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的“貨幣戰爭” - 新聞評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周小川的“貨幣戰爭”

周小川的“貨幣戰爭”

來源:搜狐財經 今日主角 2014.02.27
摘要:我們不知道王岐山除了向紀檢幹部們推薦《紙牌屋》,還有沒有向他主管過的金融口前同事們推薦該片,特別是向他的“老朋友”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推薦。但我想,第二季裏的中美彙率之爭的戲份也會讓周小川感興趣,尤其是近期以來人民幣彙率在基本面穩定的情況下突然暴跌的情況下。。

周小川
  人民幣彙率繼續下跌,焦頭爛額的“多頭”投資者應該幹嘛?
  很簡單,別管交易了,反正虧了也就虧了,幹脆打開Netflix或者搜狐視頻,看《紙牌屋》第二季吧,如果你還沒看過的話。這是一部中美領導人都在看的片子。據媒體引用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近期王岐山還曾向紀檢幹部們提到了美國政治劇《紙牌屋》”。除了日理萬機的王岐山同志在看,美國總統奧巴馬也在看。
  爲什麽市場人士該看這部片子?學習華盛頓政治鬥爭的伎倆?坦白說,《紙牌屋》裏的政治鬥爭手段太初級了,也就中國村委會窩裏鬥的水平,那麽,該看什麽?看中美的彙率之爭。相信這也是王岐山、奧巴馬喜歡看的橋段。
  我們不知道王岐山除了向紀檢幹部們推薦外,還有沒有向他主管過的金融口前同事們推薦該片,特別是向他的“老朋友”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推薦。但我想,第二季裏的中美彙率之爭的戲份也會讓周小川感興趣,尤其是近期以來人民幣彙率在基本面穩定的情況下突然暴跌的情況下。
  就在全世界都看漲人民幣,在討論人民幣兌美元彙率什麽時候“破六”時,突然間,在過去一周人民幣彙率暴跌1%,創自2007年來最大跌幅。
  市場從莫名其妙到如今衆口一詞指出——是“央媽”幹的!市場普遍認爲,央行在“敲擊”套利熱錢,引導了此次人民幣貶值。多家投行和機構人士表示,此次貶值幅度大,更主要是投資者以此爲借口在獲利了結。而多頭頭寸在5000億美元左右。
  “央媽”時機挑選得非常微妙,因爲在22—23號,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悉尼召開,周小川出席了該會議,“央媽”在此前選擇出手,周小川難免成爲會議的核心焦點人物——“中國政府操縱人民幣彙率”,這是多麽讓外媒記者們激動的話題。
  但似乎周小川沒有就此表態。
  “引狼入室”
  正如《紙牌屋》第二季裏,美國政府就中國操縱人民幣彙率問題向世界貿易組織提出申訴。在現實生活中,真正的美國議員也曾試圖采取類似措施,在本周三,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委員布朗在與媒體召開的電話會議上表示,政府應該利用貿易政策對中國操縱彙率的行爲施加制裁。
  議會一直擺出一副強硬的姿態,但政府似乎更“務實”,在去年11月27日,美國財政部公布了相關報告,沒有指責中國操縱人民幣彙率,但仍認爲人民幣彙率被嚴重低估,呼籲北京當局做出進一步的努力,盡管自2010年6月起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已經升值了10%。看來,美國財政部更希望解決問題,而非動不動就“喊打喊殺”。
  在《紙牌屋》裏,各方的利益、觀點也非常微妙。來自中國背景深厚、“身價500億”的馮先生想要彙率自由浮動,爲此他在中美高層見運籌帷幄。而現實中,周小川也曾多次表示人民幣彙率自由浮動:“央行將基本停止對外彙市場的每日指導,朝著人民幣彙率自由浮動的方向發展。”
  根據搜索,周小川關于彙率的最新一次表態是去年的11月20日。
  周小川表示彙率自由浮動是長遠方向,而在短期中,彙率放寬波動區間也一直是中國央行的目標,預計今年將允許人民幣每日在中間價上下各2%的範圍內波動,從而放寬交易區間。此前一次放寬交易區間是在2012年4月份,當時由中間價上下各0.5%擴大至各1%。
  僵化的彙率制度一直是飽受各方指責。美國人指責人民幣彙率被中國政府人爲壓低,導致中國商品在美國市場具有價格競爭力,讓美國本土制造業蕭條。而在中國這邊,當美聯儲源源不斷“印鈔票”時,彙率僵化也讓央行疲于奔命。
  那麽,如果彙率自由浮動是方向,假如“央媽”不幹預,那麽,資本會做何反應呢?
  趕緊沖進中國!因爲人民幣彙率看漲,日本長期保持零利率,只要從日本市場借來資金流入中國,那就是絕對的“無風險套利”,或者要麽在香港、內地間利用利率差套利。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
  在去年12月澳新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就預測“大規模的資本流入以及貿易順差意味著人民幣的升值壓力仍將存在,我們預測到明年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將升至5.98。”,既然人民幣“單邊升值、彙率波動小的時候,做多人民幣幾乎穩賺不賠”,“每年年初通常市場會建立大量人民幣多頭頭寸。”
  頭寸規模高達5000億美元。
  “關門打狗”
  當幾千億美元資金押注人民幣繼續升值,美國政府上下准備繼續施壓讓人民幣繼續升值時。
  去年12月17號,周小川在一次論壇上談到資本項目可兌換,說了這麽一句話“你是打算投中長期,不是打算對沖基金的,就是進來搞一把就走的,一個禮拜兩個禮拜沖一下,這個錢我們不歡迎,我們不表明不開放,我們開放歡迎中長期的。”
  這句話在強烈地暗示著“央媽”會看好資金在中國的出入,不會放任熱錢快進快出在中國套利。縱使人民幣會繼續升值,但是也不會歡迎短期投機資金。
  周小川在等待一個時機。
  在中國農曆春節前倒數第二個交易日,美國傳來“喜訊”——總統奧巴馬1月29日說,美國失業率降至過去5年來的最低點。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制造業也首次增加了工作機會。奧巴馬指出,全球的最佳投資國家已不再是中國,而是美國。受這一消息刺激最大、最直接的是外彙市場。當時的亞洲彙市中,幾乎所有的避險貨幣均遭受打壓。新興市場國家更是慘不忍睹,投資者紛紛抛售新興市場貨幣,受到沖擊最大的貨幣包括南非蘭特、土耳其裏拉、巴西雷亞爾和阿根廷比索、印度盧比、印尼盾和俄羅斯盧布等等。
  人民幣在當時也承受著相當的下跌壓力。
  既然市場發生了變化,資金都有流回美國的趨勢,那麽,在2月16日,央行召開了爲期兩天的人民幣業務會議,會後央行發布的一則聲明顯示,在會上,央行副行長胡曉煉呼籲加大力度防止資本跨境流動帶來的風險,她還與其他官員一道,表達了對熱錢流入的擔憂。聲明稱,在會上,央行還決定在今年“有序”擴大彙率浮動區間,朝著讓人民幣成爲更自由的貨幣這一方向前進。
  會議表明——中國央行決定打擊人民幣單邊升值的預期,抑制投機交易。果然,在會議結束後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19日,人民幣開始了最近這輪下滑,跌至了近兩個低點。
  通過引導人民幣走低,中國央行意在打擊押注人民幣持續升值的短線投機者,並加大人民幣彙率的雙向波動性。央行正試探市場,以便爲放寬人民幣交易區間做准備。
  當熱錢洶湧澎湃流入中國後,上演了一次華麗的“關門打狗”。
  “人民幣先生”
  那麽,如果真的是“央媽”幹的,這算是“操縱彙率”嗎?會不會有美國議員又在叫囂“中國人操縱彙率市場壓低人民幣彙率,要制裁”?
  這就看如何看待,正如在《紙牌屋》裏演的——一切,取決于你有多大的權力。最多算是管理市場、爲長期做准備的行爲吧。更何況,周小川早就暗示過了。
  押注人民幣的“多頭”應該了解周小川著名的“池子論”。
  周小川曾經這樣解釋“池子論”:“典型的池子是外彙儲備,但是儲備有不同的板塊,這些板塊也可以分成不同的池子,一些是保證進出口支付的;一些是爲外資企業的分紅預備的;一些則是爲“熱錢”准備的,它們進來後央行100%對沖掉,總量上不要對國民經濟産生負面影響,但是從個體上我們並沒有阻止它們賺點錢。”
  其實,每到周小川領導下的央行覺得時機合適的時候,都會“放一次水”。
  在2012年,中國也曾允許人民幣在約三個月內貶值1.5%左右。但那之後,人民幣又基本步入穩定升值的通道。
  這次也不例外。截至目前,海外機構並未就2014年人民幣走勢進行調整,認爲人民幣僅短期走軟,仍維持全年升值2%-3%的判斷。周小川能暫時擠走一部分熱錢,讓它們吃點虧長點記性。但是從長期看,人民幣升值在各方看來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周小川被媒體尊稱爲“人民幣先生”,但他曾直言:“我不喜歡這個稱呼。如果因爲我說話對人民幣有影響,才叫我人民幣先生,我覺得這個稱呼不合適。但如果是因爲人民幣彙率改革,那倒是未嘗不可。”
  看來,周小川對人民幣彙率改革看得很重,甚至暗示如果此項改革成功的話,他被叫“人民幣先生”也不介意。
  但從這兩周來看,周小川能否在任內完成這項改革很難說。
  畢竟現實不是電視劇,彙率改革,不可能是一個500億身家的“馮先生”在中美兩國高層間做內幕交易就能完事的。
  (綜合證券時報、財經網、華爾街日報、上海證券報、第一財經日報等報道)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