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界第一仙 作者:流牙( 連載中 )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七界第一仙 作者:流牙( 連載中 )

七界第一仙 作者:流牙( 連載中 )

第1章 撿到個大財主

  陽都城中的湖邊上,一位看上去十七八歲的算命先生搖頭晃腦,一副得窺天機的模樣向身邊的主仆二人解釋著:“這位小姐姐,你這就錯了,我神相梁夕的招牌在這陽都城裏可是響噹噹,童叟無欺的,剛才只是被你家小姐獨特的命格所驚,所以才一時沒回過神來,還請小姐原諒則個。”

  身為陽都城第一神算,簡單來說就是城裏面最成功的江湖騙子,梁夕的反應能力已經快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剛才不動聲色在王家小姐的手背上摸了一把卻沒想到被人家的婢女抓了個現行。

  現在人家追究起來,他從頭至尾臉不變色心不跳,好像這世上最正經的人就是他了。

  梁夕說罷彎腰一鞠躬深深作揖,眼珠子卻轉個不停,心道:“王家小姐真不知道是怎麼保養的,這皮膚,嘖嘖,就好像是牛奶洗過的一樣,又滑又嫩。”

  見他態度陳懇,再加上他面目清秀皮膚白皙,讓人生不出惡感,婢女小荷這才確定他眼神清明、腦中沒有絲毫猥褻淫穢的思想,拉過小姐小聲道:“小姐,要是她敢佔你的便宜,你就告訴我,回去我稟報老爺,讓王管家帶上幾個武師打斷他的腿。”

  “我知道了。”小姐羞赧地輕聲說道,臉色羞紅地再次把手遞到梁夕的掌心。

  冰涼細滑帶著一絲顫抖的小手捏在手裏,梁夕裝模作樣看了一會兒,就在婢女小荷快要等不及的時候才推斷道:“我看小姐掌紋中隱有一股清新空氣,仿佛三月的碧波湖,春雨欲來,美不勝收,再看小姐面如滿月,眸似春水,手心脈絡和滿月之面形成鳳求凰氣象,放肆紅線凝聚,桃花盛開,正是喜事降臨之相,不知道是要問姻緣呢,還是姻緣呢,還是姻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2章 想修真嗎?我教你

  手裏攥著玉扳指跑出巷子,梁夕大口喘著粗氣,感覺背後都濕透了。

  一路跑到這附近最大的當鋪德勝典當行,看門的夥計一看到梁夕來了,笑道:“小夕子,這次不會又是來當你的那件破棉被吧,上次你用你的被子騙了我們掌櫃二十多兩銀子,掌櫃還沒和你算賬呢。”

  梁夕此刻救人心切,哪有心思和他磨嘴皮子,要是平時估計會說“那可是冬暖夏涼的輕裘芙蓉帳,二十兩銀子就被掌櫃收去了,我可是心疼了好幾天呢,自從沒了那被子,我現在可是飯也吃不香,覺也睡不好,別提多難受了。”

  現在只是急忙一擺手就掀開門簾鑽了進去。

  “你最好小心點,掌櫃的氣好像還沒消呢。”夥計衝著他背影提醒一句。

  掌櫃的看到是梁夕,原本正想著拿起掃帚把他趕走,但是看到梁夕拿著一枚戒指在自己眼前飛快一晃,他的瞳孔瞬間縮成一條線,滿是褶子的老臉都快皺成了一朵菊花,眼神不斷往梁夕手裏打量著:“小夕子,你那——”

  看掌櫃的臉色,梁夕估計這扳指和自己預料的一樣,是個好貨,當下直接道:“別廢話了,多少銀子你看下,我急用,來路肯定不會有問題,我用腦袋做擔保。”

  掌櫃的接過玉扳指的時候手都直顫,望了一眼後二話沒說,立刻簽出一張八萬兩的當票交給梁夕。

  “噗!”梁夕看到當票上的字,眼睛瞪得滾圓,瞠目結舌道,“八、八萬兩!”

  八萬兩是什麼概念,東城最大的何員外的那棟宅子也就六萬兩銀子,佔地千畝。

  掌櫃的以為梁夕嫌低,急忙把玉扳指往懷裏收了收:“我說小夕子,我們是老相識了,這個價格絕對公道,整個陽都城只有我會給你這個價,其餘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3章 大神你就包-養我吧

  “修真?”梁夕又一陣激動。

  宇文青陽點點頭:“我是天界的人。”

  要知道修真者在自己的國家,乃至整個大陸都是最頂層的存在,就連王侯將相都要以禮相待。

  相傳民間素有賢王美譽的謹王爺——當今聖上的親弟弟就是楚國最大修真門派天靈門的一位記名弟子。

  不過梁夕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的樣子,滿臉狐疑上上下下打量著宇文青陽:“你既然是修真的,而且還是天界的人,為什麼還被人打成重傷。”

  不等宇文青陽回答,梁夕臉上立刻露出一副我懂了的奸詐笑容:“賭錢不給銀子?吃霸王餐還是玩了人家老婆?嘖嘖嘖,被天界的人戴了綠帽子,這帽子想必綠油油十分顯眼吧。”

  宇文青陽笑笑,倒是不和梁夕爭論這個話題:“誰和你說過天界的人就不能受傷?”

  梁夕不同意他的說法:“天界的人怎麼會受傷呢?天界的人都是可以在天上飛來飛去,吸一口氣就是一陣颶風,吐口口水都能造成山洪暴發,你說千軍萬馬都搞不死的人能受傷?”

  聽到梁夕的敘述,宇文青陽啞然失笑:“你說的那些現象只是修為極為高深的人才能做到,你們人界不也有人修煉到一定的境界可以那麼做?其實修道最深的境界不是你說的吹氣成風。我先問你,你怎麼能相信我是天界的人?”

  “嗯。”梁夕沉吟一下,從口袋裏掏出一錠銀子放在桌上,板著臉對宇文青陽說:“你要會飛,然後把這錠銀子變成金子我就相信——”

  話沒說完梁夕的眼睛瞪得巨大,他看到宇文青陽雙腳離地慢慢飄了起來,全身裹在一層若有若無的白光中,然後身子緩緩地倒立了過來和梁夕平視。

  伸手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4章 你這是灌頂還是灌腸?

  “你你你你你……”梁夕手握筷子夾著一隻雞翅抖個不停,看上去那根雞翅仿佛是要展翅飛翔一般,“你怎麼知道我想用金馬桶?還有你剛才說什麼?萬年真力?”

  即使不是修仙的人,梁夕也還是知道修真者的實力是根據他們自身真力的多少來判斷的。

  一般的高手有個百把年的真力就幾乎能翻江倒海了,這萬年真力豈不是能把天捅個窟窿?

  宇文青陽趁著這個功夫打量著梁夕,微微點著頭,自言自語:“品行不錯,除了貪財一點。”

  梁夕聽得直翻白眼,您這是誇我呢還是損我呢。君子貪財,盜亦有道,這可是聖人說的。

  “你加入天靈門對你有利無害,有我的幫助,你通過測試根本可以說是易如反掌,你還猶豫什麼?”宇文青陽慫恿著梁夕,那口氣那神態在梁夕眼裏就和賣大力丸的沒有兩樣。

  不過梁夕自己倒也很是心動,修仙啊,不知道多少人想去都去不了呢,而且還是楚國最大的門派天靈門。

  不過——梁夕疑惑地看了眼宇文青陽,撇撇嘴道:“你不會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讓梁夕吃驚的是宇文青陽居然點點頭。

  “你想做什麼!”梁夕後腦冷汗直冒,他居然就這麼光明正大的承認了,陰謀,絕對有陰謀!

  “天機不可洩露。”宇文青陽擺了擺手,“你要相信,我是不會害你的,你至少救過我的命,而且,讓你入天靈門,將來你可能——”說到這兒他欲言又止,神秘一笑。

  “你不說清楚我絕對不會聽你的,我是一個三愛青年,不能為了一己私利敗壞我的好名聲。”

  看梁夕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宇文青陽微微一笑點頭道:“其實我最欣賞你的還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5章 打出陽都城

  “改造你的身體自然要把你體內原本凡人的濁氣排進,這麼緊張做什麼?”聽到樓梯上砰砰一陣亂想,宇文青陽搖搖頭,坐到床上專心打坐等著梁夕回來。

  一路雞飛狗跳跑到茅房,梁夕解開褲子就是一陣稀裏嘩啦,頓時全身說不出的輕鬆。

  問題解決完畢,梁夕怒氣沖衝臉黑得像鍋底走回樓上去找宇文青陽算賬。

  剛一推開門,梁夕突然感覺頭皮一陣發麻,身子下意識向旁邊一閃,一道白色的光芒如一道利劍般貼著自己的胸前劃過,衣服瞬間被撕開一道大口子。

  “喂!你想殺人嗎!”梁夕一肚子的火氣走進屋子,剛回來這老小子就想殺人滅口,莫非是傳功,哦,是灌腸失敗了不成?

  想到這裡梁夕臉色一變,急忙在身上摸索幾下,特別是撐開褲子朝裏面望了一眼,該有的一樣沒少後才放下了心。

  “你跳一下試試看。”宇文青陽無視掉梁夕時而滿臉怒色,時而東西失而復得的表情。

  “嗯?”

  宇文青陽做了個照我說的做的手勢。

  不知道老小子要自己這麼做有什麼用意,於是梁夕很是敷衍的繃直了腿輕輕蹦了下。

  “我靠,我怎麼在這兒了!”梁夕抱著屋頂的橫樑驚訝地大叫,這衡量距離地面兩丈有餘,自己怎麼爬上來的?而且剛才還差一點撞破屋頂。

  腦子裏回憶著剛才的景象,自己蹬腳一跳——然後就到這兒了?梁夕緊緊抱著橫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佛跳墻?

  重新踏上地面的時候,梁夕滿臉的興奮,灌腸還是灌頂的問題已經被他拋到了九霄雲外。

  “老小子,我怎麼能跳那麼高了?老小子,你,你的臉——怎麼回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6章 走不出的森林

  他原本滿滿地以為自己這一拳足打得讓梁夕滿地找牙,但是梁夕在他拳頭就要碰到自己臉上的時候恰到好處地向後退了一步,讓吳長有這一拳揮了個空,人沒打到,自己反而差點閃了腰。

  吳長有不可思議地擦著自己的眼睛,梁夕則在體會剛才那種奇妙的感覺。

  對方的動作在自己眼裏慢得像是烏龜爬,而且更讓他感到神奇的是對方的身上似乎都泄出來一股淡淡半透明的紅色氣體,吳長有的動作就是順著這些紅色氣體來的,也就是說先有紅氣,然後下一刻吳長有才會做這個動作。

  還有一些顏色逐漸變淡的氣體,那是吳長有第二步第三步等等接下去要做的動作。

  於是梁夕就等於是提前知道了吳長有接下去會打向自己的哪,是用拳頭,或者腳尖,或者是,額,胯下的兇器。

  毫不誇張地說,梁夕現在完全可以知道吳長有一盞茶後會打向自己的哪個部位。

  眾人一開始都認為以吳長有常年打架鬥毆的身手,對付區區一個梁夕不需要盞茶的功夫,但是現在明顯不對勁了。

  吳長有看上去就像是梁夕花錢收買的一個低劣的配合著。

  每次都是梁夕先一步避開了,然後吳長有像是事先約定好的一樣,出招打在梁夕剛在站的地方。

  比如梁夕兩腿一蹬向上跳起,等他身子懸在半空的時候吳長有一個掃堂腿踢在他的腳下……

  這個場面詭異無比,眾人的下巴砸落了一地。

  吳長有越打越快,額頭上沁出細細的汗珠,梁夕動作看似慢悠悠的,但是每次都能恰到好處避開對方的攻擊,臺上唱戲的都沒他們配合這麼好。

  一套亂拳打完,吳長有額頭上汗珠滾滾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7章 好兇惡的一條蛇

  看了看被濃密的樹葉遮住的太陽,梁夕拎著中午的食物往溪水邊走去,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既然半年能走下來,再多走幾天也是無妨。

  只是雖然誤了天靈門不能成為修道中人那是小事,但是如果被宇文青陽當成自己言而無信,那對梁夕來說絕對比殺了他還要難受,所以在休息好的前提下還是要抓緊時間趕路。

  熟練地將兩隻小花兔(梁夕想不出怎麼稱呼這會往外射水箭的動物,於是就暫時這麼稱呼它們)開膛破肚,然後在溪水裏把血水都洗乾淨了。

  趁著這個功夫梁夕對著溪水照了照自己。

  溪水倒映下,自己頭髮用一束草隨便紮在頭上,臉倒還算乾淨,只是全身的衣服破破爛爛,幾乎成了布條子。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森林裏那麼多的灌木左一拉右一扯,偶爾還要和一些兇猛的野獸搏鬥一番,現在還能穿在身上已經算是奇跡了。

  衣服雖然大半年沒洗沒換,但是一點異味也沒有,梁夕估計這也是因為自己被宇文青陽改造了身體的緣故。

  這一年的奔波不僅沒有在梁夕的臉上刻下風霜,反而讓他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臉更顯得英氣十足。

  對著溪水看了一會兒,梁夕嘿嘿一笑:“不穿得破爛點,怎麼能掩蓋我的絕代風騷。”

  心滿意足提著兩團被剝乾淨皮毛的嫩肉走到小溪邊上,梁夕清理出一片沒有樹葉的空地然後開始他琢磨了半天才成功的——鑽木取火。

  將燃起的小火苗細心地慢慢引起來,當形成一團火堆的時候梁夕將枯樹枝丟進去,然後用一根樹枝將兩團肉串起來架到了火上。

  片刻後原本粉嫩的肉塊表面就浮起一層好看的焦黃,香油也不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8章 人-獸?好吧,幫你一次

  一擊未中,巨蛇扭動著身子迅速轉過身來重新對著自己的獵物。

  梁夕也趁著這個機會定睛望去,一時間愕然,距離巨蛇十幾丈遠的空地上四腳著地站著的居然是一隻通體雪白的小狐狸。

  小狐狸全身纖塵不染,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翹起仰頭盯著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巨蛇。

  一擊未中後巨蛇似乎沒有被激怒,反而慢慢將自己的身子放開,尾巴向遠處鋪去,上半身盤旋著,嘴裏紫黑色的信子不時快速伸出來一下,靠著空氣裏的氣味捕捉著目標的位置。

  突然蛇頭向旁邊偏了偏,兩眼朝著梁夕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有些疑惑。

  梁夕嚇得急忙把頭縮了回去,背靠著木樁,心裏暗暗祈禱不要被巨蛇發現。

  傳說蛇吃食物的時候都是整塊吞下去的,梁夕可不想自己還帶著意識就和蛇腹裏的胃液糾纏在一塊兒。

  確定了那股闖入的陌生氣味不會給自己現在的捕食帶來威脅,巨蛇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那只小白狐身上。

  過了一會兒見沒什麼動靜,梁夕鬼鬼祟祟又把頭伸了出來,心想這條蛇要吃這麼小一隻狐狸幹嘛,這和一個人吃芝麻粒有什麼區別。

  就在梁夕胡亂猜測的時候,小狐狸慢慢蹲坐下來,背挺得筆直,脖子上漸漸浮現出一抹銀色的光暈。

  “那是啥!”梁夕急忙擦擦眼睛凝神望去。

  他記得宇文青陽當時傳功給自己的時候身上也有白光。

  “狐狸也會修真?”梁夕瞠目結舌,天靈山果然是修真門派所在的仙山,居然連只動物都比普通人能幹點。

  更讓梁夕驚得掉了下巴的是那條蛇居然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是的,梁夕敢拿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9章 不會摔倒兩次的神算

  巨蛇往前游動的身子突然停止,尾巴掄直了攜帶著千鈞之力朝著梁夕橫掃過來。

  碩大的尾巴掃斷了一整排的樹木轟然而至,梁夕此刻已經沒辦法閃開,仗著自己有萬年真力護體,一橫手朝著蛇尾推了過去。

  剛剛趕到的小狐狸看到這番景象,小小的嘴巴張得老大,一扭頭不敢再看。

  梁夕只覺得一股大力轟到自己手臂上,透過手臂傳至胸口,心肺仿佛移了位一般難受,喉嚨一甜,撲哧一口吐出一大口鮮血,身子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向後飛去,從嘴裏噴出的鮮血在半空劃出一道妖異的弧線,身子一直撞倒了七八棵樹後才重重摔到地上。

  巨蛇這一尾掃中梁夕,它自己也好受不了多少,尾巴上傳來的劇痛讓它的身子都痙攣地繃得筆直,眼神中居然露出一絲驚駭的神色。

  解決了梁夕,巨蛇再次尋找起小狐狸的蹤跡。

  小狐狸因為之前梁夕幫過他,此刻它也關心梁夕的安危,急忙幾個竄身跳到梁夕栽倒的廢墟那邊。

  可惜斷掉的大樹都堆在一起,根本沒有辦法找到最下面的梁夕,估計已經成了肉泥了。

  小狐狸眼神裏透出一絲憤怒,要是梁夕此刻看到的話一定會又會嘖嘖稱奇:天靈山果然是神奇的地方,就連小動物眼裏都能透露出喜怒哀樂了,不知道給它們算命的話它們會不會付銀子。

  兩隻動物再次對峙的時候那堆著的樹木突然微微動了下,雖然幅度很小,但是站在上面的小狐狸卻是感覺得清清楚楚。

  狐狸亮如點漆的雙眸閃過一絲驚喜的神采,但是更多的是不可思議。

  要知道,一個普通人被這麼巨大的力量撞上一下最輕也是全身骨頭寸斷,怎麼可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10章 大樹長出了觸手

  小狐狸被巨蛇的尾巴卷住,舌頭都從嘴巴裏吐了出來,滿臉的痛苦根本無法掙扎。

  梁夕心中懊惱萬分,急忙抬頭向上望去,一人一狐視線在半空中猛然對視。

  小狐狸眼中的絕望、不甘、淒苦落在梁夕眼裏,梁夕的心弦猛地一顫。

  它被巨蛇卷住自己也有責任!

  想到這裡,梁夕不再猶豫,一咬牙幾個助跑高高躍起抬腳就朝著巨蛇的脖子踹去,原本清秀的面孔此刻也是猙獰無比。

  被宇文青陽灌頂輸入萬年真力後他的爆發力達到了驚人的程度,這一腳踹下去夾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

  巨蛇根本沒想過一個凡人居然能有這麼大的力量,被梁夕正中脖子,頓時巨大的蛇身轟咚一聲撞進旁邊山崖裏,碎石亂飛塵煙四起。

  見到梁夕奮不顧身前來相救,小狐狸眼中驀然閃出一抹複雜的神采,趁著巨蛇遭受重創的機會狠狠一口撕開它纏著自己的尾巴逃了出來。

  山體倒塌的轟鳴聲震得人耳膜發疼,梁夕落到地上時眼前全是飛揚的塵土根本分不清方向,腳下磕磕巴巴差點摔倒。

  “下次絕對不鑽密林子了。”今兒吃了虧的梁夕狠狠一口吐沫吐在地上,話剛說完,突然感到頭皮發炸背後的汗毛根根豎起。

  自己的面前悚然出現一個巨大的紅燈籠,腥臭味帶著巨大的吸力朝著自己當頭壓下。

  梁夕睜大眼睛只看到滿是褶皺的蛇嘴內部獠牙交錯,黏液從上顎滴到地上,粉色的臂肉不斷蠕動。

  “去你媽的!”巨大的恐懼讓梁夕的憤怒瞬間到達頂點,隨手抄起身邊一截斷木朝著蛇嘴裏戳去。

  巨蛇在這片森林裏從沒像今天這麼窩囊過,獸性也被徹底激發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