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傳說 作者:九月陽光 (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野人傳說 作者:九月陽光 (連載中)

野人傳說 作者:九月陽光 (連載中)

第一章野人傳說

    二九八八年六月三十一日,晚上七點整。

    “各位觀衆,現在向大家播報一組最新消息,帝國生物研究院的陳曉生博士與其組員在西海浩瀚的深海島域捕獲一個野人,揭開了千年來對野人神秘的傳說,現在這個取名風的野人生物此刻正關在研究院裏,接受最細致的研究與檢查,本台將繼續追蹤相關的事件報告……”帝國新聞署總台那漂亮的播聲員,用最甜美的聲音向帝國所有民衆播報這組最特別的新聞。

    對于野人的傳說曆來已久,只是卻無人真正的能夠捕捉到實證,更不要說對野人進行所謂的細致的研究了,所以對于這種似有似無的野人說法,在科學上都是毫無依據的,可是此刻這專們從事生物遺傳研究的陳曉生博士卻突破了這個領域的界限,在全世界有可能出現野人的地方進行搜尋,終于在西海一個孤島裏發現了這個野人的行蹤。

    撕裂了三層最堅韌的金蠶綿絲網,最後還是被一種稱爲萬年眠的高濃縮麻藥槍打中,三克萬年眠的麻*醉藥,可以麻醉六只大象的份量,卻只是讓這野人短短的昏睡了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已經夠了,等野人風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被關進了船艙裏最堅硬金屬制作的柵欄裏。

    只是第二天一早,當個別的民衆打開電視屏的時候,那帝國新聞署總台竟在發出了緊急通告:“各位觀衆,帝國安全部發出A級的通知,昨天運達帝都的野人風,昨夜已經越欄逃脫,據初步認定,風帶有很強的暴力沖動,請各位市民注意自身的安全,務必小心,如果有哪位市民看到他的形蹤,請拔警署緊急電話,六六八八八……”

    這一連二個新聞,造成了很大的一陣轟動,所有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身體資料

    一份很簡單的資料已經送到林雲龍的手裏,即使此刻已經是日照三杆,但一夜未眠的他還是對著手裏資料呆呆的發著愣,他沒有想到十五年過去了,那場噩夢不僅還沒有散去,此刻依舊回到了這裏,難道當初毀滅得還不夠徹底麽?

    幽幽的眼神帶著一種淩厲的晶光,這是一種噬血般的怒氣,十多年來這還是他第一次有了毀滅的**,看著眼前的資料,他就想起當初的‘人神計劃’,那已經是一種超越人類的特殊存在,而且是一種無法駕禦的力量。

    這份資料是陳曉生博士傳真給他的,因爲從這份資料,他知道這件事已經超出他所能處理的能力,所以向林雲龍所在國家安全部求助,而正巧林雲龍這個國安部的負責人就是當年‘人神計劃’的參與者之一。

    資料雖然簡單,只有幾項指標,但卻帶給林雲龍太多的震撼,此刻放下所有的思索,又把眼睛看到這份資料上,細細的研讀著,希望從中發現更多的線索,資料的最上面寫著:野人風身體指標初步查驗明細,下面就是一組組數據。

    一、心跳每分鍾三十次,心髒收縮強勁,吸放比例是正常人的三至五倍。

    二、全身肌肉發達堅韌,是普通人的八到十倍,特別是手臂與大腿的肌肉,已經超出了正常的發育水准,是正常人的十二倍以上,還在持續的增長中。

    三、身高一米八三,體重八十公斤,還處于最活力的生長階段,初步估計……年齡在十五到十七歲之間。

    四、擁有和現代人一樣的大腦整體,但大腦開發率爲百分八十以上,是現在人類的十到十五倍。

    五、知識水平還處于原始狀態,屬弱智型,但野外生存技能超強,按初步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玉女春色

    龍詩靜全身如火一般的狂燒,這並不是怒氣,而是身體裏濃郁的**,雖然小姑獨處了二十二年,但這種發自內心的騷動還是如此的激烈,不過不管是誰喝了三杯滲入淫春丹的烈酒,都抑制不住那種原始**的,如果不是她身俱龍家的七情真勁,這會兒可能早已春潮泛濫成災,癱軟在車裏了。

    她知道自己長得很美,美得可以讓任何男人都爲她神魂顛倒,只是家族的壓力讓她沒有時間考慮這一切,可是她沒有想到那個無恥下流,卑鄙龌龊男人竟然用這種方式來對待她,爲了掠奪她的身體,他竟然用她的妹妹作爲誘餌,強迫她喝下三杯放有淫春丹的烈酒。

    只是他們也太小看七情真勁的威力,她強壓著這濃郁的**折磨,強下殺手,硬是滅掉了其中的三人,另外的四人與那個禽獸一般的男人見情況不對,立刻逃走了,如果不是身體**的折磨,她肯定會把這些人挫骨揚灰的,待到龍家的人趕到,她已經到了快要迷失的境地。

    把妹妹交給長老,她就以時速二百公裏的飚車速度趕來這裏,想著盡快把身體裏的**用內勁化掉,那種春意淫蕩的春潮早已經化成千蟻一般在她的身體裏移動,讓她全身奇癢無比,女人醉人的芳香亦也是淺流溪水,刺激著她最狂烈的潛在**之泉。

    不過她沒有想到,當她用力關上臥房門,扯掉身上衣服的時候,那豔美的風景早已經被一個野人看得清清楚楚,平時的她不會如此的不濟的,只是此刻春心蕩漾,哪裏有心思查看這四周的境況,而且這裏是龍居大廈,高達百層,她更不會想到有人會爬到這裏來。

    赤身**的沖進洗浴間,那冷水一淋,龍詩靜她恢複了幾分神智,下一刻立馬盤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歡愛深情

    當那身體一陣疼痛過後,血色的紅梅已經濺落床單,淚痕依舊的龍詩靜已經放棄了內心的掙紮,把一切都交給自己身體裏的**,無盡的向這個雄性動物索取著。

    “如果人生只有這次機會,那就讓我盡情的放蕩一次吧!”

    風也沒有想到,這般香豔的野合竟然帶起他身體種種的異樣,不僅快感如和煦的陽光,溫暖的春風,還如在那仙境裏暢遊遨翔,讓他留戀忘返,不自由的扶住這在他身上不斷抖動的母狼身體,享受著這一切甜美的滋味。

    蓦然一股滲入心肺的水潮從那交合之處蘊量而成,沿著他的身體肆意橫流,由下而上,一直流入他正在美滋滋暢想的腦海裏,如果飛流直下的河水,激起了數道如煙花一般的電光,接著轟的一聲,在他的思感裏爆裂,許多從不曾有過的東西一下子布散在風的記憶裏。

    飽漲的疼痛讓風用力的捂住腦袋,而身上的龍詩靜被**迷失,還是不停的發泄著狂亂的渴求,風突然蠻性大發,那如野獸一般的怒吼從他的嘴裏發出,一下子翻身而上,把那不安份的龍詩情壓在身下,扶住豐腴白玉的大腿,放肆瘋狂的征伐起來,在那撕裂般的痛楚裏,風只有一個念頭:我是人,我是人……

    纏綿的春歌無限的奏響,真是無盡誘人的春波,此刻也沒有人能分清,這放縱的野合究竟是風的索取還是龍詩靜的發泄,只是一種豔色的紅光包融在風強壯的身軀上,如那浴火鳳凰一般的洗沐著他的身心,**繼續交融著。

    天已經亮了,柔和的陽光已經從那窗戶間波蕩開來,照著這寬大軟臥床上一雙交纏著的人影,龍詩靜不是一般的弱女子,當清晨的第一抹清風吹拂過的時候,她已經恢複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蠻**望

    風睜開眼睛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一雙透亮的媚目,還帶著一種羞意融融的深情,俏麗絕色的容顔已經飽含著期待,見到他醒來,愉悅的興奮已經閃現臉龐,趴在床邊的身體更是向他靠近了些,幽幽的開口問道:“你、聽、得、懂、我、的、話、麽?”既然已經知道這個男人是從未現世的野人,這龍詩靜連說話都變得柔聲輕漫,與平日裏她潑辣的本性真是判若兩人。

    真的好是奇怪,昨夜他做了一個最美的夢,夢中找到了他渴望多日的母狼,與他一般的可以二只腿走路的,只是爲何此刻這莫名的聲音,他竟然能懂,一種從未有過的熟悉感在他的腦海裏滋生漫延。

    “女……人,我、我的……”這是風說出的第一句人類的語言,沒有想到這個野人也會說話,龍詩靜心中大喜,卻沒有想到下一刻,她已經被這個野人摟進了懷裏,似乎要讓她知道,她是屬于他的女人。

    只是這種甜美而幸福的感覺還沒有滿足,龍詩靜就感受到了異樣,這男人的一只手已經蠢蠢欲動的伸進了她的胸脯,撫弄起她少女身體最豐碩的果實,懷著一種羞意而春蕩的情緒,這龍詩靜也無意抗拒,此時此刻,她已經把這個陌生的男人放在了心底,把自己徹底的獻給了她。

    “我叫龍詩靜,你叫什麽名字?”看著這個男孩般的男人對自己身體嬌軀的迷戀,這對做爲女人的龍詩靜來說,反而生出了幾分自豪,任由著這純若清水般的男孩隨著身體**撫摸自己的嬌體,反正自己已經是他的女人了,被他撫愛一下又有何妨,昨夜以前,龍詩靜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如此放縱自己,把最絕美豔色的女人身體這般的給一個男人羞意的撫弄揉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柔情綿綿

    看著這重新幻變的小男人,龍詩靜俏臉染上幸福的紅潮,她剛開始就從這風的臉形看到他十分的俊美,但這汙垢去淨,她才知道自己已經有一種情蔻初開的芳心悸動,這是每一個年青女孩見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都會有的一種羞意。

    深邃的眼眸如最迷人的星空閃爍,散發著一種穿透黑夜的暖流,讓龍詩靜即使是在幫這個心愛的男人修整的時候,也渴望著與他肌膚相親,不舍分開片刻,強健的軀體是她見過所有男人最健美的一個,玉手撫去,隱隱有一種勃發的生命力,在裏面蘊衍流動。

    淋著暖流的水潮,所有的汙垢一掃而盡,就是那修長的手指利甲龍詩靜都沒有發過,從一刻起,這個被人稱爲風的野人就是真正的男人,還是她龍詩靜的男人,她要給他最好的一切,因爲天意的相遇,他注定了成爲今生她至死不渝的愛人。

    嫣紅的小嘴唇都有些火辣辣的疼痛了,這個小時的時間裏,都不知道被親了多少次,弄得龍詩靜絕色的紅潤似乎就沒有消散褪去過,十五年沒有見過女人,不要說是此刻像龍詩靜這般的美人,就是看到恐龍估計也會當成美女了。

    不過經過這最親密的接觸,龍詩靜的確感受到這男人的野性,或者說除了姓名,他一無所知,不過嘴裏的嘻嘻笑聲倒像小孩子一般沒有停下過,而且更讓這初成少*婦的龍詩靜羞赧的是這個看起來很是年輕的小男人,對她的身體異樣的迷戀,手總是喜歡放在她最敏感最羞人的部位,撩撥著她最深的**之潮。

    好不容易把一切清理幹淨,看著這俊美修長的小男人,龍詩靜心裏欣慰而又興奮,也不敢這般赤身**的與他多呆,生怕這個異常狂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試探遭殃

    她看到了一個很健碩的男人背影,雖然在國安部裏有所有龍家人的資料,而且每一個她都認識記住了,但這個背影無影知道,絕對是她不認識的陌生人,疑惑的心裏正在思慮,龍家什麽時候又多了這個奇怪的男人,知道這裏是龍居廈,她當然更知道這百層的樓面是龍家二個小姐的私人空間,據無影腦海裏的資料顯示,這二個小姐並沒有男朋友。

    那雙**在台面外沿輕輕的移動,帶動著她的身形向窗戶的那一邊靠近,這會兒她只想看看這個男人的臉,在龍家出入的所有人都是國安局關注的對象,這不僅是因爲龍家的富裕,更有著無影所不知道的秘密,雖然她是國安局最高級的異能組組長,亦沒有獲知的權力。

    一陣風,來得很是突然,讓這無影身形晃動,本來沒有地方依力的她只得輕輕一觸,把玉手柔柔的抵住了那玻璃上,企圖穩住這搖擺之勢,只是她沒有想到,裏面的男人耳力之強,簡直是驚世駭俗,她的手還沒有從玻璃上離開,就聽到一聲爆喝:“誰?”

    她想走,就憑這她自己都聽不到的聲音,那男人就發現了自己的身形,這個人已不是她所能對付,正待身形一轉,**用力,想身形飄開逃走,已經晚了,一只手,一只白白淨淨的手已經快如閃電一般的從窗戶裏伸出來,很是淩厲的抓住了她的衣領,蠻力大發,無影還來不及反抗就已經被扯了進去。

    風從電視裏學會了很多東西,不然他哪裏會出口大喝,那些存入他腦海裏的所有的話語與圖景都已經融成他的一部分,這一刻對這個都市來說,他已經不是陌生人,或者知道的還比一般人更多,這一切皆因爲他有著不同與人類的大腦,因爲他雖然是人的身體,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受辱圖報

    雖然這無影已是一臉的動容,但是對風來說,此刻只想著掀開她這母性女人身體的嬌美,也許是一種天生的本性,自從領略到龍詩靜身上甜美的滋味,他開始對這種以前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感覺有了很大的興趣。

    面對這似傻非傻的男人這強硬的霸道,無影心裏暗暗叫遭,正在這時,門鎖發出“咔嚓”的聲響,龍詩靜甜美的嬌語已經在門口響了起來:“風,風,趕快來幫我提東西,真是累死我了。”

    聽聞這熟悉的聲音,風心情興奮一躍,就已經從無影的身上爬了起來,雖然一樣的嬌美,一樣的清香,但在風的心裏,龍詩靜才是她最重要的人,在無影的震愕間,風的身影已經沖向門口,把這豔美盡露的無影毫不留戀的抛卻一邊了。

    這可惡的臭男人把她的衣服脫到一半,竟然對她沒有了興趣,這對她還真是一種很沈重的打擊,但此時的無影已經沒有心情幽怨,雙手把胸前的衣衫一合,人已經從窗戶間閃出去,不然讓這龍詩靜大姐發現她來光顧,又不知惹出什麽事來。

    “老婆,親一口。”風已經把這龍詩靜抱住了,從電視裏學的,老婆回家,要給你安慰的香吻,讓那嬌喘籲籲的龍詩靜嗔怪的對他送上一雙白眼,這個小男人,啥時候想的都是占她的便宜。

    “風,你、你這是怎麽了?”才剛一進屋,龍詩靜就已經發現了異狀,這裏有一種能量散發的氣息此時還沒有消散,重要是這裏還有夾融著一種清香,似乎很是熟悉,在哪裏有聞到過,然而這一刻,龍詩靜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風胸口那衣衫燒焦的破洞裏。

    “這、燒的,有個母的女人進來了。”雖然話還是有些怪異,但是比龍詩靜出去之前,順暢了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再次遭擒

    夜已經深了,填飽了肚子,這風馬上就有了性趣,擦了嘴巴,那龍詩靜連桌筷都沒有收拾,就被她拉到了床上,大戰了三百個回合,春潮已經蕩漾了三次,而風還是生龍活虎,似乎把十幾年壓抑的野欲一下子突發了出來,但龍詩靜卻慘了,躺在床上依在風的懷裏,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看了幾個小時的電視,風懂得了不少的東西,讓龍詩靜很是驚訝,相詢之下,才知原委,于是這龍詩靜又把風拉到網絡的視屏前,讓他浏覽無限的網絡知識,那道紅色的光芒再現,彌漫在這寬大的私人空間裏,如染上了紅雲,映紅如霞般的蕩漾。

    即使是像龍詩靜這般的高手,呆在這紅霞裏,也如溺水的小孩樣無助,根本站不穩腳跟,看著這心愛男人對那網終的癡迷,她悄悄的退回到臥房裏,這才阻擱住那紅色氣息的侵蝕,不過她的心裏真是驚憾至極,這種紅色的光芒與家族絕密檔案裏記載的一模一樣,難道風也是當初神人計劃的一份子?

    只是當她懷著不定的心情在默默的思緒翩翩的時候,不知道什麽時候,風進來了,第一件事是扯去了她身上的唯一的一件睡衣,這時的龍詩靜已經習慣了,反正天氣暖和,她故意穿得很少,爲免所有的衣服在這笨手笨腳的小男人手裏,又被撕成碎片。

    一連三次的情愛交融,真是讓龍詩靜徹底的品味到情愛臻境,那滑膩的花房還淺潮溢流,甚至連那豐腴的**此時都沒有合攏,在風的渴望眼神中,被無盡的戲谑著,明知道她不堪負荷,這個小男人還是如牛一般的企圖挑起她潛在的每一份**。

    外出回來的時候,風已經知道叫她老婆了,現在在這床上,風更是又改了另一種稱呼,這也是剛從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十章赤裸美人

    全身**,豔色全露,無影已經沒有心思想任何事,很是受驚的跳上了床,一下子就把床上的被子拉起來,裹在自己的身上,這個時候,她還都沒有注意到,龍詩靜早已經躺在床上,看著這一幕最精彩的好戲,不僅對老公的身手羨慕不已,這小女人的身材也同樣的讓她豔羨,看來老公說的沒有錯,胸前的那對白玉球還真的比她這個姐姐要大上幾許。

    龍詩靜也是一絲不挂,但她沒有一絲的羞意,與這個男人狂歡縱愛,身上哪個地方沒有被侵略占盡,還有啥好害羞的,雪白嬌嫩的肌膚在瑩光下,散發著誘人的氣息,**交纏的深處,還隱隱約約可見浪蕩的潮痕,讓風都不由又想起剛才的甜美滋味,**一下子在他的身上表現得很是分明,才松軟的火熱此刻又澎漲起來。

    “我說無影小妹,你這三更半夜的,跑來我們夫妻的床上幹什麽?難到想來勾引我老公麽?”龍詩靜吩咐要脫得一絲不挂,風還真的沒有留寸布給無影,連臉上的面紗都已經被扯下了,明明知道這個小女人是對自己老公的疑惑,才來查探,這時卻先發制人,戲谑的開口問道,一只手還輕輕的撫摸著自己潮紅的大腿,把最美的春色讓這心愛男人盡情的欣賞,她才不想比這無影差。

    “啊,詩靜姐,你、你也在啊!”無影心裏真是亂套了,沒有想到看到這個**的男人,此刻這床上還有一絲不挂的龍詩靜,不用問也知道這會兒小倆口在親熱,被她給攪局了,現在最尴尬的是她也變得一絲不挂,都不知道如何開口了。

    “姐姐我當然在,你難到不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看樣子現在無影妹妹對我們龍家不放在眼裏了,我把林雲龍叫來,讓他給我一個交待。”手已經很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