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 (完) - 原創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魔 (完)

倒數一天,塞斯其實不知道他們在薩維洛學院的名聲已經從『最沒用的小隊』變成『最恐怖的小隊』。

蔽塔昨天場上所使用的『祭咒之眼』是一種損己傷人,損傷自己生命力當代價換取壓制敵人的一種方式,塞斯知道這一點,蔽塔付出絕對的代價去製造震驚,但他就是知道,才會生氣!

有點氣惱他不珍惜生命,內心深處其實很是在意昨天看到的情景。什麼樣的情況下,會使一個人的血變黑的?他學過多數魔法理論,知道以魔法程度絕對做不到這一點,他原先以為是禁忌魔法造成的傷害,但後來想想,又覺得不對。他學過禁忌魔法很少,但他知道禁祭魔法大多為實體傷害,或以什麼嚴重的代價才會被前人列為禁止。

如果是一個人的血......

他沒有去找老師,這種事最好還是保密一點,說不定去找老師之後的情況會更糟,而且......

他緩緩皺起眉。

昨天在場上走得太過匆忙,沒有注意到。今天細細回思起來,才訝異他竟然覺得那血的味道很熟悉,直覺上他應該見過。

呸呸,他用力甩甩頭,這都是些什麼古怪的直覺?果然一個人太過操累,連神經都變得不正常。忽然砰的一聲,他痛得跌在地上,忍痛抬頭一看,發現原來他剛剛想得太過入神,沒注意就撞到圖書館旁的柱子。

"痛...!" 塞斯良久才說的出這句話 "我是什麼時候不知覺走到圖書館...圖書館?!"

他差點驚得跳起來,罵自己笨吶!這世界還有突書館這個資識庫,他怎麼會都沒有想過要進來找找?這不就正好符合自己需要,在不驚動別人情況下調查事情嗎?

帶著有點興奮的心情,他走進圖書館,想了想,開始從『人體構造』找起......

瑥蕾今天有些消沉,趴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弊端

大會考很快的,以眾人想不到的速度降臨了。

這天,還是有許多考生叫苦連天,怕這個不會,那個不熟,不過他們倒都是學乖了,前天晚上沒有熬夜,全都乖乖準時上床睡覺,以貯蓄精力應付接下來一堆繁複的考試。

塞斯也沒閒著,他一大早就爬起身,緊張的翻書;瑥蕾不同,她起個大早就跑來串門子。

"塞斯,塞斯?"

門外傳來敲門聲,塞斯一愣,聽出是瑥蕾,連忙起身去開門。

"瑥蕾?" 塞斯訝道 "怎麼了嗎?這麼早。"

"塞斯,我昨天有去幫你問了一下老師。" 瑥蕾抱著一本不算薄的書,塞斯有點想笑,似乎瑥蕾的招牌動作就是抱書啊!瑥蕾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本子,問道 "可以進去嗎?會不會吵道你?"

"沒關係,我早就起床了,妳來的正好。" 塞斯讓到一旁,讓瑥蕾進來,他輕輕關上門,走到櫥櫃前 "瑥蕾,想不想先喝點什麼?妳吃早餐了嗎?"

"嗯,可以喝牛奶嗎?" 瑥蕾坐到書桌前,大略掃了一下手中資料,有點迷糊的搔搔頭,接過塞斯遞過來的牛奶之後,塞斯也跟著坐在床鋪,喝了幾口 "塞斯,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有關血的東西,但我還是有去找了一下,也有幫你問老師。

"老師那時候很嚴厲,不知道為什麼生氣,不過他有跟我提到一點,他說,就算是變種或者突變都不會造成血的改變。但這世界上也不是沒有這樣的東西,有唯一,也是最令人髮指的一項,就是魔。"

聞言塞斯差點把牛奶噴出來,他咳著嗽,難以置信的看著瑥蕾。

"塞斯?"

"咳咳,我──咳,沒、沒事。" 塞斯憋得臉紅,連忙搥胸,稍為順了氣 "妳說...魔?"

他不是沒有聽說過魔這個種族,而是印象太深刻。在老師給他們的印象中,魔是一個極度殘暴、噬血、黑暗讓人避之唯恐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他們到餐廳去吃飯。

因為要考的東西也蠻多,所以他們分了三天考,上午通通是筆試,下午則就是武試了。

所以他們所有人也分三批。

其實塞斯與瑥蕾的課業說多不多,說少也沒少到哪裡去,頂頂多多就在那種要累死不累死,要輕鬆也絕對不輕鬆的半死不活狀態,所以他們能夠以三個遠攻戰勝昨天的人,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兩人一吃完就分手說再見,性質相近的兩人考試時間基本來說相差不多。

早上九點十分,正式的大會考開始,第一堂是魔法性質共通基本測驗。

考的是什麼?就是你對魔法的基本常識。

不過因為太簡單,很多人早早就交卷,匆匆忙忙得準備下一科了。

塞斯和瑥蕾也在這群人中,跟著走到圖書館,瑥蕾癟癟嘴: "蔽塔沒有來。"

塞斯一時語塞: "......我注意到了。"

"他不想讀書了嗎?" 瑥蕾沮喪的說 "可是以後這樣會餓死自己欸..."

"瑥蕾," 塞斯抽抽嘴角,泛起苦笑 "你想太多了。"

那個人個性和底線是怎樣他不知道,至少到目前為止他沒搞懂過。但他知道蔽塔是絕對拒絕自己吃虧的那種要命利己主義者,第一個特質就是陷害他人,再來是壓榨別人的錢財。

他怎麼會知道?因為這幾天無意間聽到的,差點沒噎死自己。

看瑥蕾抿著嘴還是高興不起來,塞斯拍拍她腦袋 "不要想太多了,瑥蕾。"

瑥蕾默默點點頭,一起進圖書館。

轉角的一個陰暗角落,一高一矮的人影靜靜的佇立,看著兩人走進。

"先說了,我一點也不想去當。" 比較矮的人影低聲怒道 "要嘛,就不要來。要嘛,就走開!"

"這是一定的,我沒辦法改變。" 較高的人影帶起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 "除非你殺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瑥蕾愣了整整快有一分鐘,才吶吶開口 "狄、狄洽?"

狄洽微微抽抽嘴角,感覺青筋都暴出來了,她微笑 "是阿,妳還記得我們昨天才比過賽喔!"

瑥蕾茫然的看著她,狄洽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一字一句清楚說道 "狄洽、勒米补、客宇末,三人一組,還記得嗎?"

過了半秒,瑥蕾一個恍然大悟的神色 "喔,我記得了!"

狄洽默默轉過身,先拍了自己巴掌,才又轉回來看見瑥蕾靦腆的對她笑笑 "初次見面阿。"

這時狄洽的好奇心就來了 "瑥蕾,你是怎麼和蔽塔認識的?據我所知,他不會無緣無故待在一個人身邊太久。"

"認識...?" 瑥蕾愣愣的看著她 "我...不知道欸..."

"不知道?" 狄洽重複一遍 "怎麼可能不知道?噢,該死!好吧,我這樣問,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一起玩的?"

"玩?"

狄洽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心中不知道第幾次想掐死眼前這迷迷糊糊的笨蛋,深吸幾口氣,在嘆個幾口氣 "算了,算了,就當我沒有問好了。倒是妳,是要去圖書館讀書嗎?"

"恩。"

"你是要考什麼?" 狄洽眨眨眼 "其實如果有不懂,都可以來問我,不要看我是個刺客,就是魔法,我也會,我幾乎都懂。"

"真的嗎?" 瑥蕾雙眼發量的看著對方 "狄洽,那妳知不知道有關魔的事?"

"魔...?" 狄洽極度怪異的看著她 "要這個幹麻?"

"因為塞斯想知道。"

狄洽用手撐下巴,歪了歪頭,沈思著說 "我...是知道不少,關於魔有許多傳說,你是想知道什麼?"

"血呢?"

不料狄洽臉色一變,拉他進暗處,嚴肅低語 "你知道這個要幹嘛?"

瑥蕾愣愣望著她,不明所以,小心翼翼開口 "怎麼了嗎?"

"噓!" 狄洽嘶聲道,然後拉著塭蕾就往圖書館走去 "先跟我走,不要在這裡討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臆測...?"

"因為看過的人大部分,都已經死了。" 狄洽用淡笑說這樣很恐怖的話 "你沒有注意到嗎?我們發現魔,或者說魔的作為,都是遠觀而寫下的歷史,並沒有什麼僥倖者的立場。

"當他們趕到現場,滿街的屍塊與內臟...污臭的血流成河,那種親臨的震撼,是怎樣都形容不出來的,給了許多人壓力。" 狄洽翻過頁,嘆了氣 "壓迫致使禁忌,所以魔這種話題...管在何處隨意提起,都一定會出事情。"

狄洽說完,抬起頭,卻看見瑥蕾驚愕的看著她。

"怎、怎麼了?"

"我不知道..." 溫蕾喃喃唸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

瑥蕾豁然站起身,就什麼都沒說跑出去。

TOP

"她發現了。" 安靜的圖書館出現了ㄧ個男子,他面無表情的看著瑥蕾離去的方向。

"對!" 狄洽頭也不回惡狠狠道 "她發現了、知道了,是我告訴她的,怎樣,突理?" 說著她轉過身瞇起眼,扭出ㄧ個歪曲、帶有ㄧ點挑臖表情冷笑 "我不適合格候選人,早晚有一天我要你們這群奪害人心的魔死得很難看,讓你們也品嚐看看...那種發自絕望中慘叫出來的哭嚎!"

"是,您的確可以做," 突理沒什麼感情的說道,好像威脅得不是自己 "您想做什麼,我不會干預,要殺了我也行,但事情當前,您確定有辦法抵擋蔽塔的暗算,而不會被反啃得屍骨無存嗎?"

狄洽憤怒的ㄧ拍桌子 "你還提他!媽的誰知道那什麼鳥竟然去參加比賽!比賽輸的那麼慘,根本是他作弊!他的力量是這個事間萬物可以比擬的鬼嗎!你幹嘛不隔天就去斃了他,讓世界少ㄧ個禍害!"

突理挑著眉看狄洽劈哩啪啦的罵了ㄧ堆,不動於衷 "他知道你會提防戒心,所以才這樣搞的...我很了解他,沒有十成把握,至少也會有九層把握才會去做,這麼做不過是讓別人的注意全都放在塞斯身上,而忽略了他的候選人。"

"不是...?" 狄洽驟然瞪眼 "塞斯不是?"

"不是。"

"見鬼了!" 狄洽倒抽一口氣 "那他幹嘛這麼處處護著他們?我剛開始還以為塞斯是,想說到時會考把他幹掉,就一了百了...誰知道那知狐狸竟然比狐狸還奸詐!"

"但是,你為什麼知道?"

突理挑挑眉,露出ㄧ個噬血的笑容 "他,我們,和瑥蕾有ㄧ段很深的淵緣。"

時間道轉,瑥蕾匆慌慌的從圖書館跑出來。

沒有深刻的體會過那種場面,沒有真正經歷那種戰爭,是不能了解他們面對魔時候的恐慌的。

她之前,很多時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也許自己很天真。

也許自己的力量不夠。

但他知道,至少可以把握自己手上所有的。

瑥蕾抽噎著,糢糊了視線,酸楚了鼻息,自己的想法,在這個暴力的世界裡,卻顯得這麼蒼白。

難道,你們身為人,站在最有智慧的動物的高度,卻是最無情的嗎?

她不懂,真的真的,不懂。

不知道到底為了什麼要這樣爭得你死我活,到底傷害了別人,能讓自己在多快樂一點點嗎?

這樣難道就是真的對,所以這種壓抑的手法真的可以做的了什麼。

到頭來,你做了ㄧ件事,別人壞你兩件事,你真的能多得到什麼?真的能多讓自己成長什麼?

"妳在哭?"

瑥蕾倒抽ㄧ氣,瞬間轉過身,看見那位讓自己沮喪要死、擔心到貼背的人就靠站在不遠牆上,環著手臉上沒有表情,他的身型簡直和陰影融為一體,神色黯淡很沒光彩。

"我、我沒有哭!" 瑥蕾悶著聲反駁,連忙手忙腳亂的擦去淚水。

可惜那個人一點良心也沒有,冷聲道 "沒有哭?那妳臉上得是什麼?難道你剛才用眼睛喝水?用鼻子撞牆?"

"蔽塔!"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蔽塔卻閉上眼 "但是,我不管妳想要做什麼、想要去幹嘛!先認清楚現實。"

瑥蕾晃晃得站起身,甩掉腦袋裡的暈眩,瞪大眼直看對方 "現實?"

"如果你連現實看清的能力都沒有,你拿什麼折服人?" 越說他笑容越是冷的沒有溫度 "拿什麼改變你自己想要的東西,弄不出來,就只有空口說白話而已。"

瑥蕾抿著下唇,握緊蒼白的關節。

現實...是啊...就是現實...

就算再怎麼厭惡現實,如果沒有先去理解,怎麼說改變...?怎麼說...幫人?

她害怕得緊盯著自己拳頭,她做得到什麼?那個長期以來都被欺負,都只會哭泣的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我幫不了人..." 瑥蕾紅著眼眶 "我幫不了..."

只會哭的沒有勇氣做到改變,任隨壓力擊碎自己的夢想,迫的自己該低頭跟隨命運。

然後說,隨遇而安。

瑥蕾知道,她明白,只有堅持到最後才能得到自己最想要,能贏得所有人的掌聲,但是她...能夠做到什麼?又能改變什麼...?

"就算做不到...就算會真的很辛苦..." 慢慢的她喃喃自語,起身堅定的告訴他 "我會去嘗試,把所有真的能做的,就算作ㄧ百遍,我都不會放棄!"

這是ㄧ個弱小、善良,妖經女孩轉變的開始。

TOP

轉變與預兆

晚上的武試人聲鼎沸、車水馬龍,將現場擠得水洩不通。

塞斯拉著瑥蕾出現在會場上,跟著人擠人,照裡說他們可以不用出現。三天的武試將所有人原分為三批考試,他、瑥蕾和蔽塔是在後段第二天下半場。對沒有考試的學生學院採取放任手段,所以他們有沒有出現並不是那麼重要,不過就另一種方面而言,這種觀摩別人反而是生存依憑。

因為他們是全學院裡唯一一組由遠攻職業組成的小隊,不但人數少(只有別人的一半),更有一個人是別人都不看好的占卜師。在實力上輸了人的更需要以腦力來補足,就專業點的術語來說,他們需要由精準的操縱及高密度的配合,才能跟在練習時那樣跌破大家眼鏡的贏得比賽。

所以觀魔比賽反而是他們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了。

「好多人吶…」塞斯笑笑,「真是小看人的愛湊熱鬧,對吧,瑥蕾?」

他拉的人一片靜默,塞斯轉過頭卻發現她一臉鬱鬱寡歡。他嘆口氣將人拉離走道,到個比較少人的轉角,輕彈她的額頭失笑 「真是的…在想什麼呀…」

「塞斯…他回來了,可是為什麼不來呢?」

「咦?」

「蔽塔呀…」瑥蕾喪氣道:「為什麼呢,塞斯?他為什麼不來?」

「蔽塔回來了?」塞斯表情古怪,但隨即笑道:「也許不喜歡湊熱鬧吧,他這樣很久了,妳也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他呀,這個人就是喜歡搞特立獨行,不用太在意啦瑥蕾,久了習慣就好了。」

「可是,可是…」

「好了好了,要考試了就要放輕鬆呀,」塞斯拍拍瑥蕾臉頰,溫和微笑「放心放心,不會有事情的,好嗎?」

「嗯…」

塞斯溫笑,拉著溫蕾走進會場觀眾席。

到底…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懷疑起來的…

到底…連身邊的人都不能信任的時候…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魔 轉變與預兆(下)

「靠很髒欸!」狄洽罵道,周圍一片嘩然,瑥蕾則是呆在原地。

前排被淋到的觀眾轉過頭來破口大罵「喂搞屁啊,不會喝不要喝!」

「對不起對不起,」塞斯趕緊拿出衛生紙將坐位擦乾,歉然道:「不是有意的,抱歉抱歉。」

「塞斯,我來幫忙。」瑥蕾上前,她雙手一合喃喃念誦一段咒文,聚起一團白光,在那人身上一晃,被噴濕的位置頓時變得乾燥。

「嘖,真是倒楣。」那人白了一眼,拉上旁邊的人沒道謝就走了。

狄洽在一旁也蹲了下來嘖嘖稱奇:「哇這是什麼咒法?」

「這是輔助術中一種很常見的回歸術,」瑥蕾很認真的說道:「可以讓東西回復一段時間。」

狄洽一呆,接著爆笑:「一段時間?一段時間?妳是說過不久他又會溼答答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是會不會閉嘴一點!」這次換後面的觀眾抗議。

塞斯擦完起身坐回位上,順手將垃圾用魔法點燃燒掉,扶額嘆氣:「一個跟瑥蕾神似的人啊…」

六 V.S. 六。

一方代表藍,另方則呈紅。

最初兩方同時對立的站在臺上,兩個劍士、弩手、刺客、魔法師和祭司,對上的是劍士、騎士、召喚師、弓手、陰陽師還有巫醫。

巫醫和祭司同時隱退兩方,弓手弩手站置高點,兩方相為牽制點。

同時一位長像姣好,具有湛藍雙眸的女孩牽著一頭踩著催燦火星的獅子──在夜空下顯得搶眼──環繞場次一圈,重申一次規則,並強調不得代找打手後,一把騎上獅子。獅子背鰭伸展出一對火紅的蝶翅,一飛衝天。

「比賽開始。」

一開始,藍隊的劍士和騎士就槓上紅隊兩名劍士,雙雙就打得難分難解,武器相交與摩擦聲不絕於耳,絲毫沒有剛開始比賽的猶豫,由此可見身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