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世界:李世默TED演讲——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的终结 - 社論,發洩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討論] 震惊世界:李世默TED演讲——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的终结

震惊世界:李世默TED演讲——中国崛起与“元叙事”的终结

這篇文章,大家覺得怎樣?

【按】:2013年TED環球大會在愛丁堡舉行。6月13日,上海的風險投資家和政治學學者,春秋研究院研究員、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校董李世默在大會上發表演講,題目爲China and the End of Meta-Narratives,以親身經曆講述中國發展的兩個三十年故事,突破了以往TED演講題材,涉及中國崛起的曆史、制度、經驗等方方面面,引起現場熱烈反響。觀察者網編輯列席大會,下面是演講全文,摘要已刊發于今日的《環球時報》:

我出生在“文化大革命”高潮時的上海。

外婆后來告訴我,她當時抱著襁褓之中啼哭不止的我,心驚膽戰地聽著“武斗”的槍聲。

在我少年時,我被灌輸了一個關于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大故事,這個“元敘事”是這樣說的:

所有的人類社會都遵循一個線性的目標明確的發展規律,即從原始社會開始,經由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最終過渡到(猜猜這個終點?)共産主義社會。共産主義社會是人類政治、社會發展的最高階段,所有的人類社會,不管民族、文化、語言有何異同,或早或晚都將演進到這一階段。人類社會自此大同,彼此相親相愛,永遠過著幸福的生活——人間天堂。但在實現這樣目標之前,我們必須投身于正義與邪惡的斗爭,即正義的社會主義與邪惡的資本主義之間的斗爭,正義終將勝利!

當然,這就是從馬克思主義發展而來的社會發展階段論,這一“元敘事”在中國影響甚廣。

我們從小就被反複灌輸了這個宏大故事,幾乎融化到了血液之中,笃信不疑。

這個“元敘事”不僅征服了中國,也影響了全世界。世界上曾經有整整三分之一人在它籠罩之下。

然而,忽然一夜之間,蘇聯崩潰,世界滄桑巨變。

我赴美留學,改宗成爲伯克利的嬉皮士,哈哈!

就這樣,開啓了我另一段成年經曆,我又被灌輸了一個全新的宏大敘事,仿佛我這輩子只經曆那一個還不夠似的。這個宏大敘事的完美程度與早前的那一個不分伯仲。它同樣宣稱,人類社會遵循著一個線性的發展規律,指向一個終極目標。敘事故事是這樣展開的:

所有的人類社會,不論其文化有何異同,其民衆是基督徒、穆斯林還是儒家信徒,都將從傳統社會過渡到現代社會。在傳統社會中,最基本的社會單位是家庭、氏族、部落等群體;而在現代社會中,最基本的、神聖不可侵犯的社會單位是原子化的個人。所有的個人都被認定爲是理性的,都有同一個訴求:選舉權!

因爲每一個個人都是理性的,一旦有了權選舉,必然會選出好政府,隨后就可以在好政府的領導下,過上幸福的生活,相當于實現大同社會——又是一個人間天堂。選舉民主制將成爲所有國家和民族唯一的政治制度,再加上一個自由放任的市場讓他們發財。當然,在實現這個目標之前,我們必須投身于正義與邪惡的斗爭,即正義的民主與邪惡的不民主之間的斗爭。前者肩負著在全世界推動民主的使命,必要時甚至可以動用武力,來打擊那些不投票不選舉的邪惡勢力。

上述宏大敘事同樣傳播甚廣。根據“自由之家”的統計,全世界采用選舉民主制的國家,從1970年的45個已增至2010年的115個。近20多年來,西方的精英人士孜孜不倦地在全世界奔走,推薦選舉民主這一救世良方。他們聲稱,實行多黨選舉是拯救發展中國家于水火的唯一良藥,只要吃下它,就一定會實現繁榮,否則,永無翻身之日。

但這一次,中國敬謝不敏。

曆史是最好的裁判。僅僅30多年間,中國就從世界上最貧困的農業國,一躍而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實現6.5億人脫貧。實際上,這期間全世界80%的減貧任務是由中國完成的。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中國的成績,全世界的減貧成就不值一提。所有老的、新的民主國家的脫貧人口加起來,都不及中國一個零頭。而取得這些成績的中國,沒有實行他們所謂的選舉,也沒有實行多黨制。

所以,我禁不住問自己,我眼前畫面到底哪里不對勁兒?我的故鄉上海,一切都已今非昔比,新生企業如雨后春筍般發展起來,中産階級以史無前例的速度和規模在增長。但根據西方的那個宏大敘事,這一切繁榮景象本不應該出現。

面對這一切,我開始做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即思考它!

中國的確是個一黨制的國家,由中國共産黨長期執政,不實行西方意義上的選舉。按照當代主流的政治理論,人們據此可以生成三個判斷,即這個體制一定是僵化的、封閉的、不具合法性的。

但這些論斷被證明是完全錯誤的。事實恰恰相反,中國的一黨制具有與時俱進的能力、選賢任能的體制、深植于民心的政權合法性,這些是確保其成功的核心要素。

李世默

李世默在2013年TED環球大會發表演講

大多數政治學家斷言,一黨制天生缺乏自我糾錯能力,因此很難持久。

但曆史實踐卻證明這一斷言過于自信。中共已經在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之一連續執政64年,其政策調整的幅度超過近代任何國家。從激進的土改到“大躍進”運動,再到土地“準私有化”;從“文化大革命”到鄧小平的市場化改革。鄧小平的繼任者江澤民更進一步,主動吸納包括民營企業家在內的新社會階層人士入黨,而這在毛的時代是不可想象的。事實證明,中共具有超凡的與時俱進和自我糾錯能力。

過去實行的一些不再有效的制度也不斷得到糾正和更新。比如,政治領導人的任期制,毛時期,政治領導人實際上是終身任職的。這容易導致大權獨攬、不受制約等問題。毛澤東作爲現代中國的締造者,在位晚年也未能避免犯下類似的嚴重錯誤。隨后,中共逐步實施了領導人的任期制,並將任職的年齡上限確定爲68到70歲。

最近很多人聲稱,相比于經濟改革,中國的政治改革嚴重滯后,因此當前亟需在政改中取得突破。這一論斷實際上是隱藏著政治偏見的話語陷阱,這個話語陷阱預設了哪些變革才算所謂的政治改革,只有實行這些特定的變革才行。事實上,中國的政治改革從未停滯。與三十年、二十年,甚至十年前相比,中國從基層到高層,從社會各領域到國家治理方式上,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沒有根本性的政治改革,這一切變化都是不可能的。

我甚至想大膽地判斷說,中共是世界第一流的政治改革專家。

西方主流的觀點認爲,一黨制意味著政治上封閉,一小撮人把持了權力,必然導致劣政和腐敗。

的確,腐敗是一個大問題。不過,讓我們先打開視野看一下全景。說起來可能令人難以置信,中共內部選賢任能競爭之激烈程度,可能超過世界上所有的政治組織。

十八大前,中共的最高領導機構——中央政治局共有25名委員,其中只有5人出身背景優越,也就是所謂的“太子黨”。其余20人,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和政府總理溫家寶,都是平民出身。再看300多人組成的十七屆中央委員會,出身顯赫者的比例更低。可以說,絕大多數中共高層領導人都是靠自身努力和激烈競爭獲得晉升的。與其他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統治精英的出身相比,我們必須承認中共內部平民出身的干部享有廣闊的晉升空間。

中共如何在一黨制的基礎上保證選賢任能呢?關鍵之一是有一個強有力的組織機構,即組織部。對此西方鮮有人知。這套機制選賢任能的效力,恐怕最成功的商業公司都會自歎弗如。

它像一個旋轉的金字塔,有三個部位組合而成。

中國的公務人員分爲三類:即政府職能部門、國有企業,以及政府管轄的事業單位,如大學、社區組織等。公務人員既可以在某一類部門中長期工作,也可以在三類中交替任職。政府以及相關機構一年一度地從大學畢業生中招錄人員,大部分新人會從最低一級的科員干起。組織部門會根據其表現,決定是否將其提升到更高的管理職位上,比如副科、科、副處、處。這可不是電影《龍威小子》中的動作名稱,而是嚴肅的人事工作。

這一區間的職位包羅萬象,既可以負責貧困農村的衛生工作,也可能負責城區里的招商引資,也可能是一家公司的基層經理。各級干部每年都要接受組織部門的考察,其中包括征求上級、下級和同事的反饋意見,以及個人操守審查,此外還有民意調查,最終擇優提職。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中共的干部可以在政府職能部門、企業,以及社會事業單位等三大領域內輪轉任職。在基層表現優秀的佼佼者可以晉升爲副局和正局級干部,進入高級干部行列。這一級別的干部,有可能領導數百萬人口的城區,也有可能管理年營業收入數億美元的企業。從統計數據就可以看出選拔局級干部的競爭有多激烈,2012年,中國科級與副科級干部約爲90萬人,處級與副處級干部約爲60萬人,而局級與副局級干部僅爲4萬人。

在局級干部中,只有最爲出衆的極少數人才有機會繼續晉升,最終進入中共中央委員會。就職業生涯來看,一位干部要晉升到高層,期間一般要經過二三十年的工作曆練。這過程中有任人唯親的問題嗎,當然有。但從根本上,干部是否德才兼備才是提拔的決定性因素。事實上,中華帝國的官僚體系有著千年曆史,今天中共的組織部門創造性地繼承了這一獨特的曆史遺産,並發展成現代化的制度以培養當代中國的政治精英。

習近平的履曆就是非常鮮明的例證。習的父親確實是中共的一位前領導人,但他的仕途也曆經了30年之久。習近平從村干部做起,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到今天這個崗位。在他進入中央政治局之前,他領導過的地區總人口累計已超過1.5億,創造的GDP合計超過1.5萬億美元。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