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招人喜歡”的金正恩形象忽然慘變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挺招人喜歡”的金正恩形象忽然慘變

“挺招人喜歡”的金正恩形象忽然慘變

【南早中文網】 -   2013-12-17   

  本周,金正恩執掌朝鮮大權就滿兩年了。他上任以來的表現,說明他的政治手腕比其父高超,更願意承擔風險,做出改變的決心也更堅定。但與之相伴的還有一個重要特點:最近處決其姑父張成澤的做法就說明,金正恩既殘酷無情,又偏執妄想。
  與極少露面的父親金正日相比,「年輕的元帥」金正恩表現得更熱衷于公共政治。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駐首爾的東北亞項目副主任丹尼爾?平克斯頓(Daniel Pinkston)表示,金正恩「更有魅力、更上鏡,是一個天生的政治家,看上去挺招人喜歡」。他說:「金正恩會直接站起來打電話,了解情況,扮演一個與他父親不同????的角色,他看起來很自然。」
  金正恩第一次公開露面是在金正日的葬禮上,神情陰郁地扶棺而行。自此之後,這個年僅30歲的年輕人就經常露面:被女兵圍繞、指導新機場的設計師、被老百姓衆星捧月般簇擁著拍照,也經常發表公開講話。與之相比,其父金正日終生只有一次公開講話,在一次巡遊時高呼:「光榮的朝鮮人民軍萬歲!」
  金正恩體格魁梧、笑容健朗,並刻意將頭發修剪成接近祖父的模樣,似乎是爲了讓人回想起朝鮮建國元勳金日成的年代:那時沒有經濟危機,也沒有後來的大規模饑荒。
  但是,朝鮮2號人物、金正恩姑父張成澤上周突遭公開拘捕,並旋即被????處決,給金正恩光明健朗的形象帶來了沈重打擊。
  即使在首爾,那些見慣獨裁手段的朝鮮觀察人士也震驚不已。
  現居首爾的脫北者Oh Se-hyuk說:「我原以爲張成澤會幸存下來,他畢竟是金家王朝的一員。這樣做太反常了,我想金正恩是要大家心生恐懼。」
  的確,灌輸恐懼和前途未蔔的擔憂,一直是金氏統治的特色。
  與其父一樣,金正恩使用邊緣政策時毫不猶豫。今年早前,他發動對韓國和美國的「言論戰」,言辭之刻薄惡毒,令經驗老道的朝鮮觀察人士都驚愕不已。他還一度關閉了被視爲經濟領頭羊的開城工業園,這可是他父親在朝鮮半島局勢極其緊張的年代都沒做過的事。
  這些舉動讓一些朝鮮局勢專家擔心金正恩已經失控,尤其是這些行動既沒有令國際社會對朝鮮妥協,也沒有任何外交收獲。如今分析師認爲,制造緊張局勢是爲了解決國內問題,讓老百姓的關注重心放在外部威脅上,從而降低對國內問題的關注。
  或者,他也可能是爲了展示實力以安撫軍方。首爾的韓國國家統一研究院首席朝鮮研究員崔真旭說:「這表明他才是真正的領袖。」
  金正恩成功試射遠程導彈,決定將掌握核武器寫入憲法,可能就是爲了安撫軍方。
  但即使如此,金正恩面對的風險已截然不同。與其父和祖父不同的是,金正恩沒有殺過韓國人,沒有發動過戰爭、突襲、恐怖性炸彈襲擊,也沒有從海上發動過襲擊或者炮擊。
  金正恩繼續執行其父「先軍政策」的同時,也強調經濟增長的重要性。他曾向全國人民承諾,不用再「勒緊褲腰帶」。雖然朝鮮並不公布經濟數據,但外界分析師認爲金正恩掌權之後,朝鮮國內生産總值持續增長,中朝貿易也在增長,朝鮮全境建立了14個自由經濟區。
  平壤令許多參觀者驚喜不已,與外界相傳的形象大爲不同。
  北京高麗旅行社的西蒙?科克雷爾(Simon Cockerell)說:「令人大吃一驚的,應該是平壤相對富庶的生活水平。」二十年來,這家旅行社一直組織西方遊客到朝鮮旅遊。科克雷爾說:「當然不能和迪拜比,但平壤也有很多高樓,熠熠生輝,看上去並不怪異,這與人們的預想大相徑庭。」
  電子商務也很普及,許多平壤人都有借記卡;而據信朝鮮有200多萬部使用中的移動電話。雖然有些觀察家認爲這一進展有助于推動信息自由,但手機用戶仍然只占朝鮮全國人口的不足一成,而且是與執政集團關系最緊密的高層人員才擁有。
  科克雷爾還指出,斷電的情況也不像以前那麽多了,說明電力供應有改善。
  平壤街頭常見載有乘客的出租車駛過,偶爾還會交通擁堵。五年前,平壤恐怕是整個東亞唯一不會受擁堵之累的首都了。現在,乘出租車可以????抵達的遊覽地點也比以前多了,每個街區都有酒吧,甚至還有幾家比薩餅店。
  科克雷爾說,所謂「中産階級」,意指買得起非必需品的人。有可能是「中産階級」人數增長了,或是購買非必需品的渠道拓寬了,講排場的情況比以前稍稍多了些,至少在平壤是這樣。
  但是,新經濟特區和朝中貿易主要是由「朝鮮首富」、已被處決的張成澤推動的。
  1990年代,社會主義國家分配體制崩潰,大饑荒蔓延。之後平壤一直嚴密控制國內政治局勢,但對貨幣系統等經濟領域已無法牢控。
  科克雷爾說,朝鮮使用多種貨幣——歐元、美元、人民幣和本國貨幣朝鮮圓。店鋪往往用口香糖和瓶裝水等小禮物代替找換的零錢。
  但在平壤之外,政府失去了對國家經濟的掌控。消費品市場隨處可見,政府在2005、2006和2009年三次試圖控制這一局面,卻並不成功。脫北者Oh Se-hyuk仍與朝鮮部分人士保持電話聯系,據他估計,大約90%的國民每天都會去市場購買所需物品。
  2009年,朝鮮進行了一場貨幣改革,將數百萬國民的積蓄洗劫一空,實在不是一項能夠贏得民心的策略。同年,朝鮮從憲法中刪除了「共産主義」一詞。
  低等商品的朝中跨境貿易興旺起來,當局顯然也不再逮捕隨身攜帶美國CD和DVD的人,因爲這種商品太普遍了。
  這種半合法貿易導致腐敗盛行,支領政府薪水但收入越來越少的當地官員、邊防人員和軍官紛紛尋找新的收入來源:吃回扣。一些軍官和政府官員實際上成了新生企業家階層的雇員。
  自由朝鮮(Liberty in North Korea)是協助脫北者的非政府組織,該組織的Park So-keel說,朝鮮是如今全世界最腐敗的國家。
  在腐敗橫行和國際制裁的壓力之下,金正恩變得妄想偏執也並不讓人意外。不過,他處決姑父張成澤也可能只有一個簡單原因:朝鮮國家體制已經僵化。
  總部設在首爾、在朝鮮有消息人士的新聞網站Daily NK的國際部經理克裏斯?格林(Chris Green)說,歸根結底,這是一個獨裁政權,由金正恩及其身邊的各種勢力掌權。
  格林說:「張成澤是2011年末的托孤重臣之一,自從金正恩掌權之後,他的命運就不難預測,因爲朝鮮權力結構的根本特點就是:只能有一個人掌權。」
  處決張成澤並不代表局勢不穩。如果說這件事有什麽代表意義的話,頂多是反映金正恩如今已全面掌握了權力,鞏固了自己的隊伍。過去兩年,他精心挑選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人馬,置換了一批軍政要員。朝鮮文化對年齡很敏感,只有30歲的金正恩與已經67歲的張成澤共事,或很難應付自如。
  平克斯頓說,金正恩的手下往往是黨政軍界正在崛起的新一代。
  但即使如此,金正恩面臨的長期挑戰仍足以讓任何獨裁者急白了頭發。
  韓國國家統一研究院的崔真旭說:「允許市場存在,就是一種妥協,而且隨著市場力量日益強大,政權就面臨日益被削弱的風險。所以,朝鮮雖日益繁榮,但我認爲這並不代表朝鮮政權力量更強大。」
  此外,普通朝鮮人對金正恩領導的信任恐怕已經喪失殆盡。在農民心目中,往日父親般的社會主義國家已經一去不複返。
  脫北者Oh Se-hyuk說,朝鮮政府根本不關心民衆,民衆也從來沒有得益于政府政策。
  這一切都表明,金正恩與絕大多數其他國家領導人不同,他面臨著切實威脅。一方面,他很可能在朝鮮掌權三、四十年。他的個人安全受到嚴格保護,他的政府也是全世界透明度最低的。
  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說他正駕駛著一艘四處漏水、武器彈藥裝備不全的破船,艱難行進。
  格林說,這是有政治關聯的,新生的上升階層往往來自社會中間階層,而不是最高層。
  「他們不靠政府,自己賺錢養家。對于這些與權力階層有一定聯系的人士來說,金錢是發揮影響力之道。金正恩不會不知道,導致前蘇聯垮台的,就是這類社會中等階層。他們受過教育,而且有雄心壯志。」(Andrew Salmon)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