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 作者:只是小蝦米(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武逆 作者:只是小蝦米(連載中)

武逆 作者:只是小蝦米(連載中)

【內容簡介】

沉眠三載,不知歲月流江。廢材?不是,是天才!

帝脈天賜,指天斥神張揚。廢體?不是,是神體!

天下為敵,為伊孤戰八方。男人的尊嚴,需自己找回!

武逆修神,古今天地至上。神體開啟,不生即死!

一朝成神,縱橫萬載無雙!以異晶淬氣,以精魄煉體!

天笑我,我笑天!神體大成,碎滅乾坤!

武徒--武者--武師--大武師--武靈--武宗--武尊--武王--武皇--武聖--武帝

【作者其他作品】 噬日

TOP

第1章 風浩


天武大陸,以武為尊!

西嵐國處於大陸一角,但因為靠近魔獸山脈,物資方面到也豐富,畢竟,不管是魔獸體內的魔晶,還是獸皮,那都是值錢的物品,在大陸上也是極為暢銷。

玉蘭城,只是西嵐國一座中等的城市,就處於魔獸山脈邊上,也正因為這個,可沒少被魔獸攻城。

玉蘭城外,一處小山坡。

風浩站在山坡上的一棵紅葉樹下,他左顧右探了一番,似乎在等什麼人的到來,可能是想到來人,他的眼眸之內,呈現出些些溫柔之意。

炎日西下,還是沒人來到,風浩有些急躁的在樹下跺著步子,那絲溫柔也轉變為惶然。

直到紅霞滿天,一道輕盈宛如蝴蝶般的身影,才從玉蘭城的大門內小跑而出。

“浩哥哥!”

清靈的聲音,仿若山間泉水流淌之聲,讓的風浩那浮躁的心緒瞬間就平靜了下來,在那嘴角之處,也彎出了一些笑意。

眼前這個少女,正是他在此等待之人,宛欣。

少女年才十一,比之少年少上一歲,身著一身碎衣裙,雖然年小,但是,一張小臉卻已經是很為精緻,加上她那雙水意濛濛的大眼睛,很是可愛。

而且,少女的身世也很不簡單,為玉蘭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宛家家主的小女,地位,也等同于宛家的小公主。

“我來晚了,嘻嘻。”

宛欣小跑上前,伸出小手,很自然的就挽著風浩的手臂,而後一陣搖晃,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直視著少年,似乎在祈求他的原諒。

“你啊!”

風浩伸手點了點少女的瓊鼻,並無責怪之意。

說起宛欣為何對風浩這般的親密,這也是因為四年前的一件事,那天,宛欣偷偷的溜出來玩耍,結果在這紅葉樹下遭遇毒蛇,幸有風浩趕到,才免去一劫,至那次之後,每次風浩來到此處的時候,宛欣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2章 風磊的挑釁


“嘿!哈!嘿!哈!”

在風家的習武場上,一道道雛嫩的身影在那躍騰著,正打著一套基本拳法,天穹炎日高升,這些小孩們個個都是汗流浹背,但是卻沒人喊累,在他們口中不斷的發出吆喝聲,場面很是熱鬧,一片熱武的景象。

天武大陸,全民熱武,以武為尊,世代相傳,這已經深入了人們的靈魂,而以武立家的風家,自然也不會列外。

“使勁點,你們沒吃飯麼?”

一個長相粗狂的中年男子,一雙眼睛精光爍爍,面色嚴肅,不時的發出呵斥之聲。

中年男子名為風仁,一身實力已經達到了武師境界,為風家的頂樑柱之一,在這玉蘭城,也是很有名氣。

而他也正是這些小孩們最為懼怕的一位長輩,在他的呵斥下,這些小孩們更是加大了自己手上的力道。

看著這番場景,風仁的嘴角也是流露出一些不可察覺的笑意,顯然,他對這些小孩們的表現,還是很為滿意的。

“嘿!哈!...”

這是一個十二歲的男孩,面龐俊朗,雖然雛氣未脫,但是一張小臉上卻滿是認真之意,一頭長發綁與腦後,他每一次揮勁,那都是盡到了自己的全力,身上的衣衫,早就濕透,這種狀態,他已經持續了三個時辰了,但是卻依舊沒有絲毫的放鬆。

正是風浩!

“哈!嘿!...”

一拳一腳,風浩都是做的極為標準,每一次揮動,都能打出輕微的風聲。

才是三級中階武徒的他,所作的無非不就是鍛體。

修行一途,鍛體為先,只有先將己身淬的猶如磐石,才能以武練氣,修出‘武元’來,也只有修出‘武元’之後,那才能算的上是真正的武者。

“早練結束!”

抬頭望瞭望天穹之上的炎日,風仁立住身形,大喝了一聲。

“哎呦!累死了。”

“呼...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3章 宛家的請帖


又到了每天的吸收靈藥的時間了。

說實在的,風浩很不想要這個別人求之不得的待遇,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自己又怎么會淪落至眾人口中庸才的地步?

“可以了!”

家族唯一的一位調藥師,四長老,風舜,將數十種靈藥均勻的灑落在木桶內,沒帶什么感情的對一旁的風浩說了一聲,便自行走了出去。

“呼...”

風浩輕呼了口氣,來到木桶邊,看著已經被靈藥染成淡青色的溫水,緩緩的解下了衣衫,便是進到了木桶內。

緩緩的,風浩便感覺到了清涼的藥性從表皮,滲入到了體內,原本,這些藥性應該會是被肌肉吸收,從而提升韌性,達到淬體提階的效果,但是,當這些藥性滲入進來后,根本沒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就涌入腹部,然后消散無蹤。

“怎么回這樣?到底是為什么?”

才是三級武徒的風浩根本不能內視,他只能感覺到自己體內有著一口無底洞,一直在瘋狂的吞噬著這些藥性,一絲一毫也不給自己留下。

不多時,木桶內的藥性便全部被吞噬干凈,看著清澈的溫水,風浩欲哭無淚。

“也許,我真的是個庸才吧?”

他自嘲的一笑,起身,穿好衣衫便走了出去。

夜間,明月高掛,冰冷的月光自天穹傾瀉而下。

“嘭!嘭!嘭!”

風浩正在打木樁,小臉上掛著堅毅,汗水順著臉頰流落,身上的衣衫也早已濕透,一雙手臂,早就有些紅腫,但是他卻一直在堅持著。

這種木樁是活動性的,十字形,四根粗木杠,你用多大的力道打在左邊的杠上,右邊的杠就會以多大的力道反擊回來,所以,打木樁鍛煉的就不止是體質,還有著力道的控制。

一開始打木樁的時候,風浩可沒小吃虧,每次都是皮青臉腫的,一次又一次的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4章 立誓


“呼...”

風浩平復了下急促的呼吸,緊了緊拳頭,上前幾步,直視著宛朔,一字一頓的說道:“我不是庸才!”

“嗤!”

“呵!”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頓時,大廳內就傳出一些嘲諷之音。

玉蘭城所勢力都是知道,這風家的嫡子,那就是個庸才,同樣擁有靈藥調養,但是卻比之其他三家的嫡子的修為要低上整整一個級別,這樣的事,可不是誰都能做的出來的。

“你不是庸才?”

宛朔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我女兒,天生冰屬性,被韻影導師收為弟子,你高攀的起么?”

“嘩!...”

“不會吧,宛家小女竟然是屬性體質,而且還是稀少的冰系?”

“嘶...這下可不得了了。”

大廳內頓時因為他的這句話鬧開了,這些人的臉色也是變的不好看了。

屬性武者,修武者之內,萬中無一,每一個屬性武者,那都能成為一方雄主。

也就是說,宛家要崛起了!

恍惚間,這些人似乎明白了,為何宛家要這么大張旗鼓的邀請,所有勢力來參加這所謂的拜師聚會了。

風浩自然也為他這一句話,小臉直接黯淡了下去。

是啊,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庸才而已,怎么可能配的上人家呢?

而這個時候,宛欣也被一旁的宛家之人給帶進了后堂,上方只有宛朔與那個冰冷的女子韻影坐在那里。

掃看了一眼全場,宛朔的嘴角不覺中就高高的揚起。

訓斥風浩是假,最主要的是,他想將這樁事宣揚出去。

實力為尊,今日宛家擁有了這等助力,他若不用上,那不是傻么?

“浩兒,回來!”

風塵輕喝了一聲,他上前幾步,擋在風浩身前。

“你就是他父親?”

清冷的聲音傳出,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只見韻影緩緩的站起身來,無形中,她身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5章 衍決


天穹上,繁星點爍,銀月當空,整個玉蘭城顯得格外的安靜。

不停閃爍的繁星,就如風浩的心情,極為浮躁。

那次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兩天了,明日,就是風家重選家主的日子,這一切,似乎已經無從更改了。

修煉完畢的風浩並沒有回房,而是走出了風府,緩緩的朝著城外走去。

不知不覺中他又來到了小山坡上的紅木樹下。

坐在樹頂,望著天穹上的繁星,聽著魔獸山脈內隱隱傳出的獸吼,他緩緩的平靜了下來。

“實力,沒有實力就沒有一切,甚至尊嚴也沒有。”

少年的眉間微微簇起,拳頭在不知不覺中就緊握了起來,“這樣的侮辱,我絕對不會再讓他發生第二次!”

這幾天,風浩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重播宛家大廳內發生的那一幕。

他的心頭,仿若有一把刀,在狠狠的割著,讓的他的身子,一陣顫栗。

“我要改變這一切!”

風浩的目光凝聚了起來,變得無比的堅定,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

左手一探,他掏出脖子上掛著的一枚極為古樸的戒指,思想了一番,他果然的拉斷了絲線,將戒指拿在手中。

“出來吧!”

他就這麼對著手中的戒指說著。

“嘿嘿。”

突兀的,一陣蒼老的怪笑聲便是自戒指內傳了出來,接著,戒指散發出一陣淡淡的瑩瑩光輝,組合成一道透明而又高大的蒼老身影。

風浩平淡的看著這一切,似乎早就預料到了。

“嘿嘿,想通了麼?”

老人笑瞇瞇的看著風浩,嘴角依舊扯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嗯!”

少年認真的點了點頭。

“既然選擇了,就不能回頭了,回頭,那就是死!”

老人也收斂了笑意,一雙眼睛直視著風浩。

“就算死!我也要洗刷這次侮辱!”

緊咬著嘴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6章 虎動


‘武之力’已經改為了‘武元’,造成不便,請諒解。

“玄級低階,沒辦法,鍛體的功法,就這一卷,要不要隨便你!”

焚老微微聳了聳肩膀,語氣很隨便,似乎玄級功法在他眼中就是蘿蔔,白菜一般。

“要要!”

風浩將卷軸緊緊的拽在手中,嘴角抽搐了幾下。

天武大陸上,秘笈,分三類。

第一類,鍛體功法,毫無疑問是為武徒所用,用於鍛體。

第二類,武元秘法,簡稱秘訣,武者所用,用於掌控體內由‘武元’凝聚出的‘武元漩渦’,秘法的品階,決定一個人能掌握武元的‘量’,一旦選定,不能更改,而焚老所說的‘衍決’就是屬於這一類。

第三類,武技,武技的強弱,也是個人實力強弱關鍵的一個部分,高品武技,通常能讓人爆發出成倍的力量來。

三類秘笈,都是分為天,地,玄,黃,無品等五個品級,每個品級又分高,中,低,三個階別,而像玉蘭城風家這樣的家族,鍛體,那就是那套無品的基本拳法,武元秘法,黃級低階的‘翻雲決’,武技,最高的也就一卷黃級高階的‘崩石拳’,而這焚老,卻隨意的就拿出玄級秘笈來,這叫風浩如何不震驚?

“吧嗒!”

得到如此好東西,風浩直接從樹頂跳落下來。

他認真的看著卷軸上記載的圖形,與一些注意事項,將之牢牢的記在心底。

“呼...”

按著卷軸上的吐納方式,風浩的身子緩緩的以一個怪異的方式匍匐下去,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但是風浩卻是汗水淋漓,身子也不禁有些顫抖,似乎在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倒也不錯!”

樹頂上,看著少年直接就擺出姿勢來,焚老也是有些詫異,“想不到簡單的打木樁,也能讓的他的力道控制的這般的精確。”

這些年來風浩所作所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7章 突破


天際才出現一絲淡藍,風家的小輩們便是紛紛起床來到習武場。

才是打了兩拳,風浩就覺得渾身不帶勁。

“試試虎動篇!”

想到就做,虎動篇第一個圖案便是呈現在腦海,他身子一伏,便是匍匐在地。

“呼...呼...”

調整著吐納的節奏,他緩緩的起伏著,才是少許,就已經大汗淋淋。

“堅持!堅持!”

他心中默默的念著。

每做一次,他都能感覺到自己得到了提升,一天內,做了不到五十次,恍惚間,他竟然感覺自己已經探到了三級高階的門檻。

汗水已經模糊了他的眼睛,而後滴落下地,這個時候,不斷的有風家的小輩們趕來,看著他擺的這個怪異的姿勢也給愣住了。

偷懶?又不像。

“有那麼辛苦麼?”

看上去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而風浩卻是一幅堅持不住的模樣,不由得,這些小輩們懷疑起來。

“試試!”

有幾個小輩也試著伏下身去,身子起伏,卻是極為輕松。

“嗤!竟然還有心思在這裝模作樣!”

試過之後,他們都是不屑的嗤了一聲,看向風浩的目光都是帶著鄙夷。

“在幹什麼?!”

一個大聲的呵斥聲傳了過來,讓的圍觀的小輩們身子一顫,有的連忙起身,有的站好姿勢就開始打拳。

不用說,是風仁來了。

看著亂糟糟的習武場,風仁鐵青著一張臉,跨著大步走了過來。

本來這幾天發生的事,就讓他夠心煩意燥的了,看著這些小輩們卻還是如此的不爭氣,他心中怒火湧動。

小輩們讓開一條道來,風浩的身形便是呈現在他眼前。

“呼...呼...”

那緩緩浮動的動作,那般的吐納,就如一頭強健而兇猛的魔獸在那潛伏,隨時都能暴起噬人。

只是一眼,武師中階的風仁,便是看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8章 神農藥典


一個家族,鍛體攻法的好壞,關系到下一代的成長,所以說,鍛體攻法,價值更是在武技之上。

“你能確定?”

風塵也換上了一臉的嚴肅,直視著風仁。

自己的兒子,他再也清楚不過,每天每日不是長拳就是打木樁,怎麼可能突然就擁有黃級高階的鍛體攻法?

“嗯,而且,只高不低!”

風仁緩緩點頭。

“只高不低?”

四位長老,風烈都是被震撼到了,最少都是黃級高階,那不是說還有可能是玄級?

玄級功法,這可不是玉蘭這等小城的家族能擁有的。

“我去看看!”

風塵再也坐不住了,風仁的模樣並不像是在說謊,留下一句話,他便匆匆的出了議事大廳,朝著自己的小院子行去。

“這難道就是他實現誓言的資本?”

幾位長老不禁懷疑到。

事也不處理了,幾人坐在那裡忐忑的等待著消息。

一本玄級鍛體攻法,絕對能改變一個家族的命運!

進入到了院子,風塵便是看到風浩匍匐在地上,身子帶著某種節奏,緩緩的起伏著,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是在拉伸著全身的每一塊肌肉。

從開始的震驚,風塵緩緩的平靜了下來。

這絕對是黃級高階的鍛體攻法!

已經是大武師的他只是看了一遍,就清楚這套功法的用途。

每一塊肌肉都受到了鍛煉,這是何等的驚人!

更,對力道的掌控要求也是極高,以後,修行武技絕對是要輕易許多。

真是一舉兩得之效。

“呼...呼...”

風浩有規律的吐納著,雖然每一次的動作都讓他感到極大的痛楚,但是,他的心情卻是喜悅的,因為,他感覺的到自己的體質在迅速的提升著。

堅持了二十四回,他終於是癱倒在地。

這套虎動篇太耗力氣了,他一放鬆,渾身的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10章 雅閣拍賣行


“砰!”

兩個拳頭在眾目睽睽之下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脆響。吞噬

“蹬蹬蹬...”

風浩退了三步,但是,身為四級武徒的楊魁卻是連退了五六個大步,站在那裡,一張臉頓時漲的通袖。

已經十八歲四級武徒的他,竟然被一個庸才擊敗了!

“該死的!”

拳頭上的劇痛,楊魁已經感覺不到了,此時,他更多的是羞怒。

如果自己敗在這庸才之下,那麼以後也不用抬頭做人了。

“去死!”

此時的他,頗為英俊的臉龐已經變的有些扭曲,運起全身的勁道,朝著風浩撲了過來。

“住手!”

一個清冷的喝聲傳了過來,楊魁的身子直接為一陣勁風掀了個跟頭,倒在地上,華貴的衣衫也沾滿了灰塵與污泥。

原來是有人通知風塵趕來了。

楊家那四個護衛將楊魁護在身後,緊張的看著這位玉蘭城有數的強者。

“父親!”

見到風塵,風浩心中一松。

“走!”

風塵沒說什麼,冷冷的瞟了一眼楊魁,帶著風浩往著外面走去。

“風浩!”

聽到叫聲,風浩轉過頭來。

“半個月後的四族新血比試上,我會讓你跪下!”

站在四個護衛身後,楊魁狠狠的盯著風浩,口中的話語滿是戾氣。

“是麼?”

風浩微微揚了揚嘴角,不再理他,轉身就走。

顯然,四級武徒初階的楊魁,如今的風浩已經不再放在眼裡,因為,在力道的控制上,風浩絕對是他的幾倍之多。

相差不大的時候,空有力氣,那是不行的。

而且,半個月,那個時候,風浩絕對有信心突破到四級武徒!

回到院子,風浩沒有修習虎動篇,反而直接進入到自己的房間內。

關好門,上了床榻,他便拿出所購的靈藥來。

“師尊!”

他朝著戒指輕呼了一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