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龍野望 作者 寧韜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潛龍野望 作者 寧韜 (全書完)

潛龍野望 作者 寧韜 (全書完)

第一卷  曲阜五絕
~前言~


  書名也沒有看上一眼,隨即翻開手中的書。
  看見其中的內容,俺心感震撼,不知所措的說︰「這是……這是……」

  書中無字,何來震撼?
  眾看官有所不知了,最好的書是字數越少越好的。
  正如劍俠的武功到了最高境界時會返璞歸真,使的不再是劍招,而是平實的遞劍,達至人劍合一的景況。
  又如廚子的技藝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時,不再烹煮鮑參翅肚,反而是平平無奇的青菜白飯方知其廚藝的高深。
  所謂一理通百理明,故此書的字數多少立見作者真章,沒字的書最為稀有。

  忽然,書放聲曰︰「本名《潛龍野望》,作書者寧韜也。」
  聽怪書之聲,又聞自己之名,不禁棄書驚叫︰「何方妖書,立即現出真身來!」

  詎料書浮沉空中,反地心吸力之象,曰︰「汝乃有能之士,今夕吾乘公美意,勿謝!」

  俺心感難安,想道︰「人生遇一怪書,乘俺美意,此乃天降俺之福乎?」
  遂問︰「汝有何寶乘俺之美?」

  書曰︰「吾賜汝刪改本領,今後至高無上,與吾同譜《潛龍野望》。」

  刪改本領?
  不就是寫自己喜歡寫的文,刪自己討厭之角色?
  俺既有這能力,從此不怕任何人了,哈哈……

  風吹,書頁翻。
  停於末頁,見字︰「不求登大雅之堂,但求博君一笑。」

[ 本帖最後由 chj 於 2012-5-25 08:29 編輯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場 劉關張結義

  話說永樂年間,明主集權,重用宦官,開設東廠,惟恐不亂。
  大明特務,散佈天下,造成人心惶惶,民間抗議組織相繼成立。

  當時,有一個名叫章葛的人建立了排水道,到處散佈民謠︰「熊熊烈火,排水淹滅。為善除惡,有誰可阻。」(明朝國號五行屬火,這裡指的就是大明朝)
  他帶領數十人祕密起義,一律暗藏身份,自稱民間烈士,專殺東廠宦官。

  東廠總管樓閹十分驚慌,急忙找副官周淨商量。
  周淨說︰「章葛這斯,欺人太甚,怎麼能按捺得住?我們應當派出突擊隊,才是辦法。」
  樓閹聽了周淨的話,立即下令出兵,另貼出皇榜。

  皇榜上書︰「章葛創建邪教、招兵結黨,恐成百姓惡疾。今獲大明天子得悉,貼皇榜以示天下,擒獲章葛者,賞銀三百両。」

  皇榜貼出時,驚動了當地的一位閒人。
  他姓劉,名比,字緣德,是漢朝的皇室後代,不過當今乃大明朝天下,故此不提也擺。
  劉比三歲死爹,五歲亡母,依靠行乞為生。
  到了十五歲時,天降橫財讓他不用再依靠行乞過活。

  劉比為人既貪便宜又喜歡巴結有能之士,喜新厭舊歡喜我行我素。
  他身高五尺欠半寸,兩耳垂肩,鼻孔朝天肚腹腫大(這樣的形容不就是豬八戒嗎?)。
  他四海為家,以天為被,以地為席。

  樓閹貼皇榜揖拿章葛那一年,劉比已經二十八歲了。
  他在街上看了皇榜,不由得長長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忽然聽到背後有人大罵︰「他媽的嘆什麼臭屁!」

  劉比回頭一看,只見眼前站著一個黑臉大漢,身高八尺,額上有一新月疤痕,滿臉絡腮鬍子,說話聲音像打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場 攜手赴邯鄲(上)

  自打造兵器那天起,劉、關、張三人決定活捉章葛。
  此舉是第一步,繼而是打響名號,自立門戶,振臂高呼,萬人響應,稱雄一方,統一天下,千秋萬載,永垂不朽(這些事情是否言之過早?)。

  張丘花去三萬両銀子,從朝廷特務的手中換來準確的情報。
  這報告指出章葛在江南創建排水道,宗旨是殺害朝廷特務、改變大明歪風;另外,報告中指出數日前有人在邯鄲附近看見章葛的蹤影。

  劉比喜道︰「既然知道章葛身處邯鄲,吾等立即起行,莫教他聽見咱們的名號而逃之夭夭。」

  關卡也贊成︰「多廢唇舌幹麼,還不啟程?俺想得江南美女好苦。」
  劉比、張丘用鄙視的目光緊盯關卡。

  劉、關、張三人當下轉出金屋,這才發現沒有可乘的馬匹。
  劉比、關卡不滿的道︰「你要我們由京師走路到邯鄲嗎?」
  張丘自責的道︰「請先別動怒,讓小的買下整間馬房,再慢慢挑選三匹良駒。」
  關卡吼叫︰「挑你媽的奶,隨便買三匹活馬便可了!笨蛋!」

  這時,門前正好有一隊跑商的隊伍經過,他們當中有十多匹馬。

  張丘眸子一轉,走近商隊問︰「你們的馬怎生個買法?」

  商隊的打手見張丘手握鎖鏈鏈槍,神色不善,怕他是攔路搶劫來著,急忙拿穩自己的兵器。
  他們與張丘對峙著,張丘此時只想買下三匹馬,其餘的一概不理。

  有一個商人開腔說話︰「我們的馬是不賣的。」
  張丘懇求道︰「你開價吧,多少錢我也付得起。」
  商人舉起五根手指,卻不說話,要張丘猜測。
  張丘並不喜歡猜啞謎,想也不想的問︰「是五百&#200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場 攜手赴邯鄲(下)

  一行五人三騎順利來到邯鄲,途人經過看見三騎只有二匹馬坐著人,劉、關、張三人在旁牽馬行走,不禁奇怪(五個人只乘兩匹馬,多出一匹不用,眾看官不覺怪哉?)。

  劉比心裡不爽︰「真的給關卡的烏鴉口說中︰『你要我們由京師走路到邯鄲嗎?』」
  話到口邊,憶及關卡強悍的刀法,只好「骨碌」一聲,連帶唾液一併吞下。

  另一方面,張丘四下張望,疑心重重,滿不味兒。
  這也難怪他的,自離開京師後,錢袋中的銀両不翼而飛,既肯定不是日間所花的錢,必定是這行人所為。
  儘管張丘將錢袋藏得如何隱蔽,每天總有十幾両不見,這不令他疑心重重嗎?

  再見關卡,一對色迷迷的眸子緊盯著兩女。

  兩女被關卡盯得混身不是勁,說不出話來。
  好辛苦才完成這趟行程,趕忙別過劉、關、張三人。

  關卡只恨路程太短,沒有足夠的時間仔細觀賞這二女,恨恨的道︰「今日一別,不知何日再度重聚。」

  劉、張二人不喜悅二女,聽她們要離開,當然滿心高興,說道︰「天下無不散之宴席,總有一別之時,關兄弟莫須悲傷。」

  二女說道︰「三位俠士慷慨護送我們姊妹二女,此恩此德,無以為報,只好作擺。」
  轉過身子,就要往城中市集走去。

  關卡一隻手搭在一女的肩上,說道︰「難道不可以再留下一兩天嗎?」

  被關卡搭上的女子尖叫起來︰「色狼!」肩一沉,手肘向後一撞,轉過身來,以腳底用力踹往關卡兩腿之間。

  關卡慘遭一腿,慘呼喊痛,彎低了身子,連手中的鬼面神刀也脫手滑落。

  另一女子悻悻然道︰「敢吃我們姊妹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場 三閒勝神將

  據《永樂大典》記載︰「永樂八年,東廠突擊隊成功攻克排水道,當眾處死章葛,結束了持續二十多天的反明革命。」
  正因如此,劉、關、張三人白白損失了一個揚名立萬的大好機會(損失的還有白花花的三萬両銀子!)。

  朝廷恐防再有反明之亂,特派董灼(錦衣衛中的一名特務)駐守洛陽。
  此事為避免引起民眾的過份注目而產生疑慮,特別吩咐董灼必須自行創建組織,並與朝廷斷絕一切來往,目的是掩人耳目。

  古語有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失去一個章葛,不代表民眾對朝廷的抗議一併解除,反之有更多的民間組織成立。
  這些組織恫悉了董灼的身份,故此聯合眾力,同心瓦解董灼的勢力。

  劉比得知章葛已死,恨恨的道︰「可惡的朝廷,破壞了咱們三兄弟的成名大計!此事既成事實,咱們不得不破壞你駐守洛陽的計劃!」
  張丘圓目怒瞪,大吼︰「媽巴羔子的,害老子損失了這許多銀子。老子不砍掉你,誓不為人!」
  關卡幽幽的道︰「我的倆個美人到哪裡去了?」

  這裡剛好有一個反明的組織,他們的頭目是公孫轉,於是劉比發揮其巴結本領,成功令兄弟三人加入了公孫轉的麾下。

  八個組織聯盟後,一致推選元超為盟主,這是因為元超是黑道中響噹噹的人物,又是最先反對董灼進入洛陽的人(要知洛陽本是元超的地盤,現在有人受皇命來佔領,不得不第一時間反對)。
  元超任盟主後,就任命弟弟「南陽老虎」元術總管資產,平分各組織,又任命「賽霸王」孫肩的組織為先頭部對,侵佔洛陽城東的關卡(此關卡不同彼關卡。關卡向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場 歌妓救長安

  董灼潛逃後,特務聯盟因意見分歧而解散。
  元超眼見公孫轉的組織勢單力薄,派出數員特務去剿滅。
  因事情來得太突然,公孫轉的組織被殺得措手不及,劉比、關卡、張丘各自逃命,遺下公孫轉一人獨力廝殺。
  正當公孫轉窮途沒路之際,一個少年單槍匹馬殺退元超的特務,救下公孫轉。
  公孫轉見那少年衣著襤褸,頭髮蓬鬆,一副輸了賭本的模樣,試問他的姓名。
  他說︰「我是召魂,今天在賭館中賠了賭本,心情不好,不要跟我說太多話。」

*   *   *   *   *

  董灼到了長安之後,劫持當地縣官。
  他窮奢極侈,又兇殘無比,殘殺囚犯以取樂,誅殺衙卒以揚威。

  衙門師爺王韻先生見此情景,終日坐立不安,今天不知明天事,這等心情有誰能解?
  夜深月明,他扶著鐵拐杖走進後花園,立在柳樹下,對天流淚。
  這時,忽然聽到亭子邊有人長吁短嘆,引動了他的好奇心。
  他輕手輕腳走過去一看,原來是歌妓鵰嬋。

  鵰嬋突然聽見聲響,吃了一驚,回頭一看,原來是主人王韻先生,連忙跪下道︰「先生肯從青樓中把鵰嬋救出,恩情比海還深。鵰嬋就是隨陪左右,也難報恩惠。近幾天見先生愁眉不展,苦悶透頂。如果先生有用得上鵰嬋的地方,鵰嬋絕不推辭。」

  王韻先生激動得用鐵拐杖連連搗地,說︰「難得妳一個小女孩竟有報恩之心。妳起來,隨我進房去。」
  鵰嬋滿臉羞紅,吱吱唔唔的說︰「鵰嬋只是一名歌妓,除歌唱以外,一律不曉……」
  王韻先生皺起眉頭,說︰「妳剛才不是說『如果先生有用得上鵰嬋的地方,鵰嬋絕不推辭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場 巧言奪曲阜

  曹粗吸納了二千多年青人,挑選其中的精英編成「精武隊」,成為他手下最強悍的特務。
  他不知從哪裡盜來的這許多銀兩,就在山東地區開山立寨,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組織好生興旺。

  曹粗勢力強大,威鎮山東,就派泰山的分舵舵主去迎接他的父親曹唇到這裡來。
  曹唇帶著一家老小二十餘人、僕役一百多人,裝滿了一百多車金銀財物,浩浩蕩蕩往山東而去。
  路上途經曲阜,曲阜的黑幫老大陶軒欲與曹粗拉上關係,熱情接待曹唇一家人,一連宴樂數天。
  曹唇上路時,陶軒親自送出城門,還派了得力助手章海帶了一百人護送。

  章海見曹唇一家帶了那麼多金銀財寶,心想︰「你們這批羊牯(行劫的對象)帶來這許多財寶,我得之豈不發達?」
  他起了賊心,就與帶來的人商議,在半路上將曹唇一家殺盡,搶了裝財寶的車,一起逃到廣東去了。

  曹粗得知這個消息後,哭得天崩地塌,一片末日之象(這不誇張,任誰嘗到喪失親人的滋味都會覺得如此)。
  他率領眾特務殺奔曲阜,下令將曲阜的黑幫分子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兵臨城下之際,陶軒只得派人向曹粗解釋︰自己原是一番好意,詎料章海這斯起了賊心,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事來。
  但是,曹粗根本聽不進去,一刀砍了陶軒派來的人,亂罵陶軒什麼天殺的、龜兒孫、直娘賊,發誓要報殺父之仇。

  雙方正要廝殺,天上忽然起了一陣狂風,飛砂走石,雙方只得擺鬥。

  眾看官要問︰「曹粗與陶軒火併,官府不管麼?」
  寧韜解釋道︰「官府正因害怕牽涉其中,得悉此事後,早已關上官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場 呂步吞曲阜(上)

  話說呂步屠q殺董家上下二百餘人後,銷聲匿跡了一段時間(據線人報告︰呂步屠q殺董家後,親自掘土埋葬鵰嬋,一直守候在她墓邊。直到前幾天,有一個小姑娘主動走近開解他,令他從失落中尋回曙光),如今重現特務界想必又是另一番景象。
  呂步有目的的來到曲阜投奔劉比。

  劉比認為呂步是英勇之士,應當出城迎接他。
  微竹道人(曲阜黑幫的一個小頭目)說︰「不行。呂步是虎狼之子,留子者,反噬之!」
  劉比說︰「早前全憑他獨力刺殺董灼,否則長安怎會真的長久平安?現在他來投靠我,怎能不收容他?還有,多一個有才幹的部下勝於豎立多一個強大的敵人。」
  張丘說︰「哥哥的話說得太好了。有咱們三兄弟在,還怕他搗蛋不成?」

  關卡心道︰「上回咱們只是僥倖獲勝,對呂步仍不可不防。」
  他心是這樣想,嘴上卻沒有說出來。

  劉比帶領全曲阜黑幫出城三十里去迎接呂步。
  呂步見這氣勢,看傻了眼,暗暗吃驚道︰「士別三日果然刮目相看。」

  所有來人與呂步並肩進城,到黑幫總舵坐定後,呂步說︰「我來投靠貴幫,想與劉幫主同吃大茶飯,不知你認為怎麼樣?」
  劉比不悅的說︰「你千里迢迢的來,只想與我吃一頓飯而已(呂步心中譏笑他不懂大茶飯是啥意思,卻無恥的擔任黑幫幫主。)?」
  呂步說︰「不,不,我欲與君共創大業。」

  劉比說︰「我接任曲阜黑幫幫主之位已有一段日子,看來是不適合當這幫主的。今天呂英雄來到曲阜,理應禪讓給英雄管理。」
  說完話,就脫下黑褲子送到呂步面前。

  呂步喜出望外,伸手就要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場 呂步吞曲阜(下)

  張丘帶著殘兵星夜不休的趕往前線與劉比、關卡會合。

  張丘跪倒在劉比面前,抱著他的腳痛哭︰「我對不起大哥……」
  劉比知道張丘不管曲阜,星夜趕來報話,定必有大事發生,連問︰「到底出了什麼亂子?」
  張丘嗚咽道︰「曲阜城被呂步這小子佔領了。」
  劉比驚訝的問︰「他背叛我們?」

  在一旁的關卡終於按捺不住,一手扯著張丘的衣襟,一邊說︰「莫非你又偷酒喝?」
  張丘頓時語塞,想不到竟是醉酒誤事。
  關卡一拳送往張丘的臉,張丘吃痛,手撫嘴角,竟流出一絲血跡。

  劉比連忙分開他們,勸道︰「大家都是兄弟,不可倒戈自殘!」
  關卡委屈的說︰「大哥,張丘這人不挑斷酒筋,恐怕日後又犯同樣的毛病!」
  劉比說︰「三弟酒癮深根固蒂,一時三刻戒不掉的,惟有慢慢減少。」
  關卡決絕的道︰「不成!」

  張丘突然發難,掙脫關卡的手,怒道︰「他媽的,要老子戒酒是萬萬不能的。」
  關卡手指直指張丘,氣得全身發抖,連說兩聲「你」字,再也說不下去。
  張丘吼道︰「從今之後,我不再是你們的三弟,你們走你們的陽關道,老子走老子的獨木橋,從此河水不犯井水。」
  他一口氣說完這話,轉身跑了出去。

  關卡怒髮衝冠,下令︰「人來,將張丘活捉回來!」
  在旁的人連忙追了出去。

*   *   *   *   *

  古月下的松木旁,三人討論著什麼……

  「寧韜兄,依在下的微見,該是時候登場了。」
  「如今看來,朱兄不下山,劉比他們當真四分五裂,此後難以收拾。」
  「朱糧乃吾司提晶芸芸學生之佼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場 朱糧立五絕

  劉比帶領眾人重整曲阜黑幫,令總舵回復昔日面貌。
  這一仗打得好激烈,屍積如丘,見者驚心,聞者喪膽,好比當日關公雲長單刀赴宴,猶如……(以下省略千餘字)

  這時,有看官問︰「作者大大是不是被關卡行賄了?」
  寧韜只管一笑置之,不加說明。
  看官惟有鼓起腮幫子繼續閱讀。

  劉比、關卡、朱糧同席而坐,討論些什麼似的。
  只聽朱糧說道︰「昔日天下五絕,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名號響絕天下,無人不曉……」
  關卡問道︰「軍師所言是否要我們重組五絕?」
  朱糧眉開眼笑的說︰「正是。」
  關卡說道︰「可是咱們曲阜黑幫多是烏合之眾,建立五絕談何容易?」
  朱糧搖著白羽分水扇,神氣的說︰「非也,曲阜黑幫當然沒有五絕,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劉比、關卡摸不著頭腦,細聽朱糧的解說。
  朱糧說︰「當今天下,能夠組成五絕的只有麻釗、召魂、俞忠、張丘及關卡。若果可以將這五人歸到旗下,等同天下盡歸手中。」
  劉比兩眼發光的說︰「關卡已經在我身旁,召魂的力量我也曾見識,張丘因一時之氣逃了出去,另外麻釗及俞忠二人是……?」
  關卡氣沖沖的道︰「張丘這廝只懂喝酒誤事,怎稱得上五絕!?」

  朱糧被關卡的聲音嚇壞,口吃的道︰「這……都是……寧兄……寧兄說……說的……」
  關卡說︰「又是那個寧韜!?」
  朱糧兩眼瞪大,害怕不已︰「啥!?寧兄……與你們……有過節……?」

  劉比輕聲帶過,將話題帶回五絕身上。
  朱糧說道︰「天下五絕,東南西北中。『不倒金槍』東淫關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