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末年立志傳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歷史軍事] 東漢末年立志傳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連載中)

東漢末年立志傳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連載中)

可以看成是《宅行》的姐妹篇,但是在劇情構思上自認為要超越前者,加入一些宅行中沒有體現、或是體現不完全的玄幻色彩,使武將不再像前者那樣處於弱勢,而是與謀士分庭抗衡。
盡量使兩本書的人物構造不衝突,事件能夠連貫。
簡介一句話:東漢末年,一名黃巾小卒的立志傳。
最後友情提示:
一,本書是單主,前作主角不出現,即便出現,也不會對局勢造成影響,視同左慈、于吉。
二,本書是架空歷史,請別苛求事件發生,年代日期與歷史完全一致,書中有時會出現超越時代的事物,因為小說的平面的,不如視頻直觀,如果寫地太隱晦、太複雜,讀者看得累,我寫地也累。
三,本書純屬虛構,三分真、七分假。所以,別較真。

TOP

第一卷 第一章 魂回千年

  人,有輪迴麼?

  有時候,陳驀常常會這樣胡思亂想。

  十幾年的知識教育告訴他,人是不存在靈魂的,當生命結束的那一剎那,所有的一切都會結束,當然也不存在所謂的輪迴。

  人生,並不是可以存檔、讀取的遊戲,一旦做出了錯誤的決定,便無法再挽回。

  人的一生,要怎樣渡過才會有意義?

  大多數的人會說,追逐夢想、追尋理想,並且為了這個夢想與理想而奮鬥,但是,有些時候,事情往往沒有那麼簡單。

  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在這個世界上,也存在著一些沒有理想、沒有夢想的人。

  沒有理想、沒有夢想,就意味著失去了未來的方向,失去了拚搏的動力,在殘酷的現實世界中,這類人注定會成為社會的基石,只能隨波逐流,迷惘地渡過這一生。

  陳驀,便是其中的一個。

  但是啊,他從前也是一個具有夢想與追求的人,或者說,直到昨天,他還是。

  直到收到了她的請帖,結婚請帖,一個從小就喜歡、喜歡了整整十幾年的女人……

  「唰啦!」

  陳驀拉開了窗簾,天空很晴朗,今天多半會是一個好天氣。

  望了眼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陳驀走到桌子旁,伸手拿起一枚飛鏢,撇頭望了一眼掛在另外一邊牆上的靶子,似乎根本就不需要標準,右手一甩,飛鏢在跨越了大半個房間,正中靶心。

  這,或許是陳驀唯一拿得出手的技術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陳驀一感到苦悶,就會在自己的房間裡玩飛鏢,從滿壁的坑坑窪窪到現在不需要刻意瞄準也可以憑借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驚愕

  嘶!

  當然陳驀意識恢復的那一剎那,他就感覺到了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劇痛,那股子痛意,讓他連喊的力氣也沒有。

  怎麼回事?

  唔,對了,自己好像是救了一個人……

  嘶……

  耳邊,儘是來回奔走的腳步聲。

  難道是在醫院麼?自己是在病床上?可是為什麼,那麼擠呢……

  陳驀努力地睜開眼睛,這一睜不要緊,差點沒把他嚇暈過去,他竟然看到一個死相恐怖的死人,那猙獰的面孔就就正對著陳驀。

  「啊!」

  驚喊一聲,陳驀顧不上滿身的劇痛,猛地坐了起來,他這才發現,他竟然躺在一堆屍體中。

  那可是遍地的屍體啊,一眼望不到邊的屍體,有的身穿皮甲,有的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衣服,有的屍體健全,有的缺胳膊少腿。

  鮮紅的血液,染紅了整片大地。

  「唔?還有活著的?」

  「是官軍麼?」

  忽然,陳驀的身後傳來了幾個聲音,他下意識地轉過頭去,卻見到兩個頭裹黃巾的壯漢正用凌厲的目光望著自己,他們的手中拎著幾副皮甲,似乎是從死人身上撥下來的。

  望著這兩個壯漢拎著明晃晃的大刀,離這裡越來越近,陳驀的呼吸一下子變得急促起來,他搞不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你們想做什麼?」強忍著全身的劇痛,陳驀驚慌失措地說道。

  出乎陳驀的意料,那三個壯漢並沒有什麼過激的舉動,其中一個甚至還拍了拍陳驀的肩膀,笑著說道,「不錯,小子,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見對方似乎並沒有什麼惡意,陳驀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說話間,另一個壯漢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妙用

  等到陳驀再睜開眼的時候,帳內的舖位上已經坐滿了人,他粗粗一數,兩排舖位,每排十個左右,差不多有二十個。

  只見在兩排舖位的過道中,剛才將陳驀送到帳篷的兩個壯漢之一、裴元紹正一手握著一個咬了大半的饃饃,一手胡亂比劃著,口中津津有味地說道,「就在那時候,馬明將軍策馬衝上前去,大喝一聲,『敵將,納命來!』繼而手起刀落,將敵將斬於馬下!」

  話音剛落,帳內的人紛紛喝彩。

  「好,好!」

  「然後是於苗將軍,」裴元紹踱了幾步,一轉身剛比劃了幾個手勢,正巧看到了甦醒的陳驀,遂笑著說道,「醒了,小子?你的飯食在那,快吃吧,一邊吃一邊好好聽著……且說於苗將軍孤身一人闖入敵軍陣中……」

  順著裴元紹的手指一望,陳驀看到草鋪旁擺放著一隻瓷碗,盛著微黃色的谷食,看上去不像是米飯。

  不過陳驀現在正是飢腸轆轆,也管不了那麼多,端起來正要吃,忽然又愣住了。

  沒有筷子……

  陳驀抬頭望了一眼帳內其他人,卻見他們竟是用手扒著谷飯,想了想,他望了一眼自己髒乎乎的右手,無奈地歎了口氣。

  使勁在衣服上蹭了蹭,陳驀抓著飯吃了起來。

  這不知名的谷飯,果然不如大米醇香柔軟,不但粗糙地難以下嚥,而且不時地會吃到碎糠和細石子,更別提那味道,那股子酸霉味,反正陳驀是強忍著才沒吐出來。

  不管怎麼樣,至少比餓著肚子要強。

  當裴元紹說到第三段的時候,周倉一手提著一罈酒,一手拎著一隻燒熟的雞,風塵僕僕地從帳外跑了進來,爽朗地說道,「弟兄們,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異於常人的士卒

  最終,陳驀得到了一隻雞腿,連帶著很大一塊肉的雞腿,畢竟這是陳驀贏來的獎勵,而且他重傷在身,需要肉食補補身體。

  韓然和王卓兩人各分到了一隻帶著皮肉的雞翅,因為他們也受了不輕的傷;周倉拿了另外一隻雞腿,但是要比陳驀的小上很多,至於裴元紹,則只要了眾人剩下的雞殼,別看份量挺重,其實全是骨頭,已經沒多少肉了。

  但是裴元紹似乎並不在意,這傢伙雖然外表看上去挺凶悍,其實卻是一個很重義氣的漢子。

  至於那罈酒,在陳驀的建議下,周倉還是選擇和帳內的弟兄們分了見周倉一伍人如此義氣、豪爽,陶志和范立兩個伍長也不再推辭,道了聲謝,便與周倉等人一同喝了起來。

  雖說一罈酒實在是少得可憐,還沒等眾人喝出點味道便沒了,但是帳內眾人的關係卻一下子拉近了。

  當然,其中並不包括張琅的那一伍人。

  接下來的兩日,就像周倉所說的,黃巾軍大帥波才整編軍隊,畢竟這場大戰後,許多編製都被打散了,像伍長、什長等低級軍官戰死了不少,軍隊需要休整,於是,陳驀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周倉伍內的士卒。

  或許黃巾軍中確實糧草將盡,食物不足,大帥波才所謂的犒賞全軍三日,也不過是每日多了一罈酒、一隻雞。

  不說陳驀,但是營內其他黃巾士卒卻隱隱有了不滿的聲音。

  「軍心浮動啊……」雖說陳驀對古代的戰事並不瞭解,但他至少也看得出當前的狀況。

  「嘶……」在陳驀左手邊的草鋪上,韓然正在自己換著綁在傷口上的布條,雖說血已結痂,但是被他一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趕赴長社

  陳驀來到這個亂世已經六天了,從帳內一些士卒的口中,逐漸瞭解到了一些有用的訊息,比如說他所在的朝代。

  大漢!

  古代歷史中赫赫有名的大漢朝!

  雖說陳驀對於歷史一竅不通,但不至於連大漢朝都不知道,再加上裴元紹等人的解釋與述說,陳驀漸漸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年代。

  大漢朝,自漢高祖劉邦斬白蛇起義,誅滅暴秦一統天下,後至有光武帝劉秀,再至如今,已有四百年,期間有太平治世,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也有天災人禍,餓殍遍野、易子相食。

  傳至當今陛下劉宏時,正值時運將盡,朝上有外戚宦官當權,貪贓枉法、橫徵暴斂,朝下有盜賊、強人蜂起,人心思亂,再加上皇帝昏昧,寵信小人、賣官粥爵,使得朝堂一片昏暗,民不聊生。

  陳驀所在的年代,正是大漢朝皇帝劉宏年間,建寧六年。

  建寧六年,鉅鹿人張角舉兵造反,自號天公將軍,其弟張寶、張梁自號地公將軍、人公將軍,訛言【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期間因事跡敗漏而倉促起兵。

  隨後,張角又私設黃旗,一面上書【均天下之不勻】,一面上書【代天除惡】,一時間,四方百姓雲從,裹黃巾而從張角者數十萬。

  一個月內,全國七州二十八郡戰事頻發,黃巾軍勢如破竹,聲勢浩大,官軍望風而靡,州郡失守、吏士逃亡,震動京都。

  為此,朝中外戚何進啟奏皇帝劉宏火速降下詔書,一面令各處各地招兵備戰,討賊立功,一面又遣中郎將盧植、皇甫嵩、朱?三人,各引本部精兵,分三路討賊。

  三月初,皇帝命大將軍何進率左右羽林五營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初戰

  幾天前,自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職員,領著微薄的薪水,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而現在,自己卻陰差陽錯地成為了一名黃巾士卒……

  望了一眼手中明晃晃的戰刀,又望了一眼身旁大腿粗細的樹木,陳驀心中哭笑不得。

  「從來沒聽說過伐木是用砍刀的……」

  「不想吃我手中鞭子,就莫要偷懶!快,加快速度!」遠處忽然傳來的一聲大喝打斷了陳驀的思緒,陳驀轉頭望去,望見一名黃巾軍伯長正舉著鞭子教訓著幾個士卒。

  「怎麼可能辦得到啊……」

  連續急行軍三天趕到了長社,在長社城外示威了幾個小時,又後撤二十里,還沒等歇口氣,上面命令下達,被叫去伐木紮營,是個人都吃不消啊……

  「篤!」陳驀掄起手中的大刀砍向樹木,結果刀刃卻陷入了樹幹中,怎麼拔也拔不出來。

  就在這時,一隻黝黑而強壯的手伸了過來,接過了陳驀手中的刀,是周倉。

  「我來!」

  周倉單手一扯,便將那把刀從樹幹中扯了出來,只見他手臂上肌肉一鼓,猛一用力,狠狠砍向那棵樹木。

  「轟!」

  在陳驀驚愕的目光中,那棵足足有大腿粗細的樹竟然被周倉一刀砍斷,傾斜倒下,被早就等在一旁的裴元紹雙手托住,看似十分輕鬆地抗在肩上,笑嘻嘻地對陳驀說道,「你還差得遠啊,去一旁歇著吧,不過,莫要被伯長們看到!」說著,他扛著那根木頭走下山去。

  陳驀不禁有些傻眼,要知道那些樹木直徑都在一尺以上,算起來怕是有幾百公斤,但是那些黃巾士卒卻看似毫不費力地扛著木頭下山。

  這個年代的人,普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邂逅

  話說孫堅撤軍返回長社,將波才早有準備之事告知皇甫嵩與朱?二人。

  皇甫嵩聽罷,黯然一歎,搖頭說道,「聽聞賊將波才善用兵,智謀過人,果然不凡吶!」說著,他轉過頭,對朱?說道,「兄與此人戰過一回,可知此人底細?」

  「唔,」朱?點點頭,回憶起那一次在穎川的交鋒,暗歎說道,「波才此人,深得賊首張角信任,武藝不凡,又兼善於用兵,乃難得將才,如今城內你我二人麾下僅兩萬餘士卒,不宜硬拚,還需從長計議。」

  「不知兄有何高見?」

  朱?沉思片刻,皺眉說道,「賊軍此來,士氣乃盛。我等偷襲不成,不宜再行交鋒,不如暫時緊閉城門,以待其自潰!以我之見,波才舉兵倉促,軍中糧草必定不足,是故,我退軍時曾將沿途大小山林焚燬,又令人遷走此處百姓,行豎壁清野之策,令賊軍無從補給,只要我等緊守城池,閉門不出,不出一月,賊軍糧草必然耗盡,軍中士氣必然大洩,到那時,我等再出城迎戰,必獲全勝!」

  「唯有如此了,」皇甫嵩深然之,撫鬚搖頭歎道,「希望朝中莫要有小人對陛下進讒,言我二人畏敵懼戰才好……唉,朝堂昏暗,賊子四起,皆因陛下寵信宦官外戚,我大漢四百年基業吶!」

  朱?沉默不語,一抬頭,卻見堂中孫堅欲言又止,心中好奇,遂笑著說道,「文台莫不是有心事?」

  孫堅猶豫一下,抱拳說道,「有一事,末將不知當說不當說!」

  朱?心中一愣,擺擺手笑著說道,「哈哈,文台何必拘束?大可說來!」

  「諾!」孫堅抱拳領命,沉聲說道,「今日我奉命偷襲黃巾,見黃巾傍山設寨,結草為營……」

  「什麼?」還沒等孫堅說完,皇甫嵩面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邂逅(二)

  她是誰?為什麼和那個自己救下的女孩長的一模一樣?

  難道她也從後世來到了這個莫名其妙的亂世?

  連續幾天陳驀都胡思亂想著,在伐木紮營的任務上也顯得心不在焉,幸好身邊的都是和他關係不錯的黃巾士卒,見陳驀偷懶也不是很在意。

  「怎得,小驀,這幾日見你魂不守舍的……」在午間休息的時候,周倉端著一隻盛著水的陶碗遞給陳驀,坐在他身邊說道,「發生了什麼事?不妨與我等說說。」這個憨厚的漢子真心將陳驀看成了自己的兄弟。

  「我沒事,周大哥。」陳驀微微搖了搖頭。

  周倉暗暗歎了口氣,抬起頭來,正巧見到裴元紹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臉上頓時一愣,詫異說道,「老裴,你怎麼這副嘴臉?」

  「呸呸!」裴元紹沒好氣地吐了兩口唾沫,翻了翻白眼,坐在陳驀另外一邊,笑嘻嘻說道,「老周是個莽夫,如何會瞭解?小驀是有心事……對吧?小驀?」

  望著裴元紹竊笑的表情,陳驀隱隱感到幾分尷尬,訕訕說道,「什……什麼啊?」

  「什麼?嘿!」裴元紹作怪似地大叫一聲,壓低聲音說道,「前日,我可是什麼都看到了喲!」

  「你看到什麼了?」周倉與陳驀異口同聲地說道,只不過周倉的語氣是抱有疑惑,而陳驀卻顯得有些著急。

  「是個漂亮的人呢!對吧?」裴元紹嘿嘿一笑,將手中碗裡的水一口喝乾,似笑非笑地望著陳驀,弄地陳驀好不尷尬。

  儘管被裴元紹取笑了一番,但是陳驀對那個叫做素素的女孩還是抱有很大的好奇心。

  不知怎麼,從那天以後,陳驀一閉眼眼前就會浮現出那個叫做素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惡氣

  「張寶欺人太甚!」

  「實在是欺人太甚!」

  子夜時分,在黃巾營寨內帥帳中,十幾位黃巾將領一臉憤慨喋喋不休地咒罵張寶,而波才則負背雙手在帳內踱來踱去,良久,悵然歎了口氣。

  「壞我大計啊……」

  「大帥,」大將馬明走到波才身邊,氣憤說道,「張寶這廝,分明不將大帥放在眼裡,仗著兄長大賢良師名義,對大帥指手畫腳、喝三到四,末將實在看不過眼!」

  「是啊,大帥!」其餘諸將紛紛出言附和。

  「諸位心意,波某明白,」微微歎了口氣,波才負背雙手踱到帳門口,望著天空那輪明月,喃喃說道,「我本心不欲強攻長社,恐壞了將士性命,奈何天意如此……若是我一意孤行,恐怕張寶心中嫉恨,治我等一個犯上作亂之罪,雖說波某心中坦蕩,但是此事若是傳到大賢良師耳中,終究不好看,唉,也罷也罷,波某怕是對不住諸位與麾下將士了……」

  與其他諸將對視一眼,祁夏抱拳說道,「大帥言重了,只消大帥一句話,末將等即便是捨了這條性命不要,也要為大帥奪下長社,為大帥出那一口惡氣!」

  說罷,其他幾位將領紛紛出言附和。

  諸位將領的支持,讓波才心中一寬,轉身抱拳笑道,「諸位兄弟如此信任波才,波才感激不盡,既如此,我等便去會一會皇甫嵩!」

  諸將一聽,紛紛抱拳說道,「大帥之令,我等豈敢不從?!」

  「好,今日夜色已晚,諸位且各自回帳,好生歇息,待明日與官軍廝殺!」

  「諾!」諸位將領紛紛抱拳領命。

  麾下諸將一一離去,但是波才的心卻平靜不下來,站在帳門口望著天空中那輪明月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