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武九天 作者:探花(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雷武九天 作者:探花(連載中)

雷武九天 作者:探花(連載中)

小說介紹:他曾是異能世界的王者,爲了追求更加強大的力量,他嘗試異能與古武相結合,卻最終走火入魔而死。幸運的是,他穿越了,不幸的是,他的新身份是一個古武世家的廢物子弟。 “廢物?不怕,不就是百脈不通嗎,咱有異能,用來沖穴最适合。異能修到深處,誰敢惹我,招來一道天雷劈死他!”方暮如是說道。 這是一個玄幻的世界,暴力的世界,奇妙的世界,又是一個充滿奇遇的世界。 方暮,曾經的王者,從一個廢物子弟起步,最終成長爲令人仰視的存在。

[ 本帖最後由 于子晴 於 2012-8-6 09:21 編輯 ]

TOP

正文 【001】 清河方氏(上)

“少爺你醒醒啊,嗚嗚,你不能就這樣丟下小姐和我,少爺……”

    如泣如訴的聲音自一側廂房響起,驟然劃破夜的寂靜,遠遠地傳了出去。

    這是一座佔地極大的莊園,幾可媲美一座小鎮,莊園內重重樓檐,亭台水榭處處可見。此時雖已是深夜,但大部分樓宇皆是燈火通明,偶爾有歡笑聲響起,與那悲痛欲絕的哭泣聲形成強烈的對比。

    莊園的大門,是兩扇生銅澆築而成的,透過燈光可以看到生銅大門上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方府。

    偶爾有路過的行人,當看到兩扇大門時,慌忙低下頭,快步走過,竟是不敢多做停留。由此可見,這方府威勢之重。

    而此時,莊園的一隅,再次響起杜鵑啼血的悲泣聲。

    “暮少爺,你怎麼這麼命苦啊,天殺的方龍濤,不就是踢了他那條死狗一腳嗎?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柔兒小姐和我該怎麼活下去啊。”

    低矮廂房里,婦人摟著一個面色慘白的少年嚎啕大哭,少年赤著的上身瘦弱無比,一道道青色的鞭痕肉眼可見,慘不忍睹。

    廂房外,幾名僕人幸災樂禍的看著廂房內婦人痛哭失聲,皆是一臉譏嘲。

    “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敢向濤少爺挑戰,也不看看他是什麼東西。”

    “就是,一個修煉了六年都沒能通過武者考核的廢物,怎麼和濤少爺比?要知道濤少爺在修武第一年就通過了武者考核,如今已經是四級武者了,他敢挑戰濤少爺,簡直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其實這次濤少爺也是欺人太甚,方暮不過是路過他的院子,誰曾想他竟然放狗咬人,方暮踢了一腳,卻被濤少爺毒打一頓,逼著他向狗下跪道歉,這也太欺負人了。”

    “那又如何?我們方家向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002】 清河方氏(下)

“少爺,你的傷那麼重,還是讓趙醫師給你開幾幅藥調理一下吧,否則落下病根……”葉喜兒听方暮如此一說,頓時一臉焦急。

    不等葉喜兒說完,方暮已擺擺手道︰“不妨事,不過是一些小傷罷了,我自己就能調理。”

    話是這麼說,但方暮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所受的傷有多嚴重,外傷雖然看著嚇人,但實際上只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自然而然便能恢復,但內傷卻需要花費大力氣調養才行。尤其是他這幅身體本就虛弱不堪,如今受了內傷,更是弱不禁風。

    二人說著,一旁的趙醫師始終面帶冷笑不發一言,直到方暮說完,他才皮笑肉不笑道︰“方暮少爺,我們醫師館需要醫治的人很多,要不是葉喜兒求爺爺告奶奶,我還真沒時間來出診,既然她答應了我的條件,那麼就應該兌付才是。更何況……”

    他似笑非笑道︰“你有錢支付診金嗎?”

    “這點似乎不需要趙醫師你來操心,總之多少診金我照付便是,夜深了,趙醫師請回吧,至于診金,明天自然有人會送上門去。”

    仿佛驅趕蒼蠅似得,方暮一臉不耐的揮手,要不是自己莫名其妙來到這個鬼地方,還不清楚狀況,早就滅了眼前這白痴,真以為自己這異能世界的王者是誰都能踩上一腳的?

    葉喜兒站在一旁,一臉訥訥,心里卻對方暮的做法贊同無比,只是她剛才為了救治方暮不得已答應了趙醫師的條件,如今反悔卻是不好出口。

    趙醫師勃然變色,冷笑道︰“先前可是葉喜兒答應陪我一晚,我才推了其他人為你治病,你想要毀約,那要看我這個後天三重的武者身份答應不答應。”

    言語間威脅之意甚濃,顯然如果方暮不妥協,他就會出手相逼。

    葉喜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雷武九天 正文 【003】 異能通脈(上)

一場暴雨來得快,去的也快。到半夜時,夜空仿佛洗盡鉛華,星光璀璨,映得天地間雪白一片。

    方暮赤著上身,盤膝坐在床上,清秀又帶著幾分稚嫩的臉龐嚴肅認真,月光下甚至帶著幾分聖潔。

    他的身上,一道道縴細無比的光芒閃耀不停,使得整個房間都變得朦朧起來,若是此時有人從外面望來,定會詫異無比。

    異能通脈!

    這是方暮想到的能夠通順經脈的辦法。

    在前世,他為了將異能與古武相結合,曾查找過無數的關于氣功和人體經脈學的資料,對于針灸自是毫不陌生。甚至為了研究經脈穴位,他還專門拜一位精擅針灸的老中醫為師。

    前世的記憶里,方暮曾經看到過一篇知名學者的論文,論點就是通過電針對人體進行刺激,可以活血化瘀甚至于激發潛力。

    雖然這個論證一直沒有得到肯定,但方暮是誰?是異能世界的王者,是玩電的祖宗,對此當然深有體會。當初將異能與古武相結合,操控電能在經脈中運行,便是受到了這篇論文的啟發,雖然最後沒有成功,卻也積累了相當的經驗。

    深深地吸了口氣,他舉起手,一道電光便吸附在指尖之上,隨後,他插入了丹田之上的一處穴位。

    酥麻的刺激感剎那間自那處穴位生出,方暮努力的釋放電能,盡可能的刺激穴位。

    一聲極其輕微的氣泡破裂聲響起,方暮心中一喜,連忙催動電能侵入進經脈之中,只覺得經脈仿佛被無數的石頭堵塞,電能在內穿梭很是困難。

    這簡直就是一具垃圾身體!

    方暮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前世他將異能與古武相結合時,便是控制著電能在經脈里運行,那時候也沒覺得有多困難,經脈是暢通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4】 異能通脈(下)

“啊,少爺你終于成為武者了!”葉喜兒聞言喜極而泣,一滴滴淚珠滑過臉上,轉過身望向窗外,呢喃道︰“小姐,您看到了嗎,暮少爺終于成為武者了,您在天之靈一定要保佑他啊。”

    說罷,她已是淚流滿面。

    看著這一幕,方暮心里極不是滋味,通過本體的記憶,他很了解葉喜兒將他和方柔兒視為己出,甚至比她自己的性命看的還重的特殊感情。

    只可惜,如果她知道原來的方暮已死,而自己不過是鳩佔鵲巢之人的話,不知道會傷心到什麼程度。

    輕輕嘆了口氣,方暮穿上靴子走下床,來到葉喜兒面前,握住她那雙由于常年勞作而長滿老繭的手。

    “葉姨,你放心,從今天開始,我方暮再也不會任人欺凌。無論是誰,想要欺負我,我都會讓他們付出百倍代價。”

    “好,好,只要你和柔兒平平安安,葉姨就算死了,將來見到小姐,也不會愧對她。”葉喜兒用力的反握住方暮的手,轉過頭擦掉淚水,這才想起今天要給醫師館送去一百兩診銀,臉上愁容再現︰“暮少爺,這診金該怎麼辦?所有的錢都在這里了,還差二十兩。”

    方暮看著葉喜兒一臉愁容,不禁啞然失笑,擺手道︰“葉姨不必擔憂,我既然說了有辦法,那自然是沒問題的。”

    葉喜兒怔怔地看著方暮自信的樣子,好一會才長嘆道︰“暮少爺,你變了,以前你沉默寡言,而且暮氣沉沉……”

    說到這里,她停頓了一下,堅定道︰“你放心,就算沒錢,葉姨也不會讓醫師館找你的麻煩。”

    方暮笑道︰“葉姨要相信我,這樣吧,中午時把院子里所有僕人都叫來,到時候就有診金了。”

    葉喜兒一臉茫然,但見方暮信誓旦旦,也就不好再問,點了點頭應了下來,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5】 青絲解毒(上)

院子里,幾名僕人正激烈的爭吵著。

    “哼,我說他怎麼把大家叫到一起,原來是要大家湊錢,听說昨晚醫師館的人來給他治病,要收取白銀百兩的診金,他肯定拿不出這筆錢。”

    “可是,他允許我們離去,並且還要給我們三兩銀子,這說明方暮少爺心地很善良啊。”

    “你懂個屁!我們雖然只是方氏山莊的僕人,但一個月一兩銀子的待遇可不算少,這方圓千里的清河流域,再也找不到第二家,就算讓你走,你舍得走嗎?”

    “不知道你們注意沒有,方暮少爺好像已經修煉出真氣了,我估計他這次能通過武者考核,說不定還能獲得封地。”

    “封地?做夢去吧,通過武者考核只是獲取奪封之戰的資格罷了,想要真正拿到封地,必須要向封地的原主人挑戰,只有挑戰成功,才可以奪取到封地。方暮就算成為武者,也只是後天一重武者,擁有封地的直系子弟,哪個不是經過廝殺戰斗奪來的?憑他想要封地,簡直是妄想。”

    “也不見得,如果方暮能獲取封地,那我們就賺大了,我覺得可以一試。反正不過是三年的薪俸罷了,就當賭一把。”

    ……

    眾人議論紛紛,看的站在一旁的葉喜兒很有些感慨。她怎麼也想不到方暮會用這麼一招來湊齊診金,看這些僕人的樣子,肯定有人會動心,湊齊百兩白銀怕是輕而易舉了。

    只是,她心里不但沒有半分輕松,反而更添幾分沉重。後天一重武者,不過是剛剛踏上武者之路罷了。正如那幾個僕人所說,因為封地有限,再加上家族有意放縱直系子弟之間的競爭,想要奪取封地,就必須要挑戰封地的原主人。

    因此,只有戰勝才能得到封地,如此一來,後天一重的方暮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6】 青絲解毒(下)

方暮心中冷笑,臉上笑容卻愈發多了起來,走到趙長雲面前,淡淡道︰“正如幾位所說,我看你這醫師館拆了算了,連這麼點小毒都解不了,你這個醫師還能做些什麼?”

    “哼,你懂什麼?九足紋蛛已脫了野獸之身,晉級凶獸行列,這樣的存在,就算是先天高手都不敢招惹,它們的毒,就算是五品的解毒丹都接不掉,真是年幼無知。”

    趙長雲一臉的嗤之以鼻,不耐煩的看著方暮道︰“廢話少說,交了診金,趕緊滾出醫師館。”

    方暮淡淡一笑,道︰“哦?不就是一點小毒嗎?趙醫師解決不了,可不代表別人做不到,要是我能把這位兄弟的毒解掉呢?”

    “你?哈哈……”趙長雲聞言一怔,隨即大笑道︰“老夫行醫多年,還從未听說過如此好笑的笑話。一個修煉了六年都通不過武者考核的廢物,竟敢大言不慚要解去九足紋蛛的毒,真是無知到了極點。要是你能解了這毒,讓老夫做什麼都成。”

    他收起笑容,冷然拂袖道︰“老夫沒工夫和你磨牙,交了診金,趕緊滾。”

    方暮嘿然笑道︰“我也沒時間與你?嗦,看我如何解了這毒,到時候,也不要趙醫師你做什麼,只需要給我三十粒七品的增元丹就成。”

    他盯著趙長雲的眼楮,一字一句道︰“這個賭,你敢打嗎?”

    趙長雲被氣的七竅生煙,冷笑道︰“我有什麼不敢賭的?若你能解了這毒,別說三十粒七品增元丹,就算三十粒六品增元丹我都可以給你,不過,你先問問他們,敢不敢拿方大志的性命來開玩笑。”

    方暮目光掠向一旁的大漢和另外兩人,卻見三人臉上皆露出不敢苟同的神色,顯然是不肯將方大志拿來做二人的道具。

    三人的心態,方暮自是能夠理解,但既然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7】 後天四重(上)

隨著一道道黑色煙霧從方大志體內逼出,方大勇等人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同時看向趙長雲的目光也越來越不善。

    就在趙長雲愈發感到無地自容時,一聲痛苦的呻吟從人事不省的方大志口中傳出,隨後,方暮一一收回插在方大志身上的青絲,擦了擦頭上的汗,一臉疲憊的說道︰“好了,他身體里的毒素已經全部被我逼出來了,只需要修養一段時間,就能夠徹底恢復。”

    方大勇和青衣少女幾人大喜過望,正要開口道謝,卻猛不丁听到趙長雲歇斯底里的喊道︰“騙人,你騙人!”

    眾人不禁愕然,紛紛將目光投在跳著腳的趙長雲身上。

    “九足紋蛛的毒對經脈的腐蝕程度是難以想象的,就算你能驅除毒素,也無法恢復他的經脈。哈哈,方大志一定會成為廢人的。”

    話音未落,一只大腳陡地自旁邊伸出,蓋在了趙長雲的臉上,只听他慘叫一聲,整個人滾葫蘆似地滾出三米多遠。

    方大勇收回大腳,破口大罵道︰“什麼玩意,治不好我大哥的病,還沒找你算賬呢,竟然還敢詛咒我大哥,他***,我看你是嫌命長了。”

    方暮站在一旁,不覺莞爾。

    輕咳一聲,他走到哀聲叫痛的趙長雲面前,蹲下身子,輕輕替躺在地上的趙長雲拍打著灰塵,一絲電光悄然送入他的體內。

    方暮邊拍打,邊輕聲道︰“趙醫師這是何苦呢?不就是一點小傷嗎,你不願意治,也不能詛咒人家病人啊,你說對嗎?哦,對了,我治好了方大志的毒,三十粒六品增元丹是不是該給我了?”

    趙長雲一臉怨毒的看著方暮,冷笑道︰“六品增元丹,你做夢去吧,方暮,我趙長雲和你勢不兩立,你等著吧。”

    方暮淡淡地看著趙長雲,緩緩起身,輕聲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8】 後天四重(下)

增元丹呈朱紅色,只比紅豆略大一些,很像是方暮前世時的糖丸模樣。如果不是這個世界太過玄妙,方暮恐怕很難相信僅僅這麼一粒丹藥,就能增加一成真氣。

    本體的記憶里,關于丹藥這方面的知識,是最全面的,甚至方暮能夠從那些記憶中察覺到那個已經死去的倒霉蛋對于丹藥的極度渴望。只可惜,無論是方家亦或是這個世界的其他勢力,同樣對丹藥極度渴望。

    丹分七品,一品最高,七品最低,一般來說,醫師館中,最高品階的丹藥也僅僅只有六品和七品,甚至于絕大部分治傷和解毒的丹藥連品階都入不了。不過,就算是不入品的丹藥,在方家外門,也極受外門子弟的歡迎。

    煉藥師這個必須至少擁有木屬性和火屬性兩種真氣的要求,使得絕大部分意圖成為煉藥師的願望徹底落空,而必須集齊五種屬性真氣才能煉制三品以上丹藥,更讓高階煉藥師在這個世界成為了傳說。

    基本上各大勢力所擁有的三品以上丹藥都是來自于遠古時代,方暮的記憶中就知道方氏寶庫中存在著一粒可以讓人直接從平凡人連升四重,直接進入後天四重武者,而且沒有任何後遺癥的三品脫胎丹。他曾經不止一次想要潛進寶庫盜取丹藥,卻都因為有賊心而沒賊膽最終作罷。

    把玩著散發出清香的六品增元丹,方暮心說,這個倒霉蛋膽子太小,要是換做自己,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想辦法偷到手再說。

    只不過,擁有電能的他幾乎等于是踏上了快速進階的高速路口,實在沒必要為了一粒丹藥,使自己陷入被動。

    前世他將電能玩的出神入化,整治趙長雲時,將電能附著在他的痛感神經便是其中的手段之一,除此之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009】 冷酷殺戮(上)

春娥知道自己闖禍了,當看到葉喜兒被她用剛剛學會的一招擊中太陽穴,她便知道這次的禍事恐怕大發了。

    葉喜兒生死她並不放在心上,說起來她和葉喜兒沒有太大仇恨,不過是相互看不順眼而已。最多,再加上一些鄙視。

    鄙視她一大把年紀了,還看不清形勢,不去自謀出路,反而跟隨一個廢物一條道跑到黑。

    方暮是什麼人啊,用龍濤少爺的話說,那就是一個浪費家族資源的廢物,十六歲前如果不能通過武者考核,就會被貶為僕人,流放出去的廢物!

    跟這樣的主子,會有什麼出息?

    春娥有些嘲諷的想著,她此刻擔憂的並不是葉喜兒的生死,而是她下午在洗衣房說的那些話。那可是龍濤少爺在她身上舒服之後無意中提起的,更涉及到外門第一人的龍兵少爺,如果因為她和葉喜兒的沖突被人傳揚出去,以至于龍兵少爺的打算落空,那自己……

    她甚至有些不敢想象將要面對的下場,她曾經親眼看見龍濤少爺用鞭子將一個婢女活活打死,然後把尸體喂了大黑吃。每次回想起那時的情景,她都忍不住全身發抖。

    都怪自己嘴巴太長,該打。

    她輕輕地在臉上摸了一把,心說龍濤少爺也是這麼摸自己的,頓時全身一陣酥麻。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剛剛已有人叫她吃飯,被她以身體不舒服為由推脫了,她要仔細盤算下,如果有人問起這件事,自己該怎麼回答。

    就說是葉喜兒胡說八道,反正她的主子是廢物,平日里也沒什麼少爺小姐理會他們。不過,洗衣房的那些**還是要打點一下的,不能讓她們亂嚼舌根。

    想到要花出一筆錢,春娥不禁有些肉痛,惡狠狠怒罵道︰“該死的葉喜兒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