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濱何許人也? - 社會大學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周濱何許人也?

周濱何許人也?

來源:搜狐財經 今日主角 2014.02.26
摘要:和他父親一樣,周濱就讀的是石油院校,那是被稱爲“石油黃埔軍校”的西南石油大學,地處四川。那時候他父親已經高升爲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高層,周濱入讀該校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更何況,此事還是他父親的秘書、畢業于該學校的李華林一手安排的。周濱也從此進入了一個由校友組成的圈子,他的“學長”們李華林、冉新權、王道富早圍繞著他的父親組成了一個權力龐大、影響中國石油行業的圈子。

真相?
  這是從一出生就注定好的命運。“周”這個姓氏給了他前半生無數榮華富貴,也將在後半生讓他身陷囹圄。
  周濱,現在全國最著名的“神秘商人”。圍繞著他,建立了一個隱秘龐大的政商帝國。但如今,從北京到成都再到海口甚至遠及海外,從正部級的國資委主任蔣潔敏、中石油的副總、成都市原市委書記李春城、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等顯赫高官,再到劉漢、吳兵等黑社會老大、市井之徒,這個隱秘的“黑金帝國”在一次次抓捕中逐漸土崩瓦解。
  作爲核心人物的他,成了人人皆知的“獵物”。
  石油“少主”
  周濱的公開身份是“北京中旭陽光能源科技股份公司原董事長”,今年42歲,1972年1月出生,眼睛細長,與他父親一樣身材高大。出生那年,他的父親還在遼河石油會戰指揮部工作,這也注定了周濱一生與石油、能源結緣。
  和他父親一樣,周濱就讀的是石油院校,那是被稱爲“石油黃埔軍校”的西南石油大學,地處四川。那時候他父親已經高升爲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高層,周濱入讀該校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更何況,此事還是他父親的秘書、畢業于該學校的李華林一手安排的。周濱也從此進入了一個由校友組成的圈子,他的“學長”們李華林、冉新權、王道富早圍繞著他的父親組成了一個權力龐大、影響中國石油行業的圈子。
  從東北到西南的四川,當時周濱或許沒想到,他的未來與四川有頗多交集。
  在大學就讀期間,周濱結識了一個好兄弟,那就是米曉東。據《財新》的調查,1970年5月出生的米曉東,比周濱大兩歲,是老海油子弟,米曉東在湛江的南海西部公司家屬院長大,其父曾在新疆的中石油油田工作,中海油成立後調至南海西部公司任副總經理,頗有威望,已退休多年。在西南石油大學期間,周濱學的是科技英語專科,米曉東則應該在儲運系。
  同一時間,一直“江湖”打拼的廣漢“操哥”(黑社會)劉漢在廣漢特油供應站當副經理、經理,其實他真正的生意在別處,比如開設賭博遊戲機廳歌廳等,他和兄弟劉維網羅一批“操哥”,縱橫廣漢。而另一個四川商人吳兵正在四川青年實業開發總公司任辦公室副主任。
  這兩個市井起家的四川人,在未來成爲周濱在石油系統外的另一支得力助手。
  畢業後,周濱前往美國德克薩斯州,那是石油行業的重鎮,攻讀石油相關專業的研究生學位。“大師兄”李華林也“恰巧”被中石油派駐美國,在工作之余,亦成爲照顧周濱的“保姆”。
  在美國德州,周濱遇到了他未來的妻子黃婉。黃婉在北京出生,其父黃渝生是著名地質學家黃汲清之子,黃汲清正是發現大慶油田的功臣,母親是詹敏利,黃家也算是“石油世家”。在十五六歲的時候,她跟隨爹媽到了美國,加入美國籍,先是讀高中,後來移居到德克薩斯州。在那兒,周濱與黃婉相識相戀,並結婚。
  父輩的旗幟
  2000年前後,在美國生活多年的周濱和黃婉兩人回到中國,在北京定居。周濱回國後曾在全球知名的油田服務公司斯倫貝謝供職,當時他的名片職務是“工程師”。
  2001年,周濱時隔多年再次入川,此前,其父已經調任四川,周濱是來尋找商機的。
  同年,四川商人吳兵成立中旭投資有限公司,在此之前,吳兵在四川還籍籍無名。吳兵得以發迹,是與業已被查的四川省原副省長郭永祥關系密切。和李華林、冀文林一樣,郭永祥也曾是周父秘書。搭上郭永祥後,吳兵的業務迅速擴張。
  2002年電力體制改革,鼓勵包括民間資本在內的一切資本參與水電投資,水電資源豐富的四川石棉縣掀起水電開發第二輪高潮,並在四川省率先實行水電資源有償轉讓。吳兵的中旭公司出人意料地戰勝了衆多資質、實力雄厚的國企,將龍頭石水電站攬入懷中,該電站每年的發電收入爲8.99億元,甚至項目不動工,馬上轉手就可以獲得10億元。從一開始,吳兵並不打算修建,計劃的是將項目轉手賣給國企,吳兵可謂“空手套白狼”。
  在大渡河的支流松林河,中旭投資還與四川天豐、花樣年成都聯合注冊成立四川松林河流域開發有限公司,而四川天豐的股東之一正是周濱的嶽母詹敏利。
  “中旭系”還在四川有頗多業務,在房地産領域,一度與兩家香港上市公司花樣年、佳兆業進行合資,土地儲備據說上千畝;在高速公路領域,一度控股成溫邛高速公司51%股權;在金融領域,參股成都銀行。中旭系在成都項目的順風順水時,主政成都的正是李春城。
  很快,周濱和吳兵的生意就滲透到利潤更爲豐厚的石油行業,那個高度封閉的行業十分仰仗關系,而周濱最不缺的就是關系。雖然周父調任四川,但周家在石油系統的勢力已然根深蒂固,中石油上下都是周父的屬下,周濱等待的是時機以及站在台前的“白手套”。
  2004年,中旭陽光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大股東還是周濱嶽母詹敏利。公司成立伊始,就拿下了中石油旗下8000多個加油站零售終端的信息化的大單。此外“中旭系”還涉足石油勘探等利潤豐厚的上遊領域。中旭能科的一份改制文件顯示,其與塔裏木油田、吉林油田、長慶油田、遼河油田等存在業務往來。
  但吳兵畢竟不是石油系統出身的,要做石油生意,周濱需要一個更得力的幫手。
  于是他找到了老同學米曉東。2006年前後,米曉東來到北京,與周濱合夥做生意。
  據《財新》的報道,2007年,米曉東到中石油長慶油田總部西安,當時冉新權擔任長慶油田黨委書記。冉新權不但是周濱的“學長”,更是周父的前手下。
  米曉東在西安成立陝西德淦公司,公司的一個股東還是周濱的嶽母詹敏利。德淦公司花了千萬元從長慶油田拿到批文,拿到批文,米曉東就著手倒賣油區的地塊。在被某國企拒絕後,該項目最後以5億元將項目賣給了“東北石油大亨”王樂天。2008年起,油價開始飙漲,王樂天也獲利不少。
  米曉東就在陝西這塊打理周濱油田買賣的業務。據說,蔣潔敏2006年11月當集團總經理後,曾將長慶油田的兩個“相差很大”的區塊“換包”,批給相關人對外合作。當時相關副總也簽字了,但寫的是按照蔣總的批示辦。
  2010、2011年,在米曉東具體操辦下,周濱作爲中間人,曾將數批國産的采油樹設備銷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業公司。《財新》特稿詳細報道了,他們利用關系幫助銷售,賺取中介費。但當時伊拉克不接受原産地爲中國的井口設備(高壓部分),米曉東運作的這批采油樹設備是從中國繞道美國,再轉口到伊拉克。但是在伊拉克方的監管下,這部分設備並不能真正投入使用,只能悄悄消化掉。
  周濱和米曉東賺足了中介費,但中方石油作業公司卻損失巨大。
  有米曉東幫助,周濱及其親屬在石油的業務突飛猛進,拿下了中石油的諸多項目。
  甚至還介入了公租房項目。北京“秋海旭榮”控股公司,是北京某公租房項目的主要承接方。兩名出資人還是米曉東、詹敏利出資1800萬。
  22億的殺人執照
  2001年,劉漢被列爲公安機關查處名單,欠下數條人命的劉漢,岌岌可危。
  那一年,周濱的入川改變了劉漢的命運。據《新京報》報道,劉漢高價從周濱手中購買項目“爲了維護關系”。劉漢的付出有了回報,他花的巨資攀附上某位領導,那位領導一個電話將他從查處名單上撤除。
  據知情人王軍透露,2001年,爲討有關領導歡心,劉漢在阿壩州投資建設兩座水電站。2005年,劉漢把經濟效益良好的天龍湖電站和金龍潭電站賣給四川彙日電力公司。資料顯示,彙日電力是一家外商獨資企業,注冊地爲英屬維爾京群島,法人代表叫陳炜民,香港人,而周濱也經常往來香港等地,照顧其他生意。劉漢以近5億元的價格賣掉電站,2個月後的2005年2月,彙日電力將這兩座電站以27億元賣給大唐電力集團旗下桂冠電力公司,轉手淨掙22億元。
  那位知情人士說“以劉漢的精明和不會吃虧的性格,他會把營利的水電站轉手給人,背後一定有很複雜的關系,也許是爲了討好某位高層,也許是洗錢,很難說清。”
  2006年1月13日,曾經因爲生意糾紛而派人刺殺劉漢的袁寶璟三兄弟因雇凶殺人和殺人罪被遼甯省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
  當時四川省政法系統一資深人士認爲,袁寶璟案,三兄弟均被判死確實有點過重。
  此後,劉漢成了“領導的人”,這位原本出身廣漢市雒城鎮的“操哥”,也搖身一變從不入流的黑社會老大迅速成爲橫跨礦業、資本的億萬富翁,他也因此獲得了“殺人執照”。在長達10多年裏,劉漢黑社會組織涉嫌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嚴重刑事犯罪案件數十起,造成9人死亡,9名被害人中有5人是遭槍殺身亡。
  覆巢無完卵
  2012年12月,成都市原市委書記李春城因爲涉嫌嚴重違紀接受中央紀委調查。
  2013年3月20日,中石油旗下運營商昆侖利用總經理陶玉春,被有關部門控制。同一天,因涉嫌窩藏、包庇等嚴重刑事犯罪,劉漢在北京被警方控制。
  2013年6月,四川省原副省長郭永祥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8月26日,中石油副總經理兼大慶油田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永春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8月27日,中石油副總經理李華林、中石油副總裁兼長慶油田分公司總經理冉新權、中石油總地質師兼勘探開發研究院院長王道富等3人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9月1日,國務院國資委主任、中石油原董事長蔣潔敏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2013年9月,四川富商吳兵卷入中石油窩案。
  米曉東在2013年國慶前後,被有關部門帶走。
  自此,周濱外圍、核心的關系被一網打盡。
  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後的謎底揭曉。
  (綜合財新、新京報、人民網、中國經營報、東方網等報道)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