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末年立志傳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東漢末年立志傳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連載中)

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藏匿(二)



     終究,唐氏還是讓陳驀留在了寢宮之內,她也不知為什麼要這麼做,或許是看到眼前的刺客年紀尚幼,不想他白白喪命吧。

      而陳驀雖說對唐氏的舉動頗為不解,但是也沒傻到拒絕對方的好意出去送死,畢竟他現在身體狀況尚未痊癒,面對皇宮眾多禁衛無疑是死路一條。

     唐氏的寢宮,這絕對是一個藏身的好地方,因為皇宮內的禁衛根本不敢踏足這里,因為唐氏是何美人內定的太子妃,沒有誰傻到去沖撞人家。

     哪怕有幾名領軍的校尉過來詢問情況,也只是站在殿外,唐氏三言兩句便將其打發了,畢竟那些校尉並沒有搜查殿內的權利。

     期間何美人倒是也來過一次,別看這個女人失去了丈夫,但是在唐氏面前仍然保持著端莊的儀態,這讓躲在廊柱後的陳驀還以為自己失手。

     然而聰慧過人的唐氏卻能從何美人的言行舉止中看出一些端倪,當今皇帝陛下,或許當真遇害了。

     說實話,唐氏對皇帝劉宏沒有絲毫好感,因為劉宏是個昏君,昏庸無能,眼濁、耳濁、心濁,從而導致朝綱敗壞、小人當道,以至於導致唐氏的父親死于黨錮之禍。

     何為黨人?

     所謂的黨人,並不是犯上謀反的罪徒,雖然有時向皇帝進諫的手段較為激進,但他們卻是漢王朝更具熱情與才能的忠實擁護者,比起一些庸庸碌碌、屍位素餐的高官不知要好上多少。

     肯定地說,若是沒有那幾次黨錮之禍,大漢必定不是眼下這副腐敗模樣,也不會因此引出黃巾之禍。

     雖說對當朝皇帝並無好感,但是對于陳驀刺殺皇帝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藏匿(三)



     唐馨兒與張素素,那是兩個從身份到性格都決然不同的女人。

      哦,唐馨兒便是唐氏,隨父姓,單名馨,她雖說是何美人內定的太子妃,但是至今為止還未真正嫁給劉辨,所以知道她名字的,少之又少,整個皇宮,或許只有何美人一人知曉,畢竟未出閣的女兒家名諱,在這個年代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

     算來算去,陳驀或許是整個皇宮內第二個知道的人。

     因為出身與遭遇都差地太遠,唐馨兒與張素素在性格上有著天與地的差別。

     唐馨兒自幼便是大家閨秀,又打小被何美人收入宮中,舉手投足間盡顯大家風范,模樣又生地清秀端莊,舉止大方,當真不愧是未來的太子妃人選,而相比較她,張素素便稱得上是一個膽大妄為的女人,雖說還不至於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不過確實很少有些事是她不敢做的,又兼長著一副妖媚惑人的臉蛋,以至於日後有不少人將她比作亂商的妖女,妲己。

     唐馨兒,是陳驀遇到的第二個女人,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憑心而論,唐馨兒幾乎是所有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女人,知書達理,清秀端莊,琴棋書畫不一不精,在她殿內療傷的這段時間,是陳驀有史以來過的最輕鬆的日子。

      說實話,陳驀很喜歡張素素,畢竟兩人曾經同生死、共患難,而張素素也待他很好,兩人間的親密絕對超過與張素素相識數年的師兄張白騎。

     但是在張素素身邊,陳驀時而感覺非常疲倦,甚至有時候他也會胡思亂想,想自己對於她的作用,是否僅僅是在於能殺人?

     或許張素素對陳驀也是滿懷情義,但是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深宮變故



     中平二年五月間,洛陽皇宮里傳出天子駕崩消息,舉國哀傷。


     國喪期間,西園禁軍統領、上軍校尉蹇碩懷著對劉宏的忠誠,欲遵照劉宏意願,尊劉協為帝,因此與十常侍張讓、趙忠等輩合謀,欲誅殺大將軍何進。


     蹇碩原本就是宦官出身,張讓、趙忠等人與他也算親近,數人謀劃一番,便假借商議立嗣之事,請大將軍何進入宮商議,言辭中隱隱帶有屈身求之知意。


     要知道何進雖說擔任大將軍一職,統帥舉國上下百萬兵馬,但是在皇宮之內,卻無法調動一兵一卒,畢竟西園禁軍皆是蹇碩心腹,就算是擔任禁軍中校尉職銜的曹操、袁紹等人,沒有蹇碩手令也無法調動麾下禁衛。


     而如今何進可謂正是人生得意之處,又見蹇碩令人傳來的口訊中暗指投靠於他,擁護劉辨為帝,何進更是得意,也不細想請便欲赴約。


     雖然那何進只是一個無謀的匹夫,靠著妹妹何美人受寵才坐上這大將軍職位,不過他麾下文武中,卻有諸多見識廣遠的人,他們一眼就看出這是蹇碩欲擒故縱之計。


      何進一聽面色大駭,心生疑竇,此時,與何進素有交情的蹇碩麾下禁軍司馬潘隱前來報訊,說是暗暗調動禁衛埋伏於皇宮之內。


     何進聽罷勃然大怒,令人連夜出城,憑大將軍虎符調集京郊御林軍五千,一面叫袁紹、曹操等人為將,誅殺蹇碩,一面又引荀攸、鄭泰等三十余員大臣,闖入皇宮,雷厲風行決議立嗣之事,不給蹇碩任何應對時間。




     蹇碩顯然沒有預料到何進竟然膽大包天,撇下他在天子劉宏靈柩前立劉辨為太子,等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章 深宮變故(二)





     中平二年間,天子劉宏駕崩,皇宮頻頻生亂,天下人屏息凝視洛陽變故,而洛陽百姓更是戰戰兢兢。


     當然,其中不包括張素素,相反地,她的心情十分愉悅,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她派手下刺殺朱雋不成,被對方僥幸逃脫。


      「一群酒囊飯袋!」想起此事,張素素便心有餘怒。


     依靠著《天》卷下冊《奇門遁甲》卦象顯示,那朱儁分明會輕裝趕來洛陽,護衛的人數、所行的路線張素素幾乎算地絲毫不差,然而即便這樣,派出去的黃巾卻仍然無法成功刺殺朱雋。


      「若是小驀……」




     望著案上的棋盤,張素素秀目中閃過幾絲眷戀。




      「若是小驀的話,肯定能輕松刺殺朱雋老賊……」




      「不過……」




     忽然,張素素好似想起了什麼,眉宇間微微露出幾分憂慮。




     那是在昨天,她在洛陽居所拜祭了大伯張角、二伯張寶、以及父親張梁後,她便派人密切關注著皇宮內的變故,因為她麾下最得力的幹將陳驀此刻仍然被陷在皇宮之中。




     雖說憑借奇門遁甲的卦象,張素素知道陳驀仍然生存,仍然躲在皇宮內某處,雖說不至性命攸關,然而怎樣將他從皇宮裡救出,卻成為了張素素心頭的煩惱。




     為此,她不惜一切代價想與躲在皇宮內的陳驀取得聯系,為此犧牲了不少黃巾細作的性命,但是卻無法起到絲毫效果。




     然而就在昨天,她最信任的男人竟然絲毫無損地從皇宮內回來了,這原本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但是就在張素素歡喜無限地撲到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一章 暗流



   董卓,字仲穎,隴西臨洮人,原本屯兵于西涼,為涼州刺史,在宮廷發生巨變時率軍抵達洛陽,繼而掌握了朝中大權,廢少帝劉辨,擁立劉協為帝,改年號為初平元年。

    要知道董卓可不比前大將軍何進那樣昏昧無能,他也稱得上是赫赫有名的武人,有主見、有權謀,統帥數萬西涼兵馬,對待政敵,董卓顯然要比何進心狠地多,他從來不和他與他建議沖突的人廢話,一個字,殺!


   只要殺光了與他意見相左的人,那麼剩下的自然會與他一條心,這是這位多年屯守在西涼的武人的思維方式。


   作為武人,如今董卓擔任相國一職,贊拜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威福莫比,顯然是位極人臣,世人皆以為他會將幼帝劉協當成自己的傀儡,但是事實上,董卓並沒有做出任何逼迫劉協的事。


   相反的,他確實是在教劉協帝王之道。


   為何大漢皇室頻頻生亂?為何外戚宦官橫行朝廷有恃無恐?


   董卓以為,這是皇權威儀已喪的體現!


   畢竟眼下大漢,早已不復往日平靜,天下盜賊多發,朝中禍事頻頻,已不再是太平盛世年間,作為一國之君,當是要有氣吞山河、睥睨天下的魄力。


   正所謂[亂世需用重典],董卓想教給劉協的,便是先秦嬴政的霸道,即便是王霸之道,但凡不服者,殺!


   倘若唯唯諾諾,自身毫無主見,如何能治理這偌大山河?


   為此,董卓將教授劉協孔孟黃老之道的學士盡數趕出宮外,亦嘗自稱太師,輔佐劉協治理大漢偌大天下。


   而他的教育方式,與別人大不相同,畢竟董卓是個武人,並未讀過多少書,他僅僅是想將自己多年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二章 暗流(二)



    且不說曹操不請自去、去趕赴那朝中元老司徒王允的壽宴,且來說唐馨兒與陳驀二人。

    其實曹操前來拜見唐馨兒的舉動並不幾分深意,他只是從越騎校尉伍孚刺殺董卓當朝行刺董卓一事聯想起了那位曾經在數月前攪地洛陽風聲鶴唳的膽大刺客,期間又回想起當時的種種線索,從而來到唐馨兒寢宮探個究竟。

    畢竟那時候陳驀一身重傷,他逃走時沿途留下的血跡分明指向唐馨兒寢宮,但是當時這位未來的太子妃卻一口咬定從未見過任何刺客,將曹操與袁紹打發了。

    而當時大將軍何進仍在,何美人在宮內聲勢無以復加,即便是曹操這位未來的中原霸主,也不敢冒著得罪何美人的危險,強行搜查唐馨兒的寢宮。

    反過來說,他對那位機智過人的刺客相當敢興趣,從來都只有他曹操戲耍別人,但是那一次,他曹操卻被一名刺客耍了。

    倘若是心胸狹隘者,必定是深記心中,為此憤憤不平,顯然曹操並不在前者,如今因為越騎校尉伍孚行刺董卓一事這才回想起來。

    俗話說,[言者無心聽者有意],曹操自問並沒有任何歹意,但是唐馨兒與陳驀想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畢竟唐馨兒曾經差點便成為的少帝劉辨的太子妃,而如今董卓竟然有膽量鳩殺何美人與劉辨,那麼毒殺唐馨兒,顯然不是什麼大事。

    曹操這次拜訪,算是給陳驀與唐馨兒提了個醒。

    雖說唐馨兒要年長陳驀兩歲,正值十七、八芳齡,然終究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家閨秀,當真遇到了生死存亡之事,她區區一個弱質女流也想不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刺董!



    在幾天後的某一日,曹操與陳驀在一番君子協定後,終於開始實施刺殺董卓的計劃。

    相比曹操對于自己的優厚條件,陳驀只要他將唐馨兒與貼身侍女翠紅安然無恙送至宮外。

    曹操反復琢磨了一會,認為自己可以辦到,畢竟他如今是皇宮內西園禁衛的校尉之一,要讓唐馨兒主僕二人扮成禁衛混出宮外,這實在是一件非常輕松的事。

    本來,唐馨兒主僕二人會在陳驀行刺董卓的前一夜離開,畢竟行刺是否能夠成功,陳驀沒有多少把握,留她在宮內,陳驀心中顯然不會放心。

    但是唐馨兒卻說什麼也不願意丟下陳驀一人獨自離開,就算是陳驀反復相勸,她仍然沒有改變主意。

    為此,陳驀只好讓曹操將侍女翠紅悄悄送至宮外,讓她先到宮外打點一切,最好能聯系到張素素,畢竟唐馨兒在宮外舉目無親,要找一個合適的地方落腳,並不是那麼容易。

    然而唐馨兒這份源於女人的固執,卻給陳驀帶來了幾分壓力,因為他與曹操兩人早已決定,無論行刺是否成功,都會趁亂遠離皇宮、甚至是洛陽,而要帶著唐馨兒趁夜逃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過陳驀顯然也能理解唐馨兒的感受,雖然他反復相勸,但是不得不說,唐馨兒對他的情誼讓他感到心中陣陣暖意。

  「今夜在皇宮內值守的是曹某同僚,屯騎校尉鮑鴻、右校尉淳于瓊,我昨日已暗暗托付過他們,叫他們放你與唐妃二人離開皇宮……」

「可靠麼?」

「放心,皆是曹某信任的弟兄,都是重情義的好男兒,他二人也對董卓把持朝政一事格外不忿,迫於只身勢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刺董!(二)



    命格,那究竟是什麼,在遇到遇到董卓之前,陳驀並沒有一個確切的概念。

    因為在他印象中,孫堅的命格是一頭叫做【白虎】的黑紋灰虎,而他所敬佩的潁川黃巾渠帥波才,他的命格則是一條三爪蛟蟒,叫做【棲風】。

    說實話,陳驀也曾見過兩人在戰場上廝殺,但是從未覺得那兩只如同幻影一般的惡獸除了能震懾一下普通士卒外,到底還有什麼作用。

    直到,他遇上了董卓……

   「滴答!」一滴鮮血滴落在殿內的青磚上,發出一聲細微的動靜。

    那是陳驀身上的血,此刻的他正緊貼著殿內廊柱躲在昏暗處,用眼角的余光望著殿內那個身材略顯肥胖的男人,董卓。

    董卓,那是陳驀的刺殺對象,但是看如今殿內的情景,獵人與獵物之間卻仿佛是調換了一個角色。

   「小子,你不是要刺殺董某麼?董某可是好端端站在這里等你殺我啊!」站在殿中的董卓哈哈大笑著。

    望著他輕松的的神色,陳驀心中驚駭萬分。

    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借著喘息恢復力氣的空擋,陳驀盡可能地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

    那時,他與曹操二人順利來到了董卓歇息的臥室,而那時董卓正在榻上小憩,身旁站著那位陳驀耳聞目濡的絕世豪杰,呂布。

    在與董卓笑談了一會後,曹操將七寶刀獻給董卓,博得了他歡心後,便借機使了一個法子將呂布騙了出去,以至於臥室內只剩下陳驀與董卓二人。

    要知道陳驀那時一聲護衛打扮,董卓如何會在意他,見曹操暫時離去,董卓便又在榻上躺了下來,背對著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異變的命格



    【九嬰】,那是傳說中上古時代極其凶殘與可怕的凶獸,巨大龍軀上維系著九條如同蛇身般的軀體、每條蛇軀上又分別長著一顆蛟蟒腦袋的魔物,能噴水吐火,叫聲如嬰兒啼哭,每一頭既是一條命,只有將九顆腦袋同時斬下才能將他殺死,即便是在凶獸中,也是相當難纏的角色。

  「命格九嬰……」呂布的眼神比較剛才凌厲了許多,自從董卓恢復了原本碩壯的模樣後,他的身上也不由自主地激蕩著極其強大的戾氣,但是看他表情,卻仿佛盡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

  「這……就是命格?」

    望著董卓背後那巨大的魔物,陳驀不安地退後幾步。

    怎麼回事?

    這種從內心深處涌上來的不安與恐懼……

    那僅僅只是一個幻覺啊!

    就在陳驀胡思亂想的同時,那只九首的魔物昂起它那九顆猙獰的頭顱,朝著陳驀咬來。

  「轟!」

    在陳驀抽身躍後的同時,那魔物中的一顆腦袋竟然用它那無比鋒利的牙齒,硬生生咬碎了地面上堅硬的青磚。

  「嘩啦啦……」

    望著那顆頭顱嘴里掉落的青磚碎塊,陳驀一時間看傻了眼。

    竟……竟然不是幻覺?

    早在長社之戰時,陳驀便瞧見過孫堅與波才的戰斗,也瞧見過兩人的命格,但是當時的他並不認為那種如同幻影般的怪物能夠多少戰力,但是如今,直到他如此近距離地面對董卓的命格,他才意識到,那絕對不僅僅是幻影。

    難道是氣?!

    陳驀凝神注視著那頭魔物,心中暗暗猜測著。

    他猜地不錯,那頭名為九嬰的魔物,便是由董卓身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卷 第四十六章 局勢


    當陳驀再次醒過來時,已經是次日的晌午前後。

    從他一醒來便下意識摸向腰後的動作便可以看出,董卓給予了他的十分強烈的壓迫力,對於陳驀而言,對面董卓時的無力要遠遠超越當初對面孫堅時的情景。

    畢竟,孫堅是一位很正統的武人,遵從武人所謂的武德,不會肆意地玩弄對手,哪怕他曾經[殺]過陳驀一次,陳驀依然很尊敬他,孫堅,那是一位值得令人尊敬的對手!

    而相對于孫堅而言,董卓的行為便顯得極其惡劣,性情乖僻、暴虐,又喜歡玩弄對手,在昨日的刺殺中屢屢給予陳驀希望,卻又無情地將那份希望摧毀,借此取樂,陳驀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武人。

    但是正因為董卓的出現,讓陳驀意識到,自己還是太弱了,盛名洛陽的刺客潁川黃巾陳驀,當遇到那些真正的武人時,卻如同當初面對三河騎兵時的情景。

    毫無還手餘地!

  「小驀!」伴隨著一聲輕喚,一個柔軟的身軀撲到陳驀懷中,輕聲哭泣著。

    是唐馨兒。

   「……看到你渾身鮮血,妾身真的好害怕……」

    聽著她斷斷續續的哭聲,陳驀心中不由地生起幾分歉意,因為在此之前,他從未見過她哭地如此傷心。

  「我這不是好好的麼?」柔柔將她擁在懷中,陳驀輕輕拍著她的背部,安慰著她,直到經歷過昨日那生死存亡的一刻,陳驀這才真正意識到,他已經徹底愛上了眼前這個溫柔而知書達理的女人,因為在那頻臨死亡的一刻,陳驀腦海中浮現的,是他與唐馨兒的點點滴滴。

  「嗯!」唐馨兒乖順地點了點頭,悄悄抹去眼角的淚水,隨即壓低聲音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