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笑掉半節課(1) - 原創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2 12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整整笑掉半節課(1)

整整笑掉半節課(1)

每個人都有童年,但可能的話我想直接跳過那個部分。
起因是老師那一句話:“王大明,你爸爸被溶解了!”
當時是小學三年級的一堂數學課,快要月考了,這次的考題正好是我們班老師出的,她一邊講解參考書上的習題、一邊偷偷暗示月考她會出哪些,全班都很專心聽課畫重點,我也不例外。
課上到一半,教務主任突然從走廊上沖到我們教室,也不顧我們正在上課就直接走上講臺,大聲問:“誰是王大明!”
大家都看著我,我只有莫名其妙站起來的份。
滿身大汗的教務主任看著我,然後在數學老師的耳邊快速說了幾句話。
“王大明!”老師瞪大眼睛。
“是!”我舉高手。
“ 你爸爸被溶解了!”老師呆呆地看著我,提高分貝。
我呆住了。
全班也都呆住了。
下一瞬間,全班轟然大爆笑了起來!
如果換另一個人站起來,被老師說他的爸爸被溶解了,我也一定爆笑出來。
唯一的問題是,此刻站起來的人是我。
我爸爸被溶解了?是真的假的?
聽起來好白癡啊!怎麼可能被溶解?
是開玩笑的吧?這個世界上有人真的會被溶解嗎?
有這種可能嗎?
我傻傻地站著,對大家捧著肚子大笑的狀況感到不知所措。
老師拿起藤條用力摔黑板,怒道:“王大明的爸爸被溶解了,有什麼好笑!”
這一下打得黑板劈啪響,本來已經笑到不行的大家更是笑到摔倒 是真的摔倒,好幾個人都笑到趴在地上呈現崩潰狀態。爆笑的氣氛很容易感染,只要一個停不了大家就都停不了,就連平常最斯文的幾個功課很好的女生,都笑到整張臉都變成缺氧的紫色。
坐在我前面的班長轉頭看著我狂笑,笑到他把早餐一五一十地吐出來。
更可怕的是,我發現連老師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整整笑掉半節課(2)

的確確是遇到了超棘手的事、被人用奇怪的液體給溶解了,只剩下衣服,其他連一滴蛋白質都沒剩下。
“堅持我爸爸還活著”這個想法很沒營養,我又不是在演大愛,很快我就站到我爸爸被溶解了的那邊,不然我一直等我爸爸出現會等到精神分裂。
喪禮的時候,每個親戚的表情都很古怪,一直竊竊私語。對丈夫被溶解的我媽來說,應付那些一邊哭一邊憋笑的親戚真的很度爛,家祭才舉行到一半我媽就轉身離家出走了,留下我孤孤單單一個人應付難堪的場面。
從那時候開始,我每個月都會收到我媽媽寄給我的錢跟信,每一封信裏她都說對我很抱歉,這我曉得的,所以我都很認真地把媽媽給我的錢花掉,免得遠在不知何處的我媽感到內疚。
只不過警方一直沒有分析出那一桶液體究竟是什麼,不管送到哪一間實驗室都說沒辦法解釋,就連液體裏面是不是有殘餘的人類血肉組織、蛋白質反應什麼的,也統統不知道。
後來我趁大人不注意的時候用寶特瓶裝了500毫升回家,想靠自己慢慢研究出來。幸好我有這麼做,因為後來那一桶裝了我爸爸的液體被不明人士整個偷走 不過我才不相信那種鬼話,一定是員警高價把它賣給美國太空總署了。
我爸被溶解,很倒楣,但繼續活著的我更倒楣,因為我三五不時就會聽見背後有很討厭的聲音在說:“你看七班那個王大明,就是他的爸爸被溶解了耶!”
我沒有一次為那些細碎的聲音打過架,甚至沒有公開生氣過。
畢竟,老實說,要是我認識的人的爸爸,不,甚至他的全家人都被溶解了,光是想到我就會笑到拉屎 我很能感同身受他們想用喜劇的語氣討論我的悲劇的需求。
小學五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整整笑掉半節課(3)

更不用提那些強酸、強鹼根本不能跟我抽屜裏的神秘溶屍液體相提並論。
我不敢在奇摩知識家或ptt問,怕我一問,立刻就會被我的小學、初中、高中同學給發現,然後網路上又是一陣哄堂大爆笑。
按照記者愛抄網路討論的習慣,很快那些腦充血的媒體就會找上我,訪問我對於十四年前我爸爸被溶解的感想
一想到麥克風撞上我下巴的畫面,就很想我也被溶解啊!
不過整天逛網也有好處。
幾天前,我看到作家九把刀在他的部落格上,貼了一篇誠征靈感助理的啟事:
大家左乳!
由於我的寫作量很大,漸漸需要一名助理幫我搜集、整理特定的素材,
例如我寫到用手槍的殺手,就需要關於手槍的相關知識,越詳細越好,
又例如我寫到關於狼人的傳說,又不想重蹈覆轍別人寫過的東西,
這時當然就得想知道其他作家是怎麼寫狼人的啊,
但我又沒時間真的去給他一本一本看,
助手就得幫我全部快速看過,然後將重點歸納在一張A4紙上讓我一目了然。
除此之外,我願意支付助理到各地旅行的費用,
旅程中除了你自己高興的部分,
還得請你幫我拍攝大量有趣的照片、收集當地特殊的民情風俗、奇人異事。
當然了,最重要的就是搜集最不為人知的神秘傳說,越怪越好!
簡單說就是幫我搜集各式各樣的怪故事,讓我從中發現靈感。
薪水面議(廢話)。
PS:不是應徵正妹!不要以為你是正妹就一定會上!別把我想簡單了!
如你所想,這是我的大好機會!
應徵到九把刀的靈感助理的話,我就可以花他這個笨蛋的錢到處旅行,尤其是他想要這個助理多多接觸稀奇古怪的事,那不就正好?
我爸爸被奇怪的液體溶解了,是誰幹的、怎麼幹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九把刀“念”的試煉(1)

面試的地點就在九把刀家。
老實說,第一眼看到那個地方,我實在不敢想像這個人會付錢給我,不,應該說我不敢想像他會付錢給任何人。
當時九把刀穿了明顯太大的四角褲跟老爺爺樣式的白色汗衫,正在客廳看DVD,邊看還邊發出科科科笑的聲音。
桌子上除了一杯喝到一半的咖啡,還堆了好幾件不同學校的高中女生制服,讓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就很差勁,畢竟會收集高中女生制服的人,都很變態。
我不是唯一來應徵的人,跟九把刀一起在客廳看電影的應徵者還有三個人。
一個看起來就是標準好學生的眼鏡仔,一個穿著緊身衣的胖子,一個模樣看起來很猥褻的中年男子。
加上剛剛大學畢業的我,那就是四個了。
“還有十分鐘才到應徵時間,現在放輕鬆吧!”九把刀看了一下表。
電影在演什麼我不清楚,但應該是喜劇片,因為大家都在笑。
我無法專心看電影,不是緊張,而是有個沒穿衣服的人眼神很呆滯,他跪在地板上一直發出“歐拉歐拉歐拉歐拉”的怪聲,還不斷伸手從我們坐的沙發底下撈出蟑螂吃,整個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時間到了,九把刀立刻關掉電影,氣氛登時轉換。
九把刀發給我們四個人各一張白紙,冷笑道:“其實打從你們一進來這裏,面試就已經開始了。現在把你們剛剛看的電影內容寫下來,記得多少就寫多少,不准偷看別人的!計時開始。”
什麼!這麼老梗!
“可以寫多久?”一個眼鏡仔著急地說。
“我說停就停啦。”九把刀說得很隨便。
這下死定了,我什麼都不知道,只好在上面寫一大堆的甘霖老師。
一分鐘不到,沒耐性的九把刀就喊停。
眼鏡仔喘著氣交卷,上面密密麻麻寫了一大堆,我光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九把刀“念”的試煉(2)

年男子咆哮。
“第一,你長得很猥褻,出去外面你跟別人說你是九把刀的靈感助理,靠!我不能接受!第二,我很怕鬼,所以我更不能忍受有個陰陽眼的人一直在我身邊提醒我哪里有鬼!”九把刀義正詞嚴,手指指著門外。
中年男子抱著頭沖了出去。
遠遠還聽見他在哭喊:“看見鬼也有錯嗎!看見鬼也有錯嗎!”
瞬間只剩兩個人了。
氣氛真緊張啊,比起能夠大海撈針看見限量版A片的大胖子,剛剛我只不過看見一個怪人趴在地板上吃蟑螂,簡直小巫見大巫。最後的對決對我十分不利。
只見讓人猜不透的九把刀拿出兩杯白開水,放在桌上。
白開水上面漂了一片茶葉,我隱隱覺得不大對勁啊。
“在手不能碰到水的情況下,發動你們的念,一分鐘我要驗收成果。”九把刀陰險地笑說。
大胖子跟我同時虎軀一震。
什麼鬼啊!這不就是抄襲漫畫《獵人》的“水見式念能力測驗法”嗎!
抄襲就算了,漫畫裏的虛構橋段搬到現實生活上用,行得通嗎!
跟我一樣,大胖子顯然也看過漫畫《獵人》,知道水見式測驗是什麼,表情十分難看。
所謂的水見式念能力測驗法,簡單說,就是修行者對著一杯白開水灌注他的“念能力”,透過水的狀態的改變,可以知道不同修行者的能力特質
如果水變多了,這個修行者的能力就是“強化系”。
如果水的味道變了,就是“變化系”。
要是漂在水上的葉子晃動了,就是“操作系”。
一旦水的顏色改變,就是“放出系”。
若水中出現雜質,就是“具現化系”。
問題是
我哪有什麼念能力啊!這個大胖子再怎麼愛看A片,也不可能會念啊!
只見九把刀轉身走開,拋下一句:“我去尿尿,你們快點啊!”
我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九把刀“念”的試煉(3)

,爽得好像我真的有兩隻小雞雞。
等我叫到聲音有點沙啞,無精打采的九把刀才跟我討論起我的基本薪資,還有按件計酬的演算法 每一個靈感與素材的價碼,會依照取得的難度等級有所不同,如果是五星級以上的靈感,還會有額外的獎金。
我想這也滿合理的。
“沒問題的話,在我們握手之後,就是合作關係了。”九把刀伸出手。
“好!當然沒問題!”
我開心得要命,正要伸出手的時候 門鈴響了。
九把刀起身開門,只見一個綁著馬尾的美麗少女站在公寓門口。
一陣粉紅色的風輕輕吹了進來,讓我通體舒暢。
“不好意思刀大,我睡過頭遲到了,請問面試開始了嗎?”
馬尾女孩雙掌合十,連聲抱歉,聲音楚楚可憐又好聽得要命。
九把刀的背影看起來相當癡呆,我隱隱覺得不妙。
“那個 你錄取了。”九把刀緊緊握住馬尾女孩的手。
“什麼?”馬尾女孩又驚又喜。
“什麼!”我五雷轟頂。
這個作家,竟然是個衣冠禽獸!
“她不用做水見式測驗嗎?”我壓抑住怒氣。
“什麼啊?那不是漫畫裏的東西嗎?”九把刀皺眉,一副成熟穩重的模樣。
“可是她遲到那麼久!”我氣到聲音都在發抖。
“遲到 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啊。”九把刀面不改色說出毫無邏輯的話。
“謝謝刀大!”馬尾女孩高興地原地轉圈圈,撒花瓣。
就這樣,我得而復失,一路大吼大叫摔自己的鞋子回家。
我發誓從此之後絕對不要再看九把刀那個大爛人、機歪人、大色狼的小說了,那種心術不正的傢伙寫的東西也一定充滿了負面能量,看了會肚子痛!看了會變成死宅男!
“他媽的我竟然被當白癡耍了一整個下午!”我毆打著紅綠燈。
不過這個世界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房間還是小姐?(1)

網路上什麼都有,據說在彰化鹿港,有一個民間習俗怪恐怖的
網友們轉帖來轉帖去的,最初那篇文章大概是這樣寫的:
在鹿港只要有人上吊死或冤死,鹿港的廟宇就會聯合起來辦法會,從發現屍體的地方規劃一條路線,最後從福鹿溪送出海,整個活動就叫“送肉粽”,鹿港人不稱“圍捕吊死鬼”,因那對死者不敬。
廟宇會通知大家路線及時間(都在晚上),那天公司就會不准我們加班,免得下班去遇到。通常是發現屍體的七天內要“送肉粽”,否則冤死者會找替身(也就是馬上就又有人要上吊了)。
最近幾年的“送肉粽”都還算順利(可能法師的功力增加了),都能照規劃的路線順利送出海,但之前也有幾次可能是冤情太重,冤魂不想出海(想報仇),就會搞得整個法會人員在鹿港亂竄。有幾次追丟了,整個鹿港人心惶惶(因那表示他要找替身了,會是誰?不知道!)。
所以下次到鹿港玩的時候聽到要“送肉粽”,不要以為真的有肉粽可以吃,趕快離開鹿港回家吧!
“真的假的啊?”我第一次讀到的時候,整個毛骨悚然。
什麼都寫、當然也寫恐怖小說的九把刀,認為“送肉粽”這恐怖的民間習俗對他的寫作有幫助,便叫我到鹿港去幫他取材。
九把刀在電話裏挑明瞭說:“只是說一些我在網路上就可以Google到的東西的話,我是一毛錢也不會給你的。記住,我要獨家,我要特別,我要的是別的作家拿不到的題材!”
“明白了。”
“還有,千萬要記住,網路上有很多鬼故事、靈異傳說或鄉野奇談都是網友唬爛的,不要抱著太篤定的念頭知道嗎?一旦發現是假的也沒關係,我還是會照最低基本工作時薪算給你啦,就是不准唬爛我!”雖然色,九把刀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房間還是小姐?(2)

桌上:“老闆,我要住房。”
“喔。”
那中年大叔用慢動作起身,臉上的面膜瞬間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還頑強地粘在臉上。不過大叔毫不介意,抖著腳,打量我:“少年耶,一個人喔?”
“對,一個人。”我微笑,“請問最便宜一個晚上多少?”
“房間還是小姐?”
“ 啊?”我反應不過來。
“房間最便宜一天三百,小姐最便宜兩個小時六百。”
“我 我住房間就好了。”我整個人很僵硬。
“小姐也有兩個小時五百的,不過很爛。”
大叔一邊抖腳,臉上的半片面膜甩啊甩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我住房間就好了,謝謝。”我超想死的。
“小姐也有三百的啦,不過真的很爛。”大叔繼續強調。
“謝謝,真的不用了。”
“少年仔,這種錢不能省,因為爛跟很爛還是有差。”
我有點火大了,正想叫他給我放尊重點時,一對姦夫淫婦從旅社裏面走出來,將房間鑰匙放在櫃檯桌上,連退房都懶得說便出去了。
我愣了一下,那對姦夫淫婦好面熟啊
突然,我發現大叔正在看的電視劇畫面,沒了,就剩下一張床。
這 難道
難道剛剛中年大叔正在收看的爛片,就是剛剛走出去那兩個狗男女主演的?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偷拍?
我腦子一片空白,但身體卻很誠實地拿出三張一百塊錢。畢竟,太便宜了。
老闆大叔隨便登記了一下我的資料,就將鑰匙推了過來。
“等等,這個鑰匙不就是剛剛那對 善男信女放在這裏的嗎?”我頓住。
“對啊。”大叔皺眉,好像我問了個笨問題。
“那,我的房間跟他們的房間是同一間?”
“對啊。”
“那 那你房間是都不用整理的嗎?就這樣給我?”我忍不住動了氣。
“要整理的話,要加錢喔。”大叔的眉頭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房間還是小姐?(3)

你要不要預付房租,我們這裏每預付十天,就有打五折優惠!”
“五折!”我大驚。
我算了算,住十天要三千,打五折就可以省一千五,哇塞,怎麼那麼划算!我可以跟九把刀說總共住三千,但實際上我放進自己口袋一千五,整整一千五啊!
“成交!不過你要寫張收據給我,寫三千!”我立刻數鈔票。
“那有什麼問題。”
大叔果然上道,用最快的速度寫了張假收據交換我的錢。
這種爛旅社沒電梯是正常的。
我拎著簡單的行李走上樓梯,經過二樓四間有鑰匙的正常房間,走到三樓。
隨便來到一間房前,握住門把,還真的沒鎖,轉一下就開了。
第一眼印象,就是
“喔,不愧是三百塊。”我將背包扔在床上。
地板是暗紅色的,踩起來有點橡膠質感,簡單說就是沒質感,上面有些斑點像是香煙灰燒過的痕跡。
馬桶是古老的蹲式糞坑,這可真是絕了,不過沒差,不管是坐著大還是蹲著大,大便都是從同一個地方擠出去的。我拉了一下吊環,有黃黃的水跑出來,水流的力道勉強可以沖斷大便。
浴室裏的鏡子破了,害我在鏡子裏看到多重人格分裂的我。
牙刷倒是新的裝在塑膠套裏,沒拆過,但塑膠套上都是灰塵,顯然很久沒住人。至於漱口杯,不是新的就算了,還有個黏黏不明的口紅印痕跡黏在上頭,休想我拿起來用。
白天大概都在外頭混,住回旅舍就是要睡覺,最重要的當然就是床。不過床呢,不是彈簧床,是椰子殼墊的,跟大多數學生宿舍裏用的一樣,年份久遠,躺在上面還聞得到日積月累的黴味。
枕頭就更糟糕,有奇怪的斑點在上面,不曉得是不是未成年的小蘑菇。房間裏消毒水的氣味很重,但怎麼也蓋不住這股黴氣。
唯一在及格邊緣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房間還是小姐?(4)

明天早上再回來幫你開門啊。”
“隨便。”我無所謂。
“肚子餓要吃泡面的話,記得這裏還有喔。”大叔指著桌上他沒吃完的泡面。
超沒禮貌的鳥大叔。
“ ”我頭也不回地走上樓,不理會大叔接著嚷嚷的什麼。
如果我當時別急著上樓,停下腳步,仔細把大叔的話聽仔細,那麼,我就會聽到大叔在說:“少年仔,不管晚上你遇到什麼,記得,念阿彌陀佛是沒有用的 ”
“眼睛閉起來,快點睡著才是真的!”

TOP

 12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