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校園行 作者:屬龍語(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武俠仙俠] 邪帝校園行 作者:屬龍語(全書完)

邪帝校園行 作者:屬龍語(全書完)

林邪,因一顆天外隕石而脫胎換骨。從此,校園里不再是平靜如池水,黑道更是腥風又血雨……圍繞著他的不僅僅是刀光劍影明槍暗箭,還有兩肋插刀生死兄弟,更有俠骨柔情……面身在校園的他,卻能在都市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什麼叫囂張?什麼叫強勢?什麼叫幸福?什麼叫逍遙?盡在邪帝校園行!

[ 本帖最後由 johnnyanthea 於 2011-6-25 01:22 編輯 ]

TOP

正文 第一章 英雄救美
    "水光瀲豔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即便是初春的煙雨,也朦朧不了江南的娟秀和靜謐.江南的清晨,細雨蒙蒙,偏偏天邊偶又投來縷縷霞光,映透著朦朧的,窈窕的霧氣,含苞慾放的桃花在晨風中翩舞,若是仔細的觀注,竟仿佛能聽到絲絲絕世紅顏發出的歡呼聲.

    涪豐縣,是南湖市的一個中小縣城,到市里只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涪豐縣早晨的街道,青石板道上積滿了露水,光溜溜,水瀝瀝的,看上去倒也潔淨.偶有無家可歸的野狗,垂著耳朵,夾著尾巴從街道上游蕩而過,猛不丁的,道邊樹葉里卷著的雨滴滑落下來,直直打在它的腦門上,野狗身ti微微打了個寒戰,突然撒開腿就跑,猶如一陣風撩開薄薄的霧氣,消失在視野之外.

    街道的盡頭突兀地出現了一個少年,身形瘦削修長,棱角分明的線條,一對挺秀的眉毛很愜意的直飛鬢角,,一雙大眼睛就好似白水銀里泡了兩點黑寶石,說不出的靈氣逼人.

    毛毛雨仍孜孜不倦的飄灑著,少年沒有撐傘,也沒裹上雨衣.身上只著了一層薄薄的青衣布衫,灰色的褲子也短上了一截,明顯的不合身,腳穿一雙還張開嘴的旅游鞋.一帆布包隨意的斜挎在肩上,雙手愜意的插進口袋,哼著信手譜成的曲調,閑悠悠的走著.

    少年名叫林邪,差四個半月滿16歲,因家境貧寒,等得八歲才上小學,現就讀于涪豐實驗中學,是初三畢業班的一名學生.其父林浩十年前為躲避道上的仇家追殺,扔下他們娘兒倆相依為命,自己卻不知蹤影,杳無音訊.

    路邊綁在電樁上的廣播里傳來一則消息:有資深天文學家預測,華夏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二章 脫胎換骨
    "醫生,怎麼樣?他沒事兒吧?"王語嫣見手術室的門開了,趕緊迎了上去關切的問道.

    醫生揭下口罩,平靜的說道:"沒什麼大礙,休息兩天就行了."

    "謝謝曾醫生,由你主刀肯定什麼事兒都沒."說話的是語嫣的父親王威,王威是涪豐縣公安局的局長,還是有點面子的,請了人民醫院的院長親自來給林邪主刀.

    "王局長,其實我也沒做什麼,他估計是營養不良,然後消耗過度,一時暈過去了而已."曾醫生實話實說道.

    王語嫣撫去了眼角的兩顆晶瑩淚珠,對著父親嫣然一笑,說道:"那我可以進去看他了嗎?"

    "可以,但也別打攪他,等他自然醒來就行了."曾醫生又轉過去對王威說道:"王局長,我那邊還有點要緊事兒,得去處理一下,以後有空我們再喝上兩杯."

    "好的,你忙去吧,可要記住你說的話,一定得喝上兩杯."兩人握了握手,曾醫生一邊說"一定,一定",一邊往外走了去.

    王語嫣奔進去,看著林邪的臉色好上了許多,不由得安心多了.走近了,仔細一打量,這人長得還挺俊嘛,光潔的古銅色皮膚,棱角分明的線條,入鬢的劍眉微微的顰著,直挺的鼻子高高昂起.她不由想起他為了救自己時,那種拼命的狠勁兒,那種不屈的精神,不肯認輸的意志.即使已經受傷,全身是血,也沒有放棄,卻還是百折不撓.想著這些,語嫣不由得想伸出手去觸摸一下那剛毅的臉龐,感覺自己有這樣的想法,臉不由得緋紅起來,一抹羞澀躍然臉上.

    這已經是第二天了.

    昏迷了一天一夜的林邪當然不知道佳人所想,他只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嵌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三章 佳人有約
    蕭索單調的冬季里,總是在盼望春天.盼望她的草長鶯飛,絲絛拂堤,盼望她的千樹瓊花,碧波漣漪,盼望她的蘭馨蕙草,潤物如酥;盼望她的春色滿園,如雨.

    梅雨季節,絲絲春雨,如蠶絲般灑向人間,彙織成一種神奇,彌漫著一種情調,浸潤了一種氛圍給雨中慢行的人.林邪依然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沒打雨傘,身上換了一套更儉樸,更簡陋的衣服,腳上換了雙布鞋,還有兩個洞,饒是如此,也遮掩不住他俊秀下的陽剛.

    雖然還是那麼悠閑的樣子,可今日明顯他的眉頭就皺緊了許多,春雨也滋潤不開.他在愁自己的書包,雖然學習不是優秀的那一類,甚至還有點差得慘不忍睹,要不是母親的堅持,怕是他早就沒讀書了.即便如此,可他從來都沒有缺過課,那天缺了一整天的課,還不知道岳不群那變態會怎麼折磨自己呢?要是再看到自己上課連書都不帶,也許等不了畢業,直接回家得了.

    正埋頭踢著街道上的石子兒,耳邊傳來聲音"林邪,小心!快讓到一邊",聽見這放,林邪條件反射地跳到一邊,動作之迅速敏捷,讓他大吃一驚,什麼時候自己身體柔韌靈活了.

    原來,林邪想事注意力太集中了,以致沒有注意到身後悄然行來的車子,那司機估計也是沒睡醒,迷糊著,再加上綿綿細雨,有著蒙蒙霧氣,所以沒看清前面還有一個人,等林邪閃了開去,他才抹掉了臉上的冷汗.

    林邪抬頭一看,天藍色的雨傘下佇立著一個白色身影,婷婷玉立,竟然是她:王語嫣.她正站在那條巷子進口處.

    走近了,映入林邪眼簾的是,長發披散在肩頭,兩彎細細的柳葉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四章 一鳴驚人
    剛走到教室門口,上課鈴聲便響了,這一節課剛好是數學課,也就岳不群的課,岳不群本名岳陽.雖然名字中有個陽字,但為人卻一點兒也不陽剛,反倒是透著一股陰柔,再加上說話有一股娘娘腔,于是博得了"岳不群"的美名.

    "喲,你還知道來上學啊!我還以為你失蹤了呢?"岳不群見到林邪心里就是一陣心煩,不由出言譏諷嘲笑到,再配上那種娘娘腔調,還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林邪忍了,雖然事出有因,不是自己本意,但畢竟是自己做的不對,便沒有反駁,默默的受了.

    岳不群陰柔軟的聲音又傳了過來:"下午放學後,你先別回家,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奇怪了,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可今天明明還在下雨啊,自己手中都還拿著她的雨傘呢!"林邪很是奇怪怎麼這麼容易就放過了他,不像他平常作為啊.林邪不知道,要不是呆會兒有學校領導來聽課,他哪能這麼容易就混過去.

    "還不快回到你的座位上去,站在門口好看啊!"見林邪愣了一下,岳不群不耐煩的催促道.

    林邪趕快走到教室的最後一排桌子坐了下來,旁邊不無處就是垃圾堆,轉過頭去,便看見他的死黨劉勇朝他豎大拇指,還有壞壞的笑.林邪回瞪了他的一眼.

    剛坐下,便有三個挺著大肚子,一個帶著副金絲邊框鏡,看著挺瘦弱,俱都夾著公文包的人走了進來,坐在教室後面早安排好的椅子上,當然那位置離垃圾堆有點遠. 那四個人,林邪認識其中的三個,一個是學校校長秦有明,一個是副校長吳達,一個是教務處主任關思賢,但那個瘦弱的人不認識,但看涪豐中學三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五章 繼續囂張
    第二節的鈴聲在林邪的熱烈期盼中終于歡快的響了起來,他這才甩開了死黨劉勇的糾纏,下課十分鍾,除了那個王訥彬占了兩三鍾外,其余的時間全讓這個小胖子的喋喋不休,咄咄逼人給占了.

    想起那個王訥彬的話,林邪還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好想還包含著另外一種含義在里面.剛下課的時候,王訥彬沒管講台上的岳不群,反而來到自己的面前,說道:"我叫王訥彬."說著便向他伸出了手,林邪不知所措的握了上去,只聽他又說道:"你那解法都不錯,尤其是第八種,我也想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林邪有點驚異,這會兒當官的還有會做題目的?王訥彬似乎看透了他心里在想什麼,解釋道:"哦,我也是學數學出身的,這些年還沒落下."

    林邪知曉後,對他不由尊敬起來,這個年頭,當官還能做到這樣的,的確有點少了.

    王訥彬對他的穿著不以為然,估計是被那種內在的精神氣兒給吸引了,他伸出手拍在他肩膀上,似乎有點語重心長的說道:"好好加油吧,以後……"說到這兒,他就再也沒有說下去了.林邪看著他那目光,點了點頭,王訥彬長出了一口氣,走出了教室.

    林邪沒有想通為什麼,總覺得哪里不對勁似的,自己一個窮小子,就算沖了一下天,他的身份也不至于對自己這樣的啊.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第二節課可是英語課,得好好看看那種神奇玄妙是否還在.

    英語老師姓陳,名麗英,很普通的一個名字,人卻長挺吸引人眼球,身材苗條,總愛紮一根馬尾辮兒,看著就讓人覺得舒服,挺精神,這也是林邪不在英語課上犯困的原因,雖然他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六章 風情
    等教室里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林邪離開後,就只剩下了劉勇還站在他身旁,劉胖子摸了摸他的額頭,又摸了摸了自己的額頭,自言自語道:"沒發燒啊,老大,今天你是怎麼了,難道像小說里寫的一樣,文曲星靈魂附體了."

    林邪一聽,好像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兒似的,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文曲星,是現代的超級文曲星降臨在自己身上,不然這種現象怎麼解釋.

    "好了,老大,別偷著樂了,再不去吃飯,呆會兒我們又只能去泡面了,而且還是用冷水泡的."胖子嘀咕道.

    " 恩,就是,快走."說完抽身拔腿就要跑,這一提腿,卻聽見"啪"的一聲響了起來,林邪盯睛一看,是雨傘!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抬起頭來邪笑著對胖子說道:"兄弟,別怪我哈,我有一件重大的事要辦,你就自己往食堂努力哈,加油,跑快點,實在不行就少吃這一頓,沒事兒的,就當減肥了."

    胖子見他撿起地上的那把雨傘,疑惑說道:"老大,你是從不打傘的啊,這雨傘是從哪來的?怎麼像女生的?"胖子嗅過鼻子,聞到了一股香味,誇張道:"老大,還真是女生的啊,挺香挺香的呢?是那個班的?長得好看嗎?給我說說唄?"一見這樣,胖子也不慌著去食堂了,看來還是美女的魄力大啊,讓一個有"飯桶"之稱的人放棄了吃飯.

    "別笑得那麼可怕好不?整個一豬哥樣,你還是先去吃飯吧,我出去一下,有空我再給你說事情的前因後果."林邪邊說著邊往外走去,都下課這會兒,她又沒雨傘,要是站哪等著的話,自己這過錯,唉,還是那玄妙的感覺惹得啊.

    胖子一邊小跑著跟上還一邊說道:"老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七章 我看好你
    兩人走在雨中,依然是林邪撐著雨傘,並肩走著,王語嫣現在還沒回過神來,滿腦子盡是他的樣貌.而算間又不停的傳來他的氣息,她的臉愈發紅潤起來,不由自主地靠近了他許多,都快偎在他的懷中了,可她沒有發現.

    雨傘外是飄飄搖搖的綿綿細雨,雨傘下卻又是另外一片天空,兩人的情形實在有點詭異,心里都裝了滿腔的話,可誰也沒說出來,就這麼靜靜的走著,遠處看去,兩人很是般配,尤其是林邪,換了身衣服,本就俊俏的他更添了一分飄逸.

    "啊!"王語嫣突地嬌喝了起來,身子往下倒去.林邪趕緊著彎腰扶住,摟在懷里.原來是語嫣想得太認真,一不小心滑了一下,稍稍扭到了腳.

    "要不要回家休息的?"林邪蹲下來幫她揉搓著腳踝,當他的手觸碰到那纖纖玉足,一種光滑細膩的感覺便在他的心間流淌;而她的身ti卻是一陣顫抖,心間兒卻享受著他的溫情脈脈.

    "算了吧,一會兒就好了的."王語嫣顫音道.

    林邪停止了拿捏,人卻沒站起來,仍半蹲著說道:"來,我背你吧."

    聽到這話,語嫣心兒就快離她而去一樣,她向四周看了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畢竟還只是初中生,要是讓別人瞧見,指不定會惹出什麼事來,傳出什麼風言風語的.

    林邪像是知道了她的顧慮,說道:"到校門前的那個轉彎處,我就放你下來."

    聲音不大,卻是不容拒絕,又還包含著一種失落,王語嫣心里閃過一絲絲痛,依言趴在了他的背上."寬闊,結實,溫暖."一趴上去,語嫣的心里便傳來這種感覺, 讓她想到晚上睡覺抱著的那個娃娃,要是換作是他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八章 胖子
    "你就是林邪?"說話那人嘴里叼根香煙,正吞云吐霧,一副公子哥模樣,衣服倒是華麗,可卻非常不搭配,讓人看了很不舒服,就像正吃著飯,卻看見里面一只蒼蠅在流動.態度極其倨傲,居高臨下,不屑一顧的問道.

    "你是誰?"林邪皺了皺眉,自己貌似沒和這個人打過交道,看他這架勢,分明是沖著自己來的,可自己和他沒有過接觸,也沒有仇怨吧.

    "老大,他就是初三一班的杜國良,他爸是涪豐縣的副縣長,這人十足的紈绔公子一個,在班上號稱什麼'少女殺手’來著,據說現在在追校花王語嫣來著."胖子小聲音的解釋道.

    "不知道我是誰,不知道我是誰你就敢搶我女朋友."杜國良憤怒的說著,把煙扔到了地上,用腳狠狠的踩了踩.

    "你女朋友?"林邪的目光有點不善了.

    原來有人看到林邪和王語嫣在一起,便告訴了杜國良,杜國良一聽,然後多方查探,得知是一個默默無名的窮小子,連穿的衣服都是補丁加破洞的.杜國良就更沒有顧忌了,想他老子好歹也是一個副縣長,而且還是管教育方面的.要不就憑他只認得兩三個字的本事能進涪豐中學的重點實驗班.他決定要給他點顏色看看,于是拉了十來號人,那些人都是他的狐朋狗友,平時只知道吃喝,不學無術,成績一個比一個爛的人.

    "廢話,不是我女朋友,難道是你女朋友啊!也不看看你的窮酸樣,咦,上午穿的不是這件衣服啊,也不知去哪偷的.你他媽懶蛤蟆一只,還想吃天鵝肉,老子讓你癡心妄想,讓你……"杜國良邊說著邊向林邪走去,十來號人全都奸惡的笑,跟著圍了上來.杜國良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正文 第九章 比世界還要瘋狂
    "古語怎麼說的來著,我記得小學的一個美女老師說的,這才有點印象,叫什麼,不是冤家,哦,叫冤家路窄.哥們,是不,那天搞壞了老子的好事,今天老子不廢了你,老子就把名字倒過來寫!"說這話的家伙就是那個叫輝哥的人,他們一群人剛好路過這個巷子,看到了兩人的厮殺,他也很驚訝那小子居然這麼能打,可看了看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自己這邊卻有六個人,全都生龍活虎,難道還懼他嗎?當然,這樣一想,說話也非常囂張了.

    "是嗎?"林邪冷漠的說道,聲音好像在空氣中凍結了似的,讓人不jin的打個寒顫,他輕輕的把胖子從身上放了下來,冷著一張臉走了上去.

    "喲嗬,你他媽的說話還真冷,丫的還裝酷啊,我讓你裝……"一腳就向前踢去,林邪讓他踢在自己的身上,他一記右勾拳揮了出去,那人沒拐一點彎便飛了出去,趴在地上,竟吐出了血.

    剩下的五人知道點子紮手,便一擁而上,那個那天被林邪咬了一口的人,猶豫了一下,才跟了上去.五個人把林邪圍在中間.林邪不懼,現在他很鎮定,也很安靜,可就是安靜得可怕,臉黑沉著,像能擰出水來.他的兄弟還在地上躺著,昏迷不醒,他很擔心,可這群人卻還要攔著自己.他手下當然不會留情,所以他根本就是不要命的打法,任他們的拳腳打在他身上,他的目的就是盡快的收拾完這幫人,好送兄弟到醫院.

    林邪出手也一點都不留情,沒用腳, 就一拳一拳的打出去,或直拳,或左勾拳,或右勾拳,或上或下,這種硬碰硬的打法,他們那是對手,脫胎換骨的他身體就如銅皮鐵骨一般,自己不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