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紀元 作者:黑天魔神(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黑色紀元 作者:黑天魔神(連載中)

黑色紀元 作者:黑天魔神(連載中)

【作者簡介】

  黑天魔神 ,政府工作人員兼網絡作家,人黑、臉黑、嘴巴也黑,就是心不黑!愛好啃骨頭。代表作:末世三部曲《末世狩獵者》《末世獵殺者》《寄生體》,是末世流的領軍人物。

【內容簡介】

 蘇浩來自未來,他保留著記憶,知道喪屍的弱點,明白如何獵殺怪物獲取收益。人類在黑暗歲月中研究、驗證得出的所有技術沉澱,被他在另外一個平行時空提前複製。先知先覺使他擁有旁人無法比及的優勢,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從城市廢墟里尋找倖存者,緊密團結在自己身邊,共同掙扎,共同對抗。

【其它作品】

《星官賜福》 《欲魔錄》  《寄生體》 《失界》 《丐魔》 《末世獵殺者》
《末世狩獵者》 《霸龍傳說》  《翔龍傳說》 《叛逃者》  《廢土》  《罪軍》

TOP

第一節 蘇醒1


蘇浩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了一朵雛菊。

白色的花瓣綻放在晨光下,帶著晶瑩的露珠,透射出一道非常微弱,五顏六色的彩虹。

它離蘇浩躺著的位置很近,距離鼻尖隻有五釐米,甚至可以聞到淡淡的香氣。

遠處,傳來沉悶莊嚴晨鍾報時的聲音。

蘇浩默念著數字,從一,數到八。

那個方向,是城市南麵的火車站。最顯著的標誌性建築,是一座巨大的鍾樓。

記憶,與現實完全吻合。

他微笑著從地上爬起,看了一眼車流和行人已經顯得密集的馬路,轉過身,深深地吸了口氣,抬起腳,走進旁邊玻璃門已經敞開的“百盛”商業廣場。確定沒有任何人注意到自己之後,這才緩緩走向公共衛生間,狠狠揮拳砸碎帶有醒目“119”字樣的紅色櫥窗,從中取出沉重的消防斧。

。。。。。。

除了自己,沒有人知道蘇浩來自五十六年以後。

也就是未來。

那是一個充滿著腐臭和死亡的世界,記憶中最清楚的部分,完全被鮮血、骨骼、碎肉占據。天空一片陰暗,就連太陽也很少出現。

蘇浩製造了一台時空穿梭機。然而,超光速遷躍產生的維度重壓,對生命體會造成極其強烈的精神震蕩。迫不得已,他隻能採取備用方案————利用收集到的各種材料,製造一具最為強悍,集中了人類所有體征優點的身體,通過意識灌輸和能量催化,使重生後的自己,順利返回二零二零年。,

。。。。。。

鏡子的蘇浩,不再是記憶中老態龍鍾的模樣。

他現在的個頭很高,肩膀非常寬闊,身上穿著的皮製夾克雖舊,卻顯示出腰、腿和上身之間完美的黃金比例。胸前的紐扣敞開,露出薄汗衫覆蓋下糾結發達的胸肌。高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節 蘇醒2


蘇浩淡淡地笑笑,腳下驟然發力,以超過百米衝刺的速度朝前猛衝。保安尚未反應過來,他已經衝進倉庫,反手將閘門關上,用力扣緊沉重的鐵閂。

未來收集到的能量,隻夠穿梭機運行到這個時間。

他無法去做更多準備,隻能讓自己在盡可能安全的情況下,默默等待。

閘門外傳來怒吼和喊叫。緊接著,是急促的腳步和電話報警。聚集在外麵的人越來越多,很嘈雜。鑰匙插進鎖眼用力轉動,還有皮鞋以及重物狠狠撞擊門壁,咒罵和斥責聲伴隨其中。聲音很模糊,勉強能夠聽到“員警”、“可能想要搶劫”、“會不會是逃犯”之類的字句。

門閂已經從內部卡死,想要從外麵強行突破,就必須使用爆破、氧焊切割,或者破壞牆壁之類的方法。

蘇浩轉過身,用挑剔的眼光打量自己所在的倉庫。

貨架上整齊碼放著數以百計的紙箱。從外部標簽來看,儲藏品應該是鞋子和各種箱包。他非常耐心的在堆積如山的貨物中仔細挑揀,翻出一隻牢固耐用的多功能登山背包,一雙與自己尺碼對應的氣墊型運動鞋。

時空傳送充滿不可知的危險,他沒辦法從未來帶回更多的東西。除了一些提前傳送到預定坐標的武器和藥劑。。。。。。絕大部分裝備和生活必需品,隻能從現實世界獲得。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

六個多鍾頭以後,閘門外已經沒有任何聲響,死一般的寂靜。

蘇浩收拾好自己需要的所有東西,拿起斜放在腳邊的消防斧,慢慢握緊。

他的嘴角在漸漸向上彎曲,臉色是病態的蒼白。

用力抓住冰冷的鋼閂,朝開啟的方向擰轉。伴隨著令人牙酸的金屬摩擦,沉重的閘門緩緩鬆開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節 活人1


沉重的木製板條箱背後,藏著兩男兩女。

“你。。。。。。你是誰?”

首先發問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身材削瘦,深色長褲從臀部垂下,高挽著衣袖,白色襯衫領部的紐扣敞開,胸口有一大片不知道從哪擦上的油汙。他手握著一把小鐵錘,聲音很低,說話節奏也很,聲色俱厲,身體卻在不受控製般劇烈顫抖。

蘇浩全身上下的肌肉已經收緊,隻要稍有變化,就會立刻掄起斧頭毫不猶豫地反掃。他警惕地看了對方一眼,發現沒有任何人被病毒感染,身體表麵也沒有被啃咬或者抓破之類的傷口。

“和你一樣,逃難的。”

說完這句話,他迅速從男子身邊閃過,走進儲藏室內間。

屋角,靠近牆壁的位置,有一隻布滿灰塵的舊木箱。它很小,容積不過一立方米左右,表麵覆蓋著一層肮髒破爛的麻布碎片。偽裝,加上儲藏室暗淡的光線,使躲藏在這的避難者們並未發現,或者應該說是沒有對它產生絲毫興趣。

蘇浩直接而強硬的闖入,使中年男人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然而,目光剛剛接觸到蘇浩手那把沾滿血肉黏漿與人類毛發,散發出強烈血腥與殺戮意味消防斧的瞬間,他的眼角也不由自主抽了抽,張了張嘴,硬生生吞下已經衝到咽喉,正準備脫口而出的憤怒斥責。

蘇浩根本沒有注意到男子臉上微妙的情緒變化。牆角這隻舊木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當他看到緊緊扣住箱蓋的鐵鎖仍然保持完整,沒有被撬動破壞過的痕跡之後,從幾小時前就一直高懸的心髒,也終於緩緩平落下來。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節 活人2


算不上鋒利,但足夠沉重的鋼斧,狠狠劈碎了鎖扣。蘇浩蹲下身子,用力掀起箱蓋,一件件曾經被自己親手擺放進去的物品,也隨之出現在眼前。

這是他從五十六年後傳送過來的第一隻箱子。

箱內空間被分為三格。在第一格,蘇浩拿起一支點五零口徑的m500手槍,熟練地撥弄了一下裝滿子彈的轉筒,“哢嚓”一聲合攏,迅速插進腰間的皮套。

超時空傳送隨時可能遭遇無法預料的危險。蘇浩清楚地記得————除了手槍,自己還在箱子裝了整整兩百發子彈。現在,它們隻剩下十六顆,其餘的,都變成散落在箱底厚厚一層灰黃色的粉末。

他沒有哀歎或者惱怒,直接從保存完好的第二格抓起橡膠止血帶,挽起左臂衣袖,又取出一隻帶有紅色“十”字的金屬盒,打開。。。。。。盡管子彈在時空傳送過程中大部分被損失的先例,使他多少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當目光接觸到盒子那些空空如也泡沫填充槽的時候,蘇浩仍然有種忍不住想要罵娘的衝動。

很幸運,在金屬盒的盡頭,還躺著一枚用膠管包裝的針劑。在昏黃的燈光照耀下,可以看到其中滾動著淡藍色的液體。

蘇浩很冷靜下來,他以最的速度從盒子拿起注射器,從膠管抽出藥液,將針頭對準自己左臂上微微凸顯的青色血管用力紮下。當針管的藍色藥液被活塞全部推入身體之後,神經一直緊繃的他,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未來時代,已經研製出對抗病毒的疫苗。體內產生了免疫的人類,再也不會因為被喪屍抓咬而感染。這種疫苗對新陳代謝同樣具有活化效果,注射者體內的白血球也會不定時強化分裂。一般情況下,這種狀態會在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節 繞圈1


不知不覺,所有人都開始下意識服從蘇浩的命令。這並非盲從,他的準確斬殺,對形式的精明計算和判斷,已經在其他人心目當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擇優者為首,是智慧生物的本性之一。

圍在奔馳車附近的喪屍都被吸引過來。在它們簡單野蠻的思維意識,活人就是“食物”的代名詞。這種誘惑根本無法抵擋。它們隻能沿著最短的路線,以自己所能達到的最速度,嚎叫著,瘋狂亢奮地猛撲過來。

停車場中央擺滿了上百輛汽車,以斜坡出口為端點,曲形通道呈不規則的“o”字。蘇浩的意圖很簡單————隻需要且戰且退,吸引喪屍追逐自己,單方向圍繞通道做逆時針運動。等屍群追至通道最下方,也就是距離出口最遠的時候,所有人立刻加速度,就能安全脫離這片困境。

未來世界的研究表明:病毒爆發初期的感染者行動速度,大約為每小時三至四公。與普通成年人每小時五公的步行速度相比,無疑要緩慢得多。尤其是在奔跑情況下,喪屍根本無法追趕。這種情況會隨著病毒在感染者體內進化而逐步改變。但就目前而言,蘇浩的計劃其實非常穩妥。

“噗通————”

蘇浩再次砍翻了一頭喪屍,當斧刃從對方頭部正中劈下的瞬間,麵目猙獰的喪屍竟然雙頰一鼓,在巨大的能量壓迫下,將一顆眼球猛然彈了出來。這團散發著濃烈惡臭的球狀物質在空中飛旋,筆直擊中了站在隊列末尾黃怡的肩膀。

這東西沒有任何殺傷力,其實就是一團蛋白質和脂肪的混合體。可對於幾小時前還沐浴在文明光輝之下的女孩而言,卻如同親身經曆最恐怖影片一般可怕。黃怡立刻被嚇呆,她瞪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節 繞圈2


他們腦子此刻的思維意識全部都是“求生”和“喪屍”。他們沒有應對這種恐怖場景的經驗。仍然停留在文明社會規律之下的慣性思維,使他們無法立刻去阻止黃怡此刻的舉動。畢竟,任何人麵對死亡和惡心的東西都會感覺恐懼。

何況,黃怡還是一個女孩。

“你們這些白癡!都看著我幹什麼?抓住她!一旦被屍群包圍,我們大家都會死在這兒————”

蘇浩一邊咒罵,一邊靈活地調整步伐,不斷改變與喪屍之間的距離,尋求最適合的攻擊角度。這些感染者是最低級,也是最容易對付的變異生物。但即便的各方麵能力都得到強化的人類,也無法對抗密集湧來的屍群。

他剛剛注射過疫苗,也服用過銀骨。雖然不懼怕病毒感染,但骨骼強化效果至少需要八至十二小時以後才會開始初步顯現。

蘇浩一直認為自己的計劃非常慎密:他用分別傳送的方法,保證了身體安全,也使物資損耗率降至最低。他按照城市圖紙的建築坐標,在商場地下倉庫呆了很久,從而避開了病毒爆發最初時期的狂暴與混亂。然而,他卻低估了這個時代人類對於死亡的強烈恐懼心理。

強烈的求生意誌,使黃怡爆發出令人難以想像的速度。短短五、六秒鍾,她已經衝過了停車場側麵的邊線。如果將中間部位擺滿車輛的整個通道看做圓形鍾麵,把出口斜坡看做正十二點,那麼黃怡已經逆時針跑到了大約四至三點鍾的位置,而蘇浩等人還停留在相當於八點鍾的位置上苦苦支撐。

喪屍沒有思維,卻擁有比任何掠食生物都靈敏的嗅覺和聽覺。幾頭剛剛從奔馳車前離開的喪屍,立刻捕捉到那股距離越來越近的活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節 憎厭1


胖子很累,裝載了太多脂肪的身體,使他的每一個動作,都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力氣。

他一直在粗重地喘息。然而來自黃怡的呼救,卻使他不得不繼續消耗所剩不多的體力,像皮球一樣義無反顧開始瘋狂跳躍。他象一枚炮彈般,轟然與撲過來的喪屍相撞。沉悶的肉體撞擊聲,甚至讓沉重冷靜的蘇浩麵孔也微微扭曲。鄭超繼續怒吼著,高高掄起拖把柄端,對準抓住黃怡足踝的喪屍後腦狠狠插下。伴隨著插穿硬物並且深入空洞的清晰墜入感,黃怡看到喪屍臉上的猙獰瞬間定格,死死抱住自己右腿的那雙爪子,也無力地鬆開。

她一秒鍾也沒有遲疑,動作麻利地掙開束縛,以舞蹈專業人員特有的柔軟和靈敏,迅速爬起,轉身就跑。

胖子有些愕然,因為拯救愛人而膨脹的自信,也使他有些理解黃怡此刻的舉動。他繼續喘著氣,正準備拔出被卡在喪屍頭部的拖把,卻猛然聽見身後傳來蘇浩的怒吼。

“跑————”

“砰————”

吼聲與槍聲幾乎同時發出。脫膛而出的子彈,準確鑽進了一隻剛剛朝胖子撲來的喪屍頭部。巨大的能量將整個頭顱轟得粉碎,爛肉和臭血頓時瀉落如流瀑,濺得到處都是,灑落胖子全身。

鄭超驚恐萬狀地發現:從黑暗中撲向自己的喪屍不是一隻,而是一群。

蘇浩再次扣動扳機,轉筒剩餘的四顆子彈,接二連三轟爆了同樣數目的喪屍頭顱。距離和體力的限製,使他隻能做這麼多。然後,眼睜睜看著最後三頭喪屍張開大嘴,狠狠啃向孤立無援的胖子。

無法抗拒的重量,瞬間壓垮了鄭超。

他感覺到從肩膀和背部傳來的劇痛,也聽到皮膚和肌肉從身體被撕裂的聲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節 憎厭2


意識越來越模糊,胖子艱難地扭過頭,朝灑滿陽光的斜坡上方看了一眼,無限期待,也無比渴望地呻吟。

“黃。。。。。。怡。。。。。。救。。。。。。救救我。”

直到眼皮完全合攏,意識被黑暗吞沒的最後,鄭超也沒有看到過心愛女人的身影。

她跑得很,根本沒有聽見胖子最後的聲音。

。。。。。。

黃昏的餘暉從樓房間隙中照射下來,使人無法直視,隻能躲避在陰暗的角落。現在已近日暮,最多半小時後,整座城市就會陷入最深沉的黑暗。

這是一間與馬路鄰接的五金電器鋪。麵積不大,卻足夠四個人容身。也許是覺得卷簾門鎖扣下麵那道幾厘米高的縫隙不太安全,李立斌幹脆用十幾枚水泥釘將其牢牢固定。

三麵都是牆,沒有第二道出口。想要離開這個在兩小時被他們改造成臨時牢籠的地方,唯一的方法,就是利用店的氧氣瓶和乙炔發生器,把卷簾門割開。

房間彌漫著濃重的機油味。為了不引來黑夜中徘徊的屍群,幸存者們沒有使用店的柴油發電機,隻用幾根蠟燭驅趕黑暗。

桌子上擺著一堆裝滿各種食物的塑料袋。有饅頭和麵包,也有大塊的熟肉和燒雞。桌腳的地麵上還有幾箱礦泉水。這些,都是逃亡途中從食品店和超市掠奪的戰利品。

蘇浩吃得很慢。燒雞和饅頭都是未來時代難以見到,價格也極其昂貴的珍品。那個時候,隻有將軍之類實權人物才有資格享用這些。

欣研坐在靠牆的椅子上,把麵包撕成小塊,慢慢塞進嘴。她默默注視著桌上那支正在燃燒的紅色蠟燭,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

李立斌已經脫掉被髒血汙染的襯衫,換了一件從店鋪找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節 居所1


喪屍疑惑地抬起頭,朝聲音來源的方向努力張望。隻見從遠處衝來一輛急速飛馳的“雪佛蘭”轎車,仿佛脫韁野馬朝這急劇接近。未等動作遲緩的喪屍從地上爬起,狂吼的車頭已經筆直衝了過來,將它從腰部狠狠撞斷。脆弱半腐的下身當場輪胎碾碎,上身則緊貼車頭,直到百米外車子挺穩後,才失去空氣阻力依托,重重掉落。

蘇浩從車上走下,掄起消防斧,狠狠劈斷喪屍的兩條胳膊。緊跟其後的欣研則抓緊一根長度超過兩米,前段帶有“y”字形分叉的鐵杆,用力夾住喪屍脖頸,死死壓在地麵,無法動彈。

鐵杆,是蘇浩昨天晚上在五金鋪用各種材料焊接而成。在未來世界,這種東西是所有獵屍者的必備工具。

蹲下身,用匕首挑開喪屍身上的衣服,再用刀尖輕輕割開喪屍背部的皮肉。病毒侵蝕,加上大部分生理機能損壞,使外翻的肌肉呈現出大片灰斑。沿著刀尖切開的部位,蘇浩聚精會神搜索著破敗的韌帶和肌肉。很,後頸略微偏下的位置,一條顏色仍然保持暗紅的粗大血管,從不斷分剝的肌肉深處顯露出來。

他從背包取出一瓶用白色粉末製成的溶液,把注射器插進橡膠瓶塞,抽出二十毫升,拔出,再把針頭紮進喪屍背部的血管。隨著白色溶液被活塞慢慢推入,被套杆牢牢卡住脖頸的喪屍也如同受到刺激般瘋狂嚎叫起來。它的眼球立刻開始膨脹,向外鼓凸,並且填充了整個眼眶。身體像癲癇患者一樣劇烈抽搐。如果不是失去了手腳四肢,欣研根本不可能將其壓製,而是被這頭恐怖的食人怪物當場撕成碎片。

蘇浩認真地看著喪屍,左手按緊對方不斷扭動的頭顱,右手迅速從背包取出另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