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曬世界各國的愛國主義教育 - 社會大學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曬曬世界各國的愛國主義教育

曬曬世界各國的愛國主義教育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於今年起增設國民教育及德育課程為中小學必修課,這一舉措最近在香港社會引起爭議。其實,就世界範圍而言,國民教育課是一種世界“慣例”,而且往往與培養國民的愛國主義情結有關,被世界各國普遍推行。

與中國內地普遍存在的“思想政治課”類似,日本目前的小學、初中、高中,都有“社會課”。小學的課本叫“新社會”,從三年級開始學習,中學則把“社會課”的內容分為“歷史”、“地理”、“公民”三本教材。高中的“社會課”又分為“歷史”、“地理”、“現代社會”三本教材。由於日本沒有統一教材,公立學校以及私立學校都可以自己選擇教材,但在對學生進行政治、經濟、品德教育等方面的宗旨上是一致的,教材大都介紹了不少對日本歷史進步有突出貢獻的歷史文化名人及其事跡,如聖德太子、福澤諭吉等人,鼓勵學生樹立“愛國心”、“愛國意誌”。因此,我在日本時,經常會聽到日本學生問:“中國的學校裏開設社會課嗎?”

美國人的國民教育更是普及到了每個課堂,可以說從幼兒園起,愛國主義教育便浸染到日常教學的每個環節。這種教育的獨特之處在於,從一開始便向孩子展現一種相當正規、莊重的愛國形式和氛圍,從穿什麽衣服,到唱什麽歌,都直接接軌成人世界,但同時又不強求孩子一定要理解什麽深刻的涵義、遵從什麽刻板的規範,更沒有讓孩子必須背誦出一些“大人才說的話”。即便小朋友剛剛接觸這種氛圍時還懵懵懂懂,但類似的教學內容經過小學、中學到大學的持續深化,再加上每年不斷舉辦的演出、參觀、實踐等活動,成人之後,愛國意識就會深入心靈。

有朋友去年曾參加社區裏一所幼兒園舉辦的春季音樂會,對美國學校的公民教育有了一番認識。演出開始後,小朋友每人手持一面美國國旗,一邊隨音樂節拍蹦跳,一邊揮動星條旗,向家長們致意。演出持續半個小時,孩子們有板有眼地演唱《美麗的亞美利加》等美國經典愛國歌曲,堪稱美國的“紅歌”演唱會。幼兒園對這場音樂會也極為重視,幾星期前就給家長發通知單,規定孩子上臺服裝的顏色。

與日本、美國設有專門課程進行國民教育不同,歐洲一些國家則把整個國民教育化整為零,滲透入其他學科課程中進行。例如,英國人一直高度重視歷史教育,從小學到大學,歷史都是一門必修課。記得在倫敦一所中學旁聽歷史課,老師進入課堂之後,就打開幻燈機,將“特拉法加廣場”、“白金漢宮”、“西班牙”以及“海洋”等幾個單詞投射到墻壁上,讓學生們尋找到其中的邏輯關系。德國雖然沒有獨立的“國民課程”,但也通過各種常識課,讓學生不但了解德國的政治制度、國旗、國歌等知識,還要客觀了解本民族在科技、文化等各個方面為人類作出的貢獻。同時,老師通過各種活動引導孩子熱愛家鄉、熱愛自己的國家:先是每周帶領孩子認識當地有哪些教堂、河流、博物館、面包店;之後帶孩子到祖國各地旅行。此外,學校還組織各種活動,如參觀博物館、邀請專家與學生共同討論,激發學生了解民族歷史的興趣。

愛國教育往往潤物細無聲

其實,很多國家對愛國主義情結的培養並不只靠課堂或學校教育。日本一所學校就曾組織學生到中國修學旅行,讓學生在天安門廣場找出過往的小轎車中有多少是“日本制造”。日本NHK電視臺在面向學生的節目中,指出日本家庭餐桌上96%的食品來自進口,自贊“全世界只有日本可以做到這一點。”平常,各地的學校還會組織學生到東京參觀國會,到眾議院、參議院的議員會館與來自家鄉的議員見面,從而潤物細無聲地進行“鄉土教育”。

美國一位市議員候選人的籌款晚會是這樣的。席間的伴奏全由這座城市的中學學生樂隊擔任,其中好幾首曲子都可以在幼兒園的音樂會上聽到。那個籌款晚會上,一些學生誌願者還舉著籌款箱,挨個桌子出售抽獎券,其中一個姑娘說,她雖然還不到投票年齡,但能親自參與美國的政治活動,感到很自豪。可見,感染而非說教,概念緊鄰實踐,這大概是美國公民教育的真正特色與成功之處。

其實並不是在課堂裏才能學到愛國主義,蘇格蘭人甚至認為從餐桌上也一樣能夠培養自己的民族自豪感。肉餡羊肚一直以來被蘇格蘭人稱為天下數一數二的美食,當地人之所以特別鐘情它常常品嘗,除了味道不錯之外,還因為它也曾經是蘇格蘭愛國詩人羅伯特·伯恩斯的餐前最愛。蘇格蘭人每年1月份紀念這位愛國詩人誕辰的時候,各家各戶都免不了做上一道肉餡羊肚。另外,每到跨年除夕之夜,無論是英格蘭人還是蘇格蘭人,都會自發走到泰晤士河邊或是蘇格蘭高地,吟唱《友誼地久天長》這首由伯恩斯撰寫歌詞的名曲,表達對祖國的熱愛。
法國人一向對自己的歷史引以為豪,堅持通過讓年輕人走進“活著的歷史”中,培養年青一代的“愛國者”。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之後,凡爾賽宮逐步對外開放,成為“人民的博物館”,現在也變成了法國年輕人學歷史的無聲講堂。平時來凡爾賽宮,人人都需要花上近20歐元的門票錢,但為了讓更多年輕人看到凡爾賽宮裏新添的一幅幅戰爭油畫,凡爾賽宮特別允許學生們可以免費參觀。捉襟見肘的法國在凡爾賽宮的門票上如此大方,就是為了吸引年輕人參觀,在年輕一代心中營造愛國者情結。與此相似的是,北歐的丹麥、挪威等國教育部門則鼓勵中學生們在進入大學前,花一些時間在國內旅行,了解國家的歷史和現狀,然後再進入大學選擇自己喜歡的專業,為今後服務社會打好心理基礎。

國民教育應避免陳舊說教

與其他歐洲國家一貫大力支持愛國主義教育不同,德國人二戰後的愛國主義教育則經歷了一個漫長的反思過程。據德國媒體報道,“國旗、軍樂隊、齊步前進的士兵、烈士紀念碑……對於這些象征德國國家的標誌,在德國(二戰後)很長一段時間裏是禁區。”這是因為在上世紀納粹統治時期,納粹分子濫用了所有歷史上德國的國家象征為其服務,使德國人在二戰後幾乎不敢用“愛國主義”、“民族”等詞語,生怕這些詞被極右分子利用,以至於1969年德國前總統古斯塔夫·海涅曼曾公開表示:“我不愛國,我愛我的夫人。”

這種情況直到兩德統一之後才有改觀,為了樹立新的愛國主義,德國各級政府目前已設有“形象營銷部門”,向本國民眾和移民宣傳“愛國、愛家鄉的感情”。特別是2006年世界杯期間,各家的門窗上面都掛上了德國國旗,人們還大聲歌唱德國國歌。這些場景,當時曾一度引起德國各界大討論,但很多人也為德國產生新的自信和祖國情感叫好。

對此,德國政治學者克洛訥貝格曾對德國媒體分析稱,今天的“愛國主義”是有其歷史背景和原因的:它是來自人民對國家的一種開放和理性的態度,並已獲得政界和社會的普遍認同。“愛國主義”無論從廣義或狹義的角度,都必須是以全民利益為前提所實現的團結合作。因此,“愛國主義”代表的是一種價值觀,一種超越國界的社會價值。無論平民、從政者,還是軍人,都應具有愛國心。“愛國主義”與“極右主義”完全無關,對“愛國主義”不可斷章取義,抹殺它所包含的自由和啟蒙的內涵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