美國對華戰略“武器庫”中的“重型武器”。
  除了微博、微信和論壇之外,搜索引擎也是如此。我們應當清醒地認識到,多年來網絡傳播帶來的潛移默化的負面影響,已使當今中國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愈加尖銳和複雜。一大批工作在電視媒體、雜志報紙、影視界、音樂界、出版界,以及教學科研崗位的人,像被“僵屍”病毒控制的電腦一樣,不知不覺地被“意識操縱”,從而將自己被網絡輿論洗腦後的思想和言論,通過自己所能掌握的電視節目、教學內容、影視作品、文學作品、音樂作品等向粉絲、觀衆、讀者、學生傳播,進而擴散、形成了一種反黨、反社會、反國家體制的不良輿論風氣。
  美國深知,信息不僅是輿論話語權,也是一種軍事權力、經濟權力和政治權力。美國的網絡政策和網絡戰部隊,就是要把這種世界新的權力形態變成美國特權。爲此,伴隨著戰略東移圍堵中國,美國正在通過網絡對中國發動一場信息思想戰。
  美國此次戰略東移的如意算盤主要有兩點:一是保持強大的隨時可對中國實施快速軍事幹預的能力,保持對中國的軍事高壓態勢,以壓促變、以壓促亂;二是一旦時機成熟則快速出手,與在中國內部培植的“第五縱隊”裏應外合、“扳倒中國”,除掉未來可能威脅美國霸權地位的最大戰略對手。
  結語:維護國家政治安全,是職能部門各司其職,加強意識形態工作和輿論管理、思想引導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改革開放以來,黨的曆代領導集體都非常重視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但是,隨著近年來網絡傳播技術興起帶來的諸多新情況、新問題,我們在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中越來越處于被動地位。歸根結底,還是一些職能部門的不作爲導致的。最爲直接的證明是,一些高校的教授公然發表違反黨紀國法的文章和言論,但令人詫異的是,這些散布反動言論的教授、學者們,不僅沒有受到應有的行政處分,也沒有受到應有的黨紀處分,所在單位的宣傳部門、組織部門,乃至負有責任的教育部門、司法部門集體“失聰”“失明”“失語”,奇之怪哉!這種不作爲也在當今社會上引起巨大爭議。
  此外,由于各主要門戶網站均被外資控制,其內容制造團隊也是由外方選配,因此,管理層甚至整個工作團隊都由親西方人員擔任。國家雖然限制了商業門戶網站的新聞采編資質,但這些網站通過篡改標題、轉載博客文章、選擇並加工親西方的傳統媒體文章等手法,非常巧妙地繞過限制,擔負起西方文化“戰略炮台”的使命。它們將那些反毛、反共、反政府人士,通過技術手段打造成“意見領袖”,再由他們煽動和制造社會輿論事件,在網絡上興風作浪。而傳統媒體在此類意識形態鬥爭中,基本處于“被動挨打”的境況。
  可以說,在美國實現網絡化社會轉型的10年間,是中國受到網絡威脅和輿論攻擊最爲嚴重的10年,也是我們政治安全狀況最差的10年。由于職能部門對網絡管控不力,造成了今天網絡上反黨、反政府、反華負面輿論橫行泛濫的局面,嚴重毒害了社會風氣和中國青年一代的心靈,給黨的形象和人民的事業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30多年的改革開放與經濟發展,中國社會中被美國所傳播的“普世價值”洗腦的中國人已不在少數。而美國正是看到這樣一支力量在成長壯大,在深入中國的各個階層,所以采取接觸與遏制的戰略,外壓與促內變相結合的戰術,一邊從國家層面上試圖把控中國,一邊又在中國內部大力培植“第五縱隊”,平時用以牽制中國,關鍵時刻則發揮內部瓦解和顛覆作用。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上層建築對經濟基礎具有反作用。如何從社會規律上研究經濟改革和政治安全的問題,已經不僅是學術層面也是決策和操作層面的問題。
  習主席之所以強調指出,“意識形態是極端重要的工作”,正是看到了當前中國思想和輿論領域的嚴峻現實。中國改革開放是一項十分艱巨的系統工程,堅持黨的領導是改革開放成功與否的根本保證。意識形態安全的重大意義也恰恰在這方面。
來源: 大公報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