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鐵之堡 作者:醉虎(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黑鐵之堡 作者:醉虎(連載中)

黑鐵之堡 作者:醉虎(連載中)

【內容簡介】

大災變之後,世間的一切規則重寫,黑鐵時代來臨,

鋼鐵,蒸汽,武力成為人類賴以生存下去的最大依靠,

一個只想混吃等死的慘綠少年,懵懵懂懂之中,被命運之神在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腳,

少年慘叫一聲,打著滾,一頭扎進那片無限廣袤大陸的洪流之中……

TOP

第一章 黑鐵時代來臨


    下了一夜的雨剛剛停下,空氣中那讓人難以忍受的煤灰粉塵一下子被滌蕩一空,張鐵呼吸著這難得的新鮮空氣,一個人走在通往學校的路上,要是沒有遠處工廠區那林立高聳的煙囪所冒出來的一股股沖天而起的黑煙,這天空,應該會更藍吧,張鐵無聊的想著,一邊走,一邊小心的避過路上水泥地面上一灘灘黑色的積水,因為處於工廠區的緣故,下過雨後,地上的積水黑乎乎的,帶著一股子煤灰味。這座城市在帶給人安全的同時,也帶給人束縛和擁擠。

    張鐵向遠處看了看,那一群巨大的煙囪在洗藍的天空下顯得格外刺眼。

    老師說那些煙囪是人類文明的標誌,也是人類得以繁衍和生存的保證,看著那工廠高聳的煙囪,張鐵覺得它像自己最近經常**的**,那冒出的黑煙更像是自己射出的液體,黑煙在污染空氣,液體在污染內褲,都一樣,昨晚夢裡是誰,已經有些記不清了,只是今早起床的時候內褲裡黏糊糊的有些難受,這已經是這個星期的第三次了,因為這幾天在下雨,前兩次的內褲還沒有乾,而在各種​​生活物資極度缺乏的這個時代,張鐵僅有的四條內褲,兩條是用張鐵爸爸以前穿破了的背心改出來的,還有兩條是老哥省下來給自己的,所以今天早上,張鐵只能悲催的穿著那麼一條半乾半濕的內褲來學校報到。

    粗佈在半乾半濕得時候感覺質地會變得很硬,穿在褲子裡說不出的難受,在走路的時候,會摩得張鐵的小弟弟有些生疼,還很冷,一陣風吹來,張鐵忍不住打了個哆嗦,15歲慘綠少年的小弟弟一下子也萎了,那感覺真的很操蛋。

    聽說在大災變之前人類社會的物資極度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國民男中


    黑炎城第七國民學校是標準的男校,顧名思義,全校沒有一個女生,因為男生的課程和女生的課程在安排上存在著巨大的差異,據說為了節約資源,提高教學效率,在過了5年男女同校的初等義務教育階段後,男女生就分校了,男校中所有的課程,都只為了一個目的——生存,讓進入到學校的每一個年輕人,在這個時代,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價,積累夠讓其得以生存的資本!在這所學校畢業的每一個人,都沒有什麼所謂的畢業證,離開學校後,你還能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那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學校裡開設的每一個課程,教授的每一節課,都與你能否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去息息相關,據說女校的教育會柔和一些,還有音樂,文學,廚藝,美術,舞蹈等課程,但這些課程與男校都無緣,除了最基礎的語文,律法,數學課以外,這裡教授的每一門課程,可以說對應的都是一種在這個時代讓人類生存下去的技能——比如說如何照顧一顆種子,讓它們在田裡生長變成食物;

    如何利用手上的一切資源加工製作最基本的生存工具;

    如何利用手上的資源建造最簡單的房屋;

    如何識別躲避野外危險生物的攻擊;

    如何用野外的植物配置最基本的創傷藥;

    如何處理幾種常見的疾病;

    如何使用武器搏鬥;

    如何鍛煉增強自己的身體……

    在總共8年的國民義務教育階段完成後,對大多數學生來說,99%以上的普通人會離開學校,正式步入社會,開始自己的生活,在學校裡所學到的東西,如果你還算用心的話,只要稍加培訓,拿起鋤頭,我們就是農民,進到工廠,我們就是工人,加入軍隊,我們就是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打架


    每個人的工作台其實就是一張一米多長的鐵桌子,鐵桌的一端固定著一台迴轉式的虎鉗,鐵桌前面的工具插槽中則擺放了一排排的工具,有手鋸,銼刀,錘子,鏨子,絲錐、板牙,剛直尺,畫規,畫針,游標卡尺等,而在鐵桌的另一端,則有一台腳踏式砂輪機,腳踏砂輪機旁邊有一個鐵砧,這是最普通的學徒級工作台,也是最便宜的,聽說那種高級的工作台還自帶蒸汽動力模塊與冶煉熔爐,在那些高手的手下,只需要一個那樣的工作台,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他們製造不了的東西。

    既然心裡有了計較,那就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穿上工作服,戴上護目鏡,拿過最長的那根鋼絲,張鐵很快就工作起來,因為沒有專用的鋼絲控制板,所以就只能使用現有工具進行加工,先把鋼絲和木板在虎鉗上固定好,然後放好芯軸,將鋼絲的一頭套好,在小心的順時針繞了幾圈後,檢查了一下,沒有問題,然後就開始放心的用力繞了起來,整個工作其實並沒有多少難度,不到一會兒,張鐵的第一根彈簧的就製作得差不多了,數了數彈簧的圈數,在鐵砧上把多餘的圈數裁去,再用砂輪機把那會劃手的鋼絲兩段磨平,一個最簡單的圓柱形彈簧便製造成功了,試了試,果然很有彈性,第一根彈簧做好,張鐵精神大振,接下來的兩根也沒有費多大的力氣,只是在做彈簧圓勾的時候費了點功夫,而一個教室裡,當張鐵還在用鏨子與彈簧圓勾較勁的時候,有的人已經把三個不同類型的彈簧做好了,最後,禿頂男走進教室,解答了幾個舉手提問的學生的答案,檢查了一下每個人的三個作品,然後再擴展的講了一下彈簧的回火處理,頂部端圓並緊,扭簧的捲繞和內外扭臂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搜刮


    學校的小樹林內,張鐵和地上那個人扭打了不到一會兒,便宜還沒完全佔夠,才剛剛騎在那個傢伙身上揍了不到兩拳,背上突然起來的一股巨力撞來,張鐵整個人就被人一腳從那個被他騎著的人身上踢飛。

    巨力襲身,張鐵就勢往前一滾,接著就一個利索的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整個人才剛剛站起,左右兩邊兩個人同時撲了過來,張鐵一腳踢向右邊那個人,右邊那個傢伙也硬氣,身子一側,腿一抬,硬生生的避過腰部,用自己大腿接了張鐵的一腳,在疼得齜牙咧嘴的同時,那個人的兩隻手也一把抓住了張偉的的右手,張偉的左手剛想動,才打出一拳,也是被人硬吃著一拳後用兩手抓住,剛想用力掙扎,小腹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腳,這一腳直接讓張偉瞬間失去了戰鬥力。

    整場戰鬥用了不到三十秒就結束,在每個人基本實力都相當的情況下,以一對六,一方全無防備,一方是蓄謀突襲,誰來了都是這個結果,而且張偉相比起圍攻他的這幾個人來說,黃皮膚黑頭髮的他身材明顯要小於這幾個傢伙,15歲的張鐵身材1.75米,而圍攻他的那幾個,個子最矮的那個身高都和張鐵差不多,最高的那個傢伙1米8幾,體重差不多是張鐵的一點五倍,這是人種的差距。

    彎下腰乾嘔著的張鐵被人扭住兩隻手臂拉了起來,剛剛圍攻他的那幾個人一個個嘴裡吸著冷氣,揉著有些被張鐵打痛的地方,不懷好意的圍了過來,剛剛被張鐵騎在身上暴打的那個傢伙也站了起來,感覺自己的嘴裡鹹濕鹹濕的,用手一摸,就摸到了自己正在留血的鼻子,一手的殷紅,瞬間整個人就暴怒了起來,兩個大步上前,同樣一拳就打在了張鐵的鼻子上,張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飛機兄弟會


    在科林上尉火眼金睛的注視下,那五個人只好一個個流著鼻血往外掏錢,最少的五個銅幣,最多的十多個銅幣,張鐵則把這些錢毫不猶豫的裝道自己的口袋裡,輪到死胖子巴利,只見死胖子巴利顫顫巍巍的用手從自己上面衣服的兜里掏出九個銅幣放在張鐵手上,臉上露出一個難看而有些討好的笑容,“你贏了……”

    張鐵看著巴利,沒說話,眼睛裡卻有殺氣在醞釀著,伸出的手也沒縮回去,“你確定你的身上全部的錢就這麼一點兒,記得我們打賭的時候說的是全部,全部,你懂的……”張鐵在全部這兩個字上加了重音,同學了這麼幾年,他還不清楚這巴利這死胖子平時最闊,經常帶人下館子,身上怎麼可能只帶這麼一點兒錢。

    巴利看著張鐵的模樣,張鐵也瞪著他,兩個流著鼻血的傢伙大眼瞪小眼的對視了幾秒鐘,眼看張鐵的氣勢越來越足,胸膛越挺越高,那張嘴巴作勢就要張開,巴利臉上的肥肉終於抽搐似的抖動了兩下,那幾顆青春痘上的油光也黯淡了下來,“呵……呵……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我這裡還有一點……”一邊說著,巴利把手伸進了自己衣服裡面左邊,掏了一下,終於不捨的摸出了四枚銀光閃耀的銀幣,然後閉上眼睛,看也不看的放到了張鐵手上。

    一看到這四枚銀幣,張鐵自己也微微張大了嘴巴,這下發了,一個銀幣等於100個銅幣,沒想到這死胖子真的又去偷他老爹的錢了……

    這筆錢對張鐵來說是“巨款”,可對科林上尉來說,卻還並不把這幾個銀幣放在眼裡,看著張鐵狠刮巴利幾個倒霉蛋,科林上尉兩隻手抱在胸前,一隻手摩挲著自己下巴上那一茬鋼針般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黑炎城


    張鐵幾乎不知道自己怎麼能撐到下午放學的時候還沒暈倒,中午被飛機兄弟會的幾個傢伙揍了一頓,讓中午吃的午飯全報銷了,整個下午就只能空著肚子硬挨著,餓極了的時候,就只能在休息的時候去學校的水管哪裡往嘴裡猛灌幾口水——這也是在學校裡學到的這個時代的生存技能之一,學校的教官說過,在一些極端情況下,如果實在沒有什麼東西可吃的時候,如果有清潔的水源,不管渴不渴,都可以往自己肚子裡猛灌一些水進去,這樣可以緩解飢餓,並減低自己體力的下降速度,一個又餓又沒有水喝的人,最多可以堅持兩天,而一個餓著卻有水喝的人,卻可以堅持三天以上,這就是差別。

    唯一讓張鐵感覺幸運的是今天下午的課是集體軍事操列課,這在所有下午的課程中,算得上是體力消耗最小的課程之一,整個下午的課程,就是全部畢業班的學生在換上統一的步裝輕甲以後,扛著一桿3米多長的操練長槍,在操練場上列隊操練,根據教官的口令變幻著各種隊形,演練陣型和刺殺,成為一名一級的槍兵,獲得一名一級的槍兵徽章,是這個時代每個男孩成為男人的標誌與開始,也是大多數學生在服兵役期間的選擇。槍兵是最強調陣型與集體合作的兵種,是最強的兵種,也是最弱的兵種,一個完全由一級戰兵組成的槍兵方正,在戰場上,可以輕易的硬撼三倍以上同一級別敵人非遠程的無陣型攻擊,而一個由五級戰兵組成的重甲槍兵方陣,則是所有正面​​戰場上舉足輕重的力量,整個黑炎城加上周邊數百萬人口,最終也只湊成三個五級重甲槍兵方陣,作為煤鋼聯合會統治這座城市的終極武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商業區和雜貨店


    作為由煤鋼聯合會這樣帶著濃重的商業氣息的商業團體興建起來的城市,黑炎城的商業區自然坐落在城裡最好的地段——那遠離生產區並處於順風位置的上東區,黑炎城的商業區十分繁華。

    那些隨便一個交易額都讓普通人望而生畏的幾個大宗商品交易所就設立在商業區的繁華地段,黑炎城的豐富的煤炭和鋼鐵產量支撐著這座城市的繁華,每天從早到晚,似乎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火車一列列的把黑炎城的這些特產運到外面。

    張鐵打工的那家小雜貨店,也就坐落於黑炎城繁華商業區的某處,只不過與那些大型的商團,自由貿易體,交易所富麗堂皇的門面和駐地比起來,張鐵打工的那家小店的位置要偏僻得多,也市井得多,離那家小店不到三百米的地方,就是黑炎城的火車站,往來都是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小店本身緊緊挨著一個由本地居民和那些外來的拓荒者自發組成的跳蚤市場,每天人來人往的相當的熱鬧,只不過從穿著上就知道,每天在這片地區廝混的,大多都是些中下層的小人物,支持著這些小人物在這裡廝混的原因,除了填飽肚子的生理動機以外,還有的就是那傳說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從來沒有人考證過的諸如街面上的某個擺地攤的老闆哪天收到了一件了不得的東西從此飛黃騰達之類的市井童話。就是這些童話,支撐著許多普通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在這片街區廝混著,也支撐著一批批從遠處湧來的拓荒者們雄糾糾氣昂昂的整肅行裝,踏上黑炎城西面和北面那片未知的土地。當然,如果你有足夠的運氣和眼光,也有可能在這里淘到一些好的東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珠心神算


    少年從雜貨店出來的時候,心裡還在想著唐德說的那句話——柔軟的舌頭,可以打斷堅硬的骨頭,智慧的腦袋,勝過任何的神兵利器。不管怎麼說,唐德的這句話多少讓慘綠少年的心中多了一點莫名其妙的安慰,原本沮喪的心情,多多少少好了一點。

    在張鐵路過那個跳蚤市場的時候,街邊的煤石燈已經一盞盞亮了起來,黑炎城的點燈人騎著一輛輛四輪車,搖著鈴鐺,埃個的在每盞燈前駐足,爬到燈桿上,取下燈罩,給路燈添上燃料,點燃後再下來。在點燈人離開之後,靠近火車站的那一排煤石燈旁邊的陰影下,開始出現一些女人,那些女人一個個濃妝豔抹,裝著暴露,酥胸半露,向路邊的行人拋著媚眼,女人們三三兩兩的站在一起,時不時的和旁邊的同伴說幾句什麼,然後有人放肆而狂浪的笑起來。

    張鐵一邊走,一邊瞟著那些站在燈下的女人,那些女人讓他有些心煩意亂但隱隱間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渴望。

    “寶貝,來,到阿姨這裡來,阿姨讓你嚐嚐做男人的滋味……”說話的女人站在燈旁的巷口,紅色捲曲的頭髮,身材豐滿妖嬈,看樣子已經四十​​多歲,面目微微有點模糊,看到張鐵瞟過來的目光,女人微微俯下身子,讓張鐵藉著路燈可以看到她雄偉白皙的胸部,然後女人用雙手擠在胸前裙裝領口兩個露出的半球上,嘴裡發出一聲輕微的呻吟,“啊……”,然後張開嘴,舔了舔她自己的一根手指,然後慢慢的把手指含進了嘴裡,只一個動作,張鐵就覺得自己咽喉哪裡的肌肉像被彈動的橡皮筋一樣的抖動了起來,冒火一般,褲襠上的帳篷一下子就撐了老高,然後在女人放肆的笑聲中,張鐵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閣樓小屋


    小屋內唯一的自然光源就是張鐵床腳的那扇三角形的窗戶,閣樓上的窗戶自然不會太大,白天還好一些,到了晚上的時候,小屋內就會顯得有些昏暗,正如這個時候。

    憑藉著一點屋子外面那點微弱的光線和自己對小屋的熟悉,張鐵摸索著把小屋中的那盞油燈點亮,為了省油,小屋中油燈的燈焰被張鐵調到了最小,因此點燃後,也就只有黃豆大的一點燈光在燈罩內搖曳著,不過小屋內總算有了一點亮光和溫暖。

    點燃燈後,張鐵沒脫鞋,一下子躺倒在床上,愣愣的看著小屋尖尖的屋頂,在隱隱約約的光線中,張鐵發現,屋頂房樑的一角落裡,似乎有蜘蛛在那裡結了一小張網,看著那張不知道何日才能捕捉到一隻飛蟲的可憐的蜘蛛網和那隻結網的蜘蛛,張鐵瞬間就升起一股同病相憐的感覺。

    樓下哥哥房間裡的床板的撞擊聲在張鐵躺下來的時候更加的清晰可聞,這讓張鐵更加難以安定下來修煉,張鐵只能無聊的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心裡貓抓一樣的難受,最後無聊到開始數起下面床板的撞擊聲來,當張鐵數到700多的時候,下面的聲音節奏陡然加快了起來,然後幾十秒後,一切都安靜了下來,當樓下安靜下來的時候,張鐵也常常的出了一口氣,總算清靜了,然後張鐵有些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右手不知什麼時候竟然握住了自己下面那個不安分的傢伙,此刻那個傢伙分外強硬堅挺,似乎已經不知不覺的進行了好一陣“手動式單缸活塞運動”的樣子。

    難道自己加入飛機兄弟會,就被那些傢伙這個猥瑣的愛好傳染了不成?

    張鐵的右手像摸到燒紅的烙鐵一樣從褲子裡抽了出來,自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