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下作者:百夜(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3 123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重生之天下作者:百夜(連載中)

重生之天下作者:百夜(連載中)

【內容簡介】:

第一世明明是嫡長子的他卻被父親放棄,不但失去了繼承權,還被送離皇室成為平民,雙胞胎的弟弟卻成為了獲得萬千寵愛的太子。

第二世成為一富裕家族中的獨孫,獲得了來自長輩的各種關愛,即使在高三時想起前世的記憶,幸福充實的生活也可以讓他對那些回憶一笑而過。

誰知道大學畢業前的一場意外,居然讓他重生到第一世時被放棄的那一天,陽澄無語哽咽,好想大哭一場,可以退貨麼,親!?

這一世他不爭天下,只求平安,可想完成這個願望為毛也這麼難呢!?

【作者其他作品】 最強機甲製造師  餐謀天下  無限之書的輪回  〖明穿系列〗眷皇明  〖明穿系列〗明皇(明穿)

TOP

重生之天下 第1章


一陣驚天的嬰啼擾得陽澄從美夢中清醒了過來!

吵死了,他在心裡嘀咕著,又用力閉緊了雙眼,實在不想敗在噪音之手!還沒等他頂著刺耳的噪音再次入睡,便又聽到一個略顯尖細的聲音響起。

“皇上,明天就是皇子們的滿月……”

“知道了,朕今天便會做決定!”

陽澄聽到那皇帝說完話之後,房間裡除了嬰兒的啼哭聲,便只有悉悉索索的衣料摩擦聲,似乎正有人在焦急地來回走動。

老媽這是在看什麼破電視連續劇呢,這麼長時間沒有對白和劇情,哪個觀眾有興趣等下去呀!陽澄默默吐槽道,難道是那個演皇帝的人帥得驚天動地,只要他出場就能保證收視率麼?

“昨日太醫怎麼說?”在他正腹誹的時候,那個皇帝突然又開口了。

“禀皇上,吳院判說二皇子的身體非常好,請皇上放心。”

“那大皇子呢?”

陽澄聽到一聲頗為明顯的嚥口水聲,接著噗通一聲有人跪地的聲音。

只聽那尖細的聲音帶著幾分怯意道,“吳院判說大皇子氣虛體弱是胎裡帶來的毛病,只能慢慢調養。但是,但是大皇子這個月已經發熱兩次了,若再受寒只怕……只怕保不住。”

“起身吧!”

那演皇帝的人說完這句話,便又讓房間陷入了沉默,伴著嬰兒被忽視之後越來越響亮的哭嚎聲,顯得越發詭異。

陽澄正在心中嘀咕著這電視劇真不夠精彩,老媽怎麼看得下去,便聽那皇帝似乎甩了下衣袖,沉聲道,“宣寧敬賢。”

“嗻!”

感覺到有人悄悄地退了出去,陽澄的心中卻升起了驚天的波瀾,忍不住睜開了眼睛。

寧敬賢這個名字對他來說實在是如雷貫耳,陽澄一邊向漫天神佛祈禱這只是巧合,一邊打量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2章


居然這麼容易就將自己夾帶出皇宮了!

這殘酷的事實對盼著給自家魂蛋老爹添些麻煩的陽澄也是一大打擊,心中鬱悶的他不知道寧敬賢要想做到這點也是相當不容易的。

寧敬賢告別文禛準備出宮門的時候,天色已經差不多暗下來了。入夜宮門就將關閉,他趕到的時候外班侍衛正準備將宮門上鎖。要知道一旦宮門落鎖,即使他拿著皇上手諭也沒那麼容易能夠出去,更別提要夾帶一個嬰兒。

在陽澄發呆的時候便被寧敬賢用一種迷香弄暈過去,因此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帶出皇宮的。

實際上寧敬賢對夾帶東西出皇宮可謂熟能生巧,雖然帶個活人出去是第一次,但是也並沒有妨礙他的發揮。他將陽澄裹在一個包裹裡面,又用襁褓包好綁在身後,咋一看上去就像是個大包袱。

寧敬賢是正三品的侍衛佐領,深得皇帝的喜愛,他的人緣也不錯,平時在宮裡頗有幾分體面,除了個別幾個來頭比較大的侍衛對他倨傲了一點,其他的侍衛見了他都要熱情的稱呼一聲寧大人。

畢竟他在皇上面前的一句提點就能讓人少奮鬥幾年,像他們這樣的侍衛要是能外放出去做個官兒,不但不用每天無聊的守門,還能賺個盆滿缽滿。

最近人員的排班都是寧敬賢一手安排的,領侍衛內大臣對這些小事一般不插手,只要他安排好,弄出個章程去蓋個章上印就行。

要從宮裡秘密帶東西出去,寧敬賢自然不會傻到去那幾個有與自己不和的人守著的宮門。繞道西華門,這邊守著的兩個侍衛都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一看到他自然就熱情地上前與他打招呼。

“寧大人,這麼急匆匆的是領了皇命嗎?”

寧敬賢不動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3章


寧敬賢今天本來並不當值,是被文禛急招進宮裡的。因為趕得急他沒拿大毛衣服,但是身上還是套了一件湖縐棉袍。可惜棉袍吸水,陽澄這泡童子尿又是積攢了多時的,著實不少,很快就浸濕了內襯滲入到貼身衣服上。

這天氣溫度本來就低,風一吹那團濕的地方就有結冰的跡象。大冷天的懷裡揣著塊冰是什麼感受,看寧敬賢那糾結的表情就知道了。

雖然陽澄自己也不好受,但是他還有襁褓裹著總不用直接過風,因此還能有閒心看著寧敬賢鬱悶的神情偷著樂。會用這樣一招陽澄也實屬無奈,誰讓他現在還太小呢,全身上下僅有的大規模殺傷武器也就只有這招了。

這年頭的達官貴人越是體面的就越是有點愛潔的小毛病,對寧敬賢來說冷到是其次,忍忍也就過去了,但是一想到那液體的來源,就讓他渾身不自在。

福安騎著馬默默跟在他身後,一聲不吭低著頭忍著笑,自然知道知道自家老爺心中的糾結。

兩人又行進了二十多米眼前便是一處岔道,往左是前往城門的,寧敬賢愣了一下,韁繩一甩將馬頭對準了右邊的路口。

福安樂了,一邊跟上一邊問,“老爺,咱們這是回府嗎?”

“嗯。先回府一趟。”寧敬賢虛咳了一聲,叮囑道,“回府要是有人問這孩子哪裡來就說是路邊撿的,不可多嘴。”

“老爺您就只管放心,小的一定嘴比蚌殼還緊。”福安連忙發誓道,他能成為貼身長隨自然是知道輕重的。

聽著寧敬賢對福安交代回府之後關於自己身世的應對,陽澄得意的笑了!會選在那個時間點與位置,自然是他早就盤算好了的。

他記得奉天族入關的時候寧家還並沒有入旗,因此沒有在內城居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4章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這身子確實是沒有認娘的緣分,陽澄最終還是沒有見到他那便宜娘一面,等他從昏睡中清醒過來之後,寧府的女主人已經嚥氣兩天了。從照顧自己的奶娘和小丫頭們的閒聊中,陽澄才知道自己的命運雖然拐了個小彎,可是那個女人還是沒有逃脫既定的命運,在那天見過自己最後一面以後安然的離世了。

且不說寧府裡是如何隆重的為女主人辦喪事,寧敬賢又是怎麼像文禛匯報,為自己變成他兒子這件事情善後的,這些陽澄都沒心思去關注了,因為他病了,病得很嚴重。

原本他的身體就不好,太醫甚至已經隱約透露出過他可能會夭折的訊息,要不然身為嫡長子的他也不會成為被放棄的那個。

在被寧敬賢帶出來的時候,他不但吹了冷風受了一些寒氣,還自己折騰著踢開襁褓,尿了一泡童子尿,身體上的客觀原因不說,他又趕上重生這檔子破事,為了改變命運絞盡腦汁,實在是心力憔悴,在回到寧府安頓下來以後便昏睡了過去。

等他昏迷兩天之後,便一直暈暈沉沉的發著低燒,即使一天三餐的餵著藥,臉色也漸漸地蒼白髮青,看起來像是一個不小心就會斷氣一樣,將照顧他的下人們嚇得夠嗆,每天都是兩個人輪班,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剛開始幾天陽澄還有點精神能夠關注周圍的事情,等到越燒越糊塗的時候,他心中只有對著賊老天滿滿的怒氣。

上輩子被寧敬賢一路折騰著帶到千里之外都活下來了,現在錦衣玉食被人伺候著難道反倒會掛掉!

本來自己作為陽澄過得好好的,賊老天突然又讓自己回到大夏這一世,難道就是為了讓自己再體驗一次死亡!

他心裡罵著老天的時候,可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5章


陽澄真正清醒的見到自己這輩子名義上的哥哥姐姐還是在出殯那天,這對他來說也是新奇的經歷,之前活了兩輩子他都沒有使用哥哥與姐姐這樣稱謂的機會。

出殯要趕早,因此那天還沒亮他就感覺到奶娘在一層一層的給自己套衣服,已經成為驚弓之鳥的女人將他用小衣服裹得嚴嚴實實之後又給他套了一件用最粗的生麻布製成的衣服,因為那粗麻衣服根本沒鎖邊,有些地方還露出了一些細須,看著就像是兩塊麻布隨意的拼接起來。

接著奶娘又將他用襁褓包好,小心翼翼地抱出了房間。

整個過程中奶娘與那些小丫頭們都低言細語,一舉一動各有章程,動作十分麻利,陽澄還在暈呼呼的時候就已經被她們帶著穿過重重走廊到了前院。

還沒走進停靈的棚子他就已經聽到嚎啕的哭聲和道士念經的聲音,接著鼻尖就聞到濃郁的香與紙錢燃燒後的那種特殊味道,陽澄本還瞇著眼睛想要再硬撐著迷糊一會,突然感覺奶娘帶著他跨過一道門檻,一股奇特的氣味衝入鼻中讓他猛打了幾個噴嚏,徹底清醒過來了。

燭火、燃燒著的火盆、燒著炭火的爐子、還有滿屋子人的氣味混合著哭聲、念經聲、說話聲混合起來之後不但讓空氣都變得厚重,渾濁得讓人幾乎要窒息一般,令人覺得這裡與外面簡直是兩個世界。

陽澄嬌嫩的鼻子與眼睛完全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不但不停地打起噴嚏,眼淚也不自覺地汩汩往外流,純粹是被熏的。

忙得暈頭轉向的馮松柏一見到她們就指揮起來,“快抱著二少爺與大少爺他們站一起。”看到那奶娘還站著沒動,他跺著腳催促道,“還不快點,時辰快到了。”

奶娘諾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6章


 “姐姐,為何我們每次來看小二他都在睡覺呀?”寧雲亭伸手戳了戳搖籃中小娃兒肉嘟嘟的臉,不滿地抱怨道,“再過幾天我可又要去家學讀書了,到時候可沒辦法天天過來看弟弟。”

“爹爹給你多請了一旬假讓你在家裡休息,你還不知足呢!”寧巧昕拉開他在陽澄臉上作亂的手,看到小弟白嫩嫩地臉上紅了一小塊,沒好氣地嗲了他一眼,“看,差點破皮了呢!都多大了還不懂事,你用這麼大的力氣,若是弄哭了小弟,當心爹爹知道了揍你!”

“我才沒用力呢!”寧雲亭氣鼓鼓地道,“是小弟整天跟隻小豬似的,這樣逗他都弄不醒來,不會是病還沒好吧!?”

寧巧昕一听就不高興了,“你小時候也是這樣,奶娘她們都說小孩就是要天天睡覺的!”

“我才不會像小弟這樣懶!我都沒看他睜開過幾次眼睛。”

“你也是一樣的!”

陽澄微微瞇著眼睛偷看了他們一眼,看到兩小隔著搖籃已經爭得滿臉通紅,在心裡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假裝打了個呵欠翻了翻身子,將自己整個人蜷縮起來,心裡默念著眼不見為淨。

兩小幼稚的爭論也沒能持續多久,因為寧敬賢來了。他每天晚膳前都會來陽澄房裡轉轉,這已經成了他的一個習慣,因此將兩小不友愛的行為抓了個現行。

被父親用充滿威嚴的視線頂著,兩小都老實了,抿著嘴垂著頭,乖乖站得筆直的,等著接受訓示。

“你們兩個在小二房裡鬧騰些什麼呢?”

寧巧昕指著寧雲亭道,“亭兒說小弟是小豬,我說他還不認錯,還和我爭。”

“你……惡人先告狀!”寧雲亭氣得跺腳,瞪了她一眼,對上父親的視線又忍不住心虛了,小聲道,“我只是覺得小弟天天睡不好。”

“小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7章


陽澄鬧絕食這一舉動倒是讓他得了一些額外的福利,這是他意想不到的收穫。

寧敬賢到底是怕他被餓到了,只要人在府裡都會盡量將他放在手邊,到點就會抽空餵他幾口。而且陽澄不像一般小孩會莫名的大哭大鬧,他大多數時候都安安靜靜的,就算是共處一室也沒對他處理事務有太大的影響,因此時間一長寧敬賢也就習慣了。

如此一來能經常和寧敬賢待在一起,陽澄便能聽到一些宮裡宮外的消息。

比如說讓陽澄牙癢癢的——皇上的嫡長子到底是福薄,滿月前夭折了,一口小棺裹著葬在了皇陵。

又比如說讓他有些怨念的——原二皇子——現在的大皇子——的滿月宴與百日宴是多麼熱鬧,皇上對其格外疼愛,甚至特許住在乾清宮的偏殿。

更有一些朝中哪個大臣又倒了黴,誰又犯了錯丟了官之類的消息,讓陽澄對現在朝中混戰之激烈有了一些心驚,隨著府中下人私下里討論皇上想立太子卻遭到群臣反對之事的時候,寧敬賢回家的次數也越來越少,神色越來越嚴肅了。

特別是越靠近十二月——大皇子滿周歲的日子,寧敬賢一個月裡幾乎只回來了幾天而已,陽澄有限的見到他那幾次,只看到他每天眉頭皺的死死,似乎壓力越來越大。

一邊默默關注著時局,一邊練功過著自己小日子,陽澄不知不覺間也到了要滿周歲的時候。他頂替的寧府二少爺比自己只大幾天而已,十二月一日的生日,雖然寧敬賢十分忙碌卻還是讓管家們開始準備抓周禮,並開了宴席請些親朋好友。

陽澄心裡其實犯著嘀咕,他已經連續幾天看到寧敬賢在家里安排人佈置房子,還吩咐管家加強家裡的防衛。

寧敬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8章


幸好在場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陽澄只是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然後便嬌憨的捏著自己手指玩,視線光明正大的在兩人臉上轉來轉去,臉上沒露半點異常。

寧敬賢的反應也很快,他雙手抱拳,臉上有三分惶恐,三分激動,又帶有幾分無措,“蒙皇上垂青,不過小二頑劣,萬不敢與皇子相比。”接著他又貌似慌亂地道,“這孩子越大越像他娘,每次看到他這容貌,微臣……微臣……”

文禛一開口就有些後悔了,一個臣子家的孩子再金貴又怎麼能比得上皇子,自己即使要籠絡寧家也不必這麼急切,反倒落了下乘。不過寧敬賢的表情卻又讓他十分滿意,自己讚他家小子像皇子既是恩典又是誇獎,他激動興奮是一回事,可若沒有惶恐之心卻又是狂傲了。

等到看到寧敬賢有些哽咽,似乎悲痛得一句話都說不完,他又不由得想起寧敬賢的髮妻與皇后是姐妹,若是孩子肖母的話長得與皇子相像倒也不稀奇。

想到自己與寧敬賢差不多的鰥夫經歷,文禛的眼神也柔和了一些,“易成需寬心,莫因為過哀傷了自己的身體。朕記得你的孝期也快過了,你家孩子多,內宅無人可不行,明年大挑不如再娶一房。朕為你指婚。”

“謝皇上恩典。”寧敬賢滿臉感激,連忙磕頭謝恩,心裡卻苦得跟吃了黃連似的。他原本計劃等長子再大一些後再娶妻,那時候雲亭在府中地位已經確定,即使續弦的妻子生下嫡子也不會鬧得內宅不安,皇上這突然的一出舉動雖是加恩,卻打亂了自己的盤算,只希望明年指婚的那女子不是個心大的。

“易成何須拘謹,朕可是在你家做客。”文禛上前一步,伸手在寧敬賢手肘下虛抬一記。

寧敬賢哪敢真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9章


陽澄被抱進文禛所住的廂房之後,其他人便都被揮退,只留下留下李德明與寧敬賢父子。

文禛坐在炕上,給寧敬賢賜了座便開始沉著臉喝茶。到底怕陽澄凍壞,他還是大方地讓陽澄也上了炕。

陽澄在炕上爬著,尋了個不錯的角度,確保自己能看清親爹與養父的表情,這才一屁股坐下來看戲。

文禛不說話,房裡自然沒人敢開口。

房中靜謐到詭異的氣氛讓陽澄有些氣悶,想到明天可能——或者說肯定會發生的那件大事,心中不免就更加有些不安了。

說起來文禛的經歷倒是有些像第二世歷史上的康熙大帝,都是年少登基,權臣當道。但是實際上文禛比康熙苦逼得多,康熙雖然沒了爹,好歹還有個精明的孝莊為他當後盾,文禛卻還要護著他那病弱的媽!

后宮不說,光是前朝混亂的關係也十分混亂。

奉天族原本生活在東北,是個由一皇族、五大姓以及九小姓構成的民族。若是要向上追溯起源則可以一直記錄到上古夏朝,據族內的記載可以確定奉天族主要是夏朝的六卿家族,其中更是有掌神事的祭司,在夏朝敗給商之後,他們為了逃難與保存血脈便整體遷徙到了東北極寒之地。

當年前朝政治**,宦官專權,又正逢七十年不遇的大旱以及大地震,到處民不聊生,戰火四起。奉天族原本只是想入關渾水摸魚一把,誰知道越打越順,結果一不小心就把前朝滅了,把那些農民軍也同樣鎮壓了。

古代的太宗、太祝、太士、太蔔等被合稱六卿,其中與祭祠禮儀有關太宗更大多為皇室血脈直接擔任的,其他那些能夠出任祭司的人血脈中也蘊含強大的巫力,因此身為皇族的宗正一脈便是奉天族中的佼佼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3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