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劍天穹 作者:小刀鋒利(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傲劍天穹 作者:小刀鋒利(連載中)

傲劍天穹 作者:小刀鋒利(連載中)

【小說書名】:傲劍天穹

【小說作者】:小刀鋒利

【作者簡介】:男,黑龍江 - 牡丹江

【其他作品】:(重生之商途)(傲劍凌雲)(超級獵人)(唯我獨尊)(戰神變)

【內容簡介】:


                        百年星祭,七星墜落!

                        究竟是開罪了上天,還是另有原因?

                       身體羸弱的少年,丹田中蘊藏七星之魂,從此踏上一條登天之路!

                      一個浩大的玄幻世界,熱血澎湃,神秘無盡。

                      七星耀,天下驚;叱吒星空,傲劍天穹!

[ 本帖最後由 ssr1121 於 2013-12-31 22:35 編輯 ]

TOP

第一章 星辰墜落

  咚!

  一聲沉重的鼓聲,送走天邊最後一絲如血殘陽,湛藍的天如同被一層巨大的天幕遮蓋,變得昏暗起來。

  夜幕,終於降臨。

  可以容納十萬人的巨大廣場中間,是一座有著九百九十九個台階的宏偉建築。

  這是星殿!

  星殿高高矗立在那,直插天穹!

  星殿四周的廣場上,密密麻麻,跪滿了人群。

  所有人按照品階,從內到外,越是靠近星殿的人,品階越高。

  九百九十九階之上的星殿正門口,跪著一個面色肅穆氣度威嚴的中年男人,頭戴皇冠,身著滾龍黃袍。

  正是蒼穹國的皇帝,皇甫浩然。

  神殿的東側,架著一面鏽跡斑駁的大鼓。

  少年一身素服,站在整個星殿的最高處,平靜的面色下,那雙純淨的眸子中,卻多少帶著幾分緊張。

  這種蒼穹國百年一次的祭祀北斗七星的盛大活動,原本輪不到他來擊鼓。這是他的父親,鎮國大將軍徐稷費盡心思,才為他爭取到的機會。

  蒼穹國百年祭祀北斗七星一次,若是七星全都亮起光芒,那便說明上天庇佑蒼穹國。

  七星耀,當保蒼穹國百年國運不衰!

  蒼穹國從開國至今,已經有一千三百九十多年,今年,今天,是蒼穹國開國以來,第十四次祭祀北斗七星!

  當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這七顆星全部亮起時,星殿將溝動這七顆北斗星,產生大量天地靈氣!

  作為擊鼓人,所站的那個位置,可以直接接受天地靈氣的滌盪,所獲好處最大!

  所以說,每百年一次的祭祀北斗七星活動,能成為擊鼓人,幾乎是蒼穹國所有少年的夢想。

  而以往,站在這面有著一千多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天塌了,爹給你撐著!

  徐稷冰冷的聲音迴蕩在廣場上空,慌亂的人群,終於慢慢安靜下來。

  這時候,徐稷才轉向身旁臉色蒼白的皇帝,輕聲提醒道:“陛下……”

  “嗯。”皇帝皇甫浩然登基二十年,勵精圖治,勤於政務,也是個有為君王,雖然剛剛有些失態,但此刻卻已經回過神來。

  皇甫浩然清了清嗓子,沉聲道:“我蒼穹國……有身經百戰的鐵血精鋭百萬!有鎮國大將軍徐稷!有冠軍侯徐中天!有無數出色的文武官員!有千千萬萬的忠心子民!”

  看著下面徹底安靜下來的廣場,皇甫浩然最後厲喝一聲:“還有朕在!這天……塌不了!”

  大禮儀官也強行讓自己平靜下來,顫抖著聲音高聲喝道:“天祐蒼穹!”

  廣場上被嚇傻了的人們情不自禁的隨著大禮儀官的聲音跟著喊道:“天祐蒼穹!”

  只是這些人在心中卻都畫了一個問號:這天……還真的會繼續庇佑蒼穹嗎?

  百年大祭,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就這樣毀於一旦……

  蒼穹國皇室先祖有訓‘七星耀,蒼穹興’,如今七顆大星卻同時墜落,任何人都看得出,這是大不祥之兆!

  身為一個有為的中年帝王,皇甫浩然心中很清楚,這件事跟徐家小子沒什麼關係。

  可當他目光落到暈倒在鼓前的少年身上時,胸中那股恐懼和憤怒的情緒便來回激盪。

  “廢物!!!”

  “百年大祭,一百年才有一次,這要何等幸運,才能輪到自己頭上?”

  “但現在卻生生搞砸了!”

  皇甫浩然現在很怒,很想殺人!

  看著身邊一臉擔憂看向兒子的鎮國大將軍徐稷,忍不住說道:“徐家世代忠誠,熱血勇武,只是如今卻是要出一個文官了。朝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七星之魂

  回到房間,徐洛忽然感覺自己丹田裡有些發熱。

  忽然想到,自己既然可以透過琉璃瓦看見外面,也可以透過土層看到地下,那麼能不能看見自己的身體內部呢?

  剛剛產生這個念頭,徐洛的腦海中,便突然間的……出現了他身體內部的景象!

  一條條粗細不一的血管,裡面鮮紅的血液,如河流一般,緩緩流淌著;一條條經脈,均勻的分佈在身體當中;還有那顆……蓬勃跳動的心!

  徐洛被驚呆了,隨即,他看見了自己的丹田,忍不住發出一聲低低的驚呼。

  那是……

  北斗七星!

  七顆原本應該在夜空中閃耀的星,竟然神奇的出現在了他的丹田當中!

  只是不知為什麼,從北斗七星的第一星天樞,到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這六顆星,全部是灰色的,沒有任何光芒,如同死星一般,按照天空中北斗七星的分佈,排列在他的丹田中。

  唯有最後一顆搖光星,散發著微弱的光芒,但也如同風中殘燭一般,光芒虛弱,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北斗七星,怎麼會出現在我的身體裡?”徐洛的第一反應,是被嚇到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徐洛的神識,觸碰到唯一亮著的搖光星時,那顆星再次閃爍了一下,隨後,徐洛的腦海中,便忽然間多出了很多東西。

  “暗影搖光心法!”

  “破軍七殺!”

  兩篇功法,彷彿天生就存在於徐洛腦海中一樣,明明是第一次接觸,但卻有種已經很熟悉了的感覺。

  蒼穹國,有一法馭萬技的說法,一篇好的心法,可以駕馭萬種武技,這說法雖有些誇張,但也說明了心法的重要性。

  徐洛不清楚暗影搖光心法到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兄弟

  這個聰慧的十六歲少年想的沒錯,皇帝的確就是這麼想的。

  雖然星祭失敗跟徐洛無關,可對皇帝皇甫浩然來說,就算把女兒嫁給一頭豬,也不會嫁給徐洛。

  那個廢物一樣的少年,一陣大風都能把他吹倒,敲幾下鼓都能給他累暈過去,把女兒嫁給他?

  想都別想!

  尤其這次太監過來宣旨,徐家只有徐洛自己在家,雖說是巧合,但對徐洛來說,卻等於是皇帝對自己的再一次否定!

  如同傷口撒鹽。

  徐洛長出了一口氣,微微閉上雙眼,心中想到:如今我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虛弱不堪的徐洛,我的體內,有北斗七星之魂,有暗影搖光心法,有破軍七殺!那些看不起我的人,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知道,鎮國將軍府裡,不出廢人!

  隨後半個月,徐洛閉門不出,甚至連自己的小院都很少會出去。

  在徐家上下看來,二少爺一定是被星祭失敗和皇室的態度給刺激到了,以前還經常跟幾個兄弟出去散散心,可現在居然連自己的小院都不出了。

  就連吃的東西,都是叫漣漪送過去,吩咐其他人不許打擾……

  徐家的一眾下人們為此擔憂不已,可惜老爺夫人大少爺都不在家,他們也只能盼著小少爺能早點從這陰霾中走出來。

  徐家上下並不知道,他們的二少爺心中或許還有陰霾,但卻絶非他們想像中那種。

  星夜。

  天空中北斗七星光芒微弱暗淡。

  從星祭失敗的那一天起,北斗七星就再沒有像平日一樣,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這也是蒼穹國四鄰躁動、國內人心不安的根本原因。

  北斗……似乎不再庇佑蒼穹國了!

  徐洛盤膝坐在床上,正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水藍精金

  徐洛推開門,看見客廳中的兩個人,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大哥,五弟,讓你們久等了。”

  “不久不久,我還以為會看見一個愁眉不展的小傢伙,現在終於放心了,一點點小打擊,沒有真正傷害到你。”皇甫沖之笑著說道。

  “嗯,見三哥的樣子,我也放心了。”隋岩在一旁說道。

  “好了,我其實什麼事情都沒有,最近一直在家裡修煉……”看著兩兄弟一臉不信的樣子,徐洛撇撇嘴:“不信你們問漣漪?”

  “呃……這個,奴婢也不是很清楚……”漣漪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皇甫沖之和隋岩兩人毫無形象的大笑起來,顯然都覺得徐洛在逗他們開心。

  徐洛一臉無奈,看著漣漪咕噥道:“你到底是誰的人?怎麼感覺你像個小叛徒……”

  見徐洛似乎並沒有受到外界傳言太大的影響,皇甫沖之和隋岩的臉上,也都露出開心的笑容。

  皇甫沖之看著徐洛說道:“三弟,星祭那件事,以後就不要去想了,帝都人就這樣,不管什麼事,傳一陣子也就慢慢淡了,我們今天過來,是準備帶你出去散散心。”

  徐洛笑了笑:“放心吧,我沒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你們不必為我擔心。”說著,徐洛問道:“二哥和四弟呢?”

  隋岩在一旁撇撇嘴,說道:“這個問題你還需要問麼?二哥在家打鐵磨劍,四哥……四哥肯定還在忙著聞香識女人啊!”

  噗哧!

  漣漪在一旁終於沒忍住,笑出聲來,趕忙藉口去準備茶水跑掉了,不然怕笑得肚子疼,顯然對隋岩口中那個只知道打鐵磨劍二哥和聞香識女人的四哥也是很瞭解的。

  徐洛嘴角抽了抽,想到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風月樓

  “我靠,這真是神了啊,二哥……二爺,您真的是會神通的大能,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作為五兄弟當中最小的隋岩,哪裡還有外人面前那副石頭表情,一臉諂媚的拉著徐傑的手,不恥下問。

  徐傑嘿嘿笑了笑,有些得意的道:“這不過是煉器中一種最低級的手段罷了,也只能在普通人面前顯擺一下。”

  說著,徐傑臉色變得認真起來,對徐洛說道:“老三,這把短劍在普通人面前不會有任何破綻,但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千萬不要拿出來,我的煉器能力還不行,會被看穿的。”

  皇甫沖之在一旁點點頭,說道:“沒錯,水藍精金啊……就算劍聖見了,也會流口水。”

  隋岩眉梢挑了挑,看著徐傑道:“二哥,你居然能弄到這麼一大塊水藍精金,真牛!”

  徐傑苦笑道:“老五,你也不用擠兌二哥,這塊水藍精金的來歷……以後有機會再跟你們說吧,咱們還是先去找劉峰吧。”

  皇甫沖之笑了笑,也跟著岔開話題道:“是啊,我們兄弟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在一起聚過了。”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哪怕是兄弟,也不能去刨根問底。這個道理大家都懂,所以隋岩雖然看著徐洛手中的水藍精金短劍流口水,但也懂事的沒有再多說什麼。

  ……

  “這位姑娘,請留步。”

  帝都最繁華的青龍大街上,一個白白胖胖,一臉喜慶,但卻被一隻烏青眼眶破壞了形象的小胖子正一臉微笑的攔下一位漂亮的少女。

  “啊,你,你在叫我?”漂亮的少女顯然有些意外,一臉嬌羞的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

  漂亮少女身邊幾個侍女則虎視眈眈的看著這個小胖子,都皺著眉頭,顯得極為不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樓前衝突

  被稱為子亭兄的那個年輕人撇撇嘴,哂然一笑,說道:“他要真有這個本事,我倒是敬他三分了,只可惜一個文不成武不就一陣大風都能吹倒的東西,文官飯碗麼……我都覺得抬舉了他。”

  這時候,中間那華服少年看了一眼對面的徐洛,淡淡說道:“他也算是有幾分影響的,為了他,向來低調的大皇子皇甫沖之,甚至跟其他皇子大吵一架呢。”

  “哇,不愧是冷少,竟然連這種事情都能知道。”

  “是啊,也就冷少有這個本事,我們這些人,平日裡哪有機會接觸到這些高端的事情?”

  “只有在冷少這,才能聽到這種勁爆的傳聞啊!”

  幾個擁簇著少年的人在一旁大拍馬屁,那冷少一臉風輕雲淡,臉上保持著矜持的微笑,彷彿對他來說知道這些事情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冷少,你說那個煉藥的有膽子跟其他皇子吵架?哈哈,這可真是神奇了啊!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先前說話那少年彷彿沒看見對面的皇甫沖之一樣,毫不顧忌的大聲問道。

  皇甫沖之和徐傑等人全都皺起眉頭,以往雖說也有很多人背地裡嘲笑徐洛,但卻從沒有這種當面出言諷刺的。

  畢竟雙方沒什麼深仇大恨,當面出言譏諷,如若當面打臉,這可是要結仇的。

  “你們說夠了嗎?”

  徐傑一臉冰冷的回了一句,看著跳得最歡的那個年輕人,淡漠的說道:“如果說夠了,就有多遠滾多遠,不要像個蒼蠅一樣,在這裡噁心人。”

  “不過就是幾個欠揍的雜碎而已,除了耍嘴皮子外,還有什麼本事?”

  隋岩上前一步,站在徐傑的身邊,冷笑看著對面幾個人:“不服的滾過來打一架!”

  兩個將門子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鳳凰

  皇甫沖之、徐傑、劉峰和徐傑四人最先回過神來,他們甚至沒去想一向羸弱的徐洛為什麼突然間變得如此兇猛,只想著無論如何,也一定要保護好徐洛,不能讓他吃一點點虧!

  這麼多年的兄弟,許多行為已經是下意識的,形成了本能和習慣。

  那邊冷平的嘴角劇烈的抽搐著,徐洛這一巴掌雖然抽在別人臉上,但卻像是抽在他的臉上一樣。

  彷彿四面八方的所有人,都在用火辣辣的目光看著他,像是沒穿衣服被人圍觀,那種羞恥侮辱和惱怒的感覺,讓冷平的腦子都變得有些空白起來。

  推這個沒腦子的年輕人出來試探一番,是之前就有的算計,可事情的發展,卻大大超出了冷平的預料。

  最有可能爆發的鐵匠徐傑沒爆發,冷漠強硬的隋小石也沒爆發,或者也可以說是徐洛根本就沒給他們爆發的機會。

  最不可能爆發的文官飯碗……徐家的廢物徐洛,卻如同神靈附體一般……

  突然間的爆發了!

  “我這到底算不算是完成了主上交給我的任務?”冷平看著這詭異的場面,一時間,也禁不住有些傻眼。

  這個時候,一個慵懶但卻十分動聽的聲音,從風月樓裡面傳來:“小傢伙們,鬧夠了沒有?鬧夠了的話,就都給老娘滾進來喝酒玩樂。沒鬧夠的話,你們接著鬧,老娘要是高興了也去摻一腳,如何?”

  “鳳凰!”

  “鳳凰出來了!”

  “天吶,今天是什麼運氣,鳳凰竟然出來了!”

  “這一場熱鬧沒白看,徐家的二少竟然動手打人了,風月樓的鳳凰也露面了,真是過癮啊!”

  “是啊,太爽了!”

  四周圍觀的人議論紛紛,臉上都帶著驚訝的表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兩罈酒

  “跟著我借光?大哥你別鬧了……”徐洛苦笑道:“這天字二號房,我也同樣是第一次進,大家都不是第一次來風月樓了,之前誰見過鳳凰?”

  皇甫沖之笑了笑,沒有再多說什麼。

  眾人到裡間落座,片刻工夫,就有幾個相貌極美的女子過來,端著果盤酒水,動作行雲流水一般,看著都給人一種視覺上的享受。

  “五十年的沉香釀,哈哈,今天真的是有口福了!”劉峰只看了一眼那幾罈子酒,便忍不住一臉驚喜的說道。

  “剛剛鳳凰樓主說了,今天是她請對吧?”隋岩一本正經的看著正在倒酒的一個美麗女子。

  那女子輕柔一笑,點點頭:“樓主說了,今天諸位公子開懷暢飲便是,所有一切,都是樓主請了。”

  “嘖,真大方!”徐傑扯了扯嘴角,然後說道:“今天這頓酒要是我們自己花錢,估計我們哥五個就徹底壓在這了……”

  “徐少爺真會說笑,區區一頓酒水,奴家還是請得起的。”鳳凰那慵懶動聽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腰肢擺動,從外面走進來。

  這一次,鳳凰沒有蒙著面紗。

  皇甫沖之等人,都是微微一怔。

  因為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並非什麼絶代佳人,而是一個相貌普通的女子。

  當然,也絶對不能說是難看,皮膚白皙,柳葉彎眉,瓊鼻櫻唇,也算是一個美女了,可若是跟她的身材比起來,就差了太多。

  她的相貌,甚至比不上房間裡彈琴和倒酒的這些女子!

  唯一讓人感到驚艷的,是她的那雙眼睛,極美,但卻不媚,而且非常純淨,彷彿能看透人的內心。

  “怎麼,終於看見鳳凰長的什麼樣子,是不是有些失望?”鳳凰嫣然一笑,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