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演 作者:夢青衣(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仙演 作者:夢青衣(連載中)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八十一章 傳送陣

    燕七恭手道︰“古前輩好。”李余也是跟著恭敬地問了一聲好。

    那老人忽睜開眼楮,他的眼楮渾濁無神,李余只是被他這雙眼楮掃了一下,剛才那種感覺又是出現了,他擺了擺手,道︰“恭喜貴宗,又收得一名好弟子。嗯嗯,你自便吧。”道完又合上了眼楮,不知神思到哪里去了。

    燕七與小虎兒道了聲別,就帶著李余走到東面的一間瓦房前,小虎兒也不糾纏,只是應了一聲,那瓦房的門是虛掩的,一推就可以進去。

    然而當李余進到屋子里面時,才驚訝的發現︰原來里面四周空蕩蕩,一無所有,只是屋子中間有一刻印在地上的陣法。看來這屋子只不過是蓋起來,做遮掩這陣法的作用而已。

    那傳送陣呈六邊六角形,數尺方圓,之中有金色符文刻印著,時不時有一兩個符文扭動一下,每個角中有一個雞蛋大的凹坑,凹坑一共有六個。

    世間陣法大都只是傳送數里的,十數里的,甚少見到可以傳送到百里之外。

    修為到了元嬰境,就可以建造傳送陣,但要對天地的空間法則,陣法的構成以及材料,還有遠古符文的作用,都有所精通才可以得創陣成功。

    法則,構成,材料,符文四種傳送陣的構成因素,要四項並重,就是有著半神修為的修士,建成的傳送陣法的傳送距離說不定比一位剛剛結嬰修士的差上十倍都有可能的。

    當然,這一切都齊全了,沒有一樣東西,傳送陣的運轉還是鏡花水月,一潭死水。那就是傳送陣的驅動力量︰靈石。傳送陣是一個瘋狂吞噬靈石,胃口無底的東西,傳送的距離越是長遠,所用的靈石就越加倍上去。畢竟進行空間折疊的能量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二章 朱雀山 劍宗

    見到了那幾座雄偉插入蒼穹的巨峰,燕七的遁光開始斜飛而上。李余看見那些巨峰自高處起,都是白雪皚皚,像是帶上了一頂白色的帽子,迥異于南方諸山。

    燕七之清光遁速極快,這時帶著李余,竟是威勢盡展,蕭殺之氣漫開,十數丈皆是清光蒙蒙,清光外面露出的劍芒在空氣中吞吐,發出“嘶嘶”的響聲,一路上,那些高飛的鷹鷲見著都是驚惶遠遠逃開,頓時撲翅聲“嘩嘩”大作。

    山間陣雨時常忽起忽滅,飛得近些竟是忽然大雨傾盆,光罩外,點點雨滴拍打在上面,但遁光之速,將其甩成了水霧,在後面形成了一水霧痕道,在空中劃出橫亙。

    只是數息,那些遠遠望見的巨峰便是臨近,只見兩座巨大無比的山峰如天門一般壓迫而來,這等巨峰只可仰望,哪里有半分敢談攀登。

    巨峰中有萬千條瀑布流泉半空垂下,像一條條玉龍般,空中散開的水霧,映著晨光,形成一道道的七彩斑斕的彩虹。

    山上蒼天古樹枝葉虯張,如巨大傘蓋,顯現出遠古滄桑的氣息。

    翅羽鮮亮的仙鶴及各種仙禽祥鳥在雲霧中頻繁出沒歡鳴,加上山中時不時傳來一兩聲猿猴的啼叫聲,讓人頓覺幽深浩渺。

    燕七目標卻不是這兩座巨峰,直接在兩山之間穿了過去。

    一路而來的風馳電掣,在高空中俯為望萬物萬景,李余心中已是酣暢不已。現在又目睹如此仙境美景,不禁血液沸騰,心思澎湃,此感更如當時月夜下听石散人高歌一曲《少俠游》。

    乘天地之正,御六氣之辯,以游無窮者,是為逍遙。難怪凡人在修行路上就是蹣跚艱辛,九死一生,也要成仙,駕臨眾生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三章 山下怪地

    李余心里有個小九九︰在乾坤道人的玉簡里曾提到過,朱雀山擁有一條極陽靈脈,山上應是火元靈氣旺盛之極,但是一路而來,所感應到周遭火元靈氣的含量只能說是一般,就是到了劍宗的宗門所在,也不過是稍微濃郁一點而已,與玉陽山相比竟是還要差點。

    照乾坤道人所說,極陽靈脈比起火陽靈脈要好上十倍甚至更多,何以如此不堪,難道有人抽取之中的精元修煉如乾陽聖火之類的功法,致使靈脈大傷而靈氣稀疏?李余正想著這些,一聲聲的問好把他的神思拉了回來。

    與燕七打招呼的修士有些是本門弟子,有些是登門來訪的道友,燕七隨意應付一下就帶著李余離開。

    燕七沒有往白色玉階上走,而是就近轉過幾棟樓閣,然後在一棟青柱紅頂的樓閣面前停了下來,這時有一位紅衣修士急匆匆地跑了出來,一見到燕七,就恭手朗聲道︰“燕師叔你好,什麼時候回來的?”

    看其急忙出來尋找的樣子,應是燕七用諸如牽機玉般的通訊靈物知會過他了,想起牽機玉,李余不由得摸了一下腰間的儲物袋,當時從雲小依手中接過的牽機玉正放在里面呢,心中不禁一疼。

    這時就在掛在儲物袋一邊的棉袋有了些動靜,想來小混混快醒了過來,期間李余擔心它是否中了那紅色煙霧的毒,只是在靈識細查下,它呼吸心跳等一切皆是正常,沒有其他異樣,于是喂了它兩顆解毒的丹藥後就任其沉沉睡去。

    “恩,剛回來,張易你安排一下這個新來的小師弟,我有急事先去見一下左師兄。”燕七說完就匆匆走了,紫艾花到手,師兄的燃眉之急解決就在眼前,也沒有看到李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四章 劍宗秘辛

    不僅如此,隨著灰氣的出現,還會有一些嗜血凶殘的妖物不知從何而來。它們力大無窮,軀體如銅鐵般堅硬,品次差一點的法寶都難以斬傷。一有這些妖物出現,便是劍宗派出弟子去歷練之時。

    以八座大山為分隔線,朱雀山腳方圓百余里,皆為玉簡中所說的的禁地。

    李余不禁心驚,朗朗仙境,劍宗道場,還有如此險地及妖物。

    玉簡所明,並非只有朱雀山腳一處危險,只要向南再過兩百余里,便是天南魔海,那邊也是海妖頻現。玉簡中警告說道,如若沒有築基期修為,最好連海邊都不要靠近。

    李余有點咂舌,天南魔海,在那些勇敢的漁民嘴里,那可是與地府同名的地方。

    還好只這兩個地方為禁地,島上其余的地方皆是可去,九大山峰皆在一島之上,其名為藏劍,藏劍宗于島內,名字倒是極為相符。

    藏劍島雖不比南海島的龐然巨大,但是起碼也有方圓近千里之大。之中的凡人多為土著漁民,有少部分是劍宗旁支的外門弟子。

    劍宗擇徒嚴厲,且極少對外,只要修為不到金丹境,任是築基前期後期,都要過磨心梯這一關,才能入得劍宗。

    劍宗共有八大山主,御下皆有數百內門弟子不等。劍宗有些弟子選了道侶一起修煉,但是生育的後代中並不是個個天賦過人。要是築基無望,過不得磨心梯,自是不能入劍宗為內門弟子,得到好生培養,皆是收為外門弟子,在宗里打理雜事,或調至山外,打理俗務。

    然而接下來的訊息才是讓李余驚訝的︰原來劍宗除了八大山主,還有四個分支,其中北靈門就為其一。另外三門為東劍門,南戰堂,西山。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五章 定師

    燕七一進門就喜形于色,笑意盈盈,大聲對李余道︰“多虧李小兄弟啊!真是多謝了。”

    原來左連城體中魔火雖被鎮壓,但是存在體內許久,綿綿不熄,已是開始對道體有所破壞損耗,再任其下去,必是道行受損。

    要煉至陰屬性的丹藥,諸多藥材中,唯缺紫艾花,連劍宗藥庫也是沒有。

    紫艾花由于藥性原因,要用到的地方是極少的,而且平時在市場上流通雖少,但還可以見到一二。自從石志軒出山尋仇,傷在其魔火之下的高手,也是不少,自是急需這紫艾花療傷,都被收羅了去。劍宗偏偏是踫了個不巧,連後來重金求于千機門也沒有弄到這紫艾花,燕七這番帶回來,不亦天大的喜訊。

    听得燕七此言,李余也大致知道紫艾花應是對左連城的傷勢康復起了大作用。

    燕七就近坐了下來,看見桌子上正睡得口水直流的小混混,有點愕然,問道︰“這是你的靈獸?”還仔細地左看右看了一下。

    劍宗弟子中豢養靈獸的,不過是寥寥幾人,而且都是一些戰力極強,孔武有力的靈獸,豈像目前這小家伙,細小柔弱。倒是十分像那些大小姐當寵物來養,沒什麼戰斗力的靈獸。

    小混混還在酣睡,燕七到來並說話,也不曾打擾它的甜夢半分。要是它看到燕七眼中的不以為然,將它視而無物的樣子,只怕又是“噠噠”亂叫,要上與之前一決高下了。

    李余聞言看了看小混混,臉上一絲笑意出現,回道︰“這是晚輩于偶然間所得,一直以來都是同甘共苦,無論什麼險境都是並肩作戰,不曾退縮,晚輩當它像兄弟一般。”

    燕七這才“哦”一聲,道︰“那倒是難得!靈獸雖說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六章 清心丹

    燕七听得那位叫東兒的這麼一說,忙關心地回道︰“要煉成金丹大圓滿,心境極為關系,你能想到出來走走,散散心,那是極好,要是憋悶在房間苦練,那才是大大不妥,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一位小師弟,”

    “這位叫是卓東舞師兄,這是劉航師兄。嗯嗯,都算是我的得意門生吧,這位是李余師弟。”燕七逐一介紹,李余與兩位師兄皆是相互問了一聲好,另外的那位劉航師兄,是一位壯年漢子,一臉的憨厚,面目普通,在與李余相互認識問好的時候都是滿臉堆笑的,讓人倍感親切。

    天樞峰的弟子在八峰之中,人數算是最少的,而八峰中人氣及聲勢最為鼎盛的,莫過于慕容天縱御下的天璣峰。

    慕容天縱為左劍與左岸風之後最驚才絕艷的高手,一身修為,深不可測。傳聞至少煉就了元神金身,又或許度過了雷劫,成就陽神仙體,可以數千年長生。晉升進來的內門弟子對拜入其門下無不趨之若鶩。

    不知是否因為人少的緣故,天樞峰的一切建築,都是以簡單樸素為主。一踏入也是一座白玉廣場,不過比起劍宗宗門那座小了許多。轉過幾棟樓房,叫卓東舞安排了李余住下。

    臨走的時候卓東舞塞了一瓶丹藥給李余,說是燕七給予的,可以安心定神,對修煉極有裨益。

    李余也不客氣,道了聲謝就接過那瓶丹藥,那瓶子入手滑膩溫和,應是用極好的材質做成,瓶肚上面有龍飛鳳舞的三個字︰清心丹。

    李余打開瓶子倒出一粒泛著數種顏色的丹藥,小房間隨著這一粒丹藥的出現頓是一陣馨香散開來。讓人有一種心神舒開的感覺。

    清心丹,世上諸派都有藥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七章 磨心梯

    在紅色護罩之內有兩人,也是著紅衣,李余看得清楚,一位正是在藏劍島無名山上遇到的那位鐘海師兄。另一位高高瘦瘦,面若僵尸般板著,正在抱手閉目養神,搭在手上的衣袖有一繡著的紅色小劍。

    從張易給的那個玉簡中知道︰劍宗外門弟子除了紅衣不可穿以外,各色衣衫都可以穿。一晉入內門,衣衫都要為紅衣。而真傳弟子也是紅衣,但是左邊衣袖上必定繡上一細小紅劍。劍宗八大山主與宗內長老則是一襲白衣,衣襟左邊上都繡有一細小紅劍。只有在衣服上繡有劍宗的門派標志之人,在修仙界所行之事,才可以代表著劍宗的意志。

    而護罩之外站有兩名紅衣修士,見到張易,皆是恭手稱呼。張易叫喚了他們過來,看來張易在外事堂還是有點權力的,接著一修士拿出一個玉簡,在上面錄好李余的名字。張易見錄上了李余的名字,加上無所事事,便是在一旁與李余輕聲聊開了。

    依張易所說,磨心梯磨練的是心境,與修為關系不太大,只要道心堅定,便是勝算在握。

    修仙路,遙遙茫茫,多有可畏,沒有堅定前行的道心,就是天賦再好,或有著九轉大還丹這樣逆天的仙藥,要是受到挫折而無心向前,最終也只是鏡花水月,海市蜃樓。只有勇往直前,百折不撓,方有可能摘得道果,得以長生。

    在磨心梯中,不但要面對七情六欲等千般誘惑折磨,而且還面對另一個自己,並且有神秘莫測的天音拷問本心。

    經歷這般殘酷歷練道心,能從梯中出來者,自是有資格名列內門子弟。不合格者,心境經此恐怖消磨,會生出心障,要自我消除掉心障,方能參與下一次磨心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八章 故人

    隨著這聲音響起,那紅光之罩在此時忽然散去,隨著光罩的消失,一股莫名的氣息洶涌而出,四處擴散。這是一種滄桑的氣息,眾人靈識觸及,不禁從心里生出繁華落盡,世事千年的感慨。

    本來還擁成一團,不分你我的人群,忽然後退,並分開數條通道,之中一隊隊的弟子魚貫而出。

    這些弟子的衣著顏色是一致的,都是灰色道袍,李余今日換上的也為灰色道袍。

    取之萬念俱灰,唯有一心向道之意,暗含克勝磨心梯之法,只是又有幾人能做到?!

    這時張易拉了一下李余的衣袖,李余才恍然,忙加入那些登梯弟子其中。

    忽然已經走入人群其中的李余身體猛地一僵,本來還是微笑滿面的,這時臉色暗沉了下來,之中還有一股煞氣透出,仿佛下一刻就要掀起血雨腥風。

    李余融合玄天道劍已不短時間,這透出煞氣帶有玄天道劍的凌厲鋒銳的氣息。旁邊的幾位弟子受得這氣勢,心中皆是戰意忽起,如臨大敵。但迫于威勢,同時有幾絲怯然在心中發芽,腳下立是後移了幾步,才忍住了拔劍而起的心思。

    原來李余望向周圍弟子之時,余光掃射,卻是發現了一張久違的臉。

    這張臉的五官極為清秀,白玉般散發著光芒,一雙星目張合之中隱有電光閃過,頭上帶著一頂瓖珠玉冠,有一股雍容華貴的氣派。

    這正是與李余在靈鐘山脈結下大仇的少年—路明。想起當年所受的侮辱,還因此幾乎而喪命,李余一口氣就沖上腦頂玄關,熱血在體內翻涌不已。

    李余心緒波動,心里卻暗道︰這廝怎麼會在此出現?

    在將要登梯之時出現心潮,那可不是什麼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八十九章 八大山主

    而不止李余一人如此,他左方還有一人也是站在原位不動,正是路明。

    鐘海等人一見有點愕然,鐘海心里很不以為然︰自作聰明的兩個家伙,磨心梯是祖師爺所創,可以說是一件威能奇大的法寶。這兩人大概以為只要前面弟子牽制了磨心梯主要的威能,最後上去可以少承當風險,多一分成功。要是這兩人那樣想就太天真了,磨心梯的威能,豈是非同小可,或許進入磨心梯的三百多弟子都是金丹期修士,磨心梯才有可能承受不了。區區三百幾築基期,還不是問題。

    每個弟子一踏上灰色階石,都有一陣黑色漣漪在腳下散開,接著蹤跡全無,竟是三百多個弟子都不知往何而去,只剩下一條蜿蜒向上的石階,形單影孤。

    這時,路明輕步向李余走來,李余雙目微闔,望向前方磨心梯,無喜無憂,波瀾不起。

    路明與李余並肩之時停下,與李余一樣,目光也是望向磨心梯,卻是開口輕聲道︰“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李余輕笑道:“可惜閣下往日勇猛,只可以仰望,今日重逢,卻讓我失望得很吶!‘還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李余最後那句話說的有點怪調,兩人近身來,李余沒有刻意遮掩自己的氣息,兩人已是相互知悉對方的修為。

    路明听得這冷嘲熱諷,臉上變得陰晴不定,之前這小子不過是煉氣期一層的修為,現在卻是練到了築基大圓滿,竟是還高出自己一頭。

    路明一向都是自視甚高,被自己看若螞蟻,任宰任殺的東西竟然爬到了頭上來,心中真不是滋味。

    路明暗中咬了一下牙,才回道︰“際遇好也別太得意,是否能耐過人,以後的宗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三卷 劍宗歲月 第九十章 誰人第一

    雖然八位山主個個面容各異,但是氣息都是如淵似海,分明不僅僅止于元嬰境的修為。

    “師兄太謙虛了,師佷已有築基期修為,只怕開始修煉天雷正法了吧?有天雷正法護體,維持道心,磨心梯這一關大概不是問題。”

    接話的是一位頭發有些花白的中年修士,他面上沒有一絲皺紋,光滑可鑒,長相普通。

    天權峰山主左丁!

    左乙笑了笑,道︰“希望如此。”

    “不知道這次有沒有弟子可以破了慕容師兄的登梯紀錄?”一位面相憨厚的青年接道。

    這位是天璇峰山主方重,掌天璇神劍,五俠之一。

    昔年慕容天縱登磨心梯,破天荒的只用了半個時辰,此後無一弟子能打破這個紀錄。能在一柱香內的情況下走出磨心梯,皆是可琢之璞玉,就連那位神氣厚藏,將要碎丹成嬰的鐘海師兄,當年此行也用了大半柱香時間。

    “哈哈,方師弟就別指望了,慕容師兄的紀錄豈是那麼容易破的,我們都等了多少年了?!還不是望穿秋水,害得我輸了數次打賭呢,想起我輸去的那些好東西,真是空悲切呀,空悲切。”說話的是一位臉色焦黃的壯年人,天衡峰山主黃千山,掌天衡劍。

    慕容天縱听得黃千山一言,忙抬手輕擺,道︰“師弟莫要老提我這事,那個紀錄指不定今天就被破了。”

    黃千山望了一下右邊,數丈之處有一三足古紋小鼎,正中插著一炷香,正渺渺的燃點著。這是計時香,燃完則是兩個時辰整,要是兩個時辰未能通過磨心梯,也是做失敗之論的。

    黃千山道︰“快半個時辰了,只怕慕容師兄的紀錄還是可以保持金身,束之高閣呀。”

    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