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玄幻] 神策 作者:黯然銷魂(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4 12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東方玄幻] 神策 作者:黯然銷魂(連載中)

[東方玄幻] 神策 作者:黯然銷魂(連載中)

[東方玄幻] 黯然銷魂 -【神策】《連載中》


【小說書名】:神策

【小說作者】:黯然銷魂

【作者簡介】:無

【其他作品】:超級玩家、超級玩家II、諸天十道、星際間諜

【內容簡介】:
    武道、戰靈、心相,勝者為王。
    王策的第二次生命,以穿越到特務集團作為開端。憑李白、岳飛、蓋聶、李師師、秦始皇等戰靈,開創武道神話!
    ……
    朝廷、宗派、世家,權勢稱雄。
    王策將率領復活的暴秦軍團、強漢軍團、盛唐軍團,重現橫掃千軍的絕世風采,鑄就權勢王座!

【小說封面】: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第一章 穿越,史上第二慘的環境

“真是……苦逼的穿越啊,這就是命啊!”

清晨的露珠化為蒸騰的白色霧氣,縈繞在山林和小鎮的上空,晨光照耀出彩色的露氣,實在是美麗。

嘎吱!

王策推開紅漆梨木門,一邊舒展身體,一邊端詳這重新上過漆也掩蓋不住這兩扇門的厚重感。

“我開始喜歡上晨練的滋味了!”王策掩不住心底的喜悅。

正要徐徐奔跑,一旁的鄰居大嬸恰也是出了門,提著籃子和小鋤子,熱情招呼︰“小策起來了!”

“牛嬸,您早,要去菜園子嗎!”沒有人能抵擋這麼樸實的熱情。

從牛嬸身邊跑過去,王策發出一聲苦逼的感嘆,看著陸續出行的街坊們,在奔跑的活力中,釋放著無邊的熱情來回應街坊們。

“小瓜,你的身子好些了嗎?”

“人家小瓜前些日子就好了,就是林嫂前些日子你回娘家,這才不知道呢。”

“是呀是呀,說起來,那次小瓜可凶險了。林家嫂子你是沒親眼看見,小瓜被抬回來的時候,那個血啊……”

“好了好了!謝謝林嬸關心。”王策苦逼的急忙回答,急忙跑過去。

還有比小瓜更喜劇的小名嗎?除非是叫二狗子二蛋子,又或者腦殘子!

幾位走在一起聊天的大嬸子們,興高采烈的看著王策︰“小瓜真是一個棒小夥,一直都是這麼有禮貌,真不愧是念過學堂的。”

以逃離虎口的姿態,轉過一彎,路過幾名老者,一邊招呼著,就一邊是擦身而過了。

沿著小河岸一直跑,眼見前邊有一名婀娜的女子笑吟吟的迎面來,王策笑著趕上去,正趕上這女子從籃子裡取出遞來的黃瓜。

一手接過來,一口咬下去,一邊含糊的笑道︰“嫂子,你真好!林濃哥能娶上你真是好福氣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八卦,一個有魚的地方

半夜,床邊,神不知鬼不覺,忽然出現的人影,也不知來意若何。

這簡直就好象撞了邪一般。王策沒當場嚇得半死,這已經是托了他頑強的神經。

“聽說你三個月前受重傷了,我前些時候不在。”

黑影語音一頓,肅然冷酷︰“說說,怎麼回事!是被暗算,還是意外?”

一口繃住的氣,從心底懈去。王策暗道,這人似乎並非敵人。

暗自揣測這人的言辭,從其中揣測一些資訊。王策敢肯定,這人似乎較為關心身體的前主人,互相也似乎頗為熟悉。

“不過,關於這人,從未聽這特務老爹提起過。難道,我的前身沒跟特務老爹說過這人這事?”

王策全身一涼,方知融入環境還有這一個最大的關卡。

三個月來,該熟悉的人大體都已熟悉了,至少已不再陌生。而眼前這人,是連特務老爹都不知道的,王策完全不知其人其事,更不知與前身有什麼關聯。

這才是最凶險的一次考驗。

“北鎮是特務老窩和基地,守衛森嚴之極。這人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這裡出現,那只說明兩件事!第一,要麼他就是北鎮的某人。第二,他的修為太強了!強到可能十個特務老爹也不是對手。”

所以,這一個考驗,是必須要過。否則必死。

王策極速轉動思緒,動用最快最強的腦細胞推斷。

見王策沉默,這人皺眉︰“我知曉你傷在何處,聽說你記不起一些事了,莫不是連我也忘了?”

王策繼續沉默,這人鎖住眉心,似乎不想再糾結這樁事,淡淡然交代︰“過幾日便是兩衙選拔新人,你好生表現,記住,一定要入兩衙,此事關系你的性命。”

這人一轉身,扔下一本冊子,仿佛鬼魅一般的消失不見,殘留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飛躍,雲端的極限運動

陽光穿過雲層,以輝煌的姿態照耀萬物。

王策立于山巒之巔,運足丹田之氣,發出一聲吶喊︰

“啊,我是世界之王!”

轟轟隆隆的回震來回不斷,這一聲喊得是好不舒服,算是把這三個月來的悶氣一舉宣洩光。

“希望老卡不要跑來告我抄襲他的台詞!”王策喃喃自語,迎住夏天的風,懶洋洋的舒坦得想死。

王策是一個有充分耐性的人,那不等于他是一個三棍子打不出一個屁的悶蛋。

上一世的王策,十六歲就失去幸福,母親過世,父親臥病不起,迫使他踏入社會拼命掙得千萬身家。

奈何,二十余歲的時候,父親故去,自家患了和父親一樣的病,從此癱瘓。是的,遺傳病。無心過問財富的他,又經歷了破產。

癱瘓照樣沒有擊敗王策,在癱瘓後的幾年,王策為了享受生命,掙了更多的錢。憑虔誠的生命態度,幾年,活出了健康人幾十年都沒有的生命精彩。

可能因為癱瘓數年的經歷,立志要以最大的熱忱來擁抱新生命的他,活潑才是他的本心,就像有無數揮灑不盡的活力,在身體里蠢蠢欲動。

老實說,這三個月裝無害羔羊的日子,可是把他憋壞了。凡事都要注意,不能有出格的言辭和行為,每一言一行,都無比自律的要求自己規範自己,這種日子真是沒法過。

你可能會說,王策這種種純屬自虐。可是,現代人在社會里染出來的輕浮與輕佻,放在類似古代的環境,絕對等于莽撞自殺。

穿越,絕對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融入新世界。

王策要自律的,就是這種輕浮和輕佻。祖宗教我們,要多聽少說,這放在任何時候,任何位面都是至理。

好在,最艱難的時期已經過去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復活,帝王中的戰鬥帝


王策是一個必要時絕對專注的人,平素有些眷戀享樂的他,若然專注在一樁事上,爆發出來的能量會很可怕。

不過,暫時而言,因年紀的關系,王策目前倒是不需要太過猛進。

氣感,不住的湧上心頭,從身體裡不住的來回循環,運轉大小周天。這感覺不但新奇,而且還很舒坦。

必須承認,前身的天資很是不賴,只是相對不夠勤奮。少年人貪玩,也並不稀罕。

從練皮到洗髓,就是錘煉身體。這絕對不表示沒有氣,實際上,練出第一口氣,那就是練皮的開端。

服氣,聚氣,煉氣,顧名思義,就是淬煉真氣的過程。在服氣之前,練出來的氣,並不精純,所以在這一階段,就要錘煉為強大的真氣。

此乃武者一生當中最重要的關卡,很多武者,一生都沒辦法做到這一步。跨過這一步,那就是走在一條正確的道路,就是一條海闊天空的高手之路。

王策此時,卻並未發現,一旁木然的香君妹子忽然動了一動,一雙朦朧的美目,搖曳著黑色虛光,竟也是盤膝而坐。

就在香君妹子坐下之後,王策的衣服遮掩下,心口部位,竟是若隱若現的躍然浮現一個精緻的小圖案。

此圖案,詭異的出現,就好象烙印一樣,無聲無息的在王策心口烙下。

一剎那間,王策周身猛烈劇震,瘋狂一般的運轉心法!

一百零八個周天之後,王策一躍而起,茫然而亢奮的看著雙手!

“我這就算是突破了?我現在是服氣期了?”

此時,青銅壺猛烈震動!

……

……

服氣期了?突破了?

難怪王策一時費解,不過是本著抓抓時間的心思,就地修煉一會,居然就無聲無息的突破了。

王策能感覺,丹田裡龐大而駁雜的真氣。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奔放,特務老爹


王策有驚有喜,並滿揣著心事,返回北鎮。

北鎮家家戶戶的煙囪都在吐出一柱柱黑煙,為晚飯操勞。

偎在門框邊,王策看著在廚房裡燒火做飯的特務老爹,忽然有一種難言的感動湧入。

默默的吞了口氣,王策沒忍得住那股纏人的思念!

爸,媽。你們在地球的天堂還好嗎?兒子現在很好,已經不癱瘓了,一切都好!還有一個很像你們一般無微不至的特務老爹。

王策忽然很想進去幫忙,沖動無比強烈。理性制止了這份出格的出動!

他完全不會用這種燒柴火的灶!前身必定會,如果做不來,那就是一個引火燒身的破綻。

特務老爹王斷是一個標準的特務式武者,識字又不通文墨,說不通就動武來講道理。一生都在北衙的王斷,行事法則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王斷很多年前,是一名武職特務,說白了,就是滿世界執行暗殺和刺探等任務的特務。據說還是當年北衙的一大狠人,人稱老六刀。

從當年有了王策,王斷就主動申請調為文職,十多年來,就跟王策上輩子的白領一樣朝九晚五的上班下班。

燒好飯菜,王斷回頭看著王策,一臉笑意︰“回來了,吃飯吧。”

王策應了一聲,擺好桌子端上飯菜。

吃得幾口,沉默一會,王斷抬頭,似乎想要掩蓋什麼︰“過兩天就是大試,你要小心!”

“小心什麼?”王策是一個很細心的人,心裡咯 !

王斷把碗筷放下,起身來在庭院裡兜了幾圈,下定決心似的凝重道︰“我一直在查,你墜崖受傷的事,未必是意外!”

尼瑪,我就知道。王策嘆氣︰“上次是小試,全是北衙的人!”

王斷躊躇,這就是他糾結的東西。上一次的小試,參加的和監護的全是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大試,雛鷹首展翅



王策一眼看見,活活是沒續上第二口氣,差一些一口氣就把自己給嗆沒了!

不過……搞定!王策咳嗽著,不忘了環顧在官道上趕路的人們,暗暗頜首。這世界的風氣,並不是太保守。至少,看起來對顯得輕佻一些的人,沒有太過苛責的意思。

王策現在相信,哪怕他自帶著現代人的輕浮,也可以單獨在這世界生存下去了,不會因為輕佻導致大禍害。

現在就甩掉北衙是一個不靠譜的打算,北衙這一個龐然大物,正好是王策沒有充分自保能力前,最大的保護傘。

來自現代的王策,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相信組織力量的人。

穿越以來,第一次離開北鎮,有太多太多的新東西新常識在等著我呢!這一路,不要太忙哦!

王策歡快的笑了!

與此同時,那名娘泡的臉像煮熟的龍蝦一樣,咬牙切齒︰“王策!”

皮小心一跟頭翻起來,冷笑︰“段思顯,難怪阿策說你是娘泡,看看你這尿樣!”

王策忽然覺得,自己跟前身還是很有共同語言的。

“這娘泡叫段思顯,他老子是北衙總領,打小跟咱們三傑素來有過節。服氣期,修為比我們高一點。不過,我們照樣能揍得他滿地找牙!”

這位負責的旁白解說是魯克︰“阿策,要小心他。他極沒氣量,我看他很可能會在大試裡專門找我們的麻煩!”

段思顯咬碎牙齒,打馬狂奔,大喊︰“你們給我等著!”

魯克淡定的目送,好一會才說︰“三,二,一!”

王策側臉疑問︰“嗯?”

“我還以為他會發現!”魯克心平氣和︰“阿策,你說得對,他就是一個不值一提的白癡!”

魯克大步前進,走得一會。走上岔路的另一條道,王策和皮小心這才恍然大悟,爆笑不已!

……

…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氣芒境,六小強之首


一邊回憶沙盤,一邊往目的地溜達。王策實在是自在得令人眼紅,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奪牌的事。

“北唐,西梁,東寧,南魏,中大秦!有意思,這幾國都維持了幾百年以上。這一些國家的皇帝,是如何建立,如何維持朝政?”

打死王策都不相信,各國歷任皇帝都有強大的個人武力。這裡邊必有緣故,王策無比期待探索。

“嘿,世界這麼大,我才不會把一輩子都葬送在北衙,或者北唐。”

一路上分外小心,好在王策的實戰本領不成,可在輕身功夫上,絕對是發揮了十成十,很輕松的一路順路過來。

“嗯,快要到會合點了!”王策正抬頭看遠處,忽然,劇痛感從背上刺傳而來!

幾乎完全是靠身體的本能反應,王策撲身前躍,只覺背上一陣火辣辣的撕裂般痛楚,尤其顯得激烈無比。

王策到底不是天生就被燻陶長大的土著,居然不知道連續運動躲避。如此一來,立刻又是一陣劇痛誕生在後心。

一連吃了兩記,王策終於醒悟過來,這他娘的就是戰鬥了,這他娘的就是草蛋的戰鬥。

不假思索的,王策施展出他到目前為止,適應得最好最快的輕身術,幾個騰挪變化,在這斜坡上下竄動!

奈何身後那一抹森森的劍鋒,始終追蹤不舍︰“嘿嘿,交出號牌!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王策思緒疾動,大呼扔出一物︰“好,我給你,接住!”

身後那人也算謹慎,伸手一抓,饒是如此,仍然是中計,只緩得這一線,王策終於是完成了脫離戰鬥,一個轉身把寶劍拔將出來!哧溜一聲,就一咬牙的撲上前去!

“你騙我!”這少年大怒,抬眼一看,大嚇一跳,直差拔腿就跑︰“王策,是你!”

北衙三傑是有一定基礎的,比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詐騙,一身正氣


正午時分,頭頂陽光正凶烈,小樹林的四人之間,卻是無比冷靜。

“我們三個,縱是打不過你,拼死也能重創你。你承不承認!除非你下毒手殺我們!”

“你說得不錯!”諸海棠想了想,這哥仨是一起在北鎮長大,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死黨和兄弟,尤其難得的是三人的武道天賦都優秀。

三杰就猶如一體,若然聯袂,這次大試的最強六名少年,除了她,恐怕其他五人都不是對手。

王策一臉春風和煦的笑,仿佛在為諸海棠考慮︰“那麼,如果你重創,頭名就無論如何不會是你的!”

“要我們的號牌,就失去頭名。要頭名,就不應該在我們身上浪費心力!你說對不對!”

“再說,我們同為北衙的人,當然互相照顧,一起掙臉面!”

諸海棠沉靜思量,抬首︰“你對,我是不應該在這里浪費時間!”

王策笑眯眯︰“如果我是你,我只會把目標放在這次最強的幾個人身上。他們最強,也必不會聯手,身上的號牌一定最多,最容易取得!”

一抹陽光的微笑浮現在諸海棠漂亮的臉蛋上︰“你的建議不錯!”

“那我先走一步!”

目送諸海棠款款離去,皮小心和魯克目瞪口呆,真這麼就走了?

王策大為惋惜︰“這姑娘其實不笨,只是練武練得有點一根筋了。我就說嘛,胸大,就肯定少了點什麼。”

……

……

“交出號牌!”

劍光一絞,一把刀鏘的振飛!

諸海棠不愧是這次大試的最強者,幾乎是一路像坦克一般的碾殺過去,神擋殺神,佛阻屠佛。

這麼毫不遮掩的強橫姿態,實在是其修為和自信強大爆棚的體現。

好象不對!

把號牌放好,諸海棠繼續直線碾殺,思索半天,隱隱覺得好象王策先前的話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拉怪,新一代的開山怪




經過初時許多少年顧頭不顧尾的沖動,導致戰況激烈。

一百余參加的少年,已有大半都被淘汰出來了。剩下來的反而謹慎了許多,此時戰報不再激烈,卻有更多的武力和智力的比拼。

這幾個時辰下來,風頭最勁的,絕對是諸海棠,北衙三傑,袁百淵,以及落非塵的小團隊。

諸海棠是一輛強悍的坦克,橫沖直撞的碾殺。袁百淵更像是神出鬼沒的刺客,都是憑個人武力出盡風頭。

落非塵是靠著拉攏其他少年,組成團隊來橫掃千軍。

這其中,最為另類的,就是王策為首的三傑。基本就沒有跟人過招,就是靠著一路又嚇又詐又騙的,不知不覺撈了不少的號牌。

淘汰者越來越多,戰報陸續傳回,兩衙官員各自充滿感慨。要說,他們當中也有不少是從大試走出來的呢。

談季如往諸相如看去,笑道︰“諸同知,你家閨女應該就是這次大試的最強者了。釋息境修為,在這群少年中間基本已屬所向無敵了。”

諸相如謙遜道︰“有承談大人誇獎!今次,袁大人家的百淵也委實天資過人。”

“只可惜了熊式武!”談季如惋惜︰“若是晚兩年大試,出風頭的只怕就是熊式武了。”

解世銑冷笑︰“哼。哪怕晚兩年,我們北衙的王策幾個小子,也不見得輸給熊式武!今次大試,頭名必是諸海棠。”

不無挑釁的一眼看過去,談季如溫和一笑,沒有接招的意思︰“也是,這二十年來的大試頭名,都是我們南衙摘下。風水輪流,也該是輪到北衙了!”

不知為何,解世銑咄咄逼人的贏下了口頭交鋒,卻絲毫沒有勝利的快感。

尤其是談季如話鋒一轉,往一旁林家派來的代表林顯法笑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4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