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末年立志傳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東漢末年立志傳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連載中)

第二卷 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任命


    初平元年十一月十六日,陳驀早早地便起床在苑中習武,在練習呂布所教的戟法的同時,鞏固一下自己對于墨子劍法的純熟。

    這是他自從來到洛陽後便養成的習慣,不同的是,以往只是為了發泄自己殺人後那揮之不去暴戾情緒,而現在,則是純粹地為了習武而習武。

    【發勁‧虎炮】!

    “轟!”一道黑紅色的氣息洪流,瞬間將院內一座高達三、四丈的假山轟地面目全非,這似乎是陳驀每日必修的課程,以至于那些打理皇院設施的宦官們一看到陳驀就恨地牙癢癢。

    虎炮,是陳驀最先掌握的絕招,也是他如今唯一掌握的遠距離攻擊招數。

    記得,虎炮那是他模仿孫堅曾經過的【崩勁‧虎咆】而逐漸演變成的招數,但是,或許是看地不真切,或許是因為觀念的不同,以至于陳驀的【虎炮】與孫堅的【虎咆】相比似乎變得不倫不類,簡直就是單純的發勁。

    因為他始終無法像孫堅那樣將崩勁帶入虎咆之中,他的力道,僅僅是灌注一線,無法做到像孫堅那樣直接打入對方體內。

    畫虎不成反類犬,但是不管怎麼說,錯有錯著,【虎炮】對于陳驀的幫助顯得尤其巨大,畢竟他曾經是一個刺客,而且不是一個擅長近身的刺客,所以,用虎炮逼對手遠離、讓自己能夠重新找到有利地形,這個招數對于擅長遠程打擊的陳驀來說簡直就是絕配。

    如果說虎炮的虎字是為了尊重這一招數的創造著孫堅,那麼炮字便是直接點名了這一招數的重點,猶如重炮一般的發勁,雖說在力量的控制上遠遠不如孫堅,但是單純以破壞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二章 突如其來的任命(二)


   “運糧?”

    當聽說陳驀要作為援軍趕赴汜水關後,唐馨兒這一天始終顯得唉聲嘆氣、提心吊膽,或許她有許多心里話要對陳驀述說,但是出于種種顧慮,她最終沒能開得了口。

    直到陳驀反復向她解釋自己僅僅是作為運糧的押解官趕赴汜水關,唐馨兒那顰緊是雙眉這才稍稍舒展開來。

    到了軍隊開拔的那一日,陳驀衣甲穿戴整齊,與唐馨兒告辭,卻見她朝著自己盈盈一拜,低下頭咬著嘴唇輕聲說道,“妾身恭祝我郎旗開得勝,安然凱旋!”

    “唔?”陳驀驚訝地抬頭望著她,卻見她眼神流露出幾絲驚慌,隨即臉頰唰地羞地通紅。

    望著她時不時用目光偷偷看向自己,陳驀的心中涌出一種無法言語的美好,點點頭,重重一握拳。

    “嗯!那我走了,等我回來……馨兒!”說著,陳驀轉身走出了大殿,沒有再回頭。

    或許,他是不好意思再回頭。

    “……”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唐馨兒顯然被陳驀一句馨兒的稱呼驚住了,等她回過神來時,雖說陳驀早已消失了皇宮東苑,但是她臉上的灼熱卻絲毫未退。

    “咯咯,”掩嘴含羞輕笑一聲,唐馨兒朝著陳驀離開的地方盈盈一拜,帶著滿腔情絮輕聲說道,“妾身候著……”

    陳驀這支運糧軍的開拔,比較華雄那五萬精兵顯然是簡單許多,沒有過多的言語激勵,也沒有選擇在人山人海的場所,僅僅是在城南一處不起眼的地方,或許城內的百姓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支軍隊也前往了汜水關。

    而想而知,運糧軍的待遇果真是比不上那些前往沙場沖鋒陷陣的精兵。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三章 首戰


    最後,徐榮還是決定帶上五千兵馬前去相助華雄,免得華雄關外被孫堅偷襲。

    其中有陳驀麾下兩千三河騎兵,畢竟汜水關的守軍大多是步卒,雖說董卓派來的五萬精銳中有一萬是西涼鐵騎,但是那些騎兵都被華雄提走了,所以徐榮將陳驀另外三千三河騎兵安置在汜水關中,以防不測。

    按理來說,既然是長途支援,那麼行軍應該更為急速一些,然而陳驀頗為不解的是,徐榮竟然是下令步卒在當中,騎兵為側翼,全軍徐徐而進,仿佛絲毫沒有將華雄的安危放在心中。

    似乎是看出了陳驀心中的納悶之處,徐榮微笑著說道,“為將者切忌貪功冒進,須聞欲速則不達,我等如今徐徐而進,從容進兵,如此正好。即便遭逢敵軍埋伏,亦可進退自如。再者,那匹夫麾下有相國五萬精兵,兵強力壯不下于汜水關,如何會在短短時間內被人擊破?”

    陳驀這才恍然大悟。

    見陳驀年紀輕輕,為人又謙遜厚重,徐榮也樂得與他交談,順便傳授他一些領軍作戰的要領,要知道那可不是兵書上所記載的東西,而是一名久經沙場的老將的經驗之談。

    徐榮,是董卓麾下少有的擅長領軍作戰的老將!

    “……兵事之險,在於戰場廝殺,兩軍作戰,高至上將、低至士卒,是否能活命得返,未可知也;而兵事之詭,卻並非在於廝殺,兩軍交戰,各憑本事,何詭之有?兵事之詭,多在於行軍、落營,為將者切忌貪功冒進、千里追擊,最忌不顧當時地形、草率落營……

    ……兵法雲︰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四章 首戰(二)


    命格,它並不是多麼玄妙的存在,其實可以看作是某個人注定命運的影射,即真實寫照,關于它的由來,有三種說法。

    第一種是民間說法,民間流傳,但凡天下豪杰皆是天上星宿下凡,只不過有的是福星,有的是煞星,雖說言辭中有過多被神話的地方,但是用這種說法來理解命格,倒不失是一個極好的解釋。

    或許世上當真有命運這個說法,但凡賢臣良將,他們所顯現的命格多半是能夠輔佐主君的瑞獸、神獸,倘若是大奸大惡之輩,那麼他們所顯現的命格,便是禍國殃民的凶獸。

    當然了,這也不能一概而論,本命命格為凶獸的人若是得到極好的制約,也能造福天下,而相反的,倘若某個殺戮過重,即便是神獸命格,照樣會淪為凶獸,所以說,命格,也就是一個人最真實的體現,無論是性格、野心,亦或是他那所注定的命運。

    當然,這都是建立在道家學術上所得出的結論。

    第二種說法,命格其實就是人類結束了茹毛飲血生活後所舍棄的那部分,[野性]與[本能],儒家士人甚至將命格認為是人內心說壓抑的慾望與野心。

    而至于最後一種說法,命格其實就是隱藏在人類血脈中的一部分原本並不屬於人類的力量。

    相傳在夏商時期,尤其在商紂年間朝歌,國內有諸多妖獸橫行,給後人留下了不少神鬼怪談,據說那些妖獸都是汲取天地精華而蛻變成人的精怪,看上去與普通人一般無二,卻擁有著普通人所無法想象的力量。

    隨後商朝被西周攻滅,那些妖獸便從此銷聲匿跡,或許是死在戰亂之中,或許是隱於山林湖泊,從此未再出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卷 第五章 驕兵



--初平元年十一月末,汜水關--

    作為汜水關守將,徐榮每日很早便起身,因為此刻汜水關外有近三十萬諸侯聯軍虎視眈眈,容不得他有半點疏忽。

    就在徐榮對照行軍圖琢磨對付關外大軍的對策時,有一名士卒匆匆跑了進來,單膝叩地,口述捷報。

    “報,華將軍處發來捷報……”

    “……”徐榮默然地望了一眼那報訊的士卒,雖說捷報二字他聽得清清楚楚,但是臉上的表情卻顯得十分難以琢磨。

    稍稍停頓了片刻,徐榮猶豫問道,“今日?”

    “啟稟將軍,是昨日之事!”

    “昨日?”徐榮愣了愣,隨即眼中隱隱露出幾分怒容,揮了揮手,說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諾!”將手中捷報恭敬放在徐榮文案之上,那士卒躬身而退。

    而這時,門外卻走出一位身穿鎧甲的將領,正是徐榮副將,牙門將軍孫祖。

    望了一眼那士卒離開的背影,以及徐榮那滿臉的愁容,孫祖好奇問道,“將軍,難道是關外敵軍有何異動?”

    徐榮搖了搖頭,嘆息說道,“關外大軍倒是無任何異動,只是……”說著,他指了指著擺在文案上的捷報。

    孫祖頓時會意,拿起案上那卷竹策粗粗一看,隨即面露喜色說道,“華將軍又添勝跡?唔唔,大破敵軍,令賊子喪膽……龜縮而不敢出……這是喜事啊,為何將軍如此悶悶不樂!”

    “你可知此事發生在何時?”

    “唔?”

    “乃是昨日!身為此地主將,本將軍卻未曾得到半點消息!”徐榮強忍著怒氣拍了拍桌子。

    “這……”孫祖不知所措地望著徐榮,悄悄將那卷捷報放置桌上,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驕兵(二)

    --華雄屯兵之處北大營,後營--

    “欺人太甚,實在是欺人太甚!”

    “竟讓我三河精騎為他華雄守糧,豈有此理!”

    在一間小帳中,王思、王充、李揚、吳昭四位三河騎兵中的將領彙聚在陳驀帳中,述說著心中對於華雄的憤慨。

    看他們怒氣衝衝的模樣,簡直就恨不得去找華雄拼命,尤其是四人脾氣最烈的王充,竟一怒之下把出寶劍將燭臺攔腰砍斷。

    “快住手,擺著將軍在此,竟能如此放肆?”年齡最大、性子也最沉穩的副將王思一把奪過王充手中寶劍,對他使了一個眼色,要知道身為三河騎兵主將的陳驀此刻就在帳內挑燈看。

    被王思提醒的王充這才驚覺過來,連忙向陳驀告罪,抱拳說道,“末將一時失態,還請將軍恕罪!”

    “唔!”陳驀點了點頭,臉上沒有絲毫不渝表情,他也不看王充,伸手翻了一眼卷,顯得十分鎮定。

    他此刻所看的卷,乃是與他關係不錯的汜水關守將徐榮贈送給他的兵,雖說陳驀本身對於兵法並不是很感興趣,但是既然他如今已經是一支五千人騎兵的主將,那麼自然要為部下的安危考慮。

    不得不說,潁川黃巾渠帥波才給陳驀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都被侮辱到這份上了,將軍您倒是說句話呀!”王充有些氣急地說道。

    也不知道怎麼著,自從那日與孫堅交手之後,陳驀的身份仿佛一時間提升了許多,不但徐榮對他格外看重,就連他麾下的部將也對他更為尊敬,有時候就連陳驀自己都感覺有些好笑,當初讓自己吃盡苦頭的三河騎兵,眼下竟然會成為自己的麾下曲部。

    “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敗!

    “曹大人認得此人?”

    見曹操目不轉睛望著敵陣中一名校將,劉備心中很是詫異。

    “認得……自然是認得,”曹操點點頭歎了口氣,望向敵陣的眼神難以琢磨。

    旁邊張飛一見曹操目光,會錯了意,右手拍胸說道,“莫不是此人有些本事?曹大人莫慌,待時老張出馬將他首級摘下予你便是!”

    “翼德!”劉備皺眉呵斥一聲,卻見曹操連連擺手,輕笑說道,“非也非也,此人並非大惡之輩,相反有情有義,敢作敢當,雖年幼卻不失是一位豪傑,曹某方才失態,只是心中忽生感慨……只是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陷身董賊,若是較真,反倒是曹某欠他人情!”

    “這……此話怎講?”劉備一臉詫異表情。

    曹操搖了搖頭,沒有再過多解釋,畢竟真說起來,陳驀已經履行了他的承諾,助曹操刺殺董卓,而曹操卻未能按約定那樣,將唐馨兒護送出宮。

    當然了,其實那並不怪曹操,只能說唐馨兒擔憂陳驀,不忍獨自逃離皇宮,不過總的說來,曹操還是丟下了陳驀獨自逃命,這種事說出來並不光彩。

    就在曹操與劉備等人低聲談論的時候,華雄顯然已經厭倦了與鮑信等人胡扯,只見他大喝一聲,提刀策馬來到陣前,右手一指敵陣,厲聲喝道,“曹阿瞞,前些日子本將軍殺地你們屁滾尿流如鼠蟻般逃竄,不想今日又來送死,莫不是嫌命長?”

    在此之前,華雄已經仔細打量過敵軍陣中大小大將,見其中沒有長沙太守孫堅,華雄自認為此戰已經勝了一半,因為氣焰更為囂張,想來關東諸侯十余路兵馬中,也只有孫堅能夠讓華雄暗生戒心,除此之外,華雄顯然是不放在眼裡。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敗!(二)

    自從領悟命格之後,陳驀多少也有些沾沾自喜,尤其是當他從呂布口中得知【貪狼】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命格之力後。

    他之所以敢再次前去與孫堅較量,無非就是仗持著貪狼的命格之力,但是結果,他被打擊地十分慘重。

    就好比霧天登山,原以為自己已經登上了一個了不得的高度,但是當霧氣退散,他卻愕然發現,自己僅僅只是站在半山腰徘徊,那種患得患失的滋味,十分的不好受。

    繼華雄之後,趙岑也被張飛所斬殺,這意味著西涼軍又失去了一位大將,倘若胡軫再死於此地,不難想像整支西涼軍會因此一敗塗地。

    “胡將軍,撤軍!”陳驀提著劍戟擋在了胡軫面前,以免軍中最後一位大將被張飛所殺,因為直到現在,他也想不明白張飛方才究竟是怎麼殺死了趙岑。

    “陳校尉……”說實話,胡軫也被張飛方才那一手嚇到了,他也清楚己方這一戰必敗無疑,再打下去,無非是多增傷亡,討不到任何便宜,為此,他稍稍一停頓,低聲對陳驀說道,“此處且交與陳校尉,我當即去下令退兵!”說著,他望了一眼張飛,低聲說道,“不要死啊,陳兄弟,老哥我還想與你喝幾杯……”

    “唔!”陳驀點了點頭,手中劍戟一轉,策馬擋在張飛面前,其實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做。

    “撤!撤!”

    沒過多久,在胡軫的指揮下,西涼軍徐徐而退,在連接戰死兩員軍中大將之後,即便是驍勇異常的西涼軍,士氣方面也是跌到低谷,再也沒有任何鬥志。

    數萬西涼軍留下了數千人殿后,其餘倉皇而退,而陳驀,顯然是屬於殿后軍隊中的一員。

    說來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人中呂布!

    呂布來地很快,短短兩日之間,他便率領著一萬飛熊軍從雒陽趕到了汜水關。

    飛熊軍,是董卓從西涼軍中抽調精英所組成精銳鐵騎,軍中旗幟上繪有肋生雙翅的飛熊圖案,是董卓麾下真正的精銳。

    飛熊軍總共編制為五萬,分為五個曲部,由最受董卓信任的五位心腹大將統領,分別為呂布、李傕、郭汜、張濟和樊稠五人,除此之外,就連汜水關守將徐榮、西涼驍將華雄也沒有這個榮幸。

    呂布花了兩天時間趕到汜水關,隨即將麾下一萬飛熊軍交予徐榮暫領,僅帶著幾名貼身護衛飛馬來到北營,以至於當陳驀看到呂布的時候,表情很是吃驚。

    “傷地不輕啊!”

    撩帥而入的呂布一眼就看到陳驀在幾名士卒的幫助下換包紮的布條,畢竟前幾日他在與張飛的單打獨鬥中受了不輕的傷,甚至略微傷到了氣門,使得陳驀不時感覺胸口氣悶難以喘息。

    “溫侯?”坐在帳內榻邊陳驀下意識地抬起頭來,見到呂布吃了一驚,抱拳見禮。

    “坐著,”呂布揮了揮手叫帳內幾名小卒退下,走到陳驀面前打量了一下他的傷勢,點頭說道,“不過是皮外之傷,休養幾日便會痊癒。”說著,他伸手拾起榻上素衣丟給陳驀,畢竟陳驀方才正在包紮傷口,赤著上身,有傷文化。

    隨意地打量了一眼陳驀所居住的小帳,呂布徑直走到帳角,拿起陳驀那柄崩了幾處刀刃的劍戟掂了掂,皺眉說道,“我原以為有你與華雄那匹夫在汜水關,可以暫保汜水關無恙,卻沒想到短短幾日之間……”說著,他伸手捏了捏崩口的刀刃,問道,“華雄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莽夫,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 人中呂布!(二)

    短短一炷香的時辰,在雙軍尚未交鋒之前,呂布手中的方天畫戟,已經飽飲了關東諸侯數員大將的鮮血。

    繼上黨太守張揚部將穆順之後,冀州刺史韓馥部將吳刈、豫州刺史孔?部將馮闊、河內太守王匡部將毛珞、東郡太守喬瑁部將許垠、兗州刺史劉岱部將章次、後將軍南陽太守袁術部將齊顧等相繼死于呂布手中。

    其實這也沒什麼,畢竟沙場廝殺哪有不死人的,但關鍵是,這些位將軍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迫使呂布挪動哪怕一步。

    換句話說,呂布不必借助馬力、甚至不必移動身位便將諸侯那些位將軍盡數斬落馬下,這著實令人費解。

    眾所周知,騎兵之所以比步兵強悍,其中有大部分原因應該歸宿於他們胯下的戰馬,對於武將也是如此。

    戰場之上,武將分騎將與步將兩種,有些武將騎術相當高超,只要給他一匹戰馬、一把銀槍,即便千軍萬馬也只能任憑他馳騁,但是這類武將一旦失去了戰馬,戰鬥力會變大打折扣,因為他們早已習慣了在戰馬上作戰;反過來說,也有些武將因為體格、或是其他的原因無法騎乘戰馬,常年與麾下士卒憑藉一雙腿浴血奮戰,若是有朝一日這類武將騎馬作戰,他們的實力或許還不如在平地。

    就拿陳驀來說,如今的他便無法稱為一名騎將,因為陳驀在平地上所能發揮出的實力,要比他在馬背上強勁地多,但是,出身並州的呂布顯然是一位騎將。

    作為一名騎將,殺敵憑藉的是高超的騎術與精湛的武藝,但是事實上,呂布根本就沒有動用胯下的嘶風赤兔,從始至終都沒有。

    當呂布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