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演 作者:夢青衣(連載中) - 長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仙演 作者:夢青衣(連載中)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一章 功虧一簣金丹散

    那個灰衣人已是爬了起來,吳考那一刀收勢不住,幾乎將譚武斬成了兩截,刀殺好友的打擊加敵人的高深莫測,令他呆在那里,鋼刀垂著,又恐又怒,但不敢再妄動一絲。

    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會兒,李余想來那對夫婦應該有足夠的時間逃離了。忽然腳下一動,將還在地下不知死活的陳霸挑起,砸向蘭赫,然後一閃,已是人影不見。

    只留下一聲音渺渺蕩蕩︰“傷人者白河派弟子也。”

    李余留音之意,要的是這些人日後追究起來以自己為主,省的日後這些惡人去找尋那對夫婦的麻煩。

    蘭赫躍起接住陳霸,一摸鼻子,還好有些許出入的氣息。一探脈絡,發覺經脈已是被摧殘得寸斷,就是有靈藥相助,也需不短的時間才能復元。

    他忙將手掌貼于陳霸的胸口,真氣渡了進去,先護住他心口,以免醒來急痛攻心,一命嗚呼。

    忽然身後人聲鼎沸,甚至有衣袂破空之聲,便是知道陳府來人了。

    一路上李余覺得有種莫名的愜意,萬事由得自己的本心,就是這般快意,隨著心中的歡意,丹田中的真元之海也是忽漲忽落的,宛如起了大風一般。

    很快就回到了客棧中的房間,李余並未休息,而是盤膝入靜,功運了九個大周天。小混混一見軟綿綿的床就立即爬了上去,什麼都不管,呼呼大睡了。

    這些天李余在湛海港停留,期間已是將火陽果在體內的剩余精華煉化。要是一般築基中期的修士服下一顆火陽果,定是可以安然凝結成金丹,進入金丹境。

    只是李余經脈經過玄天道劍的多次攻伐擴寬,遠比平常人的經脈堅韌遼闊,儲存的真元也是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二章 圍襲

    李余眼楮睜開,只見紅色薄霧彌漫,之中香甜味燻人欲醉,不但會令人墮入昏迷,還顯然有撼動人心弦,引發**的作用在里面。

    要是一些凡俗的迷藥,對自己是萬萬影響不了的,這迷藥能將打擾自己入靜,想來不是平平無奇的迷藥,之中肯定加了一些特殊藥物。

    不過以自己築基後期的修為,就是凡俗中辛苦煉制的毒藥,祛除不過是心念一生,一個周天的時間。

    只是超出李余預料的是,一個周天行氣之後,不過是情況好了不少,並未完全將那毒素去除。

    還好這時布在門口的迷陣起了作用,有兩位不速之客踹開房門之時,立是陷入陣中,恍恍惚惚,憑他們的修為,怕是一時不能出來。

    窗戶之外有人影搖動,外面早已被包圍了起來,布下了天羅地網。

    李余真元急轉兩周天,完全祛除毒素,見小混混還是昏睡不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紅色迷霧的緣故,一手伸過去就將其撈起,放入腰間的特制袋子中。

    所謂的特制的袋子,也不過是比一般的袋子透氣一點,舒服一點而已,李余一直沒有機會去坊市,買個好一點的靈獸袋。

    李余跳下床,赤火劍這把法器在上次對敵之時被重重損壞,不能再用出對敵,李余手往儲物袋一拍,一道灰色的光芒飛了出來,懸悠在頭上,垂下灰色護罩將陣陣紅霧驅走,護住李余。

    這是一面灰色的小盾,這小盾是殺死陳義所得,是一件下品法寶,防御力遠在中品法器鐵龜盾之上。以李余法力,還可以驅使如意。

    好再來客棧門前十丈處,站著數人,那位叫蘭赫的煉氣期修士也在其中,不過看他只是陪在後面,他前面的數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三章 一陽法劍

    李余應變極快,受得音爆一炸,立是將舌頭猛力一咬,心念一轉,五識頓時閉上,才免了接下來又一聲海浪拍炸之震。

    這是南海劍派的音攻之術︰浩浪鳴。雖然威力不是霸道絕倫,但勝在出招的時候聲響細微,可以散成諸多聲音細流,絲絲潺潺,不易察覺,直到降臨敵人周遭諸多細流才匯成浪潮綻響開來,極易攻其不備。

    這浩浪鳴練到深處,在水系音攻中,僅僅是輸于西海碧水宮的碧海潮生曲及兩三種音攻秘法。

    使出這浩浪鳴的正是陳豪,依陳豪的功力,這招浩浪鳴能連續爆響兩次,一旦敵人沒有防備,就是金丹境初期的修士也立即呆若木雞,短暫失神,高手對陣,勝負只在瞬間,這一失神就足以致命。

    陳豪發出浩浪鳴之時,已是御使一把藍汪汪的飛劍趁機如閃電般刺了過去。

    這把藍色飛劍是南海劍派賜下的,叫海瀾劍,但凡南海劍派結成金丹弟子,都會得到一把這樣的飛劍法寶。

    這海瀾劍由南海海底罕有的斑斕玄鋼,壬水精華,滲雜數種奇礦異鐵煉成,為中上品法寶。一經注入真元,飛舞開來,滔滔水氣迸發,宛如浩瀚洶涌的大江大河,綿綿不絕,一般火性法寶遇上威力都要弱上幾分。

    只是這海瀾劍發動雖然勢大,但是速度卻不是佔優,不似玄天道劍,一經發出,便勇猛精進,如行雷閃電般,無可阻擋。

    是以李余在浩浪鳴的爆響中,反應及時,沒有受到浩浪鳴的最後一響,倒是逃得一命,但只要差之毫厘,就是身死之局。

    只見藍光臨體,這時李余胸前羶中穴之處白光大作,“錚”的一聲,一道白色劍元便射了出來,以胸口的穴道為口,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四章 劍宗來人

    “轟!”

    一陽法劍轟在灰色小盾上,只是先至威勢,就將小盾震得搖擺不止。半息便是將小盾轟飛,劍元得以沖到李余的身上,郭羊面上喜色頓現。心中暗道︰這下你還不死?!劍指一駢,又是一道劍元朝李余射去。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並未像郭羊想得那樣,李余將玄天道劍化為白芒護體,哪有那麼容易讓一陽法劍一下子攻破。

    “嗚嗚”兩道劍元一接觸,就發出猶如金石互磨的聲音,令人心里面疙瘩頓起。

    這道一陽法劍就如一條小河,而李余則像一塊立在河中的巨大礁石,任憑小河綿綿的沖刷,兀自不動如山。

    郭羊不禁鄂然︰一陽法劍竟是連敵人的護體真元都擊不破,真是奇異之極,加上後發而至的那道,也是無濟于事,對方真的是築基後期修為嗎?!

    一陽法劍被分開兩半,劍氣向左右滑開,所到之處,桌椅斷裂,石頭粉碎,雜物紛飛,犁出兩道十數丈長,深深的泥溝。

    “來日劍宗自會有人拜訪諸位!”只是這麼一緩,李余身上黃光一閃,整個人已是沒入土中,留下一句話在這間破破爛爛的客棧中回蕩著。

    “轟”!郭羊猛覺眼前的所有一切似乎顫抖了一下,又是亂泥猛烈向八方射開,是後追而到的藍光將李余遁下的地方炸開了數丈深的大坑。

    這時陳豪才面無表情的落在地上,收回海瀾劍,墨衣修士也是進了來,三人站在那個大坑面前,一時都默默無言。

    半響,郭羊才嘆了一口氣,伸出一只手,這只手抓著一把青潤的傘,他緩緩道︰“這是土遁之術!世上只有幾個魔道宗門會此遁法,劍宗弟子何以學得,劍宗劍訣果然厲害,劍元犀利無比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五章 燕七

    三人想到這里更是頭上冷汗留出,不禁都在心中怪陳豪孟浪,不先打听好對方的來歷,就大打出手。

    要是來的是劍宗五俠中烈火劍這種脾氣極為暴烈之輩,知道劍宗弟子被欺負,又听得陳豪這般大放厥詞,火了起來必定會大打出手。雖然未必會將己方三人滅口,但是折磨一番是免不了的,而且這番折磨也將是白受的,就算日後得到大機緣,修為有成,上去劍宗尋仇,還是要考慮再三的!多是沒這個膽量。

    “不知天高地厚!”那聲音又傳了過來,話語之中隱帶一絲火氣。

    陳豪身上承受的氣勢忽然增強,“啪”,陳豪受不住氣勢的壓迫,跪了下來。

    單是氣勢就壓得一位金丹境的修士下跪,來人的修為只怕是進入元嬰境,而且修煉極深才有這般威壓。

    陳豪額上青筋猛漲,牙齒猛咬,忽然喝道︰“來者是劍宗哪位前輩?晚輩有失禮之處,還望見諒。”

    “看你樣子好像挺不服的,先把本事練好了以後再口出狂言。我叫燕七,劍宗門下弟子,來日練好本事了,可以來劍宗找我切磋切磋,以舒今日所受之氣。”聲音綿綿汨汨,不知何處來,不知去何處。

    這時陳豪的身上壓力松了一下,才可以站起來。

    三人听得“燕七”這名心中皆是一震。

    燕七,劍宗五俠之首,手掌天樞神劍。

    天樞神劍,遠古流傳下來的七大神劍之一,劍御陽木與**二氣,為七大神劍中殺氣最凌厲的一把。歷來劍主都是嗜殺成性,一度是魔道的象征,後被左劍所繳,成為劍宗代天行道的利器。

    當年大破魔道之役,燕七憑著這把天樞劍,大放異彩,屠得魔道高手血流成河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六章 稚子無求

    在白衣人思潮翻涌之際,李余大氣都不敢一喘,對方只在翻手之間,就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死。

    這時李余有一種該死又熟悉的感覺浮現在心中,還是那無力感!眼睜睜地看著別人隨意擺布自己,那是怎麼的一種不堪,甚至無比羞辱地烙印在心底最深處,成為不可磨滅的痕跡。

    腦海中此時閃過大嶺派,鹿道人,還有剛才來襲的那幫人,面對這些人,自己都是要避之大吉。要是自己修為高絕,自是可以將他們殺個片甲不留,何以到處逃竄!

    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怒意在心頭慢慢升起︰力量!我何時才能擁有無上的力量?!駕臨天下,不再任由別人一念之中決定自己的生死!

    李余對力量的**已是猶如從雪山上滾下的雪球!積重成災,已經是達到了若饑若渴的程度。

    大約過了數息時間,白衣人才回過神來,看見李余的面色有些不對,于是問道︰“這位小兄弟,如何稱呼?在下劍宗燕七,請問我師弟所托為何事?”這燕七听聞李余與自己師弟有關系,言下已是親近了幾多。

    李余听得白衣人道來,才略一回神,忙道︰“在下姓李名余,與石前輩只是萍水相逢,不過石前輩卻是因紫艾花而命喪鹿道人之手。”接下來李余便是將在泉谷發生的事情一一向燕七細說。

    忽然,“哼”!燕七一聲怒哼。

    “啊”一聲哀鳴同時在數十丈外響起,之後便是“啪”一聲重物墮地的聲音傳來,顯然是暗中探听動靜的修士,這將掉下去,不知死活。不知是否陳豪派來的人,原以為離得遠,加上隱匿符,可保無恙,怎奈還是逃不過燕七的耳目。

    “走,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找個安靜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七章 應允

    李余這一句說出,抱手一別,便是祭出青水傘,青水傘悠然張開,李余就要縱身離開,在海面漂行。

    在海面水靈氣盈然,借助青水傘這件水屬性的法寶,自可飛行如意,真元可以節省不少,過了這數十里海峽,到了陸地,再以土遁之術的神妙,小心一點,自可輕松離開湛海港。

    只要到了安全的地方,找得僻靜之地,仔細研究一下唐小燕給的那張藏寶圖。依唐小燕所說,這張藏寶圖也是非同小可,要是取得之中的寶物,可以大大增強自己的修為,但要完全解開藏寶圖中的禁制,卻是要費上不少力氣。

    這時燕七張手一搖,那張開光芒微閃的青水傘便是一收,轉了一圈落回到李余手里。

    李余雖有不解,但也只能是乖乖垂手,望向燕七,看樣子對方是一位比較正直之人,是想留下自己,以酬謝自己辛苦送來紫艾花之情。

    果然,燕七道︰“小兄弟何必急著要走,你一路艱苦,送來的紫艾花對于劍宗來說,不亦是天降甘露,我宗定是要好好報答。請問我石師弟可曾將玄天道劍贈予你?”

    終于談到正事了,李余心中一凜,玄天道劍,為劍宗不世絕學,要是被自己這位外人得到,卻是大大不妥,換做自己,也不會就此漠然對待,任憑得到之人安然離去,自己出聲告辭也是怕身懷玄天道劍的事情被發現。

    甚至李余心中有一絲陰寒生起︰劍宗雖是天下名門正派,但大派弟子眾多,良莠不齊。要是眼前這位殺性較重,他會不會將自己隨手殺了,凡人在修士眼中如螻蟻一般,低階修士在高階修士眼中亦是如凡人。此處偏僻,是可以一了百了的地方。

    難怪李余心生警惕,這一路來,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八章 魔蹤忽現

    在朦朧的月色下,大海溫暖輕柔,海面波光粼粼,似是渡上一層鎦金。海潮拍著礁石,響起的聲音隱隱約約,細細綿綿,如同情人之間的囈語。

    這是在深海中的一個小島,這小島只有數十丈大,上面稀疏地生長著幾棵不知名的樹。

    樹下有數塊岩石,一塊高一點的岩石上坐著一個人,這人一身鮮紅的衣裳,一頭紅發用一紅玉束起,五官普通,在那一身紅衣的襯托之下,臉上似乎籠罩了一層血霧。

    他正在攤著雙腿,拿著一壺酒,目光茫然,不知望向何方,許久記起手中酒,才提起深深抿一口。似是無心品嘗,有些酒液流出嘴唇,沾濕了衣襟,像是不知不覺,分明有擾心之事。

    他旁邊站著一人,身著金色錦袍,面目年輕,印堂之處有一花生丸大的金色之痣,初看此人那衣著富貴有紈褲子弟之風,再看一眼又覺紈褲之下又有些許溫文文雅,更又有一絲凶狠厲色隱伏在其內。

    兩人坐著的默然,站著的淡然,都是一言不發。

    海風漸急,吹得兩人的長發亂揚,這時兩人的雙目皆是精光一閃,望向一處。

    數里之前,浩瀚海面上,忽然有一大漩渦生起,水花微卷,便是一青衣人從海中破水浮起。

    隨著他緩緩升起,兩人看到青衣人腳下,還踏有一個碩大黑色物體,兩人目光如炬,一下子看清楚那黑物竟是一巨大的龍頭。

    不消一刻,一條數十丈長的黑龍像一座小山一樣,雄然露出海面,鱗甲猙獰,水落“嘩嘩”亂響開來,黑龍一出海面,四周有朵朵數色祥雲生出圍繞,頓時仙氣凌人。

    紅衣人目睹此景,“哧”的一聲後復唾了一口,道︰“故弄玄虛!”

    身邊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七十九章 南海島 小虎兒

    燕七帶著李余,踏著清光在空中一路急奔了近一個時辰。

    忽然遁光一斂,丈寬清光縮短了一大半,反而速度更快了不少,就像受了驚的兔子一般。

    清光縮短而濃熾,殺氣更加灼灼逼人,李余感到了幾許壓迫感,體內的玄天道劍又是隱隱而動。

    這時燕七聲音入耳來︰“李小兄弟忍耐一下,守住心神,控制體內的道劍,一會兒就好。”

    這時燕七心中是警惕大起,在遁飛到這里的時候,從下面不知何處而來的神識竟是將自己鎖定。現下自己是在離地約數里的高空飛行,依自己的神識,現在飛得這麼高,是連地面都探伸不到的。連對方的蹤跡都找不到半分,對方的神識明顯強大過自己不少。

    燕七加速之時,碧無涯及欲飛臨的神識也是掃射了上來,不過他們只是捕捉到燕七留下淡淡的殺氣而已。

    “還好。”燕七擺脫了那道驚人神識的鎖定,心里才輕松了下來。不過不敢怠慢,還是保持這般速度前行。

    李余費了好大勁,才穩住體內蠢蠢欲動的道劍。

    又是飛遁了一個多時辰,燕七才將清光舒展開來,讓李余松了一口氣,不過一會兒卻壓低了遁光,往下降去。

    李余借著幽幽月光,憑自己現在的修為,發現下面是一個巨大的島嶼的邊緣,寬闊無邊,就是自己借憑在數里高處望來,也是看不清大概的輪廓。李余不禁在心里驚訝不已,海外竟是有如此巨島,實是顛覆自己印象,在自己的腦海中,以為孤懸海外的島都不過是一些小島嶼而已。

    此島上面樹木蔥郁,山峰連綿高聳,其中有不少燈光藏隱,若星若螢,並非是罕無人煙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仙演 第二卷 逃亡天下 第八十章 古前輩

    李余不禁有點愕然,雖然眼前這位小娃兒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但卻是極為古靈精怪。接下來不禁有點頭疼,該給這個小家伙什麼見面禮呢。

    這還真是不好辦,要是小虎兒長大幾歲,給幾顆可以助長功力的丹藥或上佳的法器,都是可以應付過去的,眼下他這般年齡及修為,這些東西都不是很合適。

    好的法器他御使不了,再說給了他比較好的法器,難免日後有見著眼紅的修士,欺他小孩子,出手搶奪,而差的法器,李余又拿不出手。

    以他這般年紀,自是可以用藥水來浸泡身體,以達到洗經伐脈,催芽培基的效果。卻是不能用丹藥增加修為,那樣是揠苗助長,畢竟丹藥中的虎狼之性對他還沒成長完善的身體是有一定傷害的。

    看著李余為難的樣子,小虎兒的小嘴立即嘟了起來,說道︰“原來大哥哥是小氣鬼,而且一點都不喜歡小虎兒的。”

    李余連忙搖手說道︰“不是,大哥哥正在想給你什麼禮物最好,那你告訴哥哥,你一般喜歡什麼東西呢?”

    小虎兒一听到這里,眼楮光芒大放,小嘴就像那鞭炮兒一樣,哧溜地炸開了︰“小虎兒最喜歡的是像仙人一樣在天空飛來飛去,師父說虎兒要是用功修煉,日後是可以飛來飛去。但是听師父提起,世上有一種極好的丹藥,嗯,好像是叫做九轉丹吧,這丹藥吃了下去,便可以變成神仙,就可以在天上自由地飛拉,虎兒好想有一顆吃下去,馬上飛起來。”

    “還有小虎兒想看看和合極光,在那些筆記上面,都說它是非常非常漂亮的,是什麼天下第一勝景的。”

    “大哥哥,听說炎黃天朝的冰糖葫蘆很好吃呀,能不能給我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