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末年外交啥『特色』 - 歷史文化 - 社會國家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轉貼] 滿清末年外交啥『特色』

滿清末年外交啥『特色』

滿清末年的外交,在今天看來,肯定是『弱國無外

  
    交』的最好例證。但近日讀一些清末民初的史料,卻發

  
    現當時的外交,與其他弱國相比,又有著突出而典型的

  
    滿清特色——那就是被當時列強稱為『兒戲』的特點。

  
    當時的英國公使威妥瑪是這樣描述當時滿清的外交

  
    部——總理衙門及其大臣的:

  
    『總理衙門大臣,皆喃喃學語之小兒耳。擊之則號

  
    哭,撫之又驕慣。左手打之,右手摩之,乃對中國外交

  
    家之善法也。』

  
    威妥瑪的左右兩手,其實就是我們常說的軟硬兩

  
    手。但中國的外交家被他說得如此不堪,當然也就沒有

  
    任何尊嚴可言。據《清稗類鈔》一書記載,有位中國駐

  
    日本公使竟然遭到了各國公使的公然戲弄,在大庭廣眾

  
    之下用指頭彈該中國外交官的面頰說:『貴公使福人福

  
    相,尊面之滑潤,尚如嬰兒。』又扯著他的朝珠說:

  
    『貴公使有此奇寶,宜終日玩不釋手,如小兒之得食物

  
    也。』該中國外交官也不敢還以辭色,只是訕臉陪笑,

  
    生怕一惱怒就『引起國際糾紛』。

  
    中國外交官沒有尊嚴,首先是個人原因,實在太愛

  
    佔便宜,太貪婪無恥。有位俄國駐華公使每次和滿清朝

  
    廷大臣交往,都要投贈金錢為禮物,但對外又到處宣

  
    揚:『今日又投若乾錢,與小兒買饃饃也。』

  
    然後是森嚴的等級制度,導致中國外交官在洋人面

  
    前也將奴纔性格顯露無遺。英國公使威妥瑪在他的日記

  
    中是這樣描述中國的總理衙門的:

  
    中國雖事權不一,然大臣仍不敢各抒己見。每使臣

  
    發一議論,則各人以目相視,大臣視親王,新入署之大

  
    臣,又視舊在署之大臣。若親王一發言,則各人轟然響

  
    應,亦莫非是言。若親王不言,諸大臣必不敢先言也。

  
    一日,餘至署,諸人相顧,無敢先發一語。餘不能復

  
    耐,乃先發言曰:『今日天氣甚好。』而諸人尚不敢

  
    言。唯沈君某者,似覺不可復默,乃首答曰:『今日天

  
    氣果好。』於是王大臣莫不曰:『今日天氣果好。』不

  
    啻如犬之吠影吠聲雲。

  
    挖苦到了極點,但讀來卻一點兒也不感到誇張和陌

  
    生。那麼如果有外交官在洋人面前講求尊嚴的話,又會

  
    是什麼下場呢?同治年間有位叫唐景星的外交乾纔,就

  
    曾經嘗試過。《清稗類鈔》還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

  
    每歐使盛氣相凌,諸大臣輒頸縮相顧,不敢發一

  
    語。於是外人玩侮益甚。一日,駐華英使威妥瑪爭一事

  
    未得,輒拍案厲聲。唐忽奮拳起曰:『威妥瑪,汝何得

  
    如此!』威怒曰:『汝何故無禮,敢直呼我名!』唐

  
    曰:『此何地,而汝敢拍案,吾何得有禮於汝!』威出

  
    不意,聞是言,遂稍斂其威。然諸大臣終以唐在衙門恐

  
    啟釁端,遂出之。

  
    唐大人不過是根據外交禮儀據理力爭維護了一下起

  
    碼的人格和國格尊嚴,王公大臣們也怕他惹出『國際糾

  
    紛』,把他調離了外交部門,可見當時的滿清外交官員

  
    不僅像小兒,更是洋人的奴纔。就是在洋人面前稍微有

  
    些尊嚴的李鴻章大人,在日本與其首相伊藤博文會談

  
    時,伊藤博文也要在宴會上出李鴻章的洋相。他當眾口

  
    佔一聯請李鴻章來對,上聯竟然是

  
    『內無相,外無將,不得已玉帛相將』

  
    直說我泱泱大國根本沒有經世治國和抗擊外侮的有

  
    用之纔,所以纔會向日本納貢獻寶割地賠款。而李鴻章

  
    竟然對不上來,更不要說維護尊嚴。後來有一浙江幕僚

  
    為李鴻章獻出下聯,對得很工整,但讀起來卻是一種強

  
    烈的『阿Q』精神:

  
    『天難度,地難量,這纔是帝王度量』

  
    戰敗之後玉帛相將,這度量確實夠大,好像當時的

  
    中國天生來就是為洋人做貢獻負責任似的。而列強的左

  
    右兩手,說穿了就是吃准滿清統治者死要面子不怕活受

  
    罪的奴纔稟性。用軟的一手給滿清面子以獲取大大的好

  
    處,用硬的一手又逼滿清要用更多的民脂民膏以換回在

  
    洋人面前的面子,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比我們許多中

  
    國人還更加了解我們的統治者,對中國國情看得更加清

  
    楚耶。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