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王傳說(聖王傳說之一)作者:洛煒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7 12
發新話題

[【轉貼】現代言情] 聖王傳說(聖王傳說之一)作者:洛煒

聖王傳說(聖王傳說之一)作者:洛煒

楔子

  相傳,伊利克斯星的大陸在剛形成的時候,所有的種族都是共存的。不管是白妖精、黑妖精、精靈、伊利克斯星人、魔人(註:精靈和伊利克斯裡人的混血)抑或是魔物,都一起生活在這塊大陸上。

  但由於外貌與天性,甚至是生活習性皆不相同,種族與種族之間不可避免地產生了摩擦與爭執,最後終於發生了戰爭。那是伊利克斯大陸的第一場浩劫,在經過一場漫長的鬥爭之後,終於得到了某種程度的和平。

  白、黑妖精一族生性喜好和平與寧靜,他們喜歡與自然為伍、更勝過與其他種族來往,為了避免自己的種族被戰爭牽連,他們以魔法設下結界,封鎖了與其他種族接觸的管道,除了習有白魔法、黑魔法的使者能找到他們的蹤跡之外,妖精一族的蹤影自此消失在大陸之中。

  精靈一族的習性本來就與伊利克斯星人相似,只不過他們有更強的能力,在那一場鬥爭之中,大部分的精靈選擇與伊利克斯星人合作,共同將魔物驅趕至最黑暗荒涼的山地與最陰霾森冷的沼澤,而後,取得了在大陸上生活的絕對權力。

  但是,這一次的和平卻十分短暫。

  「哈哈哈!人之子,將是唯一能統領大陸的種族。」在一次大規模驅逐魔物成功之後,率領伊利克斯星人的戰士在酒後說出了豪語。

  這句話徹底激怒了精靈一族,他們大聲反駁,宣稱驅逐魔物之所以能成功,靠的全是精靈一族高超的能力與法力。這樣的一番話自然也引起伊利克斯星人的不悅,他們認為自己是所有種族中最有智慧的一族,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計謀精密,光有力氣與法力,根本不可能驅逐魔物。

  兩個種族因為這件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上)

  伊利克斯星歷三xx年

  暗黑狂肆的氣流在大地流竄跳躍著,黑色的陰影從遠而近、慢慢籠罩住原本翠綠的森林,原本帶給綠地祥和的風,此時不再平靜,反倒像是要撕裂天地萬物般那樣的銳利,摧毀綠蔭、搗毀大地。才一眨眼的功夫,原本祥和的綠色森林,幾乎要被這一股黑暗的氣流破壞殆盡了。

  倏地,詭譎的氣流化成了黑色的旋風,筆直地衝向森林中央站立的兩個人,黑氣卻在快要接觸到兩人的時候散去,跟著化成了一圈又一圈的黑色光環,緊緊地困住他們。

  被這股詭異黑光圈住的,一個是紅髮如炙焰般的絕艷女子,一頭垂至腰間的長髮被狂風捲起,就像是繽紛飛舞的火焰。立在她身後的,是一名身穿紫黑色長袍的俊雅男子,長身挺立,金色頭髮下是一張俊美無儔的臉孔。

  雖然狂風詭譎,但是兩人卻毫無所懼,昂首面對這一團暗黑的氣流。

  「中等魔物能夠修練出這種程度的魔法,算是挺不錯的」!絕艷女子淡淡一笑,從腰間取出了一柄精緻的金色彎刀。「但是很可惜,在我眼中仍然是破綻百出哩!」

  兩片艷紅的唇微揚,念出一連串的咒語,霎時間她手中的金色彎刀發出了耀眼的燦光,跟著,金色彎刀從她手中倏地竄起,筆直地朝向黑色旋風的中心而去——

  「吼……」一陣驚天動地的吼叫聲從黑色光暈中傳出,伴隨而來的是一陣陣腥味濃烈、像是燒焦的動物般讓人掩鼻的臭氣。

  然後,狂嘯的風停止了,綠色的草木也不再劇烈搖晃,森林恢復了平靜,先前引起騷動的黑色氣流完全不動,跟著,就像是晨間出現的白霧般,由濃轉淡,最後完全地消失不見了。

  一個龐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一章(下)

  「是嗎?我還以為又來了一個自不量力的蠢蛋。」他冷哼,伸手一比,在掌心的位置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光球,裡面隱約可見到一個小小的人影,淡綠色的衣衫、火紅的發,是迪雅修娜!

  「這是你在尋找的同伴嗎?」眼見賽伊爾的臉色一變,他扯出得意的笑,手掌一握,黑色的光球就消失了。「殺人之子這種低劣的種族不是我的興趣,我只對白妖精有興趣,只要你肯跪下向我臣服,我可以考慮饒你和你的同伴一命。」

  「原來妖精族也有你這種喜歡戰鬥的異類。」賽伊爾知道自己別無選擇,口中低唸咒語,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柄透著銀色光暈的長劍。「我不喜歡戰鬥,但是看來我沒有選擇的機會。」

  「嘿嘿,白妖精的長劍,看來我等會兒又多一樣戰利品了!」黑色眸光在看到賽伊爾手中的長劍時,露出了興奮的光芒。

  黑妖精輕蔑地打量著賽伊爾,壓根兒不把他當成對手。大陸之中所謂的聖王,不過是曾經向六大白妖精學習過術法的人之子,雖然眼前的賽伊爾,是歷代聖王之中唯一有魔人血統的,大陸上傳言由於他身上特殊的血統,讓他擁有不同於一般人的能耐,但很快的,這個聖王就會在自己的手中敗北的!

  黑色身影「啪」的一聲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賽伊爾的面前,從黑色長袖中伸出一隻手,閃電般地向賽伊爾手中的長劍探去——

  「鏘」的一聲,黑妖精伸出的手與銀色刀刃相觸,發出巨響,原以為一出手就能將長劍得手,沒想到對方卻能在他出手的剎那做出回應!?

  人之子不可能擁有和他對抗的力量!他不死心地再次出手,左邊的衣袖捲起黑色的氣流襲向賽伊爾的雙眼,右手再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上)

  月族的遺孤!?

  迪雅修娜俏臉一白,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先前單純的行為,居然無意間救下了月族最後一名妖精?!並不是說她後悔救了這名白妖精少女還是什麼的,只是這違背了人之子與妖精一族互不干涉彼此命運的約定。

  「賽伊爾……」她偷偷瞥了賽伊爾一眼,正如預料地看到他不發一語冷凝著一張臉。這件事畢竟是由自己理虧在先,不但任性地闖入這裡,現在還介入了妖精一族的命運。

  就在迪雅修娜思索著要怎麼開口打破眼前的僵局時,白妖精少女坐臥的平台再次發出了金、銀色的光芒,這道光溫柔地圍繞著平台上的少女打轉,而同時間,森林裡傳出了悠揚宛如樂曲般的說話聲音——

  「統領大陸的聖者啊!因為你們無心的介入,我月族得以留下最後一人,雖然這違背了當初我們立下的約定,但我還是感謝你們出手相救。」

  「你是?」賽伊爾抬頭,知道這是法力高強的白妖精在死前,以自身最後的力量保住意識、藉以傳下最後遺言的一種白魔法。

  「我是統領月一族的王,今日與黑妖精之間的戰鬥,是我們月一族的劫難,若非你們的出現,恐怕連最後一人都保不住。」妖精王的聲音飄蕩在風中宛如歎息,述說的雖然是悲傷的事情,但輕柔的語調仍然像樂聲一樣迷人。「先有女戰士助我將最後的族人藏匿在大地之中,後又有你以長劍擊退黑妖精,要不然我們月族今日當真要滅族了。」

  樂音般的嗓音繼續訴說著,感謝賽伊爾兩兄妹,雖然說迪雅修娜先將花朵藏匿在土壤之中,但若不是賽伊爾擊敗了那名黑妖精,他會在這塊土地上一遍又一遍的搜尋,最後的遺孤依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二章(下)

  所以說,只要有蕾娣的存在,這座森林基本上已經不再受他的控制了,而他最擔心的,就是蕾娣這種無法抑制的本能,會為她帶來危險。蘭伊瓦斯提之所以安全,是因為這片土地一直是由他守護著,有了他設下的結界,相信就連黑妖精也不敢隨便闖入,但如今只要蕾娣一時情緒上的波動,這座森林就會受到她的影響,失去了守護的功能,再加上蕾娣尚未有能力學習白魔法,自己該怎麼守護她的安全,如今變成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賽伊爾,你在生氣嗎?」蕾娣見賽伊爾始終沉默,忍不住伸出手碰碰他,有些不安地開口。雖然不太清楚自己做錯了什麼,但也隱約知道自己惹得賽伊爾不開心了。

  賽伊爾和迪雅修娜,是在她一片空白的腦袋中最先印下的兩個名字,他們雖然一個是金髮、一個是紅髮,但是同樣有一雙翠綠的眼睛,就像是綠色的大地一樣迷人。她不知道自己是誰,只知道這兩個人讓自己很安心,她喜歡這個地方,也喜歡賽伊爾和迪雅修娜,她最不希望的就是惹他們生氣了。

  「我沒有生氣,只是擔心你。」賽伊爾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思索著要怎麼以最簡單易懂的字眼來解釋這一切。蕾娣就像是嬰孩一樣純潔,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能讓她明白自身的危機。

  「擔心我?蕾娣很好啊!」果不其然,她回給賽伊爾甜美的笑。

  「你剛才喊了我的名字喊了好久,對不對?」賽伊爾打算從頭開始解釋。「其實我一直在這座森林裡,但是你看不見我,因為我對這座森林裡的草木施展了一些……可以讓你找不到我的魔法。」

  「魔法?!」蕾娣似懂非懂,但在她聽完最後一句時,忍不住又淚眼汪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上)

  時間,像是流浪的旅人般,以持續平穩的步伐一步一步前進著。

  距離迪雅修娜離開,已經過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日子裡,賽伊爾開始傳授蕾娣幾項簡單的白魔法,雖然她尚未成長到可以修習高深魔法的地步,但是為了蕾娣的安全,他還是傳授了一些關於基本防禦、療傷、示警的白魔法。

  這一天,蕾娣來到森林的邊境處,認真地把賽伊爾傳授給她的白魔法全部都演練了一遍。雖然說對於賽伊爾教導的魔法,她只需看過一遍就記住了,就像是那些魔法早就已經烙印在她腦海中似的,但是蕾娣仍然不敢有絲毫的輕忽,一次又一次、耐心地反覆練習著。

  蕾娣,你做得很好。每當自己達到賽伊爾要求的目標時,他都會笑著讚美她,而在那一雙可以媲美綠蔭的眼眸中,閃動的是一種溫柔、足以讓她心中感到平靜的波光,為了能夠常常看到賽伊爾溫柔的微笑,蕾娣認真而順從地學習著一切。

  就在這個時候一種輕微、她從來沒聽過的騷動聲,從不遠的地方傳了過來,打斷了正在專心練習的蕾娣。

  「誰在那裡?賽伊爾,是你嗎?」蕾娣好奇地開口。在這座森林裡她不曾見過其他人,所以很自然地朝著發聲處走了過去。

  在不遠處的大樹下,蕾娣隱約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身影,不像是賽伊爾,也不像是迪雅修娜,禁不住內心的好奇,她緩緩地走了過去。

  「你是誰?」在快要接近對方的時候,蕾娣輕聲地問著。靠在樹下喘息的,是自己從來沒有看過的「生物」!不但身體小、就連臉蛋也是小小的,小小的身子不斷地在發抖,像是在忍受什麼。

  樹下的人只聽到了一種輕柔、卻又奇怪的語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三章(下)

  「他」聽到迪雅修娜獨自去尋找傳說中的山谷,隨即就扔下我們不管,要我們自己來蘭伊瓦斯提,而他,則是馬不停蹄地趕到迪雅修娜身邊去了。」金髮女子笑著解釋。所有人都知道魔法師雷翎暗戀著大陸上最美麗的勝利女神,只要一有機會,就會在迪雅修娜的身邊打轉。

  「是嗎?」賽伊爾點點頭。雷翎做事向來冷靜,有他跟在迪雅修娜的身邊,自己也可以放心不少。

  「賽伊爾?」唯一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就是被賽伊爾護衛在懷中的蕾娣了。在她單純的世界裡,向來就只有迪雅修娜和賽伊爾兩個人,沒想到今天不但見到人之子這種種族,現在又突然冒出了一堆人,說著她同樣不明白的語言。

  「蕾娣,不用怕,他們不是壞人。」賽伊爾握住她微微發顫的小手,以白妖精的語言解釋著。

  「嗯,蕾娣沒有害怕,只是……為什麼賽伊爾你會說這種奇怪的語言?」她提出新的問題。一直以來賽伊爾都在她的身邊,如今他卻以自己不懂的方式和其他人交談著,莫名地,她覺得自己像是完全被隔離似的,這種陌生的感覺很奇怪,也很不好受。

  「這是人之子的語言,如果你想學,我下次教你。」不忍心看到她臉上那種寂寞的表情,賽伊爾輕聲安慰道。之前不讓蕾娣學習人之子的語言,是因為她早晚會回到白妖精的世界裡,根本就不需要用到人類的語言,但是一看到她這種委屈的臉孔,他很自然地脫口說出了保證。

  「嗯。」蕾娣乖巧地點頭,重新恢復了好心情。

  在他們對面的魔法師面面相覷,一時之間真的無法接受賽伊爾對這名白妖精少女近乎是寵愛的態度。由於賽伊爾是大陸上的聖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上)

  輕撫綠蔭的微風,捲起樹梢頂端泛黃的枯葉,微微捲起的葉片在空中轉了幾圈,緩緩降落在潺潺流動的水泉上。

  水泉邊的少女凝視著那一片落葉半晌,忍不住伸出嫩白如雪的手腕,無聲無息地探入泉水之中,她輕輕攤開掌心,方才掉落水泉裡的枯葉就慢慢地向前方移動,像是自己擁有生命般飄蕩到少女掌心之中,纖細雪白的手掌合攏再打開,原先那片枯黃的葉片,神奇地恢復成翠綠的模樣。

  她伸出另一隻手,朝水面上的落葉輕輕一點,它又恢復成原有的枯黃狀態,再一點,它又變成了綠色,那一片葉子就在少女纖細的指頭間,不停地變換著色彩。

  少女就這樣一手抱著膝蓋,一手無聊地把弄著水面上那一片落葉。

  「蕾娣,這就是你們白妖精與生俱來的本領嗎?」平靜如鏡的水面上,突然多出了一名含笑女子的倒影。

  「啊!」蹲坐在水泉邊的少女驚喘一聲,整個人狼狽地往後跌去。

  「你不要害怕,我叫蕊雪,前幾天在森林的邊境我們見過一面的,你忘了嗎?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不是故意要嚇你的。」金髮藍眼的女子露出大大的微笑,就怕自己嚇壞了對方,以出自己學習過的白妖精語言輕聲地解釋著。

  蕾娣從水泉邊坐起,美麗的小臉脹得通紅,她緊張地看了看水泉裡那片被自己變成綠色的落葉,緊張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剛才的事我不會告訴賽伊爾的,你可以放心。」蕊雪露出討好的微笑,保證道。「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我不會說的。」

  「真的?」蕾娣鬆了一口氣,露出一個怯生生的微笑。賽伊爾總是告誡她不能使用自己的力量,她雖然不明白原因,只知道自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四章(下)

  見她睡熟了,賽伊爾小心翼翼地想將胸前的蕾娣移開,好讓她睡得更安穩一些,但是自己才一動,懷中的蕾娣卻嚶嚀一聲捱得更緊了,一雙手環抱著他的腰,即使在睡夢中也不肯讓他離去。

  「真是拿你沒辦法。」賽伊爾忍不住歎息,看來在蕾娣沒睡醒之前,自己是暫時無法脫身了。為了讓蕾娣徹底的休息,賽伊爾伸手在兩人的附近施下了任何人都無法靠近的結界,最後很自然地將懷中的蕾娣攬得更緊,這才閉上眼睛休息……

  不知道過了多久,蕾娣長長的眼睫眨了眨,而後緩緩睜開了眼睛,她一時之間想不起來自己在什麼地方,耳邊聽到的,仍是陪伴她入眠的那種穩定、強而有力的聲響。

  這到底是什麼聲音?蕾!娣好奇地抬眼,想找尋聲音的來源,慢慢地抬起頭,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整個人被賽伊爾攬在懷中躺在草地上,莫非她剛剛把賽伊爾的胸膛當成床墊般的睡了一覺?!

  「賽伊爾?」她小聲地呼喚著,小心翼翼地想起身,當她雙掌平貼在賽伊爾的胸膛前試圖撐起自己的時候,掌心上隱約感覺到他胸前傳來的平穩跳動。

  「咦?」掌下跳動的頻率和伴隨她入睡的悸動是相同的,蕾娣先是以掌心觸碰著,最後再次將臉頰貼在他的胸膛前,好確定這是不是自己先前聽到的,讓她感到安心無比的聲音。

  「啊!就是這個聲音。」只聽了一會兒,蕾娣就確定了兩者是相同的,跟著,她好奇地將一隻手放在賽伊爾的胸前,另外一隻手則是試探性地放在出自己的胸前,想知道自己的胸口是不是會發出同樣的聲音。

  但是不論自己怎麼觸碰,她的胸前始終沒有回應,更沒有和賽伊爾同樣的溫度與聲響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第五章(上)

  接下來的日子,蘭伊瓦斯提不復原本祥和的氣氛,所有人都因為迪雅修娜受傷之事陷入了最低潮。

  灌注在迪雅修娜體內的毒是一種詭異的黑魔法,它像是自己擁有生命似的在她的體內遊走,就連賽伊爾都對它束手無策,在甚至不瞭解那是哪一種黑魔法之前,他不敢擅自為迪雅修娜治療。

  黑妖精是打定了主意以折磨迪雅修娜來迫使賽伊爾心軟,大半的時間她是保有自己的意識,所以每當黑魔法在她體內流竄的時候,迪雅修娜必須一次又一次清醒地承受所有的痛苦。

  「賽伊爾……你不必為我擔心,我挺得住!」嬌美的容顏變得憔悴,兩片紅唇早已被她咬得傷痕纍纍,滲出讓人觸目驚心的血痕。但是迪雅修娜並不願意屈服,每次開口,都是要賽伊爾不必為她擔心。

  「迪雅修娜,別說話……」賽伊爾只能揚起苦澀的笑,緊緊地握住她逐漸冰冷的手,絕望地想傳遞自己的力量裡給她。

  「你別忘了……我可是大陸上人人讚揚的勝利女神,對……不入流的黑魔法,我絕不會屈服的。」迪雅修娜奮力擠出一朵笑,抓緊賽伊爾的手,她以最後一絲力氣說道,再次因為痛楚而暈了過去。

  當迪雅修娜的意識消失之後,在她體內的黑魔法再次發生了效力,她重新睜開眼,眼瞳中出現幽森的詭譎光暈,嘴唇再次吐出黑妖精的嗓音,重複著每一天相同的過程——

  「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我不得不說,對於低下的人之子來說,她的意志力倒是不錯!」藏身於迪雅修娜體內的黑妖精發出了咭咭的輕笑聲,繼續說道:「賽伊爾,你的決定是什麼?把不屬於你的白妖精少女交出來,讓這一切的痛苦都結束掉吧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17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