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仿的不同 作者:斷風 [全書完] - 原創已完成小說區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發新話題

[都市言情] 相仿的不同 作者:斷風 [全書完]

相仿的不同 作者:斷風 [全書完]

Po1
我想一切都要從那裡說起,沒有迷人的愛情、也沒有熱血的友情,只有一個個等著升上高中混吃等死的青少年,還有橄欖綠後頭叫我將衣服穿好的教官。

「這屆新生很多正妹喔!」其實再多正妹也沒用,近水樓台先得月,它們班上的男生可不是白癡,而我們這群高二的"學長"也只有看的份而已。這年頭會為女人動干戈的人少了,根本是稀有動物。

「你們看那個女的。」看向起鬨的方向,呵!這新生八成是混血兒,白皙的皮膚,大大的眼睛,棕栗色的頭髮,挺適合去好萊塢發展的樣子。

「再多正妹都一樣,看是一回事,吃不吃的到是另一回事。」

「不認識你的聽你這麼說可能會覺得你是性無能什麼的。」

說話的豪仔,是我高一時就認識的麻吉,講話本身就直來直往的,是個直腸子。

聽到他這麼說,我當然是非常有禮貌的,回敬他一對白眼。

「可惜的是我不僅不是性無能,還是學校的高材生。」

豪仔的臉浮現一個囧字「你臉皮還真是一年比一年厚。」唉!怎麼這麼說,我會得意忘形的。

「誰在誇獎你了啊!」

同班一年,豪仔也理解我的無賴程度,除了無奈的搖頭,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其實我不是學校的高材生,雖然成績不壞,但離高材生還是有很大段的差距。我只是一般路上隨處可見的17歲青少年,除了稍嫌過分的自大外,我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吧!

「不!你不一樣,你是白癡。」當我這麼告訴豪仔時,他這麼回應我。

當風紀出來叫我們進去時,我才注意到門邊有個從沒看過的女生,沒看過,卻很漂亮,也很會指揮人的女生。

當我跟她對上眼的時,她吐出的第一句話就令我無言。

「就你,去幫我搬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TOP

Po2
林雨涵,她的名字,除此之外一無所知,因為從那次搬完桌子後,我們沒說過半句話。

她跟任何人說話喔!雖然一開始看起來很兇悍,但她語氣還挺好的,可是只要一跟我對到眼就換了一種神情,像是恨不得我從三樓教室跳下去似的,這個女的究竟跟我有什麼仇?難道宰了我她很開心嗎?

「看起來她只針對你,至少她跟其他人處的不錯。」豪仔大概不知道這種時候對我說這種話叫落井下石。

「我記得我應該沒有倒她會或欠她錢。」

「也許你害她抓過娃娃。」你個烏龜,最好是這樣。

一想到她看著我的那個眼神,我就覺得心裡很不舒服,像是被無形的巨石壓著一般,很沉很不舒服的感覺。

「她討厭你又不代表世界毀滅,隨便她不就好了。」

也是啦!隨便她就好了。

「對了!這學期社團你要選什麼?」豪仔問。

其實我根本沒有選社團的權利,高一時我誤打誤撞進入了校刊社,後來才知道校刊社是學校的社團,一加入就不能隨便退社,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還是校刊社吧!畢竟不能隨便退出。」我說。

「是喔!不過你們那個社團好像挺忙的,一天到晚請公假。」兩學期一本校刊,校刊社的人又少,忙起來是很忙,有時候連假日都要約出去開會。出刊日越近,我們就越忙,有時候進學校就開始窩在社辦做校刊,就一直做到晚上放學,連中午都沒回班上吃飯。

「是阿,不輕鬆,要加入嗎?」

「不要。」

「你個烏龜。」

社團時間時,我毫無選擇到來到校刊社的社辦。這裡是校刊社幹部等級成員的專屬地盤,裡頭有五台電腦和印表機、掃瞄機……之類的東西,平時只有校刊社的主要幹部跟指導老師可以進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asd053445 經驗 +10 內容精彩 2011-1-9 00:44
  • asd053445 金幣 +10 內容精彩 2011-1-9 00:44

TOP

Po3
福利社人有點多,我抱著欣桐要喝的麥香奶茶,子騫要的柳橙汁,騫嫂的木瓜牛奶以及我自己的偉恩咖啡,在人潮中尋找出路。

然後我看到她,林雨涵。

我第一個念頭是,跑。

可惜我沒有隱形斗篷,在我轉身前,她先一步站到我面前。

面對她看起來不想讓路的氣勢,我只能使出我的一千零一招……

「林雨涵,這請妳喝。」我把偉恩咖啡塞到她懷中,趁她還搞不清怎麼回事時將自己埋沒在人群中揚長而去。

雖然不知道她想幹嘛,不過直覺覺得遇到她就沒好事,那種會讓我「近即傷,碰即死」的角色,還是保持距離為妙。雖然在她轉來已經好一段時間了,但卻從沒談話過,她……我對她做過什麼嗎?但我又是在哪裡遇見過她呢?

她的眼神真的很兇,可是又為什麼要對我兇呢?

腦子裡不斷閃過我每一次跟她對上眼時,她眼中的情緒,每次都一樣,總覺得她好像認識我,而且跟我之間發生過什麼事。

想著想著,不知覺我就已經到社辦門口了。

「你們,飲料買回來了啦。」

我開門,環視,然後傻眼。

為什麼她在這裡?

「喔!給你介紹一下,她是我們新的財務兼副社長,林雨涵。」

新的副社長!

「我有疑問,憑什麼?她以前並不是我們社團的一員,根本不懂得我們社團的運作方式。一個轉入生就算入社也應該是從基層做起,憑什麼能夠站在這個地方。」嚴苛嗎?我一點也不,就事論事罷了,而且林雨涵如果待在這個社辦,我一定會不得安寧。

「咦?你怎麼知道她是轉入生?」子騫也太隨便了吧!這麼個來路不明的人做出這麼荒唐的要求也無所謂,好歹知道她現在是哪一班的吧!還是子騫連我哪一班都忘了。

「你腦子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Po4
「你……」

「少屁話。」

子騫陪著我收拾著殘局,將那些殘骸送到設備組後,他們說弄成這樣已經沒救了,他們會幫我們再重新申請一台新的電腦。

我看得出來子騫很想說些什麼,不過我現在什麼也聽不下去。

一般人發過飆後會怎樣?我完全不知道。

在我面前發過飆的只有我老爸,不過他每次掃完後就會摔門,然後我會整整一個禮拜看不到他。

可是我現在完全沒有任何情緒,身體疲憊的像是剛跑完一千六,回想起剛才的情況。

要不是子騫壓著我,我可能早忘了她是女人而將主機板丟過去了吧。

騫嫂則是一直告訴我,她們完全沒看到林雨涵將咖啡倒在我主機裡。

廢話!她要做還會讓妳們看到嗎?我心裡不禁想起這種聲音。

和子騫走到校門口,意料中的是騫嫂和欣彤的身影,平日我們總會四個人一起在放學後出去隨便晃晃,不過我今天還真是沒心情。

大夥都看得出我的低氣壓,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陪我等著公車。

車來了,我隨意跟他們揮了兩下手,除了我,子騫和欣彤都住學校附近,而騫嫂要搭另一班公車。

「等等!」她在發車時跑了過來,我今年可能犯太歲吧。

林雨涵的表情在看到我後皺了下眉頭,該皺眉的是我吧!

不想說什麼,我只想快點回家睡一覺。

車上人不多,不過剛好把空位都占完了。我站在靠後車門的地方,試圖離那女人遠一點,在搬桌子,毀電腦後,我不知道她下一步是不是要殺我滅口。

不過她倒是看不出我的低氣壓,自顧自的站到我旁邊來。

「到底要怎麼樣你才肯放過我?」

「到底要怎麼樣妳才肯放過我?」

我倒是沒想到她會跟我說出一樣的話,她的表情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Po5
「所以說這個李拓明是個花花公子大渾蛋外兼妳的前男友?」而且還跟我神似度高達120%!她以為有人會相信這種鬼話嗎?

她沉默的點點,從她開始理解我不叫李拓明後就這樣。是愧疚嗎?這女人也會感到愧疚喔!

「妳是笨蛋嗎?」就算長的真的很像,行為模式,談吐方式,個性方向都還是有很大的不同吧!

「從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沒想那麼多了,只是單純的想,怎麼那麼倒楣,竟然會又遇到你,除了討厭,我根本就沒想過其他的事。因為我沒想過世界上竟然有長的那麼像的兩個人。」

如果真的那麼討厭他,應該是被做過什麼不可原諒的事吧。


「妳跟他之間發生過什麼嗎?」我小心翼翼的試探著。

她不發一語的轉移視線,果然是不想談的事。

不過總算是有個收穫了,知道了她討厭我的原因,而且也解釋清楚了。雖然我覺得她看我的視線還是用瞪的,但她本人宣稱是因為我跟那個李拓明長太像了,她一時之間無法改過來。

「不過既然已經知道是不同人了,以後對我的態度可以好一點了吧。」

她微微的點了點頭。真是的,這副樣子要我生氣都沒辦法。

「好了啦!搞到肚子都快餓死了,妳請我吃東西當賠罪啦!」

她一臉「你是在跟我敲竹槓嗎?」的表情,真是笑死我了。

我當然不可能真的叫她請客,不過我真的是餓到快暈過去了。

吃飯皇帝大,這是老師父母阿公外婆從小教育我們的事情。意思就是說,為了吃飯,就算是皇帝擋在前面,都可以毫不猶豫的給他一拳。

所以我從小就認為吃飯事件很重要的事!人可以忘記念書,忘記睡覺,忘記打電動,忘記看小後宮,就是不能忘記吃飯。

我們找了間四海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Po6
然後又開始了,不理不睬,刻意忽視,冷漠對待。雖然狀況比起之前那次好很多了,不過還是挺讓人挫折的啊。

女人真的是種很奇怪的生物,請她拍照笑一個她會撇開臉說不要不好看,可是她們的相機手機記憶卡裡卻著塞滿滿的自拍照片。說她們長的很正她們會說哪有,可是說她們背殺就要遭到這種待遇。

「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我問豪仔。

他看了看我「唉,為什麼欣彤那麼可愛卻跟你這種少根筋的在一起?」

這傢伙,邊說還給我邊搖頭勒!

「可能因為欣彤是個天然呆,跟阿拓算是同類吧。」子騫補上。

烏龜勒!這樣也算朋友嗎?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交友不慎了。

他們兩個敗類無視於我的殺人眼神,繼續一搭一唱的耍他們的白爛。一下說我是腦殘,一下說欣彤一定是哪根筋接錯才會跟我在一起,被他們嘴砲了十幾分鐘後我下了個決定,這裡只有兩層樓高,推他們兩個下去應該只是個骨折或脫臼吧!

當我決定付諸行動的時候,一個被這兩個敗類稱為天然呆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阿拓。」

「怎麼了?」欣彤很少自己來找我,真的很少。

她在學校的時間裡有百分之三十在看書,百分之三十在發呆,百分之二十在睡覺,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窩在社辦。

所以平常時間她不是在看書就是在睡覺或發呆,只有我們都在社辦時她才會乖乖來我身邊。

「我需要雨涵。」我跟欣彤交往快半年,可是我還是時常搞不懂她想表達什麼。

需要雨涵?林雨涵嗎?需要她跟來找我有什麼關係?

「幫我找她。」喔!我懂了,因為欣彤其實算是個蠻內向的人,但她有事想找林雨涵,可是卻因為跟她不熟所以不敢去,所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Po7
我從來不知道我家附近有這麼一間地方,轉角的小巷子裡,有間小小的蛋糕店,整個店面不算大,如果不是明眼人是不會發現這裡有一間這樣的蛋糕店的。

蛋糕店裡的種類並不算多,但還算齊全,而且都還蠻便宜的,欣彤除了一路上不斷念著的十吋起司蛋糕外,還買了一條虎皮蛋糕,跟一袋小蛋糕,外加一個十二吋的水果蛋糕。

「請問妳這是要怎麼帶回去?」我無奈的看著那像小山般的蛋糕。

我可不相信欣彤她能拿這這麼多蛋糕做公車回去,這些蛋糕在車上準會被擠爛。

老闆娘也看著欣彤拿著那些蛋糕,她臉上的表情應該也是覺得這女孩很好笑吧。
「同學,妳可以先放在我們店裡,明天我在叫我女兒送去學校就好啦!」老闆娘說道。

「老闆娘,妳女兒跟我們同校喔!」

「對啊,她二年四班的。」二年四班,不就是我們班嗎?

「老闆娘,妳女兒叫什麼名字啊?」

「她叫林雨涵啊!同學你認識嗎?」認識,還熟的勒!

我跟老闆娘表示林雨涵是我們的同學,而且聽說她今天沒來學校。

老闆娘聽完超開心,立馬給欣彤的蛋糕打了八五折,還跟我們說她們就住在對面,希望我們去看一下她。

我當然是……不要,不過看在老闆娘打八五折的份上,而且欣彤也挾持我的書包作威脅,我只好乖乖步上五層樓的樓梯,按下那暗紅色大門的電鈴。

當然,應門的那人表情可精彩了,先是訝異,然後懷疑,接著深呼一口氣,然後用她最平淡的語氣說「你們怎麼會來我家?」

看她詮釋得多好,演技精湛道我都想幫她報名北藝大了!

「我們來妳家買蛋糕。」欣彤秀出她那堆戰利品。

雨欣家裡並不算大,我們坐在客廳裡吃著欣彤剛買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Po8
「好了,以上就是這次校刊的大綱,各位幹部有什麼問題嗎?」騫嫂簡單的做了結尾,而她老公還躺在沙發上不省人事。

是的,這是我們社團及少數會正經開會的時候,因為在兩個月校刊的截稿日就要到了,而我們依舊維持著歷屆校刊社的優良傳統,死到臨頭才來趕工。

「我有問題,社長還睡在那裏耶。」雨涵,妳真是勇敢,問了我完全不敢提的問題。

「放心,他等等就會醒了,他醒我會再跟他講解一遍。」子騫如果沒有騫嫂的話他的生活應該會一團亂吧!騫嫂還真是有辦法,讓那麼懶散的子騫處理那麼多社長的公事。

「喔,那我要做什麼啊!」雨涵提出這個問題時我們才想到,是啊,她要幹嘛?

她的頭銜是副社長兼財務,應該做的是管錢還有跟印刷廠交涉,可是這兩件事現在都不急耶!

「妳就先跟阿拓還有欣彤一組去財訪那個作家。」騫嫂不愧是騫嫂,處理事情來就是果決迅速,跟她那個二愣子男友完全不一樣。

「阿拓,你已經將明日之星的稿子收齊了嗎?」

「恩,四十七篇新詩、二十六篇散文、還有三十四篇短篇小說搞,一共一百零七篇稿子,已經送到評審老師那裏去了,預計下周可以拿到得獎稿件。」明日之星是我們學校前兩年開始推廣的校內文學獎,分新詩、散文跟小說組,每一組都會選出前三名優秀的得獎作品,當然,有時也會有從缺的情況。

「欣彤,妳已經跟那個作家約好時間了嗎?」

「恩,這禮拜六我們跟那名作家約在學校附近的丹提咖啡,採訪完後她同意我們去她的工作室做參觀與拍攝。」看來該工作的時候欣彤還是提的起勁的。

「好,子騫、子騫、……何子騫!」騫嫂抽手就將桌上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Po9
「那麼 ,請問是什麼樣的一個契機讓您從事寫作的呢?」

「我問妳們,妳們如果看到一對情侶來拍照,妳們會聯想到什麼?」坐在我們面前的女性這麼說,或者稱之為女生會更適當些吧!

這位作家她高職畢業後就繼承了家裡的照相館,除此之外她也是位外拍攝影師,比較令我驚訝的是她今年才二十出頭而已。

「拍照?」欣彤露出茫然的表情,而女作家則是微笑的將視線轉到雨涵身上「那妳呢?」不過雨涵似乎就好點了,她回答「他們背後的故事嗎?」。

「他們正在進行的故事。」我看向那位女作家「是嗎?」

「這個問題是沒有限定答案的,我的答案是「他們擁有的故事」。」女作家喝了口她的焦糖瑪奇朵,對我們微微一笑。

「可是,您並沒有提到是怎麼樣的契機讓您從事寫作的。」

「不用說「您」,而且對於寫作,我並沒有人何的契機來啟發我。」女作家微微一笑「我只是寫下,我所聽到的故事。」

寫下自己所聽到的故事嗎?

女作家很遺憾的向我們表示,今天因為某些原因而無法讓我們到她的工作室去。雖然有點遺憾,但在合影後我們還是向女作家今天接受我們採訪的事道謝。

欣彤下午家裡還有事情要處理,所以在採訪結束後他就回家了。留我跟雨涵兩人整理剛剛採訪所收集到的資料。

我卻依舊想著剛剛女作家的話,寫下自己所聽到的故事。

「寫下自己所聽到的故事……」我喃喃的念著,打開了我的筆電,看了看這次「明日之星」所收到的小說稿。

「你發什麼呆啊?」雨涵戳了一下我。

「沒什麼,對了,妳之前不是有跟我說過李拓明的事嗎?」一提到李拓明,雨涵的眼神立即黯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Po10
再回去的路上,雨涵一直不斷的因為手誤刪除資料夾的事情跟我道歉,可是我一直沒聽清楚她到底說了些什麼,可能是我的心還在蒼井空身上的關係。

「阿拓,你說說話嘛!你家一定有備份資料對不對。」對!可是就是那麼剛好,蒼井空我沒有備份。

「阿拓你不要再生氣了啦!我請你吃四海遊龍好不好?」

「不然我情你吃蛋糕好不好?」

「阿拓你不要再生氣了啦!」

「我沒有生氣啦。」

「可是你看起來打擊超大的。」其實我一點都沒有生雨涵的氣,我只是在默哀,為蒼井空默哀,這種事我哪好講出來啊。

「還好啦,小說那種東西再寫就有了嘛!」除了蒼井空下不到以外。

「真的不生氣?」

「真的不生氣。」

「我以為你很生氣,害我都不知道怎麼辦耶!」

「好啦!不是都說沒在生氣了嗎?」

「不行,你害我緊張得半死,要補償我。」我看向她,這女人根本是在敲竹槓嘛!

「怎麼彌補?」

「我明天想要去逛街耶。」

「所以呢?」不說話的她,露出了狡詐的笑容。

星期天的西門町人真的很多,我從來都不知道,因為我超討厭來西門的。可能是覺得太吵雜了吧!除非是子騫他們約,不然我沒事真的不會來這裡。

「我們走吧!」雨涵拍了下我的背。

今天的她……怎麼說呢?好吧!我沒看過她這麼正過。

可能是平常都看她穿校服的關係吧!我還真是沒注意到,雨涵身材真好耶!該凸的凸,要翹的翹,害我眼睛差點離不開她。

「怎麼一直盯著我看?」這捷運站裡放眼望去我就覺得妳最正,不看妳我要看旁邊那群妝濃到掉毛的三八嗎?

「可能妳正吧!」

「看不出來你嘴還蠻甜的嘛。」女生就是這樣,人家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