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 (完) - 原創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45 12345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魔 (完)

魔 (完)

三魔三種的罪孽
再生的承擔,三名候選人的輔選人
爾虞我詐,暗中較勁裡的陰謀

人物介紹:
塞斯:魔法學院的學生,是人人都發卡的好人。
瑥蕾:和塞斯市青年竹馬的同伴,像個女孩一樣純真、善良,是個妖精轉世的少女。
蔽塔:文弱的占卜師,個性狡黠,一副痞痞模樣。善計算、喜裝弱,是個不折不扣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 本帖最後由 xufudj1993106 於 2014-6-17 22:4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勳爺 經驗 +20 原創內容 2011-10-11 10:06
  • 勳爺 金幣 +20 原創內容 2011-10-11 10:06
  • 勳爺 威望 +1 原創內容 2011-10-11 10:06
  • asd053445 經驗 +50 原創內容~~ 2011-5-7 03:55
  • asd053445 金幣 +50 原創內容~~ 2011-5-7 03:55
  • asd053445 威望 +1 原創內容~~ 2011-5-7 03:55

TOP

ㄧ顆火球拖著長長的尾巴,劃過天際,炸進了怪物堆裡。
    山丘上,兩男一女站在那裡,眺望著這邊景觀。為首的是一個長相溫敦的男子,正拿著長杖喚出ㄧ個個火球,不斷的網怪物堆裡送。當他表現疲累時,身後的一個托著厚重古書的少女會笑著閉眼喃喃唸誦一段咒語,然後一陣金色光輪罩在男子身上後,又精神亦亦的揮動長杖。最後一個是個穿著頗為隨性放浪的青年,他坐在石板上好整以瑕的看著男子施法,一張臉上盡是桀經不遜的神態,從一雙狡黠、甚可說是危險的眼神讓人一眼發現他不但聰明,還很陰險。
    當男子揮動最後一次長杖,最後一顆火球將怪物清理乾淨之後,他轉過身擦掉汗水,笑著說:「好了,全部都清乾淨了,我想我們這次考試沒有問題了吧?」
    少女開心笑著蹦蹦跳跳拉著青年來到男子面前:「對呀!塞斯,一定會沒有問題的!」
    「呦,這麼有信心吶,瑥蕾?」青年挑挑眉,神態隨性「多虧了大家給我們定義為『最沒用的小組』,老師們也一致認為我們是最沒屁用的一組,我想這全都多虧了我的扯後腿吧?」
    「蔽塔才不是沒用呢!我們也不是最爛的一組!」瑥蕾生氣反駁「而且我才不管他們說什麼,蔽塔是最聰明的!」
    「哦──是嗎?」蔽塔拉了個長音,笑嘻嘻道「這麼支持我啊,瑥蕾?那塞斯怎麼辦?」
    「塞斯也很厲害呀!」瑥蕾嘟嘴「有不對嘛──我覺得每個人都有長處嘛……又不一定全都去當劍士才較厲害,對吧,塞斯?」
塞斯起先是瞇眼看了蔽塔一眼,直到瑥蕾拉了拉他手臂,他才抿嘴一笑「是啊,呵呵,往好的方面看,我們倒是用不著跑怪物堆裡跟他們打架,只要在後頭就好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他們三個孩子,年齡各有異,塞斯20歲,蔽塔19歲,瑥蕾則17歲,三個迥然不同的個性,卻是學院力最詭異的組合。
他們就讀的是城裡聲望最高,立臨交通大道交叉口的豪華級和專出精英的薩維洛學院,專門培養各式各樣的人才。
不管是劍士、魔法師、祭師、煉金術士、騎士、獵人...等,皆可從學院裡找到良師教導,而在你學滿三年之後,薩維洛學院會要求找組一起行動。
上限六人,最低三人,能力不限,只要能再最後一年培養出的默契以通過林林總的小考以及畢業考,就可以在之後求職路線享受著薩維洛學院的良好名聲而無後顧之憂了。
以薩維洛學院來說,他們三人的組合算是最不被看好,也最遭眾人唾棄的一組。

怎麼說?

一般來說,一組會先找幾個進戰的學生,好比說戰士、騎士;再來是近遠戰,最後是遠戰。輔助的則是一個就算多了,但顯然,他們並不是這麼想的。
塞斯是魔法師,主修攻擊魔法,除此之外一竅不通,而瑥蕾則是全系祭師,除了禱告和祈禱等輔助技能、恢復技能之外一概都學不會。
如果只是他們倆個,也許在別組很是受到歡迎,但他們卻做了一個令大家跌破眼鏡也啼笑皆非的決議...

他們找了一個『占卜師』加入...

所以,三個只會魔法,絲毫不會任何一點點額外的東西的學生,在薩維洛學院建立了第一個令人啞口無言的小組。

而且麻煩也是最多的一組...

好比來說,塞斯的個性溫和,不管碰到什麼事情幾乎都不會動怒,而大家就是看準了他這一點軟弱的個性,頻頻找他幫忙。寫作業、做筆記、買東西...等,一堆零碎麻煩的小事全找上門,更扯的是不外乎送花追情人、考試作弊之外,連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需要幫忙嗎?" 青年挑挑眉,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

直到這時,他身上那種讓人窒息的氣息壓迫才不見,塞斯這時才看清,青年長得頗為秀氣,雙眼清澈隱隱給人一種虛浮不實的感覺,細細的也給人一種看透一切的銳利。他站著三七步,身上穿著正統的寬鬆布衣,看來是腦力型的。

"呃...我..."

"你想說的是,你後面追了一堆惱人的麻煩," 青年之字不差的說出他內心感想 "讓你覺得很煩,但你又不知道怎麼解決。"

"呃?你、你怎麼知道?"

青年對上他的眼,眼瞳跳動著什麼,然後勾起一個很詭異的表情 "你叫塞斯是吧?"

這下他真得詫異了,張大嘴呆愣愣的看著他,直到背後追打的聲音大了,塞斯回過神來,才想著要跑,青年攔下他靜默的撇了一眼情況,淡淡道 "我幫你吧。"

"什麼?"

"沒什麼," 青年微微一笑,帶著一個詭譎的笑容 "你不是想處理掉那堆麻煩嗎?我可以幫你,而且跟你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有人找你麻煩。"

"你、你可以?"

"是的,沒有錯。" 青年淡道 "所以你現在可以走了。"

塞斯怪異的看一眼,不慎確定的往前跑幾步,又停下來回頭看了幾眼,這下才真的溜走。

一群人氣勢磅礡大喊大叫的經過青年附近時,青年看似不經意的一伸腳,把其中一人拌的摔倒,然後那群人停下腳步兇狠的扭過頭瞪著他,有幾個人甚至把手掰的巴嘎巴嘎響,跩跩的走到他面前,這時他才好整以暇的伸懶腰 "欸,等等。"

"等?等什麼?" 其中一個較高大的扯住他的衣領,滿臉殺氣 "你以為你弄到我們的人就這樣算了嗎?!"

"哦,是嗎?" 青年不為所動,甚至一臉無所謂 "比起你背後的示匕奧想要獨吞這次的任務費還嚴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sd053445 經驗 +10 哈哈!巴薩? 巴薩拉嗎? 巴大真可憐 哈哈 ... 2011-9-24 21:16
  • asd053445 金幣 +10 哈哈!巴薩? 巴薩拉嗎? 巴大真可憐 哈哈 ... 2011-9-24 21:16

TOP

當塞斯再回到命案現場,人已經通通不見了。

隔天他又回到學院上課時,就察覺到了不對勁,以往大家看到他當時會先跟他打招呼,然後再來跟他打屁聊天,基本上如果不算上找碴的那些人他的人緣算的上好,人也很隨和,但是今天,不一樣。

所有同學看到他無一不是匆匆從他身邊經過,就是連看都沒看他一眼,感覺好像在躲著什麼一樣,連他遇到熟人上前打個招呼,那些人看到他的第一個反應先是嚇白了臉,然後群眾一哄而散,當真弄得他從頭到腳都是一堆問號,愣在原地,連她想找個人問問都找不到。

“天、天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塞斯嗎?” 當他喃喃自語,滿臉難以置信時,一個溫和清麗的聲音響起,塞斯抬起頭,是一個長相秀氣,神態相當清純的女孩。她正歪著頭,困惑的看著他 “你怎麼了嗎?我看你眉毛都皺在一起了。”

塞斯愣了愣,然後笑道 “不不,沒什麼。瑥蕾,妳沒有上課嗎?”

看到他笑,瑥蕾跟著露出一個很開心的笑容,蹦蹦跳跳的跳到他身邊 “有啊,我有上課,而且這節我們一起上課喔!你還記得嗎?”

“呃…嗯,有嗎?”

“啊,對了,你昨天沒有來喔。” 瑥蕾一敲手,笑著 “昨天有公布喔,從今天起所有學生要多修一門占卜學的課,是必修喔。”

“咦?為什麼?”

“因為是王國發布的新消息。” 瑥蕾笑著眨眨眼 “塞斯要一起過去嗎?我們這學期和別的班級合在一起了耶,而且我和你同班喔。”

“嗯,好啊,走吧。”

當他們走進新教室,遇見了青年,他一如往常神色詭異的勾起一個微笑,挑起眉毛。

事後在很久以後,他才知道那青年叫做蔽塔,是個占卜師。而此人有諸多種種惡習,更可怕的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到了。

這期間學院一派烽火連天,個個忙碌的要命,不斷的給學生複習、預習再練習,每個學生都被操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叫苦連天。

而當學生跟老師抗議時,老師就一律用 "不然你來上課做什麼?" 堵回去。

鄰近兩天時,他們上占卜學。幾乎大半學生倒在桌上就睡死了,老師也沒什麼上課,就放任學生在他課堂上補眠。

塞斯掛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疲累的盯著書,瑥蕾則是直接倒頭就睡。

"你可以睡啊。" 蔽塔挑挑眉,不置可否的看著塞斯 "沒人叫你撐著看書。"

"你怎麼精神看起來還那麼的好......"

"我可不像你們,把自己操到死去當什麼全系祭師,還是攻擊法師,吃飽太閒嗎?"

"那你們占卜師到底都學些什麼啊......"

"預知未來啊。"

"廢話......"

蔽塔哼哼冷笑,又自己去看書了。塞斯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似乎快睡著了。

"你最近最好小心一點。"

過了良久,塞斯聽到一句輕到幾乎不可察覺話,免強撐開眼皮,卻發現附近沒什麼人。

他看向蔽塔,卻發現他盯著書本,眼神深坑,露出一種不像他本身的表情,那是一種似非人類的陰沉的殘暴,一瞬間,他似乎又回到初遇青年的那種危險感,一下就坐直了不停冒著雞皮疙瘩。

蔽塔注意到了他的視線,轉過頭直盯著他雙眼,露出笑容。

當街上視線那瞬間,塞斯只感覺到股陰寒來自深淵的巨大壓迫襲向他,他本能的感到想逃,腳卻不爭氣的抖起來。那笑不像人類的表情,好似就只是他掛在外表的一種象徵,一種像變色龍的偽裝。

太可怕了...

太危險了...

這根本不是人類吧...

是一個批著人皮的淵深惡魔...

"注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一到下課,他們兩個幾乎都沒有回來,所以在打鐘的那一秒,塞斯幾乎是沒有等全班行禮就衝出去。

老師困惑的看著跑出去的身影,也沒有生什麼氣,只是疑惑道 "吃壞肚子嗎?"

班上幾個人悶悶的發出笑聲,有個人更是調侃道 "老師,他去追馬子啦!"

"呸呸,不要亂說話!" 旁邊的人急忙拉住他,然後急促低語 "你是忘記惹到那魔鬼身邊的人幾乎要遭殃!"

那人煞白臉,罵道 "靠!真的假的?"

"好了,不敬禮下課。"

那人看了一眼老師走出門的背影,旁邊的人聚上來繼續爆八卦 "廢話,這話豈能造假?聽說輕一點的程度通通送醫院,重一點的在一個禮拜之內就會在世界上消失!更可怕的是完全沒有人敢去追查責任!"

"你不要看他那種文弱樣,那是在欺騙大眾懂不懂阿你?" 一個瘦弱的人翻翻眼白 "他的報復程度是你絕對想不到的,也絕對不想遇到的。而且這個人非常得奇怪。"

"怎麼奇怪?"

瘦弱者一臉詭異,沉靜半餉之後緩緩開口 "你有聽過,血是黑色的人嗎?"


"在哪裡,呼呼,在哪啊!"

塞斯跑在走廊上,氣喘吁吁的到處尋找,卻遍尋不著他們兩個的人影,忽然他感到一震陰風,不到半秒轉過身去果真看見蔽塔一臉輕鬆的站在那裏,微好笑的看著他。

“你…你怎麼在這?” 塞斯哽住,半餉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是希望我在這?” 蔽塔挑眉,然後微笑 “你希望我在哪,我當然就在哪啦。”

塞斯愣愣的看著他,不懂他的意思,欲言又止,蔽塔也沒催,也沒有任何表態,就這麼的保持同一種態度一直盯著他看,最後他終於說出一句話 "你...你沒把瑥蕾怎麼樣吧?"

"怎樣?" 蔽塔眨眨眼,微笑起來 "沒有了,當然沒有怎麼樣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比賽開始了,兩組隊伍對立在場上,殺氣騰騰。

一邊是舉著寬劍的戰士,一條疤痕自他額頭裂到耳根、站在較後方的弓箭手還有手持雙刀的人,看不太出來是什麼職業,不過他一直笑嘻嘻的。

另方則是一個持著長槍的罕見是一位年輕的女性,頭髮隨意的用布纏起、一位拿著長杖罩著面罩從到場上為止,沒人看過他睜開眼睛,最後是站的最遠,雙手夾符的人,給人一種精悍的感覺。

比賽並不是照著排序,而是隨機跳選,像這組是56對78。站在公佈欄前,人擠人,塞斯好不容易看他們組別,是在第五場──23對64。

他從公佈欄擠出來,聽見主持人已經拿著麥克風大聲廣播: “──布克雷跳上前,終於抓準機會要對敵方的魔法師下手,而顯然對方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馬佩妮習長槍一輪擊退魔劍士朔恩同時順手就將要把人家劈成兩半的兇器挑掉,跟著又連連往人家臉上打去。朔恩不死心,跳上前作勢要阻止,結果──唉呀!我看臉整個扁掉了吧?他被一堵牆整個狀的摔了出去…”

塞斯有點失神,他沒有回去看比賽,反而是獨自一個慢慢走到人靜的地方坐下來,慢慢思索…

蔽塔這些天的表現,真得很奇怪,尤其他說的東西和他說話的態度,他搞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自從那天占卜學開始,他們不就算是朋友了嗎…?

為什麼?他給他的感覺,他不禁苦苦思索,才慢慢發現,蔽塔給他的態度,不知道為什麼…既像朋友,又像敵人...?不討厭他,也不刻意恨他,但就是一直保持一種奇怪若有若無得疏離感。

他刻意的嗎…?愣愣得瞪視前方,現在那些外在的喧嘩聲好像都聽不見了,有些落魄的垂下頭,他抓了抓頭髮,苦惱的想把頭給抓下來...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瑥蕾瞪大眼,塞斯好半响說不出話來。

“他…但是…他怎麼可以..不公平?” 瑥蕾紅著眼眶。

“這只是假設…不是嗎?” 塞斯鎮定道 “你…怎麼這麼肯定他就一定會不公平呢?”

“所以我剛就在試,沒看到嗎?” 蔽塔冷冷一笑 “不太幸運的,他似乎就是那種很糟糕的人,如果沒有意外,說不定還會是會考上的裁判。”

“會考上的裁判?!”

“因為這樣,才有告訴你們的必要,” 蔽塔手一彎,抽出一張牌 “要知道,要是他有跟誰結黨,情況才會大大的對我們不利之外,或許還有殺身之禍。所以下一場,絕對不能亂打,我是不知道你們修習的程度,上場不能給對方喘息的機會,出手一定要給狠的。”

塞斯默然,瑥蕾則是整個呆在原地。他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了,來個狠的,讓大家目瞪口呆對他們難以忘懷,在真正的會考他們就是大家的注目焦點,就算有什麼陰謀詭計,在這麼一個大勢之下,誰也不會感輕舉妄動。

他動了動手指,若有所思。瑥蕾喏喏開口 “真的…要嗎?”

塞斯溫和笑了笑 “不會有事的,瑥蕾。祭師就算用怎樣的大絕招,都不會害到人,不是嗎?妳不需要心中有負擔,盡量去做就是了。”

瑥蕾愣了一下,然後開心的點頭。

蔽塔眼中閃過一絲光芒,轉頭就道 “既然決定了,就快走吧,時間差不多了。”

話音卜落,果然擴音器就響起 “第五場次人員請進場,23與64隊人員請進場,名單如下:23對為塞斯、蔽塔、瑥蕾;64隊為狄洽、勒米补、客宇末。在廣播一次──”

懷著妥當不安的心情,他們走進會場,裁判站在旁邊,一看到這邊大便臉又出來了,臉很臭的看著他們。

“這次事學院中最不看好的小隊與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祭咒之眼。

場上漫出血色的霧氣冉冉孱動,所有人都秉住了呼吸,那種壓迫感是直接高壓於勒米补所使出來的能力,天空飛翔的獨角獸受到驚嚇不斷嘶鳴躁動。瑥蕾愣愣的轉過頭,蔽塔脖子一圈明顯而鮮紅的血痕不斷湧出血,胸口溼了一大片 “蔽塔!” 瑥蕾急慌慌的想跑近,不料他卻舉起一隻手。

『不要過來。』

瑥蕾停下腳步,回過頭去看塞斯。後者對峙兩人早已停下,塞斯一臉凝重,慎重的對瑥蕾搖搖頭,她還是憂心忡忡的望過去。

蔽塔連一眼也不看,輕輕手一抽,霧氣開始凝結變的沉重,罩壓在賽場上所有人明顯感到一種無形的可怕壓迫,一種內在身藏的恐懼。狄洽手一回抽,開始不停撤退;勒米补陰沉的望一眼低吟一聲,一隻黝黑的老鷹自他掌心竄出,往蔽塔撲去。才飛不到一半距離,就發出一陣哀戚的悲鳴而爆炸。

“你的咒幽心冥就這樣一點的威力?” 蔽塔惡意嘲笑,隨著時間增長,霧幾乎要濃厚到一種看不見四周的程度。雖說蔽塔沒意增加他們這邊的壓迫,但祭咒之眼似乎是群體步分敵我通殺的技能,漸漸的,瑥蕾和塞斯感到壓力而不支,而對方更慘,幾乎只差沒跪下去。

狄洽臉色死白,眼中有著難以置信;勒米补以一種怨恨與不甘混合的複雜神色,拉著繭回到狄洽身邊,繭已經不在扭動,然後他一拍一合之間,一中暗黑色的防護罩罩住他們全部。

他們對看一眼,隨後,狄洽才不甘願的開口 “放棄!我們放棄!”

“76隊主動棄權,所以由23隊獲得勝利!”

空中大眼睛砰的暴開,灑了一地的血,那種窒息的感覺沒了。瑥蕾急急忙忙跑去解開白鳥術,狄洽鬆了一口氣似的軟倒在地,塞斯則趁機把蔽塔拉到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45 12345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