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大蠻年 作者:方小木(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宇宙大蠻年 作者:方小木(連載中)

宇宙大蠻年 作者:方小木(連載中)

【內容簡介】

月球上空,幾萬艘龐大的黑色艦船一動不動,不接受談判,不接受饋贈,甚至連挑釁都置之不理,地球並不安全,我們滅亡在即。

在這個強者林立的大宇宙時代,人類少年,是如何在浩瀚的星海中,戰出人類的霸氣,走上宇宙巔峰的。

TOP

第一章  搬磚的少年


    一塊紅磚,長長方方,帶著弧形,落在前方的勞動車裡,發出一聲“哐當”的悶響。少年的臉黝黑。

    火紅的太陽掛在碧藍的蒼穹間,正肆無忌憚地炙烤著大地的一切,遠方的柏油馬路上,一縷縷扭曲的熱浪,昭示著此時的高溫。樹林裡,知了的叫聲嘶啞。

    扔磚的少年,卻仿佛對這一切視若無睹,他赤著上身,露出精瘦的肌肉,一塊塊扔著地上的紅磚,等到前方的勞動車裝滿後,他就拉著車,衝上一個小土坡,將磚頭碼堆在一排鋼管搭成的架下。

    一車車,一堆堆,少年的身影不停。

    時間慢慢地過去,氣溫越來越高,樹林裡的知了叫聲,已經從嘶啞變成了斷續,又從斷續,變成了停歇。少年一張黑黑的臉上,除了額間一個半月形的紅色胎記外,全都掛滿了汗水。

    “死喜木,不要命啦?”知了停叫的樹林裡,突跳出來一個十七歲的矮胖少年,他也只穿著一條條紋短褲,左手拿著一瓶礦泉水,右手拿著一把扇,滿臉都是悻悻之色,“這麼熱的中午,你居然還一個人在加班,還想不想見你鄉下的爺爺了?”

    抬頭看了看走近的同伴,叫喜木的少年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潔白而整齊的牙齒:“沒事的曲仙,今天的天氣也不怎麼熱,我加完了班,下午就可以和你一起去賣水果了。”

    “高溫四十一度,你居然說不怎麼熱?好吧喜木,我被你打敗了。”曲仙一邊將手的礦泉水擲過來,一邊從短褲後面摸出一個巨大燒餅,哼著說:“又沒吃午飯吧!你們工頭也真缺德,說好管中午一頓飯,可就給兩個饅頭,當早飯吃都嫌不夠,無良!”

    “我不餓……”喜木剛說了一句,鍋蓋似的燒餅就扔了過來,只得順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一百十天


    “想怎樣?”歪老二揮舞著手中的扇子,好像那是一把菜刀一樣,“當然是賠錢了,你扔東西把老子的鼻梁砸碎,不賠錢怎麼成?”

    “賠錢?賠多少?”

    “賠多少?”歪老二眼珠一轉,“你們兩個兔崽子合伙賣水果,怎麼著也掙了不少錢,你又天天在工地上干活,油水更是不少,這樣吧,看在大家同為鄰居的份上,就賠個兩三千塊算了。”

    “兩三千塊?歪老二,你不如去搶吧!”一聽對方獅大開口,曲仙再也忍耐不住,從喜木背後跳出來。

    “爸,你不能要他們的錢,這把扇子扔進來,打在豎蚊帳的竹竿上,根本沒有打到你。”破舊的門邊,一個約十一二歲,扎著兩條衝天辮的清秀小女孩鑽出頭來,猶豫再三後,她才怯生生地說。

    “你個死丫頭,胳膊肘往外拐,老子揍死你。”聽見小女孩這麼說,刀疤漢氣得滿臉通紅,拿著竹制的扇子,沒頭沒腦地打了過去。小女孩的頭頂上,頓時流下一條細長的血線。

    “住手!”喜木眉宇間寒光一閃,冷冷地說。歪老二卻恍若未聞般,只是一個勁地打女兒。

    “我說,住!手!”一股壓抑的氣息,宛如實質般對著歪老二直衝而去。仿佛心髒被結結實實地扎了一下,歪老二只覺得胸口一疼,掄在半空的扇子,竟再也打不下去。

    “干……干什麼……”說出這句話後,他才發覺自己連聲音,都已經顫抖起來。對面這個乾乾瘦瘦的少年,在此一刻,竟如同一尊神祇般讓他不敢直視。“我……我打自己的女兒,要你多管?你不給錢也行,那我就活活打死這個賊丫頭,省得礙眼。”

    他說著話壯起膽,又要朝門邊的小女孩打去。喜木輕嘆一聲:“歪老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巨龍山上捉松鼠


    喜木一愣,抬頭望去,只見一個十七八歲、比曲仙還要矮胖的男學生抓起西瓜,看也不看,就扔在了銀杏樹下的河裡,同時甩過來兩個硬幣,說:“我出雙倍的價錢,買這片西瓜。”

    白皙女孩怒說:“許其風,西瓜讓你買沒什麼,可你為什麼要扔在河裡?你對我有意見,也別糟蹋東西呀!”

    “我花了錢,我買了西瓜,我想扔就扔,怎麼樣嘛?”叫許其風的胖少年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相當欠揍。

    喜木也不與他一般見識,對白皙女孩說:“西瓜被他搶去了,要不你拿個蘋果吧!一個蘋果我也算你一塊錢,行不?”

    白皙女孩點點頭,挑了最小的一個蘋果拿在手裡,不料胖少年窺伺一旁,趁她不備,又將蘋果搶了去,丟下河灘的同時,扔了兩塊錢在水果車上。

    白皙女孩氣極,憤怒地說:“許其風,你別欺人太甚,我和胡憶分手,是他對不起我在先,你這只小走狗,憑什麼來找我的碴?”

    “落晴雨,你是我們隊長泡過的馬子,不管隊長對得起你對不起,你和他分手,就是往我們北落散打隊臉上抹黑。找你的碴?嘿嘿,我們北落散打隊的三虎四豹,已經商量好了,大家分一三五,二四六,輪流找你的碴,你又能怎麼樣呢?”胖少年說著話,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百元鈔票拍在水果車上,大咧咧地說:“賣水果的,這一車水果我包下了,老子把水果全扔在河裡喂魚,也不給朝三暮四的女人吃。”

    落晴雨氣得直跺腳,顧不上再拿水果,朝那邊街道快跑而去。“等等!”一直默不作聲的喜木,忽然喊了一聲。

    落晴雨停下腳步,回望喜木,一張白皙透明的臉龐,已掛下幾滴晶瑩的淚珠。“你給了我一塊錢,我還沒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得鼠


    喜木早有防備,從岩石上一躍而起,朝紅松鼠追去。山頂何處有石,何處有荊棘,他埋捕獸夾時就已經牢牢記清,現在全無顧忌地放足狂奔,竟將兩者的距離拉近了不少。

    紅松鼠奔逃之時,還不忘回頭看上一眼,瞧見喜木健步如飛的樣子,它猛一個轉身,返朝山頂逃去。

    喜木一怔,若紅松鼠沿來路直逃,自己拼著摔兩個跟頭,必能跟近,然後依靠從小在河灘裡練成的擲石本領,十有八九,能砸中這只松鼠。然而對方不逃反回,卻把他的計劃打亂了。他一個急剎,再一轉身,卻發現山頂寂寂,夜風空空,紅松鼠的影子,竟就此消失,再也不見。

    他的反應極是神速,身子一伏,趴在地上紋絲不動。這只紅松鼠既能驅使山鼠當前鋒,於狂奔之際還敢返逃,顯然智力頗高。一回首不見蹤影,必然是躲在某處草叢或岩石下,與其亂闖亂找,不如和對方拼一拼耐力。

    他趴在地上,呼吸調到最小,聽力蔓延開去,時刻偵探著四周的動靜。起初四周毫無聲響,但喜木發了狠勁,兩個小時,趴在地上,硬是手指都沒有動上一動。

    很顯然,面對這樣的對手,狡猾如紅松鼠者,也要敗北了。一叢小黃草下面,紅松鼠終於忍耐不住,悄悄地探出頭來,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它身子一動,喜木馬上便察覺到了,緩緩調整身體的發力方向,預備著全力一撲。

    再等三五分鐘,紅松鼠終於確定四周已然安全,整個身軀,都從草叢中鑽出來,準備覓路回去。喜木瞅准機會,一個起躍,將手中的大網對准草叢左側三四尺的地方,猛撲而下。

    他這一撲方位時間,拿捏得極為精確。他身子躍起,紅松鼠已然知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紫水晶


    喜木嚇了一跳,差點沒放開雙手,所幸小紅龍只抓了一下就縮回爪子,將從喜木額頭胎記上抓下的鮮血,輕輕地塗抹在紫水晶上。

    喜木睜大眼睛瞧著,一時忘了額頭上的疼痛。被鮮血塗抹過的水晶上,一篷淡紫色的霧氣緩緩升起,幻化成一張醜惡無比、恍若骷髏的臉龐來,湊近喜木的額頭聞了聞,發出一陣類似蜜蜂振翅的聲響後,就又重新化作紫霧,飄回水晶裡。

    喜木一時如同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再看小紅龍,這只紅松鼠正站在石面上又蹦又跳,一副頗為生氣的樣子,似乎剛剛那張骷髏臉龐說的話,刺激到它了。

    喜木現在,卻管不了它生不生氣了,懸崖往外凸出,往上爬太不現實。他瞅著下方看不到底的峭壁,咬了咬牙,對準一棵朝外生長的小樹,猛一放手,身體貼著峭壁滑下,危險萬分地抓住了小樹的樹幹。只是肚皮和胸膛,早刮得鮮血淋淋了。

    到了小樹上後,四邊的雜草亂柴,已然多了許多。喜木或滑或跳,慢慢地來到安全的地方,雖然身上的傷痕又多了幾道,但能夠從那麼危險的地方脫身,喜木已對結果極為滿意了。

    咕吱咕吱幾聲,小紅龍從山壁上跳了下來,它一只小松鼠,攀岩跳石,自比喜木靈便多了。

    “現在總可以回家了吧!你這個小家伙。”喜木脫下外衣,擦拭著身上的血痕,所幸傷口都很細小,過得幾天,自己就會好的。

    小紅龍溫順地爬到他的肩膀上,一人一鼠,開始返城。喜木此時,連用精疲力盡來形容,都難以表達身體的疲憊。幾乎是走三步,停一步,來時只花了一個小時的路途,回去時,他卻用了將近三個小時。

    回到租房裡,曲仙早已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失車


    如此一來,曲仙一人站在邊上,就有點難為情了。去工地上撿了一雙工人留下的手套,也過來幫忙撿磚。喜木知道此時叫曲仙休息,這胖小子說什麼也不會答應,因此沒有太過客氣。

    有了兩人的幫忙,一車磚頭,比前一日早半個小時就搬好了。曲仙累得氣喘吁吁,汗如雨下,連聲大嚷這個活真不是人干的。小奇兒身上的衣服也已濕盡,不過臉上的笑容,卻更加燦爛了,能幫喜木干一點活,小姑娘的心裡,高興遠多於疲累。

    三人搬完了磚,就坐在樹蔭裡乘涼。不一會兒絡腮胡子領著眾工人上班,把今天的工錢結給喜木後,又從口袋裡摸了一包糖出來,說是昨天喝喜酒拿來的,自己吃了會牙疼,讓喜木嘗嘗鮮。

    喜木也不客氣,接過了糖,在回去的路上,盡數分給小奇兒和曲仙。剛回到租房院子,就看見歪老二黑著臉蹲在門口,嗞啦嗞啦抽著香煙,顯然昨天的一百塊錢,已然輸光花光了。

    喜木也不理他,扯了看著自家老爹發呆的小奇兒一下,回到租房裡,將水果整理好後,留了小紅龍在家,就一路直奔北落高中。

    今天是禮拜五,北落高中的學生們早早地放了學,水果剛賣到一半的時候,曲仙忽然臉色大變,指著遠方急馳而來的一輛車子,說:“喜木,不好。”

    喜木也看見了那輛車子,說:“是管爺,先別急,他們不一定是衝我們來的。”

    世界上的事情,通常是,你想他來,他不一定來,你不想他來,他偏偏就來。遠方的車子馳到三輪車前,一個剎車停下了,從車子上走下來一個二十來歲,充滿陽剛之氣的女孩,她看了喜木和曲仙一眼,問:“你們在賣水果?有證沒有?”

    曲仙連忙說:“沒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流星撞地球


    離開學校來到安行市的繁華街道,落晴雨挽著喜木的手,慢慢地鬆開了。一頭鑽進一家賣衣服的大商場裡,左挑右選起來。

    喜木奇怪地問:“你要買衣服?”

    落晴雨嗯了一聲,快步走到男裝區,挑了幾件新衣遞給喜木,說:“幫我試試。”

    喜木以為她要幫自家親人買衣服,就脫下上衣,一件一件地試起衣服來。落晴雨出身富貴人家,審美目光很是挑剔,喜木接連換了七八件衣服,她都說不合適。喜木耐著性子,旁邊的陪購員也一直幫著挑選,才終於在試穿第十件衣服的時候,讓這位大小姐,滿意地點了點頭。

    試好衣服,落晴雨並不罷休,褲子、鞋子、襪子、皮帶、帽子輪流試穿,就差沒叫喜木換內褲了。直到喜木的一身行頭都換了新,她才去櫃台付錢,招呼喜木出門。

    喜木說:“我去把衣服褲子換下來。”落晴雨搖頭:“先別急著換,你穿著讓我看看,萬一瞅著哪個地方不合適,我可以拿回來退。”喜木一臉狐疑:“你把衣服褲子的商標都剪了,還能退麼?”落晴雨笑笑:“能退的,我認識這裡的經理。”

    試完衣褲,落晴雨帶著喜木直奔一家高級餐廳,點了滿滿一桌菜。喜木甚是過意不去,連說菜夠了,落晴雨微微一笑,又再點了幾個,問:“喝酒嗎?”喜木說:“能喝一點。”落晴雨:“我也能喝一點,服務員,給我們上五瓶啤酒。今天,我們兩人,來個酒逢知己千杯少。”

    喜木的性子,要麼不領情,領了情,就絕不再多啰嗦。事已至此,他倒也不客氣了,放開肚量胡吃海喝,不但將一桌菜肴消滅乾淨,五瓶啤酒,更有四瓶下了肚。

    落晴雨也喝了一瓶啤酒,她嘴上說來個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拒舞


    一路快行,來到別墅群裡最大的別墅前,落晴雨看了看喜木手中的袋子:“你的舊衣服,先放在外面,等我們出來後,再來拿取。”

    喜木點頭:“好。”找了一株枝葉茂盛的小樹,將袋子藏好。落晴雨很細心地整理了一下他身上的衣褲,也不按鈴,推開大門上虛掩的小門,直接走了進去。

    假山草坪,名花稀樹,喜木還是第一次來到有錢人家的庭院中,望著這占地十幾畝的院景,說:“你同學家的院子好大,也很漂亮。”

    落晴雨笑著說:“她父親是做房地產的,家裡很有錢,自家的庭院,當然要弄得漂亮一些了。”

    喜木又望了停車棚裡十幾輛嶄新的跑車一眼:“那些車子,也都是她家的麼?”

    落晴雨臉上略有不自然:“不是的,那些車子……或許是她家裡客人的吧!”喜木大奇:“她家裡今天有很多客人?”落晴雨嗯了一聲:“有幾個吧!”

    喜木心中疑慮頓生,但既已入門,也不便就此拂袖而出。跟著落晴雨穿過小石鋪就的細徑,來到了別墅的大門前,落晴雨依舊沒有按鈴,推門直入。

    “小雨,等星星等月亮,終於把你等到了。手機打不通,房間又沒人,我還以為,你這朵北落校花,不來參加今晚的流星雨大派對,順便,給我祝祝生日了呢!”一個甜美的女音,幾乎在落晴雨進門的同時,大聲響起。

    “我手機沒電了,跟一個朋友吃了頓飯,來遲一小會,小余你別見怪!”落晴雨微笑著說。

    “不見怪,不見怪,你肯來,我已經很高興啦……跟一個朋友吃了頓飯,那你的朋友……”甜美的聲音似乎想起什麼,一拉大門,門外正欲走欲留的喜木,頓時暴露在了幾十雙眼睛之下。

    是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勿道窮人善可欺


    “喜木。”眼看四周群情湧動,不但眾男生叫囂不已,連一些女生,也開始指責起喜木來,落晴雨最終選擇了妥協,“你就道個歉吧!小余是個可愛的女生,你男子漢氣量大,說聲對不起,也沒什麼的。”

    “不管什麼時候,不管任何事情,不管對錯,我都可以向任何一個人道歉。但今天……”喜木搖搖頭,說出了他唯一認識的兩個英文單詞中的一個:“NO!”

    “落晴雨讓開!”胡憶被喜木的態度給擊傷了,“這種不知好歹的野蠻人,就該用最原始的方法對付。我保證在我給他一個慘痛的教訓後,他會永遠記得如何尊重女孩子的。”

    “胡憶!”落晴雨憤怒地說,“他再怎麼樣也是我帶來的朋友,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動手,究竟置我於何地?”

    “你又置我於何地?”胡憶冷哼,“帶著這麼個東西來參加生日派對,不明擺著告訴大家,我胡憶在你眼裡,連個賣水果的窮小子也不如嗎?”

    “那你呢?在校慶舞會上公開帶著琪小姐,又給過我面子嗎?那個女人在友校的名聲,連妓女都不如,你和她開房,我又成了什麼?”落晴雨反譏。

    喜木默默站著,聽到這兒,再也無法忍耐,不發一言,朝大門外走去。“站住!”胡憶雖和落晴雨針鋒相對,對他的一舉一動,卻沒有放過,“我讓你走了麼?”一個眼色過去,許其風和其他幾名隊員搶上前去,堵住了喜木。

    “叮鈴鈴鈴……”一種很原始的電話鈴聲,恰在這時響起。喜木先一怔,隨即臉現憂色,從口袋裡摸出一只黑色大手機,原始的鈴聲,正是從這個手機裡發出的。

    他這只手機一拿出來,許其風等人初時愕然,既而捧腹大笑。“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