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之裝備強化專家 作者:茫茫雲海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異界之裝備強化專家 作者:茫茫雲海 (連載中)

異界之裝備強化專家 作者:茫茫雲海 (連載中)

第一卷 魂起青雲

序章 史上最悲劇的穿越者
-
《史上最幸福的穿越者》,公元2XXX年最火爆的虛擬現實網絡遊戲,別看名字取得有點俗氣,可是它一出現便霸佔了幾乎全部的遊戲市場,頂尖的技術,造就出這個人們的「第二人生」舞台。

遊戲裡,一處陰森森的山洞中,一個玩家手拿一本技能書,仰天狂笑。

「我頂你個肺啊!《裝備強化術》!哇哈哈哈哈!發達了……發達了!」

狂笑了整整五六分鐘,都快笑岔氣了,此人才停下,渾身仍然止不住的顫抖,他貪婪的盯著手中的技能書,準備馬上使用,學習這能讓他飛黃騰達的技能。

「嗯?怎麼回事?」可就在這時,周圍的景物卻突然開始如同電視信號不足一般,一閃一閃的扭曲起來,「難道停電了?不對啊,就算停電也是有備用電源的,難道是遊戲系統出問題了?」

這人正考慮要不要先暫時退出遊戲,四周的景物卻好似終於承受不住了一般,竟轟然破碎開來!對,就是破碎,如同鏡子被打碎了那樣,破碎成一片一片的,然後再破碎,直至碎成光點,消失不見!!

那人被這突然的變故驚得呆了許久,等回過神來之後,卻發現,自己正在不住的往下墜落!

周圍一片混沌,各種彩色光芒充斥著四周,清晰的下墜感提醒著他,自己正不住的加速往下掉。

這未知的處境讓他一陣恐懼,他對著左手腕上的遊戲控制器不停的喊:「退出遊戲!退出遊戲!強制退出!頂你個肺!為什麼無法退出遊戲?!」

終於,他放棄了繼續呼叫退出,開始心驚膽顫地打量著四周,不過入眼處全是各色流光,根本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到底要掉到哪裡去啊!我只是在虛擬遊戲中而已啊,這樣墜落下去,會是什麼地方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白雲飛

-
天魂歷2008年,天魂大陸上唯一的帝國——天魂帝國,青雲行省,落石城中,傍晚。

「唉!總算收工了,今天得了二十三枚銅幣的工錢,晚上多吃一個饅頭吧……」一個衣衫破爛,滿臉疲憊的少年,在一條陰暗的小巷裡扶著牆走著,一邊揉著自己酸疼的肩膀,一邊喃喃自語。

白雲飛,十八歲,身高大約一米七五,一頭簡單的短髮,臉型有些消瘦,鼻樑高挺,眼神清澈,雖不算俊朗,但至少長相不惹人討厭。因為長年做苦力,連走路時都不自覺地微弓著身子,顯得有些卑屈。身子其實還算結實,可由於長期待營養不良,而導致看起來顯得有些面黃肌瘦。

辛苦了一天,現在他只想買幾個白面饅頭,把肚子填飽,然後回到那殘破的小屋中,回到那獨自一人居住了9年的「家」,好好的睡一覺。

從懂事起,白雲飛就沒有見過父親,母親和爺爺也從不對他說有關父親的話。母親在他5歲時便因病離世,留下年邁的爺爺與雲飛相依為命,

可惜厄運仍不放過白雲飛一家,爺爺在擺攤賣草鞋時,因「擋了」某位富家公子的路,被他手下家丁一頓毒打,不久後也丟下雲飛離去——那一年,白雲飛9歲。

這樣的事情,在天魂大陸上並不少見,平民,特別是白雲飛一家這樣的最底層平民——沒有土地,沒有工作,只有一間破得幾乎根本不能住人的小房屋——在那些富豪權貴看來,這些『賤民』的性命是一文不值的。

9歲的小雲飛獨自一人,把母親的疼愛,和爺爺的慈祥刻進心裡,咬著牙活了下去——他苦苦哀求了兩天兩夜,在一處大型米店求得了一個搬運的工作,別以為是那米店老闆有多好心,他從沒有多給過半個銅幣,最初的時候,白雲飛一天只能得到幾銅幣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裝備強化術

白雲飛忍著身上的劇痛,慢慢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後呆呆地看著面前那面目猙獰的少年。

「我……我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剛才,彷彿那些舉動都是理所當然的一般,我……這是怎麼了?」此時的白雲飛已經徹底清醒了過來,不過回想起剛才自己面對那少女時的態度,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那樣……

這些富家少爺和小姐,是自己這樣的人能惹得起的嗎?這些人根本不會拿自己這種平民的命當回事啊!!

想到此處,白雲飛有些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不敢去看對面的兩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道:「這位小姐,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饒你?!你個賤民,我的夢兒妹妹豈是你能碰的?你這條賤命,就留在這裡吧!!」張揚獰笑著,如同看死人一般盯著白雲飛,踏步向他走來,右拳青筋鼓起,每踏出一步,他的右臂似乎便壯大一分。

白雲飛微一抬頭,眼神與張揚一接觸,頓時覺得腦中一陣刺痛,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席捲全身,使得他再次跌坐在了地上。在他眼裡,正向自己走來的張揚似乎變成了一個恐怖的惡魔,衝自己伸出利爪,只要輕輕一捏,自己就會如同螞蟻一般被捏死。

「張揚,住手……我說過要讓他死的麼?」就在雲飛覺得自己快要崩潰時,一個如同天籟般的聲音傳來,壓在自己身上的威壓頓時一輕。

張揚停住腳步,回身看著柳夢,疑惑道:「夢……柳夢,這賤民冒犯了你,難道不該死嗎?我替你教訓他,給你出氣。」

柳夢微微皺眉,有些不滿的瞟了張揚一眼,道:「我不是『你的』,請你說話注意點……」說完似是無意的瞥了身後一眼,繼續道:「而且我看這人精神恍惚,不似故意裝出,再說他雖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吳伯

寂靜的夜晚,月光透過屋頂的破洞照進屋子,映出一張有些歪斜的床鋪,一個人斜斜的倒在上面。

突然,破舊的房門發出輕微的「吱呀」聲,兩個身影鬼鬼祟祟的貓進了屋子。

看到倒在床上,似乎正在熟睡的少年,兩人放鬆了警惕,不再那麼小心翼翼。

「是他嗎?」一人小聲的問旁邊那人。

藉著月光看了看床上那人,被問之人點了點頭:「不錯,就是他,幹活吧。」

兩人走到床邊,一人從肩上解下一個麻袋放在地上,看樣子是要把床上之人裝進去。

「小子,你不能怪我們兄弟倆,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偏偏惹上了我家少爺,反正你這條賤命活著也沒意思,早死早投胎吧,下輩子盡量生在富貴之家……」

「別廢話了,快點來把這小子裝進麻袋。」

「咦,他手裡怎麼抓著塊板磚?嘿!抓得還挺緊……」

「別管了,讓他抓著吧,我想到個好主意,到了那個地方,不給他發武器,就讓他拿這塊板磚上去,反正都是死,到時候少爺見了,肯定更開心,說不定還會再賞我們呢。」

「哈哈!!你這注意真損,不過我喜歡……」

兩人動作利索,像是做慣了這樣的事情一般,把少年裝進麻袋,紮好,往肩上一扛,出了屋子,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

白雲飛覺得,自己這一覺睡得特舒服,渾身暖洋洋的,意識有些模糊,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反正就是不想起來,想再睡一會。

「小伙子,快醒醒,醒醒……」

突然響在耳邊的聲音,讓白雲飛清醒了許多,接著感覺有人在推自己的肩膀,他終於一個激靈睜開了雙眼,然後一下坐起了身子。

有些恍惚地拍了拍額頭,喃喃道:「我怎麼了?……這是什麼地方?」

他突然發現,自己竟不是在家中,身下是一層乾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鬥獸場,廝殺!

鬥獸場,是這落石城的地下世界裡,非常受人歡迎的一個地方,由張家掌控,吸引眾多富豪貴族前來,就算在整個青雲行省,都被許多人所知曉。

這裡,是那些富豪貴族,在無聊之餘,打發時間,享受刺激,追求血腥的地方!

雖名為鬥獸場,卻不是真正的猛獸決鬥的地方,在這裡廝殺的,是人!

…………

白雲飛瞪大著眼睛,嘴巴驚愕地微張著,渾身止不住的微微顫抖——他從來沒有想過,人與人之間,會如此殘忍的廝殺。

外面的「鬥獸場」中,兩個紅色人影正拳來腳往的打鬥著,為了增加廝殺的時間,鬥獸場裡一般不使用武器,想要活下來,就用手,用腳,用頭,甚至用牙齒,讓對手再也站不起來,你才有活下去的資格,而失敗,往往就意味著死亡。

之所以說人影是紅色,是因為他們的身上,幾乎灑滿了鮮血!有自己的,也有對方的。

一個身壯如熊,濃眉大眼的大漢,劇烈的喘息著,他的一隻眼睛已經一片血肉模糊,甚至連左邊的耳朵都被撕掉了,他身子有些顫抖,但僅剩的一隻眼中,卻透著瘋狂。口中發出如野獸一般的嘶吼,揮舞著巨大的拳頭,向著對面一個身材比他小很多的中年人擊去。

那中年人身上也是多處帶傷,不過比起對手卻顯得輕了許多,壯漢一拳擊來,他居然不閃不避,同樣舉起拳頭,竟想要與那壯漢對轟!

他的右臂擊出的瞬間,似乎猛然脹大了一圈,兩拳相擊,卻是那壯漢一聲慘嚎,連退數步,右手的幾根指頭,彎曲成詭異的形狀,鮮血直流,甚至有幾根斷裂的指骨刺出了皮外!

那中年人甩了甩手上的血——那是對方的,甚至有些享受到舔了舔,眼中的射出的駭人光芒,根本不似人類,更像一隻正在虐殺獵物的野獸。

場外的「觀眾」一陣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吳伯之死與……蛻變!

凶狼一步一步向兩人走來,身上甚至正不住地往地上滴著鮮血,在他身後,殘肢斷臂灑滿一小片區域,現在的他,不是像,而根本就是一個正從修羅場中走出的惡魔!!

當凶狼眼神轉來的時候,白雲飛只覺得一股充滿暴虐的威壓撲面而來,源自靈魂的顫抖,讓他渾身僵硬,無盡的恐懼充斥著整個腦海,滿眼儘是血紅一片,一個猙獰的惡魔正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

「不好,雲飛,快跑!我們分開,快跑!!」吳伯見凶狼走來,強壓著心裡的恐懼,對著白雲飛叫道,然後朝著一邊跑了出去。

跑出十多米,吳伯回過頭,卻發現白雲飛仍然站在原地,雙眼呆滯地看著步步逼近的風魔。

「雲飛!快跑啊!」吳伯大聲提醒,白雲飛卻沒有半點反應。

現在的白雲飛,心中只有恐懼,根本連『逃跑』的念頭都沒有,之前那些人慘死的摸樣不斷劃過腦海,然後,那些人變成了自己,死,會死,會死!

凶狼已經越走越近!

吳伯提醒了幾聲仍沒有效果,看著走向雲飛的凶狼,他看了看手上的斧頭,又看了一眼雲飛,眼裡透出決然,轉向凶狼,然後用盡全力,把手裡的斧頭扔了過去!

「你這個惡魔!你來殺我啊!」

吳伯竟要以自己為餌,把凶狼引來,為白雲飛爭取逃命的時間!

凶狼微微一偏身子,便避開了斧頭,瞟了吳伯一眼,卻沒有如吳伯想的那樣向他追來,而是好像若有所思的又看了看白雲飛,然後,竟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獰笑……

就見他隨手撿起腳邊的一個銅錘,然後……向著白雲飛扔了過去!

白雲飛一臉呆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只要銅錘砸下,決無生還的可能!

「彭!」一聲重物砸在身上的悶響,場外的觀眾齊齊發出了一聲驚呼。

他們驚的,並不是這一錘砸到了人,是這一錘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你想得到力量嗎?

張揚一聲令下,立刻就有二三十個手持武器的手下從一旁的場地入口中衝出,把白雲飛團團圍在了中間,不過看著他手裡那還在往下滴血的板磚,都沒有人敢率先衝上去。

「你說過,贏了,便放我離開。」白雲飛仍舊冷冷的盯著張揚,平靜地說道。

「你!……我……」張揚一時語塞,一張臉憋得通紅。

這時周圍的觀眾也都從震驚中回過了神來,對於他們來說,誰死根本不重要,驚喜與刺激才最重要,剛才雲飛的「出色表現」,顯然讓他們非常滿意,此刻看到場中的情形,都對著白雲飛與張揚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不錯,既然他贏了,那理應讓他離開,怎麼?難道張家的這鬥獸場,只是張家的人說誰死誰就要死的嗎??」突然說話的,卻正是那鄭家二公子,他指了指那些富豪貴族,繼續道:「那這些人來這裡還有什麼意思??」

他說話聲音並沒有刻意放大,但此時場上頗為安靜,那些小聲議論的觀眾顯然都聽到了他的話,都露出了「就是如此」的表情,許多人都看著張揚,表情頗為不滿。

張揚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後只好強自擠出了一副笑容,對鄭二公子拱了拱手,又對著眾人歉意的笑了笑,道:「呵呵……鄭二公子說的對,剛才是我失禮了,我這就放他離去……」,說著向場中的手下使了個眼色。

這時卻又聽那鄭二公子說道:「這位朋友,我也準備離開了,不如我們一起出去吧?」這話卻是對白雲飛說的。

此言一出,張揚的臉再次變成了豬肝色,心裡惱怒卻又不敢發作,他本來是打算放雲飛出去之後,自己再隨便想個辦法把他弄死,可這鄭二少爺顯然看穿了他的心思,這是出言要保白雲飛性命。

場中的白雲飛面無表情,可此時心裡卻是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強爆了?!

白雲飛這次倒是乾脆利落,一伸手道:「拿來吧。」

老者嘴角抽了抽,頭上又隱隱有黑線劃下……

從懷裡摸出一枚黑色的戒指,遞給白雲飛,老者交代道:「這是空間戒指,裡面有一個小型空間,可以存放物品。等你魂力完全覺醒,只需把魂力注入其中,取出裡面的修魂功法,按上面的方法修煉靈魂,便能提升實力。」

白雲飛觀察了一陣,把戒指握在手心,看著老者,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還有什麼問題要問我嗎?」老者笑道。

「你有錢嗎?給我一些……」

「…………」

老者遞過一個錢袋,白雲飛打開一看,竟是滿滿一袋金幣,只從中拿了兩枚,然後對老者鞠了一躬。

「前輩今日之恩,以後若有機會,雲飛一定數倍相報!」

看著白雲飛遠去的身影,老者臉上的笑容收起,沉默了一陣,卻是發出一聲歎息。

「唉……已經是第四個了……他會是那能為我天運宗解劫之人嗎?這個小傢伙,倒是頗為特別,可惜不能太過干涉他的成長……」

「小傢伙,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

回到城中,白雲飛長這麼大第一次「奢侈」了一回,在一家客棧開了一間房。

「什麼事都沒有做成,就已經欠下兩筆人情債了啊……」白雲飛摸著懷裡的戒指,躺在床上,喃喃自語道。

一陣疲憊之感襲來,不僅是肉體上,還有精神上的疲憊,所以他很快便沉沉睡去——今天所經歷的一切,以及決定的以後要走的路,對於平淡甚至「卑微」地生活了十八年的白雲飛來說,實在是太沉重了,就讓他,好好休息一晚吧……

第二天,白雲飛躲在暗處,遠遠的看著吳伯的家人把他入土安葬,然後在城南角的一處偏僻小街上,租了一間簡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魂徒之境!修煉與研究

清晨的陽光撫在白雲飛臉上,輕輕將他喚醒。

從床上坐起身之後,只覺得腦脹欲裂,說不出的難受。從來沒有喝過酒的他,昨晚居然還能回到屋裡,睡到床上,已經是很難得了。

緩了好一陣才稍微清醒了一點,白雲飛揉著太陽穴,小聲喃喃道:「我昨晚是怎麼回來的?我只記得……我好像喝了一壺酒,然後……想不起來了……這就是宿醉的感覺麼?好難受,怎麼才能好起來?」

就在白雲飛想著怎麼才能讓這難受的感覺消失時,一股莫名的能量便從體內出現,一種泡在溫水裡的舒服感覺席捲全身,讓他幾乎舒暢得呻吟出聲。

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之前的難受感覺已然消失,感覺無比精神。

「這……」白雲飛有些難以置信的晃了晃腦袋,一種玄妙的感覺出現在他的心裡——有什麼特殊的東西,好像存在於身體裡,又好像是在更深處的靈魂中……

「難道……」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把右手舉到眼前,盯著手上的空間戒指,極力想像著「控制」那一股奇妙的存在。

終於,他感覺好像有一股能量隨著自己的心意,順著手臂,流進了戒指中。然後,他感應到了一個空間!

一個五米見方的空間中,三個卷軸摸樣的物體,以及一柄長槍「飄」在其中,只四件東西,顯得有些空曠。

「果然……這一股特殊的力量,就是魂力!」

白雲飛想把那長槍取出來,可是上面卻好像有另外一股力量覆蓋著,竟無法取出;再試其中一個卷軸,還是無法取出;下一個,念頭剛一出現,便覺手中一沉,一個灰色的卷軸出現在了手中;再試最後一個,無法取出。

白雲飛端詳著手裡這個一掌長短,兩指直徑的灰色卷軸。卷軸不知道是由什麼材料製作而成,有些像布,卻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變化

這些日子裡,買了許多的東西來研究強化術,特別是那些首飾之類的,就算是最次的也價格也不低;而且關於吃飯,白雲飛也沒有再特意節約,他以前本來就有些營養不良,現在需要修煉,食物上當然要跟上,讓身體獲得足夠的需求。
至於身上的錢用完之後怎麼辦,白雲飛早有打算。
走出所住的這條偏僻小街,穿過一條條胡同巷道,向著城中心最繁華的正街走去。
“求求你們……放過我吧,我家裡還有妻小需要這些錢養活,求你們行行好,不要全都拿走……”
走到一條小巷口的時候,一個帶著恐懼與哀求的聲音,從左邊那陰暗的小巷裡傳出。
“別廢話!身上還藏有值錢的東西沒有?!快點拿出來!否則打斷你的腿!”一個惡狠狠的聲音隨後傳出,旁邊似乎還伴隨著其他人的輕笑之聲。
又是一件欺壓弱小,奪人錢財的事。
這種事,在城中,特別是在這些平窮偏僻的地方,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以前的白雲飛,也經常碰到這種事,然後便只能不甘的交出一天的血汗錢。做這種事的一般都是三五個人一起,而且還帶著武器,根本無法反抗,也不可能會有人來救你。
白雲飛下意識地想避開,可剛抬起半隻腳,卻突然愣在了那裡,接著臉色有些陰沉的回過了身,往那小巷裡走去。
“我……還是沒有徹底拋棄從前的懦弱嗎?白雲飛啊白雲飛,你居然會想著逃跑,從前還可以用無能為力來說服自己,可現在,若逃避了,你能問心無愧嗎?不說管盡天下不平事這樣的屁話,至少被我碰上的,我便不能坐視不管!”
走進有些昏暗的小巷,白雲飛很快就看到了前面的情形:三個一臉兇惡的大漢,正把一個高瘦的中年人圍在中間,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把匕首,其中一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