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鑑 作者:打眼(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寶鑑 作者:打眼(連載中)

寶鑑 作者:打眼(連載中)

【小說書名】:寶鑑

【小說作者】:打眼

【作者簡介】:

【其他作品】:《黃金瞳》《天才相師》

【內容簡介】  :

            一局安百變,叵測是人心!

             三教九流,五行三家,盡在寶鑑之中!

TOP

第一章 兄妹

  “哥,我拾到一張五斤的糧票!”

  隨著一聲驚喜的呼聲,在一處堆積如山的垃圾堆旁,一個瘦弱的身影顯露了出來,只有五六歲模樣的一個小女孩揚著手中的一張糧票,漆黑的小臉上滿是笑容。

  在這個還是計劃經濟糧票尚且未退出人們生活的年代,一張五市斤的糧票可以換兩個撒著芝麻粒熱騰騰的燒餅,足夠兩個孩子飽餐一頓了。

  “葭葭,等哥攢夠了錢,就送你去上學,老王的兒子說了,只要能交起學費就行!”在小女孩七八米遠的地方,一個男孩的大腦袋從垃圾堆裡冒了出來。

  這男孩雖然頭大身體小,臉上帶著菜色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但那雙眼睛卻十分的的明亮,看上去也就十一二歲的年紀。

  “哥,我不要上學,他們叫咱們拾破爛的,我才不要和他們一起玩呢。”

  小女孩撇了撇嘴,雙腳從垃圾堆裡拔了出來,深一腳淺一腳的來到男孩身邊,邀功似的將那張糧票放到大男孩斜背著的軍綠色挎包裡,又用小手拍了拍,這才說道:“上學有什麼好的,我要和哥哥在一起,哥哥你不也沒上學嗎?”

  “哥哥倒是想上學!”

  男孩雖然年齡也不大,但對妹妹卻是非常寵溺,伸手在小女孩頭上摸了摸,說道:“傻丫頭,不上學怎麼行啊,還能拾一輩子破爛嗎?”

  “拾一輩子破爛不挺好的嗎?”

  小女孩的眼中帶著不解,在她心裡,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那就是最快樂的事情,生活的艱辛和平日裡遭受的白眼,也無法抹殺孩子的童真。

  “好,以後咱們就做個破爛王。”

  看到妹妹眼睛裡已經有霧氣了,男孩連忙打住了這個話題,他總不能去和妹妹說什麼上大學出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偷師(上)

  倉州地處華北,自古有水旱碼頭之稱,京杭大運河縱貫全境,倉州人民向來以淳樸、剛直、勤勞、勇敢著稱。

  由於倉州乃畿輔重地,為歷代兵家必爭,古有“遠惡郡州”,明時有“小梁山”之號,沿渤海方圓百餘里,均系蘆蕩荒灘,人煙稀少,既是犯軍發配之地,又是叛將蔽身良所。

  所以自明清時起,一些受朝廷緝拿之叛將,尋倉州民眾強悍喜武之俗以蔽其身,這些人等隱姓埋名,化裝僧道遊俠,傳藝維生,倉州武術之鄉的名聲,也由此而起。

  雖然在那變動的十年中,一些武林人士因為某些原因受到衝擊,很多拳譜和歷史文物被銷毀,倉州武術的發展暫時受挫。

  但倉州習武之風始終未息,從八十年代起,各種武校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的冒了出來,說是家家習武也不過分,就連那賣燒餅的老胡,手上也是有幾分工夫的。

  此時的秦風,正貓著身體蹲在一戶人家的後院牆外,這戶人家姓劉,在倉州算得上是個大戶人家,光是瓦房就有十多間。

  十多年前的時候,劉家曾經受到過很大的衝擊,房子一度被收走,在八十年代初期,政府才將房子歸還給了劉家,現在祖孫四代人都生活在這裡。

  和一般家人的院子不同,劉家的後院十分的寬敞,並且被改成了一個練武場,在場邊放著兩排兵器架子,上面插滿了刀、槍、劍、戟等十八般兵器。

  這會在院子正中,有七八個十來歲的孩子正擺著拳架子,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坐在場邊,雙眼似睜非睜,悠閒的品著面前桌子上的熱茶。

  不過只要場內哪個孩子身體一旦鬆垮下來,老人手中一條長長的剝了皮的柳樹枝,立刻就會毒蛇般的抽打到那孩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偷師(下)

  “秦風,你膽大包天啊,我們練武也敢偷看?”

  此時院子裡的眾人也都看清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大男孩跳了出來,喊道:“秦風,你怎麼跑到這裡來玩了?還不快點給師爺爺跪下賠罪!”

  “子墨,是我不對!”

  雖然被那男孩呵斥,但秦風並沒有生氣,他來到這裡五年了,由於一直靠著撿破爛維持生計,所以很被當地的小孩們看不起,而說話的劉子墨,卻是他唯一的一個朋友。

  坐在院子正中的老者,是神槍李書文的關門弟子,叫做劉運焦,說起來他也是一個傳奇人物。

  劉運焦家中世代書香傳家,因為從小身體不好,五歲起,由家中僕人張耀廷教導他迷蹤拳,以求強身。

  由於家道殷實,八歲時,劉運焦父親邀請八極拳名家“神槍”李書文,到府教拳,李書文教拳認真嚴格,劉雲樵經常因此受傷,但也打下了他在八極拳及披掛掌上頭深厚功力的基礎。

  劉運焦20歲時,父親原來想讓他到朝陽大學法律繫唸書,但是劉運焦拿著學費,跟著李書文四處闖蕩。

  李書文死後,劉運焦返回家鄉,1936年,在津南擊敗關東軍劍道師範太田德四郎,因而在江湖上也是名聲大噪。

  後來日軍全面侵華,劉運焦加入行伍,因作戰勇敢並且多次負傷,在軍中提升的很快,四九年的時候,跟隨國黨的殘兵敗將去了台島。

  也正是由此,他留在家中的二兒子,在那十年動亂中受到了很大的衝擊。

  直到八十年代末期,兩岸關係有些緩解之後,劉運焦這才返回家鄉,在這里長期隱居了下來,準備葉落歸根。

  剛才說話的劉子墨,正是劉運焦第三個兒子的孩子,也是他最小的一個孫子,是他從台島帶到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補償

  劉老爺子今年已經八十四歲了,一生經歷了不少大風大浪,他倒是不怕給人逆天改命遭受天譴減少陽壽。

  只不過那等術法,即使是當年傳授他相面之術的那位高人都無法施展,劉老爺子就算想幫秦風,也是沒有那逆天的本事。

  “爸,就這樣讓他走?”

  聽到父親的話後,收徒未成的劉家老二不由愣了一下。

  劉家所傳的八極拳法秉承神槍李書文一脈,可以說是最為正宗的八極拳法,要是秦風還沒修出內勁,只學得一些把式倒是沒什麼。

  但現在的秦風顯然已經是初窺門徑,如果不能將其收入門下的話,按照江湖規矩,也是應該收回秦風身上功夫的。

  “老二,現在願意學武的人已經不多了,不要再有那種狹隘的門戶之見了。”

  劉老爺子自然知道兒子的心思,當下搖了搖頭說道:“當年楊露禪宗師偷師陳長興,流傳下來一段佳話,你師祖收徒更是不問出身,難道到你老子我就不行了?”

  “爸,是我錯了!”

  被父親這一通教訓,劉家成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因為老爺子所說的這段典故,在江湖上幾乎是人人皆知的。

  楊露禪是楊氏太極的創始人,自幼好武,因家貧迫於生計,在廣平府西關大街中藥字號“太和堂”中幹活。

  這藥店為豫南焦溫陳家溝人陳德瑚所開,陳見楊為人勤謹,忠實可靠,又聰明能幹,便派他到故鄉豫南焦溫陳家溝家中做工。

  適逢太極宗師陳長興借陳德瑚家授徒,楊心中十分羨慕,有心拜師學藝,但一者事繁,二者又怕陳不收自己,他雖然懂得江湖禁忌,但因學藝心切,便在陳氏師徒練拳時,在一旁觀看,用心記下某些招式,無人時便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改變

  “吃住在你家裡?”

  秦風聞言沉默了下來,過了好一會才搖了搖頭,說道:“子墨,就算這東西很值錢,也是我送給你的禮物,這錢……我不能要!”

  “秦風,我說你小子也太固執了,別說你現在沒有能力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就算是有,我收著也不會心安啊,你別那麼執拗了,這錢你必須收!”

  聽到秦風的話後,劉子墨有些哭笑不得,這哥們哪都好,就是自尊心有些太強了,強的近乎有些敏感了。

  “你說的也是,好吧,這錢我收下,不過我只要一半,這一半你幫我還給劉爺爺。”

  秦風想了一下,將那錢分出了一半,遞向劉子墨說道:“在你們家吃飯沒有問題,但是我和妹妹不會住在那裡,另外,我要劉爺爺教我怎麼才能分辨古董,這些錢就算是學費了。”

  秦風和周圍那些孩子們的關係並不是很好,他不想帶著妹妹看別人的白眼,所以也不願意住在劉家。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每當看到別人父母訓斥或者疼愛自己孩子的時候,秦風內心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傷痛。

  至於學習如何分辨古董,秦風則是存了一點小心思,因為那個破玻璃瓶能值這麼多錢,著實讓他震驚不已,他可不想因為自己不懂,日後再和什麼寶貝擦肩而過。

  “你小子真是個怪胎,學那些東西幹什麼啊?”

  劉子墨瞪著秦風看了半天,搖了搖頭說道:“我可做不了主,錢你拿著,明兒個自己和爺爺去說吧。”

  雖然名字起的文雅,不過劉子墨卻是喜武厭文,一身功夫比秦風還要更甚一籌,這也是劉老爺子一直將他帶在身邊的原因,就是想將衣鉢傳於他的。

  “行,明天我自己和劉爺爺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去世

  “子墨,劉爺爺的身體怎麼樣了?”

  跟著劉老爺子學了半年多的古玩鑒賞,天氣也逐漸變冷了起來,就在年前的幾天,身體原本就不怎麼好的老爺子,忽然一下子病倒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整個劉家的新年變得一絲喜慶的味道都沒有了,劉子墨的父親也從台島趕了回來,因為這次老爺子病的厲害,怕是真的大限將至了。

  雖然沒法再聽老爺子和自己談古論今,但早已在心中將其當成師父的秦風,還是每天早上都來看望老爺子。

  有時候醫生不讓進屋,秦風就頂著寒風在門口呆著,生怕老爺子離去時自己不知道,倒是讓劉家上上下下對秦風這個重情義的小傢伙充滿了好感。

  “阿風,爺爺怕是不行了,他都不認識人了。”

  劉子墨的眼睛通紅,顯然是剛剛哭過,自小就跟著老爺子的他,和爺爺感情極深,他怎麼都無法接受往日裡八面威風的爺爺,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子墨,別傷心了,說不定劉爺爺就會好起來呢。”

  秦風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說著說著話,自己也忍不住哽嚥了起來,從家中遭遇大變之後,他只在老人身上感受到那種親人般的溫情。

  眼下老人即將離去,讓這半年多來變得開朗了許多的秦風,眉宇間始終帶著一絲化解不去的陰霾。

  “爸,您醒了?感覺好點了嗎?”

  就在秦風和劉子墨說著話的時候,內屋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喊聲,劉子墨愣了一下,連忙掀起厚厚的布簾,進入到了屋子裡,秦風跟在他身後也走了進去。

  “咳……咳咳……”

  病榻上的老人劇烈的咳嗽了好一會,一口血痰吐出後,神情似乎清醒了過來,抬起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下九流

  在靠近城區的一家鐵路招待所裡的一個房間裡,四個年齡不等的男人正在喝著酒,下酒的菜很簡單,一盤油炸花生米,還有一斤豬頭肉。

  要是放在往日裡,這樣的人出現在小鎮肯定很扎眼,因為這個小鎮的流動人口並不是很多,基本上出現個生人就會被關注到。

  可是這段時間,從全國各地以及海外趕到小鎮參加劉運焦喪禮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這四個男人倒是沒有那麼顯眼。

  “六子,咱們是來參加劉老爺子喪禮的,你收斂些,別在這邊惹事。”

  年齡最長的男人大概四十出頭的樣子,“滋溜”一聲將一杯二鍋頭灌入口子後,咂吧了下嘴巴,說道:“六子,你昨天去找那孫家兄弟幹什麼去了?”

  “大哥,這不是以前和孫老大他們有過生意嘛,來到這裡總歸是要拜訪一下的,要不然別人也會挑理不是啊?”

  坐在中年人對面的,是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身材在一米七左右,十分的消瘦,長的尖嘴猴腮,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個不停,給人一種十分不穩重的感覺。

  “你小子一肚子壞水,沒事能去找那哥倆?”

  中年人對自己的這個手下的秉性卻是十分瞭解,看到他不以為然的樣子,當下說道:“劉老爺子在江湖上的地位非同小可,真要惹出了事,日後這長江以北的地界,咱們就不用來了,你少打些歪主意。”

  “什麼劉老爺子?還不是當年吃了敗仗躲台島去了?”

  叫做六子的年輕人撇了撇嘴,沒好氣的說道:“這老不死的都離開幾十年了,死了居然還這麼威風,咱們幫派現在也有好幾百人了吧?憑什麼那些門派對咱們都是愛答不理了?”

  這社會,從來都是被分為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利慾熏心

  “大哥,這事兒好辦。”

  聽到郝老大的話後,六子臉上露出一絲陰狠的神色,“到時候把小孩耳膜扎破喂了啞藥,上了車後再下點蒙汗藥,怕是到了地頭都醒不了,到了咱們那地界,還怕什麼呀?”

  六子就是負責往全國各城市去找尋那些流浪小孩的,通過這手段帶回去的孩子,少說也有二三十個了,算得上是輕車熟路。

  見到郝老大有些意動,六子接著說道:“大哥,那劉家這麼對咱們,咱們也沒必要給他們留面子,這一走就是天高皇帝遠,以後也不會和他們有什麼來往的。”

  “說的也是,六子,怎麼樣,有目標了沒啊?”

  郝老大被六子說的有些動心起來,反正他們坐火車都是臥鋪,到時候帶多個小孩,也沒人會懷疑什麼的。

  “大哥,這事兒還得找當地的地頭蛇。”

  六子喝乾了杯子裡的酒,站起身說道:“大哥,我約了孫家哥兒倆,他們這也該到了,我出去迎下。”

  出去沒有五分鐘,兩個中等身材相貌酷似的中年人,跟在六子身後走了進來,剛一進房間看到了桌子上的酒,不由眼睛一亮。

  將兩人讓進來後,六子衝著郝老大使了個眼色,開口說道:“孫家兩位大哥,這位是北邊來的遲老闆,我六子就是牽個線,有什麼您幾位談。”

  這走江湖的,尤其是撈偏門的,除了自己人之外,基本上是不會和外人交底的,郝老大明明是南方過來的,到了六子口裡,就變成了北邊來的老闆。

  而且六子話裡話外也和郝老大摘清了關係,這樣就會讓孫家兄弟少一些防備之心,不會認為對方是合起伙來矇騙自個兒的。

  “是兩位孫家兄弟啊,遲某久聞大名了,什麼老闆不老闆的,四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槍頭

 「好,遲老闆爽快,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聽到郝老大的話後,孫家兄弟頓時大喜,在他們眼中,秦風兄妹只不過是一對流浪兒而已,就算是失蹤了,也不會有人關注,更加不會有人去報警,這兩千塊錢,等於是白來的。

  「遲老闆,明天我們就能把人帶來,可是這錢……」

  孫老二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郝老大手邊的那疊錢,吞吞吐吐的說道:「遲老闆要是放心的話,是不是先給我們點訂金啊?」

  剛才那頓酒沒有喝盡興,孫老二想回去再和大哥慶祝一下,只是囊中羞澀,只能把主意打到郝老大身上。

  「沒問題,這一千塊就算是訂金,孫大哥請拿好。」

  郝老大豪爽的笑了笑,將那疊錢一分為二,遞到了孫老大手上,不過捏著錢的手卻是沒有鬆開,說道:「孫大哥,明兒我們想和你一起過去看看那倆孩子,不知道行不行啊?」

  剛才聽了孫老二的介紹,郝老大知道那對兄妹是單獨住的,並且住所也很偏僻,這就讓他生了直接前往那裡的念頭。

  畢竟他們現在住的是個招待所,人多眼雜,要是孫家兄弟將那兩人騙到這裡來,說不定就會出現什麼意外。

  「成,明兒中午那會咱們過去吧,一般那個時間段,倆小孩都在的。」

  只要動動嘴皮子就收入了2000塊,孫老大是巴不得呢,他原本是想用賣廢品的藉口將那兄妹倆騙來的,既然遲老闆要親自去,那還省了他們哥倆的功夫了呢。

  「大哥,給2000,是不是多了點兒?」

  等到孫家兄弟離開後,齊保玉有些不滿的說道,就憑這哥兒倆的秉性,給他們個一千塊,都能讓兩人樂得屁顛屁顛的了。

  「不多,老二,眼光要放長遠一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