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九鼎神丹經訣》 - 道教 - 宗教,信仰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4 123
發新話題

[轉貼]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

經名:黃帝九鼎神丹經訣。撰人不詳。几二十卷。其卷一為《九鼎神丹經》 本文,出於漢末。徒十九卷為注訣,約出於魏晉至隋唐。詳官外丹鍊制及服用方法,徵引廣博,是研究漢唐煉丹術之重要史料。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眾術類。

目    錄
卷一  黃帝九鼎神丹經
卷二  明神丹之由致取人貴法
卷三  明擇師受訣不籍真人法
卷四  明防辟惡邪魅守神保身知
卷五  明朱成神丹必藉資道之綠明道家三皇文五嶽真形圖明符致神驗
卷六  明神丹功能求皆有益之道
卷七  明守一避邪及釜鼎丹屋
卷八  明化石為水并硝石法
卷九  明用金銀善惡服鍊方法
卷十  明鍊藥禁慎陰陽制伏
卷十一  明水銀長生及調鍊去毒之術
卷十二  合九丹鉛法鉛力功能
卷十三  明丹砂功力能入長生之道用工
卷十四  明鍊雄黃法
卷十五  明諸石藥之精靈
卷十六  明鍊諸石由致皆有長生之用
卷十七  明事藥先後醉及華池由致
卷十八  明鐘乳等石及諸銅鐵由致皆有長生之用
卷十九  明鍊銅鐵輸石等毒入用和合事防辟法
卷二十  明合丹忌諱敗畏訣 九鼎丹隱文訣

TOP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一

  黃帝受還丹至道於玄女。玄女者,天女也。黃帝合而服之,遂以登仙。玄女告黃帝日:凡欲長生,而不得神丹金液,徒自苦耳。雖呼吸導引,吐故納新,及服草木之藥,可得延年,不兔於死也,服神丹令人神仙度世,與天地相畢,與日月同光,坐見萬里,役使鬼神,舉家昇虛,無翼而飛,乘雲駕龍,上下太清,漏刻之問,周遊八極,不拘江河,不畏百毒。
  黃帝以傳玄子,誠之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賢者。苟非其人,雖積金如山,地方萬里,亦勿以此道洩之也。得一足仙,不必九也。傳受之法,具以金人一枚重九兩,金魚一枚重三兩,投東流水為誓,金人及魚皆出於受道者也。先齋沐浴,設一玄女座,於水上無人之地,燒香上白,欲以長生之道,用傳某甲,及以丹經著案上,置座在此,今欲夾道。向北伏一時之中,若天晴無風,可受之。受之共飲白鸚血為盟,並傳口訣合丹之要,及投金人金魚於水。萬兆無神仙骨之者,終不得見此道也。

  黃帝日:欲合神丹,當於深山大澤,若窮里曠野無人之處,若於人中作之,必於高牆厚壁,令中外不見亦可也,結伴不過二三人耳。先齋七日,沐浴五香,置加精潔,勿經穢汙、喪死、嫁女之家相往來。
  黃帝日:欲市其神藥,必先齋七日,以子丑日沐浴,以執日市之,當於月德地坐,勿與人爭貴賤。玄女日:作藥以五月五日大良,次用七月七日。始以甲子、丁巳、開除之日為善,甲申、乙巳、乙卯次之。作藥忌日:春戊辰、己巳,夏丁巳、戊申、壬辰、己未,秋戊戌、辛亥、庚子,冬戊寅、己未、癸卯、癸酉,及月殺及支天季、四孟仲季、月收、壬午、丙戌、癸亥、辛巳,月建、諸朔望皆凶,不可用以起火合神藥。慎不得與俗問愚人交通,勿令嫉拓多口舌人、不信道者,聞知之也,神藥不成。神藥成,便為真人,上天入淵,變化恍惚,可以舉家皆仙,何但一身。俗人惜財,不合丹藥,及信草木之藥。且草木藥埋之即朽,煮之即爛,燒之即焦,不能自生,焉能生人。可以療病益氣,又不免死也。還丹至道之要,非凡所聞。
  黃帝曰:起火時,當於釜邊施祭,以好白酒五升,牛羊脯各三斤,黃粱米飯二升,大棗三升,梨一斗,熟雞子三十枚,鯉魚三頭各重三斤,凡用皆三案,案皆用二杯,燒香,再拜。祝曰:小兆臣某,共誠惟大道君、老君、太和君。一辰小兆臣某貪生樂道,某令藥不飛不亡,皆使伏火。藥已好善,隨手變化,黃白悉伏,服藥飛仙,朝於紫宮,命長無極,得至真人。行酒起,再拜畢,諸赤果木橘柚皆上之訖,然放火如法。
  黃帝曰:欲作神丹,皆先作玄黃。玄黃法:取水銀十斤,鉛二十斤,納鐵器中,猛其下火,鉛與水銀吐其精華,華紫色,或如黃金色。以鐵匙接取,名日玄黃。一名黃精,一名黃芽,一名黃輕。當納藥於竹筒中,百蒸之,當以雄黃、丹砂水和飛之。雄黃丹砂水,在《三十六水中》。

  黃帝曰:又當作六一泥。泥法:用礬石、戎鹽 鹵鹹、譽石四物,先燒,燒之二十日命東海左顧牡蠣、赤石脂、滑石。凡七物分等。多少自在,合擣萬杵,令如粉。於鐵器中合裹,火之九日九夜。猛其下火,藥正赤如火色。可復擣萬杵,下絹篩,和百日華池以為泥。當開。以泥赤土釜,土釜令可受八九升,大者一斗。塗之令內外各厚三分。畢之於日中,十日,令乾燥。乃取胡粉燒之。令如金色。復取前玄黃各等分,和以百日華池,令土釜內外各三分,暴之十日。令大乾燥。乃可用飛丹華矣。又法:作藥釜及六一泥訖之時,著瓮內蓋口陰乾,瓮去地三四尺,勿令濕。

TOP

  第-神丹名曰丹華
  作之法用真砂-斤。亦可二斤。亦可十斤。多少自在,隨人富貧。納釜中。云以鹵鹹覆,擣之。以六泥塗釜口際會,無令洩也。謹候視之,勿令有拆如髮,則藥皆飛失其精華,但服其糟滓,無益也。塗訖;乾之卡餘日,乃可用。不乾燥。不可火之也。先以馬通糠火。去釜五寸,溫之九日九夜,推火附之,又九日九夜。以火囊釜半腹,又九日九夜。凡三十六日,可止火一日寒之,藥皆飛著上董,如五彩琅玕。或如奔星。或如霜雪,或正赤如丹,或青或紫。以朋掃取,一斤减四兩耳。若藥不伏火者,當復飛之,和以玄水液、龍膏澤,拌令浥浥。復置玄黃赤土釜中,封其際如始法,猛火飛之。三十六日藥成。凡七十二日畢矣。欲服藥,齋戒沐浴五七日,焚香。乃以平旦,東向禮拜長跪,服之如大黍粟,亦可如小豆。上士服之,七日乃升天。中士服之,七十日得仙。愚人服之,以一年得仙成。以其丹華,釜飛第二之丹,及九丹、一切神丹,大善也。玄女曰:作丹華成,當試以作金。金成者藥成也.金不成者藥不成。藥未伏火,而不可服也。或塗釜不密,或是犯禁所致。云更准前飛之試之。龍膏丸之如小豆者。致猛火上,鼓囊吹之食頃,即成貧金。又以二十四銖丹華,點粉汞一斤,亦成黃金。黃金成,以作筒盛藥;又以一銖丹華,投汞一斤,若鉛一斤,用武火漸令猛吹之,皆成黃金也。斤與銖慎勿多,多則金剛,少則金柔,皆不中槌也。又云:金若成。世可度。金不成,命難固。徒自損費,何所收護也。

  第二神丹名曰神符也
  取無毒水銀。多少自納在六一泥釜中,封之乾訖,一如調治丹華伕也。飛之九,上下寒發,掃取和以鯉魚膽。復封塗如初,復飛之九。上下寒發,掃取和以龍膏。名曰神符。取鉛黃華十斤,量器中,以炭火之,即又取水銀七斤,投鉛中,猛火之須臾,精華俱上出,狀如黃金,又似流星。紫赤流珠。五色玄黃。即以鐵匙接取之。得十斤,即化九轉。名曰丹華之黃。一名玄黃之液,一名天地之符。即擣治汞,化為丹,名曰還丹。聖人祕之。非凡俗道士之所知見也,非殊達者不能知也。火名子明。汞亦名子明。一者,鉛精也。一名太陰。一名金公,一名河車,一名姹女,一名立制石。下愚治調,直用山中立制石,實非也。真人曰:石膽皆出鉛中。凡人愚昧,治調神藥,反用羌里石膽,非也,去道萬里,為藥故不成也○ 真人曰:以丹砂精化為流珠霜雪,鉛精化為還丹,黃白乃成,服之神仙矣。不用此二物調治,藥雖得丹,服之猶候死矣。太陰者鉛也,太陽者丹也。取汞九斤,鉛一斤,合置赤土釜中,猛火上從平日一至日午上哺。一云:日下時水銀與鉛精俱出,如黃金色,名曰黃精。一名黃芽。一名黃輕,一名黃華。以井華水火之,名曰黃華池。一名黃龍,一名黃服,一名立制石。取玄黃和以玄水液,合如封泥,丸之,納赤、上、釜中,以六一泥內,伏之令各厚三分,令乾十日,無令泄。以馬通若糠火,火之八十日,當成金藥。取玄黃一刀圭,納猛火,以鼓囊吹之食頃,皆消成黃金。黃金若不成,藥仍生,未可用也。當更納赤土釜中,如前封泥,火之八十日,藥乃可用服矣。玄黃一名伏丹,一名紫粉。欲服之,當以甲子日平旦,向束再拜,服如小豆,吞一丸,日一,百日神仙,萬病皆愈,大癲大癩並愈,無所不瘧。即服以百日華池,和玄黃令如泥,以置直兩赤土釜中,內外各厚三分,納水銀一斤,亦可十斤。作藥多少任意,三斤可以仙一人耳。可得玄黃精十兩,取汞三斤,納土釜中,復以玄黃覆其上,厚二寸許,以一土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外內固濟,無令泄。置日中暴令大乾,乃火之。濕者不可,得火即坼破。如調丹華法,以馬通若糠火,火之九日夜,寒一日,發之藥皆飛著上釜,狀如霜雪,紫紅朱綠五色光華,厚二分寸餘,以羽掃取之,和以黃狗大膽,亦可以河伯餘魚者。訣云:是鯉魚膽和之。一云:以此玄黃,令如封泥。注云:其所丸之物,訣云是水泉也。復丸納土釜中,已下同。丸納土釜中,復以玄黃覆之,令厚一寸。一云:釜合蓋之,以六一泥封之,如初法暴十日令大燥,乃火之,濕者不可也,得熱釜即拆也。復火九日夜,可止,一日寒之,發開,以羽掃取著上釜精飛,若但紫名日神符還丹,和以龍膏,丸如小豆。常以甲子平旦,束向再拜長跪,服之,百日與仙人相見,玉女來至,於是從諸神方而飛行矣。欲渡大水,和神符以龍膏,若河伯,餘以塗足下,行水上足不.沒溺也。欲入火,服一丸即不熱也。服藥百日,三尸九蟲皆自敗壞,長生不死也。

  第三神丹名曰神丹也
  先以六一泥,泥兩赤土釜內外,令厚各三分。又取牡蠣、赤石脂、磁石,法無磁石,存本不改。凡三物分等,調治之萬杵,令如粉。和以百日華池,令浥。一云:以直釜中,塗釜內服,又以玄黃華,著此直上,令厚一寸許。乃取帝男二斤,雄黃也帝女一斤雌黃也先以百日華池,小沽之濡之,乃即上不敢飛。乃鐵臼中調檮之萬杵,令如粉。上釜中,復蓋以黃粉,令厚一寸許,以一釜合之,封以六一泥,勿令泄氣,乾之十日。乃以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火去釜邊五寸也。以推火擁之,九日夜也。推火至釜一日,猛火九日夜,以大壅至釜半腹,火之九日夜,止。凡三十六日。一日寒之。以羽掃飛精上著者,和以龍膏,通納釜中也。復泥封之,乾之,復火之三十六日。一云:二十七日。止,一日寒發之,以羽掃取之,名日飛精,治之者曰神丹。上士服之一刀圭,日一,五十日神仙。中士服之百日,愚人服之一年,乃神仙矣。凡夫男女小兒奴婢六畜,以與服之,皆仙而不死矣。辟五兵,帶繫之,夫神多所衛護,辟兵。服丹百日,諸神仙來迎之,即玉男,即玉女,即玉童。山卿澤尉皆來侍從,見形如人。度代無種,事在人耳。

  第四神丹名曰還丹
  取礬石、譽石、代赭、戎鹽、牡蠣、赤石脂、土龍矢、雲母、滑石,凡九物。皆燒之一日一夜,猛其火,皆合治檮,令如粉。和以左味,令如泥。以直一釜中,納汞一斤。次以帝男,次以曾青,次以礬石,亭脂,次以鹵鹹,次以太一禹餘糧,次以礬石。譽石在上,而水銀獨在下也。凡七物,各異器調檮之,令如粉。以水銀一斤.’獨在下,餘先乃以次納之。以一釜合上,以左味和六一泥,泥之封令密,暴之十日。置鐵弋三柱上,令高九寸,以馬通糠火,火之,去釜底五寸,候其火九日夜沒。增火至釜半腹,九日夜。常以濕布加釜上,令藥不飛。視布乾,取復濡濕之。凡八十一日止,寒之一日,發之藥皆飛著上釜,釜出五色,飛法一同,藥之要也。以鸚羽掃取之,合以百草花,以井華水一服之,一百日朱雀鳳凰翔覆其上,神人玉女至。二百日登天入地,仙人來侍。一年,太一以雲車龍馬迎之矣。服此丹令人不飢不渴,百歲。輒飲石泉,食棗栗二十枚,牛羊脯五寸。又以還丹塗錢,用市物,錢即日皆自還。至以還丹書人目匡郭上,百鬼皆走避去。又以藥一刀圭,粉水銀一斤,火之立成黃金。一法以龍膏和藥,火之九日夜,乃成真金也。

  第五神丹名曰餌丹
  取汞一斤,置六一釜中。又取帝男一斤,檮之如粉,加汞上,禹餘糧一斤,檮之如粉,加帝男上。以六一釜合之,封其際,以六一泥泥之,令乾。加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止。更以炭火燒之,九日夜乃止。火寒之一日,發之藥皆飛著上釜,如霜雪。以羽掃取之,和以龍膏、少室天雄分等,乃鸚子服。一云鸚子血。一刀圭,三十日羽飛仙矣,萬神來侍衛,玉女皆可役,神仙迎之,上昇天矣。百鬼社稷神,風伯雨師,皆來迎之,可使役。

  第六丹名曰鍊丹
  取八石而成之。八石者,取巴越丹砂、帝男、帝女飛之,曾青、礬石、譽石、石膽、磁石,凡八物等分,多少在意,異檮令如粉,和以土龍膏。乃取土龍矢二升,以黃犬肝膽,合為釜。牡蠣、赤石脂各三斤,檮令如粉。以左味和為泥,塗釜內外,各厚三分,乾之。一法八味多少自在,以土龍膏、土龍矢一升,以和黃狗膽,合土龍矢二升,牡蠣、赤石脂末之如粉,和以為泥,塗釜內外,各厚三.分,乾之。八石各異末之如粉者,乃納丹砂在下,次以帝男,次以帝女,次以曾青,次以礬石,次以譽石,次以石膽,次以磁石,磁石獨在上。以六一釜合之,以六一泥封其會際,乾之如上法。乃以馬通糠火,.火之三十六日止。寒之一日,發之藥皆飛上著如霜雪。羽掃取之,和以龍膏,丸如小豆。食後服一丸,日一,十日仙矣。鬼神來侍衛之,役使。亦可以作服黃金。非但男子,女人亦得飛仙。若欲辟穀,常絕房事,但飲水,勿交接也。此丹下滓,可療百病。一法鉛合之成黃金,以鍊丹,刀圭合水銀一斤,火之成黃金也。一云柔丹與鍊餌丹相似,滑澤易食之。

  第七丹名曰柔丹
  用汞三斤,以左味和玄黃合如泥,以塗土釜內外,各厚三分。乃納汞合以一釜,用六一泥塗其際會,乾之十日。乃火之,如太丹華法,三十六日止。寒之一日,發之,以羽掃取上著釜者,和以龍膏,服如小豆,日三,令人神仙不死。以敵瓷汁和之,九十歲老翁服之,更二十日,白頭黑,益陽精陰氣,雖交則生子無數。以柔丹畫梧桐,為人也。以柔丹書字,奴婢終不逃走。八十婦人服之,皆有子。長吏服之,得遷。與鉛合火成金銀,一名黃金。

  第八丹名曰伏丹
  其色頗黑紫,如有五色之彩。取汞一斤,亦可多之。以玄黃華直其土釜,令內外各厚三分。復檮曾青、磁石,令如粉,以著玄黃華,及曾青、磁石末,覆汞,上以一`釜合,以六一泥塗其會際,乾之十日。乃以馬通糠火,火之九日夜,轉以上釜為下釜,復火之九日夜。又復以下釜為上釜,火之九日夜。如是九上九下乃止。寒之一日,發之,以羽掃之,取其飛著上者。和以龍膏,後還納釜中,更火之一旬,乃止。寒一日,發之,以羽掃取飛上著者,檮之如粉,盛以金銀筒,若生竹筒中。常平旦,面束向日,再拜長跪,以井華水服一刀圭,便為神仙也。以如棗核大,著手中而行,百鬼銷滅。以此柔丹書門戶,百邪眾精,魑魅魍魎不敢前。又辟盜賊,乃至虎狼皆避之。若婦人獨守、責持如大豆者,百鬼盜賊遠避不敢來。

  第九丹名曰寒丹
  法用赤土釜,以六一泥泥其內外,令各厚三分,乾之如治丹華法。取帝男、帝女、曾青、譽石、磁石各一斤,異檮之如粉。先以玄黃,直以六一釜,如丹華法。乃內流珠一斤於釜中,次以帝男加流珠上,次以帝女,次以曾青,次以譽石,次以磁石,磁石最上。以一釜合之,以六一泥塗其會際,令厚三分。復以土龍矢、黃土各半斤,令為泥。一云:以牡蠣、赤石脂塗其上,厚三分。又以土龍矢塗,厚三分。暴之十日令乾。乃微火,先文後武,九日夜。寒一日,發之,以羽掃取著上者。和以龍膏、黃犬膽,丸如小豆許。平旦,以井華水,向日再拜,吞一丸,令人身輕,百日百病除愈,玉女來侍,司命消除死籍,名著仙錄,飛行上下,出入無問,不可拘制,坐在立亡,輕舉乘雲,昇于天矣。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一竟

TOP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二

 

  明神丹之由致取人貴法

  臣按還丹之九法也,蓋九天元道君九方之上經。上古真人王喬、赤松子、黃帝,受之於玄女。玄女者,天女也。第一道明真人之道,素女真人者,神仙之主也。天地之師,位日真人,則神仙皆師焉。真人先天而生,後地而死,水不能漂,火不能燒,毒不能傷,兵不能害,神通變化,任己由心,役使眾仙,靡不成就,曉鑒靈藥,通于神明,故經曰真人焉。服丹者身則神仙,為真人矣,能召風伯使雨師也。仙人者位昇百鬼,身壓萬精,所謂服食小丹,雲母八石草芝藥所致也。青腰玉女者,風伯之女也。殊卑於玄女、素女也。玉女者,凡人之女也。學得道號為玉女,並神仙之妻妾儀使也。此《九丹經》,本是王喬、赤松子、黃帝受於玄女,非餘小仙之所傳受也。

  臣按葛洪云:按《 黃帝九鼎神丹經》 日:黃帝服之,遂以昇天。若以呼吸導引,及服草木之藥,可延年,終不免於死也。若服神丹,令人壽無窮也,與天齊畢,乘雲駕龍,上下太清。故黃帝以傳玄子,誠玄子曰:此道至重,必以授賢者,苟非其人,雖積金如山,勿傳之也。受之者以金人金魚,投於流水,以為盟誓,敵血為盟。若無神仙之骨者,亦不可得聞見也。得聞見者,有此道之分矣。夫合丹者,求於名山之中,無人之地,結伴不過三人,先齋百日,沐浴五香,致加精潔,勿經穢污,及俗人往來,不信道者勿令知之,此人謗毀神藥,藥即不成。成即舉家皆仙,不但一身。俗人不合神丹,及只信草木之藥。且草木藥埋之即腐,煮之即爛,燒之即焦,停之即朽,不能自生,何能生人。不能自堅,何能堅人乎。此九丹者,長生之要也。非凡人之所聞見之矣。
  第一丹名曰華丹。經云:此丹服之,七日得仙。以玄膏丸,置猛火上,須臾成黃金。又以此丹二百四十銖,合水銀百斤,火之赤即成黃金,金成者藥成也。金不成,更封其藥,而火之,日數足。經云:元不成也。

  第二丹名曰神符丹。經云:服之百日,仙也。行大水,以此丹塗足下,即可步行水上不沒溺。服去三尸九蟲,皆即自消亡,百病自愈也。
  第三丹名曰神丹。經云: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六畜吞,亦終不老不死。又辟五兵。服之百日,得仙人玉女,山川鬼神視之,皆如人形也。
  第四丹名日還丹。經云:服一刀圭,百日仙也。朱雀鳳凰翔覆其上,玉女來侍。以一刀圭,取水銀一斤,火之立成黃金。以此丹塗錢物,用之即日卻還。以此丹書凡人目上,百鬼皆走避之矣。
  第五丹名曰餌丹。經云:服之四十日神仙,鬼神侍,玉女至也。
  第六丹名日鍊丹。經云:服之十五日仙也。又合汞火之,成黃金也。
  第七丹名日柔丹。經云:服一刀圭,百日仙也。以秋覆盆汁和服,九十歲翁皆有子。與鉛合之火,即成黃金也。

  第八丹名日伏丹。經云:服之即日仙也。以丹如棗核者帶之,百鬼避走。以此丹書門,邪精不敢前,又辟盜賊虎狼也。
  第九丹名日寒丹。經云..一刀圭服,百日仙人,玉女來侍,飛行輕舉。經云:凡此九丹,得合一丹,便仙矣。不在悉作之,在人所好耳。凡欲服九丹,欲昇天則亦隨心,如欲且止人問亦任意,便能出入無問,不可害矣。
  臣按金液還丹法合成者,依經服一兩便昇仙。若未欲去代,且住世為地仙者,齋一百日,服半兩,則長生不死,萬害百毒不能傷,可以畜妻子。若居官秩,在意所欲無所禁。若後欲昇天者,乃齋更服九丹滿一兩,便即飛仙矣。凡欲昇天,皆先斷穀過一年,方服之也。
  臣又按《 真人九昇經》 云:凡服九丹欲昇天者,如正經上法所服日數也。若欲地仙者,可如上之半者,以數臧之,雖臧亦長生無問,不可得害。後若欲昇天者,更服上藥。臣按此說,凡服神丹大藥,依經日數,即輕舉昇天。臧半服之,即長生不死,即是地仙,無疑也。
  臣聞學道不成,所由有八。一者偶知一事,便言已足,劬勞鼎火,皓首無成。二者雖奇方,謂非實法,求之不已,遂至蓋棺。三者真偽不分,無師取訣,意無一定j 消棄光陰。四者恃所聰明,忽略知法,自言已得,不盡師心。五者真方祕訣,非易見逢,謂在名山,歷險損命。六者家無擔石,飢寒切逼,得如不得,知如不知。七者性不專精,復無蓄積,明師已訣,疑而不行。八者所遇之師,師素狹劣,惜其淺短,不盡教之,云道不多,嬌生寶祕,謂以為實,遂至守株也。
  夫道不在多,莫謂小法者,即是大丹之中,莫過九鼎之道,出自真人。真人以傳玄女,玄女以傳黃帝,帝得之以傳玄子,自時厥後,得法為真人。不聞真人更親指授,得至者則為可尚。後代貴耳賤目,棄近遂遠。則秦皇睹安期而失道,漢武求少君而不盡,別尋方丈,遠涉滄波,卒可成功,虛摩爵賞。善求者不在任用,巧取者不勞蹴迫。軒轅之臨天下,廣成不與焉,德政不以為損也。唐堯之有四海,而巢由不佐焉,後德不乏也。四皓鳳戢於商洛,而不妨大漢之多士也。周黨鱗詩於林藪,而無虧於孝文之刑措也。
  寵貴不能動其操,心安靜默,性惡誼譁,以縱逸為懼,以榮任為滯;蕭索艦縷,茹草操耜,以芳林為臺榭,以峻岫為大廈,以翠蘭為茵褥,以綠葉為帷喔,荷裳以代衰服,葵蕾以當嘉膳,匪躬耕不以充腸,匪妻織不以蔽身,守常待終,骯其三樂,不憚速死,不營苟生,辭千金之重聘,忽卿相之貴位,蕩然自縱,無所修為,咸為當時稱尚高逸。此輩上不能益國,下無以利人。良史之談,猶稱人物,瓦有求長生之上道。
  蓋學神丹之大法,不肯役身於俗,唯以藥物自助,使外患不及,內疾不生,舊身改容,久視不死,精心不息,校練眾方,得其效驗,審其優劣,必有以後,骯其塵壤,以聲為朝露,八極之內,將詛幾人,其志遠矣,其益大矣。攻務要藉,不此一二三人,若逼迫之則不成矣。夫景風起而裘爐息,王化隆而、奇士退。今宇內寧謐,休牛放馬,烽燧臧影,干戈載戢,繁弱既韜,盧散停廢,子房出玄帷而返問巷,信布釋甲冑而修魚釣。死宇宙之內,篤好玆道而能者,萬無一也。

  昔黃帝垂衣裳而理天下,飛流珠而化霜雪,昇平致政,百一十年道成,服餌白日仙去。蓋因廣成、玄女之力,非自然而得之者也。昔昊王伐石以營宮室,而於合石之中得紫文金簡之書,不能讀之,使者以問仲尼,日:昊王閑居,有赤雀嘴書,以置殿前,不知其義,故遠咨呈。仲尼觀之,日:此是靈寶之方,長生之法,禹之所服,年齊天地。禹將先化,封之名山石函之中。今乃云赤雀嘴之,始天授也。
  是知自古帝王銳思於長生者,未有行年不永者也。縱求而不得,猶愈於不求者,亦有之矣。不患心之無道,但患不勤,勤而不已,必有所得。又人之求道,如憂居家之貧,如愁處位之卑者,道豈有不得耶。但患志之不篤,務近忘遠,聞之則悅以前席,未久則忽然若遺。毫釐之益未周,丘山之失已及,安得窮至言微妙,成思極之後匱乎。然雖志勤苦,不遭明師,亦無由成也。
  夫長生學者在藥,藥之大者在訣,訣在神丹。道同德合,誓以俱取,可以義獲,難以抑求。昔夏禹不迫伯成子高,尊其長也。仲尼不假蓋於子夏,護其短也。豐草淺水,廣野探澤,狐鹿所遊,窮巖絕岫,幽徑茅楝,仙士所居也。若以華堂豢狐鹿,是其檻穿矣。若以榮秩罷仙士,是所榣役矣。故覽正經者,如對真人。受真訣者,如得其身。假使有毒競來,安期爭至而言異,經訣不可信也,必有小同異者。伏願聖主,詳擇從之。臣聞凡草春剪,芝莫不秀,傾巢覆卵,鸞鳳不集耳。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二竟

TOP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三

  明擇.師受訣不藉真人法

  臣聞師無常師,主善而師之。三人同行,必以善者。孔子之道,一以貫之。黃帝省方,無求不往,若以真人道訣,非真人不傳;元君之經,非元君不授,何異胃子侍宣尼以講習,虞政俟皋陶以弼諧,消失光陰,永無成日。所以九鼎之道,長生之方,若此營之,與取死無異也。生可戀也,死可懼也。日失一日,比速逝川,晨露夕光,吁嗟易盡。今但遇知方之人,指摘其意,求而不已,復自參驗,結以良伴,同契不移,此自能成之,固有之矣,則必無真人玄女借助之也。藥成之後,清腸服餌,即玉女來侍,或青龍將迎。未成之前,不聞有感。故元君日:慎無以神丹告人,令之笑道謗真。傳丹經不得其人,必受其殃。若有篤信者,可得合丹藥分人,莫以經云傳與。此之真人。實以祕惜,與親傳口訣無異也。若言獲見真人,及知方士不爾,而得道也。昔殷家之遇彭祖,周室之逢老子,秦皇之睹安期,漢武之任少君,不聞皆得道。

  夫學道之人,尤惡誼譁,不欲人雜言,不欲見俗人,固易路而行,異處而坐,慢貽毀辱,味道獨居。所好不同,必招誹謗,恨不絕邇軌以逃遁,隔千里以嫌疑。又彼真人,何求以至。夫真人者,蹈炎颼而不灼,躡玄波而不傾,鼓翮清虛,雲軒風駟,仰凌紫極,俯柄崑崙,假令或遊人問,匿真隱異,比肩接武,外若庸流俗人,何以察之,安能覺也。自有子晉躬御白鶴,黃帝親驚赤龍,或鱗身蛇軀,或金車羽服,非洞視不能觀其事,非徹聽不能聞其聲,俗不見聞,則多疵毀,所以真人嫉之,益潛遁也。常人之所愛,上士之所僧。常人之所賤,至人之所貴。英儒偉器,猶不願雜風塵。玄女真人,何急遽參人事。俗人怪之,不爾乎謬。凡人目察百步,不能了了,而欲以己所見為有,己所不見為無,則天下之不見者實亦多矣。猶如蠡測海而云水盡,惑之甚也。真人自不見,不得謂之無也。不得以有之)而可求。知法人不可要待真人也。一知法者皆知口訣而受。

  臣開丘明之傳《春秋》,尋經者知褒貶在於一字。仲尼之翼訓《周易》,觀卦者知吉凶存乎一象。儒書尚非法不明,仙道神丹,豈按經能盡。故黃帝登崆峒,訪自然之道,涉王屋,求說丹之經,錄在方吝,傳之口訣、訣隨口滅,方不逐經。所以求者似牛毛,獲者如麟角。雖曰難得,代不絕人。法既有人得之,身豈非人者矣。上聖念將來之可教易駕信者,故使思而得之,脫死亡之禍患。凡俗不信,謂為虛文,此之真人,誹議先聖。故欲合神丹,必不使不信者知之,知之藥即不成。此之一忌,非小禁也。皆由不得真訣,變化不成,作既無成,謗從此起。由如田家,或水旱不收,謂不可種也。水旱以詩,穀稼收矣。經訣若真,神丹成矣。夫訣法有二也。一者文訣,可以文傳者,紙墨能傳。口訣者,非口不宣。故《易》云: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立身行道,可以盡傳也。陰陽變化,不可言詮。朱砂本赤,燒之變成水銀。水銀至白,燒之又成丹色。凡情淺識,自不得知之。亦如燒胡粉以如金,白鉛而類火。言無此道,曾不修求者足,皆不及俗人哉。俗人乃防儻其不得,為凡人之所笑。不知儻至有得,為智者之所嗤心皆曰不得真經正訣,之所致也。傳不得人,復貽咎累。所以法之隱沒,而不可聞也。故葛洪云..一代之中,不過二三人得之。又云:八極之內,將詛幾人見知,祕訣難聞,得之者少,必立盟誓,方事相傳。長生神仙之藥,千方萬術,所不得此訣,終不能成也。神祕至重,萬金不傳。若有傳者,依本經一二口授,不得頓以傳之。法依于盟經,用黃金八兩,黃布四十尺,白銀八兩,白絹四十尺,為信,限百年內得傳一人,敵血為盟。若後為識傳至人,違負漏泄,天帝謫譴,永謝玄路,太玄仙都使盟者心迷意亂,所傾敗死。即仙君使精神昏濁,所學不成,太一司錄,三天司命,臧算伐年,所作不成,受罰於太玄都。此太清諸丹等,張天師訣文。

  狐剛子日:吾昔慕長生之道,數十年中,飢苦寒凍,莫問遠近,曾無一得,心恆不變,學志轉深。太極感吾之心,遂以此訣就未央谷授吾,得之依按合作,無不成者,吾道從此起。吾常祕之玉函,藏之名山。若俗中有人得吾此訣,不問賢愚,但精專按而合作,無不成,必得道也。
  葛洪曰:余雖生於末代,頗慕古風,考集仙經八十餘歲,雖聞此訣,目未曾睹,求亦不已,余師鄭君也,始授余此訣。余自得之,精思清齋,齋滿百日,依按合作,無不成者。吾始轉清氣息,服餌之五神泉,即得住命法後,敢憑驗者,方道術自在。若後有人同余得此訣者,必須心知口默,不得輒授人,及告不是心腹之人,即反受其殃,眾神不護,作者不成。余今所以誓告後生,必無妄傳。此是領帶之中,歷代神要祕密之道,貴在質,不能廣說,使俗人知也。其傳授法在粉訣中,此是玄珠訣文也。

  狐剛子曰:五金神粉,非獨服餌長生。用以摩身,俗疾不能干,眾災莫由害也。此法本出玉皇祕藏隱文,非俗所有。自非稟其仙線者,終不能見。吾本故訣隱文,以開後聖。若得此訣者,必須依傳授法受之,不得輕吾告,授非其人也。非所受作不成,亦萬劫學仙道,絮不得成也。粉圖云:授法不得輕告。傳法日取王相日,結齋立壇,師與弟子並在壇前,日夜恆燒寶香,奏帝析請,所願長生棄錄名目,稱某少好長生上道,萬劫以來,常蒙道福。今得奉思一聖允,蒙師慈念,許受訣文。某今不敢許納,一一· 奏請皇君師,言弟子某求道,日夜無怠,某今欲授某訣文,不敢自許,一一奏請皇君,如此謹心,滿七日夜,然香登壇,飲血為盟,分金環投於束流水中,請師傳授諸神金丹,及口訣圖線,皆同此法傳授。若不依傳法,諸受師與弟子,所造不成。是粉圖中訣文也。

  狐丘先生授葛仙公日:命屬仙星,名錄繼我。今故授汝萬金訣等,及修仙法,汝依而用之。汝若傳之,自非庾志山巖,不規俗利者,敵血分環,立壇為誓,終不得妄傳。傳非其人,名削福薄,殃及累代,慎之勿妄傳也。此是萬金訣也。
  臣按:五金三汞,九鉛八石,皆有毒。若不得古人舊訣,假有新知方者,口傳三數十句,終無成理。故狐子云:五金盡火毒,若不調鍊其毒作粉,假令變化,得成神丹大藥,其毒未盡去者,久事服餌,少違誠禁,即返殺人。是故具訣圖錄鍊煞,並作粉法,以示將來。
  狐子萬金訣,
  五金粉圖訣,
  伏玄珠訣,
  張天師口訣。
  臣按:上件四訣,皆是先賢寶重,流俗有真能見之,假令或逢一卷,亦終不知其初終之意。其文錯亂,問廁諸法,假令俗人悉得,莫知用處,所以萬劫誠傳授之。

  受口訣儀法:先敷儀,置坐訖,以白絹四尺五寸為籍,清酒一斗,鹿脯若牛羊脯七胸,胸方三寸,酒杯七枚,置槃案上,脯各置杯後,以信物置酒杯左
邊。燒香長跪曰:
  謹請太清玉陛下太上大道君,太微天帝君,太玄仙都九老仙君,太一司錄司命神君。下降某郡某里人某甲,就坐尚饗。尚饗一作嘗香某雖凡愚,宿有道綠,遇蒙先師受大訣,,祕之在心,未曾發洩。雖知天禁至重,又不可使神道永祕。今有某甲,雖處世俗,心慕道門,不貴金玉,不尚榮華,仰希玄路,志登紫雲。故臧削自身,以備信物。詣臣某請受大訣,某不敢自專,輒敢啟白,唯願照知11 石照明為之訖,乃再拜,上香酒三。上香酒訖,乃曰:勞屈玄尊,來臨下土,枉蒙降顧,心喜意悅,當聽某所陳,慈恩相慾,君以醉飽。持其酒食,請收餘福,見物永書。訖,乃再還,取酒脯,共所受人飲食之,勿與他人食。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三竟

TOP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四

  明防辟惡邪魅守神保身

  臣按:凡學長生,須事神丹。若不得金丹大藥,而但能餌草木之藥者,可以賒死,不得仙也。或但服藥,而不得房中之要,則終無久生之理矣。或曉帶神符行禁,加思神守真一,則止可內疾不起,風濕不犯。若卒有惡鬼彊邪,山精水毒害之,則便死也。或不得入山,令山神為之作禍,則妖魅試人,猛獸傷之,蛇蝗螫之矣。
  臣按:房中陰陽之道,高可以愈小疾,次可以免虛損。必不能移災解罪,去禍召福,安身全神,長生久視者也。人問謂黃帝以千二百女昇仙,便以黃帝單以此事長生也。而不知黃帝於荊山之下,鼎湖之上,飛九鼎神丹成,乃乘龍登天也。黃帝自可有千二百女耳,而非得仙之所由也。凡養性之保命者,雖服千味之藥,三牲之膳,而不知房中之要者,亦無所益。若縱情肆慾,不知能節宣,則伐命本也。是玄素喻之水火,水火殺人,又能生人,在於用也。明自古合作神丹,必依名山。

  臣按:昔者黃帝受丹經於王屋,訪至道於崆峒,然後於刑山之下,鼎湖之上,飛化九轉。道成仙去。又昔之左元放,於天柱山中,精思而感神人,授之以金丹仙經。會漢末大亂,不遑合作,而避地江束,志造名山,以修此道。乃以《 九鼎神丹經》 等,授弟子葛仙公。又以其法,授弟子鄭君。鄭君家貧,無以買藥。而葛洪者,鄭君之弟子,親事勤苦矣。鄭君乃於馬邇山中立壇,盟授洪丹經,並具諸口訣,訣不書也。洪得此道二十餘年,資無擔石,無以為之始。鄭君謂洪日:吾承先師左君之誡曰:諸小山中,不可居作金及神丹也。且小山之中,無有正神,皆是木之精,千歲老物,血食之鬼,此輩皆是邪氣,不念為人修道作福,但欲於禍人也。夫齋潔之士,雖以術數辟身,而鬼魅或能壞人藥也。今合醫家佳藥好膏,皆尚不欲令鸚犬,及婦人小兒等見之。如藥被見者,用便不驗。又染綵物者,遇惡目見之,皆失其色也。配神仙長生之大藥乎。以古之道士,合作神藥,必入名山無人之地,終不止於小小凡山中,正為此也。又按仙經,可以精思,合於仙藥山者,有華山,泰山,霍山,恆山,嵩高山,少室,太白,終南等山。此中皆有正神,其中有地仙,又生芝草,可以辟大難大水,不但堪合藥也。若有道者登之,則此山神必助之為福也,至藥必成。
  臣按:天地之情狀,陰陽之吉凶,實難詳也,不可謂之必無。是以黃帝、太史,皆所信伏也。又經傳有政曆,明時剛柔之日,吉日惟成,有自來矣。所以王者立太史官,封置拜立,有事宗廟,郊祀天地,皆擇良辰。而有賢才庸夫,自許脫俗,舉動所居,恥簡善日,不亦偏見者也。凡登山不擇時日,校有其驗,不可輕入也。夫山大小,皆有神靈,山大則神大,山小則神小,無防避之道,必有思害也。或被疾病,或遭驚怖,或患傷刺,或聞異聲,或逢變異,或見光景,或大木不風而摧折,或巖石無辜而自墮,或令人迷亂狂走墜落坑谷,或猛獸毒蛇犯傷人,故不可輕入也。凡入山,當擇四時王相,支干相生之日,吉也。又依遁甲良時,佳也。又當擇其月中吉日佳時也。若至急不得徐待吉日,要須此月者,但少選日時,束嶽歲月忌,不可以甲乙、寅卯之歲,正月、二月入也。南嶽歲月忌,不可以丙丁、己午之歲,四月、五月入也。中嶽歲月忌,不可以戊巳、辰戌、丑未之歲,四季之月入也。西嶽歲月忌,不可以庚辛、申酉之歲,七月、八月入也。北嶽歲月忌,不可以壬癸、亥子之歲,十月、十一月入也。右不必五嶽忌此歲月。但所之此山,屬其嶽之者,方面皆悉禁此歲月也。《 靈寶經》 云:入山當以保日,及義日、專日,大吉。若以制日、伐日,必死也。保日者,謂支干上生下之日,若甲午、乙巳是。甲者木,午者火,乙者木,巳者火,火生於木故遣法文,兼符數道,最驗。故以符法後卷次之。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四竟

TOP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五

 

  明朱成神丹必藉資道之綠

  臣聞欲求長生久視,與天地相畢,若未得其至要之大者,則小者不可不知,蓋道之共成長生也。大而喻之,猶人主之治國焉,文武相代,無一不可也。小而喻之,亦如為車焉,轅軸輞轄,莫可虧一也。所謂道者,內修形神,使延年疾愈,外攘邪惡,使禍害不干。比之琴瑟,不可以一弦求音也。方之甲冑,不可以一扎待鋒也。養生者欲令多聞而貴要,博見而擇善,編修一事,不足必賴也。又患好事之徒,各從所長。言玄素之術者,必曰唯房中可以度世也。明吐納之道者,必日唯行氣可以延年矣。知屈伸之法者,必曰導引可以難老矣。知草木之方者,必曰其藥可以無窮矣。學道之不成者,皆由偏恃之。若此大丹一就,則一切無復用也。未就之問,則無不須也。譬如田家作事家業者,事不俟用多物者,謂有金銀珠玉在于懷抱之中,自量足以供累代之費,故自安之。苟至無此,何可不廣播百穀,多儲菜蔬。是以斷穀辟兵,厭剋鬼魅,集禦百毒,救病療疾,入山則使猛獸不犯,涉水則令蛟龍不害,蛇不能螫,疫不能加,此皆小事,而攝生者不可不知,倪過此者乎。神丹者,長生之大事,可緩之哉。昔黃帝涉王屋而授丹經,登崆峒而問廣成子,求道養生,則聞玄素之說。竅窮神怪,則記以白澤之詞。故窮盡道真,畢該祕奧,飛伏九轉於荊山之下,變化流珠於鼎湖之上,服神丹之力,久視之功,遂勒昇龍高躋,與天地乎罔極。道成之後,始無所為。未成之前,無不為者。自古莫不由多識博達,至勤而成者也。

  明道家三皇文五嶽真形圖

  臣聞按上入山合丹,求道潔靜,《 三皇文》 及五嶽真形圖,所召山神,及按鬼錄,召里社及山卿澤尉問之,則知木石之怪,山川之精,不敢來試人也。亦如釋法中有《 般若經》 所置之處,當知此則為是塔,凡諸邪物自然遠匿。道士有此文,專主攝效,故云道書之至重者,不輒授也。受之者四十年乃一傳之。傳者敵血為盟,委質為誓。名山五嶽皆有此書,但藏于石室幽隱之地。應得道者,入山精誠,則山精自開出令見之。若有此書,當置之處。凡有所為,必先知如奉君父焉。其經日:家有《 三皇文》 ,辟一切邪惡鬼,毒疫瘟氣,橫殃飛禍,若有困病垂死而令信道者,至心以此書責之,即活也。夫道士欲求仙,責此書入山,辟虎山精,五毒百邪皆不敢近人。可以涉江海,卻蛟龍風波。其法可以變化起功,不問宜便,元咎殃也。有此文而求驗者,當潔齋百日,乃可依法召諸神司命,太歲、日遊、五嶽、四漬、社稷之神,皆見形如人。可得問吉凶安危,及病者禍出爾之所由也。道士之中,如有得之者,若不能仁義慈心而不清正者,雖得之必速禍其身,不可輕也。故昔黃帝束到青丘,過風山見紫符先生,受《 三皇內文》 ,以勁召萬神,即此書也。

  明符致神驗

  臣按:入山合丹,欲辟山川廟社百神鬼之法,最以符為切要。神丹大藥,亦資符力而辟衛也。符法者,于老子皆天文也,老子于神人授之者也。令人用之而少驗者,由出于不歷文傳寫多誤,又信心不篤,徒施用之。且俗經文同字,識春秋之錯,杜預非之,以五門。《 史記》 之謬,則子夏正之為巳亥。故諺曰:書三寫,魚成魯,帝成虎七。學士但以音相涉,長短之問,輒致舛也。況符上點畫非字,錯不可識,誤不可覺,故莫知其定與不定也。然凡求長生,制之在藥,不由符力,而能致之仙也。然不可廢者,藉其卻鬼辟邪,以丹之漸。

  入名山責召高山君符

  此符齋十日,召高山君使,除虎狼之害。其符以丹書繒上一尺二寸,長亦如之。若書時不得中息而語也。書畢,燒香,夜於靜室之中,隨月建立,著新衣服而召之,其字向下。凡用符,以大字著左右心前,恆正思慕其象之宜,旁在六甲直符,並玉女名字,責所召之書,仰視面想,思八方之外,存神長五尺,衣服如《 六甲經》 。

  此登山符,仙人陳安世入山,甲寅日書白素上,夜向北斗,祭以酒脯,自說姓名,以著衣領中,辟邪精百鬼,老物虎狼毒蟲,帶之,置案上,面向北斗。

  此符一本書點畫如此,用法如前同。只點畫大同小異,與前不別,其功效一種,故兩存之。


  此符以丹書絹書,各異之,帶著肘後,男左女右,亦可以書白素帶之,可以著所住處,四方各四枚。若移徙,當先令人拔取。此符大神,勿妄傳之。

  此符亦是登山,功效不異。是老君黃庭三十九真祕符,辟百鬼,合仙藥。和合之處住,必須名山極探之處,無人畜行跡,仍有束流水,大石巖室之中。若無巖石室,可於探林之中無人邇處作室,怛須近水。非其處,勿措意合作神藥。大山無束流水,西流亦得。

  此符居山住處安,以丹書相板上,大文書令彌滿其板上,著門上四方四隅,及所行道之處安之,並五十步,辟諸精也。

  此符是去虎狼之符,與前同移徙板,將辟山精,道側用。

  臣按:為道者多在山林之問,乃是虎狼毒蛇、精怪魍魎之窟穴也。不深防辟,損害藥也。昔者圓丘多大蛇,又生好藥。黃帝將登山而求好藥,是蛇為毒。廣成子教黃帝佩雄黃,而眾蛇皆去。故入山之士欲合大藥,不知入山之法,多虞患害。諺曰:太華之下,白骨狼籍者,以其偏知一事,不能博備。雖欲求生,而反速趨死也。而道士徒知大方,不曉入山辟禁之法,亦非小事也。蛇雖種類至多,唯蝗蛇及青蛞二蛇中人,最為至急,一日不救則殺人。救者以刀割去其所傷處瘡肉,投之於地,狀如火炭,須臾焦盡,人得活也。然此二蛇至秋是毒盛之月,不得物齧,乃以其牙吸咬其大竹木,即皆焦枯,此是自欲洩毒,故所以上入山,懼蛇可畏,必預止家中,先學禁法。思存日月及朱烏、玄武,青龍、白虎,以衛其身。乃到山草中,左取三氣而閉之。以次山草,而意思令屯氣赤色,如雲霧彌滿數十里中。若同伴從人,無限三五人,皆令羅列,皆令以氣吹之,則雖踐蛇,蛇不能動。又亦略不逢見。又令帶雄黃五兩,已上入山,亦不畏蛇。若中人,以雄黃末塗之即愈。又帶乾雄黃、附子於肘後,或燒牛羊鹿角以專,或以野堵耳中垢,及麝香丸之於足爪中著,皆有效也。

TOP

  辟百蛇印及能卻虎狼不犯符

  此二神印,取棗心剋之,方之二畢,設祭再拜,請佩帶之,甚有效。

  此黃首朱宮玉女簡房教導之印,而卻虎狼不敢前。此亦可為符,朱書,吞之、入山辟虎狼。亦可為印。出《 玉胎經》 也。

  此符卻鬼,合藥時懸安四面,制諸鬼,大神驗。

一本中心有七曲,餘並同,不知誤者

此山居符,書之於相板上,安門四角,虎狼不至。

  已上三符並朱書。

此符有一本,下如此

  此開山符,以千歲蒙為之,長尺二寸,以丹書此符,以印大石名山,山門即開,寶書出。亦金玉皆見我之。千歲蒙者,天慈也,如鼠耳,卻鬼制魅也。
  右於深山靜處作丹屋,四角懸鈴子,並作卻鬼藥、卻鬼符,安四面,然後可合藥。若不然者,鬼神吸其藥精華,盡或變卻。是以須作符厭禳之。卻鬼藥法,以光明砂、雄黃、雌黃、麝香、附子、白木、鬼臼、鬼箭,各二等,蜜九之帶。

  黃帝玉台篇圖符

  臣按:昔黃帝到峨媚山,見皇人於玉堂,請問真道,又求長生。故皇人,昔黃帝之師也。皇人日:凡道士求仙,欲造大藥,鎔鑄五石,要祕居山,無容得在俗間穢污之處。若違者,所合之藥,終不可成。又不得吾玉台祕一符者,縱使有他法,一切不成。皇人一曰:凡道士求仙,得吾此文者,不久獲一道。
  凡欲入山求仙學道,合丹起火,造長生藥,皆齋一百五十日,乃然後以王相日、五合日,日辰不相剋,以之香湯、井華水,白糧粉一斗二升,朱砂一兩,白蜜一斗,桑薪灰一斗。先取五香湯一斗,然後以粉朱砂蜜灰,并合之以牡荊杖子,長三寸,順楊杖攪之三七遍,然後置之靜室。取台符,以靜解明者,隨方座新筆畫之,置湯盆邊,當相方面。又取銅器一枚,以中央符懸湯上,去水三尺置之訖,調息出戶,作禹步,閉氣,還入室中,至湯盆徐徐放氣,調一息使定,閉目,合掌,正立端身,先向東方符禮七拜,次南方符禮二七拜,次西方符禮三七拜,次北方符禮五七拜,正向戶並足立面,向湯盆上符禮七七拜,然後以湯水,從頭至足沐浴,令內外香潔。向湯使盡,然後便著新衣,取束方
符左臂佩之,西方符置右臂上,南方符心前著,北方符背上,中央符吞之。然更潔齋七日,安身靜室,必五雲神威降光照室,遍耀內外,慎勿驚恐,守一不移,神人見形,必有逼迫,須臾影沒,此為上驗。或隨人語問道訣,直爾光明為證。但有此徵,必便合得道。從此已後,任意皆成。

  凡欲求長生度世,變鍊五石,服奇異藥,還年卻老,飛騰羽化者,不依符法,一切所作,必不得成。徒喪其功,萬無一就。於是誹謗反生,謂無仙法。雖種種別術雜法,或用禁呎,或欲單符,或服諸藥,不得此法,一切不得成,無有疑也。又所造之藥,不求道養真,欲俗利榮華,而造黃白,亦無成理。致使靈衹不祐,鬼神忽患,眾橫加多,以致不祥。非但徒棄藥物,更置貧窮,何足為益,夭枉傷年,探宜慎之。諸道士不得妄傳非人,亦不得談說向人也。非同志者,不得輕出洩之也。

  此第一皇老玉台神符,主南方。用絆為地,白華為文。

  第二皇老玉台神符,主西方,素為地,黃華為文。有一本中心下父字,作此欠,餘並同。

  第三皇老玉台神符,主北方,皂為地,青華為文。

  第四皇老玉台神符,主中央,以黃為地,黑華為文。#1

  第五皇老玉台神符,主束方,以青為地,朱華為文。

  皇人曰:凡道士欲事此符,以五色為座,隨方置之,各須解潔。唯中央神丹置銅湯盆,以黃為座,懸之湯盆上,去水三尺,一云七尺。凡座法各令方圓一,複面等隨座為囊之帶如上法。中央一方并座燒之為灰,和水服之。皇人曰:山中合丹及修爐火,要須得吾此符,求道即成。山中置爐鼇者,以王相支干不相剋日,去爐四面,各三尺,入地五寸埋之,又取中央符埋之爐下,入地七尺,然後於上置爐處,兼中央符吞之。然後帶隨身符,則靈仙祐助,祕之。諸大名山皆有神芝靈草、神仙妙藥。如無祕法,取之難得。設使見之,亦須臾變化。道士求仙此藥者。當齋戒沐浴香湯,帶此玉台五色神符,所逢神芝,隨意所欲,諸神芝靈草,皆有虎狼龍蛇,大蟒百毒護之,道士出入,皆須帶。則一切山神百靈,皆悉隱沒,轉視其人,亦增加衛護。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五竟

TOP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六

  明神丹功能求皆有益之道

  臣聞肖形天壤,人最為貴。限以速老則死,善養則生。生可惜也,死可畏也。是以道家至祕而重也,莫過此長生之方也。若長生之藥方法,莫過此神丹之道也。若此道修而不長生,則古無長生矣。夫生之在己,其利實大。論至貴賤,雖爵為公候,不足以論。比其輕重,雖賞有封畿,不足以易。百年之壽,三萬餘日,幼弱則未有所知,衰邁則歡樂無味,童豪昏耄,除數十年,平和喜笑,八九千日,颱飛電激,顧盼以盡,今百年者,萬中一焉,假或終之。一及憂迫擾,所以上士之務,先營長生事定,可以任意,不祈羽化,取樂人問,同彭祖之享年,比少君之遐壽,可以畜妻子,可以居官秩,無虧上下之節,不失人理之歡,實盛事矣。然長生之道,必資於藥,藥之上者,訣在神丹,百不易之法,黃帝所云。而學者錯學,求者妄求。謂道在文字之方,丹在生飛之藥,率心按造,百無一成。此由神無方,非神藥患,道之不成,要道不書。
  故劉向不成於漢朝,陶明靡驗於梁代。自非聰明大智,才堪贊務,累歷勤苦,積之艱危,內解修身,外善調鍊,有始有卒,不傾不邪,不朝為夕待其成,不坐而立望其效,不廢敗於讒嫉,不厭怠於時長,受至苦於初勞,成久視於終逸。譬如人君理國,戎將待敵,外以武略剋定,內以謨猷經緯。故一人之身,一國之象,胸腹猶宮室也,四支之列猶百官也,神猶君也,血猶臣也,氣猶人也。修身之道,猶理國也。愛其人所以保其國,固其氣所以全其神。全其神者,不可使氣竭。保其國者,不可使人散。人氣難養而易危,難清而易濁也。故審威德以保社稷,割嗜慾以固血氣,乃能有剋終義。成長生之功,百害卻焉,年壽長焉。
  故欲與長生,務內養之,失理不免喪生。比夫木僅楊柳,易生之物,倒之所生,橫之所生,生之易者,莫過斯木。然埋之既淺,栽未得久,乍剋乍剝,或搖或拔,雖壅以膏壤,浸以春澤,而不兔枯。以其根朽,不暇吐其萌芽,津液不得結其生氣也。人之為體,易傷難養。方之二物,不及遠矣。攻毀之者非一條,過剋剝劇乎搖拔,精靈固於憔擾,榮衛消於數用,,煎熬形器,剋削平和,飲食失宜,榮逸過度,當風臥濕,變起膏育,方託命於草木之醫,或投誠於祭祀之助,猶渴穿井於高阜,若飢起耕於石田。草木之藥,何所補之。神鬼之力,曷能濟之。若命可以草木延,病可以祭祀除,則醫人悉長生,巫師永不病。故經云:不在祭杞事鬼神,不在誓願多語言,長生之道,唯在神丹。知之不易,行之實難。而學道之人,少進多退。競知者眾,克終者鮮,如井不達,泉猶不進。

  故非長生難聞,道行之為難,非行之難,終之難也。非至明不能察也,非勤至不能學也。若易得,則漢武遇少君已得之矣。易明,則劉向按枕中已明之矣。故黃帝登崆峒訪道,夏禹封金簡於玉函,或功就而上昇,或道成而仙去,事昭故實,法茂前修者。長生之法,唯有神丹,以丹為金,以金為器,以器為貯,服食資身,漸潰腸胃,霑溉榮衛,籍至堅貞,以駐年壽。然金之為物,雖稱上寶,優劣之品,損益、不同。一者金帶毒,生成必傷人也。二者鉚金之本性剛毒,亦損人也。三者丹金神化妙,力致延年。但上品諸石,多含毒氣,成物必致傷人。譬如渴飲鳩漿,飢餐毒脯,欲益反損,為害實徑。今時多士,異人問出,容成宦炎之日,彭祖司主藥之年,所見不同,或未盡善,有金而不知去毒,而不解成金。縱其有成,成亦無用。若不精加詳擇,一切無益。時不可失,不俟終日。生前之一切,唯有長生可重。伏願聖聰營之,與天地相畢。九丹目開列如後。
  第一名丹華,第二名神符,第三名神丹,第四名還丹,第五名餌丹,第六名鍊丹,第七名柔丹,第八名伏丹,第九名寒丹。

  右九丹,此略錄名,其義解釋,並在後卷耳。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六竟

TOP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七

  明守一閉邪及釜鼎丹屋

  臣按:昔黃帝受丹經於玄女,訪真一於皇人。故云長生仙方,則唯有金丹。守形卻惡,獨有真一。以古人尤重焉。仙經日:九轉金丹經、守一訣,皆在崑崙五城之內,藏以玉函,刻以金札,封以紫芝,印以中章,此蓋上聖寶祕之法也。夫人所以死者,其害有六也。一者損也,二者老也,三者百病所加,四者毒惡所中,五者邪氣所傷,六者風玲所犯。今凡欲卻惡之者,導引行氣,還精補腦,食飲有度,興居有節,欲服藥物,思神守一,帶佩符印,不觸禁忌,此可以去邪惡而杜木祥,必不能延壽而消萬疾也。若遇暴鬼狂惡,橫夭,疫毒之流行,大藥未成,則非此以卻之矣。譬除甲冑積蓑笠者,為兵為雨也。若時無攻戰,天不陰沉,則有之與無正同也。若矢石霧合,鋒刃姻交,則如赤體者之同。若洪爾傾注,素雪彌天,則知露立者之凍也。身疾未愈,神丹未就,年命未定,眾邪未遣,守一之道,不可不知也。入山守一,則百毒不敢近人。不須諸法,百邪自去。
其法如後,為其法在皇人三一法卷中,故不抄錄。

  飛丹作屋法
  先擇得深山臨水懸巖靜處,人畜絕遜。施帶符印,清心潔齋,除去地上舊土三尺,更納好土,築之令平。又更起基,高三尺半,勿於故丘墟之問也。屋長三丈,廣一丈六尺,潔修護,以好草覆之,泥壁內外,皆令堅密。室正束、正南開門二戶,戶廣四尺,暮閉之。視火光及主人止。室中以其鼇安屋中心央,密障蔽施,籬落令峻也。舍若不峻不辟,天大雨,籬落亦然。
  此皆舊法,今意不然。若臉絕懸崖,流水勝地,既是深山,不可多得人功,恐只除其朽壞,實以好土,當釜下埋符訖,堅築令實,即後充得。又丹經云:欲合神丹,當於深山大澤。若窮里廣野無人之處,若人中作,必須作高牆厚壁,令中外不相見聞。其問亦可結倡,不過二人至三人耳。先齋七日,沐浴五香,致加精潔,勿經穢汙喪葬之家往來耳。
  居山辟邪鬼惡賊蟲獸法
  凡住山居止,怖懼邪鬼,當以左手,取青龍上物,折半置蓬星下,歷明堂,入陰中,禹步步畢,祝日:諾皋太陰將軍,獨開曾孫某甲,勿開外人。使見甲者,以為束薪。不見甲者,以為非人。即折所將草物置地,於是左手取土,以傳人中,右手持草自蔽,左手著心前,禹步而行,到六癸丁立,閉氣而住,令鬼不能見。六甲為青龍,六乙為蓬星,六丙為明堂,六丁為陰中。
  凡合仙藥,用四時王相日,日辰不相剋,見天晴,日月精明,氣色靜,可起手。
  凡服丹藥時,勿以天陰、雪寒、風雨、大露五日,服藥須在靜處,得力大速。服藥須慎口味,五辛葷臭,房中污穢,臨喪視孝,並大禁也。此是狐剛子造大藥禁慎符室法。庭前其室方十二步,高二丈四尺。南門著扉門前,使有束流水。束日西月。表裹香泥泥之,四方各作主丹符也。於室中立五嶽、三台,西方壁下別立層壇,置諸藥草及神丹經訣目錄,並布於上。即有生藥使者護之,萬邪不能干也。

  作鼇法
  屋下中央作鼇,口令向束,以好博石繕修之,以苦酒及束流水搗和細白土,并蒲臺泥泥之。鼇內安鐵三腳,其腳器以生鐵為之,佳。以藥釜置三腳上,訖使釜置在鼇中央,勿傾邪也。四邊去鼇壁各主寸半,令鼇出釜上二寸,繞釜四邊,宜恆下糠續火增之,恐火之彊弱不均也。
  五嶽三台法
  先立五嶽形,當中別三台。以瓦器石壘之,以香泥泥之。諸經亦有作法。若令鍊丹,不能立五嶽三台,即須符室。符室中立鼇,四周廣七尺,以瓦石壘之,黃丹為泥,泥表裹也。

  鐵鐃武法
  量釜大小周圓一等,著三腳,高一尺六寸。

  土釜法
  臣按:飛藥合丹神器,以土為釜,不用鐵者,古豈不知,摸立圖樣,一鑄便成。特以五金有毒,不可輒用。故丹大法,未有一處用鐵器者。又以土為釜,其法最難,毛髮參差,藥總奔洩。自古施功積累年歲,終老而不成者,莫不由此物也。古人重之不傳授。然作土釜,用六一泥者,六與一合為七也。聖人祕之,故云六一。

  六一泥法
  礬石、譽石、戎鹽、鹵鹹,先燒之二十日。又取束海左顧牡蠣、赤石脂、滑石。凡七物,或多少者自在,搗一萬杵,細篩下之,以百日苦酒和為泥丸。諸丹用者,皆云六一,亦有不皆七種,各自有法,唯有取牢密耳。以左元放所授狐剛子七寶未央丸,其泥釜藥,乃用紫石英、白石、赤石脂、牡蠣粉、白滑石,各二十斤為泥,搗波法亦妙,錄付于六一數內,唯用三味。

  且六一之目,雖充泥用,論其功力,堪助年燾.o 礬石乃輕身堅骨,增年不老。譽石則明目下氣,益肝止渴。戎鹽則能去毒蟲,使堅肌肉。鹵鹹則去藏中留熱,除嘔喘滿。赤石脂則益聖智,不飢,輕身延年。白滑石則輕身年長,耐飢止渴。以此為釜,直取釜氣之藥,已有長生之功力焉,故古人用之,不元意全賴作釜,先成赤土釜為骨體,次以六一泥重塗之,又以玄黃華傅之。故編之,其次第相類如後。

  作赤土釜法
  取鸚肝赤土黃色者,細搗絹篩蒸之,從日一至日中下之,取薄酒和之為泥,搗令極熟,以作土釜三合六枚者,正用數也。又別作三合六枚者,旁試乾與不乾之作也。隨藥多少,任意作之。通令厚五分許,陰乾三十日,小者容八九升,大者容一斗半。亦云厚三分,曬燒極令大乾。次用懈樹白皮三十斤,細判,以水三石煮之一日,去滓煎取一升,其色赤黑,名曰懈漆。釜數若多,隨數若多少,加增塗土釜表裹,即堅勁不破,入火不裂,此是神丹土釜祕訣。

  造丹爐六一泥法
  取東海左顧牡蠣三百斤,剝取肉,于大鐵臼中搗,絹篩于盆中,水澆如白飲狀,攪數百遍,停一宿,去下滓,先傾卻水也,接取細徒曝乾。其下鷹者,更搗篩,如前法納鐵器中,加露鼇上,木柴猛火燒之二十日,常與火同色。寒之一日,更以絹篩之,以百日藥池和之為泥,以羊鬚筆染取,以塗土釜表裹。次取特生譽石、礬石、滑石、赤石脂、戎盥、鹵鹹各分等,合搗不篩,亦燒之二十日。乃分取向牡蠣粉合七種,醋和為泥,以塗釜表裹。牡蠣粉可一百斤,此七種各用二斤耳。

  中黃密固泥法
  取好黃土如脂臘者,曝乾搗篩水汰,如作牡蠣粉法。曝乾,破之如梅李大,猛火燒之三日,令通赤如丹。畢寒之,更搗篩三斤,納黃丹一斤,紙一斤,漬令爛,以酒和煮阿膠五斤汁足,以紙土為泥,搗三千杵,於瓷器中蒸之半日,以塗六一泥上也。

  泥丹釜法
  取赤土釜,先以牡蠣泥,泥其兩赤土釜表裹,表厚五分,裹厚三分,陰乾十日令極燥。又次以六一泥塗之,厚二分,表裹各厚五分也。據此則是六一泥塗裹,不塗表也。

  塗釜法
  當稍塗十日中,令厚五分耳。塗訖,更陰乾十日,乃曝之十日,此內外各厚五分,於例亦薄,只二十日耳。

  塗牡蠣法
  亦當一塗六一之日數也

  丹爐固濟法
  納藥訖,先以六一泥塗兩釜口,乃合之。乃以六一泥塗外際,以漸增之。乾燥復塗之,令厚寸餘,務令堅密也。又以中黃神泥通塗,上厚六七分,乃佳。封令釜形如覆盆,此形當正鵝卵形也。此謂密固法。若不為此,黝六一泥得火力,其精皆散則裂疏,疏財丹精奔洩也。昔安期師廣成丈人三十餘年,雖得丹經,及注說眾訣,而未傳此要,九鍊不成,重更請乞,乃賜此神泥之要,一合便成,上昇太清也。

  臣按:此說有理,常疑諸丹用馬羊毛為泥,毛得火便焦,焦則其處空虛,虛則泥不密,藥氣洩出也。更詳之所塗,須泥極乾,乃可起火。若猶小濕,得熱即坼。亦可以屯泥別塗他物,如釜節度時作,復剝其別試之釜,視之看其徹裹燥與不.燥,亦可詩試燒之,以為釜候也。此法最要,前陰乾後,須更曝之十日。已燒之者,訣須如是。瓦物雖經陰乾數百日後,得火及必帶柔潤,今泥中有醋彌,是潤物必須塗小釜,數燒試之。

  行泥法
  先塗裹,乃泥外,別作欄格安處之,並為尺度模樣,知其厚薄。若作圓規之取泥令調,當於欲乾未乾之時,恆以手摩,將令就手乾,不得一直放乾,宜停置,停即拆開。若天雨陰於屋中,然火使暖,日數既有准限,不得待其自乾,則失期候。

  和泥法
  當令潭悼,以羊鬚為筆,取泥塗之,當以灰沐洗淨鬚,安管作數枚用之。

  用和泥醉法
  和六一等泥,直用好淳醉,不須華池。若作金沙,當依諸經作之,此不須也。經云:百日者,不可不滿日也。若得多日多年者,彌佳。

  搗藥法
  凡搗藥之細篩者,好絹篩為佳,不須研也。

  狐剛子仙釜法
  取南方赤黃土澄沙,惡物令盡,調理使熟,剛柔得所。先作釜,令深七寸,廣一尺二寸,勿令際會不均,四周不等,厚一寸,上下一等。自餘丹釜,亦准此作。大小隨所藥多少,並一時作。訖著陰中乾一月,然後作陶鑪,釜著中,先文後武候也。稍微罷火,出之,置淨室不得穢矣。其釜不燒,時將息稍難也。

  狐剛子和釜泥法
  紫石英、白石脂、牡蠣粉、白滑石各.一斤,此是仙丹大藥釜也。各異搗下篩,然後和陰獸玄精汁為泥,各團之如鸚子,暴乾,然壘鑪燒之十日夜,火盡更蓋十日罷矣。玲便團,更納鐵臼中,各異搗令粉細,以戎鹽下鹵鹹,以水和令浥浥,復和華池煎為泥,泥釜乾更上之,每上率以一分為度,三遍即罷也。土釜裹玄黃泥泥之,每泥一遍,厚只一分,最是神妙。常看視泥上,勿令有毛髮開裂,謹固使密為要耳。

  作仙釜中玄黃藥法
  狐剛子用玄銀十斤,鉍白一斤,三轉鉛黃華五斤,藉覆升置土釜中,猛火從日一至日沒,鉛精俱出,如黃金,名曰玄黃。一名飛輕,一名飛流。取胡粉,亦鐵器中熬之如金色,與玄黃分等,搗萬杵,和以左味,搗令成泥也。
  右此仙釜泥藥等法,非九丹正訣所用。臣以各試是至妙,故存之。一切別法,莫過此最上耳。



黃帝九鼎神丹經訣卷之七竟

TOP

 24 123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