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蜀 作者:莊不周(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霸蜀 作者:莊不周(連載中)

霸蜀 作者:莊不周(連載中)

重生魏延之子,雄霸後三國時代!


    内有多智近乎妖的諸葛亮,外有三國第一奸司馬懿,还有半敵半友的東吳大帝。


    且看我如何步步為營,殺出重圍,稱霸天下。










.

[ 本帖最後由 一夜霜三千 於 2013-7-25 13:25 編輯 ]

TOP

第001章 自勝者強


蜀建興五年,清明。漢中陽平山。

    春風在不知不覺間越過了大巴山,吹綠了連綿起伏的山坡,一片又一片金黃色的油菜花點綴在山間,像是在綠色的蜀錦上繡上了一朵朵鮮艷的花,鮮艷而耀眼。

    山坡上的油菜花海中,兩個少年正在奔跑。前面一個大約十二三歲,後面一個大約十七八歲,長相有幾分肖似,不過前面的結實得像頭小老虎,跑得虎虎生風,似乎有渾身使不完的力氣,他一面邁著輕松的步伐在山野間飛奔,一面不時的回頭看一眼後面氣喘吁吁的少年,偶爾得意的大笑兩聲。

    “阿兄,你快點!”他折了回去,拉住快要癱在地上的少年,嘴咧得太大,幾乎能看到後槽牙。“阿兄,累了吧,要不我們休息一下?”

    “不……不行。”年長些的少年滿頭大汗,臉色潮紅,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腳步沉重得幾乎抬不起腿來,要不是有人扶著,他幾乎要摔倒在路邊的田地里。不過,他雖然累到了極點,卻還是不肯放棄,推開弟弟的扶持,咬牙道︰“我一定要跑到那個山頭上才休息,就是爬……我也要……自己……爬上去。”

    “嘻嘻,阿兄,沒想到病了一場,你倒像換了個人似的。要是你以前就肯這麼吃苦,現在肯定比大兄還要結實。”

    “嘻嘻……”少年有些自得的笑了兩聲,卻因為氣息不勻,笑得有些嘶啞。他奮力擺動雙臂,向前跑去。虎頭虎腦的少年摸了摸腦袋,輕快的跟了上去。

    他們是一對親兄弟,年長些的叫魏霸,是蜀漢鎮北將軍、漢中太守魏延的次子,年幼些的叫魏武,魏霸的同母弟。魏霸雖然是兄長,又有一個很霸氣的名字,可是他的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2章 馬家有女

男要俏,一身皂,女要俏,一身孝。從山坡後轉出來的年輕女子一身白衣,容貌俏麗,的確是個賞心悅目的美女,可是魏霸看著那個面容雖然還很稚嫩,眼神中卻透著一股滄桑的白衣女子冷冷的看著自己,卻沒有一點愉悅的感覺,他打了個寒顫,下意識的坐了起來,酸脹的肌肉也本能的繃緊,做好逃跑的準備,好像對面不是一個年輕俏麗的女子,而是一頭漂亮的年輕母豹。

    在那一剎那間,魏霸真的感到了恐懼,如果不是剛才跑步跑得近乎脫力,他現在很可能已經竄出去了。

    這純粹是一種本能,一種面對危險的本能。這個年輕的女子宛如一把出鞘的寶刀,殺氣騰騰,眼神如刀,直刺入人心里去。再加上她身後那幾個劍拔弩張、神情凶惡的侍從,片刻之間,要戰勝自己,戰勝命運的魏霸恢復了前世路人甲的真面目,腦子里只剩下一個逃的念頭。

    不僅是他,就連一向以勇猛自夸的魏武都很自然的做出了戒備的反應。他警惕的看著那個白衣少女,左手按向腰後,右手伸向左側的腰間,這是他多年練刀的成果,可惜他現在根本沒帶刀。手一摸空,魏武不免有些慌張,不過他一眼看到身後臉色比那少女的衣服還要白的魏霸,還是咬住了牙,壯著膽子大喝一聲︰“什麼人?這里可是漢中,我們是鎮北將軍府的人。”

    白衣少女瞥了他們一眼,不屑的哼了一聲。

    被這白衣少女輕蔑的一瞥,魏霸突然有些惱火,又有些無地自容。一個兩世為人的男子漢,大丈夫,居然被一個女子嚇成這樣,實在是丟人。正如魏武所說,這里是漢中,我們魏家可是真正的土霸王,你既然敢露行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3章 丞相要北伐

陽平關在漢中平原的西部,正是平原和山區的交接處,漢水——這里還叫沔水——從山間穿過,滋潤著肥沃的漢中平原。有山有水,滿眼芳草,還有著真得不能再真的景點——五虎大將錦馬的墓,對于兩世資深宅男魏霸來說,這是上輩子想都不敢想的世外桃源。

    當然了,對他來說,錦馬的墓名氣雖大,還遠遠趕不上另外一個名氣大。就在東南方十多里外,有一座雖不高大,卻地勢險峻的山,在後世的三國迷心中簡直是聖地,它不僅是另一個五虎上將黃忠一戰成名的地方,更是一代聖相諸葛亮埋骨的地方,它的名字叫定軍山。

    作為習慣于從電腦屏幕上了解祖國大好河山的資深宅男,能親身站在這里眺望定軍山,便是一個奇跡,更何況還是在一千八百年前,黃忠陣斬夏侯淵的鼓聲雖然已經遠去,可那位多智近乎妖的諸葛丞相卻還在一心籌劃著北伐。他現在不是遠望歷史,而是在旁觀歷史,甚至可能要參與歷史,這其中微妙的滋味著實有些奇妙。

    經過幾天自虐式的鍛煉,魏霸在感到極度疲勞的同時,也領略到了親近大自然的妙處。他有些明白了前世那些自稱為驢友的人為什麼一有時間就往外面跑了,原來相比于大自然,城市果然就是一個座鋼筋混凝土的叢林。

    魏霸樂而忘返,直到太陽落山,才和魏武一起趕回到沔陽城。一進縣寺的大門,就聞到了濃郁的飯菜香味。玩了一天,餓得肚子咕咕叫的兄弟倆互相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挑了挑眉毛,邁開步子向堂上搶去。魏武雖然小,可是步子卻邁得又大又快,只用了兩步,就搶在魏霸前面沖進了中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4章 家有狼爸


見魏霸沉默不語,魏風又惱怒的解釋道︰“楊儀這書生自以為是襄陽大姓,一直輕視我魏家是武人出身,對父親多有微詞。他現在是丞相府參軍,負責糧草籌集的事宜,用軍國大事的由頭來故意刁難父親。如果父親不肯辦,便是阻撓北伐大業,到時候丞相必然不喜。可是急切之間又哪能生產出那麼多的糧食?父親為了此事,這才生氣……”

    听了魏風的一番話,魏霸這才稍微明白了一些,楊儀和魏延的矛盾已是由來已久。他們雖然都是荊襄人,可是楊家是襄陽大姓,底蘊深厚,魏家卻只是義陽的一個小豪強,學問上一片空白,純粹靠戰功起家,兩家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

    如果魏延認慫,那便也罷了,偏偏魏延又是個不服軟的主,根本不把楊儀放在眼中,多次生沖突,關系非常僵。劉備去世,諸葛亮當政之後,楊儀又做了丞相府參軍。在前年諸葛亮南征漢中的戰役中,他籌運糧草,立下了大功,如今正是丞相諸葛亮身邊的紅人。再加上北伐這個大旗,他給魏延出點難題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漢中現在只有四縣,不到兩萬戶,就算是老人孩子都上,也解決不了十多萬大軍的口糧問題。運糧當然是避免不了的,可是要從成都平原把糧食運到漢中來,那近千里的山路就是一個大問題,所以盡可能在漢中多解決一些就成了最佳方案,而這其中的額度就掌握在楊儀的手中,只要他筆一動,魏延再努力也沒用,因為你肯定無法滿足他的要求。

    換句話說,這件事的主動權全在楊儀的手中,不論魏延花多少心血,都無法完成任務。

    魏霸當然也不能,他又不是神仙,不可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5章 賤業

魏霸曾經生活的那個時代,是一個“學會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時代,是一個信奉“科學是第一生產力”的時代,只不過在那個時代,研究生像條狗,大學生滿街走,他一個普通大學的本科生根本算不上什麼,所以才找不到工作。就算有了機會,沒有爹可拼的他也沒什麼競爭力,同樣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別人吃肉,他連湯都喝不著。

    現在不一樣了,要論專業技術,這個時代最杰出的能工巧匠也未必能和他相提並論,要論爹,魏延這個爹雖然不知道能不能長久,至少目前來看還是跺跺腳都能讓地面抖三抖的狠角色。

    形勢似乎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

    如果老爹魏延的命能再長一點,那就更好了。

    魏霸把鐵鍬的事扔在一邊——不用試他都知道,這東西肯定比木好用——開始考慮怎麼避免魏家被滅門的慘事。技術上的事看起來復雜,其實很簡單,捅破了那層紙之後,需要的就是耐心和細心,而人的事看起來簡單,其實非常復雜,沒有捷徑可走,更多的是靠天賦。在這一點上他沒有什麼優勢,老爹魏延和楊儀勢成水火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單憑他的力量能不能挽回,實在是個大問題。

    如果現在我去對老爹說,你要注意楊儀和馬岱,小心他們捅你刀子,他會不會說我是瘋了?

    十有**會。

    魏霸有些撓頭。

    ……

    魏霸回到自己的房中,這是一間並不寬大的房間,擺了一張大床,是他和魏武合用的。魏延治軍很嚴,對幾個兒子期望值也很高,一直不肯給他們配備侍女什麼的,明知道魏霸身體不好,這次到沔陽來巡視還一定要把他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6章 女人是老虎

得到了魏延的允許,魏霸除了每天早上繼續自虐式的鍛煉之外,其他的時間就鑽到鐵作里,和那些匠師混在一起。他雖然不是主修冶金專業,可對基本的理論還是清楚的,在那些打了一輩子鐵的匠師的幫助下,他很快搞清楚了這個時代冶鐵技術的現狀,也清楚了自己該往哪方面努力。

    一蹴而就不太可能,但是只要找準了關鍵點,接下來需要的不過是一些具體周密的試驗,再就是工藝定型,擴大生產的相關設施配套,對于曾經經歷過現代企業生產的魏霸來說,這些都不是什麼大問題。而以前他最痛恨的加班加點,現在也被他當成了一種磨練,不再那麼無法忍受。

    當那口長刀在老匠師的鐵錘下被敲得丁當作響的時候,魏霸的眼楮也越來越亮,像是爐膛里的火,腰背也越來越直,像是那口漸漸成型的環刀。

    他自己沉浸在技術改造之中,沒有注意到這些,可是再次來到鐵作的魏風一下子現了他的變化。

    “阿霸,精神不錯啊。”魏風拍拍魏霸的肩膀︰“父親還擔心你受不了呢,現在看來,你果然不一樣了。唉,這麼多年了,你終于能像個漢子了。”

    魏霸微微一笑,看看魏風︰“你那鐵……鐵試得怎麼樣了?”

    魏風哈哈一笑,用力摟了摟魏霸的肩膀︰“效果非常好,你知道嗎,用這個鐵翻地,效率是用木的三倍。父親已經下令從南鄭撥付鐵料,準備再打兩千把呢。”

    “兩千把?”魏霸皺了皺眉︰“既然好用,為什麼不多打一些,每戶一把?”

    魏風愣了一下,忍俊不禁的笑了︰“傻小子,你懂什麼。鐵是多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全用來打造農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7章 我們都是喪家狗

魏霸再次贊了一聲,老爹雖然不怎麼疼自己,可是這護短的氣場還真是強大,眼下只要他說一句“沒這回事”,想必一切就嘎然而止了。當著馬岱的面都能這麼明面張膽的護短,而且護得理直氣壯,面不改色,果然非常人也。雖不姓李,勝似姓李。

    馬岱的臉色也有些不自然,面色慍怒,卻沒有說話。白衣少女卻微微一笑︰“魏將軍,他說這話的時候,不僅我和幾個侍衛在場,你的三子魏武也在場。將軍就算是不信我,難道還能不信自己的兒子?將軍不妨現在就將魏武叫來問一問,看看我有沒有說謊陷害令郎。”

    魏延有些尷尬,惱怒的瞪了魏霸一眼。他本來是想讓魏霸不承認,直接糊弄過去,沒想到這少女如此精明,干脆用魏武堵住了他的嘴。他就是讓人去通知魏武也來不及了。

    “豎子,還不快說?”惱羞成怒的魏延輕喝一聲,一掌拍得案上的筆墨魚躍不止。

    魏霸看看那俏目含霜的少女,暗自贊了一聲,斂容道︰“父親,我的確說過這樣的話。”

    白衣少女迎著他的目光,輕輕哼了一聲。

    “你……”魏延臉都氣紅了。不管他是不是看得起馬,畢竟當著馬的家人評價他,還稱之為喪家狗,這的確失禮之極。他就是想護短,也不能不給馬岱一個交待。他越想越氣,越看魏霸越不順眼,如果不是有外人在,說不得現在就讓人把他拉下去痛揍一頓。“無知小兒,胡言亂語,還不向馬……校尉道歉?”

    向馬校尉道歉,而不是向馬姑娘道歉,這已經是魏延現在唯一還能幫魏霸爭取的了。畢竟馬岱比他年長,向馬岱道歉總比向和比他還小一些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8章 魏延三策


魏霸辯得白衣少女啞口無言,給老爹長了面子,卻沒能得意多久。魏延處理完了政務,把沔陽令和他剛剛被打得屁股開花的下屬趕出去之後,臉色就沉了下來。

    “你怎麼看關侯?”

    魏霸一看魏延那臉色,就知道真正的問題來了。馬家的事只是面子上的事,馬已經死了,馬岱不過是個校尉,以老爹的脾氣才不會把他們放在眼里,罵了也就罵了,還能怎麼的。可是關羽的事卻不是小事,他從魏武的嘴里知道,魏延對誰都不服,只佩服關羽,而且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大概只能歸結于稟性相投。魏延和關羽有很多相似之處,驍勇善戰,通曉兵略,讀過一些書,卻看不起讀書人,特別是脾氣,魏延和關羽一樣自信,自信得近乎自負,幾乎可以說是目中無人。這從他連曹魏的五子良將都不屑一顧便可見端倪,蜀漢的幾個將軍中,真正能入他眼的只有關羽一人。對當年關羽水淹七軍,威震華夏,逼得曹操險些要遷都的事,他是心向往之。這些年鎮守關中,他一直期待著有一天能像關羽那樣領兵北伐,恢復中原。

    魏霸罵馬是喪家狗,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在魏延的眼里,馬就是一個喪家狗。可是魏霸對關羽不以為然,魏延不能接受,而且非常生氣。

    馬女兒生氣的時候像頭母豹,氣勢逼人,可是在魏延這頭真正的猛虎面前,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魏霸一看到魏延那張拉長的臉,心里就開始打鼓,小腿習慣性的戰栗,比身上披了兩件戰甲還要抖得厲害。魏延斜睨著他,手指慢慢的捏放著,大有魏霸一旦應付不當,就上來掀翻在地,痛扁一頓的架勢。

    如果魏霸還是以前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009章 記賬法與印刷術

  魏延帶著三個兒子離開郡治南鄭,來到沔陽,不僅僅是為了巡視各縣,最重要的任務還是為即將到來的諸葛丞相率領的大軍準備宿營地。諸葛丞相這次要帶十余萬大軍進駐漢中,大舉北伐,沒有一個足夠大的地方扎營是不行的。沔陽位于沔水北岸,陽平山東麓,漢中平原的最西邊,向北可以直通陳倉故道,進入關中,或者向西進入隴右,向南就是直通成都的金牛道,可謂是漢中西部的要害所在,在這里扎營實在是最合適不過。

    跟著老爹白天走行于山間平原,查看地形,听老爹講解各種地形地勢,如何安排警戒、扎營,晚上再看著地圖溫習白天學到的那些知識點,惡補軍事基礎,魏霸接下來的日子過得緊張而充實。關于毛筆字和公文的相關擔心也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老爹魏延和大哥魏風也不是什麼有學問的人,一手臭字除了熟練一些之外,比他好不了多少,公文更是寫得簡單直白,毫無文采可言。在對比從成都來的公文後,連魏霸自己都覺得有些自慚形穢。看看人家寫的公文,那才叫文言文嘛,魏家父子被人看作粗鄙無文的武夫,也不算冤枉了他們。

    魏霸不敢對老爹指手劃腳,但是他可以提建議。在一次飯後父子幾個閑談時,魏霸委婉的提出要求。

    “阿爹,我想要點錢。”

    “要錢干什麼?”魏延一手舉著酒杯,一手翻看著賬簿,劍眉微皺,看起來心情不太好。听到魏霸的話,他也沒回頭,只是順口問了一句。

    “我想買些書來看。”

    “書?什麼書?”

    “《孫子兵法》,還有《孝經》《春秋》什麼的,如果有余,再買點《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