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在最終章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5 12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愛, 在最終章

愛, 在最終章

小弟第二篇小說故事,內容有一些部分是超現實,但故事卻是人間實相。

這是一個有關一位因愛成恨, 墮落凡間的天使的經歷。首先,我們從天堂說起......

希望大家喜歡。

1.1) 墮落凡間的天使 ---

據說,每一朵白雲都存在著一位可愛迷人的天使,他們每一個都擁有一顆善良的心。

一天,一名叫「遀」的天使因為又一次被彩虹拒絕了他的愛而傷心欲絕。就在他快要絶望到了最底點,自以為心情可以如常般再次物極必反,回到原來開朗的心境時,他發現原來彩虹一直明戀太陽,所以每當彩虹有不快事而傷心流淚時,一旦發現太陽的來訪,彩虹便會從悲傷中笑逐顏開,穿上迷人的衣裳展現在太陽面前。可惜,彩虹每次又會因太陽對他的視若無睹而黯然神傷,淡然離去,形成了一個沒完沒了的循環。

沒錯,在天上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去到最後都是如此不了了之以換取永久的和平。可是,這一次遀對彩虹的愛或許太深和太情真吧,遀的心情沒有平復過來。相反,遀痛恨太陽居然可以這樣無情地冷漠對待彩虹對他的愛意。遀愈去想便愈是憤怒,他對彩虹的愛意最終發展成一股對太陽一發不可收拾的怨恨。

他將太陽對彩虹的無情耳語給其他寄居在片片浮雲上的天使。最後,一傳十,十傳百地廣傳開去。各天使聽後,無一不對彩虹的可憐遭遇感到十分同情。其實,他們的同情也有一點點是出於對彩虹的傾慕和對同伴的支持。

他們決定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教訓那個負心漢…太陽。他們在遀的帶領下將各天使的雲朵凝聚在一起成了一片烏雲,遮擋了太陽帶給大地的光線和溫暖。天使們希望能夠籍此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2) 墮落凡間的天使

其實,天神之所以這麼氣憤, 全因在他的心中一直存在著一個堅固的信念,他認為天使的心應該單純如白紙,不應寄存什麼貪嗔痴的妄念,更莫說是這種逆善而為的復仇行動。

天神明白他不能一時三刻將人多勢眾的天使剷除。另一方面,他亦不想有任何血腥暴力事件發生,所以他接納了溫柔的月亮的獻計,先行採取利誘方法,以柔和手段孤立遀去避免不必要的暴力對決。

其實每位天使都心地善良,他們終於瞭解既然人類是永遠也忘不了太陽,那意味著他們的行動一開始便早以注定失敗,目的絶不會達到。事到如今,他們撐下去也沒有意思,那倒不如棄暗投明,擇善而從,接受天神的條件,指證遀迷惑教唆以換得赦罪。

就這樣,遀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問題…眾叛親離。他對各天使朋友大感失望,本來是同一陣缐的天使們現在卻背叛和出賣自己。遀突然醒覺,原來友情可以是這麼脆弱,就像玻璃擲地般鏗鏘有聲,但卻換來體無完膚。遀感到孤立無援,實在痛心疾首。

他更苦笑,什麼是真正的「善」?!善終究是什麼東西?愛不是善的一種嗎?他要對付太陽全是出於對彩虹的愛,如果愛是一種善的話,他所做的一切便是出於善。正是這種善意,他的天使朋友才會如此以行動去支持他,不是嗎?若是如此,何解現在各天使出賣他的理由是要「擇善而從」?這是否意指他一開始所做的一切都是惡呢?以天使的價值觀來探討,惡就是等於錯。他不斷深思,反覆思量,他的腦海因此而翻滾著,思海已經混亂不已,他感到迷茫和失意。

終於,最後一個天使也向天神伸出友誼之手,離開他的好朋友…遀。

這一名最後一個出賣遀的天使是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3) 墮落凡間的天使

奕一心跟遀共同進退,可是到了後期,他發現遀開始有點失控,他開始思想鑽入牛角尖,將眼前一切放進死胡同,不信任任何天使同伴,脾氣變得暴躁,而且時常找別的天使來出氣。遀這些行為加速了所有天使們離棄他和投向天神的一方。

無疑這又是一個循環,遀因被同伴離棄而變得意志消沈,在同盟天使數目遂漸減少而害怕孤立無援,繼而形成了很大的心理壓力。結果,他不知不覺間將壓力發洩到別的天使身上。他的天使同伴因受不了他愈來愈壞的脾氣而遠離他。

奕真的很擔心遀的精神狀況,害怕有朝一天遀會走火入魔,由一名天使變成一名惡魔。

奕知道遀已走頭無路,所有雲層已四散東西,只有他們兩個天使的雲彩已不足夠阻擋太陽的光芒,這一場丈已終告完畢,遀這一方已成為敗方。奕為了遀不被天神放逐凡間,他偷偷地背著遀跟天神談判。

起初,天神堅持絕對不會放過遀,因為他闖下的禍委實太大。他竟然膽大包天,號召天使們作一個大規模的復仇行動,而且對象是人類生存的源頭之一…太陽。這簡直是罪無可恕。

天神貪圖名聲,醉心於虛名,喜歡被別人讚美。奕正正看穿了天神享受被讚頌這一點。他試圖以此來作談判的理據,嘗試勸說天神放過遀一馬。說到底,遀有此復仇行動都只不過是出於一份愛,一份對彩虹的愛。愛不昰每位天使都要具備的必要原素嗎?既然遀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出於天使的本性,天神理應原諒他,給他一次重新的機會。

「你未免太過扭曲事實吧。」天神黑著臉說。

奕認同天神所言,這確實有一點扭曲了事實,但這個原因卻又可以如此合情合理地作為赦免遀的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4) 墮落凡間的天使

遀不知從何得知奕曾跟天神會談,他一見奕便馬上破口大罵,說奕沒有義氣,還口口聲聲支持他到底,但現在卻出爾反爾,投靠了天神。奕因遀如連珠炮發般的責罵,根本就沒有機會回話,更莫說是遊說他自守。

言語間,他們開始有身體上的碰撞。起初,奕只是因為遀想離開而希望捉住他的肩膀令他逗留,好讓自己有機會向他解釋一翻。怎料,當遀準備展翅高飛,他拍動的一雙翅膀卻擊中了隨後追上,正正站在遀背後的奕的臉頰。奕一時情急,用上全力飛向天上,緊隨著遀。他們一前一後,一上一下地追逐著。最後奕飛過了遀。奕拍著一雙翅膀,停留在空中攔截著遀。不論遀怎樣嘗試避過奕,但始終不夠奕的敏捷,奕永遠在他前面。

奕面對著遀,要求他冷靜下來聽,不要衝動。

「我衝動什麼?我沒有衝動,我只想衝過去。」遀怒目著。

「你聽我解釋好嗎?我跟天神談判,一心只是想幫你,請求他赦免你的罪?」

遀聽後,怒不可遏地說「我的罪?我有什麼罪?若然我所做的一切是罪,你們當初所有天使為何會那麼支持我?要是說這是罪,倒不如說,你們發覺鬥不過天神,事敗在即而投降。即使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也要為彩虹做一點事去教訓太陽。沒有任何事情能阻止我。」 

話剛說畢,遀便用盡全身氣力衝向奕,打算將他撞開。怎料,奕卻以反彈的力量將他推落。奕估不到他的無情力竟然令遀不慎墮下,還穿過了雲層,向著地面墮下去。正當奕想追下去救遀的時候,一度強光出現射向奕,隨即他便在瞬間消失了。

遀回過神來,準備反過身再次拍翼飛回雲端時,他不幸地被剛巧飛過的飛機撞倒,在猛烈的撞擊下,折傷了他的一邊翅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1) 成魔之路

就在遀享受著這種快慰的感覺時,突然他又碰上什麼似的。不!原來他不是碰上什麼東西,是被某些東西抱住,他救了正在墮落的遀。

遀看著他問「你是誰?」

他翹起兩邊嘴角,露出尖銳的四隻牙齒,猙獰地告訴遀「我是魔鬼。」

遀不但沒有害怕,他還非常激動地感謝魔鬼救命之恩。

魔鬼見其反應,大感失望。因為他預期這一個受了傷的折翼天使看到自己這一張醜陋的臉和知道自己魔鬼的身份後務必嚇得失魂落魄而大呼小叫起來。可是,遀全沒恐慌之意,相反還送上親切的「謝謝」二字。

魔鬼擺出一副惡形惡相,矋著遀問「我是魔鬼,你不害怕?」

遀並不懼怕魔鬼的外觀,他回答魔鬼,近日在他身上所發生的事實在太多,他發現外表其實並不重要,內在才是最緊要的。「你的樣子確實醜了一點,但你現在是救我一命,使我不會墮地粉身碎骨啊,這證明你心地善良吧!你要比天上那班天使還要好千萬倍。在我身處困境時,你是唯一一個向我伸出緩手的。」

魔鬼聽畢,馬上又露出邪惡的眼神說「我不是來救你的,我只不過是打算把你接下後,揮盡全力將你摔向地面。你明白嗎?我出現的目的是加速你的死亡。」魔鬼以為當他告知遀真相後,遀會顫抖求饒。怎料,遀卻看似沒所謂般回答「隨你吧,反正我已一無所有,沒有什麼生存意義。」

魔鬼對遀真是感到非常沒趣,遀的所有反應都掀不起他的興奮。本來一心以為可以見到天使驚恐的一面,現在卻因得不到預期的反應而非常失望。

正當魔鬼不知如何是好,遀緊抱了他一下,然後打從心底說出一句「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以後跟定你!」

「什麼?!」一向獨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2) 成魔之路

魔鬼發現,就算在這突如其來令他墮落的環境下,遀也是表現得毫無懼怕,全沒半點掙扎和半聲尖叫。雖然他覺得遀之前的反應令他極為沒趣,但他發覺遀本身卻是十分有趣。一個對任何事物都不感害怕的天使是最有潛質成為魔鬼,驚怕是成功的最大阻力,魔鬼之所以可以成為魔鬼全因他們擁有一棵不顧後果的心。他們不會害怕所做的一切將會帶來什麼結果,他們只管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魔鬼向著遀衝去,一手抓起遀剩餘的一隻翅膀。

遀抬頭望著魔鬼說「你又再一次救了我,謝謝你。」但他沒有想到自己之所以會再次墮下,全因魔鬼鬆開了他。

魔鬼問遀做他的徒弟好嗎?

遀二話不說,立即便叫了魔鬼一聲師傅。魔鬼被別人稱呼為師傅,他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就是這樣,遀步入成魔鬼之路。在魔鬼帶遀回去的途中,遀把他的遭遇一五一十告知了魔鬼。

魔鬼告訴遀,要成為一隻魔鬼必須能夠承受孤獨,因為魔鬼一向被世人唾棄,而他所做的事情都不被認同,所以魔鬼是不會有朋友的。

「我們不是朋友嗎?」遀問。

「我們是師徒,我們不是朋友。」

遀問魔鬼為何要這樣,為何不做一些取悅別人的事?

「因為這樣做才稱得上是魔鬼,魔鬼是自私的,他只會取悅自己而不會理會其他人的感受。在他的世界就只有自己。」

遀開始有點明白,他就是錯在希望籍著教訓太陽去取悅彩虹才換來現在這個下場。

遀問魔鬼是否將會教他如何奪取別人的靈魂。

魔鬼聽後不禁大笑「我不是死神,我只是魔鬼,我是不會教你殺人。」

「那麼你會教我什麼?」

魔鬼告訴遀會教他如何發洩。他問遀在心裡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3) 成魔之路

轉瞬間,一個月的時間已過去。遀的傷勢在魔鬼的照顧下,已日漸康復,他的翅膀亦重新得七七八八。但他心嚃始終有一個問題,從前天上的日子,他也曾偶然因不小心而受傷,但是康復速度較現在快很多倍,他不明何解。終於,他開口向魔鬼查問,嘗試找尋答案。

魔鬼反問遀當了天使多久。

「一百七十一年。」

「一百七十一年?」魔鬼重複遀的說話一遍「那麼你應該知道天上和凡間在時間方面的分別。」

遀馬上向魔鬼說出自己所知的分別。他告訴魔鬼,天上的一天等同凡間的一個月,所以天上的時間是較凡間的時間走慢一點。

換句話說,遀所言的一百七十一年,實則是凡間的八十八萬個年頭。

說著說著,遀得意地露出笑顏「我明白了。」但接著他又發問「我是天使啊,我處身在天上或凡間也有分別嗎?」

「當然有分別,時間是以你身處的空間為根據,而不是以你自身為根據。」魔鬼放大喉嚨跟遀說出最後一句「還有,你已經不再是天使,你現在的身份是魔鬼!」

遀完全領略不到魔鬼對他自稱天使而感到不滿,他還問魔鬼兩者的分別。

魔鬼又問遀為何不知兩者的分別。

「在天上也曾聽聞魔鬼的名字,但因為天神不容許大家談論,所以他從來不知其真意。」

魔鬼喃喃自語「怪不得。」然後他告訴遀,兩者沒有分別,只不過魔鬼不能在天上存在。魔鬼注意到遀狐疑的一張臉,他指出數個例子以作證明「你瞧見我身背後的翅膀嗎?」

遀點了點頭。

「就是吧,天使擁有一對翅膀,我也有。」魔鬼自得其樂地說「天使有法力,我也有魔法;天使會長生,我也已經九百七十二歲了。你現在知道魔鬼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1) 倒愛

遀終於都康復過來,他的傷勢復完得八八九九。今天,魔鬼帶他到人間上第一堂課,遀要選出一對情侶,然後令他們分手。

魔鬼告訴遀即管在人群中穿梭和挑選,因為一般凡人是看不見他們的存在,凡人亦沒有可能觸碰到他們。除非遀自己現形,否則他在人們眼中可算是透明。

遀在眾人之中自由地遊走,找尋他的目標情侶。首先,他發現對靑春小情人,他們相互擁抱,感覺甜蜜。他跟魔鬼說他們就是目標。可惜,魔鬼希望遀另覓一對,因為他們既年少又屬於初戀期,這是最難攪的個案,初期的戀愛感覺會令人對伴侶瘋狂和對其他事物感覺麻木,眼中只有對方,什麼也看不見。他再次提醒遀不可依靠法力,要利用他們的喜惡和身邊所發生的事情,只要兩者配合得宜,分手便易如反掌。

遀聽後,又再次挑選。他發現在公園有一對情人正在爭吵著。他駐足留意他們的一舉一動和爭執的內容。

魔鬼見狀便上前問遀是否選定他們。遀點頭示意。

這對情人一個叫阿文,一個叫阿山。他們相愛差不多十年了,已到談緍論嫁的地步。他們擁有一個共同的存款賬戶,可惜存款數目永遠不達目標,原因不是他們二人不努力,這是由於阿文的母親是一個爛賭的人。其實阿文的母親也曾經是一名賢妻良母,但自從阿文的爸爸有了新的女人及跟阿文的母親離婚後,他的母親便開始沈迷賭博以解心靈上的空虛和哀傷,而且日益嚴重。阿文曾經勸阻過,但沒甚作用。他為了幫母親償還賭債,便從二人的聯名戶口中拿取了金錢。阿山為此大怒。如果不是阿文的母親極力挽留,二人早已分手。歷史又再度重演,阿文正努力地向阿山作保證,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2) 倒愛

遀發現阿文的母親真的很有決心戒賭,除了不走有機會經過投注站的路,還把一向跟賭徒朋友聯絡的電話號碼也更改掉。阿文見到母親如此堅決戒掉陋習便滿自信地誇大海口跟阿山發誓,若是他的母親再次欠下賭債,他一定不會幫她還款。否則,他甘願自動離開阿山,不會再作纏繞。

雖然阿文的母親戒心如此堅定,但遀留意到她對任何有關賭的訊息或資訊仍然極為敏感,而且每每都會令她坐立不安。

遀記得魔鬼曾經跟他說過,人類是一種頗為特別的動物,他們只有不願戒的心,而沒有戒不了的癮。可惜,人類的心時常會被外物所動搖而把持不定, 抗拒外物的引誘是一種最高的考驗。

遀決定製造不斷的外在環境去誘惑阿文的母親,令她再一次燃起對賭博的心癮。

遀嘗試以誤導的方式使阿文的母親走錯一條通往投注站的路,但當投注站被發現時,阿文的母親勢必轉頭便跑,以最短的時間跟投注站保持距離。即使遀使用掩眼法,令她誤以為眼前的投注站是超級市場而走進去,當她發覺置身於投注站後,不消半秒便拔足逃離,而且念念有詞地低聲說著「戒賭!戒賭!」,以作自我警示,每次如是。

另外,遀亦不斷讓別人因賭博而得橫財的電視節目或新聞出現在阿文母親的眼前,但都只不過令她一絲心動而已。

遀在無計可施之下去請教魔鬼,魔鬼給了遀七字真言「勾起最興奮心癮」。

為何魔鬼不直接教遀怎樣做而只給他指引呢?其實,魔鬼十分狡猾,他打算使遀因自己的能力去解決事情而獲得成功的滿足感和興奮。魔鬼時常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去引發遀獨立思考去自尋答案,也是同一道理,他要令遀同樣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3.3) 倒愛

阿文母親本來想籍著跟一班好友結伴旅行去淡化賭意,但原來這是遀的精心安排,他要令她在這次旅遊中再踏足賭場來重執賭博意慾。

在異地漫無目的遊訪,誤打誤撞來到了一間賭場。賭場堂皇的門口令她不禁心動起來,加上身邊朋友的推波助瀾,她終於跟自己承諾「只是陪伴友人進去而不作任何賭注」後,步入了賭場。

事實上,一切都是在遀的精心部署中發展,包括旅遊地點和她的朋友慫恿她進入賭場。遀讓站在賭枱前的她回憶起投注勝利的時刻所帶來的興奮感覺,這難以言喻的快感回憶使她又再自我承諾「小賭宜情,不作大注便可」後便開始放下投注來。

起初,遀令她得勝以加強她信念,使她相信今天是她的幸運。然後,在身邊同枱賭徒的附和下,由小小的注碼變成了巨款下注,她一心希望把從前所輸的一拼取回來。當然,遀絕不會讓阿文母親如願以償。遀要她一步一步走進他所設定的陷阱裡。

喚醒了阿文母親對賭的心癮後,她開始賭得忘形。結果,她把帶來的金錢全部輸掉。她不甘心這樣空手而回。此時,遀在她的耳畔重複地說著「有賭未為輸。」

阿文母親就在遀的催眠下重施故技,在賭場內找上放高利借貸的人。最後,她在賭枱上輸掉所有。在迫不得已的環境下,只可向阿文求助。

阿文對母親死性不改的惡習極為失望和氣憤,但又不可以見死不救。阿文惟有將他跟阿山在銀行聯名戶口內緊餘的金錢也拿出來為母親還債。

紙當然不能夠包裹著火,阿山很快便發現銀行戶口內的錢不翼而飛,他縱使猜到事情的始末,但仍然希望向阿文求證,清清楚楚地弄個明白。

阿文根本找不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5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