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我來當主公 作者:三七開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7 12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三國之我來當主公 作者:三七開 (連載中)

三國之我來當主公 作者:三七開 (連載中)

【作者簡介】:三七開,男

【內容簡介】:

    風華正茂,血氣方剛的現代小青年成了東漢末年稱霸吳郡的土豪嚴白虎。

    嚴白虎厲害啊,稱霸吳郡,但畢竟是土豪成不了鳳凰。

    在歷史上被更強悍的孫策給擊敗了,最終成了踏腳石,失敗的賊寇。

    而現在小青年成了嚴白虎,嚴白虎還是那個只能給孫策墊腳的配角嗎?

    一切盡在三國之我來當主公。

TOP

第一章 重生

    「嗯?」

    黑暗中,嚴光睜開了眼睛。剛睜開眼睛,就感覺到了一股亮光,有些刺眼。

    又過了片刻,嚴光的身子驀然僵直了一下。他察覺到了四周的環境不同了,他現在躺在床上,身上裹著粗布製作的被褥,樣式很古老。抬起頭來,看到了巨大的橫樑,橫樑上邊,則是密密麻麻的瓦片。

    橫樑?瓦片?這得是多麼古老的建築啊。僵直了片刻後,嚴光打量了一下四周,古老,都很古老。

    不管是床鋪,還是各種傢俱,都非常的古樸,古老。

    這讓嚴光更加的驚愕了,這是什麼地方,看起來很有古意,挺賞心悅目的。但我不是在西湖遊玩散心,然後回去旅館睡覺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嚴光風華正茂,血氣方剛,與大多數同年人一般,讀書上學,畢業。在剛畢業那會兒,衝勁十足,渴望創建一番失業。但是在職場打拼,卻屢屢遭遇失敗。

    若真是才能不足,倒也罷了。但是他卻偏偏有才能,只是人情不足,才導致屢屢碰壁。這不,最近又一次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遭到上司打壓,一怒之下炒了老闆魷魚。

    因為實在鬱悶於是就花費了不少成本,到了杭州西湖遊玩,待傍晚時分,就回去旅館睡覺了,哪只一覺之下,竟然……。

    驚愕之後,嚴光想到了一個可能,頓時面泛青紅之色。於是,匆忙的穿上了鞋子,來到了房間內的臉盆前,觀看了起來。

    此刻,臉盆內還有水,水中倒映出了一個人影來。看著這個人影,嚴光即是震驚,又莫名欣喜。

    只見水中倒映出來的人影是那般的陌生。這人影五官長的非常端正,甚至有幾分俊偉,但這都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漢末嚴白虎

    期待又忐忑的出了小院後,來到的地方是更大的一處宅院。雖然不至於說是樓台林立,花團錦簇,富貴逼人。

    但是佔地也是極廣,修繕的也不錯。可見,這戶人家乃是上上戶。

    現在關鍵是自己到底是下人,還是啥。

    「大公子。」

    走了片刻,迎面走來了一個人,這個人穿著布衣,滿身的卑賤氣息,顯然是一個下人。嚴光剛想去問問,這人首先對著嚴光行了一禮,稱為大公子。

    「嗯?」這實在是出乎嚴光的意料之外,大公子?這不是府中長子該有的稱呼嗎?那我和母親怎麼住在那種地方?穿的還很一般的樣子。

    「難道是孽長子?」

    嚴光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個問號。

    孽子,在現代應該是專門指忤逆老子的兒子。但是在古代,卻是不一樣。孽子還有一個稱呼,更通達一些,更為人所知一些,那就是庶子。

    不是正室所出,即是庶子,孽子。這樣的兒子是非常卑賤的。

    「嗯。」心中驚訝,但是面上嚴光卻是不動聲色的嗯了一聲,既然搞不清楚情況,那就先裝作很懂的樣子。

    慢慢的打聽下去就是了。

    這下人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大公子已經換了人了。因而,見嚴光點頭應話之後,這下人就告辭離開了。

    而嚴光也開始在下人中尋找合適的人選打聽了。所謂合適的人選,就是那種年紀小,年幼無知的人。

    若是年紀大的,打聽的太露骨,絕對是會被懷疑的。

    嚴光在府中轉悠了片刻,終於鎖定了目標了。一個孩童,穿著粗布衣服,虎頭虎腦的,看起來是個下人。

    目前正在牆角玩弄著泥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出啥事了?

    先是,嚴白虎看了自己的穿著,以及四周的環境,得出結論這怕是秦漢時期。這個時期跨越的歲月非常的長,足有數百年。

    有盛世,有亂世。

    嚴白虎也看的清楚,若是盛世,則順勢而起,或做官,或拜將,富貴當世。若是亂世,則仗順而起,做那豪傑。

    不管怎麼樣,都不做平凡人。

    而嚴白虎心中其實傾向於做一位豪傑的,轟轟烈烈。縱使兵敗身死,也無怨無悔,自然的,嚴白虎頗為嚮往漢末三國時期。

    曹操,劉備,孫策這幫傢伙如此的威名赫赫,但是他們本身都不是什麼好出身的人物。

    曹操,宦官後裔。

    劉備,賣履捨兒。

    孫策,武將之子。但就是這些人卻主宰了這個時代,這讓嚴白虎看到了深深的機會。

    這如何讓嚴白虎不激動?不過激動之後的嚴白虎又冷靜了下來,先前還在疑惑是不是真的是三國時期,因而那個問題顯得有些遙遠。

    但是現在被證實了,那個問題就顯得突出了。

    歷史上的嚴白虎為孫策所殺,成了孫策的墊腳石。嚴白虎本身的勢力範圍,吳郡更是成了孫策在整個江東勢力的核心範圍。

    許多許多的江東文臣武將,都是出身吳郡,這一塊地方給予了孫策太多太多的人才,構建起了歷史上那個赫赫有名的東吳帝國。

    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尖銳又不可避免的問題。

    「小霸王孫策。」一想到自己在未來會面對這樣一頭江東猛虎,嚴白虎就覺得自己的腦門很疼,非常的疼。

    猶如一盆冷水,將他心頭的熱血給冷卻了不少。

    江東孫策威名赫赫,不用多說了。在整個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鄉下女人,挺無奈的

    不過,嚴白虎是那種謀定後動的人,等閑不會出手,一出手就會要人命。

    古代規矩,生母不是母,嫡母才是母。冒犯嫡母,那是大不孝是這個時代最惡劣的名聲。

    而嚴白虎是要精英名聲的,自然不會犯渾。因而,嚴白虎雖然心中不高興,但是卻是沒表現出來。

    反而,嚴白虎乖乖的上前,朝著陳氏行禮道︰「孩兒見過母親。」

    嚴白虎走入的動靜挺大,在場的不由都抬起頭來看向了嚴白虎,而對於嚴白虎的行禮,在場的人的表現不一。

    陳氏的臉上露出了幾分享受之色,雖然這是便宜兒子,等以後長大了,還要分去不少家產。

    看著就礙眼。

    但是,這畢竟是那常氏生的兒子,家裡的二妾,陳氏最不喜歡的就是常氏了,簡直粗俗無力。

    而現在看著常氏的兒子叫自己母親,嘖嘖嘖,那滋味真是太爽了。

    尤其是,陳氏瞄了一眼常氏,只見常氏更加的氣鼓鼓了,一雙小手死死的握成了拳狀,太爽了。

    「乖孩子來的正好,母親也正有喜事要與你分享呢。」陳氏示威的看了一眼常氏,然後笑瞇瞇的,但又不陰不陽的對著嚴白虎說道。

    頓時,嚴白虎渾身都冒出了疙瘩了。

    而常氏更是氣憤了,「老娘真的好想一腳踹在這傢伙的臉上。」常氏的心中響起了母老虎咆哮一般,凶巴巴的聲音。

    一雙杏眼瞪得更銅陵一樣了,好可愛。

    不過,嬌俏可愛卻是真的,但是卻有一份無奈,常氏始終沒敢動手,因為陳氏是正室。

    「我兒子,就這麼得叫別人母親,雖然只是名義上的,我我。」常氏想哭。

    「我x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無知的人走了,有墨水的人安慰娘親

    「真是乖孩子,懂事,不像某人。」陳氏自然不知道嚴白虎心中是如何評價她的,否則找發飆了,聽了嚴白虎這麼說,她是眉眼彎彎,很是享受。

    然後,陳氏裝模作樣的呵斥兩個兒子道︰「兄長恭喜你們,你們都還不快還禮?有道是長兄如父,你們讀了書,難道不知道嗎?」

    「多謝兄長。」陳氏身後的嚴充,嚴方二人聞言倒是乖乖的對嚴白虎行了一禮。不過,那模樣連做作都沒有,死板的可怕,甚至是望向嚴白虎的目光,是那種,那種非常上等人看向下等人的目光。

    俗語有云,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大概是指什麼樣的人,能生出什麼樣的後代,這句話武斷了一些,但是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嚴充,嚴方往日在陳氏教導下,非常有幾分傲氣,也看不起,甚至是痛恨嚴白虎這個庶出兄長。

    現在他們小哥兩都快成為士人了,身份大大不同,更不將嚴白虎放在眼裡了。

    「哎。」嚴白虎心中更是哀嘆了一聲,可憐了,這下做孝廉,當真是不可能了。

    喜怒形於色,不算什麼。不敬兄長,那叫德嗎?連做作都不會,又沒好老師,好家世,想出頭,實在是難啊。

    嚴白虎覺得陳氏真是太可憐了,怒火一下子也消散了大半了。跟這可憐的傢伙慪氣,太掉身價了。

    想到這裡,嚴白虎笑著說道︰「自家兄弟,看著你們有出息,我也開心,謝什麼。」

    「哼。」嚴充,嚴方二人本就看不起嚴白虎,現在見了嚴白虎這模樣,還以為是巴結呢,頓時發出了一聲冷哼。

    聲音很輕,但還是能讓人聽見的。

    見這兩個小子輕視自己的兒子,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我也來做士人

    幸好常氏是天生樂天,而且還是那種一樂起來就沒了邊,並且神經粗大,就跟鋼筋水泥一般粗的神奇娘親。

    否則一定會驚訝於嚴白虎小小年紀,為什麼懂的這麼多,甚至是不是懷疑這兒子會不會是胡編亂造的。

    她相信兒子,也不懷疑兒子。現在常氏就很開心,只覺得一口氣統統發洩了,精神氣爽。

    「哼。」

    甚至是常氏就這麼摟著嚴白虎,哼起了快樂的小曲。其實嚴白虎也正是觀察過俏娘親的性格,才將這一番見解給說出來的。

    否則,他才不敢。而現在見自家娘親開心了,還哼起了小曲,頓時也是開心了起來,舒舒服服的躺在娘親的懷裡,那舒服勁,都讓人想睡覺了。

    「對了娘親,為什麼我在家休息,而他們能讀書,做士人啊?」過了許久,嚴白虎才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由好奇的問道。

    按理說,庶子,嫡子地位偏差,但是教育方面應該也是有的。譬如嫡子現在能做士人了,那麼庶子至少也該能學會算吧。

    按照這個道理,他嚴白虎現在也應該在外讀書才對。但是他卻在家無所事事,這似乎有點詭異的樣子。

    「還不怪你自己?」常氏聞言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一巴掌拍在嚴白虎的屁股上,笑罵道。

    「為啥打我?」嚴白虎假裝委屈道,更好奇了。

    怎麼回事呢。

    「真忘的乾淨了?」常氏奇怪了一下,隨即又釋然道︰「可能是那會兒年紀小吧。」說著,常氏將嚴白虎為什麼在家無所事事的事情,娓娓道來了。

    卻原來嚴家雖然不是士族,但卻也有很多閑錢的。對於子弟讀書,嚴爽是很樂意的。陳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尋組織去了

    「好,他就是我老師了。」嚴白虎雙眸閃閃發亮,激動道。

    「好可愛。」俏娘親也是雙目放光,看著孩兒可愛的模樣,也是狠狠的香了一口。嚴白虎正高興,激動呢,也不管她了。

    「只是,白虎你想拜師,為娘非常高興,但是還是那句話,人家門檻高啊,兒子你有何高見?」緊接著,俏娘親又有些擔心,歪著頭說道。

    剛才嚴白虎揭破了陳氏的牛皮,顯露了真相。讓常氏對於嚴白虎的見識有了幾分肯定,這會兒不假思索的問起了兒子該咋辦了。

    「我們家沒有吳中四大姓那麼顯貴,相反,我們是小寒門,小豪強而已。所以,非是驚人之舉,或有驚人才智,不足以入那大儒的門牆。現在,孩兒也一時想不通透,待去探聽一下虛實,方可定計。」

    嚴白虎聞言也是搖頭晃腦,口稱定計。

    吳中四大姓就是吳郡最頂尖的四個士族了,而與士族成反比的,那就是寒門了。所謂寒門並不是種田農戶,而是相對有錢,有地,是地方上有幾分影響力,但家中沒名士,沒高官的人家。

    也就是所謂的豪強。

    不用說,嚴氏就是那種小豪強了。

    「嗯,孫子兵法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探聽虛實,要的,要的。」俏娘親猛點頭,跟小雞啄米似的,大讚兒子有才智。

    「那母親可知那方當家住在何處?」嚴白虎問道。

    「這,這。」俏娘親聞言一時間難住了,這這了半天,硬是想不起來那方當住在哪裡了,於是羞紅了臉頰,說道︰「忘了。」

    嚴白虎扶額無言,這娘親只記得人家是如何如何的風光了,這實際的地址卻是忘了,夠大條。

    「娘親不必介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飛來橫禍

    對於狼吞虎嚥的小弟,嚴白虎笑了笑,沒說什麼。而是抬起頭來,問賣大餅的老闆,道︰「這位阿伯,我想去尋大儒方當方先生,不知道阿伯知不知道方先生的住處?」

    「這個我不清楚。」這賣餅的老闆對嚴白虎挺有好感的,嚴白虎教訓小弟,又體恤小弟的一幕挺和諧的,但可惜他不知道,因而只能搖頭說道。

    「謝謝阿伯了。」嚴白虎對著老闆謝了謝,然後牽著小弟的手,說道︰「走咯,再去別的地方問問。」

    「唔唔唔。」小弟鼓著腮幫子,使勁的嚼咽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任由嚴白虎牽著走。

    「真是一對很好的兄弟啊。」那賣大餅的老闆望著漸行漸遠的背影,感嘆了一聲。

    另一邊嚴白虎牽著嚴輿的手,沿著街道而行。一路走,嚴白虎一路問,因為年紀小長的也是不錯,被嚴白虎問話的人都是態度很和藹。

    不過,有道是什麼人,有什麼樣的圈子,被問的人大多數不知道方當是何人。在這市井之中,想尋方當的住處卻是不易。

    最後,嚴輿還是在一處在街道上最繁華的一處路段,擺攤為人寫書信的人的口中,得知了方當的住處。

    卻原來是在城西。

    「方先生乃是海內大儒,世人所敬。稚兒,你尋先生卻是緣何?」這寫信的人乃是一名中年人,呼嚴白虎為稚兒,一臉好奇的問道。

    「我卻是仰慕聖人學說,想向那方老先生學習去的。」人家畢竟是告訴了方當的住處,嚴白虎聞言也不隱瞞,笑著回答道。

    「稚兒能有此心真好,想當年我像你年紀一般大的時候,整天只知道吃,還有玩呢。」寫信的人聞言頓時肅然起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怒髮衝冠

  「哼,小子你想找死不成?」嚴白虎那一剎那的目光實在凶厲,殺氣騰騰,縱使這魁梧大漢也都為之一驚,但緊接著又惱羞成怒,怒哼道。揚鞭欲揮。

  「大兄,我怕。」剛被打了一鞭子,嚴輿已經成了驚弓之鳥了,聞言立刻躲在了嚴白虎的背後,大喊怕。

  「不怕,此賊兒也,且看為兄為你報仇。」嚴白虎憐惜的摸了摸小弟的頭,柔聲說道。隨即,嚴白虎抬頭看向了這車伕,怒斥道:「死?你即非天子,又非大官,可言我生死?家養奴兒,想造反呼?」

  「諸位叔伯,我們兄弟乃是烏程縣人士,在此行走乃是天經地義。而此人縱車馬馳騁於大街,險些傷了我們兄弟性命不說,還揚鞭便打,當真狂妄。還請叔伯為我們兄弟做主,攔下此人。」

  嚴白虎怒斥了一聲這車伕之後,立刻轉身朝著四方行人行禮,自稱是本地人士。

  這是因為嚴白虎聽這人的口音雖然能聽懂,但似乎不是吳郡口音,肯定這人乃是外地人。

  本地人當然維護本地人,這是到哪裡都能行得通的道理。更不要說,這個傢伙光天化日之下,縱車馬橫行,險些傷人命不說,還鞭打他們。

  道理上也是他們佔據優勢。

  呼聲求救,並不丟臉。

  「老子今天將這一鞭子給報回來不說,還要你們這幫傢伙,別想完好無損的走出這烏程縣。」

  嚴白虎心中惡狠狠的想著。

  「正是,縱馬車馳騁不說,還揚鞭打人。打的還是這麼小的孩兒,你還是不是人?」

  「家養奴兒,也敢仗勢欺人?」

  「我聽出來了這廝是丹陽郡口音,焉敢在我吳郡縱橫。」

  這個時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愛一回受一次傷 我的命就這麼冰涼
愛一回受一次傷 我習慣了單人床...」

TOP

 17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