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氣凜然 作者: 屠狗者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鬼氣凜然 作者: 屠狗者 (連載中)

鬼氣凜然 作者: 屠狗者 (連載中)

【作者簡介】:  起點作家屠狗者,完本作品有《騙豔記》、《重金屬外殼》、《新妖獸都市》;停更作品《假面英雄》《霸器》,09年至今一度消失,11年6月短暫重出江湖,上傳古典仙俠類新書《混世大魔梟》,後又銷聲匿跡。
  於2012年又重出網文江湖,攜《鬼氣凜然》再次現身起點。


【內容簡介】:  網絡游戲中的生活職業玩家,意外的穿越到仙俠的世界,他不但是煉器,煉丹雙料神匠,最可怕的是,他的身體還流淌著游戲第一BOSS的神魔血脈。


【作者其他作品】:《騙豔記》、《重金屬外殼》、《新妖獸都市》


騙豔記還不錯看˙本人第一次發屠狗者的帖˙希望本書不要太監˙屠狗者加油˙如果喜歡本書以及屠狗者的話˙別忘了給個感謝喔!!!

[ 本帖最後由 于子晴 於 2012-4-6 21:30 編輯 ]

TOP

第一章 穿越

淩晨,夜焱睡眼朦朧的登陸遊戲,尖叫與歡呼聲迎面襲來,毫無防範的他被狠狠震撼了一把。只見中心廣場人潮攢動,數萬玩家如癡如醉,死死凝視廣場中央的視頻直播。

神話,這款仙俠背景的網遊在全球擁有數億玩家,近十年牢牢佔據人氣第一的寶座,今夜,暗黑勢力挑戰神話終極BOSS,玩家的瘋狂儼然到了爆棚的地步。

狙殺冥皇,被神話官方稱為不可能的任務,絕不是憑藉實力就能完成。三千人的必須配合的默契無間,任何微小的失誤,都將導致功虧一簣,令人窒息的十個小時,在無數玩家的見證下,一分一秒的度過。

夜焱上線晚了半拍,錯過了擊殺冥皇的步驟,神殿在戰火中倒塌,留下滿目斷壁殘垣。神話世界最強的BOSS,已然成為一具屍骸,猶在釋放幽幽的煙幕,仿佛地獄中永不熄滅的烈焰。

暗黑勢力的玩家們在硝煙仍未散盡的戰場,迫不及待的慶祝起來,公會領袖焚天很是臭屁的將冥皇屍體踩在腳下,無比陶醉的享受億萬玩家的瞻仰,許久,才意猶未盡的動手拾取物品。

首先拾取的是三千靈石,似乎太寒酸了,但是無所謂了,玩家期待的是神器。

隨後是各式各樣的丹藥,望眼欲穿的玩家們直接無視,每個人都在心底碎碎念,神器!神器!

驀然,一件閃爍幽綠華彩,外形詭異的飛劍躍入無數玩家的視線。

“快看!是斬仙!”一個妹妹高亢的尖叫,水汪汪的大眼睛硬是擠成彎彎的月牙兒。

原本有些壓抑的廣場也頃刻間沸騰起來。

“不就是斬仙嗎,不用這麼大聲吧?”夜焱不得不佩服這哥們的人氣,不愧為牛B中的戰鬥機,賤人中的VIP。通訊器也在此時閃爍,抽瘋似的響個不停,連通後,訊息迫不及待的彈出來。

“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仙子大姐!這是誤會

縹緲峰雄踞南郡,綿延千里,一掛飛瀑鑲嵌於峰巒絕壁之間,激流沖刷岩石紛紛灑灑的飄落,為映月寒潭蒙上一層薄霧。

夜炎方一醒轉,渾身哆嗦個不停,腦海中有兩段記憶不斷閃現,他幾乎以為自己精神分裂了。

經歷不久的掙扎,他終於接受穿越的現實,這是個陌生的世界,不僅生存著凡人,也有無數的修仙勢力,如今,他的靈魂附身在一個幽冥宗的記名弟子身上。幽冥宗,聽名字可不像正經宗派呀。所謂記名弟子,說白了是個打雜滴……

這副身體之前的主人是個不折不扣的敗類。天賦爛的一塌糊塗,入門八年,連滾帶爬的混到煉氣二層,人品比天賦還要爛,鬼鬼祟祟的摸到映月寒潭,企圖偷窺本門的一位女弟子,也不想想自己的那點本事,半途中就暴露了行藏,被人當場拿住,正要送往執法堂發落。

太悲催了,偷窺還嫌不夠丟人,居然還是個未遂,這一夜,敗類連驚帶怕,加上受了映月寒潭的陰寒之氣,乾脆俐落的掛掉了。

暈死,夜炎忽然想起,自己目前還在押呢,剛撿來的小命,還挺懸的!

夜焱首先想到逃跑,埋著頭悄悄的觀察周圍,映月寒潭處在突出的峭壁上,崖壁如刀削斧刻,如果不會禦空飛行,想逃跑純粹是做夢,不知道敗類如何上來的,為偷窺花了不少心思呢。

一個優雅的身姿俏立池畔,一副精巧的月色面具藏住容貌,隱隱透出頂級珍珠的柔潤色澤,表面勾勒神秘優雅的鉑金紋飾。不止容貌,妖嬈的身段也藏入夜色披風,留下星辰般閃動的美眸,竟然有驚心動魄的感覺。

悲催!這位大姐連真容也不願示人,偷窺她不是找死嗎?敗類固然死有餘辜,可是夜焱太冤了,偷窺根本不關他的事。

可是,真相聽起來太扯淡了,搞不好反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原來法器是可以修的

當下對戰天老頭投桃報李,解釋道:“陣法的本質是變化規律,生搬硬套是沒用的。煉器時,很少用到完整的陣法,幾乎全部使用變異陣法。你煉製的法器,使用一個變異九靈陣足夠了,可是你才煉製到半截,已經使用了七個陣法,弟子估計,長老最多再刻兩個陣法,這件法器就煉不下去了。”

以往煉器屢屢由於陣法複雜失敗,被這小子一語中的,至於變異陣法,那些高深的知識,距離戰天這頭菜鳥太遠了,僅僅是聽聞過而已,不行,本座一定要繃住,先壓住這小子的氣焰“嗯,小子,玩嘴皮子有什麼用?煉製一件法器出來,本座便相信你。”

法器是煉氣弟子使用的器物,在器中屬於最低階的存在,即便如此,煉製一件也要個一年半載,何況夜焱目前的修為僅僅是煉氣二層,法力嚴重不足,煉一煉。停一停,還不得煉個三年五載!

夜焱靈機一動,隨手從桌案上抓起一枚輕微受損的魂戒,不慌不忙的說道“煉器太浪費時間,這枚戒指受損不嚴重,修一修還可以再用的,不如……”

“什麼,修修還可以再用?這不可能!臭小子,你膽敢欺騙本座!”戰天拼了老命才崩到現在,一聽這話,頓時繃不住了,瞪起一雙牛眼嚷嚷起來。混了千八百年,第一次聽說法器損壞了,還可以修一修再用的。折戟沉沙不止適用於凡兵,修仙界的法寶也不例外。

修仙界法寶嚴重稀缺,歸根究底是煉器人才匱乏,實力雄厚的宗派不惜血本培養,竭力的挖掘吸納人才,仍然杯水車薪。一方面是由於煉器的門檻很高,煉器領域的人才,不是捨得砸材料就能培養出來的。另一方面,煉器太耗費時間了,煉製一件最垃圾的下品法器,也要半年以上的時光;煉製上品的法器,至少十年八年。煉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禦鬼術

儘管碰了一鼻子灰,戰天仍然得到想要的答案,只要修為提升上去了,修什麼都不成問題!佈滿褶子的老臉硬是擠成一朵菊花:“小子,入門有幾年了?”

“七年。”夜焱在心底碎碎念,該死的敗類,除了偷雞摸狗,不能做點正事,比如說修煉什麼的。

“入門七年才混到煉氣二層,你小子咋修煉的?這叫啥破天賦?煉氣分十二層呢,等你連滾帶爬的混到築基,本座要等到猴年馬月?一百年,兩百年,本座倒是等得起,怕只怕等不到那一天,你小子先壽終正寢了。”饒是戰天一身驚天地,泣鬼神的修為,竟然抵擋不住一陣強烈的暈眩,天賦太爛,不使用些特殊手段恐怕不成,乾脆給這小子找個鼎爐,巧了,外面恰好有一個現成的。飄渺峰的鬼仙子,天賦可謂驚豔絕倫,千年難得一見。可惜,小妮子眼界不是一般的高,脾氣也倔強的很,幽冥宗這些年碰釘子的人猶如過江之鯽,老怪可不想湊這份熱鬧。

等在外殿的夜楚楚若是知道,自己差點成了敗類的鼎爐,恐怕立即生出輕生的想法。

“你小子什麼名字,老祖是誰?”戰天歎息的問。

“夜焱,縹緲峰記名弟子。”夜焱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反正誰也不在乎一個記名弟子的名字、

“狗屁的記名弟子,不就是個打雜的,本來天賦就爛,還要分心幹些雜活,難怪修為這麼差,從今日起,你劃歸執法堂了,給本座一門心思修煉。煉氣二層,該修煉一門法術了。修仙注重緣法,你挑中魂戒,說明你與鬼有緣,本座便傳授你禦鬼術。”戰天乾脆的選定了方向。

夜焱堅決不承認自己與鬼有緣,但是也認為禦鬼術挺好的,雖然聽起來有點邪惡,既然加入了邪宗,等於上了賊船,也不幻想立牌坊了。

“禦鬼是邪宗最常見的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優厚的福利

啟程獵鬼以前,吳宗華先是安頓新入執法堂的師弟。

徵召一個執法弟子,僅僅是戰天的一句話,辦事的弟子可不敢絲毫馬虎,執法弟子應當有的福利一樣不差。一處建在靈脈之上的洞府,各方老祖的親傳弟子也會眼紅,宗派每年還要發放靈石,丹藥等福利,也要比一般弟子優厚很多。

好處不止限於福利方面。

此外還有打王鞭,一件中品的靈器,使用雷霆巨蜥的筋煉製,鞭體隱隱有霹靂流動,挨上一鞭絕對是痛不欲生,執行鞭笞之刑使用的正是這根鞭子。

夜幕披風採用深淵冰蠶絲煉製,邊角裝飾玄金秘紋,神秘中透出一股威嚴。夜幕披風即是執法弟子的制服,也是一件護甲,水火不侵,防禦力不弱於中品靈器。

最誘人的是一件中品飛行靈器,紫電梭,飛行靈器的價值普遍高於同等階的攻擊或者防禦靈器,梭在飛行靈器中又是速度最快,極難入手。幽冥宗雖然財力雄厚,也僅僅是配發執法弟子,執法,首先要追上人家不是。

築基期弟子為了一件靈器不惜鋌而走險,加入執法堂,一次配發三件靈器,雖然是執法時所用,那也是白撿三件靈器,難怪弟子擠破腦袋也要加入執法堂,目的可不是為了維護正義,而是貪圖優厚的待遇。

執法弟子最低要求築基巔峰的修為,因此配發的是靈器,夜焱目前根本用不上,不過,還是先收下再說,俗話說,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還有這枚暗金玄武權杖,佩戴了它,師弟日後拜訪縹緲峰的夜師妹,再也偷偷摸摸了。”玄武權杖是執法弟子的身份證明,持這面權杖,在幽冥宗極少有不能去的地方。

這枚權杖,夜焱收的有點鬱悶。

邪宗的禦鬼法門層出不窮,對鬼魅的需求十分驚人,實力雄厚的宗派,大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好吧,我的確是個妖孽

獵鬼的時候藏在樹上,只能遠遠看見鬼魅,終於有機會近距離觀察了,這東西披頭散髮,面目猙獰,由於並非實體,輪廓有些模糊,像是籠罩著一層濛濛的霧氣。(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考慮到鬼奴是最低級的存在,外形慘了點也屬正常,不過還是挺嚇人的。

    夜焱事先的期望不高,如今也談不上失望,令人驚喜的是,自己少的可憐的法力,猛的拔升了一小截,大概十分之一左右。

    他很清楚,不是自己的法力提升了,而是感應到鬼奴的法力,不止可以隨便感應的到,還可以調用,這正是戰天老頭竭力推崇御鬼術的原因。鬼奴是最下等的存在,自身法力少得可憐,不過,加成到煉氣二層的菜鳥身上,那也是相當可觀的。

    考慮到這是只下品鬼魅,頂多提升到鬼卒,夜焱又有些意興闌珊。這幾乎是每個御鬼術修煉者必經的心路曆程,從最初的興奮到遺憾,然後強烈的期待一隻上品的鬼奴。

    但是上品鬼奴太難入手了,絕大部分修煉御鬼術的人弟子,都是把下品鬼奴當成炮灰使用。

    驀然,夜焱想起老頭的話,好像有些人可以奴役兩隻鬼奴,反正魂戒裡至少有八千隻以上的劣鬼,放掉未免可惜。(看小說就到葉 子·悠~悠 )

    戰天長老的原話是極少數天賦異稟的弟子能夠奴役兩隻鬼奴,也就是說,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吳宗華根本懶得考慮,抓到一隻下品鬼魅就屁顛屁顛的跑回去交差。

    夜焱可不清楚這些,還以為機會挺大呢,即便如此,緊張還是難免的,奴役一隻鬼奴是理所當然,奴役第二隻,成功或者失敗皆有可能。

    第二次施展御鬼術,奴役的手法更趨熟練,幽綠的光芒一閃而逝,奴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救美

夜楚楚被色彩斑斕的鎖鏈捆綁,連玉碎也辦不到,只剩下任人欺辱的份了。

老祖的兒子對她垂涎已久,她是知情的,無奈她身為飄渺峰弟子,寄人籬下。老祖偏偏又是個極為護短之人,竭力袒護兒子,她也無可奈何。為了擺脫無休止的糾纏,她甚至戴上了面具。

夜楚楚原本無懼老祖的紈絝兒子,不料紈絝少主不知從何處找來迷仙丹這等陰損的東西,先是一路尾隨她來到葬魂穀,又是乘她獵鬼時突然偷襲,這才令她受制。如今,她的法力僅能勉強施展出不足兩成,又被赤練鎖制住,再無力反抗。

她很清楚袁魁這個禽獸,仗著少主身份一貫囂張跋扈,被他糟蹋的女弟子敢怒卻不敢言。自己栽到他的手中,斷無僥倖之理。明知一切反抗都是徒勞,她既不掙扎,也不求饒,在心中暗自發誓,脫困後必定手刃這頭禽獸,然後……但求一死。

“小師妹何苦抵死不從呢?師兄對你的愛慕之情,你是清楚的,只要師妹乖乖順從,師兄保證,今後一定疼你憐你。出了葬魂穀,我立即稟明父親,明媒正娶迎你過門,絕不叫小師妹受半點委屈。”袁魁為了這一天處心積慮,先是向父親討來縛妖索,迷仙丹,又是苦苦的等候時機,想要的絕不止一夜風流。

小師妹容貌生的禍國殃民,初次見面便讓他驚人天人,這些年來朝思暮想。時過境遷,小師妹不止出落得絕代風華,修仙天賦也是絕豔無比,將這個風華絕代的尤物收為鼎爐,不止能夠享受無邊豔福,對於修煉也大有裨益,說不定立刻便能闖入築基期。

“滾!”夜楚楚抱定必死之心,斷然不肯委曲求全。

“師兄好話說盡,小師妹還是不識時務,這可怪不得師兄不懂憐香惜玉了。”袁魁漸漸失去耐心,到最後,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鬼仙子

如果袁魁知道這小子祭煉了百鬼幡,他絕不敢輕易冒險。也不怪這禽獸誤解,見到夜焱一口氣祭出數百鬼奴,並且全部是劣鬼,很自然的認定為百鬼幡。禽獸如果知道,夜焱不是使用的百鬼幡,而是貨真價實奴役了三千多隻鬼奴,怕是連玩命也省了,當場便要逃命。

初級的百鬼幡可禁錮上百隻鬼魂,追求人海戰術,初期威力十足驚人。遺憾的是,百鬼幡中的鬼魂不能夠提升,到了後期,修士不斷成長,百鬼幡仍是駕馭最低級別的鬼奴,很難對高階修士構成威脅,漸漸的淪落成為雞肋。

本來,袁魁擁有煉氣巔峰的實力,對付上百隻鬼奴,尚有招架之力,偏偏他分出大半的神念用來駕馭縛妖索,剩下的法力又強行催動飛劍,再騰不出手來抵抗鬼奴。

修士再強終歸是血肉之軀,失去法器的防護,遠不如同階鬼卒來的強悍,根本不存在磨死的問題。袁魁瞬間被鬼奴撕成碎片,縛妖索隨之失去控制,自行鬆開。

“你……太脆了。”夜焱本以為耗死袁魁,至少要用三到五個時辰,想不到禽獸這般脆弱。嚴格的說,這應該屬於誤殺!第一次殺人的血腥,心理難免有些負擔,好在鬼奴十分給力,他參與的並不多。夜焱一邊收取飛劍和赤練鎖,一邊口中念念有詞。“哥們,小弟可是在執法,而且屬於正當防衛,要索命找鬼奴哈,或者找你師妹也行,反正不要找我便是。”

縛妖索不必說了,一件上品法器,袁魁為了風流快活特地討來,飛劍竟然也是上品法器。此外,還有一個上乘的儲物袋,裝有各式丹藥有百粒之多。不愧是縹緲峰老祖的獨子,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不對,這小子屬於仙二代,油水相當的豐厚!

“謝謝。”脫困後,夜楚楚先是重新戴上面具,然後耐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婚姻被包辦了!

戰天老怪雖然是強詞奪理的嫌疑,倒是很善於抓住事物本質!執法堂處理的糾紛不計其數,調查到最後,十有**跟一個女弟子脫不了干係。倒不是說女弟子們品性不端,說到底純粹是人的天性使然。幾千名男弟子和睦相處容易,加入個女弟子,不用數月必定出事!誰是誰非,永遠是筆糊塗賬,紅顏禍水是一定的。

戰天借題發揮,編排出爭風吃醋的調調,一方面是胸中有口怨氣,另一方面是借機敲打晚輩,鞭策臭小子刻苦修煉。夜焱自然不肯買帳,怪只怪自己倒楣,撞上老怪的槍口,任他奚落便是。

反倒是夜楚楚不清楚他們的貓膩,聽聞長老將此事歸為爭風吃醋,芳心一片冰冷。

宗派對殘殺同袍的行徑從不姑息,懲罰的殘酷程度僅次於叛逆。敗類一旦被認定爭風吃醋,殺死縹緲峰少主,此次必死無疑!敗類為了救她而蒙受冤屈,事到如今,她斷然不能置身事外,不等她採取行動,老怪主動找上門來。

“又是你,原來你這小妮子便是豔名遠播的鬼仙子?”

“弟子縹緲峰夜楚楚。”來自執法長老為老不尊的調侃,夜楚楚雖然無力抵抗,表現的倒也不卑不亢。

“聽說這些年登門提親的人,快要將縹緲峰踩平了。千疊峰的老祖,李……李什麼來的。恩,那個小李子為了迎娶你,不惜讓出三座靈石礦脈作為彩禮,但是你寧死不從,最後只好作罷。小李子與你的師尊少說有三百年交情,兩個老傢伙為了你從此反目,可有此事?”

戰天老怪懶洋洋的繼續八卦“不止千疊峰,天圖峰,藥王谷,鬼王殿……,各方勢力的老祖都找你提過親,有的為了徒兒,有的為了兒子,有的乾脆為自己,最終都被你回絕了。縹緲峰老祖為了留住你,當真得罪了不少故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