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神 作者︰逆蒼天 (全書完) - 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玄幻奇幻] 殺神 作者︰逆蒼天 (全書完)

殺神 作者︰逆蒼天 (全書完)

【小說書名】:殺神

【小說作者】:逆蒼天

【作者簡介】:無

【其他作品】:《無極魔道》《大魔王》《十方天士》

【內容簡介】:在這人吃人的瘋狂世界,神已無力回天,那就讓我踏著漫天諸神的累累白骨,來普渡這芸芸眾生。

[ 本帖最後由 于子晴 於 2013-4-17 22:37 編輯 ]

TOP

第一章 異世重生




    石岩突然醒來,只覺頭疼欲裂,腦袋仿若灌了鉛,沉重無比。

  這是一個幽暗的石洞,石洞有一個籃球場大小,石地上堆積著累累白骨,十來具身著奇裝異服的新屍散落在他旁邊,屍體身上的衣服還很鮮亮,看起來並沒死太久。

  這是哪里?還是加勒比海的巴哈馬群島麼?

  石岩是個狂熱到近乎走火入魔的極限運動愛好者,二十七歲,母親早逝,他父親積累了一生財富,卻在壯年因癌症身亡,他早早就繼承了一輩子都揮霍不掉的財富。

  別人苦苦追尋了一生的東西,他唾手可得,一開始就擁有了。

  大好青春的擺在那裏,卻遲遲找不到目標,這種富有但沒有方向的感覺,讓他一直都鬱鬱寡歡。

  直到十七歲那一年,他接觸到極限運動,才覺得人生突然有了趣味,因手中掌握著巨額的財富,他得以在這個不是尋常百姓可以參與的運動中大肆妄為。

  徒手攀岩、鱷魚蹦極、低空跳傘、火山滑板、懸崖跳水、車底溜冰等等瘋狂的極限運動,成了他最大的樂趣。

  他享受那種生死一線間令人血脈沸騰至窒息的驚險!

  十年來,所有最瘋狂最兇險的極限運動,他一一嘗試,哪里危險哪里要命他往哪里跑。

  十年的極限運動,令石岩身體素質極為優秀,數百次親近死亡的體驗,讓他神經的堅韌程度極其變態,他自嘲自己是離死神最近的人。

  加勒比海巴哈馬群島的藍洞探險,是他最後的極限挑戰,這些藍洞有的深度可達數百米,有些還如迷宮般的複雜,而且動作稍微大一點,洞底的淤泥就會泛起,不管佩戴的照明燈有多亮,你也完全看不清方向。

  所以不管是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 脫胎換骨




  血池異變突起!

  石岩站在血池中,池水只到他腰間,可血池內的血水,卻仿佛一下子有了生命,竟然凝煉如蔓藤,順著他身體往上纏繞,只是短短幾秒鐘,他全身便被血水覆蓋,整個人被裹的嚴嚴實實。

  血池內的血水,仿佛成了一條條猩紅的血蛇,還在繼續纏繞著他,將他包裹成一個巨大的血繭。

  劇痛蔓延全身,石岩腦子像是被絞刀狠狠地剮,痛不欲生。

  仿佛有億萬隻微小的蟲豸,正通過他渾身的毛細孔鑽入他身體,在他四肢百骸五臟六腑中蠕動,像在啃噬他身體的血肉,帶給如千刀萬剮般的痛苦折磨。

  石岩目不能視,想要嚎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身體也動彈不得。

  一絲絲奇異的液體,順著他的筋脈緩緩流動,如涓涓細流,那些液體所過之處,他體內從未接觸過異力的筋脈如被撕裂,那些液體迅猛地流動,分成無數股,瘋狂地注入他渾身七百二十個穴道。

  石岩覺得自己體內七百二十個穴道,似乎被突然撐大了無數倍,一會兒炙熱無比,一會兒變得冰寒徹骨,說不出的難受。

  腦海中的刺痛越來越甚,恍恍惚惚間,石岩仿佛看見自己的穴道在那些奇異液體的注入下,正發生著詭異的變化,體內每一個穴道似乎都變成了一個個小小的氣旋,在瘋狂的旋動著。

  一絲絲殷紅的液體,注入了那些氣旋之中,似乎被迅速的消化,成了氣旋的一部分,而氣旋在得到那些液體之後,卻變得越來越大,變大之後的氣旋,消化那些液體的速度逐漸加快。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痛苦超出了承受能力,石岩在渾渾噩噩的狀態下,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成了一具巨大的容器,那些從渾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 初戰!





  “你都看到了?”美女咬著銀牙,眸中蘊藏煞氣。

  “只要是露出來的,我自然都看見了。”石岩點頭,事實擺在那兒,否認也不能改變什麼,不如坦然承認。

  “好看麼?”

  “雪肌豐潤,挺翹飽滿,確實好看。”石岩一本正經道,眼神坦蕩,沒一點心虛。

  “還想再看一下麼?”墨顏玉嬌軀一顫,肺都要氣炸了,見過無恥的,沒見過無恥的這麼光明正大的。

  “如果你願意把褲子脫了,又不介意我看的話,我很樂意再細細端詳一下。”石岩灑然輕笑。

  石岩顯然不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在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他每一次極限運動過後,都會找尋一個美女放鬆放鬆,極限運動是他的最大興趣,而女人,則是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調劑品。

  墨顏玉差一點要暴跳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人啊?這混蛋瘦骨嶙峋的形同厲鬼,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恬不知恥之極,偏偏還一臉坦誠,如果無恥也是一種境界的話,此人怕是已修到極致了。

  墨顏玉一連好幾個深呼吸,高聳豐挺的酥胸不斷起伏,強壓著沖上前將石岩大卸八塊的衝動,怒極反笑:“好!很好!非常好!”

  石岩聽她這麼說,心中一樂,笑容曖昧,“原來你真的不介意。那好,你脫吧,我拭目以待,剛剛還真沒看仔細,這次我會更加用心點。”

  墨顏玉一怔,一開始沒還沒弄清石岩話裏的意思,旋即突然反應過來,本來還準備問清身份再動手的她,這下子再也按捺不住了,破口大駡:“好你娘的頭!”

  話語才落,墨顏玉兩手交叉,芊芊玉手青光熠熠,猛地劃開,一弧半月形的青光,如糾纏著的閃電,極速朝著石岩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 藥奴




  潺潺水流,綠樹成蔭,一頭地龍在澄淨的小河邊飲水,身上掛滿了大大小小的包裹。

  在地龍旁邊,十幾個身形彪悍的武者正在大快朵頤,吃的不亦樂乎,講著少兒不宜的話題。地龍身後,同樣有十幾個瘦骨嶙峋的人,這些人手腳都帶著沉重的鐐銬,蹲在地上,目光無神的低頭吃著沒什麼營養的食物。

  地龍身上的一架轎子內,一個神情陰冷的老者,著一身黑灰色的長袍,長袍的胸口位置繡著五個精巧的白藥瓶,老者身形消瘦,頭戴發冠,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那些帶著鐐銬的人,像是在挑選待宰的豬樣。

  老者目光遊弋不定,有時會落到那些大吃大喝的武者身上,露出耐人尋味的陰森眼神,每一個被他注視到的武者,都會臉色巨變,噤若寒蟬,似乎非常懼怕他。

  “吃完了沒?吃完了就繼續上路。”墨顏玉提著石岩,寒著臉從灌木叢中走過來。

  眾多武者乾笑著收起手中未完的美食,連連道:“吃好了,吃好了。”

  墨顏玉板著臉,滿臉不耐,等來到了那老者身旁,才勉強露出笑臉,道:“卡魯大師,您也吃好了吧?”

  老者冷淡地點了點頭,哼哼道:“墨小姐,離商盟還有三個月的路程,可你們找來的藥奴卻只剩下十六人了,我怕支撐不到商盟啊……”

  “大師放心,路上我們會繼續為您補充藥奴。”墨顏玉一臉正色,隨手將石岩扔到地上,微笑道:“你看,這不是又多了一個藥奴麼?”

  “嗯。”卡魯不冷不熱地點了點頭,目光如毒蛇一樣在石岩的身上遊蕩了一遍,皺眉道:“這小子身子這麼瘦,怕是支撐不了幾天吧?”

  “他身子的確瘦弱,不過,他體內有精元……”墨顏玉解釋道。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 閃電武魂




   石岩睜開眼,望著不遠處的那些藥奴,怔怔出神。

  這些人大多數是因為家境貧寒,不得已才和墨顏玉定下協議成為藥奴的,只要能夠支撐半年,他們不但可以得到自由,還能夠得到兩百個紫晶幣,當然,如果是因為試藥而死,他們的親人同樣可以得到這一筆錢。

  在神恩大陸,一個黑晶幣等於一百紫晶幣,等於一萬藍晶幣,普通老百姓一年的收入,也就五六個紫晶幣而已,兩百個紫晶幣,藥奴要幹四十年才能夠賺到。

  協議簽訂的那一天,他們的親人就得到了五十紫晶幣,剩餘的也會在半年後交給他們,若是他們不幸死了,那些紫晶幣會落到他們的親人手中,兩百個紫色晶幣,對這些人來說,或許一輩子的努力都掙不到,也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會鋌而走險。

  然而,當初他們定下協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想到試藥會那麼殘酷,幾乎每隔幾天,他們中就有一人因試藥而死,並且死狀都極其淒慘,這讓他們惶恐不可終日,進而滋生諸多想法。

  可惜協議上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一旦簽訂,不得中途退出,也就是說,這半年時間他們將自己的性命交給他了墨家,只要他們不服從協議,膽敢偷偷溜走,墨家有權利殺死他們。

  天上不會掉餡餅,等他們意識到試藥的殘酷時,早已經晚了,也只能硬撐下去。

  石岩心中明白,這些人一個都撐不到那一天,他知道這些藥奴早晚會死,或許明天就有人會因試藥喪命,他自知自己能力有限,無力改變這一切,所以避免和他們多接觸,沒有一點交情,這些人死的時候他才不會有傷悲。

  石岩皺著眉頭,悄悄望了一眼高高坐在地龍轎子內的煉藥師卡魯,又迅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六章 不死武魂




     斷腸散一路從腸道滑入胃中,石岩只覺腸胃隱隱作痛,腸胃中仿佛被灌入了慢性硫酸,正一點點地緩慢腐蝕著他的腸胃,他體內的痛苦也在一點點增進。

  “斷腸散藥力極強,不過卻不是立即發作,而是緩慢的推進,一個正常人,兩天的時間身體內部就會腐爛透,最多三天就會蔓延全身,以至於全身腐爛而亡。”卡魯眯著眼,不急不緩道:“不著急,我們先等一天看看。”

  “那好,明天晚上的這個時候,我們再來看他。”墨顏玉點了點頭,快意地掃了石岩一眼,心情愉悅的和卡魯並肩離去。

  “嘿嘿,小子,你的好日子到頭了。”強森齜牙咧嘴,哈哈大笑了兩聲,一想到石岩將會在不久渾身腐爛死去,他忽然覺得輕鬆了許多,仿佛心中有一塊石頭落地了。

  石岩低著頭,眼神陰冷。

  斷腸散的藥力在腸胃中已經開始發作了,這一點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此時他腸胃中仿佛有億萬個螞蟻在爭奪領地,對他的腸胃進行啃噬。

  小腹中的那一縷精元默默運轉,迅速流入腸胃,精元如溫潤的溪流,在他的操控之下默默洗滌腸胃中的毒藥,精元所過之處,腸胃處毒藥藥力增強的速度被減緩,石岩也暗暗松了一口氣。

  潮濕的微風吹拂過來,石岩貪婪地呼吸了一口氣,沒有避諱身旁的強森,就在原地坐了下來,集中全部的注意力運轉精元來抵禦毒藥的腐蝕。

  那一縷近日壯大不少的精元,成了石岩的救命藥草,在他體內腸胃處不斷地流動,精元每流動一圈,他腸胃毒藥的藥力似乎便被減緩了一分,毒藥腐蝕他腸胃的速度始終沒有能夠加快。

  這一刻,石岩才認識到精元的妙處,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七章 二重天




  第二天清晨,天才濛濛亮,太陽還沒有升起,隊伍已經整裝待發。

  石岩混雜在藥奴當中,神色淡然,沒有一點異常,默不作聲的跟著隊伍前行,本來準備看他醜態的強森,見到他又恢復了平靜,一臉的愕然。

  這些天來,每一個喝了斷腸散的藥奴,一夜過後都會臉色蒼白如紙,渾身虛弱不堪,身子弱的人連路都不能走,就算是身體強壯的也會面露痛苦,表現出恐懼不安來。

  可石岩步履沉穩,臉色紅潤,顯然不像受了傷,這讓強森滿心疑惑。

  強森觀察了一會兒,在確定石岩的確無礙後,皺著眉頭來到隊伍前方,將石岩的情況向墨顏玉和卡魯說明。

  “不用管他。”卡魯老神在在,“那小子既然是個武者,就不會那麼容易露出異狀,等他體內精元耗盡了,就會和別人一樣了,斷腸散的藥力我心中有數。”

  “嗯,你去吧,好好盯緊他就行了。”墨顏玉淡淡吩咐。

  強森見兩人都這麼放心,倒也不好多說什麼,又老老實實返回隊伍的後方,繼續緊緊盯著石岩,生怕他有什麼異常的舉動來。

  “大師,你看他多久才會痛苦不堪?”在強森離開後,墨顏玉猶豫了一下,詢問卡魯,她巴不得石岩現在就痛的在地上打滾,這樣她才會痛快。

  “放心吧,今晚應該就差不多了。”

  白晝掠過,月亮悄悄掛上夜空。

  隊伍安紮下來後,卡魯和墨顏玉兩人又一起走向石岩,只見遠處的石岩坐在地上,正低著頭大快朵頤,似乎不知道手中食物的劣質。

  “大師,這傢伙看起來不像……”墨顏玉欲言又止,石岩的吃相讓人不敢恭維,可怎麼看,他也不像痛苦不堪啊。

  卡魯臉色緩緩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八章 白刃玉蛛





     圓月如銀盤。

  武者們都在安靜的修煉,墨顏玉嬌軀隱匿在一株古樹枝葉中央,氣息悠長,卡魯在另外一株樹旁靠著,捧著一卷毒經津津有味的閱讀著,藥奴們在地龍後邊的濕地上亂七八糟的躺著……

  石岩從修煉中醒來,默默地觀察著地形,暗暗計算著。

  墨顏玉在隊伍前方,卡魯在隊伍後方,兩人一前一後將他夾在中央,看似對他毫不在意,可從這兩人的位置來看,他們顯然都在暗暗防備著他。

  強森似乎知道他會有不軌舉動,今夜並沒有修煉,而是在他身後十米的方位看著,只要他有絲毫的異狀,強森會立即察覺到,進而出手阻攔。

  不妙啊,石岩心中嘀咕了一句,繼續等候著,等著那幾人放鬆警惕。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很快明月隱去,看樣子不久就要天亮了,石岩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逃脫機會,心中不免有些焦急,猶豫了一下,石岩決定不再繼續等候下去,要準備行動了。

  “哢哢!哢哢哢!”

  就在此時,奇異的聲響從遠處響起,從聲音來看,應該有什麼東西正朝著這邊慢慢接近。

  精元在手臂中來回運轉的石岩,眼睛猛地嶄亮,突然來了精神。

  “全體戒備!”墨顏玉輕喝一聲,嬌軀在古樹上站立起來,借助於高位,她朝著遠處眺望了一會兒,突然驚呼道:“白刃玉蛛!”

  所有武者霍然從修煉中驚醒。

  只見這些武者一個個神色凝重,紛紛取出身上的兵刃,不消墨顏玉多說,馬上朝著地龍聚攏,呈一個圓形將地龍包圍,彼此間相隔五六米。

  卡魯也將手中的經書收起,皺著眉頭來到地龍身旁,沉聲道:“都給我看好地龍身上的藥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九章 脫身




  卡魯一落地,便身影如電的直朝著石岩沖去,速度極快,先天之境的武者精元深厚,遠不是普通後天之境武者可以比擬的。

  墨顏玉鳳目含煞,也是一路疾追不放,連身後墨家的隊伍也不管了,勢要將石岩逮住誅殺。

  石岩沈著臉,將體內所有精元加諸在兩腿筋脈,每一腳狠狠地跺地,消瘦的身子便往前急沖七八米,離那六隻白刃玉蛛越來越近。

  “哢哢哢!哢哢哢!”

  白刃玉蛛蛛腳插在濕地上,八隻腳一起劃動,很快便鑽入了茂密的灌木叢中。

  石岩一頭鑽入五六米高的灌木叢中,臉色越加凝重,直盯著最前方一隻白刃玉蛛,也不管白刃玉蛛的可怕。

  一進入灌木叢中,白刃玉蛛速度驟然放緩,兩隻白刃玉蛛突然掉轉頭來,複眼中光點熠熠,似乎被追的來了怒氣。

  白刃玉蛛自然不知道石岩的心思,眼見有三名人類一路追逐,以為這三名人類想要和它們決一死戰,一隻白刃玉蛛以奇異的聲音銳叫了一下,突然,另外四隻白刃玉蛛一起回頭,全部盯上了石岩。

  石岩神色不為所動,速度沒有放慢,反而更快地沖向白刃玉蛛。

  注意力空前集中,石岩心如明鏡,突然,他發現又進入了那個奇妙的境界,周遭的一切景物似乎突然變得無比的清晰,那些白刃玉蛛發出的低鳴交流聲他都能夠聽見,身後卡魯高速掠動中,發出的獵獵風聲一點不漏的落入他耳畔。

  “呼呼!”

  石岩在飛速急沖中,身體帶動了空氣,氣流聲越來越大。

  就在石岩即將一頭沖入白刃玉蛛中央的時候,倏地,他身體在虛空中詭異的變向,在一隻白刃玉蛛明晃晃的蛛腳劃動間掠過,驚險地從白刃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