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界情劫(聖王傳說之二)作者:洛煒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20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聖界情劫(聖王傳說之二)作者:洛煒

聖界情劫(聖王傳說之二)作者:洛煒

  旅程開始以前……
  這一次你一定要幸福……千萬不要再鬆手了。
  聲音,隨著微甜的草香在風中散開,一遍又一遍地迴盪著,嗓音化成了旋律,輕輕柔柔地飄蕩、圍繞在樹下那名俊雅男子的身邊。
  「迪……」
  正在閉目養神的男子倏地睜開眼,碧綠如夏蔭的雙眼閃過一絲驚喜。他凝目望去,並沒有人出現在他的眼前,週遭的森林平靜如往昔,就連他懷中的小嬰孩,也安穩地靠在他的胸前沉沉睡著。
  只是幻覺嗎?男子嘴角輕輕扯動,揚起一抹近乎是苦澀的笑痕,所有的事情就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他和迪雅修娜意外救了白妖精的少女,破壞了與妖精一族亙古之前的約定,也因為如此,從出生起就不曾分開的雙胞胎妹妹因而喪命,甚至在最後,迪雅修娜還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來成全他的戀情……
  他斂下眼,重新睜開時已經藏住了憂傷的情緒。他緩緩從大樹下站起,動作雖然細微,卻仍然驚動了懷中安睡的嬰兒。
  小嬰孩睜開圓滾滾的雙眼,小嘴大張,先是打了一個呵欠,跟著發出咿咿唔唔的聲音,彷彿在抗議自己的好夢被吵醒了。
  「小穎兒,我吵到你了嗎?別這麼小器,我不是都把胸膛借給你當床鋪了,還不夠?」他輕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嬰孩紅潤潤的臉頰。「往後的旅程還長得很,像你這麼會挑剔可不成——」
  就在男子抱著女嬰,邁開步伐準備離開的時候,森林裡突然捲起了一陣強烈的狂風,風中隱約出現了幾條忽明忽暗的黑影,倏地,當狂風停止的時候,五、六條人影已經停在男子的面前了。
  為首的男子身穿深藍色長袍,褐色的發以銀飾固定在耳後,身後那幾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風之章

  為生命帶來流動的是風,風的力量被鎖在寶石裡。
  被鎖在七彩幻色石裡的,是聖王的第一位魔法師。
  勇敢的使者,不要、害怕、不要恐懼,完成。己的使命吧!
  或許有疑惑,或許有掙扎,但是最真切的答案一直在心裡,
  釋放這一顆寶石,讓風再次流動,永遠永遠吹拂著大地……
  第一章掌管「風」的寶石


  陰暗的光線、潮濕的空氣,還有冰涼的石板,每座地牢差不多都具備這幾項讓人不舒服的條件,倘若運氣差一點被關進更糟的地牢,或許還會有老鼠、跳蚤跑來當同伴哩!
  俊雅的金髮男子如此想著,一邊輕撫自己的下巴,一邊漫不經心地打量置身的這座地牢,算是難得一見的乾淨,至少裡面的乾草堆看起來是剛換上不久的。但是,就算再怎麼清爽乾淨,這裡終歸是地牢啊!絕對不是他想要度過夜晚的地方。
  「呼……」就在金髮男子思索著要怎麼脫身的時候,一陣細小、像是小貓似的打鼾聲從背後傳入耳中。
  男子晴空般的藍眼危險地瞇起,頭也不回地抬起自己的腿,毫不溫柔地就朝左後方的角度輕輕一踢——
  「哎呀!好痛!」哀叫聲一如他預期地立刻響起。
  金髮男子咧出淡淡的笑,望著剛從地上坐起、依舊一臉茫然的人兒;約莫十六、七歲的年紀,頂著一頭紅色亂髮,瘦小的身子全裡在一層又一層的長衫裡,小臉清麗討喜,雖是個女孩,但在外貌上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名發育不良的少年。
  「穎兒,如果不是親眼看到,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之下,你居然睡得著?」金髮男子嘖嘖稱奇,彎下腰捏扯她臉頰的同時,已經不著痕跡地擦去上面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風之章(下

  下一秒,賽倫空出的手已經毫不留情地捏著了莫穎兒的臉頰,亞心狠狠地向外拉扯,一面說道:「看你怎麼躲,嗯?敢說我這個做師父的是好吃懶做的色鬼,你的膽子真的越來越大了!」
  「啊!賽倫師父!」莫穎兒哇哇大叫,痛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我哪裡好色?哪一次不是因為你想睡軟軟的床,師父才會拉下老臉,半夜去敲人家的房門借宿?還有好吃懶做,這更冤枉人了,這十幾年來我們吃的穿的,不都是師父我彈豎琴唱歌換來的嗎,嗯?」賽倫將她的臉拉到面前,瞇起眼威脅道:「就連現在,師父我不都出來幫忙了,就只有你這個不知感恩的小鬼,居然敢背地裡罵我,看我怎麼修理你!」
  「痛啊!賽倫師父!我的臉快破了!」
  「還不快點向我這個英俊無敵又勤奮的師父道歉?」賽倫似乎捏上了癮,乾脆扔掉右手的木柴,雙手合併同時再加力道,又捏又揉地拉扯著她的臉頰。
  「咳咳……」就在師徒兩人吵鬧不休之際,一陣蒼老、略帶驚訝的咳嗽聲從旁邊響起,賽倫動作一頓,轉過頭,看到了木屋的主人。
  「我們有訪客,如果你們師徒玩夠了,可以來木屋一起用晚飯。」瘦小的老人奇怪地看著兩人。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會相信自己一直放在心中默默敬仰、如同神一般的聖王,會是眼前這名嘻笑不斷的吟遊詩人。
  身為大陸東方前十名的魔法師之一,他有幸在幼年的時候見過聖王一面,雖然此刻他幾乎換了容貌,屬於聖王的力量也幾乎消失殆盡了,但一個人的本質是不會改變的,所以他依舊能一眼認出賽倫的身份。
  「青龍,謝謝你。」賽倫鬆開手,警告性地對莫穎兒一笑,表示這筆帳還沒了,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火之章

  為生命帶來能量的是火,火的力量被鎖在寶石裡。
  被鎖在七彩幻色石裡的,是聖王的第二位魔法師。
  願意捨去生命來換取的,是一個名為愛情的東西,
  人之子不後悔的心是火,熾烈、滾燙、不顧一切,
  濃烈的愛情釋放了火的力量,讓生命的能量再次在大地蔓延……
  第二章掌管「火」的寶石


  第一眼,只是覺得這顆橢圓形的小石子很可愛,握在掌心裡冰冰涼涼的,除了它的正面浮現了一個「幻」字外,這顆小石頭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什麼稀奇之處,或許誰也不會相信,這就是大陸上流傳、最最神奇不過的幻色寶石。
  模樣俊秀、裝扮與一般少年無異的人低垂著頭,著迷地瞇著眼睛,反覆欣賞著自己掌心那顆稀有的小石子,為了怕遺失,她還特地在石頭上打了一個小洞,用一條繩子穿起來戴在脖子上,深怕自己一不小心睡迷糊就弄丟了。
  「不知道集滿九顆,那個叫聖王的真的會出現嗎?」她喃喃自語。跟著賽倫師父行走了大陸十多年,從來也沒遇過什麼好事,沒想到前一陣子經過了一個叫伊薩爾的國家,誤打誤撞居然拿到了這種好東西!嘿嘿……說不定以後還會發生更多更好的事情哩!
  「小穎兒,你再看下去,那個聖王也不會從石頭跳出來見你!」戲弄的男性嗓音沒有任何預兆地出現在她耳邊,嚇得她整個人彈跳起來,
  「賽倫師父!你不要鬼鬼祟祟地出現在我後面好不好?」她轉過頭,惡狠狠地瞪著眼前金髮藍眼的賽倫。嘖!走起路來一點聲音也沒有,存心想嚇人!
  「耶,我瞧你看得這麼專心,口水都要流下來了,你該不會已經在幻想那個聖王的模樣了吧?」賽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火之章(下

  「喔,這個啊!這是剛才一個漂亮姐姐送給我的喔!」莫穎兒這時才想起來手上的東西,她將手伸到賽倫的面前,攤開掌心獻寶般說道。「她說這是具有紀念價值的東西,要我帶著它旅行,代替她的一個朋友在大陸上行走喔!」
  「這是……」掌心一攤開,賽倫臉上陡然一變。
  「咦,有什麼不對嗎?」莫穎兒被賽倫嚴肅的表情嚇了一跳,也低下頭看去,躺在自己手掌心的東西好眼熟;橢圓形狀,有點青、有點白的小石子,比較光滑的那面,還浮現出一個「色」字。
  「嘎?賽倫師父,這個……這個不是那個……」莫穎兒傻眼了,順手拉出自己做成項鏈的幻色寶石,同樣放置在掌心比對著,同樣的色澤、同樣的形狀,除了上面浮現出的字不同,其他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幻……幻色寶石!第二顆幻色寶石!?不會吧!」
  這可是她第一次踏入奎爾國,也是第一次來這裡的市集,與那個漂亮姐姐不過是偶遇,怎麼她就送給自己這麼貴重的東西!?幻色寶石耶!又不是什麼普通的小石頭,怎麼就隨隨便便送人了?
  「賽倫師父,你要不要捏我一下,我在作夢對吧!?」穎兒輕推了賽倫一下,為了證實這件事的真實性,她可以犧牲自己的臉被賽倫師父捏一下。
  「不可能……」賽倫並沒有回答穎兒的問題,依舊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瞪著穎兒手中的幻色寶石。封印必須由他親自解除,而他甚至還沒開始,為何幻色石的封印被解除了呢?
  「賽倫師父?」莫穎兒好奇地眨眨眼,伸手在賽倫的面前揮動。他該不會是妒嫉自己太幸運,所以氣得臉都白了吧?「你的臉色看起來好差,是不是趕路趕得太累了,我們還是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水之章

  為生命帶來豐沛的是水,水的力量被鎖在寶石裡。
  被鎖在七彩幻色石裡的,是聖王的第三位魔法師。
  反覆不定、時而激烈時而平靜的,是人之子難以捉摸的心,
  以理智與知識當輔佐,讓心做最後的決策者,
  就像釋放寶石的力量一樣釋放自己的心,讓大地充滿豐沛的力量……
  第三章掌管「水」的寶石
  時值正午,正是一般市集最巔峰的時刻,金色的陽光灑在身上很是溫暖,來來往往的人臉上都有著愉悅的笑容。
  「大叔,您賣的石頭是做什麼用的?」清亮的嗓音充滿了好奇,被詢問的中年商人抬起頭,見到了一名模樣清秀、一頭火紅頭髮的少年。
  「你是外地來的旅人吧?」商人換上一臉笑,搓著手介紹自己國家引以為效的產物。「這個寶貝叫『日光石』,是我們格林國的特產,你不要看它小小的一顆像石頭,它可以抵用一斤的木柴燒哩!」
  「這個叫日光石的,真的這麼神奇嗎?」紅髮少年高興地輕呼一聲,綠眸閃著渴望的光芒。這種好東西要是買了放在身上,以後夜宿森林時,就不必辛辛苦苦地撿拾木柴了!
  「穎兒,一到這種熱鬧的地方就和我玩捉迷藏?」溫醇的嗓音彷彿樂聲,但他的動作可不斯文,伸出手一把勾住紅髮少年的衣領,跟著就伸手,用力拉扯那白皙的面頰。
  「痛!賽倫師父!」莫穎兒哀哀求饒。「我還在發育中,肚子常常會餓,當然要先找吃的!」
  這實在不能怪她啊!他們從大陸的北方往南行,沿路上沒東西看、沒東西玩,只是穿過一座又一座的森林,過了大約兩個星期這種無聊的旅行生活,悶都悶死人了,好不容易今天到了大陸中央,這個叫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水之章(下

  「穎兒,你怎麼啦?」克莉絲汀好奇不已,正想問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往這個方向走來,她秀麗的眉毛惱怒地挑高,將手邊拿著的酒杯遞給穎兒道:「啊!討厭的傢伙來了,我可不想看到他,很高興認識你。」克莉絲汀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她都沒注意,莫穎兒只知道眼前發生了非常恐怖……幾乎超過了她承受能力的事情!
  不如我找他來,要他今晚陪我們……曖昧、調笑、充滿了讓她不舒服的話再次在穎兒的腦海中轉動著。她知道宮廷的貴婦人偶爾喜歡找吟遊詩人當一夜情的對象,但……但那人不該是賽倫師父啊!
  「不行!這個畫面太噁心了!」光是想像,她就覺得不舒服。想也不想,她就舉起手將克莉絲汀留在她手上的酒杯,一口氣把酒全喝了下去。
  呸!這是什麼酒!又辛又辣!好可怕!
  莫穎兒趕快把手中的酒杯扔掉,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入喉的酒精以一種快速的動作衝入腦部,頸部以上變得又熱又奇怪。
  「怎麼辦?我的頭開始暈了……」原本以為一小杯酒不礙事,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莫穎兒只覺得身體越來越熱,連眼前的景象都開始晃動了。
  賽倫師父……救我……莫穎兒覺得自己快要暈倒了,只能趕快向前往賽倫的方向走過去——
  「穎兒?」當賽倫看到莫穎兒搖搖晃晃往他這個方向移動時,他就看到她的臉頰上浮現了不尋常的紅暈,正想向前詢問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她已經「咚」的一聲,直直地往自己身上倒下。
  「哎呀!這個孩子是怎麼一回事?」賽倫身旁的女人驚呼一聲,因為被打擾而感到不悅。
  「女士們,很抱歉了,我的徒弟身體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大地之章

  為生命帶來安定的是土,土的力量被鎖在寶石裡。
  被鎖在七彩幻色石裡的,是聖王的第四位魔法師。
  同時擁有黑暗與光明的本質、永遠在善與惡之間交戰的人之子,
  當眼睛看不清楚真相的時候,不要將自己的心也關上,
  看見那顆宛如大地般、始終守護在一旁的溫柔的心,那就是安定的力量……
  第四章掌管「土」的寶石


  在今天以前,倘若有人問莫穎兒,腦海中從來沒有想過會發生的事情是什麼?她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說:和賽倫師父分開。
  畢竟,自己從一出生就由賽倫師父撫養著,睡醒睜開眼的一剎那,她最先看到的就是賽倫師父那雙比藍天還要漂亮的眼睛;入睡前,自己也會先確定賽倫那顆金黃色的腦袋在自己附近,然後才會放心睡去。
  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呢?就像空氣永和食物一樣,已經和生命融為了一體,遠遠超出了「需不需要」這個階段。
  也因此在幾天前的夜裡,當賽倫師父望著她歎息說道:「唉!小穎兒,若是哪天師父我不在了,你要怎麼照顧自己?」
  「嘎?」莫穎兒只能眨眼,發出奇怪的單音表達自己的困惑。這種從來不曾想過的問題,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幹麼這麼奇怪?總有一天會分手的吧!」賽倫伸手揉亂她的發,笑著看她目瞪口呆的表情。「或許,你該學著獨立,不能老是膩著我生活。」
  「可是,這樣不是滿好的嗎?為什麼不能一直走下去?」莫穎兒不由自覺地縮起肩頭。日前他們才離開了格林城,開始往西邊旅行,日子過得就和以前一模一樣,沒什麼改變,不是嗎?「莫非,賽倫師父你不想繼續找『幻色寶石』了嗎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大地之章(下

  由於眼睛閉上的關係,穎兒其他的感覺也霎時間變得敏銳起來,她能感覺到對方慢慢接近的腳步聲,一步一步靠近……就停在她的後面,有些遲疑地觸碰她的肩頭將她輕轉過來,困惑的「咦」了一聲,跟著好奇地重新探出手——
  穎兒所能忍耐的極限也只有這麼多!誰都不能隨便碰她的臉頰啊!
  碧綠色的眼睛猛然大睜,想也不想地就要朝眼前的手臂狠狠咬下去,給對方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嗚……」原本以為可以一擊成功,但下一秒,自己卻被對方以手掌緊緊摀住了嘴巴。
  咦?沒有汗臭味、或是其他的怪味,反倒是一種自己再熟悉不過的溫度與感覺……這是?
  「真敢一口咬下去,等會兒有你好受的!」低沉悅耳的男音宛如樂曲,但其中的威脅卻是千真萬確的。
  「賽……」莫穎兒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前方。雙眼含笑、俊雅尊貴的風采……真的是賽倫師父!霎時間,她只覺得眼睛一熱,一顆心更像是威脅著要跳出胸口般那樣的激烈。
  「等會兒再找你算帳,我們先離開這裡。」賽倫依舊搗著她的嘴,藍眸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他認出了是伊璃,對她綻放一抹友善的微笑。「全都到齊了,先和我走,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一手摟住因為驚喜而魂不守舍的穎兒,賽倫帶領著伊璃,很快地離開了宴會大廳。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拐了幾個彎,最後賽倫推開一扇能移動的牆壁,引領她們來到了一個幽暗的地道裡。
  「我們暫時安全了。」完全進入地道後,賽倫才露出了笑容,這才有時間低下頭,仔細地端看莫穎兒,忍不住伸手拉扯她垂肩的假髮,咧開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月之章

  掌握死亡與安寧力量的是銀色的月,銀月的力量被鎖在寶石裡。
  被鎖在七彩幻色石裡的,是聖王的第五位魔法師。
  在白晝裡看不見,在黑夜裡卻散發出聖潔之光的,就是月之光,
  就像那名始終在暗處等待、擁有一雙溫柔目光的女子,
  只要用心去找尋她,屬於自己的安寧就會重新出現……
  第五章掌管「月」的寶石


  不對勁!
  這是莫穎兒最近心頭湧現的感覺;不管是自己、賽倫師父,抑或是週遭所發生的一切,都以一種她看不見的方式緩慢地改變著,但若要確切說出是哪裡不對勁,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就像此刻,她只能瞪大一雙眼,腦中一片空白地看著眼前一大片的廢墟。任誰也不會相信,在今天以前這片廢墟是整個西方大陸、甚至是她見過最莊嚴宏偉的王國「卡裡斯」。但此刻,號稱全大陸最偉大的城池,因為一場浩劫,成了眼前的一片荒土。
  半個月之前,當賽倫師父潛入卡裡斯王國,準備救出她和伊璃姐姐時,後者卻不願離開王城,由於伊璃姐姐的師父也在王國裡暗中守護著,所以賽倫師父並不擔心,就帶著自己從秘密通道離開王城。
  他們與伊璃姐姐再次重逢,是半個月以後的事情,事情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和自己一起經歷過冒險的伊璃姐姐,居然是有能力釋放幻色石力量的使者之一?不單是如此,她還愛上了卡裡斯國那個有名的魔君,而最讓人吃驚的是,那個狂妄男人的真實身份居然是從小撫養伊璃姐姐長大的師父!?
  同時間,卡裡斯王國的陰謀家為了反叛,以魔法呼喚出黑暗中的魔物,黑暗的力量幾乎使王城整個瓦解,伊璃姐姐為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20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