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公寓 作者:影崎由那 - 短篇小說 - 頂客論壇 ,免費遊戲,免費交友,免費空間,免費部落格,免費相簿,免費開店 - 頂客社區 dk101.com 最用心的華人社群網站
 12 12
發新話題

[其它小說] 怪人公寓 作者:影崎由那

怪人公寓 作者:影崎由那

今天真是個值得慶賀的日子,接連而來的喜訊幾乎快把我埋沒。

首先,在今天下午,我即將脫離長達十幾年的家庭束縛,來到一棟能夠獨立自主的公寓之中。為此,父親頭上史萊姆形狀、約十元硬幣大小的禿頭,在短短三天內擴展成杯口般大小,成天搓著香港腳,感嘆兒子長大了。

其次,於下個禮拜,我將進入曾經作夢都會想到的理想學校就讀,幸好我的成績向來不錯,否則若是錯過這所號稱美女如雲的特級學苑,我將會後悔一輩子。

最後一項,也是最值得慶祝的一件事,就是我的好朋友───頭捲住院了,短時間內再也無法為所欲為,關於這點我尤其感動。

有句俗語叫做「相由心生」,這句話總讓我心有戚戚,若拿來用在頭捲身上,憑他濃密而深邃的捲髮、毫無格調可言的穿著,再搭配上無藥可救的白目個性,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那副尊容若跟別人說他是個正常人,只怕也是沒有人信的。






事實上,他確實不正常,甚至到了非人哉的境界,說到白目一道,實可說是天賦異稟,生平所作過超乎常人的舉止多到難以估計。就拿他昨天之所以住院的例子來講。
那一天,他不曉得用了什麼方法,竟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溜進總統府 ,並爬上國旗桿上對著直昇機上的攝影器材表演「飛燕鋼管舞」,然後在即將高潮的時候被半自動來福槍擊落,住院原因為「骨盆腔遭槍枝射穿」。

當時正在家裡吃飯的我,無比惋惜的看見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出現在電視上的實況轉播,心中的震驚實在無法用筆墨形容,一個劇烈咳嗽將嘴巴裡面的飯噴得母親滿身都是,為此我跪了三個小時的算盤,並被禁止以後吃飯不准看電視。
幸好,隔天(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當手背擊中門框的那一瞬間,四周頓時迴盪起素還真的背景音樂,門自動徐徐打開,一名全身閃著五光十色的霓虹色彩,身著亮麗的戰袍,手持三尺銀白秋水的「人類」,正站在床上瞪視著我。
「汝是誰?賊乎?蝥乎?卑彌乎?哈哈哈哈....呼~」
我用顫抖的手關上了門,輕聲說了一句對不起。一路抱著滿心忐忑,回到屬於自己的房間───這棟公寓唯一正常的地方。
也許,我該考慮搬家了。

雖然我想這麼做,無奈一來經濟不允許(我已經預繳了三個月的房租),二來交通工具不允許(老家離新學校遠得很,依照我的習性一定會遲到,除非世界末日),三來老爸老媽更不允許,何況我也不想再回到老家,過著成天步步為營、戒慎恐懼的日子。

兩個星期後。
相信我,在這短短十四天所承受的打擊絕對比一頭無尾熊一生中所受的驚嚇還要多。
尤其是開學典禮那天。在此請容許我跳過一連串冗長艱辛的儀式,直接跳到那天最驚魂的部分。那天,我在始業式結束後進入新教室,坐在位置上,看著新老師和新同學正熱絡地拉攏關係,然後抽籤選幹部,發新書....都跟我沒關係。打從一開始,我銳利的眼神就不斷搜捕美女,並且牢牢的印入視網膜內。

卻錯愕的看見兩個我最不想看到的人。
首先是杜清思,關於為什麼不想看見她的理由,唉,那也甭提了,那是我心中永遠的痛。再來則是頭捲,至於為什麼...那就更不用提了,當他一邊跳著肚皮舞一邊自我介紹完並且指名和我是從小同穿一條內褲的好朋友時,我羞愧的簡直要去自殺。竟然和他們被分配在同一班,我的高中生活完了...。
放學後,我沮喪的回到公寓,卻馬上面臨另一項更加無情的打擊。

數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那是一部輔導級的西洋片,描寫一名酒店舞孃和西部牛仔的愛情故事,中途自然少不了舌吻、撫胸之類的激情動作。
我滿臉通紅的拿起桌上的遙控器,轉到東森幼幼台。
「你在幹什麼!不知道這樣很沒禮貌嗎?」杜清思皺著眉頭,想把頻道轉回去,無意間瞥了一眼臉紅得像番茄的我,不可置信的說:「莫非...你在害羞?」
「想太多,」我轉過頭去,不敢正視她揶揄的眼光,道:「只是怕教壞了小孩子罷了。」
「少來了,你這個變態還想裝正人君子,今天早上你在看什麼來著?」她嗤之以鼻,用牙籤插了桌上盤子裡一小塊蘋果放入嘴巴。不知道為什麼,我馬上將眼前這幕重疊在老家內,老媽搓著香港腳一邊看連續劇一邊叮嚀我要用功讀書的景象。
淦,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你他媽的是死都要冤枉我就是了,我他媽的都已經說了好多次,老子是受了他媽的陷害才被妳他媽的誤會,你他媽的講不聽就是他媽的講不聽,到底是想怎樣啊真他媽的。」
一口氣說完後,我滿頭大汗的喘氣,卡蜜比輕拍我的背。我馬上後悔莫及,慘了,這下換我教壞她了。
「你竟然敢罵我!」杜清思馬上翻桌,霍然起身,嬌軀微微發顫。
「他媽的會翻桌了不起啊,我....」我四處張望,發現除了卡蜜比的裙子之外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翻,恨聲道:「老子翻蘿莉!」

對著卡蜜比細聲說了句「以下兒童不宜,妳先回去睡覺。」後,我將她拋上二樓的樓梯口。不要問我怎麼辦到的,當一個人憤怒到極點,所發揮的爆發力確實難以想像。
杜清思瞠目結舌的看著卡蜜比平穩的落在樓梯口,隨即遮掩驚容,道:「好,現在剩下我們兩個,我有個提議,可以證明你是不是變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一道轟雷般的巨響,強烈刺眼的光芒瞬間掩蓋方圓五百里,將整棟公寓籠罩其中。
不久,晨曦的曙光從遠方射來,照在已經化作塵埃的空地上,伴隨著坐在僅剩半邊的沙發上啜飲的我,情景顯得悽涼。
杜清思、卡蜜比、吾愛蘿以及房東紛紛從廢墟裡頭爬出,看著眼前一片荒野。
我分別替眾人遞上一杯咖啡,感慨的說:「看看那,多麼美麗的清晨日出,讓我們不得不再度讚嘆大自然的奧妙與神奇,看見如此夢幻的情景,彷彿靈魂也被洗滌了一般。」
房東老伯喝了一口咖啡,不禁老淚縱橫,哽咽道:「浮生若夢,想不到老夫苦心經營數十載的公寓,竟在一夕之間全數化為灰燼,我曾經在老伴的靈位前發過誓...」
吾愛蘿發了瘋般的挖掘著四周的焦炭,嘴裡喃喃:「伊麗莎白、露娜、井子、夏美、麻知...(以下略),不要怕,我馬上把妳們救出來!」
杜清思迷迷糊糊的把咖啡喝完,嘟囔著「好奇怪的夢」後,抱起賴床的卡蜜兒,又趴回沙發繼續睡。

頭捲拖著沉重蹣跚的腳步,從遠方凱旋歸來,叫著:「大家先不要慌,我已經把怪物消滅掉了!」
房東老伯走到原本廚房的位置,從炭堆中抽出一把菜刀,緩緩走向頭捲。
我趕緊制止,當頭棒喝:「你這個笨蛋!『房死不能復生』,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你節哀吧。千萬不要做傻事,為了砍一個白目,值得嗎?」
「可是...可是...嗚...」房東老伯掩頭哭泣,然後大吼一聲:「從老伴過世的那個雨夜開始,我就發了個毒誓。這是她最後的心願,我必須拼死守護,要與這棟公寓,共存亡!」
「去,誰說『房死不能復生』的?」

一個禮拜後。
經過「頭捲一族───白目陷阱建築工程中心」的苦築,終於蓋起了一棟比原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鈴...鈴鈴....」
我眉頭輕輕一皺,從棉被裡頭伸出手來將鬧鐘捏爆,彈簧零件灑落一地。
「警告警告,你已經被包圍了,請馬上起床,跳滿三十分鐘的華爾茲舞,然後出來吃早餐!」突然警報聲響起,然後傳來氣壓匣門打開的聲音。
兀自處在睡夢中的我身體微微顫動,再度從棉被裡頭吃力地伸出手來,從枕頭底下抄起一把烏茲衝鋒槍,看也不看就朝著牆壁上名為『蒙那麗莎的懶叫』的古怪藝術畫的方向掃射過去,隨即聽見頭捲的慘叫。

不久之後,房門徐徐打開,我感覺到有人正試圖拉開我的棉被。
「別鬧了頭捲,今天是星期六,讓我多睡一下,要耍白目去找別人。」我迷迷糊糊地說著,施展那號稱抗拉強度在999kg/mm2的『絕對防禦』,龜縮在棉被裡面,無論來人如何拉扯,都絕對無法碰到我。
那個人撕扯一陣子後,似乎也覺得這樣不是辦法,便沿著我的床榻踅了一圈,銳利的目光直接穿過棉被,刺激了我的腦細胞。






於是我開始有點火了,不讓我睡覺是怎樣?講不聽是吧?還不走,欠打嗎?
當那人第二次打算掀開棉被之際,我搶奪先機翻開棉被,將他『蓋布袋』,然後使出瘋狂橡膠亂打。短短三秒內,總共打了一百零七拳,拳拳到肉,擊在棉被上發出悶響。
「去死吧,你這個白痴!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打擾我睡覺!」






正大呼痛快之際,卻見棉被緩緩脫落,當杜清思美艷絕倫的容貌映入我的視網膜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絕望。
我嚇得全身發軟,癱坐在床邊,為了保住性命,我必須先釐清一些頭緒,才能做出適當的反應。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不久之前頭捲跑來叫我起床,被我他媽的掃射了一番(也許懷恨在心),於是便邀請杜清思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一個春意盎然的島嶼,蔚藍的沙灘上鑲滿了貝殼與足印,估計不大,沿著邊岸大概花個一天的時間就可以環島繞一圈。
徐徐的海風輕輕從岸邊拂過,將正在踏水的杜清思吹得長髮飄逸,這景象就像一幅瑰麗詩畫般,是那麼的如夢似幻,那麼的美艷絕倫。
那一瞬間,我的確有感到那麼一點點的心動與感嘆,但這畢竟不是愛情小說,這裡也完全不像是頭捲這種白目所會挑選的渡假地點。
我拋給身旁頭捲一個充滿疑惑與猜忌的眼神。
他毫不畏懼地凝視我,清澈的眼眸蘊滿了真摯與墾切,「很棒的風景,不是嗎?」他爽朗地笑著。

好正常的風景,好反常的頭捲。
我心中的錯愕實在是難以言喻。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親眼目睹妻子外遇的失業男子,而對象竟然是姑姑的阿姨的母親的朋友的同鄉的鄰居的那條狗一樣,那種複雜的心情真的是....太讚了。
謎之音:呼,這麼久沒出場,這次終於讓我逮到機會了。一定很多人有疑問,那我就代替大家來問吧。能不能請問一下,為什麼發生了這種恐怖的事情,心情還會「讚」呢?
我哪知道,你應該去問那個失業男子才對。
謎之音:.....

鏡頭還給棚內主播。
一間高聳矗立的五星級飯店,櫃檯小姐迷人的微笑,涼爽舒適的空調,熙熙攘攘的遊客,煥然一新的頭捲。
總共定了兩間套房,我和頭捲一間,杜清思和卡蜜比一間。拿了鑰匙,我們提著行李搭上電梯。
「頭捲,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這樣很奇怪耶,一點都不像你。」我將行李放入櫃子裡,終於忍受不了頭捲那副清新開朗的笑容,那讓我不寒而慄,就像看見一隻海蟑螂在對自己微笑似地。
「你.....好過分!」,頭捲一臉震驚,退後幾步,淚眼汪汪地看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hide]絕對不能再讓頭捲的狀態持續惡化,這樣下去不僅要面對頭捲失戀的悲劇,就連我自己的下半輩子都會跟著栽了進去,繼續接受那痛不欲生的白目荼毒,我光是想像都會不寒而慄。
我閉上雙眼,默默釐清目前的局勢───只要向頭捲暗示任何有關於愛情的訊息,他也就能戰勝心魔改過向善。相反地,只要出現任何有關白目的負面資訊,他的理性就會崩潰,終生淪落為白目的奴隸,而我更慘,將會變成白目的奴隸的奴隸。我不要,我要搶救主導權!
我霍然站起,雙手按著杜清思的肩膀,用一種溫柔帶有磁性的聲音說:「相信我,為了妳,我一定會想辦法改變自己,因為我愛妳!」
「啊.....你....」杜清思羞赧地垂著頭,臉紅得像顆柿子般。
頭捲的情況稍微穩定些,但神色兀自猶豫不決,抱著頭好像很煩惱的樣子。






「你真的...願意為了我改變自己...?」搞不清楚狀況的杜清思將頭輕輕靠在我肩膀上,完全無視我眨眼的暗號。看來我跟她果然還是有代溝。
「當然是真的,只要能和妳在一起,無論要我做什麼都願意!」算了,演戲就演全套吧,雖然我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頭捲的頭捲已經萎縮到原本安定值的臨界點,臉色雖然有些憔悴,但至少已經沒了原本的陰險。只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就快要成功了。只要再進一步的乘勝追擊,就能完全革除他白目的弊病,而我的人生也將會是一片光明!

但是,該怎麼做才好呢?這臨門一腳卻偏偏讓我無從下手,就好像到網咖玩網路遊戲一樣,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終於練到九十九點九%,偏偏方圓百里內卻找不到半隻怪物,最慘的就是包台時間快到了,此時卻恰好看見旁邊有個玩家正很辛苦地 ...

提示: 遊客只能瀏覽部分內容,請 登入註冊

TOP

感謝大大的分享

TOP

很棒呀  ~~~

TOP

感謝分享

感謝分享感謝分享感謝分享

TOP

 12 12
發新話題

本站所有圖文均屬網友發表,僅代表作者的觀點與本站無關,如有侵權請通知版主會盡快刪除。