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變 作者:小刀鋒利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戰神變 作者:小刀鋒利 (連載中)

戰神變 作者:小刀鋒利 (連載中)

【小刀鋒利】戰神變(連載中)

【小說書名】:戰神變

【小說作者】:小刀鋒利

【作者簡介】:男,黑龍江 - 牡丹江

【其他作品】:重生之商途、傲劍凌雲、超級獵人、唯我獨尊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龐大絢麗,而又神秘的鬥氣世界,隱匿著無數強者!
     武道一途,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永不屈服,永不退縮,眼前的路若是不通,那就用雙拳打出一條路一片天!
     只要擁有一顆強者之心,管它眼前是什麼,直接一拳轟碎。
     戰神變,熱血沸騰。

TOP

楔子

  “天吶,快看那邊……那是什麼東西?”

  傍晚時分,天空晴朗,一個人指著西方極遠處,位於芒碭群山的上空,一臉驚訝叫道。

  “不像是晚霞,晚霞沒有這麼紅!”另一個人跟著說道。

  “芒碭群山裡面魔獸橫行,沒准啊,是魔獸打架,它們的血染紅了天空呢!”

  “哪有那麼誇張,你看冒險故事看多了吧?”

  整個滕家鎮的人,幾乎都沸滕了起來,街上人頭攢動,紛紛指著遙遠的西邊,一臉興奮的談論著。

  數百裡外的芒碭群山上空,傍晚形成的大片魚鱗雲,原本應該被夕陽染成金黃色,此時此刻,卻漸漸被一片血色給覆蓋!

  就如被潑灑上了大片的鮮血,更驚人的是,那片鮮紅奪目的天空,竟如水波一般,仿佛還在緩緩流動。

  “天吶,快看!那是什麼?”

  有人突然大喊一聲,聲音帶著絲絲的顫抖,像是看見了一件無比可怕的事情。

  芒碭群山上空的那片血色天空,十分突兀的出現了一條巨大無比的裂縫,漆黑如墨,橫亙在那片血色裡,足有幾十裡長!

  裂縫深不可測,像是無盡的深淵,又像是天空被人一劍斬開一道巨大的創痕!

  滕家鎮上看熱鬧的人群,一下子變得驚恐起來,人們本能的感覺到了恐懼,開始四散而逃,紛紛逃向各自的家中,緊閉房門,驚恐萬分。

  這種天像,太恐怖,太詭異了!

  那道裂縫,長虹貫日般橫在芒碭群山的上空,周圍一片緩緩流動的血色,看上去是那樣的妖異。

  直到夜幕降臨,黑暗籠罩了大地,芒碭群山的上空的那片血色,才緩緩的退去,天空漸漸變淡,露出昏暗的藍色。

  只是那片仿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 滕飛
   
  “你,過來!”滕家鎮的演武場上,一個身材高大,肌肉健碩,一看就孔武有力的中年人,指著一群孩子中的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說道。

  “教官好。”少年眉清目秀,身材看上去有些單薄瘦弱,少年目光清澈,眉宇間帶著一股堅毅的味道。

  “嘿嘿,滕飛又要被虐了!”

  “教官肯定是覺得虐滕家的嫡出公子比較爽!”

  “唉,說起來,滕飛公子,倒也挺可憐的……”

  “是啊,滕家的嫡出公子,竟然無法感應鬥氣,很多人都說,他不是真正的滕家血脈呢!”

  “噓,這話可不敢亂說,要是讓別人聽見,你老子也保護不了你的!反正咱們家裡都是為滕家做事的,老老實實做好自己該做的就行了。”

  “嘿嘿嘿……”

  一群十幾歲的少年,笑嘻嘻的看著那個單薄的背影,在底下嘻嘻哈哈的小聲議論著。

  被稱為教官的中年人,臉色嚴肅,看著滕飛的眼神裡,有著毫不掩飾的不屑,冷聲說道:“你的黑虎拳,練得怎麼樣了,我准備考校一下,來吧,拿出你吃奶的力氣,全力攻擊我!”

  “哈哈哈!”下面一群少年哄堂大笑,笑得前仰後合。

  滕飛那張堅毅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異樣的表情,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來到教官面前,抱拳施禮。

  然後站穩腳步,微微彎下腰,擺開黑虎拳起手式,一雙清澈純淨的眸子裡,不帶任何情緒,猛的發出一聲呼喝,右臂揮起,瞬間發力,竟隱隱的帶著一股子凌厲的風聲,一拳轟向教官的胸口。

  “氣勢不錯,但力量……”中年教官輕輕搖了搖頭:“卻太差了!”

  身形一錯,伸出一只手臂,沒人看見他如何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我不是廢物!
   
  滕飛沒有像往常一樣,直接去看植物大全或是魔獸大全,而是直奔放著奇聞異事書籍的區域走去。

  那裡,多半是一些冒險者留下的手札,記錄著他們闖蕩各種地方的經歷,其中就有關於青原州五大禁地的記載。

  滕飛輕車熟路的從書架上,抽出一本寫著《芒碭山志》的書籍,隨意的坐在書架下的地上看起來。

  芒碭山志,不同於一般的冒險者手札,它是滕家一個先祖,收集了很多進入過芒碭山的強者日記和見聞之後,編纂成的一本書,其中記載了一千三百多種藥材和七百多種魔獸,市面上對於芒碭山的書籍,很少有比這本芒碭山志更全面的。

  飛快的將這本差不多被他被背熟了的芒碭山志翻到中間的一頁,插圖上,畫著一條血色的巨蟒,巨蟒的頭上,居然長著兩只角,如老書枯枝一般,枝杈嶙峋,看上去極為猙獰恐怖!

  赤血蛟,八階高級魔獸,傳說是血蟒修煉數百年之後,成功進化,變為蛟龍,為芒碭群山中,最高級的魔獸之一!

  滕飛看著芒碭山志上面,關於赤血蛟的介紹,心中猜測著:那個傍晚,天空中那片血色,是不是就是赤血蛟在戰鬥呢?真是太驚人了,也不知什麼人,竟如此強大,居然能跟赤血蛟戰鬥。

  還是說,是兩只同樣強大的魔獸,為了爭奪地盤,爭奪寶物……在戰鬥?

  滕飛的眼中,露出向往之色,隨即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把書合上,放回原處,走到另一邊的書架上,抽出一本《大陸藥材大全》,看了起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滕飛甚至忘記了午飯,直到下午的時候,才感覺到肚子有些餓了,站起身,舒展了一下有些麻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白衣女子
   
  聲嘶力竭的少年怒吼聲,在空曠的天地間回蕩,芒碭河水依舊滔滔而過,遠方的芒碭群山,氣勢恢弘,蒼茫萬裡,無數的冒險故事,給芒碭群山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沒有人敢輕易進入那片禁地。

  滕家鎮之所以繁華,滕家之所以強大,正因為滕家鎮這裡,是進入芒碭群山的最後一處可以提供給養的地方。

  滕家經營的武器和丹藥,向來以品質優良著稱,深受冒險者們的喜愛,而滕家也絕非看上去那樣,只是一個小鎮稱雄的商家,事實上,滕家鎮這裡,只是滕家起家的地方,滕家的生意,遍布整個青原州,甚至在真武皇朝的其它州府,也都能看見滕家的商號!

  擁有雄厚財力的同時,滕家的家傳鬥技,大鬥師級,初級鬥技霹靂火焰掌,也足以震懾很多窺視滕家財產的宵小,滕家每一代,都會出現幾個天賦極好的子弟,最終成長為強大的鬥氣武者!

  最讓滕家人感到自豪的,是一條商路的開辟!這條商路穿越芒碭群山,橫跨一望無盡的大海,距離此地萬裡之遙的西陲!

  這條商路,讓滕家的實力在十年時間裡,比之過去翻了幾倍!

  而這條商路,正是以滕飛的父親滕雲志為首,帶人開辟出來的。並且在遙遠的西陲,成功站穩腳跟,在那裡,建立了滕家的一個分支!

  如果滕雲志還活著,滕家肯定比之前更加輝煌!

  “我的體內,沒有鬥漩,無法感應鬥氣!我的身體,天生孱弱,怎麼打熬身體,也都沒有效果……父親,這是為什麼啊?我不想被人稱為廢物,我不想!為什麼,您還偏偏留了那樣一個東西給我,我只能看,不能修煉,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難道只能如您說的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滕氏生肌散
   
  把這女人帶回去?滕飛搖了搖頭,先別說帶著這樣一個來路不明的重傷女子回家族合適不合適,就說他這廢柴的身體,也根本帶不走這女人!

  白衣女子這時候秀眉緊蹙,像是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一般,滕飛把手放在她的額頭上,一片滾燙!

  壞了,在這種地方,她不知躺了多久,河沙看上去干熱,但下面卻蘊含著大量的潮氣,在這上躺的時間太長,都能讓一個正常人變得癱瘓!

  更別說這女人還身受重傷,看起來,是被衝到這地方來的。想著,滕飛忍不住充滿敬佩的看了這女人一眼,心中暗暗佩服:真是神奇啊,不知被水衝了多遠,也不知在這河灘上躺了多久,只看那暗紅色的河沙,就知道時間不會太短,至少也有大半天了,她居然還能活著,簡直就是個奇跡!

  心裡想著,滕飛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瓷瓶,裡面裝著滕家上好的療傷藥,倒出一粒,想了一下,又倒出來兩粒,黃豆大小的藥丸,帶著一股清香的味道,放到這女人的嘴邊,把她的頭輕輕扶起來,說道:“你有知覺嗎?來,張嘴,把這藥吃了。”

  女人微微猶豫了一下,隨即微微張開了嘴巴,干枯的嘴唇上布滿了血絲和裂痕,滕飛把藥丸喂進這女人口中。

  滕家的丹藥,品質優良,藥丸入口即化,絲絲藥力,開始在這女人的身體裡起著作用。

  滕飛覺得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把這女人身上的傷口處理一下,一旦感染,那可不是鬧著玩的,有很多人就因為耽誤處理傷口,使原本不致命的傷,變成致命傷而送命。

  可……這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絕色傾城的女人!

  滕飛沒見過比這女子更美的女人,滕飛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挑釁

  她的生命力簡直太頑強了,雖然沒看見她有任何武器,從她那纖細如玉蔥般的手指上,也看不到半點老繭,但她受的這些傷,換做一個普通人,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明顯是被芒碭河衝下來的,卻沒被淹死,也沒被芒碭河中的水生魔獸給吃了,這在滕飛看來,也是個不大不小的奇跡。

  只是這女人性子似乎很清冷,除了給她療傷的時候,說了那麼兩句話,之後便一言不發,靜靜的躺在那裡恢復著。

  滕飛倒也沒覺得有什麼意外,相比之下,家族裡那些不是嘲笑諷刺,便是同情憐憫的目光,讓他更願意跟這白衣女子在一起。

  出了一身的汗,滕飛安置好白衣女子之後,直接跑到河岸邊,脫下衣衫,一個猛子扎下去,一口氣游到河中間,才冒出頭來,長出了一口氣,不知為什麼,在他十三年的時光裡,從未像現在這樣快樂過。

  我竟然救了一條人命!我……不是廢物!是的,哪怕我不能修煉那東西,我也是有用的!

  滕飛甚至有種想要大聲宣泄出來的衝動,考慮到白衣女子在那靜養,他還是理智的閉上了嘴巴,游到河邊,一頭鑽進那些扎根在岸邊的灌木叢中。

  不大一會,便拎著用樹枝串著的三四條一尺多長的魚上了岸。

  將濕漉漉的頭發攏在後面,找了一些枯枝和干草,用火折子點著,將這幾條魚收拾干淨之後,串起來烤著,又從口袋裡掏出一小袋鹽,均勻的灑在魚身上。

  在這裡抓魚,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整個滕家,怕是也只有這麼一個異類,會做浪費時間去抓魚來烤著吃,一會的功夫,幾條魚便散發出香氣。

  烤好之後,滕飛轉過身,差點嚇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我要成為強者!

  “你……真,真他娘的!”拓跋敏洪氣得七竅生煙,他居然……居然被一個廢物,給鄙視了!

  偶遇滕飛,原本想戲弄一番這很少離開滕家宅院的廢物,卻沒想到,竟會是這種結果。

  該死的,我竟然被一個廢物給鄙視了!

  啊啊啊啊!

  盡管知道滕家就要遭殃了,但拓跋敏洪還是一臉郁悶。

  一旁手下摩拳擦掌,卻被拓跋敏洪給攔住,直到滕飛走遠,拓跋敏洪才冷笑著在心中暗道:就暫時讓過你這一次,反正你們滕家,離倒下已經不遠了!滕飛,到時候,我看你還拿什麼在我面前裝鎮定!

  拓跋敏洪沒有看見,他的那些手下,也沒有看見,甚至是路邊那些見證了這一次小小衝突,看熱鬧的人們,全都沒看見,滕飛拎著包裹的手,死死的攥著,手上青筋暴起!

  另一只在袍袖中的手,則輕輕的顫抖著。

  拓跋家想要扳倒滕家,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從有滕家鎮這個名字的時候,就開始了。

  當年滕雲志橫空出世,一條商路的成功開辟,使得滕家實力大漲,把拓跋家壓得幾乎喘不過起來。

  滕雲志的死,對整個滕家,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而拓跋家,也終於在隱忍了幾年之後,終於忍不住,要露出猙獰的真實面目。

  滕飛平靜的外表下,隱藏著一顆堅毅不屈的心,今天這種羞辱,只不過是他十三年生命中,一個小插曲,他憤怒,卻又無可奈何,如果真的有一種方法,能讓他成為強者,那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他也會在所不惜!

  到了那片河灘上,看見白衣女子正盤膝坐在窩棚外面,閉目調息。

  她應該是個鬥氣高手!

  看著白衣女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陸紫菱

  滕飛沒有因為流淚而羞愧,仿佛那淚水,不是從他臉上流淌出來的:“如果,你的至親,死的不明不白,而你,不但什麼都做不了,反而是一個人人嫌棄的廢物。在有一次變強的機會面前,你,會怎麼做?沒錯,我知道生命的珍貴,我更知道活著的美好,但,我不想這樣屈辱的活在這世上!我這雙膝蓋,除了我的父母和祖先,從未屈下過!今天,我只求你,成全我!成全我!成全我!”

  到最後,滕飛幾乎是嘶吼著在咆哮,一雙手死死的攥成拳頭,青筋暴起,修剪得十分齊整的指甲,完全嵌入到手掌心上,刺破手掌,流出鮮血,滕飛卻渾然不覺。

  看著這個跪在自己面前,淚流滿面的清秀少年,白衣女子半晌沒有說出話來,她真的是有些被震撼到了,原本認為只是少年衝動的熱血在作怪,卻不想,這個十幾歲的孩子,竟然承受了如此多的東西。

  至親被殺啊……這是血仇!

  換做是她,怕是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吧?

  父母恩情比天大,這世上,還有什麼能比的呢?

  沒有了。

  所以,白衣女子縱有一百個一千個理由,可看著那張淚流滿面,充滿倔強堅毅的清秀臉龐,她都說不出口了。

  千言萬語,化作幽幽一聲嘆息。

  “你,起來!”

  “您答應了?”滕飛抬起頭,顧不得擦去臉上的淚痕,一臉驚喜的看著眼前這絕色冷美人。

  “你先起來,不答應你,你會罷休嗎?”白衣女子聲音清冷的說道,她不願意讓這男孩看出來,自己剛剛被他的舉止震懾到了,那有些丟人。

  “哎,哎,你,你干什麼?”白衣女子看著滕飛恭恭敬敬的給自己磕了三個頭,一臉驚愕,她長這麼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醜陋的嘴臉

  “二十天?”滕文軒的眉頭擰著,擰成一個淡淡的川字,看著這個似乎有了點變化,但卻又說不出是哪裡變了的孫子,“我還沒有問你,你前幾天,不斷的從藥房支取滕氏生肌散干什麼用了?是不是缺錢了?你此番去青原書院,沒有幾年的時間,怕是回不來,爺爺會給你足夠你生活的錢,滕氏生肌散,是我們滕家最核心的秘密,你可不許用來做損毀家族利益的事情,知道嗎?”

  滕飛一臉乖巧的點頭:“爺爺放心,我絕不會給家族蒙羞,更不會給我父親蒙羞!”

  滕飛早知道這件事瞞不過爺爺,也沒想瞞,畢竟這不是什麼大事,最多,也就是其他那些堂兄弟姐妹之類的,知道了會覺得不爽而已。

  不過,他們爽不爽,跟自己有什麼關系?

  滕文軒點了點頭,那張嚴肅的臉上,露出一抹慈愛:“也好,出去散散心也不錯,反正距離開學的時間還早,這些年,恐怕你連清平府都沒有逛過,出去見見世面,到時候去青原州大城也不會露怯,去吧,去賬房支取一百兩黃金,滕家的子弟出門,不要鋪張,但也不能叫人笑話!”

  清平府,青原州治下十三府之一,滕家鎮,歸清平府管轄。

  滕飛心裡一松,心說:很好,爺爺認為我這是要出門見見世面,省的費口舌了。

  想著,滕飛對爺爺深施一禮:“謝謝爺爺,那,孫兒告退了。”

  滕文軒擺了擺手,滕飛轉身往外走去,心中此時已是極為激動:明天!明天之後,那個廢物滕飛,將永遠都不復存在!

  “對了……”

  滕文軒的聲音,打斷了滕飛的幻想:“最近清平府有些不太平,你出門的話,要小心些,我派幾個武師保護你好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