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圓之夜,村裏的人都變成了喪屍! - 靈異,鬼故事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月圓之夜,村裏的人都變成了喪屍!

月圓之夜,村裏的人都變成了喪屍!

“嘟~嘟~”汽車停了在村口,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從車上走下來。
“終於回來了!四年了,家鄉還是老樣子啊!”小夥子望著殘舊的村莊,忍不住感概。“等下給他們一個驚喜!”小夥子叫楊凱,從大學讀書就一直沒回過,離別了四年的家鄉,今天回來特意沒告訴父母,想給父母一個驚喜。
才是中午,可那火辣的太陽,照在村子竟然都感覺不到夏天的氣息,倒像晚秋了。老烏鴉在樹枝上“嘎、嘎~~”的叫著,一點也不害怕陌生人的到來。楊凱拉著行李一步一步的往家裏走去。
“爸、媽!”楊凱一推開門就大聲叫換,“我回來了!”
“誒!”一個大嬸從屋裏走出來,“誰啊?”
“媽,是我啊!小凱回來看你了!”楊凱見到母親高興的扔下行李抱著母親。
“小凱啊!你終於回來了!老頭子,快出來看看誰回來了!”小凱的母親高興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四年了,你怎麽就不回來看看我們啊!”
“媽,我這不是回來了嗎!”
“啊!小凱啊,怎麽回來了?怎麽不在外面好好工作啊!”小凱的父親一走出來就說,“回村裏幹嘛,難道你想像我們一樣種地啊!”
“爸,工作學校已經安排好了,過些日子就去。”
“好拉,好拉!回來就好,快快屋裏歇著,我去做幾個菜。”楊凱的母親擦著眼淚說。
太久沒回來了,楊凱和父母一說就說了一個下午,不知不覺的天暗下來了。突然,楊凱的父親猛的喊一聲“遭!”,急忙的拉著小楊往外趕,“快,快到村外住。”
“為什麽啊!爸,這是我們家,不在這住去哪住啊?”楊凱對父親突然的變化有點摸不著頭腦。轉過對母親說:“媽,爸這是怎麽了?”
誰知母親也黑著臉要趕他走“別問那麽多,趁著天還沒黑,趕緊出村,別再回來了!”
一時間,楊凱都不知道說什麽了。剛才還好好的,久別重逢的喜悅還沒消去,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如何叫人反應得過來。
“爸媽這是怎麽了?怎麽突然間換了個人?難道這裏面有什麽隱情?不會是爸媽借了別人的錢,今天來收債吧?”楊凱想著,最大的可能就是欠人錢了,當即就說:“爸媽,不要急,我有錢,告訴我到底是什麽回事啊!”
“走!”父親突然很厲聲的喊著,“再不走就別叫我爸了,我沒你這個兒子。”
被父親突然的話嚇著了,呆呆的望著父母,這是我父母嗎?怎麽會這樣。
“你快走啊!難道你要我死在你面前才肯走嗎!”母親也急了,急得直跺著腳,臉都氣紅了。
“好,我走,我走!”楊凱心裏忍不住的哭了起來,委屈的淚水像下雨一樣,轉身奔去。“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出了村口,他再也忍不住大哭了起來。“老天,告訴我這是怎麽回事!”
他痛苦的回頭望著村裏,心裏充滿了疑問。望著村裏,總感覺奇怪,可又說不出在哪裏,“不行,我得回去,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心裏想著,當即擦幹眼淚,摸著路往回走。
天色已經黑得看不見路了,突然楊凱一腳沒踩穩,摔了一跤,“啊!怎麽這麽黑啊!一點光都沒有。”突然,他想到了什麽。驚叫起來“對啊!怎麽天黑了,全村怎麽沒一家開燈啊!到底出了什麽事?”
靠著暗淡的月光,楊凱艱難的摸著路回到家裏,可院子的門半開著,一推,“砰”的一聲,竟然掉了。
“怎麽回事?剛才門還好好的啊!”楊凱看著破爛的門,那門好像幾百年沒人動過一樣,已經被歲月腐蝕得沒有了。
寂靜的村裏,突然被這一聲吵醒了。四周響起密集的碎步聲,屋內好像有兩個人影走出來。楊凱睜大眼睛,靠著慘淡的月關看著走出來的人影。“爸,媽!是你們嗎?”楊凱想著走出來的人影招呼著。可那人影根本沒理會他,一搖一擺的慢慢向他靠來。
“爸、媽!”楊凱再一次大聲,可依然沒人理會。四周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沈重得像山裏頭的野豬在奔跑。
那兩人慢慢的走到了楊凱的跟前,靠著暗淡的月光,楊凱看清了他們的面貌。跟前的這兩個人就是他的父母,不過令人恐懼的是全身上下都爬滿了屍蟲,幹癟的臉黑得像鍋底。深凹的眼盯著獵物般盯著他。被這樣的盯著,楊凱的背頓時的冒起了冷汗,一陣陣麻痹箍緊頭皮。
“不可能,怎麽可能,這不是我爸媽。”他拼命的扯著自己的頭發,眼前不敢相信的事實告訴他,他現在已經快瘋了。恐懼的心理又緊緊逼壓著。驚恐慌張的他連倒退了幾步。
看著屍體般的父母一步一步的逼近,楊凱已經被逼到了墻角,毫無退路。驚恐的他,眼睛睜大得充滿了血絲,臉部都扭曲了。
“爸!媽!”他一聲叫得比一聲大,聲音從不相信變成恐懼的嘶啞,劃破了這寂靜的天空。
突然,楊凱的爸爸伶俐的用那幹枯的手捉住他,張著滿口蛆蟲的嘴,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硬生咬出了一塊肉,血像缺了堤的水直向外噴。
“啊!”要命的痛疼得他從驚恐中醒了過了,他忙的一腳踢去,正好踢在他那變成怪物的父親的胸前。“噗!”的一聲,竟把他踢飛了出去,只留下那捉住他的手。楊凱忍著劇痛,想奪門而逃,可是母親又逼了上來,“呼呼~~”的嚎叫著撲向他。那一頭,被扯斷了雙手的父親,又爬了起來,想發了瘋的瘋牛猛的沖過來。
楊凱拼了命的往門口沖出去,可就在他越出門的那一刻,希望頓時全碎了。門外黑壓壓的一片,竟然全都是像他父母般的屍體。那是死屍們已經壓逼門口了,此時他想關門都關不了了。
猛的想轉身往回跑,誰知“噗!”的一聲,撲了下去。“啊!救命啊!救命啊!”原來轉身的那刻,地上已經有一個爬到了門口,死死的捉住了他的腳。
“救命!救命啊!”他拼命的掙紮著,可那死屍像見了牛糞的蒼蠅,以下子撲了過來,拼命的撕咬。頓時,血在揮灑,撕爛的肉像打碎了的草到處亂飛。
“啊!啊!”撕心裂肺的淒慘聲響徹在這寂靜的夜空。
第二天,太陽慢慢的爬了起來。
“啊!”一個老婦人的叫聲吵醒了這個寧靜的小村。“老頭子,你這是怎麽了,你的手吶?”尖叫的正是楊凱的母親。
“啊,啊~~我的手!”斷了手的也正是楊凱的父親。“怎麽回事!”
這時他們看到了門前的屍骨,破爛的衣服竟然就是他們昨天回來的兒子穿的衣服。頓時失聲痛苦:“兒啊!你怎麽就回來了啊!不是叫你不要回來嗎!”
“是娘害了你啊,娘該死,娘沒告訴你村裏的人都已經變成夜喪屍了!……”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