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珊大媽的夢想 - 散文,小品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蘇珊大媽的夢想

蘇珊大媽的夢想



對你們來說,我的故事應該始于2009年4月11日,我第一次出現在熒屏上那天。不過,那期節目幾個月前就錄好了。1月21日,《英國達人秀》節目組錄制了格拉斯哥地區海選。
 打那以後,我經曆了許多。事實上,在得到參加海選的機會以前,我就已經曆了很多。


  那天前夜,我失眠了。那是你明知道需要好好休息卻找不到一個舒服姿勢的夜晚,那個晚上無比漫長。胃裏翻江倒海了一整夜,就在你稍微培養出了一點睡意時,起床時間到了,必須抓緊時間出門。天色未亮,我的臥室裏冷飕飕的。換作其他任何一天,我大概都抵不住睡蟲的勾引,幹脆鑽回被窩賴床。但那一天,我得趕車,而且我一定不能讓這個機會從我指縫間溜走。

  浴室裏冷冷的,光腳站在地毯上梳洗打扮時,我的呵氣在鏡子上結成了一層水霧。我的頭發老是不聽話,梳不成我想要的樣子,這一天看起來尤其像一堆亂草。我嘗試用吹風機打理,結果卻把自己的頭吹成了一個大毛球。我能聽見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得戴頭巾。發型如何也就無所謂了。

  起碼我還有件不錯的連衣裙,盡管早上六點穿成這樣顯得有點太正式。金色蕾絲配上腰際的金色綢緞蝴蝶結,是一年前爲了參加表親的婚禮特別添置的。我是在利文斯頓附近的小鎮的一家店裏買的,價格不菲,但是畢竟婚禮是重要的場合,我得讓自己美一點。參加婚禮時,我在這條連衣裙外套了一件白色夾克衫,配上白色皮鞋和肉色絲襪。但在參加海選的這個早晨,我不知道我哪根筋搭錯了,我決定穿黑色連褲襪。黑絲、金色連衣裙、白鞋,我的上帝,蘇珊,這算哪門子搭配?但當時我沒發現這有什麽問題。

  我探頭進客廳跟我的貓“鵝卵石”小姐(Pebbles,意爲鵝卵石。)道別,可她在壁爐前明顯睡得很香。走出家門前,我摸了摸我頸間的金項鏈,鏈子上墜著媽媽的結婚戒指。戴著這條項鏈能讓我覺得媽媽離我很近。

  “我們走吧。”我說著,便關上了我身後的大門。

  我是徹底瘋掉了嗎?走在過去我上學的必經之路上,即將面對一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戰,所有關于我要做什麽的疑惑,一股腦兒占據了我的腦海。就在之前一個聖誕節,我告訴我的兄弟姐妹我得到了參加《英國達人秀》海選的機會時,他們的話久久在我腦中盤旋。

  “你知道《英國達人秀》是幹什麽的嗎?他們拿你取樂!他們嘲笑你!他們傳你的八卦!你能承受這一切嗎?”

  “如果你得以站在舞台中央,你就得把握機會,不是嗎?”我辯解道。

  “我的天哪!千萬別去!特別是皮爾斯·摩根還在當評委時!”“你們甭管了。”我對他們說。“要是你過不了海選,可別意外。”

  “謝謝你們對我這麽有信心。把我的心都揉碎了!”

  表面上,我爲自己據理力爭,但在內心深處,我一直暗暗想:“我的上帝!我做了什麽啊?”

  就在我努力躲開大小水坑、匆匆趕路的同時,一半的我在偷偷希望自己能回到溫暖而安全的家中,另一半的我卻心急火燎,擔心自己趕不上巴士。等到來到主路上時,巴士已經到站了,我只好瘋狂地追趕———在這大冷天的,尤其是我踩著三英寸高跟鞋,還兩腳濕漉漉的,實在不容易。司機爲我開了門,我爬上車後,心怦怦直跳,臉頰通紅,頭巾包裹下的頭發成了黏嗒嗒的一團。

  “好吧,”我一邊沈沈地坐在位子上,一邊暗暗想,“我的憂慮總算是到頭了。”

  簡直就像在做夢!2009年1月21日舞台下密密麻麻全是人。一排接一排的觀衆坐在評委席的後方,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我知道他們都在想什麽:“瞧她那個鬼模樣!屁股大得像車庫,頭發亂蓬蓬像個拖把,連牙齒估計也是假的吧,居然還想當歌手!她絕對唱不了歌,她怎麽可能會唱歌啊!快唱快唱,大家等看好戲咯……”

  于是我張開嘴巴,開始歌唱。……全場的掌聲和跺腳聲太響亮了,以至于我都沒法聽清背景音樂的最後幾個音符。人們都站了起來!台下連綿起伏的陌生觀衆朝我歡呼叫好。

  我心想:“天哪,這怎麽可能!”我哪裏經曆過這樣的大排場啊,這可是我人生中最神奇的一刻。

  面對這空前的贊美,我腦海裏頓時一片空白,也不知該怎麽表達此刻的心情才好,情不自禁之下我做了一件平生從來沒做過的動作,希望借此傳達心中的感激。在離開舞台時,我向台下所有不認識的觀衆們獻上了一個飛吻。被興奮和喜悅沖昏了頭腦的我,竟然徹底忘記了評委這件事。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喊:“快回來!”

  突然,我看到舞台側翼,主持人安仔和迪仔正在朝我比劃手勢。于是我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大傻瓜,趕緊來了個180度大轉身,居然見到評委們也都站在那裏。我心想:“慢著慢著,好像不大對勁啊,到底發生了什麽啊!”也太讓人匪夷所思了吧。

  第一個發言的是皮爾斯。他的原話是:“毫無疑問的是,你是我參與這個節目三年來見過的最大驚喜。前面你站在這裏,大言不慚地笑著說‘我想成爲伊蓮·佩姬那樣的明星’時,所有人都在譏笑你的不自量力。但是現在,再也不會有人嘲笑你了……”

  這段話到了我的耳朵裏,我只聽到了“所有人都在譏笑你”。

  一巴掌就把我從天上打落到人間地獄。

  這句話不停地在我腦海裏打轉,至于接下去他又說了什麽,我的腦子壓根就沒反應過來。

  “這是一場精彩到令人難以置信的表演,非常出色。我尚未回過神來,先聽聽其他兩位的想法?”

  第二個說話的是阿曼達·霍爾頓:“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你的情況下,你今天的表現實在令我太激動了。我真誠地相信,我們所有人都會反省不該以貌取人……”

  我只聽見了:“所有人都不看好你”。

  又是一記重拳。她緊接著說:“我只想說,能夠聆聽你的歌聲是我莫大的榮幸。”

  忐忑的一顆心,就像在坐跷跷板。我無法相信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這一切都是真的,但我更不想失望。

  最恐怖的就是聽西蒙的評語了,因爲他總是毫不留情地說出真相。他說:“蘇珊,從你站上舞台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們將大飽耳福。我猜得一點兒都沒錯!”

  “噢,西蒙!”我心裏的大石頭終于落地,他竟然說得那麽幽默,毫不苛刻。

  “你就是那頭小老虎,我說得沒錯吧?”他說。

  “我也不知道啊,”我含糊地回答著,還傻氣地扭動了一下,真希望大家沒誤會我的傻動作。

  “好,我們該決定了。晉級,還是不晉級?”西蒙問另兩位評委。

  皮爾斯率先表態:“我給她評審生涯中最毫無保留的一票支持!”

  我又做出了令自己不敢相信的一件事,我竟然又給了他一個飛吻。

  姐姐布萊迪後來對我說過她看完電視海選的感想。據說令她最爲震驚的,除了當天我的打扮之外,就是我的飛吻表演。我都在想些什麽呀?

  然後阿曼達說:“晉級,毫無疑問!”

  剩余不多的理智告訴我,根據比賽規則,獲得兩票支持就意味著我將晉級下一輪選拔。

  “你確定,阿曼達?”我遲疑地說。然後西蒙說:“蘇珊·博伊爾,高昂起你的腦袋,回到你的小村莊去吧,三票支持通過!”

  事實上他說了啥我一點都沒聽到,因爲整個劇院又再次沸騰了,勝利的歡呼聲巨浪般襲來。我激動地手舞足蹈,像個小屁孩,但隨即想起自己還站在舞台上,好歹也該有些淑女的模樣,于是趕忙微微屈膝,行了個禮。

  不過我的淑女形象也沒能保持多久。剛下舞台,我就一把抓來安仔和戴仔,給了他倆一個熊抱。他們重複著評委們的評語,把我樂得屁顛屁顛的,就像個上下撲騰的溜溜球!他們哪裏見過我興奮成這樣啊,不停安撫我說:“好啦好啦,你過關了。”

  在編輯這段海選視頻時,編導剪去了一大堆我的尖叫聲和跑來跑去的畫面,但卻保留了一個我那時的瞬間反應。如今回看錄像,感覺特別有提綱挈領的意思,准確總結了我當時的心聲。

  “簡直就像在做夢!”

  結果見分曉

  半決賽選拔———“結果見分曉日”———也許是整個賽程中最漫長也是最讓人絞盡腦汁的一天。劇組把我從機場送去了一個錄影棚,並做了個深度訪問。他們問我,晉級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麽,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說才對。我從不習慣成爲焦點,因此在整個采訪過程中都倍感壓力。而對付這種狀況的唯一解決方案,就是做你自己,但問題就是,按照我以往的經曆,別人對我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向來就毫無興趣。

  這類訪問結束後,另有部分外景是在環倫敦繞行的雙層巴士上拍攝的。當我正要上其中一輛車時,有個劇組人員對我說:“不是這輛,你上錯車了。”我說好吧。後來在電視上看到節目時,我才發現原來我上錯的那輛巴士上,全都是被淘汰的選手。但當時我對此並不知情。之前我只來過倫敦一次,參觀過一間時髦酒店的房間,搭過地鐵去維多利亞火車站,因此這次能夠坐在巨大的紅色巴士上環遊倫敦,心情著實興奮,一路上飽覽了各種地標建築,比如白金漢宮外的紀念碑、議會大廈,還有倫敦眼等。但是說實話,誰也無法真正盡情欣賞眼前的風景。

  和我同組的是兩個穿白西裝跳迪斯科舞的小夥,10歲小歌手娜塔莉,頭戴平頂帽的矮個子街舞表演者艾丹,還有一個身材粗壯、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鬥篷和一條米字旗短褲的男人。讓你不由感歎:這是多麽奇形怪狀的一組人啊!我們被引入一間房間,本人生平還從未見過這麽大的房間,它就像一座宮殿,鋪滿金紅兩色的天鵝絨,還有兩座華麗麗的巨型樓梯,就像灰姑娘變身公主時會從上面走下來的那一種。在樓梯下方,三位評委齊刷刷坐在一張桌子的後面,他們被二十來台圍成半圓形的電視攝像機包圍著,鏡頭全部對准一塊矩形地毯,而我們即將站在那裏聽候命運的召喚。任何一種表情———笑容、眼淚、尖叫都不會被錯過。

  我們誰都不曉得評委們打算說些啥。

  終于,西蒙開口了:“我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一直屏住呼吸,因爲之前見過這類節目的套路,有時候他們會變著法子地玩弄你的期望值。

  當他說出我們全都將晉級半決賽時,我還是沒能一下子接受這個事實。跳迪斯科的男孩之一將小娜塔莉一把抱起,周圍很多人開始互相擁抱。我直立著,就像被釘在地板上。盡管在此之前我從來沒離評委那麽近過,但還是感覺不到真實。

  “西蒙,我能和你握手嗎?”我問道。

  他站起身,向我伸出手。于是我走到他的面前。直到我的手掌接觸到了他的,我才開始相信耳朵裏聽到的那番話。

  我入圍四十強了!我要上電視啦!我哪裏還需要什麽飛機把我送回蘇格蘭啊!我已經飛在天上了。

  結果見分曉日是在2月,但是首期節目卻要到4月11日周六那天才會播出。真是一次漫長的等待。我只把結果告訴了家裏人,他們聽說會在電視上看到我的海選鏡頭時,就已經跌破眼鏡了,更別提還會在半決賽的現場轉播時看到我的演唱。我們誰都不敢真的相信這一切,因爲當中還要等那麽長一段時間,總覺得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會發生。

  而事實上,一切都正常極了。制片人員來過一次蘇格蘭,拍攝我坐在小山坡上滿臉渴望的模樣,還讓我談自己的夢想。在此期間,我的生活又重新回複到了老樣子。我坐巴士去巴斯蓋特鎮的樂購買東西,回家的路上,又在特定的路口遇到一群取笑我的小青年,他們以前也這樣幹過。我練習了一些曲目。我去教堂,唱聖歌,就像以前那樣。

  4月1日是我的48歲生日,那天也和平常沒什麽兩樣。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甚至沒有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飯。我根本沒錢做這些。

  我用越來越多的時間告誡自己,激動一下就夠了,別老指望著這件事。不過每當我偶爾允許自己念想一下即將發生的事情,一種秘密的喜極而泣的感覺就會油然而生。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TOP

一巴掌就把我從天上打落到人間地獄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