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蟑螂 作者:偉岸蟑螂(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科幻靈異] 末日蟑螂 作者:偉岸蟑螂(連載中)

末日蟑螂 作者:偉岸蟑螂(連載中)

【內容簡介】

蟑螂是個小人物,在這個處處充滿危險的末世,四處流浪,認識到末世生存法則,末世的危險將他身上的惰性和感性慢慢磨掉,逐漸變得堅強,當然力量也是有的,看著末世人類的瘋狂,踐踏一切可以踐踏的東西,蟑螂始終存有一點本心,他不會想要當英雄,卻不介意在自己吃飽穿暖的前提下給別人一塊面包。蟑螂會在末世的夾縫里活下去,直到夾縫再也容不下他。

有些地方有些描寫有些血腥,膽小者慎入!!!

蟑螂的口號就是:“不要和我談人權,不要和我談法律,更不要和我談感情!”

TOP

正文 01 災難日


    「我閉上眼睛世界就不存在!」

    腹中火燒一樣的感覺讓張小強醒了過來,捂著肚子坐了起來半瞇著發著呆,有些分不清是夢中還是現實。。。強烈的飢餓讓腸子抽慉起來,各種感官又回到了身上,房子裡死老鼠的臭味,窗戶外晦暗低沉的天空,還有樓下形態各異的喪屍踩著碎玻璃的咯吱聲讓人冷到骨子裡。

    從床頭寫字檯上拿起還剩半包的袋裝方便麵,打開袋口用鼻子深深吸一口長氣,食物的香味讓唾液快速的分泌著,彷彿連空氣中的臭味也感覺不到了,將方便面揉碎,一點一點的放入口中用舌頭尖慢慢品嚐著,不知不覺中最後一粒面梗消失在口中,找到剪刀小心的將方便面袋剪開,用舌頭添乾淨每一點碎面顆粒,用礦泉水漱了下口和著口中的殘渣一起吞了下去,把剩下的水喝完便下了床,站到窗後看街上的喪屍無意識的到處遊走,盤算著剩下的食物還能堅持幾天,不由的想到半個月前。。。

    張小強是個大齡宅男,父母先後因癌症去世,妹妹又嫁到外地,家裡就剩他一人,和單位領導吵架就辭職回家,和朋友一起在WH市開個小餐廳又賠了本錢,也懶得出去找工作,抱著台電腦天天在起點上混,父母留下個門面收租金吃喝不愁,日子到也滋潤,一個月出次門收房租將一個月的生活物資買回家,體重慢慢增加到170左右,過著簡單低調的生活。

    今年2012他也滿了34,,網上到處都是什麼末世語言的他也沒放在心上,那啥不是說1999世界毀滅啥的也沒見咋地啊!到了三月日本富士山火上爆發,隨後幾個月世界各地都有火上爆發,甚至引起民間恐慌,各種謠言都有。。。隨後國家領導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2  為了白菜


    張小強回過神來,剛吃的半包方便麵好像已經消化完畢,飢餓的感覺更加強烈,強迫自己不要去看寫字檯上剩下的幾包方便麵,只是倒下一杯水狠狠的灌到肚子裡,希望能混個水飽,自從發生危機之後的這半個月每天醒來都不覺反思,現在的生活是不是在做夢,麵條吃完了,雞蛋吃完了,方便面還有三袋,這還是兩天的份一頓半包,一天一包半,以前一頓就吃兩包還加兩煎雞蛋,而大米還不敢動出去找食物要吃乾飯,不然沒力氣跑路,

    看著慢慢癟下去的肚子,以前想減肥卻又怎麼減都減不下來,現在至少廋了5斤,想想覺得好笑,又覺得想哭,雖然他平時是沒心沒肺的可還有一個妹妹不知生死,心裡總是放不下牽掛,這半個月沒事就想著以前的往事,想著以前父母都在家人團聚的場景,,想著以前讀書時的老師,同學第一次讓自己心動的凌兒,想起在他背後畫烏龜的調皮小女孩,還有他以前上班的同事朋友,甚至想念街口買早點的巴東小妹。妹妹的電話一直打不通座機有沒人接,想來凶多吉少,自己又不死心總是希望奇跡出現。

    窗外樓下的喪屍還在四處遊走,偶爾還能看到住在附近的熟人也在其中,街上佈滿碎玻璃,撕碎的衣服還有零星的白骨,各種垃圾,還有遠處燒成空殼的公交車。一種悲涼的感覺始終在心頭糾結,想著自己也變成喪屍在四處遊蕩,想著食物將盡自己被活活餓死,想著親朋好友都變成喪屍將自己活活吃掉,悲涼化為絕望。麻木的走到廚房拿起菜刀,將刀刃慢慢的抵到脖子上閉上眼睛,緊緊捏著刀把,直到太用力手腕發疼,還是狠不下心劃下去,他放下菜刀抱著頭背靠著牆壁滑坐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3 守門犬?


    2013年1月20日上午7點30分,手機的鬧鈴將張小強驚醒,起床後來到客廳,照例清點剩餘物資,五天前拼了小命換來的白菜還剩一大半,大米四五斤,香煙昨天就沒了,沒有香煙的日子讓他這個資深老煙民渾身不自在。

    「碰」的一聲從防盜門那邊傳了過來。

    從五天前開始門外的喪屍就在門外不依不饒的破壞鐵門,對血肉的渴望和貪婪讓它們如同忠犬一樣一刻不停地守在他的門外。

    屋子裡的屍臭跟濃了,好在張小強已經習慣了。有時下意識的認為只有這種氣味才是正常,以前的種種正在慢慢地離他而去,只剩下活下去的本能。

    走進廚房打開電磁爐,將昨天剩下的臘肉飯倒進炒鍋和切碎的白菜一起加水煮開,起鍋後分成兩份,早上吃一份晚上吃一份。

    吃完早餐,張小強和往常一樣走到電腦房的窗戶旁看著樓下樓下的喪屍,看著公路的盡頭,看著那昏暗厚重而又沉悶的天空,那晦澀的雲層帶著幾許陰寒的氣息,壓抑著他的心頭,讓他呼吸也覺得困能。

    多麼希望那公路的盡頭突然出現一隻車隊,帶著迷彩色地車廂裡站著一排解放軍戰士,用手中的鋼槍掃蕩著人間地絕望,將那些腐臭的喪屍趕進地獄,讓他回到以前的日子。

    幻想終究是幻想,喪屍依舊在到處晃蕩,而張小強依然要為食物操心。回到客廳雙手抱頭準備今天的體能訓練,宅男當得久了身體就慢慢變得虛弱,想要活下去就得拚命提高身體素質,現在哪怕一點點提高也是好的。

    「四十七」「四十八」....「五十」

    。。。。「呼」張小強吐了一口長氣兩隻手撐在地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4  為了食物


    張小強坐在地上劇烈地喘著氣兒,一隻腳向前伸著,另一隻腳向上彎著。長達1.6米的鐵槍靠在腳邊,三角形的槍頭朝著防盜門倒著,上面沾滿了古黑腥臭的血跡。七成新的綠色防盜鐵門向外開著一條10公分長的縫隙,他坐在地上能看到門外的地上靜靜地躺著幾具屍體。

    它們在20天前還是人類,現在變成喪屍躺在門外,『我殺了他們!!!』他沒有殺人之後的恐懼。只有勝利之後的興奮。

    「我做到了」張小強對自己說。

    「我能夠活下去,我將繼續活下去。」

    坐了五六分鐘就休息的差不多了,張小強拿起鐵槍站了起來。把門把上的細麻繩解開向外推門,門外的喪屍屍體把門擋的死死的。

    張小強用鐵槍將屍體向外頂開,才走到門外。他觀察了四周、門外的樓道裡橫七豎八躺著7具屍體,他幾乎連下腳的地方都找不到,五天前殺掉的喪屍背朝上倒在他的腳下,整個頭顱被他錘的稀爛、烏黑的血跡發黃的腦漿飛的四處都是。

    張小強不敢再看下去,怕多看一眼他就會吐出來。

    站在屍體堆上他毛骨悚然,強烈地屍臭連撒了花露水的圍巾也抵擋不住。

    張小強找到了五天前遺落的鍋蓋盾牌,拿到手裡心裡總是多了些底氣,雖然防不了刀槍,能擋住喪屍的利爪就行。

    對門的鐵門他敞開著,屋子裡沒有燈光,黑洞洞的讓他有些涼意。他小心的走進對面的客廳,白色的地板裝在烏濛濛的光線下反射出他晦暗的倒影,讓他的體內有一種寒徹透骨的冰涼。

    張小強找到了客廳的電源開關,打開了客廳的頂燈。在光線下他才感覺自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5   收穫、武器


    張小強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點上一根收穫的泰山香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到底是18塊錢的煙,比起五塊錢的黃果樹味道更醇、更稥。

    瞇著眼睛坐在沙發上望著面前堆成小山一般的各種物資,心裡一陣暢快。裊繞的煙霧帶著他的思緒在空中姍姍起舞,張小強只是個宅男,有著小市民思想的小人物,沒什麼遠大的理想,永遠不想成為捨身取義拯救世界的英雄人物。

    他喜歡孟子的:「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也,死亦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於生,則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惡莫甚於死者,則凡可以辟患者何不為也?由是則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則可以辟患而有不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惡有甚於死者。非獨賢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喪耳。

    一簞食,一豆羹,得之則生,弗得則死.呼爾而與之,行道之人弗受;蹴爾而與之,乞人不屑也.

    萬鍾則不辯禮義而受之,萬鍾於我何加焉!為宮室之美,妻妾之奉,所識窮乏者得我與?鄉為身死而不受,今為官室之美為之;鄉為身死而不受,今為所識窮乏者而為之;鄉為身死而不受,今為所識窮乏者得我而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謂失其本心。」

    不代表他會成為這樣的聖人,他本來就是個自私的小人物,只想好好活著在這個末世裡,能在每天醒來呼吸著帶著淡淡屍臭的空氣也是一種幸福。

    將所有食物和物資清點出來共計:大米約五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6   一挑三


    黑漆漆地濃煙筆直的伸入空中為這蕭瑟的末世景象填上一筆顏色,那濃煙在張小強視線之外,他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好奇像貓爪一樣在他心間撓著。看看表,現在是下午3點40分。離天黑至少還有兩個小時,時間足夠他到樓頂去看個明白。

    張小強拿起高仿虎牙軍刀系到皮帶上,刀鞘下面的鞋帶牢牢的困在大腿上,走了兩步,看看對身體的靈活度沒什麼影響,拿起盾牌和鐵槍帶著望遠鏡便出了。

    小心的爬上樓梯。張小強住在二樓,樓頂在八樓上面,他小心地踮著腳步慢慢的走向上面的樓梯,到了三樓的樓梯口,試著開了下三樓住戶的防盜門,和他想的一樣鎖得死死的,至少他不用擔心有喪屍從裡面撲了出來。

    張小強慢慢的向上,在每層的門前都試了下門把手,一直到了八樓為止。讓他稍稍地放鬆了下,他住的單元是安全的,喪屍都被鎖在屋子裡。當他經過各家門前時他能聽到屋子裡的喪屍撓著鐵門的聲音,他身上的氣味加劇著喪屍撓門的力度,喪屍尖銳的利爪撓著鐵門發出刺耳的金屬破音,讓他牙齒有些發酸。

    八樓的主人用鐵欄杆將整個樓梯口封死,一個供人進出的鐵門緊緊鎖著,張小強用鐵槍的槍頭試著撬了下,沒撬開。他仔細查看了下鐵門,鐵門的邊緣有很多鐵銹,鎖得很緊,鎖頭那邊只能插進一張身份證厚的卡片。

    張小強有些著急,想著是不是下樓再找些工具。目光瞄著整個鐵門,他用手敲了敲,發現鐵門其實很薄,主人為了省材料,將一張白鐵皮用電焊機焊在三角鐵做成的門框上,焊點不是很多,他鬆了口氣,這下就好辦了!!!

    拔出虎牙軍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7 愛洗澡的喪屍?


    2013年1月31日星期四,離病毒爆發已經過了一個月,張小強從樓頂下來也度過了11天,每天依然堅持鍛煉,蛙跳從2000次到現在的3000次,增加了俯臥撐,仰臥起坐、高抬腿等項目,現在他的主要近戰武器是鐵槍,遠程武器是MP9狙擊弩。不管是近戰還是遠程,他的準頭都不行,只有加倍苦練,才有可能在越來越困難日子裡活下去。

    馬步前衝、腰部帶動手臂的力量通過手腕將鐵槍刺了出去,一次、一次、又一次,11天裡數萬次的練習,讓張小強對鐵槍的掌握越來越熟練,每天天量的運動讓他的小肚子消失了,胸部也有個肌肉的痕跡,大量的腿部運動讓他的身體越來越靈活,至少不再跑上幾步就氣喘吁吁。

    想起剛開始的幾天,大量運動讓張小強渾身酸痛坐立難安,過了近一個星期的時間才熬了過來,雖然是末世,但此刻的他狀態卻前所未有的好,以前的他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鍛煉過!

    每天大量的流汗,讓張小強儲備的水在慢慢減少,不能洗澡也讓他的身上發出餿丑難聞的氣味,很有些難受,他也不怎麼在意,屍臭聞都習慣了,還有什麼比屍臭更難聞?

    「呼。。。。」張小強放下鐵槍,拿起礦泉水瓶擰開蓋子,對著瓶嘴抿了一口,含在嘴裡,過了一小會才慢慢地吞下去,雖還是覺得渴,可還是將瓶蓋蓋上放到了桌子上,看了看表已經下午五點鐘,習慣性的拿起望遠鏡來到窗前。

    大雨從11天前一直下到現在,天色如墨帶著些許微光,讓窗外的也變得朦朦朧朧的,樓下的喪屍像一根根電線桿靜靜的站立在雨中,佈滿整個街道看起來有一種異樣的景致。

    用望遠鏡看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8  被感染了?


    張小強抹了抹臉上的的淚水,站起來收撿四處散落的的物資。大雨依舊下著,整個天地只剩下淅淅瀝瀝的雨聲。

    腦子裡什麼也不想,只是機械地將各類物資一一收攏搬到客廳。

    「碰。。。」鐵門被他關上,張小強回過神來,雨衣還穿在身上,雨水不斷順著雨衣下擺滴落在地板磚上,雨衣裡面的衣服全濕透了,冰涼陰冷的寒意讓他渾身顫抖著。

    張小強換了身衣服,披著被子坐在床上,取暖器被開到最大擋,取暖器裡赤紅的光反射在臉上,那熱光像無數小剛針一樣扎的皮膚生疼,可依舊不能驅除冷到骨頭裡的寒氣,張小強抱著被子哆嗦著,窗外的雨還在下著。

    想到了前些天找到的白酒,「白酒能驅寒」。

    翻出壓在箱底的精品《稻花香》,擰開蓋子「咕咚」就是一口,52°的白酒含在嘴裡,酒的沖味兒通過味蕾刺激的張小強差點噴了出來,艱難的嚥了下去,舌頭開始發麻。白酒像一股熱油順著喉嚨一直燙到心底,火燎一般的感覺又從心底傳到喉嚨裡。

    被拘束在骨頭的寒氣似乎在慢慢消散,將取暖器調小,張小強抱著被子望著取暖器發呆。

    飢餓的肚子喚醒張小強該點吃東西,他下了床走到客廳翻出一盒威化餅乾,撕開包裝,一隻蟑螂從盒子裡掉了出來,落到地上到處亂爬,他下意識的抬腳向蟑螂踩了過去。

    一隻空礦泉水瓶子放在電腦桌上,瓶蓋蓋的緊緊地,上面留了兩個出氣孔,蟑螂靜靜的趴在瓶底一動不動。最終張小強沒踩死它,只是將它關在瓶子裡,沒有給它食物。想知道在沒有食物情況下它能活多久。

    在這個讓人絕望的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9  進化?


    2013年2月9日

    自從九天前被D病毒折騰的死去活來,經過一個多星期的調養,身體差不多已經恢復,慢慢有了力氣可以開始訓練。雖然經歷過如同噩夢般的生死考驗,身體卻沒多大變化,力氣沒有變大,也沒有變得更靈活,張小強的近視眼鏡也沒有取掉。想到起點小說裡哪些豬腳被病毒感染了,不是會空間異能,弄個儲物空間玩玩兒,就是變成超人滿世界找頂級喪屍單挑,怎麼咱就沒這麼好的命呢?

    被D病毒玩的他想自殺不說,一個星期全身發軟,連飯碗都端不住。

    「唉!!!!!!!!!」張小強歎了一口長氣,同人不同命啊!!!

    「呵!呼!呵!呼!」張小強喘息著,鐵槍一次次向前挺刺,一次次收回。汗水從額頭不停的冒出來,侵在頭上的傷疤上,微微的刺痛。他不停的的出著槍,盡量揮霍著他的體能,為自己增加一點保命的本錢。

    放下鐵槍揉了揉酸疼的手腕,拿起茶几上的礦泉水大喝了一氣。「哈!!!」感覺到一陣舒爽,雖是末世,張小強倒覺得比起以前,現在的他,過的比以前更加充實。每天起床後鍛煉體能,吃早餐,5000次刺殺,吃完午餐,睡會午覺,再練刺殺,吃晚飯,玩會單機遊戲,睡覺!連他以前珍藏的AV都沒心思欣賞了。體能直線上升,體重是直線下降。

    「人哪!都是被逼出來的!!」張小強感歎著。

    照例來到窗前舉起望眼鏡觀察者,已經養成一種習慣,除了喪屍外面也沒什麼景致讓他可以看,在望遠鏡裡喪屍好像已經到了鼻子下面,一舉一動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雖然下了十多天的的大雨,天空仍舊是那麼地陰沉晦暗,黑灰色的雲層,層層疊疊的擋住了冬日的陽光。只有那薄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