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風 作者:海風兒(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梟風 作者:海風兒(連載中)

梟風 作者:海風兒(連載中)

【內容簡介】

梟:亂世之雄。

他是一匹狼,貪婪,野望,忍隱,殘狠。

他是一良人,孝義,知恩,多情,心憫。

一曲梟風,演繹了泉入大江,驀然回首,幾多了春夏秋冬。

自安史之亂後,盛極而衰的大唐帝國分崩離析,

經歷了無數戰亂,形成了大周帝國,大燕帝國,大漢帝國,大越帝國,以及李唐支脈的大唐帝國,

只是這個支脈大唐的疆域,是大江以南一帶,這是一個偏離了歷史的天下。

TOP

第一卷 一曲梟風,起於石埭 一齣戲
  

     天色陰沉沉,間歇的還有悶轟聲自天際傳盪。

    在臨近江畔,一片胡楊林外,幾十位各色人物在忙碌著,還有一輛大老吊高高的向空中伸挺著巨臂。

    “李導,場地都備好了,就是這天快要下雨了。”一個身穿藍運動服,帶著黑框眼鏡的男子,正對一名三十出頭的男子說著話。

    “好,阿亞也快到了,你去讓小李先熟悉一下,爭取一次就成了。”李導點頭說道。

    “好,我這就讓小李先試一下場景。”藍運動服男子點頭應道,轉身去了。

    小李名李卓,還是在讀藝校的學生,有武戲底子,此時正站在胡楊林邊,一身的古代亮銀軟甲,頭戴了精巧銀盔,他左手拿握著銀鞘長劍,右手挽著馬韁,眼睛佇望著導演那裡,今日的李卓很興奮,別人都在為天氣的不好而擔憂埋怨,他卻是歡喜的。

    他是第一次參與了影視劇的拍攝,雖然他只是男主角的替身,能夠參與的戲份也很少,但這是他能夠了拍戲的開始,而且這一次的女主角是非常出名的阿亞,阿亞是清純美麗的女星,是出演了仙俠劇出名的。

    這一次,阿亞拍的戲是古裝愛情的故事,男主角與女主角在開始是出身敵對的仇人,在刺殺中相識,之後曲曲折折的發了情,然後就是欲罷不能的你死我活,纏纏綿綿的能夠演它個幾十集,這種愛情劇成本低,還特別的賣座,成本確實是低的,李卓做完了這次,報酬是二百,當然,機遇比錢重要,白幹也是願意來的。

    .............................

     李卓已經騎在了皮毛偏黑的大馬上,他的戲份不複雜,在遇上女主角吊著鋼絲飛身刺殺時,他要在馬身上用劍鞘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立大功
  

     “走水啦!走水啦!”

    一陣驚恐的狂喊打破了夜的寧靜,繼而嘈雜聲響徹夜空,數不清的披甲士兵急匆匆提水奔走,火光在軍營中心的十多個帳篷上飛舞著。

    “不許亂,傳我軍令,只許近衛營救火,餘者立刻去防溝備戰嚴防。”一個身材高大的虯髯將官,在十幾名甲士的護擁下大聲叫喊著。

    “將軍大人有令,立刻去防溝備戰嚴防。”虯髯將官叫聲剛落,旁邊奔過一名手執長刀的校尉,又大聲的重複了一遍。

    虯髯將官一愣,卻見那校尉喊完一轉身面對了虯髯將官,急聲道:“大人,火可能是唐軍刺客放的,您快回帥帳吧。”

    校尉說話中己搶前了兩步,虯髯將官見校尉濃眉大眼,生相敦厚,一上眼很是陌生,他立時面容驚變的身欲後退,陡見寒光刺掠,一把鋒利長刀已飛貫而來,直射入了他的咽喉。

    殺!校尉一刀得手厲吼了一聲,吼聲一落已後仰的一式鐵板橋,機弩響聲中數十支勁弩由兩側射來,護衛虯髯將官的甲士在主將被刺的一瞬,已經驚覺急怒的揮刀向校尉追斬,但是數十支弩箭阻止了他們,甲士們紛紛先求自救的收刀拔弩閃躲,那個校尉乘機彈身後竄急逃。

    “殺呀!殺呀!”震天動地的戰鼓聲、馬蹄聲和喊殺聲從外面傳來。

    主將被殺,軍心生亂,那名刺殺得手的校尉在同伴的救應下逃出了二十幾米,扎入救火的軍兵中,一時上萬軍兵的大營在內亂外攻的雙重傾軋下慘敗奔逃,這場戰役是唐國與越國,對信州爭奪戰中的一場重大戰役。

    當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出現時,激戰了半夜的喊殺聲終止了,山坡上,平地上,濠溝中躺著數不清的屍體,濃重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官親
  

     兩個月後,果如戰友朱武所料,朝廷下發的吏兵兩部公文中,陸七被任命為隸屬安化節度守軍的常備武散官致果校尉、勳官雲騎尉,這可是正七品上階的武官,他一個從九品武官一躍成了正七品官爺,確實是藉了那個宇文濤的光,當然也是那位兵馬使胡大人有意提拔的。

    那個沒見過面的宇文濤據公文所說已升任為六品信州司馬,那可是實權在握的職官,一同執行敢死任務生還的三位戰友,王平和朱武獲任了職官折衝校尉,武散官翊麾副尉,兩人論品階比陸七低了兩級,隊正王勇拔升為了果毅都尉,正七品下階的武散官致果副尉,比陸七低了一級,不過人家三人有實職軍官任命,陸七只是個有名無權的武散官。

    接了官職任命後,四人異常的歡喜,都沒想到會升任這麼高的官位,陸七也如願的領到了五十兩黃金的功賞,同時也接到了胡大人的慶功宴請。

    胡大人的臨時官邸在一座軍事重地馬山鎮,這一次唐軍擊退越國大軍收復了信州,身為主帥之一的胡大人有所建功,拔升為了折衝都尉,從四品下階武散官明威將軍,依舊隸屬興化節度使轄下,不過已是實握一萬兵權的一方將軍,由臨時統兵作戰的兵馬使轉為常備軍的主帥。

    馬山鎮很大,一條三里半長的青石街縱貫全鎮,這裡本是富裕之鄉,由於戰亂已經十室七走,不過卻成了軍隊的居住寶地。

    陸七一身校尉衣甲,在隊正王勇,不,已是都尉大人的帶領下來到鎮中最好的那戶府宅,府宅門前有石階石獅,階上威立著八名甲士。

    一見王勇八名甲士忙收起威勢,肅穆的橫臂軍禮,王勇點頭示意邁步進了府門,陸七神情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美人如玉
   

     很快七八個婢女出現送上了酒菜,香氣四溢的一共十六樣和三罈酒,王平迫不及待的起身抓過酒罈子為自己滿上一碗,陸七微笑著也抓過一罈酒起身先為朱武滿上,自己滿上一碗放下酒罈,三人碗一舉注目後爽快的咕咚咕咚一飲而盡。

    “好酒。”王平一抹嘴大聲贊著,聲音雖大另一桌也沒有不悅反應,在軍中豪飲喧嚷是很正常的事,而王平又是人人皆知的坦蕩酒鬼。

    喝了三碗酒後,另一桌的大人們才舉起第一杯酒。胡大人喝完酒放下杯後看了陸七三人一眼,扭頭吩咐了一聲,有一婢女領命去了正房。

    很快正房門走出一位華麗美婦,美婦後面跟出三位裙衣美女,美女們輕柔的走到陸七三人桌前。

    “夫人,屬下拜見夫人。”面對正房而坐的朱武第一個起身恭敬的見禮,來的華麗美婦是胡大人的二夫人,陸七和王平也忙起身見禮。

    “三位是貴客,是我家老爺的忠​​誠將士,我應該盡心款待,這三個是我家有幾分姿色的奴婢,讓她們陪客助些酒興。”華麗美婦微笑的說著。

    “屬下等恩謝夫人關心。”這一次是王平做代表說了話。

    華麗美婦一笑,淡雅的頷首後轉身回了正房。王平的一雙眼睛立刻盯向了三位裙衣美女,這傢伙不但是酒鬼,此時的模樣更像是一隻要吃人的色鬼。掃眼間伸出右臂抓拉過一名體態豐滿的白皙美女,拉坐在竹椅上環臂擁住,那豐滿美女強笑著神情羞惶。

    朱武很沉穩,看向陸七歪了下頭示意,陸七明白是讓他先選,他知道朱武的脾氣不喜虛偽客套,忙伸手一指一名身穿藍裙,姿容清麗的美女,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軍制
  

     到了屋外一看天井內只有兩個人,正是朱武和王平,陸七定下神走了過去,王平見他過來了,立刻笑道:“你小子見女人沒命呀,要不是朱武攔著我早就踢門了。”

    陸七瞪了他一眼,笑道:“踢門,這次你要踢了門,我保準你天天沒有酒下肚。”

    王平一瞪眼昂然道:“哎呀,反了你小子啦。”

    陸七一笑不再理他,朱武淡然道:“陸七,都尉大人有事不在,我們回營吧。”

    陸七點點頭,三人向外走的時候,他向出來的房屋看了一眼,屋門已關看不到了妙齡玉人,他對屋點了點頭才扭頭離去。

    出了宅門向回走,路上朱武和聲道:“兄弟,是不是離軍後真的不想回來了。”

    陸七一怔,想了一下點頭道:“是的,以後能不歸軍是最好的,我想回去後奉孝母親,做一個普通富人就知足了。”

    朱武點點頭,和聲道:“能不回來也好,軍中的日子也是不好混的,別看我們都做了職官,相對應的凶險反而更多了,對上官得像奴僕似的陪著笑臉,對下面還得處理好關係籠絡人心,最可怕的是局勢動盪,日後若是在官場上站錯了位,那就是滿門不幸啦。”

    陸七哦了一聲,忽聽王平不以為然道:“我說老朱,你別說的那麼嚇人好不,我們是做了職官,可我們依舊是底層的武官,就算上面有什麼驚變,也不會牽扯下面的,所謂兵隨將轉,我們只是帶些兵的將官,可不是守駐一方的大人物。”

    朱武冷道:“王平,你這張嘴不會收攏點嗎?你這話要是讓胡大人和都尉大人聽了,有你倒霉的,你給我記住了,王勇大哥已是都尉大人,自己要長點心眼說話。”

    王平臉一變,遲疑了一下竟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石埭縣
  

     陸七還是發了些善心,一路縱騎的直奔石埭縣城。石埭縣城隸屬池州轄下,離大江約有五十里,自從壽州和淮南大戰失利,唐國朝廷放棄了大江以北的國土,將防禦收縮到大江以南與周國對峙,如今周國主力在北與燕國爭戰,唐國朝廷不思進取的一心苟安。

    策騎到了石埭縣城的南門,陸七勒騎下了馬,取了懷裡的公文在手,牽著馬走過了護城河吊橋,守門的軍曹和士兵一看來了位披甲軍將,倒不敢像對平民那樣跋扈。

    守城軍曹擠出一絲笑容,與一名士兵迎上前,客氣道:“這位大人,來石埭縣是公事嗎?”

    陸七看了軍曹一眼,內心頗為複雜感慨,當年在石埭縣城內看盡了官家的兇惡嘴臉,平民見了官兵和衙役像見了鬼似的又怕又恨,五年未歸城池還是老樣子,這當年兇惡的官兵現在見了自己竟然是個笑臉,官與民真是天地之別呀。

    “我是歸鄉探親,這是公文。”陸七和聲說著遞上了公文,多年的積威壓制,他還不習慣用上官位的姿態對一個不入品軍曹,沒辦法,現官不如現管嗎。

    軍曹接過公文打開看了一下,神情細微的由小心變向了輕鬆,他挑眼瞄了陸七一下,一合公文淡笑道:“您是致果校尉陸大人,卑職失敬了。 ”

    軍曹的變化陸七看在眼中,心裡明白軍曹已然輕視他了,致果校尉是七品上階的武散官,論品級在地方上相對也算是大官,但在重實輕名的大環境中,一個小小的縣級城門官都敢藐視不敬,這讓陸七多少有些失落感。

    “我可以進城了嗎?”陸七和聲說著,失落感之下他不想多做停留了。

    軍曹猶豫一下,遞回公文淡笑道:“大人請進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家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這是膾炙人口的唐朝詩人賀知章的詩句。陸七離家五年未曾白髮,但久離的心情是一樣的,立在家門前他的眼睛因為淚水而模糊了。

    陸七的家位於石埭縣城內的西區,是一片佔地近半畝的大宅院,這大宅院是陸七從軍離開時陸家最重要的財產了,鋪子已經賣了給他買馬買刀買了甲衣,唐國的兵制是自備戰鬥武器去參軍可成為募兵,能夠編入正規官軍享受軍功待遇,若是編入雜牌的團練兵那是不會有出頭機會的,當初抽丁從軍,應該去的是陸七的大哥陸二,是陸七主動提出替大哥去的。

    推開了陳舊的大門邁步走了進去,眼中的景象依舊,不同是過於蒼涼寂靜了,當年練功用的石鎖被扔到了角落,院內支了許多竹架,竹架上掛著許多綢衣。

    “怎麼這麼靜?娘和姨娘呢?大哥大嫂呢?還有小妹呢?”陸七心內不安的翻騰著。

    陸七的父親是武官,也官場習氣的娶了兩妻二妾,陸七父親過世後不久平妻就改了嫁,陸七和親姐是正妻所出,大哥和小妹是一名妾室所出,按規矩陸七才有資格是一家之主,能夠繼承大半家產,因為他是嫡出。

    “娘,小妍。”陸七恐懼的喊了起來,他忽然不敢走向那一排正屋了。

    吱!咣!兩聲門響傳來,左首屋門很快開了,探出一個半身女人,細一看女人二十五六歲,身穿補丁衣裙,一張略顯蒼白的秀美臉龐,驚惶的看著陸七。

    “李姨娘,我娘呢?小妍和大哥呢?”陸七一見有人出來,有如溺水抓住了一塊木頭,上前數步急切的連問著。

    “小七?真是小七。”秀美女人猛的邁出了門撲奔陸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護軍縣尉
   

     啊!母親驚呼了一聲,和李姨娘的眼睛立刻直了,貧困的生存壓力已使她們對錢是最高的企盼,現在兒子平安回來了,不但做了官還帶回了巨額財富,簡直如夢一般。

    顫著手取了一錠金子在手,母親難以置信的感覺著金子的形態。突然李姨娘驚慌道:“主母,快讓小七收了金子,這裡很亂的。”

    母親一驚,慌忙將金錠送回陸七手中,急聲道:“快收起來。”

    陸七一愣含笑收了金子,繫上衣甲笑道:“娘,我現在就去兌銀子,贖人需要多少銀子呀?”

    母親一愣,想了一下道:“按官家規矩,主動贖買要付出雙份贖金,小妍的賣身銀子是三百兩,你程姨娘是一百兩,你李姨娘是二百兩,一共得需要一千二百兩銀子。”

    陸七微笑道:“好,我這就去兌銀子贖人,順便找我大哥回來,一家人好好團聚。”

    母親點點頭,李姨娘忽柔聲道:“主母,買我的杜家銀子還沒送來,若是毀約只須賠三十兩銀子,不用賠雙倍的。”

    母親聽了恍然,笑道:“對對,我這就找中人毀約認賠三十兩。”說完和善的拉住李姨娘的手點點頭,她們患難與共十幾年,彼此的感情比親姐妹還要親了。

    陸七微笑道:“娘,小妍和程姨娘在那家大戶呢?”

    母親一皺眉,憂慮道:“是東城區的蕭家。”

    陸七一怔,東城區蕭家他知道,據說在京裡有大官,那可是石埭縣的一霸,小妍和程姨娘怎會去了蕭家為奴,這次贖人可能要費事了,因為蕭家從來是只進不出的豪強門風,官家的規定是規定,蕭家若不放人,官府也奈何不了的。

    “小七,蕭家是主動提出買小妍的,小妍現在是蕭家小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蕭府

  
     王主簿皺眉道:“護送糧稅之事,下官會調撥官軍歸了大人指揮。”

    陸七搖頭道:“王大人,你見過征戰的官軍嗎?”

    王主簿一怔,搖頭道:“下官沒見過邊戰的官軍。”

    陸七和聲道:“王大人,征戰過的官軍若是與石埭縣城的守軍相鬥,二百邊軍足以挫敗石埭縣的五百守軍,大人若是臨時撥給我守城的官軍,估計聽我號令的會很少,一旦遇敵就會軍心煥散的大逃亡,我若成了孤兵那還護衛什麼糧稅。”

    王主簿皺眉道:“大人言過了吧,官軍都是經過正規軍訓的,臨陣誰敢畏逃。”

    陸七冷道:“可惜這是事實,軍規再嚴也是法不責眾,石埭縣的官軍就是一群只能彈壓地方的軍力,遇上悍匪只會保命第一的畏懼不前。 ”

    王主簿皺眉沉吟了十數秒,和聲道:“此事干係太大,容下官與別的大人商議後再回复陸大人吧。”

    陸七淡然笑了笑,轉話問道:“王大人,石埭縣令大人沒在嗎?”

    王主簿淡笑道:“縣令孫大人在的,只是身體欠安,石埭縣的事情一向由縣丞大人操勞。”

    陸七一聽明白了,石埭縣令必是被架空奪了權,估計是趙縣丞靠山太硬,縣令惹不起只好去躲閒了。

    他微笑拱禮道:“謝王大人的提點,我告辭了。”王主簿客氣的送陸七出了縣衙。

    離了縣衙陸七的內心多了一種渴望,他提出親訓百名兵勇實際上是想一試胸中的統兵之道,想看看自己有無將才資格,紙上談兵的所得,絕非統兵實踐的體會可比。

    沿街找到了一家富貴錢莊,用大半金子兌了兩千兩銀子,背著大包銀子他去了東城區。東城區在石埭縣城是最富裕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